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母勾儿,女色父亲】(好色父亲)

【淫母勾儿,女色父亲】(好色父亲)



朱强已经40多了。家里有个丰满漂亮的老婆天天操比还不满足。这不又在
想这样回家换个花样操比,他听同事说现在很多夫妻都在寻刺激换妻搞。心也动
起来了,忙回家找老婆王丽商量,王丽表面你看她漂亮端庄,实际就是个骚逼,
天天也想朱强换个花样操她。

朱强一回家就和王丽说换妻搞刺激,想去试。王丽一听心也一动,但一想随
便和人换操影响不好,天天去换妻搞不知道还有什么病,好危险。就和朱强说了,
朱强也想了下,别人要是带个妓女和他换老婆,自己不是亏大了。忙也说危险不
去了,说完就搂着王丽进房间了,啪!啪!啪!“肉与肉连续不断清脆的撞击声
和王丽想忍也忍不住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不断从屋里传进来,朱强老当益壮伺
候女人的功夫还线分钟就开始了,,一个如饥似渴,一
个如鱼得水碰到一块儿怎能不着急马上操起比逼来。长驱直入,枪枪见底,直顶
花心,见到王丽八字叉开大腿用那裸露无遗、无遮无挡的肥厚阴户时,听到这荡
心动魄的浪叫,用勾人心魄的浪声叫床催促朱强都会情不自禁的跟她做生死搏斗!

一天朱强在朋友那里搞好几版A片,高兴回家想边看边和王丽搞,打看电视
一看,是乱伦片,一会是爸爸在操女儿。一会是儿子在操他妈妈,一会是全家在
一起操,真他妈的刺激。

想起自己女儿朱芬今年也19了那真是又漂亮又嫩。忙把王丽叫来看。王丽
一看刺激她逼水就出来了,马上就想到儿子朱风高大英俊下面水更多了。朱强看
王丽性动了,马上就拿出鸡吧操起王丽两个人很快就到了高潮,互相望了起来,
朱强说看他们家真有味,我们试下。王丽一听笑骂他你真是个猪自己女儿也想操,
朱强忙说你一样不然你今天高潮怎么这么 n快。哈哈,晚上朱芬放学回家,朱
风也下班了,吃完饭,一家人就在看电视,朱强忙把今天拿的乱伦片放起来,朱
芬和朱风看得满脸就红了,朱强一看女儿无力靠在椅子上就知道机会来和老婆使
了个眼色,王丽下面水也早就出来了。就到儿子身边去了,靠在儿子身上,手摸
到朱风鸡吧上,啊真硬,朱风看妈妈王丽摸他鸡吧,爽呆了。朱强连忙说看别人
家活得有味,我们家也学他们吧,儿子不要怕都是成年人操逼的事都知道,只要
我们开心就可以。

朱芬和朱风两人听了脸早红了,朱强搂住了女儿说不要怕,操逼是个快乐的
事。说完就脱起女儿衣服,朱强站起身,挽住朱芬的兩條大腿,往外一拉,半截
屁股就擱在椅沿上。朱强氣吁吁地道︰“好女兒,爸爸要操女兒的嫩逼了。朱芬
逼水也早就出来了,氣吁吁地道︰”爸爸,快點把大雞巴插進女兒的逼裡,女兒
正等著爸爸的大雞巴使勁操女兒的騷逼呢!“

朱强便挽起朱芬的大腿,把個粗大的陰莖頂在女兒朱芬的陰道口上,左磨又
磨起來。磨了兩磨,噗嗤一聲,就把粗大的陰莖借著朱芬分泌出的淫水慢慢插入
中進女兒朱芬的逼裡. 才干入一个龟头,朱芬一咧嘴,,,已听得朱芬叫道:爸
爸……哎……停……痛……死了,朱芬的娇靥变白,身躯痉挛,很痛苦的样子。
而朱强则感到好受极了,那种又暖、又紧的感觉,舒服得差点要叫出来。

朱强一想刚才只想操女兒逼,忘了她还是个嫩逼要慢慢的进忙说:女兒等下
就好了爸爸会慢慢操逼,朱芬回答道:你的……太……大了……我受……不了…
…朱强说:“大就好过,女兒等下你就知道了,朱芬被朱强的大雞巴頂的一聳一
聳的,呻吟道︰”好粗的大雞巴呀爸爸,现在慢慢操女兒的逼,哎喲。爽死女兒
了。“滿足地哼了一聲。朱强就前後晃動屁股,把大雞巴在女兒的逼裡來回抽插
起來。

这边王丽和朱风看到他们操起来了,王丽就忙叫朱风说:“风兒。妈……里
面……好……好痒……你……快……快上……来……替妈……止痒……吧……

朱风马上起身除去衣裤,迫不及待地叉开王丽双腿,跨上她的玉体,先吻上
她的樱唇,两手也再度抚揉着她有弹性的双乳。

王丽担心地问:你会做爱吗?别插到屁眼去了。她又以手来引导朱风的大鸡
插入她的阴户里。王丽的双手像蛇样般地死缠着朱风的背脊,娇躯轻轻地扭动了
起来。朱风的鸡巴像一根燃烧的火棒一样,渐渐地一寸寸插入她的阴户里,又麻
又暖又舒服。

