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十四)

」我陪笑道,终於听到她答话,心情顿
时放松下来。

「还可以吧…你昨晚去夜市了?」小茜看了一看问道,我对她忽然转换问题
有点手足无措,不过想起今次吵架就是因为自己的吞吞吐吐,也就决心没什么需
要隐瞒,直接了当回答道:「昨天和小羚去逛了一下,她来这边不久,很多地方
没去过. 」

小茜像有点酸溜溜,隔了几秒才嘟嘴道:「小羚?你们真的在交往吗?」

「你听我说,虽然她的确是这样说,但并不是你想的那种. 我们认识才两天,
要交往没可能那么快。」我尽力以朋友的身份解释:「而且虽然我不知道你生气
什么,但我很认真的说,你是我的好朋友,还要是最好那一个,无论我交了新朋
友也好,女朋友也好,朱茜和马明是认识最久的好朋友一事也不会改变。」

真心的话,叫小茜也没法生气,虽然她有时是蛮不讲理,但始终是个善良女
生。说话坦诚,她总不会野蛮到底,我的主动求和明显是起了作用,她软下来说:
「你又不用这样子,我知道是我没道理,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生气什么,反正那
时候就很想发飙的,要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

连小茜也认错了,我知道事情是完全解决,放下心头大石道:「没关系,女
孩子每个月总有几天心情不好,我猜是亲戚来了又忘记带那个吧。这真是很不方
便,记得有一次你拉到连裙子都是一片红,那个羞得想哭的样子很可怜,我是十
分理解的。」

不知道我是否说多了,小茜本来已和缓下来的脸色又变得又红又绿,一脚踩
过来后便不理我的独个向前走。

「小茜…小茜…」

「叫我朱同学!」

「嗯?等等我,小…朱同学…」我知道又闯祸了,连忙追上去,这时候一把
好听得有如银铃的声线响起,我和小茜一同停住了脚步。

「小明!」女孩踏着愉快脚步从不远处向我挥手,这时候是早上七点半,阳
光普照,洒在杨羚身上浓罩出一阵金黄,像极那电视片中经过特效加工、女神降
临的画面。

美…实在太美了…每一次看到杨羚,我都会发出同一声讚叹. 再望望走在前
面的穿上同款式灰蓝长裙平凡得像路人甲的小茜,同一套校服穿在不同人身上,
原来是有天渊之别.

杨羚踏着愉快脚步走到我俩面前,动作跳脱,青春可爱。寻常女子要学习仪
态,一等美女随便一个阔步已经是电影画面,可以用作印明信片。

「哼!」仇人见面,份外眼红,虽然两人没有深仇大恨,但昨天杨羚要求小
茜避席已经令她十分不满,现在再来一个天仙下凡把所有人比了下去,不悦亦很
正常。小茜定了几秒,便像不阻你俩缠绵的独个继续向前走,可却被杨羚叫住:
「朱同学!」

「嗯?」小茜莫名其妙的回过头来,杨羚友善的趋上前去:「昨天谢谢你,
给我和小明时间. 听说你和小明是代表班上的校庆统筹,最近忙得很,抱歉阻着
你们了。」

「也…也谈不上很忙,只是一些杂务…」前面提到小茜是那种别人态度好,
她也气不上来的女孩。听到对方主动示好,亦停下来跟她说话,杨羚微笑道:
「我知道你和小明是感情很好的泛泛之交,我初到贵境,在这里没几个朋友,如
果你不介意,希望也能跟你水乳交融。」

小茜听得一头雾水,我在她耳边说:「她中文不大好,听不懂很正常。」

小茜听了,立刻转为英语广播台:「Youmean…youwantto
makefriendswithme?」

「YoucanspeakEnglish?Oh!Excellent!
Youarereallyasmartgirl!」杨羚彷如他乡遇故知的兴
奋得跳起来,接着两人滔滔不绝地以外文沟通,我没几句听懂,像个傻瓜站在旁
边。一同接受了政府资助的多年教育,这就是用功和疏懒的分别.

「会英文很了不起吗?我也会啊,Iamaboy,youareagir
l…」两位女孩一见如故的聊过痛快,我十分无聊地跟在背后。谈得高兴,小茜
更回头跟我说:「阿明,我今天和小羚吃午饭,很多男生缠她,我和几个女同学
给她赶苍蝇!」

「喔,这不应该是我的…」我口成圆型,两女也没理我继续边行边笑。喂,
我这一天男朋友,不是就这样给小茜取替了吧?

