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要结婚舍不得妈妈

几年过去了,儿子就要结婚了,母亲终于了却一份心愿,她去了孩子的舅舅家通知了娘家人,请几个舅舅过来帮忙,住了几天,这天晚上,儿子骑车接她来了,告别了娘家人,母亲随儿子回家了,儿子骑车子带着她走到河边大坝时,儿子说歇一会,母子俩坐到大坝上,晚上河边很静,母子俩坐的很近,计适明看了看母亲,母亲已开始发胖,但昔日的丰韵仍在她的脸上留了下来,计适明搂住了母亲的腰,母亲没有动,这时的母亲心里的道德伦理观念早已崩溃,她对这事已处于麻木,对儿子的行为已听之任之,计适明手伸进母亲的衣服里,摸到了母亲的乳房,乳房又软又大,计适明摸了一会,说:“玩玩?”母亲没有吱声。
计适明解开了母亲腰带,伸手进去摸了摸,他站起身,顺手把母亲也拉了起来,从身后把母亲的裤子褪到臀下,让母亲弯下腰,几天没有和母亲性交了,看着母亲肥白的屁股,他非常冲动,计适明解开裤带,掏出了生殖器,从后面进入了母亲的体内,他搂住母亲的腰,用力抽送着,母亲发出呻吟声,不一会,他受不了刺激下体紧紧贴住母亲的屁股,射精了,半天才停止颤动,憋了几天的欲火得到痛快淋漓的发泄,计适明长长地出了口气,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母亲的身体,提上了裤子,母亲也系好了裤带。
“妈——”计适明欲言又止。
母亲提着裤子看了看他。
“我快要结婚了,你,你就不想我?”他一手托起母亲的下巴。
“妈希望你好好地过,过两年给妈生个孙子。”母亲就那样让他托着说。
计适明看妈没有别的意思,失望地说。“妈,我真希望你给我生个儿子。”
母亲知道他想说什么,扭头看着河水,叹了一口气。
计适明冲动地抱过她,“妈,结婚后你还是我的。”
母亲没有说话,轻轻地推开他,“以后要好好地过日子。”
“妈……妈……不,我不能没有你。”他搓着母亲的下巴,吻过去。
“我要你做我的媳妇。娘,答应我。”
母亲看了看他,“小明,你有了媳妇,就得跟人好好地过,要不妈都不会答应你。”
“妈……妈……”计适明带着哭音,看母亲一脸决绝的意思,跪下来,“和我好,妈,我离不开你。”
母亲长久地沉默,期间拎了几次,计适明都跪在那里。
“妈答应你。好了吧?”母亲无奈地说。“可不能冷落了你媳妇。”
“妈……”计适明激动地抱住了她,“我要你。”他吻着她的耳垂,两手按扶在她的大奶上。“小明,咱以后不能这样。啊……”母亲象是哄着他。“知道了,妈。”说着,重又脱掉了母亲的裤子。母亲无法,依着儿子的意思,跪起来,在河堤上,计适明两手扶着母亲的屁股再一次和母亲性交。
“妈……”母亲的长发垂下来,遮盖着整个脸部。
计适明听着周围河水流动的声音和草丛里小动物活动的唰唰声。他低下头想借着微光看母亲那里。
由于光线微弱,他只能看见自己的和母亲的大体轮廓和那交叉在一起的错综毛发。
“小明,妈受不了了。”这种姿势使母亲再次感到了羞辱,她想起了狗的交配,难道自己真的成了畜生?“你快点好吗?天不早了。”
