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家女人(续)】(1-16)



原文已经被别的会员发了,为了方便3级以下会员连续阅读现在把
原文链接贴出:
最后感谢斑竹帮忙排版!下次会注意的。

自家女人(续)


哎哟地大叫了,可是在办公室她只能强忍着流眼泪。她抬身紧紧抱住我。

主任说:停吧,阿姨现在不年轻了,叫你弄完就剩下累。

我说:我还没完呢。

主任说:我知道,可我的身子受不了,被你弄得散架了。

我拖过椅子抱她坐下。

主任说:真是对不住,孩子,阿姨帮你撸出来?

她的小手握住我的阴茎。

主任说:你们男人都是这样占了便宜没够。

我说:阿姨,是你没战斗力,我还没射你就投降了。

主任说:阿姨的靶太小,我这样摸着舒服吗?

我说:舒服。

主任说:你和小莉性生活怎么样?

我说:阿姨,问这个问题,我要打你屁股。不过,告诉你,我们很般配。

主任说:她年轻,性旺盛。阿姨比不了。

主任撇开腿露出她小巧的阴户,阴毛上还沾着她自己的粘液。

我说:阿姨,你的屁股和她一样结实,可她这里还不如你更紧。

主任说:你妈还健身吗?

我说:不知道。就是我妈再健身也不如你,她外表没有你那种文雅高贵的气
质。

主任说:要是我们两个女人你选谁做妈妈更好?

我说:如果能选择,我就选你当我妈。

主任低头舔了一下我的阴茎。

主任说:如果我是你妈就不能和你性交了,这样污浊的事,我可没脸做。

我说:不,阿姨你要是我妈,操屄,更刺激。

主任说:一样的,都是女人。阿姨喜欢你,因为你对女人还是内外有别的,
不像我儿子,老在女人身上惹事。哎,阿姨撸了半天了,还不出来?来,跟阿姨
说说你妈的事。

我说:阿姨,你怎么提她?

主任说:你妈现在不一般了,以她现在的能力可以影响到很多人的升迁,比
如我。

我说:阿姨,你现在不错啊,在这块地方你不是可以呼风唤雨吗。

主任说:可阿姨也想去更好的地方啊。现在到处都在改革,什么政转企啊,
什么国退民进啊,名称多了说不清。阿姨不年轻了,再不抓住机会,以后就得两
手空空。

我说:阿姨,你叫我来是为说这些事吗?

主任说:对啊,你年轻更不能放弃机会啊。

我说:是,我得学阿姨,要快马加鞭。

我拍了一把主任的屁股。

主任说:快马加鞭,那要骑死(妈)马。阿姨跟你说吧,你马上就要做副主
任了,没有人比你提升的快,很快你就是主任,这个办公室就是你的了。

我说:风言风语,我都听说了,可是我不想让后台的女人撑着我。

主任说:你对自己的能力怀疑吗?

我说:不。

主任说:那就行了。不是什么后台撑着你。阿姨和你的关系可以说亲密无间,
但那是我要培养你,是一种关心。这些不是主要的,你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
谁能说出闲话?如果你怕别人说闲话那就什么也做不成了。谁人背后不说人,谁
人背后不被人说!

我没说话,我何必怕别人说闲话,只是我知道主任目的是为她自己。我抱着
主任,抚摸她的乳房。

主任说:这个办公室很快就是你的了,你不会在这里和别的女人胡搞吧?

我说:阿姨,你看我在单位里搞过女人吗?只要你来我就和你胡搞。

主任说:告诉你吧,本来我是要到更好的单位有更好的职位,只是你妈知道
了,她一干涉我没走成。当时我还生气,后来一想,是我没把你安排好。我和你
妈谈过了,安排好你我才能有更好的机会。

主任说完,蹲到我两腿间,拿着我的阴茎拍她的脸。

主任说:这是女人的脸。

我想,这个女人的脸就该用阴茎打。

我说:阿姨,你讲的这事,其实就是交易,我算什么?

主任说:是交易,赤裸裸的交易,两个女人的交易,你是受益人!

我把阴茎插进主任的嘴里,我没射精。

主任说:累死了,不玩了。

我说:行,阿姨你别累着,和你做爱我是没有够的。

她起身带好乳罩,穿上内裤,然后穿起衣服,我提好裤子,系好衣衫纽扣。

她把头发梳理利索,我收拾干净地上的卫生纸。

主任说:我们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在办公室搞了这么长时间。

我说:还是开房好,在办公室里你不能满足,我难过!

