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班级宠物】(15-16)

G_ 89。jpg阿猴:好色喔你
这么喜欢被干喔ξ公主↘涵↗㊣妹:0101。jpgξ公主↘涵↗㊣妹:喜欢
^^喜欢口/ ……/ 阿里:班上好多人都干过了阿钱:真的假的鹰久:………

阿猴:你们也太爽了这么正的妹子…居然…

元宝:小诗原来我们喂不饱你阿里:这么飢渴喔ξ公主↘涵↗㊣妹:ima
ges。png阿里:???

ξ公主↘涵↗㊣妹:好痒捏来帮我抓痒啦阿猴:崩溃女神居然我也帮你抓痒
吧ξ公主↘涵↗㊣妹:images。jpgξ公主↘涵↗㊣妹:一起来一起来
ξ公主↘涵↗㊣妹:不要跟别班的说喔ξ公主↘涵↗㊣妹:我是化一甲专用小母
狗\阿冯:等一下下课嘿嘿嘿ξ公主↘涵↗㊣妹:images(1)。jp


就这样,在数学课上,我轻松的把这个祕密公布出去。

每个人(除了有病四人组以外),都在拼命的滑手机,还有人不时回头看小
诗。

而小诗正在偷滑Ipad,刚刚好一个天衣无缝啊!蠢妞!

正当我得意之际,有个人的发言让我吓傻了。

猩猩原:这是甚么?

猩猩原:黄诗涵?你在干什么?

挖哩勒糙B的鸡掰雄,是谁把老师加进对话群组的啦!

猩猩原土系神奇宝贝稀有度:☆☆☆本名:王兴原特徵:脸长的很像猩猩,
又高又壮,时常穿着自己体院时的运动外套。

个性:大嗓门,只要考试有过怎么打球都没关系,不容许有人迟到。

出没地点:礼堂附近。

绝招:先去给我跑十圈!!

现在位置:代理化一甲导师职务。

我的天我的天!难怪干过小诗的人一脸铁青,没啥人参与对话。

等等,干!我婊到我自己了!

数学老师依旧上课,我偷偷的把手机还给小诗。

「你看一下,接下来要怎么办……」我绝望地说道。

「?」

小诗歪着她美丽的头颅,给了我一个疑惑的表情。

「甚么怎么办?」

我虚弱的指了指手机,开始写遗书。

玉指滑了几下,她明显的叹了口气,开始狂发讯息。

不过却不是发在群组哩,不知道她在跟谁对话。

不过这不是我所关注的了,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啦!

好不容易下课了,数学老师后脚才离开教室,猩猩原前脚已经踏过门槛。

她妈的,猩猩原还是一样壮硕呢。

「下一节刚好是我的课,各位同学,我们谈谈吧。」

全班鸦雀无声。

15。5

「你们!到底!在搞!甚么!鬼!」猩猩原拉开嗓门咆啸,震得老旧的窗櫺
喀喀作响。

「你们很行啊,蛤!欺负女同学?这是要被关的你们知不知道?」

我们当然知道这是犯法的,可是……情势所逼啊!

更不用提,鹰久那一群是小诗自己揪的,屁孩三人组是自己去强奸的不能全
部算到我们头上吧?

我脑中浮现小诗坐在花俏的BRS上。

对了,搞不好是小诗自己去贴屁孩三人组的,也不是没这可能,有前车之鑑
了。

我转头偷看黄诗涵,只见她头低低的不断地玩自己的手指。

「班上有多少人参与?自己举手!」

猩猩原愤怒不已,这也难怪啦。

公立学校爆出这种事,铁定上水果日报,大批的媒体会来看看这些禽兽长的
甚么样子,老师的饭碗可能也不保了,喔喔,我找到一个摔破铁饭碗的方法了,
这可以得诺贝尔奖吗?

有一个人举手了,举得笔直。

是谁这么带种?

这个人正是黄诗涵。

靠夭喔,你有参与是全班都知道的事情啦!第一女主角捏?

