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偶像私下的淫荡生活】(106-108)

看到郑秀晶那股淫荡骚浪模样,使得Ten更用力的肏,肏得又
快又狠。

「骚前辈……臭婊子……我……我要肏死秀晶你……」Ten吼叫着,下体
猛烈地撞击着郑秀晶的白嫩的臀部。

「对……秀晶是臭婊子……秀晶是千人肏万人肏的淫贱婊子……肏死骚秀晶
……啊……秀晶死了……哦……」郑秀晶猛的叫一声,达到了高潮。Ten觉得
郑秀晶的子宫正一夹一夹的咬着自己的鸡巴,忽然用力的收缩一下,一股泡沫似
的热潮,直冲向自己的龟头。Ten发狂的揪住郑秀晶的身体,猛力向前奋力一
挺,将酌热的精液毫不保留的射进她的子宫深处。

激荡的性交,到现在郑秀晶还觉得屄内在抽搐着。看着还尚陶醉在激情中的
郑秀晶淫荡的模样,Ten双手从紧身T恤上用力猛抓郑秀晶丰满的乳房揉搓。

「秀晶前辈除了和exo前辈们乱搞外还跟谁搞过?」因为用力过猛,郑秀
晶的乳房在Ten的手中变形,从指缝冒出她柔软的肉。

「啊……oppa你都知道了……还要问秀晶……啊……」

「oppa喜欢听嘛,秀晶前辈你再重复讲一次给我听,这样我会更兴奋也
会更让前辈你爽不是吗?」

「啊……秀晶……秀晶还和你2pm们乱搞!还……还有一些搞笑艺人……
和经纪人oppa们……啊……」强烈的快感使郑秀晶身体如火一般灼热。郑秀
晶不由得扭动身体发出哼声。违反禁忌刺激感,使得她因为兴奋而呼吸急促。

「真是淫荡的秀晶前辈啊,和那么多人乱搞……」Ten激动的把右手慢慢
地往郑秀晶的肚子摸下去,滑过下腹部,隔着郑秀晶窄裙摩搓阴部,边抚摸边把
窄裙往腰部卷,刹那间,郑秀晶的整个毛茸茸的阴部,都落在Ten的手掌之中。

Ten摩搓了一下郑秀晶湿漉漉的阴毛说「好淫贱的前辈唷,骚穴都湿透了。」
说着手指揉搓郑秀晶潮湿温暖的阴唇道「是不是早就等着让后辈们肏啊?」郑秀
晶因和后辈乱搞的刺激,所引发高涨的欲火已经使得屄里的淫水大量的溢出,浓
密的阴毛及淫屄早就已经湿淋淋了。

「讨厌哪,都是你这害的,害秀晶痒得难煞,屄内流出一大堆淫水。」Te
n用指头拨开郑秀晶湿透的浓密的阴毛,摸索着她充满淫水的阴唇,手指头探进
阴唇在阴道口来回地着。

「你这淫贱的前辈,和那么多人乱搞了,还引诱自己的后辈和你乱搞,真是
淫乱的秀晶啊!」Ten的话让郑秀晶想起还没出道前,被自己姐姐anti捉
去调教强奸的时候,不禁觉得自己屄腔的深处骚痒难当,一股热流缓缓流出。

「啊……啊……还不都是你们这帮小色狼……啊……每次……啊……都用淫
亵的眼光……偷看我们的身体,还把人家的打歌服拿去自慰……啊!受不了了…
…」淫秽的对话更激起二人的淫欲,郑秀晶将双腿尽量张开,Ten立即把手指
肏入湿热的快要沸腾的屄洞里去。中指肏入郑秀晶火热的屄里后,毫不费力的就
一入到底,手关节顶到长满阴毛的阴阜。这一刻所带给郑秀晶的刺激实在是剧烈
无比,让她几乎窒息而死。

「喔……是的……乖后辈……用你的手指肏秀晶……的淫……屄……啊……
秀晶是个淫贱女人……秀晶喜欢和后辈乱搞……啊……啊……」郑秀晶淫荡地不
断的扭动肥臀,迎接Ten的手指,同时缩紧洞口,洞里已经湿淋淋,溢出来的
蜜汁流到大腿上,再滴到地上。

「喔……对……用力抓……用力抓揉秀晶的乳房……把秀晶的乳房掐破……
啊……喔……肏秀晶的淫屄……喔……oppa的手肏得……你肏得秀晶好爽…
…再用力肏……啊……肏死淫荡的秀晶……」Ten更用力的抱紧郑秀晶,右手
的中指和食指猛烈的戳肏着她的阴道,左手继续用力揉搓乳房。

「喔……乖后辈……亲oppa……啊……用力肏……快……快……用你的
手指肏秀晶……淫荡的骚……屄……」郑秀晶疯狂的摇摆着肥臀,右手握住Te
n坚硬的鸡巴,不断的上下套弄着。

「Ten……乖后辈……喔……秀晶……好舒服……你的……手指肏秀晶…
…肏得……秀晶……好爽……爽死秀晶了!」在后辈面前露出淫荡的模样,这时
候郑秀晶开始猛烈摇头,同时发出兴奋的吼叫。

「啊……好啊……秀晶……的屄快要溶化……」郑秀晶一面叫一面翘起脚尖,
或向下收缩,但还不能表达极度的快感,她拼命的开始扭动屁股。

「啊……秀晶已经……秀晶已经……啊……泄了……」郑秀晶的头猛向后仰,
身体开始颤抖。

这时郑秀晶的身子转过来,与Ten面对面道「喔!后辈,你太棒了,秀晶
好爱你!」郑秀晶一脸满足的说。

郑秀晶脸上泛起淫荡的笑容,一边用力揉搓Ten的鸡巴,一边把脸凑到他
面前,两人的嘴唇便吻在了一起。郑秀晶的舌头畅通无阻地进入了Ten的嘴里,
和他热烈地交缠起来,她的手握住Ten滚烫的鸡巴,用力地上下套弄起来。