主任说:你也会说话了,有进步。可阿姨是女人,有时候就馋那一口,不分
场合!

(2)

我们走出办公室,看到文静在办公桌前。

主任说:这个女孩怎么样?

我说:是你给我的,不错。可我们不多,年轻女孩我不放心。

主任说:所以阿姨对你放心。

我们来到文静面前。

主任说:我要的材料好了吗?送办公室去我要用。

主任回头看着我。

主任说:你去吧,就按我们刚才研究的那样做,有什么问题告诉我!

主任回办公室了。

看看旁边无人。

文静说:在里面时间不短啊。让她怀上了吧?

我说:你胆子太大了,不准胡想。

文静说:哥,以后你要做主任,不能总看我坐在这里吧?

我说:要重表现。

文静说:哥,我只想做你的妹妹。你明天晚上有空吗?

我说:什么事?

文静说:请你吃饭。

我说:每次都是你请我吃饭,然后我买单,是吗?

文静说:那人家馋了想吃点好吃的,可又想存钱怎么办?再说,我还想为哥
哥服务。

我说:明天下班,我看看有没有空。你今晚去我家吧,你也去过的。

文静说:我妈来了,我要打个电话说一下。今晚睡你那里?

我说:是!行吗?

文静舌头伸出向上钩了一下。

文静说:所以,彻夜不归,要通知我妈,陪哥哥。

我赶紧离开给小莉回电话。小莉急了骂我一通。

我说:我一下午都在开会,现在才有空,你说吧什么事情把你急成这样?

妻说:我们地区教育局的一个副局长要去咱们那,这个人想见见你。

我说:见我干什么?那你说说这个人的情况,需要我做什么?

妻说:这个人是个女的,原先是下岗女工,通过自己努力当上了教育局副局
长,她这次去咱那是妇联邀请的,作为先进妇女去做做教育报告什么的。这些不
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把她招待好,不能让我没面子。

我说:这真是麻烦,一个女人我一点不了解,怎么招待?你们的关系怎样?

她有什么爱好?我都不知道不是给我添麻烦吗。

妻说:可她说想见见你,我无法回绝,就算见见她的面,你怕啊?真是的。

再说接待是妇联的事,你就是和她见见面,耽误不了你吧。行了,她有什么
爱好我不知道,她本身底子就差和我不是一个层次。我们的关系很好,她是我认
的姐姐,你也要管她叫姐姐啊,这里的人可讲究这个了。至于别的你见机行事吧,
反正我比她强,别让我没面子。

我说:行了,没大事吧?就是见个面别让你丢脸,是吧?

妻说:是!

我说:她什么时候来?怎么联系?

妻说:就这几天,她会给你电话的。

下班,我刚到楼下,正准备开楼门的门。文静就爬到了我肩上。

文静说:哥,我也到了,打的跟你后面来的。

有停车声,我回头,是我家对面的女人,她可能刚接两个上中学的儿子回来。

这是一个养尊处优的胖女人,身穿一件长T恤胸前凸显两只乳头,脚蹬拖鞋,
一条短裤遮不住屁股。我开门等他们过来,那女人看着我和文静。

女人说:你好福气。

我说:你也是。

按下电梯,门开了我和文静先进,站到里面。他们母子进来,按下20楼层
的号码。

文静用手指抠我的手心,我沿文静的目光看去。那个女人的一个儿子手伸进
摸他妈妈的短裤摸她的屁股。女人毫不躲闪儿子的手,她回头看我和文静。我们
相视一笑。

我和文静进家门,文静赶紧抱住我。

文静说:哥,我现在觉得妈妈,母亲这个词很刺激,就是儿子的女人。爱,
都爱不够。你叫我妈吧!

我说:你啊,就是个小女孩。

文静说:我是女人,像刚才的那个女人。

我说:那可是有钱的阔太太。

文静说:性爱是贫富均等的,而且贫困的人性爱更丰富。因为,他们无工作
时间的牵制,没有脸面和舆论的挂牵。性爱最自由!

我说:文静,你妈怎么样?

文静没有回答。我搂住文静,解开她的衣扣,抚摸她的乳房。文静体瘦,乳
房不大,腿部肉不结实,阴毛稀疏。她给我解衣扣,脱裤子手法熟练,她是有性
经历的女人而不是女孩。文静蹲在我身前手持我的阴茎,舌头伸出从下下面舔到
龟头。然后,她抬头微笑看我。

文静说:今晚,我就这样侍候你。哥,告诉你,我妈是个很好的女人。怎么,
你想弄她?

