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女儿消气的方法

站在门口的桃娅的脸通红,表明她就即将发脾气。

她的父亲乔利才刚回到家就看到了女儿生气的情景。

他望了她的母亲四月一眼希望她能做什么消女儿的气。

可是四月只向女儿的方向移动了眼神跟他表明要他处理女儿生的气。

乔利摆了个苦脸转向女儿说道:「桃娅甜蜜,不要生气好不好?」

他其实也不知道她这次在气什么。

桃娅瞪着他厉声喝道:「不要生气你迟到了半个小时还要我不生气。」乔利
这时才知道又是自己令女儿生气。但是他却觉得女儿会为自己迟到回家而生气感
觉她实在太大惊小怪了。他知道女儿今晚特别亲自下厨做菜,半个多小时之前应
该就都准备好了。可是他这么晚才回来,她准备好的晚餐全部都应该已经冷了。

「把它放进微波炉就可以了。」

桃娅这次大声叫道「微波炉用微波炉用热就变硬了」然后她开始骂人。

乔利知道已经过了可以不让她生气的地步。

可是他还是不希望利用秘密武器让她消气。

女儿继续骂下去,而老婆也再次给他眼色表明他该处理女儿生气的事。

所以他把大门关上,把自己的工作包放下,走到女儿身前往她的阴部伸出一
只手。

他的整个手掌罩住了她穿着短裤的阴部。

桃娅被他这么一触摸,她的叫声立刻降下。

但是她还是继续骂人,所以乔利逼不得已开始移动罩住她阴部的手指把她的
阴唇的地方揉搓着。

她骂人的声音变了更小声,可是她还是对他非常的不满而继续骂他是多么不
负责任的父亲。

他只能想他这么对她才是他当她父亲对她做最不负责任的事。

他再次望了四月一眼看她觉得这样子可不可以了。

她只对他摇头。

他知道她的意思。

既然他已经利用了秘密武器来给她消气,他应该彻底地把她生的气完全消除。

所以他移动了手指的位子,触摸了女儿的小穴,而且开始用着手掌在她的阴
蒂部位轻轻地转了几圈。

桃娅被他这么抚摸了一下后才不再骂他。

她只转头看着客厅的墙壁,显然很害羞的样子。

看到女儿消气了,乔利才放了手。

他再次看了四月一眼,看到她勉强的微笑。

桃娅转身走向了餐厅说道:「可以吃晚餐了。」

乔利和四月跟着她进入餐厅。他才坐下在次餐桌前时女儿却对他叫道:「爸
爸。」

被女儿这么一叫,他吓了一跳以为她还没有气消。

但是她却平和地说道:「你没有洗手。」

乔利说了一声「是」立刻站起来去厨房洗手。

他在洗碗槽前想着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自从桃娅出生后她就一直是个很爱哭很爱闹的女孩。

当她还是个婴儿时他和四月发现如果他把她的阴部用手罩住,她就会停止哭
泣。

唯一令他们夫妻不安心的是只有他对她这么做才有效。

更加令他们头痛的是可是可能是他夫妻两人一直都很宠她,所以她时常会闹,
时常会生气。

而他们发现只有利用一样的方法她才会停止吵闹。

桃娅其实在外面很少生气。

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和他们在一起时就是吵不完会。

所以他和四月尽量不要让她生气,而且已经说好要她上大学时住在宿舍。

他觉得他们做的很好了。

她上次生气是半个月前,而这几个月她生气的次数也降低了不少。

他们只需要再熬一年半就可以不要再犯不伦之罪了。

他还在想着这件事时女儿叫道「爸爸,你洗个手干嘛怎么久难道你觉得我很
肮脏吗」

他听到了女儿这么叫立刻回到餐桌之前。

他们一家三口开始用餐时他想着女儿当然对整件事的严重非常了解。

可是她却一直没有因为她了解他跟她之间不应该有这种触碰而控制自己的情
绪。

他想着他是不是应该跟她谈谈这件事。

四月一直觉得这种事说出来会太过于尴尬,可是虽然他们已经这么样解决女
儿生气的事十多年了,他知道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乔利觉得桃娅没有生气的时候,她就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儿。

他看到女儿跟老婆快乐吃晚餐的样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他想说的事。

帮女儿消气的方法(02)

乔利和四月要就寝前他终于忍不住说道:「我们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四月问道:「不能继续下去什么?」

乔利猜想她是否跟以往一样为了不要谈关于女儿的事而装傻。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四月沉默了一下子才说道:「那你有什么办法不让一样的事情继续下去?」

