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君】

好在那几
个人手下还有分寸,看到张忆初已经是奄奄一息,就放手了。

张忆初艰难的睁开眼,他听到了轻微的抽泣声,那是董君的哭声吧。

这时候他脑子已经懵了,虽然知道周围发生的事,却没办法思考。

他看到了一双油亮的黑皮鞋从一辆奥迪车里走出来,黑皮鞋优雅的走到了他
身边,一只鞋底踩在了他的脸上,碾压着,低低的嗓音响起,「打。」

一块板砖拍来,张忆初脑勺一阵鉆心的疼,晕死了过去。

张忆初艰难的睁开了眼,他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张椅子上。

旁边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佝偻的小老头,正捧着几本色情杂志呼呼大睡。

他心下一惊,明白自己被绑架了。

这是一间小屋子,置放着一张床,一张脏兮兮的小木桌,三四张矮板凳,地
上堆满了酒瓶子和一些其他的垃圾。

被人拐到了这么一个地方,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但是张忆初知道自己不能乱,趁这个老头没醒来,解开绑住自己的麻绳,他
还有机会逃走。

张忆初摇了摇手腕,发现不是绑的很紧。

但是动作不能太大,他怕惊醒了老头。

这个老头肯定是黑皮鞋安排来看守自己的。

只是他跟黑皮鞋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对付自己?张忆初是一万个想不明白。

「嗯……」

门外冷不防一声低低的轻哼。

这声音吓得张忆初汗毛都竖了起来,连忙两眼一闭,假装还在昏迷之中的样
子。

可是接下来外面又陷入了沈寂之中,他凝神细听,却听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在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的时候,门外又有动静了。

是一个男声,嗓音极低,「不要,嫂子……」

张忆放慢了手上的动作,仔细听着。

「你不是想上我吗?今天我送上门来了,你怎么不要了?」

这是一个女声,同样以几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张忆初隐隐觉得这声音有种熟悉感,却又想不起是谁的。

「别这样,嫂子,我错了……」

男人小声道。

沈默了一会儿。

「你怕?」

女声话语里带着鄙夷。

「嫂子,要是让大哥知道了,咱俩都得玩完!」

男声低声说道。

张忆初暗暗想,这大哥肯定就是那个黑皮鞋了,可惜他没看到黑皮鞋的脸。

不管如何,这次如果能逃出生天,非得弄死他不可!不过能看到黑皮鞋她女
人给他戴绿帽子,他很乐意。

张忆初不是省油的灯,虽然说此时的他无权无势,但他有那个自信扳倒黑皮
鞋。

当然,在别人眼里来看,就是年少轻狂,初生之犊不怕虎了。

「你怕怎么鸡巴还翘的这么高……」

女人仿佛故意逗他似的,媚声道。

「我……我……」

男人唯唯诺诺说不出话来。

张忆初暗想,这男人真他妈怂包一个,要是换了自己,早就把这个骚货摁在
地上狂肏了。

送上门的屄都不肏,天理难容!「你瞧,都这么硬了,憋的难受吧?不想要
嫂子给你舔舔呀……」

女人极尽诱惑道。

「不要啊……嫂子……」

男人拒绝的很无力。

其实换了任何男人都差不多吧?张忆初听到了皮带扣撞击的声音。

他知道,男人在脱裤子了。

只是不知道是他自己脱的还是女人帮他脱的。

门外就要上演一出活色生香的春宫秀,而且女主角又骚又浪,张忆初说没反
应那是假的。

只是这隔着一堵墙,什么也看不到。

他想静下心,现在可不是想女人的时候,但那女人的话却挠得他心痒难耐,
一闭眼,仿佛那些撩人的癡语就是对他说的一样。

张忆初心底升起一股异样的酸意,他真想现在就出去,代替那个怂包男,将
那个小骚货摁在胯下干死,让她知道什么才叫真男人。

「嫂子……你……」

怂包男喘息着,如一头极力克制自己欲望的饿狼。

张忆初明白,怂包男已经到极限了,也许下一秒,就是用枪指着脑袋,他也
会义无反顾的朝着女人扑过去。

「看,你这儿都湿了……」

女人低声道。

「嫂子给我揉揉吧,我好难受……」

怂包男终於崩溃了。

「嘘!小声点……」

女人说道。

「那,咱们去别的地方?」

怂包男迟疑道。

「就在这儿吧,要不要让刘老头也来爽爽……」

女人不知羞耻的说道。

骚屄……怂包男和张忆初心里同时骂道。

张忆初真想看看这个不要脸婊子长什么样,脑子里两男肏一女的幻想让他鸡
巴暴涨。

幻想的女人自然是他敬爱的周老师,那只狐貍精,不知道和门外的女人比起
来,谁更骚。

「如果找个男人和他一起干周老师……」

张忆初想到这儿就心悸不已。

门外寂静了一会儿,忽然听见了男人克制压低的呻吟,还有那吧唧吧唧吞吐
鸡巴的声音。

「到底开始了……」

张忆初心里有些失落,他不知道怂包男长什么样,但他觉得肯定配不上那个
妖娆狐媚的女人。

「噢……嫂子,你好会舔……你的舌头真灵活……」

怂包男的确是爽翻了,几乎没有刻意压制自己的音调。

张忆初听得越发耳熟了,仔细的思索这个男人的声音。

他肯定在哪儿听过!他模模糊糊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这个女人的声音更是
似曾相识。