「啊……秀晶前辈……好舒服……」Ten差点又当场射了出来,郑秀晶的
柔软香舌的交缠以及下面鸡巴被她柔细手掌的撩弄,使他全身的血液都为之沸腾。

「前辈,我已经忍不住了……想和秀晶前辈肏了……」郑秀晶的动作大胆而
火辣,舌头用力地与Ten亲密地交缠,在他的嘴里激烈地搅动,彷佛把他的魂
魄都要勾出窍一样,同时,郑秀晶主动抬起大腿,贴上Ten的下身,用自己温
软鼓胀的阴部上下磨蹭他怒挺的大鸡巴。

「秀晶前辈……快一点……快让我的鸡巴肏进去吧!」。

「啊……Ten……你真的那么想和秀晶肏吗?」郑秀晶一面套弄鸡巴,一
面对着Ten淫荡的笑着说。

「我最喜欢肏前辈你了,秀晶前辈,我和别的女孩肏都不爽。」

「啊……秀晶也喜欢被你肏,被后辈肏的感觉太棒了。」当想到自己公司的
后辈的大鸡巴将在她屄内进进出出,做最激烈的性交时,郑秀晶的身体不由自主
的因过度刺激而轻颤起来,原本已痒得难煞的屄腔,又流出淫水。

两人的唇激烈的接触着,Ten与郑秀晶的舌头如同打结般的交缠在一起,
郑秀晶则搂着自己强壮的臀部肌肉,使他能更靠近自己,在热烈的亲吻中,她能
感觉到Ten巨大的鸡巴接触到自己鼓胀的阴屄时,正在阵阵的脉动着。Ten
把郑秀晶抱在地上,然后双手尽情地抚摸着郑秀晶诱人的丰满肉体。见到郑秀晶
成熟美丽的胴体,白晰的肌肤,左右晃动雪白丰满的双乳,平坦的小腹下长满黑
色浓密阴毛的屄,鼓凸凸的高高隆起,Ten的鸡巴更是膨胀到极点。

郑秀晶摆出诱人的姿态诱惑着Ten,双腿向两边大力张开,双手移到因为
性欲高涨而肿胀的淫屄摩搓着。然后用纤细的擦着红色蔻丹的手指拨开浓密的阴
毛,把阴唇向左右用力扒开,露出鲜红的肉洞,淫荡地道「Ten,看到没有?
现在你要用你的鸡巴从这里肏进去,是不是感觉很刺激?」

看着秀晶淫荡地将屄肉向两边分开,屄腔内构造复杂的深红色的屄肉,正一
张一合的流出淫水。Ten迫不及待的趴在秀晶的双腿间抱住肥臀,把头埋在秀
晶的屄,伸出舌头挑开阴唇,在肉缝里仔细的舔,还发出啾啾的声音吸取密汁。

「啊……Ten……你……你舔得真好……舔得秀晶好舒服……喔……好好
的舔吧……啊……乖Ten……啊……」火热的呼吸直接喷在郑秀晶的阴唇,舌
尖在屄腔内不停翻转。

「啊……乖Ten……不行了……这样的感觉太强烈,秀晶……秀晶……快
要疯了……秀晶里面……很……很痒……啊……再伸进去一点……啊……」这时
的Ten,大概忍不住了,突然抬起头爬到郑秀晶身上,把沾满淫液的嘴压到她
的嘴上,彼此吸吮对方的舌头。

Ten将手移到郑秀晶的阴部,他扶着那有着巨大龟头的鸡巴来到郑秀晶的
阴唇外面,在那里轻轻的摩擦。一想到要和美丽成熟的郑秀晶前辈做爱,鸡巴突
地连跳几下,更形坚硬。瞧见淫邪的紫红色大龟头靠近自己溢满淫水、被欲火涨
满的浪屄时,郑秀晶立刻伸手握住坚挺的阴茎,把它牵引到自己的阴道入口,并
把肥臀拼命往上挺。Ten用龟头上上下下磨擦郑秀晶肥厚、湿粘的阴唇,轻轻
的摩擦几下后,把大龟头对准屄口,将自己粗壮的鸡巴猛力一肏,将大鸡巴肏入
郑秀晶火热的淫屄里。

「啊呀……好……好爽……啊……乖Ten……你的鸡巴好烫……啊……好
烫……好舒服啊……喔……太好了……乖Ten,太棒了……啊……就是这样…
…用力地肏……肏死秀晶……啊……好舒服啊……好美……美的上天了……喔…
…我的……乖Ten……啊……」郑秀晶不住地呻吟,自己则像淫荡的妓女似的
疯狂地扭动着屁股,迎合Ten有力的冲击。

郑秀晶手指擦红色指甲油的双手,紧紧抱住Ten的屁股用力往下按,臀部
更不停的往上顶着扭动,好让肏在自己骚屄里的大鸡巴,能更快的肏着骚痒的肉
屄。

「我的好oppa……你的……大鸡巴……肏得秀晶好爽……秀晶……要你
……天天……肏秀晶……oppa……好好的……肏……用力的肏……啊……爽
死秀晶了……」似乎感受到郑秀晶骚屄里的嫩肉死命夹着的快感,Ten双手抱
着郑秀晶的屁股,奋力地往下猛肏着。

「秀晶前辈……oppa这样肏你……爽不爽……oppa的……鸡巴……
大不大……前辈的小屄……好紧……好美喔……oppa的鸡巴……被夹的好爽
……前辈……我好爱……你……啊……」抱住Ten的屁股,郑秀晶的肥臀疯狂
往上顶,猛烈摇头享受快感。

「喔……Ten……你真是太棒了……你的大鸡巴……比你的Kai前辈还
大……肏死秀晶了……」郑秀晶呻吟起来。

「前辈……你的屄好紧……夹得oppa鸡巴好舒服……我要天天肏你……
好秀晶前辈……喔……我的淫贱的秀晶前辈……」Ten更加用力地抽动起来,
郑秀晶快乐地呻吟着。

「哦……哦……好呀……秀晶前辈天天让你肏……让你肏……哦……哦……
我自己后辈……正用他的……又粗……又长的……大鸡巴在肏秀晶……哦……好
……好……哦……乖后辈……肏秀晶……肏秀晶……哦……肏穿秀晶……哦……
啊……啊……哦……我的心肝后辈……肏死秀晶前辈了……哦哦……哦……啊…
…」郑秀晶的淫水不断地从骚屄里泄出来,挺起腰来配合Ten的抽肏,让自己
更舒服。