我说:你连自己的妈都敢出卖。

文静说:不是出卖,是快乐共享妈个屄!

我说:行了,先弄饭吃吧,我饿了。

饭后,我把光溜溜的文静扔到我的床上。

我说:我想玩的是女人。

文静说:哥,我就是女人,你的女人,我躺到你的床上了。

文静翘起双腿,我趴下吸吮她的阴户。这个阴户很可爱,像一个女人的小嘴。

文静说:哥哥,你让我感动!

文静拉我的腿,我夹住她的头。她舌尖深舔我肛门,我咬住她的阴蒂,文静
开始低吟。

文静说:操我吧,爸爸!

我翻身插入文静的阴道,这个女人盘住我的腰。她一阵吆……吆……吆……
嚎叫之后,我射精了。

文静说:你更像我爸爸。

文静紧紧抱住我。

文静说:以后,我要认你这个爸爸!

这时门铃响了,我们一惊:这个时候谁来啊?我和文静赶紧起床,穿衣服。

我去按下通话器。

是我妈的声音。

我妈说:我在楼下,开门!

我说:我妈来了。

我按下开门锁,看着文静。

文静很惊慌。

文静说:你妈,我知道,她很厉害,那我走吧。

我说:你怎么走?别慌。把文件打开,让她看见我们在工作。

电梯在往上升,我和文静从我们俩的提包中很快拿出一些纸张铺在桌子上。

文静说:可我是个女人,在你家里,你妈要骂我。

我说:女人?当妈的都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多弄几个女人,是我妈就不怕了。

我妈这个人要么几个月不见一面,要么说来从吧打招呼。你别怕,她高兴起
来能当着你的面和我做爱。她就是这样,有点像女匪首,不在乎流言蜚语。别怕,
我能治她。

文静说:爸爸,我还是怕!

我说:你去把屋里地上的纸一收拾,然后坐这里等我。我去接我妈。

我开门出去。

(3)

电梯上来,门打开,我妈走出来。穿戴不俗,浅灰裙,白衬衫,还系着领花。

我说:妈,好久不见。你今天这打扮一看就是有风韵的整洁女人。

我妈说:别胡扯,告诉我,是不是有女人在家?

我说:有,是女同事。

我妈嗯了一声,用手摸我的裤裆处。我对门的人家,门开着逢,传出女人的
叫床声。我妈仔细听了这个声音。

我妈说:看来都闲不着,有空就得享受性啊。今晚,妈妈要和你过过性生活,
叫那个女人走吧。

我没说话,打开家门。文静坐在桌前。

我说:这是我妈。这是文静,我们单位的秘书。

我妈看着文静,长发,面目清秀。文静眼神漂移不定,紧张。

我妈说:文静,这个名字我听你们主任说过,是你啊。你们主任夸你是个好
女孩。

我妈蹬掉鞋子。

文静说:阿姨,最近工作忙。

文静语无伦次,我急忙搭讪。

我说:妈,最近改革,工作太多,单位里又乱,我就叫她到家里来做,清净,
保密。再说文静是组织材料的高手,我需要她。

我妈看文静的眼神不犀利有点柔情。

我妈说:孩子,只要你好好做工作,有阿姨在,改革改不到你头上。你做你
的事,我要和他谈谈。

我妈开始脱衣,裙衫扔到地上,只剩狭窄的短裤和乳罩,这就不是刚才那个
穿着衣服的女人了。我妈扭着屁股进了卧室,好像文静这个女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文静对我挤眼挥手,告诉我:快去吧!

我妈坐在床沿露着阴毛。

我妈说:真一个人住了?

我说:是。她快结婚了,巴结她的人不少,见到人一介绍就是:这是我女婿。

女婿和丈母娘搅合在一起不太好听。所以,我回来自己住了。

我妈说:不是巴结她是巴结那个男人,那个厅长。他们什么时候办婚事?

我说:还没定,要等那个男的儿子和媳妇从美国回来他们再办。小莉也等他
们办婚事的时候回来。

我分开妈的屁股,把阴茎插入她的阴道。

我妈说:小子,真是胆子大了,还敢主动进攻。别急,妈妈要问你下午在你
凌阿姨那里怎样?