「是吗?」

女人低低的问道:「那这样呢?」

「嘶……噢……噢……太爽了!噢……嫂子……」

怂包男颤声道。

「怎么样?舒服吧?」

女人问道。

「真爽!太厉害了,你比那些婊子还会玩!」

怂包男说道。

张忆初心里泛起一阵涟漪,婊子,他还没见过呢,只知道这种女人给钱就干,
是最下贱的职业。

「想不想看我那儿?」

女人继续引诱道。

「想,做梦都想,那天找你你怎么不答应我,不然那小子就没事了。」

怂包男说道。

张忆初听到这儿,心里砰的一声巨响,那小子说的是谁?是我吗?不然还有
谁?难道还有谁被绑到这儿来了?他不敢认为怂包男说的那小子就是自己,因为
他心里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答案,他承受不了这个后果。

「别提他。」

女人似乎有点生气,声音也大了点。

「好,好,我不提,董君,你年纪不大,口活怎么这么好?」

怂包男问道。

「讨厌……不要问了好不好?」

董君嗔道。

张忆初听到这句话,却如同晴天一个霹雳,心口猛的一抽,差点呕血。

难怪他觉得这个女人和怂包男的声音很熟悉,难怪他心里从一开始就不安,
因为这个骚浪而下贱的女人,就是他爱到骨髓里的董君!那只骄傲的小孔雀,那
个冷淡雪公主,那个只为他而笑的绝色佳人。