「前辈……oppa肏你的骚屄……爽不爽……啊……喔……前辈的小屄…
…好紧……oppa的鸡巴……被夹的好爽……好舒服……前辈……我爱你……
我要永远肏你……肏你……肏死……秀晶前辈……啊……」

「啊……好oppa……啊……用力……喔……用力啊……对……好棒啊…
…好爽啊……我的好oppa……啊……大鸡巴oppa……啊……你肏的秀晶
好舒服……喔喔……好快活啊……啊……我要被亲oppa……喔……肏死了…
…啊……」Ten将头贴在郑秀晶丰满的双乳上,嘴不停的轮流在太的双乳吻着、
吸着,更用双手猛抓两个肥乳,抓得变形。

「啊……对……就这样……啊……用力肏……啊……对……Ten肏死秀晶
的淫屄……啊……把秀晶的骚屄肏破吧……啊……爽啊……再……再来……啊…
…秀晶的好oppa……喔……秀晶爱死你了……啊……你把秀晶肏得好爽……
啊……真的好爽啊……爽死了……」

「卜滋、卜滋」淫水使郑秀晶的肉屄与Ten的鸡巴激烈地接触,发出了淫
靡的声音。Ten压在郑秀晶的身上,下面的动作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下身依然
有力地挺动着,拼命地把鸡巴往郑秀晶的肉屄深处挤送。

Ten将胸膛整个压在郑秀晶的乳房上,两人紧紧的搂抱,使郑秀晶的大奶
好像要被压扁一般,下身有力地挺动着,拼命地把鸡巴往郑秀晶的屄腔深处激烈
抽肏.

「哦……肏……肏你……我肏死你,秀晶前辈……喔……秀晶前辈,我肏死
你这骚秀晶前辈……肏你……肏死你这秀晶前辈,喔…………」

「快……肏秀晶……快肏秀晶……快用力肏……肏穿秀晶前辈的骚屄……快
用你的大鸡巴……肏你的秀晶前辈……」

「卜吱!卜吱!卜吱!卜吱!」

「啪!啪!啪!啪!」

「伊嗡!伊嗡!伊嗡!伊嗡!」鸡巴肏屄腔的声音、耻骨与耻骨互撞的声音,
还有淫诲的叫床声,交织成一部性爱交响曲。

「啊呀……好……爽……啊……好舒服……重一点……肏烂秀晶的骚屄……
秀晶前辈……的……浪屄好痒……快帮秀晶前辈止痒……快…………爽死了……
对……再深……点……啊呀……好舒服……啊……喔……」郑秀晶淫荡地扭动着
屁股,把整个肥臀拼命往上挺,完全承受了Ten猛烈的抽肏.

「哦……肏死你!肏死你!秀晶前辈……哦……秀晶前辈,哦……肏……肏
你……你这臭屄……肏死你!……肏死你这勾引oppa的臭婊子……我肏死你,
秀晶前辈……啊……我的骚屄秀晶前辈……」Ten一边叫着,一边用力地猛肏
郑秀晶前辈,把郑秀晶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我的乖oppa啊…………oppa的鸡巴又粗……又长……喔……用力
的肏……噢……对,肏死你这个淫贱的秀晶前辈……就是这样…………啊……喔
……宝贝……啊……快点……快啊……好棒啊……啊……秀晶好喜欢……骚屄好
爽啊……好oppa……你比Kai还要棒……比你外面的男人……都棒……啊
……好爽……天啊……爽死了……啊……」Ten紧抱着郑秀晶的屁股,像野兽
般似的,以最大的力量将鸡巴从郑秀晶屄里肏进送出。郑秀晶的屁股也不断用力
向上挺动,迎合Ten强壮的抽肏.

「啊……啊……天啊……秀晶要死了……啊……好舒服……呀…………乖o
ppa……亲oppa……哦……快……快……再快点……哦……啊……用力肏
……再肏……用力肏……肏得秀晶好舒服喔……秀晶要死了……哦……妈咪……
要被坏oppa肏死了……啊……啊……秀晶不行了……秀晶要泄了……哦……
好oppa……亲oppa……快射出来……快射出来给秀晶……哦……啊……
秀晶要死了……」郑秀晶这样狂喊浪叫,最后的高潮使她的全身发生痉挛。

「啊……秀晶前辈……我也射了……啊……」Ten大叫一声,用力一顶,
将鸡巴全根没入郑秀晶的骚屄,让龟头顶住郑秀晶的子宫口,Ten全身一抖,
新鲜的精液,就这样全部射进自己的郑秀晶的子宫里。

射精之后,Ten把郑秀晶美丽颤抖的性感裸体抱住不放。当他的阴茎萎缩
离开身体时,郑秀晶趴在他的胯下,用热情的舌头把鸡巴上的淫液舔肏净。不由
得扭动身体发出哼声。违反禁忌刺激感,使得她因为兴奋而呼吸急促。

第一百零七章

2017年南*棒庆洲,在一个民宿里,只见曹世镐全身赤裸,两腿大开的躺
在床上,尹普美趴在他两腿间握着他的鸡巴舔着,朴初珑则跨骑在曹世镐脸上,
曹世镐伸出舌头舔她湿淋淋的小屄。而韩相镇站在朴初珑面前,朴初珑正握着他
的鸡巴,含入龟头吸吮吹着。

这时尹普美抬起头淫荡的说「oppa,你最喜欢肏普美的骚屄对不对……
我们也有一阵子没肏屄了,今天普美好好让你爽个够……」说着爬了起来到曹世
镐的上方,迫不及待的握住曹世镐的鸡巴,在湿淋淋的阴唇上摩擦,然后对准自
己的肉洞缓缓坐下,发出满足的叹息。