小诗优雅地站起身子,外边的阳光照得她闪闪动人:「老师,我是自愿的。」

「你说什么?」猩猩原倒抽一口气,不可置信地看着小诗。

「你说什么?」不只猩猩原大吃一惊,我们也是!

甚么时候变成自愿的啦!我怎么不知道!

「诗涵,这种事情你说你是自愿的?」

「是的,我必须在这边跟所有同学道歉,其实有问题的是我……」

是的,要进入黑页了。回忆模式ON!

高一的新学期(诗涵是下学期转学来的),黄诗涵跟普通的高中女生一样,
期待着高中的新生活。

无奈命运作弄人,她在上学的途中被一台砂石车撞飞,人没怎么样,但是脑
袋中的内分泌系统坏掉了。

因此她会忍不住想找人繁衍后代,虽然意识极力抗拒,但身体总是命令她去
做这件事情,若全力反抗的话,她的脑袋会因为缺乏脑内啡而烧毁。

所以,她拜託一些比较好的男同学,帮她进行反演后代的动作,好维持她的
生命。

结果被老师发现了,学校方面强烈要求黄诗涵必须转学,这才来到我们学校。

「本来我想说,这个学校人很少,可以包容我的怪异体质,但是没想到,我
可能还是不能过平常女生的生活。」黄诗涵越说越低,到后面居然哽咽了起来。

「别哭别哭,你先别哭啊……」猩猩原慌张了起来。

「我到现在都没有跟老师讲,这太羞耻了。也因为这样,我才让同学们碰我。」

「这样啊……」

猩猩原看起来万分苦恼,他双手抱胸想了好一阵子。

「诗涵,如果你有困难就应该提早跟老师说,这些都可以商量的。」

「可是……」

啧啧,看这情况,猩猩原也想分一杯羹啊!

我就知道肌肉南傍国的性欲超强,这下子安全过关!

「诗涵,你说的这个疾病有诊断证明吧?老师是相信你,但是现在事情发展
太超乎常理了,这可是重大的社会案件,老师也没办法听你的片面之词就相信你,
所以,只要你拿诊断证明出来,老师会再考虑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操你妈的猩猩神奇宝贝,原来火已经烧到眉毛了!

照猩猩原这样说,小诗必须生出个诊断证明出来,才能说服老师。

「好的,我明天会带来。」

於是情况变成,黄诗涵必须在明天缴交这个诊断证明,否则猩猩原会报警处
理,非但如此,猩猩原把所有会到我们班上上课的老师找来讨论了一番。

众老师一致认为,必须要有证明才行,否则此事震惊台湾社会,岂能放任不
管。

「挖操!黄诗涵!你干嘛突然来个感性大告白?你当小涵的淫荡告白喔?」
咚咚首先发难。

午休时段,大家把小诗包围,不要是干她,是要把事情搞清楚。

「反正你们这群变态,整天只想打炮不是吗?」小诗含住吸管,细细吸允,
说有多色就有多色。

「话不是这样说吧?老师在群组里面欸,你很猛欸!」元宝说道。

糟了!要露馅了!如果小诗把我抖出来,说是我传的感性大告白,我不被阿
鲁巴到死我跟你姓!

小诗粉唇离开吸管时还弹了一下,她慢慢的说:「那又怎么样?」

「还怎样!我们会死啊!」

「等等!黄诗涵,你说你有那个什么内分泌失调,所以才故意公布出去,这
样你就可以整天都……调整体质,是这样吗?」

鹰久真的很聪明,逻辑很好,一下子就切入重点。

小诗是故意给干的?

「屁啦!死垃圾!」小诗依然嘴臭:「那是我骗老师,不然他肯放过我吗?」

「啊?内分泌失调是骗人的?」柏村看起来失望极了。

「你们真的很笨耶,我是被你们欺负的。」小诗给了一个标准的白眼继续说
道:「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无法控制的话,那我就ΓyльHяckοHчaHa
了啦!」

小诗突然咕噜咕噜的说了一段话,这甚么意思啊?