我说:阿姨挺好的。

我妈说:什么?

我说:她让我做副主任然后接她的班。

我妈把我按到椅子上,把乳头放进我嘴里。

我妈说:这就是妈妈的意思,她明白了。你啊,从小妈妈就这样喂你到现在
妈妈还要喂你,这是关心你。你的事情安排好了,我就要快点让她离开。

我说:妈,我们要改革了,我是不是等一下,看看情况?

我妈说:等?等什么?看什么情况?这么多年多少次改革,还看不清楚吗?

每次改革说白了就是利益的再分配,利益集团利用改革得到更多,跟不上趟
就等着喝西北风吧。

我说:妈,这个道理我懂,我是逗你玩。

我妈说:你这个孩子,真懂这些了,妈就可以放心给你断奶了。下午那个奶
喝得怎样?

我说:她不如你,奶很小。

我妈说:她啊,上学时就跟我斗,斗不过又把你要到她的那里工作,想用你
牵制我,她没想到是块烫手的山芋。孩子,到让你占了便宜,她身子保养的不错,
是很好玩的女人啊。玩女人没关系,但是,一定要把握住自己的利益,你要给我
记住了!

我说:妈,没有任何女人对我像我妈。

我妈说:出去吧,还有个女人在外面。妈要说的事情说完了,我要洗澡。

我出来看文静,我看出她是个经历广泛的女孩,面色已是很镇定了。

文静说:哥,我今晚走吗?

我说:不用。收拾这些东西吧。今晚我们一同过夜。

我和文静收拾好桌上的纸张。我妈出来了,在我们面前光着身子。文静脸色
羞红,低下头。

文静说:阿姨,我哥是最好的男人,他有父爱。

我妈没有理她,坐到我腿上。我含起我妈的乳头,手指抠进妈的阴道。不一
会,我妈开始喘粗气了。

我妈说:嗨……嗨……养儿子真好,性生活有保障……上床吧。哎,你也来!

我妈叫文静跟来,她躺倒床上分开两腿,看着文静。文静很识相,脱光衣服
趴到我妈腿间亲吻她是阴户。

我知道文静对我的口交功夫是出色的,对女人她也同样出色,一会儿功夫我
妈就被她舔得嗷嗷叫出声来。我妈拉起文静的长发,文静爬上我妈的身体,用她
的乳房摩擦我妈的乳房。这两个女人的阴户上下叠到了在一起。

我硬朗的很,先插我妈的阴户,然后插文静。文静翻过身了,面对着我。

文静说:哥,今晚让妈好好享受吧。

文静翻身到一旁,抚摸我妈的肉体,我和我妈性交,我射了两次,她很满足。

然后,我妈起身。

我妈说:妈要看你操她!

文静说:来吧,哥让妈看看你是怎么搞女人的。

我在我妈面前搞了文静这个女人。

我妈说:文静啊,你很善解人意吗。我没有女儿,但是,妈需要知大局,明
事理的人,否则就什么也做不成。

文静用手轻轻掐我的腿,我知道她明白了我妈的意思。我们不再说话,我搂
着这两个女人美美地睡了一觉。

第二天醒来我依然硬挺挺的树立着,我妈用手指捏着。

我妈说:我儿啊,你得要多少女人才能满足。

我说:妈,我不射出来一个白天都没精神。

我妈说:做你的女人真累,我下面可不能用了。

文静说:妈,我帮他解决吧。

我妈把文静推开,好像在说我才是他的女人。我妈手口并用,我射了,射了
我妈一脸。

我妈说:一大早让你涂了一脸精子,损失多少孩子。

我说:你又不能给我生孩子,不损失。

我妈说:给你生孩子辈分都乱了,是叫你爸还是叫你哥。

我妈出门以后,我叫文静打的上班,我送我妈上班。路上,我给了我妈一套
钥匙。

我说:妈,以后再来就不用按铃了。

我妈说:今晚我不会来的,你要注意,那个女人你需要她就开个房间,不要
再领到家里来了,听见了没有!