「……喔……对……就是这样……天啊……这种感觉……太棒了……」曹世
镐用力往上一顶,将鸡巴全根肏入了尹普美的淫屄。

「骚普美……才几天没肏你,普美的骚屄就痒成这样啦……」曹世镐将鸡巴
往上顶撞,与普美作血肉的相连,在外地拍摄节目的心理影响下,觉得尹普美的
屄温温热热的,肏起来的滋味与别人特别不同。

「嗯……因为被世镐oppa肏,实在太刺激了。啊……世镐oppa……
快肏普美的淫屄……」尹普美的肥臀疯狂摆动的呻吟着。

「啊……用你巨大粗壮的……鸡巴……用力肏淫贱普美的臭屄……」

听到从尹普美口中说出这些淫荡的浪语,曹世镐双手抓着她的纤腰,挺起屁
股大力的将鸡巴向上猛肏着。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啊!oppa……我的世镐oppa……哎呦……真美死了………你的大
鸡巴……真粗……真长……真硬……真热……呀……都顶到我的……子宫里面…
…去了……啊……」看到普美和曹世镐淫乱的交欢,韩相镇把坐在曹世镐脸上的
朴初珑拉了下来。朴初珑即趴卧在旁边,将一手伸到两腿间安慰着自己潮湿的淫
屄,一手抓着普美的乳房按揉着。

韩相镇来到朴初珑背后跪在她张开的双腿间,朴初珑握着他火热的鸡巴对正
自己淫水淋漓的肉洞,韩相镇慢慢的顶进,将他的鸡巴一寸寸的刺入朴初珑潮湿
多汁紧密的屄中。

「嗯……好美!……对……用力肏你的初珑!……喔……啊……」被韩
相镇的鸡巴从后面猛烈地肏弄着,朴初珑看着曹世镐挺着巨大、青筋爆张的鸡巴,
粗暴的刺入尹普美潮湿多汁紧密的屄中。

「肏她……oppa……肏普美……用你的鸡巴……肏普美……像狗一样的
……狠狠肏她……把她的骚屄肏穿……」朴初珑抓着尹普美的乳房,看着曹世镐
勇猛的,将他的鸡巴在尹普美淫湿的屄腔里肏进抽出。

「喔……呜,我正在肏……肏……肏,普美……肏死你,普美,喔……op
pa好舒服……啊……初珑!……等着oppa我也……会把你肏得……让你爽
死……啊……」曹世镐为每一次进入所带来的快感而战栗。

「肏……肏……肏……肏死你……肏死你……肏死你这个臭屄……淫妇……
贱屄……肏死你这个贱女人……臭婊子……肏死你……肏死你……喔……普美,
喔……好舒服……啊……爽死了……啊……」曹世镐顶送了数百下,尹普美的屄
肉包覆着他整根肉屌,不停的抽送也带出阵阵的淫液,使的他们的交合处滑溜无
比,强烈的快感几乎使他窒息。

当曹世镐的鸡巴疯狂激烈穿刺尹普美的阴屄时,尹普美几乎不能呼吸的喘着
浪叫「啊……啊……啊……喔……喔……oppa……对……普美是淫妇……肏
死我!亲世镐oppa……世镐oppa……肏我的臭屄……肏你的普美……快
……肏我……我是臭婊子……世镐oppa……爽死了……啊…啊……」

尹普美耸动着屁股,迎合着曹世镐的鸡巴,使得她的淫液经由曹世镐的屁股
流到床铺上。

「喔……对!用力的肏……肏普美……你的……大鸡巴好硬…喔……用你…
…的硬鸡巴肏……肏……普美……把普美给……肏死……喔……」

受到曹世镐他们两人场面感染,韩相镇两手抓着朴初珑的肥臀,挺动腰部一
下下快速肏着她的蜜屄,朴初珑则配合的扭动着雪白的屁股,让鸡巴能更深入的
刺激自己飢渴的淫屄。

「喔……好爽啊……肏死我了……啊……啊……oppa……太会肏了……
再来……再用力……再深一点……啊……爽死了……」朴初珑一边浪叫,一边抚
摸着丰满结实的乳房,瞪大眼睛凝视鸡巴与淫屄交合处。

「嗯……喔……太爽了……啊……好舒服……啊……oppa,你看世镐o
ppa和普美……啊……他们乱搞的画面……实在太美了……啊……」朴初珑的
手来到尹普美与曹世镐交接在一起的下部,摩擦普美毛茸茸的阴毛,看到尹普美
的阴唇被曹世镐的鸡巴撑开,这让她非常的激动,她的手找到普美的阴蒂。

「喔……世镐oppa……快……用力肏普美……啊……普美……你应该…
…看看世镐oppa的大鸡巴……是怎样的……在你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喔……世镐oppa肏普美……这景像……好美……啊……相镇oppa…
…你也快肏初珑……不要输给世镐oppa……啊……太爽了……」「喔……喔
……对……世镐oppa……你的鸡巴……肏入……普美的火热贱屄……内……
真是爽死了……啊……大鸡巴oppa……肏我……oppa世镐……肏我的臭
屄……肏你的淫贱普美……快用力肏……再大力肏我……普美是臭婊子…………
普美爽死了……啊……天啊……啊……啊…………真的好爽……啊……」尹普美
喘息说着,把屁股扭动得愈加厉害,加深曹世镐出入阴道的快感。

朴初珑用手指将尹普美的阴唇张开,看着曹世镐的鸡巴从她的手指中经过,
肏弄着尹普美的肉屄,屁股还不忘猛力顶撞,迎接韩相镇猛烈的肏.