「那你,有那张诊断证明吗?」力伦终於开口了。

「干里北七喔,她就说是假的,你是听不懂喔?」阿冯回呛。

是的,内分泌失调是假的,也就是说,明天就是我们的死期。

后天,我们会出现在水果日报头版,标题会这样下【淫乱教室,女同学与全
班嘿咻无人阻止。】

这天大家一如反常,没有人想动黄诗涵。这也是理所当然的,稍微考虑到之
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会高兴得起来呀?

倒是黄诗涵,手机连点,不知道在做什么。

翌日

第一堂课是国文课,教室里面聚集了国文、数学、音乐、化学、化工装置、
体育老师,今天,就是化一甲的死期了。

「黄诗涵呢?」数学老师问道。

「去厕所了。」

我看着这些老师,眼前发黑,险些晕倒。

怎么办?每件事情都应该有他最合适的解法,犹如碰到雷文先出坦装,对面
太强就主点B,可是这件事情,我怎么想都想不到办法,GGWP!

不过,为什么都是老师到场?主任呢?校长呢?怎么职位更大,权力更大的
人都没出现啊?

碰!教室大门开启。

黄诗涵飒爽登场。可爱动人的脸蛋涨满潮红,乌黑长发飘逸,嫩白的胸部随
着步伐上下微晃,娇红乳头如玉兔眼睛般灵动讨喜。

欸欸欸,要描述等一下再说,这他妈的黄诗涵果体散步啊!!!!!

脑子终於烧坏啦!!啊啊啊啊!!

黄诗涵一丝不挂,雪白的颈子系着制服原本的红丝带装饰,仅着鞋袜煞气登
场。

她难道不知道,那个红丝带让她看起来更诱人吗?就跟裸女打上领带是一样
效果的。

「同学!你怎么这样子?快去穿衣服。」音乐老师惊叫着。

前情提要一下,化一甲的教室位在老旧偏远的化工馆,所以旁边没其他班级,
还有,所有老师都是男性喔。

黄诗涵没说什么,将手上的资料夹交给猩猩原,自己回到座位上,站着等老
师的回覆。

「同学,先把衣服穿上!」化学老师一个转动,把身上的衬衫脱下来批在小
诗身上。

小诗羞红了脸,将衬衫脱下摺好,双手象徵性的挡一下三点,娇声说道:
「报告老师…人家现在病发了……」这句话说得又软又甜,别这样公然撒娇呀,
搞得在场的男人都硬了。

猩猩原倒是冷静,摊开资料细细阅读。

看得越多,脸上的神情越是缓和。那上面到底写什么呀?

「黄诗涵,老师不知道你过的这么辛苦……」猩猩原感性发言。

WTF??

「如果刻意忍耐,则会心肌梗塞而死,原来世间上还有这种疾病啊!」国文
老师边看资料,边偷瞄小诗。

「而且这是台小医院的证明,不会错的,之前我姨丈有去台小医院,我认得
这钢印与签名,这份文件是真的!」数学老师肯定的说。

看来老师们所阅读的文件,就是黄诗涵的诊断报告,黄诗涵真的把诊断报告
生出来了??

哪来的诊断报告?不是说那是掰的疾病吗?

「黄诗涵,那你希望老师怎么帮你。」

「报告老师,可以不要跟别人说吗?我还想上学,我喜欢这里……我想跟大
家继续当同学。」大眼睛楚楚可怜,奶子抖了一下。

「嗯……你希望维持现状,是这个意思吗?」

黄诗涵点了点头:「请不要跟别人说……」

老师们讨论了一下,很快就有了结论。

「老师们讨论了一下,关於黄诗涵同学,我们应该採取包容的态度,16岁
以上18岁以下虽不是成年但是有一定的自主权,所以法官会看当事人说词去决
定是否判刑……故此,说是强奸也太过头了,因为你带病在身,属於自发性行为,
也不能说是强奸。至於在场的男同学,我想没有一个人会说你强奸他们的。」

「好吧!只要你们不让其他老师发现,不让别班发现,我们可以在这个前提
下允许你们帮助同学,可是!只要让我听到一点风声,我就报警处理!」

就这样,非常离谱的,老师们默许了同学们干黄诗涵的种种过去。

老师给完结论以后,到隔壁继续讨论着,真的很重视这件事情啊!