“嗯——”计适明舒服地喊着,两人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夜空。
也许母亲害怕,也许她受不了这种侮辱,她力图转过身来,被计适明按住了。“小明,妈想,想扶一下树。”
计适明考虑到母亲的承受能力,两手抓起母亲的肩膊,往前顶,顶的母亲气喘喘地往前挪动。
“抬起来!”等母亲找到了树干,两手抓住了,他压下母亲的腰,要她高崛起屁股。
“妈——我操你,儿子操你的屄。”
母亲好容易喘了一口气,听到儿子的粗话,一股羞涩漫溢了全身,“死鬼,说那么难听的话。啊——小明,小明,你搞死我了。”儿子的用力撞击得树叶沙沙地响。
“我搞死你。”最后一击,他狠插进母亲的深处,母亲的头碰到了树上,他吼叫着达到了高潮,射满了母亲的子宫。
两度春风的母子已没有再坐下去的必要了,计适明一边抚摸着母亲被撞疼了的头,一边帮母亲束上腰带。带上母亲回家了。
回到家,家里来了几个亲戚,吃过饭,说了一会话,很快天就晚了,来得人多,屋子窄,住不下,计适明的妹妹到同学家找宿去了,大屋里安排几个女眷住下了,母亲带着计适明的小外甥女在计适明小屋里住了,小外甥女睡炕稍,母亲睡中间,计适明睡炕头,没关灯三人就睡下了。
躺了一会,计适明就把手伸进母亲被窝乱摸,并叫母亲把灯闭了,母亲只好关了灯,心里就有点不大情愿,她主要考虑到家里人多,这样做不安全。计适明可不管这些,就拽母亲上自己的被窝,母亲怕亲戚听见,不乐意,小声说:“你再拽,我就喊人了!”计适明笑了:“你喊吧!喊了我照样上你。”
母亲听了没说什么。计适明就搂过母亲亲嘴,母亲怕亲戚听见没吱声。任由儿子折腾,计适明一边亲着,一边把手伸进母亲的内裤里,玩着母亲的阴户。两个都不出声,计适明手往里扣,见母亲两腿夹着,就示意她分开,母亲皱着眉分开了,计适明就肆意地侵略进去,一下子插到底。“轻点。”母亲疼得一咧嘴,骂道。计适明得意地就抱着母亲啃了一口,“妈,今晚可不是我要跟你睡的。”
“小明,今晚你就别弄了,那么多的亲戚在外面,一旦被他们发现了,妈就……”“妈,他们不会发现的。”计适明邪恶地掀开被子,看着母亲被自己玩的湿漉漉的阴户。“我们一屋里睡觉,他们能知道我们干这丑事?”说着就坐在母亲的旁边,分开了看那奇怪的形状。“妈,你这里——”他说着就邪邪地看母亲,充满了挑逗的意味,两手捏着母亲的厚厚的阴唇,往两边分,“我就是从这里出来的?”
母亲经他这么一问,羞得无地自容。
“你说呢?”母亲听了他说有点生气地问。
“我看不是,”他凑近了头,看着那红红的洞穴,“这里这么小,只能生出我的——”抬头看了母亲一眼,见母亲不大高兴,随口说,“哪里就能生出这么大个人?”
母亲踡起腿,“那你是从哪里出来的?”
“我哪里知道?”计适明挑弄着母亲的屄,“不过,依我看,你这么大的洞也就能生出我的鸡巴。”
母亲看他越说越没谱,白了他一眼。
计适明就拿着自己的比划着,“也就是这个能一进一出,妈,”他搂抱着母亲的身子,“你的洞好像就是专门为我设计的,大小正合适。”
“你?”母亲扬起巴掌,正准备打儿子一耳刮子。
“嫂子,你家还有枕斗吗?”
