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欲教师】(序-02)

.

「对不起,我不该用这种口气,让我自己静一静想想办法。」我才刚低下头,
就发现原本一直不敢张开眼睛的筱慈反而急忙地往闹鬼的宅第走去。我一把拉住
她问:「你干嘛?你不是怕得要死?干嘛还走过去?」

「我不能袖手旁观,那个女孩子太可怜了。」张筱慈跺着脚,紧咬着下嘴唇。

我一时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连忙问她看到什么。筱慈这才说她见到的画面
跟民雄鬼屋传说之一吻合,一位穿着看似显贵的男性在月圆之夜酒后乱性,对伺
候他的一名女婢动了邪念,正打算对她行性侵害。

「你还不快点用鬼屌救那个女孩子?」筱慈露出难得见到的焦急神态催促着
我。

我也想用我的灵力啊,可是我现在怎么硬得起来?我额上冒出焦急的汗水,
不知如何是好。

「只好这样了。」筱慈下定决心般喃喃自语,然后转身便把我的外裤一扯而
下!

我大吃一惊,连忙要穿回我的外裤。筱慈却抓住我的手,认真地看着我的双
眼说﹕「这是逼不得已的,你别想歪喔。」呜呜呜,早知道就该穿牛仔裤出门的,
我的裤子太好脱了!没想到第一次被女孩子脱裤子的经验竟是在此种紧迫的状况
下发生。

我原本还想再挣扎。筱慈又说:「那个女孩子快要被凌辱了,我不能眼睁睁
看她被欺负。」

唉,於是为了避免那位女婢被员外凌辱,我却要被筱慈凌辱了。

虽然表面上我装得很无奈,百般不愿意般让筱慈想办法让我勃起,但其实想
到我从四川回来后已经好久没解放,现在竟然有个正妹想尽办法要让我变硬,内
心真是爽爆了。

她褪下我的内裤,害羞地蹲在我软趴趴的老二前,以她的纤纤玉手一手捧起
我的蛋蛋,一手小心翼翼地拎起我的阴茎缓缓进行着前后搓揉的动作。

「拜託,小姐,不是这么弄的啦,叫你们经理出来。」被她搞得我不上不下,
不免有失望之感。

「经理?」她疑惑地问。

「没啦,开玩笑的。」夭寿,一个不小心把她当成上班小姐了。

「那要怎么样弄?我只看过几次A片,不知道怎么让男生勃起。」她毫无邪
念地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由下往上盯着我。

「刚刚急着脱我裤子的是你,现在不会弄的也是你,切切切。」我没好气地
道。

她羞涩地问:「那到底要怎么样弄嘛。」她边说着还回头往鬼屋望去,看样
子非常心急。

「是不是为了救那个女孩,你什么事都愿意作?」我光着下半身,双手搭在
蹲着的筱慈肩膀上,阳具离她嘴巴不到10公分,道貌岸然地正色问着。

她害羞地点了点头说:「嗯。」听到她答应了,我耳边不断响着哈利路亚的
歌声。

「那我说啊,你先把裙子掀到膝盖部分的高度。」我倒退了几步,想以全萤
幕收看她的美。

筱慈虽然不晓得究竟我想怎么样做,却为了救那女孩还是照做了。

她娇羞地以双手掀起浅蓝色的洋装露出白晰的小腿,她虽然不具有像模特儿
般的身材,一双小腿却堪称一绝,修长的腿形不像一般四川姑娘常年爬山走出来
的萝蔔腿。

「接着一手拉住裙子,维持住现在的高度,一手撩起你的上衣,露出你的胸
罩来。」

「干嘛要这样子做啦?」她不解而焦急地问。

「你照做就对了啦!快!」我色性大发,想多看看筱慈摆出各种撩人的姿态,
硬是忍住不让自己勃起。毕竟像这样的机会下次不知何年才有。

「什么是胸罩啊?」「嗯,胸围啦。」我们的沟通偶尔会像这样有一点障碍。

「喔。」她低着头不敢正眼瞧我一眼,乖乖地撩起了上衣露出了鹅黄色的胸
罩。

我缓缓向她走近,温柔地拨开她碍事的长发,托着她的下巴让她头仰起以便
能由上往下俯瞰,将她的胸形和乳沟一览无遗。我估计筱慈的上围应该有C罩杯
吧,我个人偏好这种胸形,太大反而觉得呕心。真是太完美了,一双长腿,饱满
的胸部。我将手探至她裙摆下轻抚她大腿间的缝隙,她怕痒地往后缩了一下,但
为了让我早点勃起,又不敢违逆我的意思,只好紧咬着牙关,让我恣意抚摸她的
大腿。

我的手愈来愈不规矩,渐渐往她大腿的交会部游移,她原本是十分抗拒我的
举动的,但在我温柔抚摸她大腿一阵子后,腿夹的力道似乎变得小多了,我一手
抚摸着她的大腿,一只手也没闲着,便轻放在她胸罩上隔着胸罩轻揉着她的乳房,
而更忘情地凑上我的嘴,轻轻地吻着她柔软的双唇。