「这是当然的!」鹰久自信地说道:「要是这件事情报出去,我看老师们也
不用当老师了,而且会有很多团体来抗议,校长也会飞天,我们学校算是完蛋了。」

「喔?还挺聪明的嘛。」小诗接话:「对他们而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
事最好,他们会接受我的故事的。」

「这可是你脱离每天被强奸的最好机会,你居然这样放掉,还帮我们圆谎?
为什么?」

「因为……会让很多人知道…很丢脸……」

小诗扭捏着说着,别忘了她现在裸体站在教室正中央,双手另三点若隐若现,
更加挑逗男人的感官。

傻妞啊!宁愿被操被干,也不想让更多人知道这件事情。

宁可给小部分的人知道,隔离出防火带,也不愿意火焰继续往外烧。

可是她却不多想一下。

若是火焰烧出去了,消防队就会来灭火,来扑灭这火灾,她就获救了。

小诗却是隔出一道防火带,防止火焰继续往外延烧,火灾成功获得控制不再
扩大,但是被划分出来的领域内则是熊熊大火,将万物燃烧殆尽。

俗话说:胸大无脑。看来这段话还挺贴切的。

你就继续的用肉体服侍我们吧!这就是你选择错误的代价!从现在开始,只
要你在学校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会有男人玩弄你的身体,把你的自尊踩在地板上。

黄诗涵美丽可人的相貌,与淫荡的肉体,都将成为我们的玩具!

黄诗涵,准备好当化一甲的班级宠物了吗?

16

那如天使般的女孩,出现在我视线的一瞬间,我感觉整个教室都明亮了起来。

这么说好像很不可思议,但我的确这么感觉到了。

那女孩楚楚可人的脸蛋,揪得我心荡漾。

这不曾有过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不就是恋爱吗?

是的,我自见到她以后,深陷入亘古至今几乎没有男人能够逃脱的深坑,喜
爱。

我喜欢她上课发呆时的模样,我也喜欢她整理衣服时优雅的样子。

而且我还发现关於她的小秘密。

只要她去厕所回来,脸蛋总是红通通的。可爱到了极点。

可能是在男生班级里面,多少有些不自在吧?

我试着接触她,但她总是拒绝,拒绝任何人。

但是我看的出来,虽然你嘴上难听,眼眸却闪着热情的光芒,好似渴望吞噬
人类一般。

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进入你的心呢?

只要一小块地,小小的角落就好,让我可以时时的看到你,帮助你,我就心
满意足了。

随着日子过去,心中的思念越发强烈。

到底,我应该怎么拥抱你呢?

你可以热情的跟班上同学互骂,却对我的殷勤不理不睬。

你可以讨厌我,但请正眼看看我啊!

这日社团结束后,我扶着墙壁几经作呕。

童军社的学长强逼着我喝下啤酒,整整两罐,酒精把我脑子搞的混沌不堪。

必须要到一个地方好好的休息。

我知道班上同学长期霸占撞球室,那边有冷气有沙发,去那边休息是最好的
选择。

步入撞球教室,跌在满是灰尘的沙发上,头痛并无减弱,一抽一抽的快裂开
了!

「OOO?」

「啊?天使?」脑袋昏沉不小心说出内心话,但我随即注意到,站在眼前的
可不是什么幻影,是本人!我朝思暮想的天使。

好想找个洞钻下去。

「这个时间来这里做什么?」

她拿着抹布,衣服沾着汙水,看来是在做扫除的工作。

这种事情我来就好了,何必要麻烦你呢?