结果明明约好,这天午饭她们真的把我抛下,几个和小茜感情要好的三八组
成娘子军团跟杨羚一起午饭。有高一年的学姐护航,那些没胆色狼也不敢走近,
只有坐在远处无可奈何。

当然最无奈的仍是我,那些狐群狗党更幸灾乐祸的过来取笑,说才半天已经
给抛弃,女神始终是没有瞎了眼。

「不是吧?美梦才一天便醒来了?还要是跟女的跑掉?」我莫名其妙,下课
铃声响起,小茜更连校庆的事也没理便拿起书包离去,完全没有把我放在眼内。

我没有办法,只有像做了一场梦的接受现实,与天使一天的交往,已经是上
帝给我今生最大的奇蹟了吧?

垂头丧气地拿起书包,没精打彩地独个回家,到了平日和小茜分别的街角,
突然伴着一声清脆的「喂!」轻拍我肩,是杨羚!

「你怎么…?」没准备下看到女孩,我是又惊又喜。

「在等你唷,小茜说我们在学校太亲密的话你会变成男生们的公敌,还是稍
为一点保持距离好。」杨羚伸着舌道。

「原来如此,我以为你跟小茜跑了!」我有种失而复得的喜悦,禁不住握起
女孩的手,杨羚笑说:「你说什么,我和小茜都是女孩子,怎么会跟她跑了?我
们又不是百年好合。」

我愕了一下,以为女孩又乱用成语,想清楚,居然没错,不由得讚叹道:
「百年好合…是百合?哗,怎么你连这样深的字都会了?」

杨羚骄傲的挺着胸脯说:「别以为我什么不懂,其实我懂很多的!」

「哈哈,我当然知道小羚是又漂亮又聪明!」两人欢欢喜喜笑了一会,便终
於可以好好地单独聊聊。我们到了学校附近一个小公园,坐在长木椅上听着杨羚
今天跟小茜的相处:「她人真的很好,不但告诉我很多学校里的事,还主动给我
介绍她的同学,我想我们可以成为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那小茜对别人一向是很热心。」我同意点头.

「还有,她也有提到你。」杨羚故作神秘,我心一寒,虽然知道小茜性格是
不会打毒针,但女孩间的密话仍是叫人流汗,杨羚没吊我胃口,掩嘴笑说:「她
说你这人很好,不会讨女孩子便宜,着我可以放心交往。」

「小茜真的这样说?」我受到厚待反而有点不习惯,杨羚反问我:「不是真
的吗?难道你经常讨女孩子便宜?」

「没、没有啊!」我有点心虚,但还是本能的呛着。

「开玩笑啦,我当然知道小明没有,是樑上君子。」杨羚嘉许道,接着又说:
「不过我得出,小茜她对小明你是蛮有好感。幸好她现在跟你哥哥交往,不然我
应该没有机会了。」

「哪里,别把我说到很吃香似的,其实只是一无是处的穷学生。」我对杨羚
的话感到面红,同时提起哥哥,也想起昨晚他们初见时那个光境。

『呀…你、你好,我是杨羚,你可以叫我小羚。』

即使天使如她,大概也被哥哥的俊俏吸引了吧?那一瞬间的不知所措,是女
孩遇上心仪对像的本能反应。

我自知道任何一方面也不及兄长,但又不想妄自猜测,鼓起勇气求证问道:
「说起来,你觉得我哥哥怎样了?」

没想到不说尤可,听到此话,杨羚顿时皱起眉头:「虽然他是你哥哥,这样
说很没礼貌,但感觉真是颇差啦。」

「颇差?」我对此话大感意外,杨羚哼着嘴说:「就是,才第一次见面,怎
么说那些沉沦落难的话,害我都不知怎样回应。」

我傻了眼,原来她是听不明白的吗?我无言问道:「你昨天呆住,就是因为
不知怎样回应?」

杨羚犹有余愠的点头:「是唷,我是很生气了,想说你才是倾家荡产,但又
好像很没礼仪,才嚥了下去。」

「哈哈,不懂中文原来还是有好处。」我自言自语的傻笑,杨羚继续说:
「其实我早对他没好感,堂姐说他是大色狼,我是最讨厌这种没齿之徒了。」

「但…你不觉得他很英俊,鼻子很挺,个子很高大吗?」

杨羚不以为意道:「很英俊吗?在苏格兰个子比他高、鼻子比他挺的男生多
的是。而且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内涵,不是外表,即使样子多好看,但内心丑陋,
还只是衣衫褴褛罢了。」

由杨羚这种样貌完美的人口中说出外表不重要,也许是没什么说服力,但从
女孩真挚的态度,我确信她是发自内心。美女性格大多有缺陷,怎么这一个女孩
竟然外和内都那么美丽。

「不过他是你的哥哥,现在又跟小茜交往,我也没什么话说,希望他有这么
好的女友,可以洗手抹面吧。」

「嗯,我也希望如此…」

作为牛华的弟弟,作为朱茜的朋友,我是多么想哥哥可以痛改前非,好好善
待女友。

可是接着一天哥哥说的话令我明白,一个色狼始终不是那么容易收心养性。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