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操逼

这是不久前发生的事。
那一天早上我准备去上班,站在前门送我,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睡袍,那睡
袍短得只能盖住她的屁股,而且睡袍只用一根带子系着,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她的
乳沟。

我和她告别之後,开着车上路,在路口有三个工人在在修着水管,在通过他
们身边时,我听到其中一个人对他的同事说道∶「我敢打赌,那个骚货一定很欠
干。」说完之後,他们三人哈哈大笑。

那天下午,我回家得比较早,当我走到屋子後面时,我听到房子里传来说话
声和大声地呻吟声,窗户的窗帘都放了下来,不过我还是可以透过窗帘间的细缝
看到房子里的情况,这总比进房子打断这场表演好得多。

小兰一丝不挂地趴在椅子上,一个修水管的工人在她身後猛烈地干她,另外
的两个人在一边旁观,还大声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那个干小兰的工人说小兰的穴干起来很舒服,是一个极品穴,而且他们早就
知道小兰是个淫贱的女人,只要看她每天早上的打扮,就知道她很欠干。

他们一边奸淫小兰,一边说着这种下流的话,而小兰则是随着那根大鸡巴抽
送的速度而不住地呻吟。一个男人还说,要不是他先在这个骚穴里射过精,这麽
大的鸡巴还不能干得这麽顺利。

当那男人快要射精时,他告诉小兰,如果小兰还想要好好被大干一场的话,
那就去附近一个工业区的废弃仓库找他们。

小兰喘息地说道,她不确定会不会去,不过那个男人却越干越用力,每一次
都干到了底。

「去不去?臭婊子!」那男人叫道。

「去┅┅啊┅┅啊┅┅我去┅┅」小兰哭叫道。

小兰话一说完,那个工人就射精在她的小穴里了,那个男人抽出他的鸡巴,
要小兰把他的老二舔乾净,小兰张开嘴,含住那根大肉棒,将上面的精液吃了个
乾净。

他们走後,我走进房间,告诉小兰我很喜欢她刚才的表现,而且我希望今天
晚上还能看到她的演出。

那天晚上,我们两人一起去那个仓库,小兰和我分开,她一个人开车进那个
工业区,我则绕道,偷偷地摸进那个仓库,我看到仓库外停了好几辆车,所以我
躲在一个旧货柜後面,离他们不远,但是他们却看不到我。

不久,我看到小兰的车开了过来,她下了车走向那些人,三个工人和另外一
个人下了车,另外一辆车下来了五个人,我听到小兰问那些男人是谁,不过那个
之前我亲眼看他干小兰的男人什麽也没说,他一把抱住小兰开始吻她,还把舌头
伸进她的嘴里,另一只手则伸进小兰的衣服里。

「兄弟们,」那个男人停止亲吻,对他的朋友说道∶「这个女人没有穿内衣
裤,而且她的 已经湿了,她很想被我们干呢!」

接着他让小兰背对着他,让小兰的臀部顶着他的下体,他将手指插进小兰的
阴户,一边抽送,一边要小兰解开衣服的扣子,小兰顺从地解开了扣子,她的乳
房随着阴户里手指的抽送在不住地摇晃,那男人另一只手扯下了小兰的衣服,卷
成一团,扔在仓库肮脏的地上。

现在的小兰除了脚上的高跟鞋之外,已经是一丝不挂的了,她的屁股顶着一
个男人的下体,阴户里还插着手指。

看着我的老婆赤裸裸地站在这麽废弃的肮脏仓库,没有门,破损的窗户,屋
顶也是破的,一群男人看着她被指奸到高潮,我的老二硬得要命。

小兰的高潮过去之後,那工人要她到一辆车前,躺在引擎盖上把腿张开,我
看着她往那辆车走去,她诱人的屁股轻轻地摇晃,而她的乳房则随着走动上下晃
动着。她躺在引擎盖上,张开双腿,让每个人都看到她湿透了的小穴,那个工人
看了她一会儿,说∶「她真是个贱货。」然後走过去,要小兰自己拨开阴唇,他
伏在她的双腿之间,舔她的阴户。