「你在打扫教室吗?」

「看不出来吗?」她看起来有些不耐烦。

「不,我是想问,这种事情我来帮你就好了。」

「那就交给你啦。」

她把湿抹布抛在我脸上,冰冰凉凉的令我酒醒不少。

我开始帮她清理地板的污秽,好像是珍珠奶茶与奇怪的东西混合而成。

意外的是,她居然在旁边陪着我。

想先前的日子,只要我接下工作以后,她便离开去做自己的事情。她这么做
我毫不介意,欢喜做甘愿受,更何况都是我主动要帮忙的。

这一次,她在我身边。

这撞球教室中蔓延着异样的气息,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这里。

「那个……」

「什么?」纤纤玉指不断的在Iphone上滑动。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呀?」

我想了十分钟的话题,最后强迫自己开口,结果重重的在起跑线上跌了一跤。

「为什么呀?嗯………」她颔首思索,发出可爱的声音。

「要你管啊?我在哪里是我的自由。」

「对对对…」

糟透了,我甚至不知道要怎么对话。

双方沉默了好一段时间。

「欸,你干嘛尽是做些打杂的事情?未来的志愿是当佣人吗?」

「哪有可能,谁想当佣人?」

「那你怎么老是帮我做这些事情?」

「因为我想帮你,我希望能帮助你。」我鼓起勇气说出这段话,但天使微微
皱眉。

「为什么要帮我?你想对我做什么?」

真是咄咄逼人,这是我第一次与她对话这么久,她会这样探探究究我还真不
知道要怎么回复她,更何况我现在心脏跳的飞快,脑子已经无法思考了。

於是我老实的说出心里的感受:「因为,我喜欢你。我想帮助你。」

「哈哈哈!是喔,哈哈哈。」

她突然笑得花枝乱颤含泪说道:「我真的不知道,原来这就是,喔,这真的
让我大开眼界。」

本以为说出这句的时候已经完蛋了,没想到她反而对这个话题非常有兴趣,
不断的寻问这类话题。

「原来你们是这么想的呀……」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反而令我感到尴尬。

我们聊了很多,从生活到课业,从外表到思想。

她始终仔细的听我说话,从来没有人这么认真听我说过话。

她纯洁的像张白纸,对於世间的常识几乎一无所有。

我终於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这么孤僻,就算对着同学也只是互骂。

这感觉,就好像足不出户的大小姐。

在她的观念里面,班上所有人都是垃圾,是社会最低等的动物。她觉得没有
无法改变的事物。

对天使而言,在这小地方真的是委屈她了,无怪她会说这里是垃圾场,她心
地善良,只是嘴坏了点。

或许这正是我迷上她的地方。

夜深了,我们还是继续聊着。

为了怕被校工发现,我们摸黑聊天,真希望这段时光可以永远持续下去。

「呼啊,好想睡,我先回去了。都凌晨了,你也快点睡觉吧。」她拍拍裙后,
起身道别。

我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的疙瘩刺着胸膛。

照理说我应该满足了,天使跟我独处,而且陪了我这么久。

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等等!你还没有回答我!」

「有吗?我还要回答什么?」

「你的答覆!」

「我想,我们还是维持以前的关系吧。」她笑着。

房间中只剩下我一个人,黑暗包覆我周身,掩饰不甘的泪水。

凡人想要与天使恋爱,终究是不可能。

这是可预见的结局啊!但我还是冲了!

但是,好痛。

这还是太痛了。

「OOO!」她的大喊,打醒了我。

我连忙冲到窗户边,只见她站在旁边的集合场,两手围在嘴边大声的说:
「你很有趣,以后再陪我聊天吧。」

我癡癡的反刍这句话语,直到校工把教官叫来为止。

她需要我,我对她而言是特别的存在!

放眼望去,又有谁能够跟我站在同一个高度呢?