「我还是有两个不让事情继续下去的建议。第一,每次她开始闹时,你不能
指望我用这个方法解决!」

四月对这个建议苦笑。

乔利知道老婆最怕女儿吵闹,她会做任何事来给女儿消气。

「第二,我们需要跟她谈这件事!」

四月听到这个基本的建议,她的脸发白。

乔利已经跟她提起这两个个建议过千次了,第一个建议她都会答应,可是女
儿可是闹时,她立刻就给他眼神要他处理。

第二个建议,她一直都没有答应,所以他也没有期望她这次会答应。

可是他怎么想也只有这两个建议。

「好吧。」

乔利以为她跟以往一样答应要忍耐不指望他触摸女儿的阴部来给女儿消气。

但她却说:「如果要跟女儿谈话,我们应该立刻找她谈。」

经过了这么多年,四月终于答应要跟女儿谈这件事,所以乔利惊讶地问道:
「现在?」

「难道你要等到她再次生气才跟她谈吗?」

乔利虽然一直问老婆一样的问题,可是当她终于答应了,他一时也不知道该
做什么也不知道该对女儿说什么。

「好……我们立刻去找她……」夫妻两人一起走到女儿卧房前。

四月敲了一下门问道:「桃娅甜蜜,你睡了吗?」乔利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得
厉害。

他想不到跟女儿谈关于触摸她阴部比触摸她的阴部还要令他紧张。

桃娅没有回答,可是过了几秒后打开了房门。

她穿着睡衣满脸疑惑地问道:「怎么了?你们找我有事吗?」

乔利看了四月一眼,就知道她虽然答应要跟女儿谈这件事,可是要说出口的
人只有自己。

所以他说道:「甜蜜,你……」在脑里想像说得出来的话,在面对女儿时他
根本就说不出口。

「我怎么了?」乔利有想放弃的想法,可是他知道这种事不能再拖了。

「你……需要控制你的情绪!」显然桃娅懂他的意思。

她满脸通红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想控制自己啊……可是……我就是不知道
为什么我在你身旁……就会……」

乔利插嘴说道:「可能是我们太宠你了……」

桃娅害羞地微笑一下说道:「其实你不够宠我……」乔利不懂为什么女儿会
这么说。

「不够宠你?!」

「对啊……」桃娅的声音变得很小声。

「为什么只有我生气时你才……」乔利突然感觉到事情不对。

他退了几步说道:「你一定累了。这件事我们明天再说……」

桃娅却往前走了几步大声地说道:「为什么只有我生气时你才会摸我……?」

听到她这么说,乔利皱紧了眉头,而四月也有个惊讶的表情。

乔利现在才知道其实不跟女儿谈触摸她的阴部的事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是他想既然事情都说开了,他回答道:「因为……除了要你消气以外,我
没有原因触摸你那里!」

桃娅嘟着嘴问道:「你真的没有其他原因摸我吗?」

乔利立刻反应道:「我怎么有可能会有其他原因要摸你那里?!我跟你母亲
今晚就是要跟你谈要停止继续这样让你消气的方法!」

桃娅突然骂道:「好!以后你就不要在触摸我的阴部了!」然后砰的一声,
她把门关上。

然后乔利和四月在门外听到了她在卧房里到处丢摔东西。

他往了四月一眼看她有什么反应,可是她的表情跟以往女儿生气时一样,令
他觉得他还是需要利用一样的方法让女儿消气。

他之前没听到女儿锁门,所以他打开了门看到卧房里到处都是东西。

他也看到桃娅正在丢一本书。

他试着劝她:「甜蜜,不要生气吗!」桃娅没听他的话,反而把书往他丢可
是没有砸到他。

她大叫道:「我就是要生气!」

「甜蜜……」她继续叫道:「可是我生气时被父亲安慰不行吗?!而且为什
么需要我生气你才会安慰我?!就是因为在你身旁这么近,却都无法得到你的触
摸我才会时常生气的!」

乔利不敢相信女儿会时常生气原来是气他不触摸她!

「因为我触摸你是不可以的行为啊!」

「我当然知道当个女孩子不能让自己的父亲触摸我的阴部!我已经很努力不
时常生气就是因为我知道这是不对的事!可是我从小到现在一直都喜欢被你触摸
也不是我的错啊?!小时候触摸我的阴部可以让我消气,现在我……」乔利可以
猜得到她的意思。

可是他什么都没说。

可是四月却问道:「现在你什么?!」

这时桃娅才悄悄地说道:「我……我……之前我们吃完晚餐后……我手淫到
我高潮了三次后才满足我被爸爸触摸引起的强烈欲望……」

乔利突然记得女儿这两三年时常生气后就离开现场一段时间。

他一直以为她是羞惭被父亲触摸,原来她是去手淫。

但是让他更不可思议的是女儿会被自己的触摸有欲望。

他之前就感觉有这个可能,可是事实是这样实在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帮女儿消气的方法(03)