「啊……天啊……太爽了……让初珑……泄吧……用力肏……啊……」朴初
珑浪叫着。一面被韩相镇肏,一面看曹世镐和尹普美乱搞,双重的快感刺激得他
喘不过气来。

这时曹世镐一个翻身,让普美趴在床上像只母狗,用力的用鸡巴肏着尹普美
的淫屄,普美的淫液随着鸡巴的抽肏流得两人大腿间都是。

在曹世镐巨大鸡巴的刮弄下,尹普美觉得无比的充实舒服,阵阵的快感透过
两人的交合处传来,她已沉沦在无边的欲海中。

「……喔……对……就是这样……喔……老天……这种感觉……太棒了……
好……好舒服呀……啊……世镐oppa……世镐oppa…喔……爽死了……
喔……快!快点肏……oppa……的鸡巴……肏得普美好美……快……再快点
……哦……啊……用力……好……好……用力……肏得好……肏得普美好舒服…
…普美要死了……喔……以后……普美要再跟……你们一起快乐……一起乱搞…
…啊……大鸡巴……肏到普美花心了……爽……爽……」由于过度激情,两人的
动作异常火爆,下体的凑合迅速而频繁,性器的剧烈摩擦带来了强烈的刺激,两
人不住地呻吟吼叫起来,和着下体的碰撞摩擦声,一时间淫声四起。

「啊……喔……普美……要被oppa肏死了……啊……啊啊……啊……普
美……好爽……啊……啊……啊……oppa……普美的骚屄……爽死了……啊
……你的……鸡巴好大……好大……肏得……肏得普美……好……好快活…呜…
…哦……哦哦……太好了……哦……嗯……好舒服……好有感觉嗯……好opp
a……肏得普美的花心都要开了……呜……喔……」这淫靡的场景带给朴初珑
和韩相镇很大的震撼。韩相镇的动作加快着,更带给朴初珑肉体上一波一波的冲
击,朴初珑感觉到韩相镇在体内的鸡巴变大变硬,表示出他也快到了极点。

「啊……oppa我要先来了……快射了……」超淫靡的气氛,使得韩相镇
最先支持不住。

「喔!射吧……oppa……射在初珑的……贱屄……里……把你的精液…
…喔……射满我的……小屄吧……」朴初珑淫荡的浪叫着。小腿不停的伸缩着,
肥臀拼命的往后挺。韩相镇再也忍不住了,将鸡巴拔出之后,再用力送入,这时
感到大龟头一阵火热、酥痒,一阵酸麻,一股阳精飞射而出,全部冲入朴初珑的
子宫去了。

「啊……初珑……我……不行了……要泄了……啊……好美……射了……」
朴初珑这时也忍不住,高声的叫出来。

「喔……初珑……也不……行了……我泄了……泄了……」朴初珑娇躯一阵
痉挛,连声娇喘,淫液一泄如注。

在视觉、听觉与触觉的刺激下,朴初珑两人同时呻达到高潮,两人倒在床上,
不停的喘息着。

「欧尼,泄得爽吗?…………跟世镐oppa……大鸡巴一起泄吧……啊…
…普美也要来了……啊……世镐oppa……啊……………用力的肏普美吧……
也让普美泄出来吧……啊……」尹普美看到朴初珑倒在一边,更是高声淫叫。她
的身体重重的摆动着,她也到了顶点。

曹世镐使出浑身力量,疯狂的撞击尹普美的肥臀「卜滋……卜滋……卜滋…
…卜滋……」

「oppa我肏……肏……肏死你……肏……肏……」紧抓着尹普美的屁股,
曹世镐像野兽般似的,以最大的力量将鸡巴肏进送出。

「卜滋……卜滋……卜滋……卜滋……」

被曹世镐像狗一样奸淫着的尹普美这时叫道「喔……喔……喔……对……o
ppa……大鸡巴的oppa……再肏……再用力肏……啊……不行了……噢…
…普美也要泄了……哦……好oppa……亲oppa……射吧……快射出来…
…快射出来给你这个淫贱的普美……让普美怀孕……哦……哦……呜……用力戳
……用你的精液……充满普美骚屄……让普美的……贱屄……充满……oppa
……的……子子孙孙……」曹世镐再也忍不住,将鸡巴肏到尹普美的最深处「啊
……普美……oppa我要射了……喔……爽死了……射给普美的骚屄了……啊
……」「啊……肏到花心了……啊……亲oppa……的鸡巴顶到子宫了……啊
……喔……啊……好oppa……射进来……普美要……你热热的浓精……喔…
…射进普美的淫屄……里面……」「啊……普美……我们一起……来……你也泄
……出来……让oppa与普美……一起泄精……啊……」曹世镐呻吟着。

「喔……oppa……我会的……喔……天!oppa的大鸡巴……是……
那么的粗……肏得……普美……的贱屄……也快……出来了……」尹普美叫着。

趴在尹普美背上曹世镐抱住尹普美,双手紧抓着硕大肿胀的双乳「啊……射
……了……全射给普美了……啊……」曹世镐屁股猛力顶住尹普美肥臀,身子一
阵抽动,将精液全部送入尹普美的子宫。

「啊……喔……啊……好热……好烫……oppa……烫死普美……射死普
美了……啊……泄了……普美也泄了……我泄了……普美上天了……泄了……」
尹普美头部向后仰,娇叫一声,她的小屄猛然吸住曹世镐的龟头,一股温热淫水
直泄而出。

两人精疲力尽的倒在一起,紧紧搂抱着,一动也不动的喘着。

床上的四人流着汗软作一团,曹世镐倒在尹普美身上,下体依然交缠着。朴
初珑倒在韩相镇身旁,两人的手交错在对方的身上。

室内只有沉重的呼吸声……

第一百零八章

2015年南棒7- 11公司的经理室里,李惠利坐在桌边,一条大美腿抬
着,那精美袜莲捉在金经理手里。金经理扒下那只袜筒,另一条腿的袜筒也退下
一半。金经理将那扒下的发黑的袜尖放在鼻下使劲地闻着,李惠利的莲香闻得他
鸡巴暴起。他把那袜尖塞入另一边的袜筒里,捉了李惠利的大白脚,尽情吮吸起
来。李惠利的大白脚长得分外清秀,确实诱人。李惠利不停地哼哼着,如泣如诉。

金经理顺着李惠利性感的大白脚,小腿,大腿,一路舔了上去,然后一头紮
入李惠利两腿之间。只见李惠利两腿之间,黑乎乎地一大片阴毛,又多又乱,性
感极了。金经理撕咬那阴毛,李惠利低声呻吟着。她的屄眼已经是淫水流成小河
了。金经理又去舔李惠利的阴道口,李惠利哼哼得更厉害了,一边哼哼着,一边
还扭动着身子。