我说:行。

我妈说:唉,你爸这个人真是没用,这个家不是我操持哪有现在这样,钱不
是问题了,你也成才了。你爸这个人就是个老糊涂,说起他我就有气。这两天我
就跟他怄气了,你说都到了你们改革的挤咕眼上了,他是一点力都不为你出,就
你这么一个儿子,气的我一见他就烦。男人没个男人样,一身书生气。

我说:妈,你别说了。我爸讲的是原则,你讲的是交易,这本身就是两码事。

我妈说:原则,原则是什么?原则是交易的成败决定的,没有成功的交易原
则就是废纸。不管白猫黑猫什么是好猫?成败是结果,不看过程,说白了就是不
择手段。你要认清社会发展的大方向。就像咱们母子上床,有性交来往,符合原
则吗?不符合!但是我们得到了男女之间的最大的快感,这个结果就成功。

我妈还在讲她的理论,挺激动,领花歪了,我帮她扶正,随手摸了一下她的
乳房。

我说:妈,你在床的时候像个女人,一下床就变了。

我妈说:好,好我不说了,你是烦妈妈了。你也长大了,看来啊,我对你也
就是当个女人使。

我笑了。拉过我妈的手。

我说:妈,女人大了也麻烦,心情一会儿一个样。妈,你别生气,不管怎么
说,你都是我妈。

(4)

上班时,原来的主管王姐来找我。

王姐说:你快是大老板了,听说你搞了个方案要在这个部门增加男性工作人
员?

我说:是啊,你的信息很灵吗。

王姐说:这么多女人陪你工作不好吗?女人心细认真很少出差错。再说,这
么多女人陪你工作众星捧月多赏心悦目。

我说:我在方案里写的很清楚,女性有优势,但是缺少朝气和拼搏的劲头,
如果还是一成不变地继续以前的方式,不能发展。所以,我们毕竟是要改变的。

王姐,你是不是对我的方案有意见?

王姐说:是,也不是。说是呢,这些姐妹总得有安排吧,不能让她们沦落街
头。说不是呢,因为你的方案内容很有说服力。

我说:王姐,第一个问题我想到了,这是第一要解决的事,总不能改革革掉
别人的饭碗,我还有一个方案就是关于这方面的。第二个问题你没意见我们就不
谈了。

王姐说:你的方案是什么,可以透露点吗?

我说:好吧,本来做这个方案我是要去找你的,需要你。你有工作经验,有
领导能力,头脑灵活能做大事。

王姐说:主任,看你把我夸得,我就是个带着孩子的普通女人。

我说:王姐啊,你别这样叫我,我不是主任,我现在的职称还不如你高。你
可不是普通女人啊!

王姐俯下身,离我很近,嘴几乎贴到我耳边。

王姐说:主任的调令下来了,压在你妈那里呢。

我回头,从她的衣领看到她一对白白的乳房。

下班前,文静好几次问我,是不是可以请我吃饭?我同意了,叫她坐两站地
的公车到大华商场等我。

她上车。

我说:小妹,你请我上哪吃饭?

文静说:海景大酒店,怎么样?

我说:是你发财了?还是我要破费?

文静说:哥,是我馋了,但是今天决不让你破费。那个地方你熟悉。

海景大酒店,我当然熟悉。我曾经和主任在那里开过几次房,我记得都是在
九楼,风景很美,落地窗外是一片无人迹的大海。主任喜欢那里,她认为在落地
窗前做爱看着大海,能感到男人像大海,有大海的父爱,给她一浪一浪的高潮。

我也喜欢那里,看着大海的波涛,感觉自己胯下那个洁白的女人是大海漂浮
上来的珍宝,海潮一浪一浪都是女人的香艳。

文静说:哥,想什么呢?

我说:我在想为什么去那里啊?

文静说:我一个同学在那里做保安部经理,去那里吃饭有优惠。

保安部经理?是不是她的男朋友?我现在去见她的男朋友合适吗?如果给我
设个套可能毁我一生。文静的手伸到我的大腿拉开我裤子拉链伸进去。

她是我最年轻的女人,可年轻女人有我不喜欢的地方,一是太粘人胶皮糖嗲
声嗲气,二是太幼稚各方面经验不足,不老练,三是靠不住。可文静目前没有我
不喜欢的地方。

我说:文静,你的手很温柔。

文静说:妹妹的手一定温柔。

我说:要见你同学,我总得有所准备,我也得了解一下情况吧。

文静说:哥,你的心事我知道。告诉你,她是个女的。我没有男朋友,也不
想现在交男朋友。我要等哥哥认为我该有男朋友了,我再找不迟。

我说:女人做保安部经理?让人想不到。

文静说:哥,你是怕我害了你吧?我不是那种女人,我就向往一种兄妹的感
情。能为哥哥分忧,还帮哥哥找乐。

车到酒店,我们进入前厅,大堂经理迎上了。

经理说:文静,找牛经理?