一会儿,王丽终於哼道∶「呀……好……爽……爽……死了……风兒………
…动啊……你……插呀……」

此刻,朱风觉得大鸡巴好像被一层生温的肉袋子紧紧圈住,再望着妈粉脸含
春,娇喘吁吁,那淫荡的模样,真使朱风不敢相信是平日我所敬畏的妈妈,竟瘫
在床上,任我插干,她的慵懒淫态,真个勾魂荡魄,令人心摇神驰。

王丽的肉穴里,随着朱风干的动作,淫水更是泛滥,娇哼浪叫声一时回响在
卧室里。

朱风更是大起大落插弄着,一下下直捣进她的花心,抽到阴户口时又在她阴
核上用龟头磨揉着,只插的她叫∶好……风兒……用力……嗯……呀……我……
我快……被……你……刺穿了……」

朱风越干越猛,「滋!」的一声声直响,「呀……」,「啊……」王丽被朱
风操的双脚乱踢,香汗淋漓,眼儿已经细眯着,口中也不断呻吟着∶「风兒……
你顶到……人家……子宫……了……呀……好妙……好舒服……嗯……」

「老公……老公……啊……啊啊……我……我不成了啊……你……你的好儿
子……把……把我……操……操死了啊……啊……。噢~~~」

这淫荡的娇呼,更刺激得朱风爆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不管的是不是的亲娘,
毫无怜惜地拼命抽插着。王丽紧搂着朱风的身子,口中发出梦呓般的吟声,快感
的刺激,使她全身滚烫无比。

这边朱芬也在淫荡的娇呼……啊……爸爸……你……你也……大……大力些
……啊……啊……对……对了……啊……很……很爽啊……啊…………爸爸……
你……你操得人……人家很爽啊……啊~~~」

「啊……啊……风兒……啊……好……好舒服啊……啊……噢……阿……风
兒……啊……你……操…操得……我的逼……很……很……舒服啊……噢……噢
……再入……入些啊……啊……噢~~~~~~「噢……噢……爸…爸……啊…
…你…你操得我舒……舒服死了……啊………爽啊……啊~~~~」

「啊……啊……噢……噢……风兒……操……操得……我……很爽……爽呢
……比老公……的还要爽啊……噢……啊……啊……噢~~~」

她挺乳抛臀地迎向朱风每一次的狂插,爽的快疯了,不时地大声浪叫着:风
兒……唔……你……真棒……妈不知道……你……这麽会插……穴……我真快乐
……乐上天……了……嗯……哼……」

朱风越插越兴奋,大鸡巴已经整根被妈的肉穴吞进去了,而王丽的阴户紧紧
地咬住朱风的大鸡巴,玉臀也不停地筛动,朱风用双手捧住王丽的大白屁股,一
阵狠命插干他的妈浪叫∶「唉唷……哼……大鸡巴……哥哥……唉唷喂……我的
……心肝宝贝……儿子……妈……妈……不行了……我……我给……给你了……」

王丽浪哼着,出了她的阴精,朱风也在不停地抽插着,嘴也贪婪地吸吻着她
的脸庞,手紧抓着妈的大肥乳,直到背上酥麻,才在他妈王丽的阴户深处激射出
朱风第一次的阳精,完全射在她妈王丽的子宫里,再紧搂着软瘫了的妈妈,两人
就这样赤裸裸地相拥。

朱强和自己的女儿也操到了高潮,“好爸爸,女儿的小肉穴好爽啊……再操
我就出水了啊……啊……爸……我先出了……啊……妈啊……阴精流出来了……
啊……我死了……”朱强的大鸡巴越插越狠,把朱芬的阴唇给拉出了阴道一边,
阴精顺着鸡巴淌了出来:“哦……、芬啊……怎麽那麽快啊……哦……水还真多
啊……把爸爸的龟头给弄得好舒服啊……啊……”

朱芬的阴精一流,人也昏了过去,好一会才醒过来,淫笑道:“大鸡巴好爸
爸,你操得女儿好爽啊……啊……”父女俩亲吻着。朱强这老色鬼的鸡巴又“啪
啪”地操起了朱芬的小肉,把朱芬操得是大叫:“不了……我不行了……爸,别
操我的穴了……今个不行了,……救命啊……妈啊!快来啊……”

王丽马上爬过来,看着父女淫笑着说:“你啊,看把女儿的肉穴都操肿了。

鸡巴想操穴就来老娘这,看我的大肉还不把你这老鸡巴给弄出精水来……
“朱强海嘿嘿笑着,拔出红黑粗大的鸡巴,自己用手撸着:”夫人你看啊,我的
鸡巴还那麽硬呢!这朱芬的穴就不行了……来,咱老夫老妻的也别玩什麽花样了,
让孩子们看看咱们操。呵呵……你大肉穴的淫水都流在床上了,来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