事情发生了两天后,情况还是没有好转。

桃娅因为羞愧被父母发现了她的性欲所以一直躲避着他们。

四月也对女儿生气因为她觉得她想要抢她的老公。

而乔利也烦恼以后要怎么跟女儿相处,因为他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他不想
失去她。

他觉得他和四月都太天真了。

他们一直以为触摸女儿的阴部只是为了消她的气而已。

他后悔没有在女儿开始发育时就跟她谈这件事。

现在她会被他触摸后手淫都是因为他一直害怕说出来会尴尬!乔利下班回到
家时发现四月还没有回来。

他知道女儿应该回来了所以虽然他害怕会再发生什么事,可是他叫道:「桃
娅甜蜜!?我回来了!」他没有听到任何反应所以他放下自己的东西,走去她的
卧房看看。

他看到她的卧房门开着所以他往里面看,发现她不在里面。

他到处寻找她,可是找不到她。

他决定她应该不在家。

他知道女儿是个好女孩,所以她平常都会在他跟四月回家以前回到家。

所以他很肯定桃娅是故意晚回家的。

他是有点担心,他想打电话给她,可是他觉得他还是给她一点空间好。

半个多小时后四月也下班回到家。

她得知女儿还没有回家比乔利更着急。

毕竟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如果晚回家,桃娅都一定会通知他们让他们知道她的所在,她跟谁在一起,
什么时后会回来。

四月不听乔利的话而打了电话给桃娅,可是到了几次她都没有接电话。

她想要报警,可是乔利劝她不要这么做因为二十四小时内警察是不会算她失
踪了。

「都是你!」四月厉声说道。

「要不是你想跟女儿谈这件事,她还是乖乖地在家当个好女儿!」「我这样
做有错吗?」乔利回答道。

「我只希望不再对已经长大的女儿做不应该做的事也有错吗?是你这两天一
直生气她要跟你抢老公她才会不敢回家的!」夫妻继续吵了一会后大门突然被打
开,而桃娅走进屋子。

她穿着一件花裙,可是她满脸忧伤而且好像哭过的样子。

父亲两人立刻包围了女儿,一口气问她十几个问题。

她什么都没说,可是眼泪却开始留下来。

被女儿的样子吓到,四月立刻使了眼神给乔利表示要他触摸女儿把她的情绪
稳定。

可是他却不想这么做。

他只再问了他跟四月已经问过的问题:「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本来想……因为前晚发生的事,我想交个男朋友……希望我
可以当个正常的女孩子……」桃娅说道。

「今天我们去约会……看电影……可是看到一半,他却开始触摸我的大腿…
…然后……他慢慢地把手往上移动直到他把手伸入……伸入我的裙子里……触摸
到我的阴部!」

乔利不知道是否就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还是因为唯一触摸过她的人是他,
他听到她的阴部被触摸他感觉到一点心痛。

四月却有个正常的反应,「那你有没有立刻给他一个巴掌?!」

「没有,」桃娅擦了眼泪说道。

「我一开始因为做了决定我要当个正常女孩子,我让他得逞……让他触摸了
几秒……」她说到这里望了乔利一眼。

「可是我……不喜欢被他触摸,所以就直接站起来,离开了电影院!」

「好女儿,」四月说道。

「这种第一次约会就做这种事的男孩不要最好!」

「可是我……」桃娅说道。

「我……就是因为想不再需要爹地触摸我才去约会的……可是第一次被触摸
我就……」

乔利虽然觉得尴尬,可是他说道:「要做这种事也要等到约会几次,让你们
互相多认识一些,让你对他有安全感才做吧?」

四月瞪了我一眼说道:「现在说这种话有用吗?」

突然桃娅哭得厉害而且说道:「我不喜欢被别人触摸……」

四月抱住女儿想要安慰她可是桃娅却哭得更大声。

她再次使了眼色给乔利要他也安慰女儿。

可是他却不知道他该做什么。

这一切会发生就是因为桃娅知道被自己父亲触摸是个不该继续发生的事。

而且四月之前也生气女儿在勾引他。

现在他却需要做他不该做的事来安慰桃娅?所以他抱住四月和桃娅希望他只
需要这么做女儿的情绪就会稳定。

即使他抱住母女两人,桃娅还是哭得死去活来。

过了几秒钟后,四月捏了他一把,很明显她要他用最有效的方法安慰女儿。
他觉得很讽刺他会被一个以为女儿在勾引他的老婆逼着使用触摸女儿阴部的方法
来安慰她被其他男孩子触摸了阴部而引起的难过。