“有,有。”母亲听到小姑子要枕斗,慌忙答应。同时就坐起身子。计适明起初一愣,但经不住母亲的诱惑,一只胳膊,压住母亲,一手玩弄她的性器。
母亲害怕小姑子进来,用手拨弄开儿子,想翻身去衣柜里拿。“有就给拿两个。”小姑子脚步声已接近了门口,听得母亲心惊胆战,“好,我这就给你送去。”她的两脚已经下到床边,裤子却被儿子扯到臀部。计适明这时反而压住母亲不让她起来,同时大声对着门外说:“姑,一会我给你送去吧。”已经到了门口的小姑止住了脚步,也觉得进去不大合适,毕竟有侄子在里面,就说,“好吧。”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远,母子俩同时松了一口气。计适明趁机低下头含住了母亲的阴户。“吓死我了。”她身子一软躺在了床上。
母亲软软的唇在自己的舌头下翻上翻下,计适明一手托着母亲的臀,一手抚弄着她浓密的阴毛。刚才的情景让他又兴奋,又害怕,内心里潜意识地希望被小姑发现,可又强烈地担心小姑的出现。母亲被他弄的身子软软的,头发散乱在床上,“小祖宗,你就快给她送去吧。”她两腿蹬着儿子,计适明身子被蹬得远远的,他不得不站起来,拿起枕斗。
回来的时候,他随手把门锁死。母亲见小外甥女睡着了,知道儿子今晚不会放过自己,又怕两人闹得弄出声,只好爬到他的被窝里,儿子要替母亲脱衣,母亲不干,自己把裤子脱掉了一条裤腿,计适明就上了母亲的身,“妈,今夜我俩同房。”他拨拉开母亲的两片肥厚的阴唇,一下就插了进去,母亲感到阴道里象涨潮般一阵一阵发热,她也不知儿子那来的那么大的邪劲,刚在外面弄过一次,这会还是又硬又有力,母亲浑身无力,躺在那里由他摆布,嘴里不自觉地发出声音。
计适明也不管小外甥睡在身边,两手抱住母亲的脖子,含住母亲的唇,舌尖探进去,撩拨着母亲的口腔,下面将母亲两条大腿折叠过腹部,扛在自己的肩上,挤夹着母亲肥厚的阴唇,一下一下地插进去。母亲闭着眼,头扭到一边,任他吻着,鼻孔里发出难抑的声音。
“小明,结了婚就别再糟蹋妈了,妈心脏不好,受不了惊吓。”母亲身子剧烈地动着,两只肥白的大奶波浪似地抖动。看得计适明忍受不了,就丢下母亲的唇,抓住了奶子揉搓。下面狠狠地往里掘。
“妈,不要说了,要不我就不结婚。”他用手顺着阴茎扣进母亲的阴道,感觉母亲里面的空旷。那是已经生了两个孩子的通道,现在任由儿子玩弄着。“小明,真拿你没办法。你娶了媳妇,还要娘干什么?哦,你轻点搞。”手和阴茎同时搞,母亲受不了。“妈,我离不开你。就是想搞你。”计适明趴在母亲的身上,说出了心里话。
“哎……”母亲长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对于儿子有怎么大的魅力。计适明爱恋地理了理母亲有点花白的头发,趴在她耳边,亲昵地说,“妈,我想搞你一辈子,操你。”下身使劲地搞进去,“你个屄,儿子的婊子。”没等母亲回应,再次含住了她的唇接吻。母亲被儿子说得脸上挂不住,但口唇被儿子堵住了,不容她说。可心里又翻腾开了,自己不是婊子是什么?被儿子操的婊子,比婊子还下贱,想到这里心里就疼得慌、堵得慌。
计适明看着身下的母亲扭曲的样子,想着天底下最疼自己的母亲,被自己操了,一股刺激涌上来,不觉又加快了速度,口里拼命地掘动着母亲的舌头,不一会就觉得阳具跳了几跳,趴在母亲的身上不动了。母亲就觉得一股热乎乎的东西喷了进去,阴道里热乎乎粘唧唧的,知道他完事了,等了一会,就把他推了下去,找卫生纸揩净了下身,穿好了裤子,回到了自己的被窝。
“妈……”计适明看着母亲,想帮她擦,被母亲了拐一把,“去,我哪里是你妈,我是婊子。”计适明没想到母亲会对男女做爱时说的话斤斤计较,疼爱地看着她,“亲妈,你就是婊子,也是儿子一个人的。再说你让儿子操了,还不是儿子的婊子?”
母亲低下头不说话只顾擦着下部,计适明看着母亲的动作,从侧面搂过去,一手扳过母亲的头接吻,母亲想摆脱,被他生生地拉住,咂得巴达巴达地。
“你糟蹋了妈,以后别拿妈不当人。”母亲说这话酸酸的,听得儿子心里痒痒的。
“妈……说什么呢?你是我的亲妈,我再怎么着,也是你的儿子。”
“儿子,你哪还有儿子的样?”母亲这次算是娇嗔。
“怎么没有了?”计适明趁机也跟母亲撒娇,“儿子就是儿子,别忘了我是你养的,”他蹭着母亲的脸,小声地说,“妈,儿子不就是上了你吗?”