金经理无耻地舔李惠利的尿眼,李惠利发出了似乎是哭泣的声音,她的尿哗
哗地流了出来,金经理忙用嘴接着,喝了不少。

喝了李惠利的尿,金经理更兴奋了,他把李惠利的两条大美腿扛在肩头上,
挺鸡巴朝她屄里狠插。李惠利被大她几十岁的金经理插得一个劲地叫唤。好在这
办公室隔音很好,外面的员工听不见。

金经理一边插,一边抱着李惠利一只大白脚乱啃,李惠利被弄得「呀呀」地
乱叫。

金经理兴奋得脸都扭曲了,显得非常丑恶,他脸上还流着李惠利的骚尿。就
在李惠利的叫声中,金经理低吼一声,射了。

他射完后,并没打算就此放过李惠利,而是捧着她的大白脚继续细细吮吸,
一边吮吸,一边说「真舒服,在办公桌上操惠利你,真痛快!真刺激!」

李惠利用娇滴滴的声音说「oppa,在你这张桌上,惠利都被你操过多少
次了啊,你都还记得吗?」

金经理淫笑道:「插你千遍也不厌倦!」

李惠利说「放开我吧,等下我还要赶通告呢。」

金经理说「刚才oppa接到的电话,要我赶快回去开会,应该是你代言的
事情,等会我走了,你再走吧吧,走之前,oppa我要再插惠利你多一次!」

说着,继续吮吸李惠利的大白脚。吮着吮着,他鸡巴又硬了。

他命李惠利下了地,穿上鞋,扶着办公桌,撅起肥白的屁股。金经理挥掌狠
狠抽打了李惠利的屁股两下,疼得李惠利叫了起来,然后,金经理扶着李惠利的
屁股,从后面将粗硬的鸡巴往李惠利屄眼里乱捅。

李惠利被捅得娇吟婉转「oppa……oppa…轻点呀……哎呀……呀…
…oppa……oppa……」

金经理一边操,一边弯腰将手探到李惠利身下,狠抓李惠利的奶子,李惠利
疼得尖叫起来。

金经理吼叫「插死你!oppa我插死惠利你!插爆你!」一边抓着李惠利
奶子,一边用力将鸡巴往李惠利屄里狠顶。李惠利撅着屁股被金经理从后面操,
被顶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如泣如诉,她清秀的脸上,表情痛苦。这时金经理突
然发出吼叫,再次发射。发射时他疯狂地捅李惠利,李惠利大声嚎叫。射完了,
金经理疲惫地趴在李惠利雪白的后背上,呼呼地喘着粗气。李惠利被他压着,一
动也不能动。

过了好一会,金经理才起来,收拾乾净,吻别李惠利,说「oppa我走了,
我会叫司机送你回宿舍的。」说完就提上公司包,出门下楼走了。

李惠利下身赤裸,一屁股坐在金经理的椅上,分开两条大美腿,把大白脚放
在桌子上,胸部起伏,不停地喘息。

这时,突然一个男人从办公室外走了进来。李惠利一下子惊呆了。她还没有
反应过来,那男人就扑了上来,将她按在椅子上,骂道「母狗!原来你这么贱,
老子也要玩玩你!」

李惠利反应过来,急忙挣扎。她身大力不亏,男人身高也就一米七,一时还
弄不住她,于是他急了叫道「李惠利xi,你别动,不然我把你的丑事告诉全韩
国人知道!」

李惠利一下子停止了反抗,开玩笑,南
棒人都知道了,以后自己怎样还在娱
乐圈混啊?她的反抗减弱了。

男人趁机扛起李惠利两条大美腿,将臭哄哄的鸡巴捅入李惠利的屄眼。不知
怎么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的鸡巴捅屄,李惠利突然感觉别有一种刺激,忍不住叫出
声来。男人鸡巴捅着李惠利的屄,也舒服极了。

可能刚刚才被干,李惠利阴道里简直是淫水氾滥,所以男人捅得顺溜极了。
李惠利被捅得一声接一声地喊叫。

刚才金经理操李惠利时,咬的是她右面的大白脚,现在男人一边操她,一边
又啃她左面的大白脚,李惠利又疼又痒,不停地叫唤。男人狠咬李惠利不由自主
高高翘起的一玉趾,李惠利疼得尖叫起来。

李惠利被男人按在椅上,两条大美腿分开,被他狠操,男人见李惠利的褐色
大乳头子实在诱人,不由低下头去,狠咬她大乳头子,李惠利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泪花也在眼眶里闪动。

男人直起身,边捅边叫「李惠利xi啊李惠利xi,你也有今天!」捅得越
发凶狠!李惠利子宫被捅,疼得连声叫唤。

见平时高高在上的女偶像,现在被自己操成这样,男人痛快极了!就在李惠
利的嚎叫声中,男人精液再次射入李惠利的阴道深处。李惠利被奸得躺在椅上动
弹不得,娇喘嘘嘘。

男人拿起自己的数码相机,连连拍摄李惠利的裸照。李惠利后悔刚才没有反
抗到底,被他奸了。

这时那男人对李惠利说「oppa我是金经理的司机,oppa可是知道你
和老板的勾当的哦,这是oppa的地址,我在那里等你。有空记得来哦,带一
些女偶像或者你成员来也可以,否则,我把你裸照给报社,再贴到网上!」

说完,扬长而去。

几天后一家小房子里,李惠利已被司机推到客厅里的大沙发上,司机已趴上
来压住了李惠利,并伸出舌头朝着她红嫩的奶头猛舔,肥厚的舌尖绕着乳晕舔弄,
更像狗一样把舌头长长的伸出来,一下接一下的上下左右逗弄着李惠利两粒奶头。

「惠利你这奶头怎么会又圆又涨呢?是不是要流奶水了啊?不如就给opp
a我喂一下奶奶好不好?呵……」司机不等李惠利有任何反应,便张大嘴一口把
她左边的乳头给吸住,津津有味地啜吸起来。

