【正和嫂子偷情,女老师却来访】(完)

.啊。啊…啊啊 .啊啊顺便来做你的。啊。 .啊啊啊思想工
作…啊啊啊啊啊啊校长让我来……看看…你检讨…写得怎…么样,啊啊啊啊啊啊
顺便…让我和…你爸妈…谈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还做我的思想工作,还和我爸妈谈话。我看你还做不做思想工作了,
还和我爸妈谈话不谈了?」我使劲一顶,一下子顶到底部,然后把鸡巴抽到老师
的阴道口旁,再使劲地插进去。

「不做了…不和爸妈…谈…话了,小海…是…天…下最好的孩子…最。好…
的学生,啊啊…啊啊,插…得老师最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干死…我吧快…干」。
老师大声喊着。

「我那猥琐的数学老师满足不了你把?你们一起出来的,他呢?是不是在外
边看着我干你」我大声问她。猛劲地抽插。

顺便说一下,我的数学老师,是她的老公,人特猥琐,又特精瘦。

「不…能不能啊啊啊啊啊不能…我是…个骚货他…满足…不了我…他…去办
…事去了」老师大喊。

「哼,办事去了,在外边吧,我要让他听一听,看一看,我和他老婆偷情,
听听他老婆被我干得有多爽,快叫,骚逼,大声地叫,大声叫」

我边干,边使劲地拍着这个荡货的屁股。干得越来越起劲。

这时,在一旁的小梅,骚荡地说「小海,你老师真骚,比我还骚啊,我才被
三个男人操过。快,使劲干她,干死她个骚逼」

「你们都是骚货,一会我要插死你们两个。对了,老师,我的5000字检
讨还没写,怎么办?快说,怎么办?不然我插死你」我突然想起了检讨这件事。

「不用写…不用…写小海…啊啊啊啊啊老师帮你写…你使劲插我把我的小穴
…屁眼…插烂吧…」老师大事地呻吟。

「骚逼,这还差不多」,我又使劲一鼓作气抽插了他四五十下。

她的小穴越来越紧,似乎要高潮了。淫水也越来越多,这时我一只手拍打着
她的屁股,一只手摸着小梅的大奶子,问老师说,「说,你个骚逼,被多少个男
人干过?」

「我被…一百个…男…人…干过…我被无数的男人…干…过啊啊啊啊…啊」

「被校长干过吗?骚逼」

「干过…被校长干过…老师…被…校长干过…很…多次啊啊啊啊啊」

「被纪检书记那个贱人干过吗?骚逼。真骚啊…」

「干过…也干过…被…小…海…干…得…最爽小海的…鸡…巴最…大…最…
厉害插…得…我…快死了」

这时,旁边的小梅姐,在老师的话语带动下,也更加淫荡起来。

「小海,不要只插你老师啊。小海,求求你,也要插我啊。狠狠地插我…」

「好,正好我也累了。来,老师,我躺着,你坐到我的大鸡巴上来。小梅,
你坐在我嘴上,我帮你舔。爽死你…」

这时,老师扶着我的大鸡巴,坐了上去。小梅也坐在了我的嘴巴上,我不断
地舔着她的阴蒂。舔地她哇哇直叫。

这两个骚妇,在我身子上,更加使劲的晃荡起来。

「啊啊啊啊啊,小海,插得好深…好…舒……服」老师的小柳腰疯狂的摇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舔地人家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小梅姐呻吟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两个少妇,像比赛似得,在我嘴和鸡巴的同时冲击下,叫的一个比一个大声,
一个比一个浪。

我也使劲地舔着。同时下身微微挺起,鸡巴翘着,以便能使后边那个骚妇插
得更深。

两人疯狂地摆动,每个人摸着自己的大奶子,疯狂地摆动。大声的叫喊。

突然,后边的老师加到了最大的速度。小穴紧紧地夹着我的鸡巴反复搓动。
我知道她快高潮了。我的舌尖这时候也格外灵活。围着小梅姐的粉红阴唇,快速
地打转。她的阴唇里不时有淫液流出。

三人同时大声啊的一声。我浓浓的精液,一下子射在了老师的小穴里。三个
人,在同一个时刻,达到了高潮。天地万物,似化为虚有。

这时,她们两个骚逼的身子缓缓地软了下去。小梅从老师的小穴里慢慢地掏
出我的鸡巴,然后两个人慢慢地帮我舔干净。最后三个人就那样瘫在床上。

我望了望窗外,几只小鸟正站在窗外的晾衣绳,叽叽喳喳地叫着。小鸟们脚
下的红色情趣内衣,格外耀目。

我想,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星期天,我瞒着她们的老公,上了两个既风骚又精
致地尤物。而且,让人头疼的5000字检讨,也不用写了。老师说,以后只要
我能够满足她,所有的检讨什么的都帮我写。有什么违反纪律的事也都帮我顶着。

这是不是说,我以后应该多范些错误?是这样吗?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