母亲听了没搭理他。
“小明,你和妈这样,妈没怪你,只是以后你别瞧不起妈。”
“妈,好妈妈,就是结了婚,儿子也不会忘了你。”
儿子说着,就又亲了亲妈。母亲长叹了口气说,“妈不是要你忘了忘不了,只是你以后别对着媳妇对妈不三不四的就行了。”
“遵命,妈。”
计适明看着母亲穿上裤子,“你放心,以后媳妇就是媳妇,妈就是妈,只不过,”他沉吟了一会,“媳妇不在的时候,妈,儿子还要上你。”。
“小明,说实话,妈打和你爸结婚,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就是今后,妈心里实在——也不想让你媳妇委屈。”计适明知道母亲想说什么,就说,“妈,你别说了,我们是母子,想做什么我们自己知道。”
“可你媳妇那里,你要照顾好。”
“好妈妈,我会照顾好的。”他说着猥亵地掐了妈妈一下。“来,咱们睡吧。”计适明就扳倒母亲的身子,搂抱着躺在床上。
“哎……”母亲发出一声长叹。
“妈……”计适明两手放在她的大奶上,“还有什么心事?”
“不说了。”妈理了理头发,“我就是觉得对不起你死去的爸。”
“妈,有什么对不起?就是为了我吗?好妈妈,别想了,爸不在了,我得喂养你,你想想,你两只嘴,上面我喂你,下面我也得喂你。”
“又没正经。”
计适明抱着母亲,嬉笑着,“怎么没正经了?爸爸在的时候,他负责喂养你,爸爸走了,你就由儿子喂养,我要喂你一辈子”
母亲听了,就羞羞得没说话。儿子又抱着母亲玩了一会,下面老在母亲那里磨蹭,想起自己跟母亲说的要喂养母亲下面,就刺激的不行,性器始终让母亲夹着,有时还故意拿着母亲的手放到自己那里,母亲也随他拿着,在那里捏着。计适明到底是弄过几次的人,身子有点乏,不久就睡着了,母亲却久久不能入眠。
结婚的头天早上,计适明去徐县长办公室,徐县长很高兴地看着他,“小计,很感谢你这些天来的帮忙,来,喝杯水。”徐县长破天荒的第一次为他倒了水,让他有点受宠若惊。他知道这些天自己的付出,里里外外徐县长的母亲都是他安排人伺候。
“母亲养咱不容易,你伯母恢复得很快,多亏了你。”
“这是应该的。”计适明赶紧站起来,接过徐县长递过来的杯子。
“明天伯母就要出院了,可我……”计适明言外之意自己忙于结婚不能好好照顾。
“你放心,母亲出院后由我照顾,她老人家照顾我一辈子,我也该回报了。”计适明看着徐县长,好象他的眼睛里有着别样的情怀,让他浮想联翩。
“是,是。”他赶忙说,脑子里立即出现母亲的模样。
徐县长大概还没从那个意境中走出来,这让计适明内心里滚动着母亲的模样。
“你母亲多大?”
“噢……”计适明慌忙说,“快五十了。”
“也该享享福了,你结婚后就让老人家多享清福。多陪陪她。”
“是。”他不由自主地说。
徐县长看着他,“看出来你也是个孝顺的人,在家里也经常干家务吧?”
“不大怎么干。”
“哎——离了婚的人不容易,你要体谅母亲的苦衷。”徐县长顿了一下,“明天我去给你主持。”计适明没想到徐县长能出面,这让他莫大的荣幸,“徐县长,你明天还要照顾伯母,就别去了。”
“你就别说了,母亲要照顾,你那里也要去的,好了,今天早回去多陪陪她老人家。”
计适明听后心中一动,母亲的身子似乎就要在自己的眼前浮动了。
“那我先走了,徐县长。”徐县长跟着站起来和他握了握手,“先祝贺你,新郎官。”
计适明从徐县长那里出来,又去了几个副县长的办公室,就赶忙回家了,回家的时候已是中午。家里的人已是络绎不绝,每个人都洋溢着微笑,仿佛就是他们自己结婚似地,母亲更是不住脚的打着招呼,计适明看着母亲肥胖的身子,想起徐县长说的话,心里盘算着今晚和母亲的事。
太阳终于落山了,计适明和同办公室的几个办事员交代了近几天要办的事,特别嘱咐了明天徐县长母亲要出院的事,就坐在新房里看着满屋的喜气发呆。
他不知道母亲什么时候走进来的。
“你该去吃点饭了。”母亲悄悄地说。
计适明欠了欠身子,“都走了吗?”