她原本也轻闭着眼睛享受这一切,我眼看着阴茎就要变硬,她两个妹妹一定
会通知姐姐说我已经勃起,不必再配合我的举动。我只好心一横,不摸白不摸,
在鬼屌苏醒的同时,往筱慈的胯下、女人最秘密的地方伸出我的魔爪,谁知道被
她一把抓住,她一改刚刚陶醉的模样,眼神中散发着得意的光彩,嘟着嘴道﹕
「呵呵,你总算变硬了吧。」靠,她怎么会知道我在这瞬间变硬了的,一定是她
两个天杀的妹妹通知她的。

我还想辩解:「没有,我跟你说喔,男生所谓变硬喔…」筱洁和筱真没让我
有解释的余地,便在我体内牵引着我往鬼屋的方向前去。你能体会吗,就像有人
拉着你的小鸡鸡逼你往前般的痛苦。

我被她们一边拉着一边也看清了眼前的灵现像。哇靠,彷彿是古装大戏的现
场。本来隔间被打穿的残破鬼屋恢复了以前的富丽堂皇,红砖造的建筑贵气逼人,
但古色古香的客厅正进行着一场淫邪的戏码。

客厅里,酩酊大醉的员外正把婢女逼在墙角,一步步往她走去,而那位婢女
上衣已经被扯破部分,隐约露出肚兜,侧面也约略能看见婢女的酥胸。无奈她如
何大哭大叫,就是没人来帮忙,而她已是披头散发,泪痕满面,不过看得出她既
年轻又颇具姿色。干,这样你也奸得下去,太残忍了吧。

「你还不快一点!」筱慈在旁边大叫。

「好啦,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广大灵感观世音菩萨,出来吧,鬼屌!」

刚刚勃起的只是她们制造的阳神,现在配合我自己的意愿,露出的才是真正
的究极灵能力兵器,肉体勃起、灵性也随同里面的两位姑娘灵力解放而苏醒的鬼
屌!

从中国大陆四川省回来后,因为被这三个女的监视,一直都没机会勃起,也
不想让她们看到我做些淘气事情的丑态;没想到今天第一次勃起,我才发现平常
看似与从前没两样的小小豪,今天竟是如此庞然大物。哇哈哈,想到以后床事将
威猛无比,不禁大喊「我出运了!我出运了!」

现在我的小小豪已经不是沙漠之鹰了,是M110自走炮啊!竟然有近20
公分长!不愧为鬼屌!

可是喔,我要怎么对付他啊?不会叫我捅那员外的屁眼吧!我纳闷不安地心
想。

回头看筱慈,只见她眉宇深锁。「怎么了啊?有什么问题吗?」看到那么厉
害的灵能力者都面有难色,我有点担心地问。

「这可能不是地缚灵。」筱慈喃喃地道。

原来眼前的这两只灵体并非地缚灵,因为传说中是女婢不干受辱后投缳或投
井身亡,但是那员外不是因此而死,应该不会在这里出现,眼前出现的员外并不
是真正的灵体,应该是女婢的怨念形成的幻像,所以我就算想用鬼屌强制员外成
佛也找不到目标。

「那么那个女孩不就要每天重覆忍受这种痛苦?」我问道。

「我试试。」说完张筱慈便念起「妙法莲华经」,本来就庄严的佛经,配合
她温婉庄重的语气,别说是灵体,就是活人也能感受到西方极乐的美好。

「不行。」筱慈皱了皱眉:「她的怨念太深,我直接念经超渡要好几天,还
是用鬼屌比较快。」

「你现在用鬼屌让她成佛,她就可以逃离这里了。当初她自尽时一心只想着
报仇,所以没看到西方极乐世界所散发的引路灵光,你如果能让她重新感到做人
的快乐,也许她会忘记要复仇而成佛。」筱慈不太确定地说。

听到这里我就懂了,就是要我用鬼屌搞她嘛。我迫不及待问「那现在可以吗?
现在可以让她成佛了吧?」

嗯,太好了,幸好这三个大姑娘都少经人事,不会对我的兽行有任何意见。
我便要求筱慈在外面等,一面用灵力困住那员外,别让他妨碍我,然后我就堂而
皇之走进鬼屋。

已经走到那女婢面前了,她却还是对着员外的方向一脸惊慌,似乎没发现我,
我开口叫她她也不理我,直到我轻轻搭了一下她的肩膀,她才吓了一大跳地往肩
膀看过去,我这才明白她是看不见也听不到我的。眼看着已经半夜3点了,必须
赶快处理完整件事,我只好硬来了。我无暇考虑所谓怜香惜玉这回事,一方面想
让她快点成佛,一方面是胯下被刚刚筱慈弄得一直硬着很难受,想赶快爽一爽。

我直接一把扯掉她身上剩余的碎布和肚兜,让她姣好的胴体暴露在我眼前,
她一边遮掩着一边大声哭喊,手脚并用不停乱打乱踢。那员外看见女仆上衣诡异
地落下,露出饱满的乳房,也猥亵地舔着嘴唇想要接近女婢遂行兽行。藉着我鬼
屌发挥功用,大姐筱慈与我的灵能力浮动联结也开启,於是她设下经文结界暂时
困住员外,不让他破坏我们的好事。不过我在心中纳闷,完蛋了,搞完女婢要接
着换捅员外吗?不然怎么超渡员外的灵体?啊,今天这只不是真正的员外,所以
应该不用我捅他,但是以后如果遇到男的亡灵怎么办?就直接威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