李惠利的酥胸被他吸得酥痒难当,两乳更不自觉的发涨起来,奶头硬翘。但
不能否认司机的啜吸却令李惠利觉得很舒服、很受用!她心底理智地告诫自己,
不能让他这样,你还是一个当红女偶像,你是高高在上的。

「啊……放开惠利,不要这样,我等下还有通告,请你放了我吧!」可是李
惠利的央求却让司机吸得正起劲。

「惠利你的意思是叫oppa抓紧时间?好啊,但这里我还没有尝过呢!」
说着,司机身体往下伏到李惠利两腿之间,双手穿过腿弯处,然后手臂一曲,牢
牢地扣住大腿,跟着上身便伏到李惠利大腿根部尽头。

「哦!不行……」李惠利紧张地扭着腰要躲开,可这样似乎这更让司机动心,
「呵呵……惠利你也喜欢这玩意?好啊!让oppa我尝尝你肉桃的味道!」他
才说完,李惠利便感到阴户传来阵阵刺痒,原来司机正用他下巴的短硬胡子磨擦
着那处的嫩肉。李惠利紧张地想避开,可是大腿却给他用力扳着而动弹不得。这
种好象给人绑住了来搔痒的滋味令李惠利又急、又气、又痒,但又很舒服!阵阵
晕眩让她脑际空泛起来,好象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呀……呀……啊……」脑海里一片空白。司机那湿滑燥热的舌头,发狂似
的在李惠利肉洞入口处和周围的敏感区不停地舔扫,时而犁庭扫穴,时而拨草寻
秘,每一下撩动都让她下身随之发出一阵酥麻的颤抖痉孪,李惠利如今才体会到
男人的舌头原来还可以这样灵活。

「唔……唔……呀呀……呃呀……」李惠利除了以低呤来减缓内心的无奈,
双手只有无助地用力拉扯着身下的沙发,眼睛想看又不敢看地半瞇着。司机的头
在李惠利腿间胡乱磨蹭,而肉洞内就像给一条活生生的蛇或是蹦蹦跳的鱼塞了进
去似的,为了活命,它得拼命地钻、拼命地扭!

此时司机一边舔,还一边伸出手指来撩李惠利的肉洞,把湿淋淋的小洞洞弄
出淫秽的「唧……唧……」声音。李惠利的小肉唇早就给吮得充血涨大了,那地
方敏感得难受极了!

「很爽吧,是不是?惠利你这肉桃嫩兮兮的又可爱又馋人,呵呵……你看它
水汪汪、滑溜溜的,oppa我忍不住要干它啰!哈哈!」司机说了又再继续舔
弄,他紧贴得几乎是要把脸陷进了李惠利的小穴里似的,嘴巴吸得那地方相当肉
紧。李惠利全身有如触到电流般失控地颤抖。

「不…这不是真的!我怎会想要这个陌生的男人来和自己干那种事呢?」李
惠利在仅有的一丝理智与意识抗衡的时候,双腿又被撑开了,小腿给两只火热的
手掌抓住向上提了起来。同时,司机已做出一个李惠利和炮友做爱时常用的体位,
而这次小腿还羞人地给扛到两边肩膀上去了。李惠利感到一个东西正在她股间不
停地滑动触碰着…司机已准备压下身来。

李惠利下意识地一面扭着腰,一面用手去护着禁地入口,这时一条热烘烘、
硬梆梆的东西随即戳了她手背一下,不知是惊怕还是什么,李惠利竟马上将手缩
了回来,司机接着弯腰俯首,一口叨住了她一只奶头就吸,两只手将李惠利正要
抵抗的双手重重地按住,她使劲想扭脱时却再扭不动了。

李惠利哀求说「oppa,求求你…放了我吧!不要啊!我还要做偶像啊!」

司机松开了嘴里吸着的奶头,奸笑着说「呵呵!就是嘛!女偶像就是拿来干
的,我们赶快弄一两回,这是我们的缘份啊!你又不是头一回,还是那么怕羞!
看你脸上红卜卜的,真让我爱死了!你放心,我会把惠利你弄得很爽的。哈哈!」

「不!惠利不要!不行的!」李惠利急得不断摇头。在慌乱中的李惠利瞧见
压在她身上那毛茸茸小腹下那条粗大的丑八怪,那紫黑黑的大肉棒,像张开大嘴
似的馋得流出口水来了。

司机一下便抱紧了李惠利,下身已经随即挪动起来了,那根丑东西就在李惠
利双腿间不停地探动着,大腿内侧给这杆热棒灼了几下。最后李惠利感觉到穴口
被那大肉棒给顶到了!她不禁连连叫苦,以为无望了,那肉棒要插进来了!

但司机却不是马上就插进来,他像要逗弄李惠利似的,先反复地顶紧然后又
松开。说也奇怪,这将进未进的逗玩反而增加了李惠利心底里的性渴欲,那热乎
乎的灼热感让李惠利全身也好象被燃烧起来,心里更不知羞耻地希望司机快点把
那大肉棒插进来。

突然,那大肉棒又一次顶住李惠利的肉唇不动了,然后再轻轻地研磨着肉洞
旁的地带,一下接一下的,研得李惠利禁不住想要立即迎接它进来。她紧咬着下
唇,强制自己想要扭动向上挺的屁股和想要叫出口的呻吟。

司机似乎看穿了李惠利的心事,得意地说「呵呵……惠利你真是口不对心,
想要了是吗?好啊,骚婊子,oppa给你动真啰!」说完之后,他就慢慢地降
低屁股,准备将肉棒挤进去了。

「啊!不能这样!不要这样!」李惠利作出了最后的请求。

「嘿嘿!怕什么羞了?像你这么淫荡,我就不相信你在外面没有其它男人,
嘿嘿!」

「呜…oppa你放过惠利吧,惠利不会对别人说你……说你这样对我的。」
李惠利尽力哀求地说。

「惠利你放心好了!只要你听oppa的,我也不会说你和我一起在交配的
事啊!呵呵!」司机无耻答道。

李惠利无话可说了,只任由司机努力地一下一下将粗大的淫具往她下体插进。
那逐渐涨满的快感不可否认已把她征服了,往下除了呻吟外,李惠利不知道自己
应说些什么了。

司机紧紧压着李惠利,一送一抽连绵不断地用力干着男人原始的抽插运动。
他还不忘诱惑李惠利「惠利你真是个淫货,这么好干却却不给人干,实在太浪费
了!呵呵……你看,我来帮大家干不是挺好么?」说完,他故意着力地顶送了几
下,使得他俩的交合处发出几下「唧唧」声,使得这次淫秽迫奸更是刺激和刺耳!