母亲有点疲倦地说。“都走了。”
“你吃了吗?”
“还没有,你妹妹刚吃完,被他们叫走了。”
“啊。”计适明坐着没动。
“怎么了?不高兴?”母亲很细心地问。
计适明扭头看了一眼母亲,“高兴什么?”他拉过母亲,坐在腿上。
“妈。”母亲散乱的一缕头发耷拉在额前,他为她理了理。“我真想明天睡在这张床上的是你。”
母亲无奈地默默看着他,偎在他身前,心里有一丝失落。
计适明端详了她一会,用嘴细心地亲着母亲。两个在那里静静地吻着,都不出声。好久,母亲说,“该去吃饭了。”她挣出来,想站起。
“妈,别去了,我什么都不想吃。”
“不吃那怎么行?明天还要应酬很多事,出很大力的。”
“出什么力?妈,不用明天,”计适明轻轻地咬住了母亲的耳垂,“今晚儿子就出力。”
“那你更应该吃点饭。”母亲没明白过来。
计适明吻了母亲一口,“我今晚就吃你,吃你这个老屄。”
“你作死!”
“我是作死,我就死在你身上。妈,今晚我要和你同房。”
“越说越没谱了,你不吃妈还得吃呢。”她知道说不过儿子,想挣出来,因为她不想在儿子的新婚前夜跟儿子做那件事。
计适明一把拽过她往怀里带,母亲一个趔趄,又倒进儿子的怀里。
“妈,你也不用吃了,儿子今晚就喂你。”他把早已挺起来的鸡巴顶到母亲的臀部。“妈,儿子给你大香肠。”
母亲躺在他的怀里感觉到儿子东西的硬度,羞羞地想爬起来。“小明,你明天还要伺候你媳妇,留点力气吧。再说,妈也不想让你媳妇委屈。”
“她委屈什么?”计适明两手箍着母亲,不让她动。“给她留点就不错了。妈,这个新房今晚留给你。”他吻了母亲一口,“儿子今晚也要好好伺候你,让你再一次做新娘。”
“不,不,小明,到此为止,”她努力挣扎着,想爬起来,可哪里有儿子的劲大?“妈给你娶媳妇,就是要你好好地跟她过。”
“那你不准备要我了?”计适明两手紧紧地箍着母亲,看着母亲的眼睛。“妈,我告诉你,要不是你再三再四地说,我不会娶什么媳妇,要娶也就娶你,再说你也答应过我,就是娶了,你还会和我的。”
母亲知道儿子不会转弯,“小明,妈是答应过你,可妈不想在今晚,你知道吗?在新房里行房不吉利的。”
“就是因为不吉利我才要在今晚,妈,这新房是你和我的。头一次行房本应该是你和我。”他说到这把手顺着母亲的裤腰伸进去。母亲任由他进去。
计适明慢慢地从母亲的内裤里摸到那条隆起的肉缝,抓摸着那团乱蓬蓬的阴毛。
母亲慢慢地闭着眼,脸上泛起那团少有的红晕。
计适明摸到冲动处,爱怜地亲吻着母亲,嘴里喃喃地说,“妈,今晚在这张床上我们行房。”
母亲象是从天边上漂浮过来,感觉到儿子的温存,那种幸福是久违了的,一瞬间从心房里漫溢出来,“小明,在这张床上,你要了母亲,你想把你妹妹怎么放?”
计适明到现在头脑里只是有着对母亲的爱恋,从没考虑到如此复杂的事,是呀,自己和母亲做了这件事,妹妹要是知道了怎么办?
但他到底没想出个结局,也实在不想去想,“妈,我不管,我就是想要你。”
母亲长叹了一口气,她没想到儿子只是对自己有着这种欲望,心里一阵失望。同时感觉儿子的手已顺着阴缝摸到自己洞门口。“嗯……”就在儿子两指并在一起插进去的同时,她感到了一个欲望。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