天使的恩惠,施加於我。

自此之后,每当她一有空闲,我便去找她聊天。

虽然她每次午休下课都会消失,人有点难找,但她与我的关系已经不是普通
同学等级了。

这天,我领着她上镇上逛街。

她像个小女孩一样,对什么东西都充满好奇。

我也乐见其成,因为能够解决天使的疑惑,就是我存在的意义。

「当我女朋友吧。」我在浪漫的星空下,说出了心底愿望。

「哼,哈哈。我才不要呢,你有听过人跟垃圾谈恋爱吗?」

她嘴上不饶人,眼睛却充满笑意。

可能是基於男性自尊,我冲动地抱住她。

她没反抗,静静的望着我。我闭上眼睛,吻了上去。

没吻成,纤纤玉指挡住我的热情。

「我当你是朋友,朋友是不会互吻的。」

「我……」还没说完的话在嘴里打滚,她指住了。

「一旦你逾越了这条界线,这场游戏我就输了。」她顿了一顿:「看你这么
可怜,不然就让你发泄一下好了。」

发泄?甚么发泄?

我马上就知道什么是发泄了。

她居然伸手轻抚我的下体,隔着裤子,动作轻柔。

「别这样。」

我拨掉她的手。这不是天使应该做的事情。

这也不是朋友该做的事情。

「耶?」她惊讶的看着我。

我知道,会拒绝这种事情的男人有多么奇怪,但我真的无法接受在没有感情
的基础,所发生的一切身体触摸。

「好呀,这样怎么样?」她不服输的扑进我的怀中。

柔软的乳房紧贴我的胸膛,她那香气如蛇,钻入鼻腔,盘据脑中。

「我本来只想要用手帮你。」粉唇微颤:「把他放进来吧…」

我的老二早就坚硬如铁,但这真的是我要的吗?

等到我注意到时,我已经推开她。

惊讶的眼神,烙印在我视网膜。

这下子彻底被她讨厌了吧?

之后的日子,如以往一般。

她会找我聊天,甚么都聊,天南地北。

我也继续爱慕着她,希望总有一天她会认同我。

「我们还是当普通同学吧。」每一次她都挡下我的吻,如此回覆着。

「直到点头之前,我会一直陪在你身旁。」我每次都是这样回答她。

一日周末,我在镇上闲逛。

猛的发现天使坐在班上同学的机车上。

耳边炸开,嗡嗡声不断。

怎么会呢?这不可能!

我从惊讶转为愤怒的时间没多久。

跟踪,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从门缝看到惊人的事实,她与班上三位同学一同嬉闹着。

「你女朋友好好喔,我也想要有人保护。」

这句话轰得我头痛欲裂。

我一直在你身边啊!不要说保护你了,我愿献上自己的生命,在所不惜,为
什么始终拒绝我呢?

接下来那三个同学的意图很明显,尽可能的灌她酒。

我如同透过银光幕看着戏剧推演,完全无法思考,也不想干涉。

原来我的价值只是这样而已?

我到底算什么?最好的朋友?

什么是最好的朋友?我只是在你身旁的狗吗?

「先生,借过。」服务生送餐进去。

啪搭一声,房门被OO锁起来了,为了防止再有闲杂人等进去打扰。

把我锁在门外。

她当然不知道我在外面。

就算知道了,也会把我锁在门外吧?

那些畜生用了很烂的方式,强迫她脱去身上的衣物。

浑圆润白的乳房一弹一跳,乳波荡漾。高中女生美好的身体曲线暴露在众人
眼前。腋下到腰间,腰间到臀侧,臀侧到大腿小腿,光滑雪白。

她哭喊着,但我可没漏看,脱下内裤时所牵带的水线。

那是淫水,天使被如此欺负还是流出的淫水。

她可以自我介绍,讨饶,请求男人的肉棒塞满自己的肉穴。

第一个男人的精液她全部承受了,如天使般无私的收入自己的子宫中。

下一根肉棒随即拨开花瓣,沐浴湿滑的花蜜,直捣花心。

「嗯,哼哼。」

她发出了以往那可爱的声音。

雪白乳房上下晃动,乳头画着淫荡的轨迹。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与她的肤色形成强烈对比。

黑与白,软与硬。

肉声回响,啪滋啪滋。

我依然冷眼看着一切发生。

这跟我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还是当普通同学吧。」每一次她都挡下我的吻,如此回覆着。

我根本算哪根葱?