司机又接着说「惠利你听见了吗?你听见了吗?哈!」说实话,李惠利已被
插得身心瘫软、遍体酥麻;阵阵欲潮汹涌而至了。心灵上、肉体上都只想司机更
狠狠地干,让她快点解脱!李惠利心里想着,阴道就不其然紧张地收缩了几
下。

司机也感觉到了,便一边抽插一边得意地问「哎哟!紧死了!紧死了!都是
欠干的女偶像了,怎么你那小洞洞还这么紧啊?还会夹男人?哈!夹得我都快要
不行了。」

司机越干越用力,抽插了一阵就叫李惠利翻过身命令说「趴着,用手撑住,
但只可单膝跪着。」

「你……你想怎样?」李惠利羞涩地问。

司机十分得意地说「oppa我要和惠利你像路边的流浪狗般交配,我要从
后边狠狠地干你,好不好啊?哈哈!」他说完后便搂住了李惠利的腰,另一手将
她的脚向外提起。李惠利就像一只母狗的模样,给司机这只老癞皮狗从后面插进
来,有如路边交配的狗只一样了。李惠利又觉得恶心,但又感觉刺激。

李惠利给这样干了一会,已完全懂得顺从地配合着。司机从后插了好一会,
便把李惠利的脚放下,干脆地让她四脚爬爬的趴着,他几乎整个人伏在李惠利的
背上,就像快要完事的狗公,为急着完事而狼狈地摆动屁股使劲地抽插。

这时司机命令说「再夹紧点!淫货,用力夹!」李惠利也不知怎的竟意会地
使阴道的肌肉绷紧,但那巨棒又哪里能夹得住?用力收紧它就似乎使它越涨越大,
再给它一抽一拉,带来那巨大的酥爽滋味简直要让李惠利昏死过去。

李惠利这阴道收紧动作使司机很受用,手掌连连用力抓紧她的屁股,并不断
低声哼叫「噢!噢!骚货!夹死老子了!噢!」李惠利两边屁股都给他掐得现出
印。从这刻开始,李惠利便觉得司机每次顶送时都会更进来一些,她感到下
面快给他顶破了。

「快!再快!噢……痒死我了!」下身那股浪潮已咄咄迫近,李惠利终于呻
吟起来。给男人这样干着,虽然在色情片里看过不少,但李惠利又怎会想到今天
真的给一个男人弄起来时竟这般受用?

就在李惠利给操得迷乱不已时,赫然发现旁边不远的地方有块长宽约两尺余
的方型镜子,斜倚在一个木柜前,那镜面竟端端正正的反映着他们像狗一样的动
作,看着司机从后按着自己的屁股,粗腰又快又狠地向前向后运动着,将他的巨
棒不停地在自己肉洞中抽拉。

被这样抽插了百多下,司机几乎是伏在李惠利背上了,他两手抓紧李惠利的
小腰作支点,两条跪着的毛腿不停地摇晃,腰肢使劲地前后摆动。最令李惠利羞
愧的是司机那根正在股间送进抽出的粗大东西,这时从镜里看去,那根东西好像
是直刺刺地戳入身体内的一把刀。李惠利被它一下下地宰割着,眼睁睁地看着自
己和这个丑陋的男人像街上的狗只般野交合,一切好象是在看着一出由自己主演
的色情电影。

司机一会是又急又快的顶送,一会是又狠又深的抽拉,还一边捏弄着李惠利
结实的奶子、用口咬她嫩滑的肩头。李惠利给弄得又痒又痛,耳际不时听到肚脯
拍打屁股的清晰明快声响。

司机每一下都好象要顶进李惠利的子宫里去似的,李惠利觉得自己快要被顶
得晕厥过去了,口里只懂「呀…呀…」的低吟。大约几分钟后司机亦开始加快速
度,密集式地短促的抽送着,灼热的大肉棒刮得李惠利那里既是涨痛又是舒服,
既是爽快又是难受。

「哦……哦……呀啊……啊啊……呀啊……啊!!!!」李惠利口中发出像
色情影片里的那些女优既专业又投入的叫声,她不知这是在取悦自己还是在取悦
司机,她快要给司机弄得疯掉了。

这时候司机抽动的频率很快,粗暴的淫具猛地往李惠利蜜穴里抽送,龟头一
下下地戳向她的子宫口,好象要撞到里面去。这几十下要命的触碰,弄得李惠利
死去活来,巨大的刺激几乎不间断的由子宫直传到脑际,令她整个人轻飘飘的如
飞翔在太空中。

恍惚又兴奋的李惠利,如今像一只需要不停与男人性交、渴求用淫具插弄的
生物。一阵激烈的舒服信号,由下身开始漫延到李惠利全身每处神经线。那是不
常有的高潮感觉,她不禁问为什么和其它男人做时,它会来得这么快?

终于到了最后一刻,司机全力将阳具尽根的插进李惠利的肉洞里,并使劲地
把她搂得紧紧的,屁股好象发狂地顿了七、八下。李惠利感到那大肉棒已顶着自
己的子宫口,这使她不禁抖颤了好几下,而司机亦跟着全身颤抖。

李惠利心里一阵恐慌,但随即感到一股热流瞬间激注入花芯深处,热辣辣的
灼痛迅速扩散至整个子宫。那感觉就像是跳进热水浴池里,先是像给暖烫了一下,
热力渐渐传递扩散开来,最后全身顿时温暖舒适。那种无法形容的满足感,带动
着一种原始激荡和快慰,欢快地向李惠利整个人袭来了。

「啊…」李惠利最后轻呼了一声后便软下身子爽昏过去。在失去知觉前,只
听见背上传来司机如释重负的喘气声,还有双乳给他掐紧的麻痛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