过了一会儿,小兰求那个男人干她,她要那个工人把她当妓女一样对待她,
他们想怎麽去玩她都可以,他们可以干她的所有肉洞、尿在她身上,也可以羞辱
她。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他告诉小兰,她的所有愿望今晚都会满足,接着他掏出
他那看起来起码有三十公分长的老二,狠狠地插进小兰的阴户里,又急又猛地干
她,他的睾丸不断地撞在小兰的屁股上;另一个男人抓住小兰的头发,将他的鸡
巴插进小兰的口中,小兰才含住他的阴茎,他就开始用力往小兰的喉咙里顶,把
龟头插进了小兰的喉咙里。

两个男人几乎是同时射精的,精液由小兰的嘴角流出,顺着她的下巴一直流
到她的乳房上。

另外两个男人马上补上空缺,另一个男人则拿了一瓶啤酒,倒在小兰的乳房
上,然後伏在她的胸前将啤酒舔乾净,还不时吸吮着她的乳头。

在六个人轮奸过她之後,一个男人很野蛮地将小兰翻过身去,让她趴在引擎
盖上,狠狠地打了她一下屁股,然後他告诉小兰,他要干她的屁眼。他先将他的
手指插入小兰的阴户中,从里面挖了一些精液出来,然後再涂在小兰的屁眼上,
接下来,他把他的龟头抵在小兰的屁眼上,插了进去,小兰大声尖叫,那个男人
毫不理睬,把他的老二一直插到底。

就在这个时候,两个约十七岁的女孩听到小兰的叫声而走进仓库,她们问那
些工人,她们是不是能在旁边看这条母狗被轮奸?那些工人大笑着答应了。

屁眼的连番猛击使得小兰不住哀叫,一个人找了一块木板,用这片木板打小
兰的屁股,小兰的惨叫声和木板击中屁股的清脆声音响彻了整个仓库,在她被干
屁眼的时候,那两个女孩还有一旁拍手叫好。後来,这些工人还紧紧抓住小兰,
那两个女孩拿着空的啤酒瓶,一个干她的阴户,另一个干她的屁眼,弄得工人们
哈哈大笑。

最後,小兰脸朝下趴在肮脏的地上,她的屁眼已经不知道被干过多少次了,
她的脸、乳房和阴户上都是灰尘,全身脏得要命,身上还有精液乾了的痕迹,她
的背上、乳房和小腹还有男人的鞋印。接着他们又让小兰翻过身来躺在地上,让
他们全尿在她身上,黄色的液体洒向小兰的乳房和小腹,小兰拨开自己的阴唇,
让他们往她的阴户尿,有两个人跪在小兰身边,尿在她的脸和头发上,他们还要
她张开嘴,尝尝他们尿液的味道。

尿水混合着精液、灰尘和地上的泥土,弄得小兰全身都是,小兰还不住地抚
摸自己的乳房和满是泥土的小穴,自慰到高潮┅┅

这一切一共花了四个小时,他们才决定放了小兰,两个女孩说她们从来没看
过这麽贱的女人,今天是大开眼界了,她们说完就离开了。

那个工人对小兰说,他们还会来找她的,然後笑着拿走她的衣服,让小兰赤
裸裸地躺在地上,身上只有混合着精液、尿水的污泥。

我走到小兰身边,告诉她,刚才她被轮奸的画面很精彩。她虚弱地说,她玩
得也很开心。不过我告诉她,她现在没了衣服,身上这麽脏,不能上车。

她听了之後,从地上捡了一个破布袋,将身体略爲擦拭,我带着她从小巷子
走路回家,当然,暗巷里我们碰上了一些人,他们看到赤身露体的小兰也吓了一
跳,我让他们每个人都干了小兰一次,来封住他们的嘴。

一周之後,那些男人又再回来找小兰,在他们带小兰去轮奸的时候,我走上
前,要求他们让我加入奸淫小兰的行列。

他们回道∶「没问题,我知道这条母狗再多男人也不够!」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