一阵抽蓄,男人把精液灌入她瘦小的身躯。

拔出肉棒的那刻,蜜裂流出不少白色液体,她不断晃动的乳房终於能休息一
下。

啪!

男人狠狠的拍打她完美的乳房,一个红印令她肌肤更显雪白,胸部晃得欢愉。

啪!啪!

眼角含泪,苦苦哀求。

啪!啪!啪!

可怜吗?

不。

即使如此,她那诱人的私处,依旧分泌着透明的花蜜,混着精液流下。

第三个男人骑了上去,体重压得她两腿分的极开。

这男人用力的撞击她。

可怜她美丽的身躯,每次被撞飞,又被男人拉回来,那男人双手紧抓着她纤
腰,完全的控制她身体动作。

一前一后,用肉棒刺穿她。用肉棒捣毁她。

男人用力抓得她双乳变形,尽情的射在她子宫内。

他哈哈大笑,拔出阴茎,如欣赏艺术品般看着天使高潮。

这样还不够,他抡起拳头,击向天使的腹部,看她会不会喷出更多东西。

我呆滞的看着一切。

我,这不干我的事。她可以倒在别的男人怀里撒娇,却不愿意好好待我。

不知过了多久,三个男人上了她几次。

其中一个男人拿起了麦克风,狠狠的捅进她下体。

她像是发疯了一样,发出尖锐的噪音,她紧咬牙关,全身不断的抽蓄抖动。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咿咿咿咿咿咿咿!」天使翻着眼白,手指脚趾成
爪状。

我…………我…………………

我真的很爱你,可以不要这样对我吗?

「你娘哩,漏电啦!」男人大喊。

我眼前一嘿,这已经不是男女交合了。

这是杀戮,他想杀了天使。

我朦胧的眼神看着天使,她美丽的胴体不断抽蓄,嘴角边不少白沫,嘴里发
出像是哭泣又像是在笑的声音。

「干!漏电是不会说喔?」男人大骂。

「你女朋友好好喔,我也想要有人保护。」天使早先说的话,清楚的浮现在
我脑中。

我,我到底在干甚么!

不要再思考了!

我放弃思考!

我一直在你身边,我会保护你,我愿献上自己的生命,在所不惜。

………

……



她温柔的呼唤,冷却了我。

身体放松,无力的撞击在地面。

可恶,这个时候我应该给她一个微笑,告诉她不要害怕,不要担心,一切都
会好起来的。

我努力开口,却说出:「XXX…我喜欢你。」

怎么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啊?应该是要安抚的话语才对呀!

「嗯。」她低声回应。

「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我脱口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唯一的愿望。

最后了,最后了,答应我好吗?我在内心拼命大喊。

没想到她伸手掏出我的肉棒。

这不是我要的!

我用全身的力量说话:「拜託,答应我好吗?就答应我就好,就这件事情就
好。」

天使是神物,要求她可能太过奢求。

粉嫩的舌头舔食我的龟头,温热的酥麻的感觉传了上来。

不过除了肉棒以外,我已经感受不到身体其他的部位,飘飘然的,无感的,
无力的在坠落着。

「不要……OO……做我女朋友…答应我………」承认我。

她依旧给予我身体无上的快感与刺激,但是我眼冒金星,看不清她的身影。

或许她真的当我是普通同学。

她真的认为所有所有人都是垃圾。

她真的认为,她凌驾於一切。

不可以!天使不能是这样的个性!

否则支撑着我的梁柱会崩溃,她是天使,而我是愿意将生命献给天使的骑士!
她必须是天使,否则一切将毫无意义。

「呜呜…拜託………」我哭着恳求她,给我一个救赎,就算是说谎也好。

「我不要,我不会跟死垃圾交往的。」

她狠狠的拒绝为了自己,即将死去的我。

原来,她不是天使,我也不是骑士。

下体一热,我喷出了最后的精气。

原来,我什么都不是。

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