文静说:是。

经理说:我给你叫她。

我说:看来你对这里很熟吗。

文静说:是,常来。

我说:怎么保安经理是个女的,想不到。

文静说:别小看她,空手道高手,擒拿格斗都在行,几个男人上不了身。而
且,她还是电脑高手,这个酒店的监控设施都是她改手设计的没有死角。我们上
学时她就喜欢搞这些东西,做这个工作是她最理想的。

我说:她姓牛,是不是长相和性格都很牛?

文静说:才不呢,窈窕淑女,柔若似水的女人。

牛经理来了,果然是个漂亮的女人。身材适中,穿着一件合体的蓝色制服,
系着白色领巾,胸部隆起,腰部笔直,腿修长。

文静给我们做了介绍,牛经理伸过手,我们握了一下手。

文静说:哥,你就叫她小牛吧,挺亲切。

小牛说:她经常提起你,我也想见见,今天见到了。我都准备好了,是先吃
饭还是我先带你们转转?

文静说:还是先吃饭。

我们从大堂电梯上二楼的餐饮部,还没有很多客人。在走廊里面有个小单间,
我们入座。

小牛说:这是利用率最高的单间了,是我们这些小喽啰招待客人的,那些老
总们看不上这里。所以,哎,我怎么称呼你最好?

文静说:跟我一样,叫哥哥好吧?多个哥哥不吃亏。

我说:我比你们都大,该叫哥哥。再说,我也喜欢有妹妹。

小牛说:好啊,哥。我知道你是见过世面的人,在这里请你,不会寒酸吧?

我说:其实我喜欢温馨,喜欢下班回家,很少在外面吃饭,除非有必要的应
酬,所以谈不上见世面,你在这样的地方工作应该比我见多识广。

小牛说:我们做保安的是幕后的人,上不得台面,露不得脸,见得不少,但
识得不广。

餐厅小姐把饭,菜,酒上齐。牛经理告诉她不用再来了。餐厅小姐离开的时
候,小牛冲她眨了一下眼睛,很顽皮的样子。这一下让我对小牛有了很好的印象,
一个可爱顽皮的女孩型象。

我说:小牛,刚才还没说完。

小牛说:说到哪了?

文静说:说到你是幕后人。

小牛说:哦!

小牛一歪头看了我和文静。

小牛说:你们现在去看看外面,什么老总啊,大款大腕啊,满员了,都是达
官贵人。我个小女子还就看不上他们,大腹便便装腔作势。那些陪同的倒是可怜,
但不让人同情。

我说:不愧是练武之人。

小牛说:练武的人也有毛病,气太盛。

文静说:吃饭吧,我饿了。

小牛打开一瓶白酒。

小牛说:哥,文静不能喝酒,我也喝不多,你多喝点?我陪你!

我说:哈,我的经验是只要女人主动喝酒,那一定是千杯的量,还是你多喝,
我陪你!

我不好酒,不馋酒,有必要时喝多少也没有醉过。小牛是好酒量,第二瓶白
酒见底她依然面不改色,像她说的:今天喝了不少,兴致越来越高。可是和女人
一起喝酒,可谈的话不多。九点了,我抬手腕看表。

文静说:你想回家了?

我说:是啊,时间不早了。

小牛说:哥,家里有女人?

我说:没有。是怕影响你们休息,明天一早要上班的。

小牛说:你家里没有女人,回去干嘛?这里有两个女人陪你,不好吗?怕吃
了你?

这时门被推开,一个餐厅小姐进来趴在小牛耳边说了几句,然后离开。

小牛说:我们的罗总陪普渡制药的宋总裁喝酒,怕应付不了叫我去陪酒。知
道吧?我的宿舍就在酒店里,啥事都是随叫随到二十四小时上班。那些臭男人真
让人烦。对不住啊!

我说:宋?宋天伦?普渡制药?

小牛说:你知道?

我说:我们也吃饱了,你先去吧。

小牛说:我先去,你们到我宿舍等我。一定!

普渡制药的宋,我当然知道,这个人很精明,有魄力有能力,在他当上药监
局长后辞职经商,现在他的企业已是全国闻名了。更何况,他的婚姻还是我爸妈
的牵的线。他夫人是我小姑,但我并不想见他。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