他迟迟不利用他知道有用的方法安慰桃娅,所以她一直都没有停止哭泣。

只有他被四月在捏了几次后他才决定他还是需要利用他在秘密武器。

他叹了一口气后才从女儿背后的裙子下伸手。

他很少从后面触摸她,所以他不小心摸到她的屁股。

可是被摸到,桃娅有一点反应,而且把腿张开一点让他有机会触摸她的阴部。

但是还没摸到阴部,她还是继续哭泣。

他想要不摸到她屁股,因为他不想对女儿有更多的接触。

可是他一直无法找到可以这么做的角度,所以他犹豫了几秒的时间。

他还是不知道怎么做时,他的手被桃娅的手牵着,然后被她堆往女儿的屁股
中。

乔利虽然感觉到女儿的屁股,可是他也感觉到她的小穴。

虽然他触摸过她几百次了,可是他只记得几次只透过三角裤触摸她,特别是
她已经发育成熟了后。

女儿没有放开他的手,而一直牵着他的手,好像是害怕他会停止。

他触摸了她几秒后就可以感觉到她的小穴的部份渐渐变湿。

他一直都知道她会变湿,可是透过两层的裤子,比较难感觉到湿意。

他突然感觉到生气女儿被一个男孩这样触摸。

可是他也发觉女儿虽然还在哭,她的情绪有比较稳定了,所以他想把手拿走。

可是桃娅却坚持不放手,继续压住他的手,表示她要他继续触摸她。

桃娅哭泣小声点时四月才放开了女儿。

她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她的丈夫有一只手伸上女儿的裙子里。

她叹了一口气,对她们苦笑,才转身离开客厅。

乔利觉得老婆虽然会吃醋,可是女儿要是出了事情,她还是会第一个想办法
解决问题的。

即使是要自己的老公对自己的女儿做不应该做的事。

可是他还是需要当解决事情的人。

他继续用着手指转圈触摸她的小穴,而且感觉到女儿的三角裤已经湿透了。

她已经停止哭泣了,可是她一直都不放手。

他不知道他该继续下去多久。

再过不久,桃娅突然说道:「爹地,能不能用……两只手?」「这……」乔
利从来没有用过两只手触摸她。

他不知道用两只手有什么用。

他只知道他已经不是在安慰她了。

她抓住他的另一只手,把他移到她身前从裙子下往上推。

乔利感觉到她的阴部上方,应该是她的阴蒂上面一点。

她又说道:「直接摸我……摸我的阴蒂……」

「不行啊!」乔利说道而且想把两只手都拉开。

可是她却不放开他的手。

「爹地,你要我继续伤心被别的男孩触摸吗?」乔利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
问题。

他只知道他该说什么:「我不要你伤心。

「「那么……让我高潮吧……」她说道然后放开了他的手。

他本来以为她说这种话会惊讶他,可是自从两天前发生的事后和之前的触摸,
他却觉得会发生这种事其实是自然的发展。

他知道如果他继续抵抗让他们之间不妥当的关系更进一层,她会有更多比之
前更难解决的情况发生。

所以他继续以在她身后的手抚摸她的小穴,而摆在她身前的手,他把它钻进
了她的三角裤感觉到她的细软的阴毛。

这是她长大后他第一次直接触摸她的阴部。

父女两人都被他这么做身体僵硬。

只有过了几秒后他才再次开始用手指转圈透过三角裤抚摸她的小穴。

但是他再等了一会儿才把已经伸进三角裤的手更深入进去,直到他触摸到她
的阴蒂。

桃娅轻轻「啊」了一声。

听到她这么呻吟,乔利感觉他的灵魂被她锁住,任何想要停止跟女儿在不该
做的事立刻被抛出脑海。

他立刻开始轻轻地抚摸她的阴蒂也继续抚摸她的小穴。

桃娅被他这么抚摸也继续呻吟出声,而且也抬起手往后摸他的头,要他的头
更靠近她。

乔利的头靠在她的肩膀上而且非常接近她的脸,所以他不自禁地吻了她的脸
霞。

她没有副反应反而转过头来跟他接吻。

被这样刺激,乔利竟然把她的三角裤拉开到一边,然后直接触摸她的小穴。

他这么做可以感觉到她已经湿答答的小穴也听得到他的手指按进小穴的水声。

桃娅没有反抗,她反而呻吟的更大声。

他一直抚摸她的阴蒂和小穴直到她开始厉害地伸缩呼吸。

这时他更加快速度抚摸她的阴蒂直道她憋住呼吸,然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的高潮。

乔利本来很高兴给了女儿高潮,但是他没有想到桃娅竟然会脱逃他的两只手,
跑开去她的卧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