如今伏在一个丑男人胯下,舔舐那根肮脏而恶心的鸡巴。

没错,这个怂包男就是58班曾约董君去学校后山的老男人二毛。

张忆初后来见过他,如果光看外貌,怂包男起码有三四十岁。

而且满脸的痘坑,一张脸像老树皮一样粗糙。

这样一个恶心的畜生,却将他心爱的女神骑在胯下,用他丑陋的鸡巴在张忆
初至今未曾品尝的红唇里抽插。

张忆初只觉天旋地转,仿佛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

董君舔鸡巴发出微微的轻哼,像子弹一样,一颗一颗毫不留情的射进张忆初
心口,血花飞溅,让他痛不欲生。

他没有想为何二毛叫董君嫂子,也没想为何董君会变成淫娃荡妇,甚至连自
己仍然身处险地都忘了。

悲哀莫大於心死!自己的性命在对手的手中,挚爱的女人在对手胯下承欢。

还有比这更绝望的吗?张忆初想,如果有颗炸弹就好了,他就跟这对奸夫淫
妇同归於尽!「舒服吗?我的嘴巴?」

「噢……嫂子……好爽……我想射了……」

「给我……嗯……噢……我想吃……」

「噢!噢……婊子!插死你……插死你个臭婊子!」

门外的两人不绝的淫声传进张忆初耳中。

「董君,我要肏你!我要肏你的小骚屄!」

二毛叫道。

「肏吧,人家的骚屄好想要大鸡巴干……」

董君道。

张忆初听到了脱衣服的声音,他甚至能感觉到董君对鸡巴的急切渴望。

「好美,你的屄实在太美了,比那些狗日的妓女不知道强多少!」

二毛低俗不堪的赞叹道。

「那你还不快插进来,没看到人家都湿透了呀?」

董君不知羞耻的说道。

「那我要插了!」

二毛激动道。

「嗯,我要大鸡巴,我要大巴肏我!」

董君就说了这一句话。

门外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传来两人哼哼唧唧的声音。

张忆初心里一颤,一种酸涩的痛楚从脚跟直往脑门上鉆. 一个念头闪过,到
底要被肏了吗?「噢……你看,龟头进去了……骚屄好紧……」

二毛说道。

张忆初脑子里浮现一个镜头,董君一丝不挂的岔开大腿,一个硕大的龟头挤
开她粉嫩嫩湿哒哒的双唇,缓缓推进入潮湿的肉穴内。

心痛!张忆初心痛到想要呕血,但是下体却可耻的擡起了头。

「嗯……等一下……」

董君。

「让我进去吧!求求你。」

二毛哀求道。

董君没有回答,外面忽然陷入了沈寂之中。

怎么了?他不知道。

但他心急如焚,他迫切的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忽然,两人疼痛的呻吟传来。

张忆初心一紧。

接着门板开始吱呀吱呀的叫了起来。

「噢……噢……夹死我了!」

怂包男发出一连串的低吟。

「嘶……轻点……疼……」

这是董君的疼哼。

肏了,真的肏了!张忆初脑子被重重一击,差点吐血昏死过去。

她真给别的男人肏了!「干死你!干死你!……哈哈哈……老子终於得到你
了,董君!」

二毛颤抖着叫道。

随着他的声音,可以听见门剧烈的摇动声,还有董君的痛哼,「噢……疼!
轻点儿……好涨!」

「老子就是要用力的肏!老子今天要肏烂你!」

二毛恶狠狠道。

仿佛为了应证他的话,门板晃动得更剧烈了,嘎吱嘎吱的狂叫。

他把董君摁在门板上肏!张忆初幻想着,一具健壮的男人将一个雪白的肉体
挤压在门口,臀部飞快的摇摆着。

「噢……噢……屁眼好热……好坏,都顶到人家……肚子里去了。」

董君娇喘道。

原来她被干了屁眼!张忆初两眼一黑,他觉得自己快被气死了。

「婊子,没想到你喜欢玩后面,嘿嘿,真是个下贱的婊子!」

二毛淫笑道。

「嗯……哼……我就是婊子,我要你狠狠的……干我的屁眼……」

董君淫声浪语,刺激的二毛脑子发热。

「肏死你……肏死你,妓女都比你干净,就你这破鞋还想勾搭小处男?肏烂
你的屁眼,看你还怎么勾男人?」

二毛变态的侮辱着董君。

张忆初听到了两个人交媾发出的啪啪啪的声音,宛如用刀子割他的肉一样。

「啊……啊……我是破鞋,是婊子……快肏死我吧!」

董君失声尖叫道。

张忆初听到了心碎的声音,眼泪滴滴落下,他觉得肯定是自己上辈子做了什
么孽,不然老天怎么会这么惩罚自己?董君在男人的胯下呻吟着,迎合着,摇摆
着她那雪白的娇臀。

而自己,深爱的她的男人,与她仅一墙之隔。

多么讽刺的一幕!张忆初哭的很伤心,眼泪如泉涌,就算是他被打的最厉害
的时候,也没像现在这样。

他努力的抑制着自己的哭声,他不想惊动外面那对狗男女。

他不想董君看到他无能的模样。

他不想。

也许,董君认识他,只是纯粹想娱乐一下吧。

他是一个小丑,自作多情的小丑。

仅此而已。

顿悟的一刻,他恍恍惚惚,如梦初醒。

谁也不知道未来的路会是怎么样的,张忆初也不知道,但他会冷酷的走下去。

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渴望实力。

因为他有恨……风和日丽的天气,校园里一片宁静。

咦?一个男生捡起了一个心形折纸,「谁折的啊?真漂亮!」

「这好像是一封情书。」

他身边一个女生说道。

「嘿嘿,那我一定要看看了。」

男生说着就拆开了信纸。

「这样不太好吧?偷看人家的情书。」

女生说道。

「有什么不好的?」

男生一边看信一边念道:「张忆初……张忆初是谁?」

「好像是三年级的,听说人长的帅,成绩又好。」

女生小声道。

「你跟他很熟?」

男生问道。

「才没有!」

女生白了他一眼。

「只是听说啦!」

男生点点头,看到女生好像跟这个什么张忆初相识的样子,他突然又不想看
下去了。

女生却执意要看下去,因为她觉得这个写情书的女生,字很漂亮。

她的人肯定也很漂亮吧。

「好吧。」

男生答应了。

两个人头挨着头,读着这封没有寄达给收件人的信。

那一刻我升起风马不为乞福只为守候你的到来那一天闭目在经殿香雾中蓦然
听见你颂经中的真言那一日垒起玛尼堆不为修德只为投下心湖的石子那一夜我听
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筒不为超渡只为
触摸你的指尖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
水转佛塔啊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
安喜乐后面还有一段董君的话,大意是董君自己的过去以及对张忆初的歉疚。

署名董君。

「哇,这董君诗写的真好啊!」

男生赞叹道。

女生冷哼道,「孤陋寡闻,这是仓央嘉措的诗!」

想了想兴奋说道:「张忆初既然没有收到信,咱们就帮董君把寄给他怎么样?」

「切,干嘛多管闲事啊?」

男生不情不愿的说道。

「这叫成人之美,懂吗?」

女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好吧。」

男生说道,「嘿嘿,我等会要把这首情诗抄下来。」

「抄下来干嘛?」

女生脸上带着不易察觉的警惕。

「不干嘛,对了,你约我出来到底要做什么啊?」

男生忽然问道。

「我,我……你先解释为什么抄这情诗?」

女生脸红了,期期艾艾道。

本来她是想跟男生表白的。

「当然送给我喜欢的人喽。」

男生似笑非笑的说道。

「你……」

女生一瞬间眼眶就湿了,心酸道,原来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因为我喜欢
你啊。」

男生说道。

「啥?」

女生怀疑自己的耳朵。

「我喜欢的人就是你!」

男生大声说道。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