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邻居的爱

我今年15岁,在省里一所初中上初三,生活在一个典型的三口之家,日子
过的挺好,最近爸爸生意赚了钱刚搬到一个比较好的小区里,一层只有两户人家
所以比较清静,也方便我学习。

我的妈妈叫林艳,在一家国企上班,日子比较清闲总放假,所以平时我上学
爸爸上班她就一人在家做做家务。

我妈在20岁的时候生下了我,所以今年只有35岁。155cm的身高不
算高,但是胸围却达到了可怕的101cm!小小的她配上胸前两个雄伟的宏峰
简直不协调。再加上年纪正佳——既有女人味又没有岁月的摧残,使得本来就美
丽的妈妈姿色又增了三分,走在大街上回头路高得出奇。

关于我们这层的另一家,我实在没有什么了解。对门的时间似乎和我们是反
着的:白天听不见动静,晚上有时会吵吵闹闹的。所以给我的印象也一直不好。

工作日比较忙,但是到了周末我都会和妈妈一起出去买菜之类的,公交只有
几站地,车上一般人也不多,非常的方便。

但今天似乎是个例外,这只是一个往常的周末,爸爸公司加班,我和妈妈买
完菜回来的时公交却挤得出奇,不过幸好在后排找到了两个座位,我靠窗坐下妈
妈则坐在我旁边。

我盯着窗外发呆,妈妈将菜篮子放在自己双腿上,左手扶着篮子右手扒着前
面的栏杆。妈妈的乳房太大了,挤在满满的菜篮子上压成了两个大肉包。

等我回过头想和妈妈说两句话的时候发现有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妈妈的座位旁
正在往妈妈的胸上瞟,由于妈妈在看账单没有发现。毕竟妈妈的胸太有诱惑力,
看得人实在太多,我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看好了,反正也做不出什么事情。

我真是乌鸦嘴,刚想到他做不出什么事情,那人便伸出一只手向妈妈的乳房
摸去,另一只手仍扒着杆子眼睛也像没事人一样看向别的地方,动作极为隐蔽。

当那只大手伸进了妈妈乳沟的时候,我看到妈妈虽然还是装着看账单,但表
情已经僵硬,手也有点发抖。我刚想阻止,妈妈却压着我的腿轻拍了两下表示没
有关系,我只好作罢。

那人开始抚摸妈妈胸部露出衣服的部分,然后又慢慢顺着乳沟用手指上下移
动。渐渐的男人见妈妈没有反应,逐渐的大胆了起来,大手由乳沟渐渐向前移动
到了乳房,妈妈G罩杯的美乳就这么被一个陌生男人的手在这种场合来回揉捏。

妈妈为了快捷方便只穿了个连衣裙,没有穿奶罩,在大手得玩弄下很快胸前
的两颗豆子就凸显在了薄薄的连衣裙上,而妈妈却一言不发,表情僵硬的看着账
单装作没事人。

我眼看着有一个硕大的手印在妈妈淡黄色的连衣裙里来回游走,由左乳移到
右乳,又移到了乳头,先是大手捏着妈妈的奶子用一只手指在乳晕画圈,之后便
两个手指一起捏揉妈妈勃起的乳头。我可以看到妈妈嘴角不时的抽搐,却完全没
有要阻止的意思。

这时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男人没站稳一个趔趄,手却不离妈妈乳头。妈妈
的乳头被男人顺势捏着向前一拽,妈妈白皙的乳房被拉长了一点,妈妈再也忍不
住了,「嗯……」的闷哼了一声。

男人看到此场景眼睛一亮,知道自己正在骚扰的是一个极其淫荡的熟女,调
教好了肯定是条极品母狗。于是加大了动作,并且假装俯身,大手却顺着妈妈的
身体向下游走。

妈妈终于坐不住了,一只手抓住了男人的小臂,用乞求的眼神望向男人摇了
摇头。

出乎意料的是,男人竟然真的将手抽了出来,妈妈和我都松了一口气。

男人直起身子,左右望了望看没人注意他们这边,竟将自己的裤子拉开了一
条缝,一条直径约为5cm,长度至少有23、4cm的大鸡巴从里面探出了头。
我吃了一惊,偷眼看向妈妈,妈妈虽然没有做什么表情,但是看到这么大的鸡巴
心里应该也是一楞。男人用手拍了拍自己巨大的阴茎展示给妈妈看,然后就将它
收回了裤子里。

男人看见妈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小弟弟,知道事情正在按照自己的计划发
展,于是从兜里掏出了一枚椭圆形的小球体——一枚无线跳蛋。

男人趁妈妈发楞的时间里,又俯下身将手慢慢伸了下去,罩在妈妈连衣裙里
不见了踪影。

妈妈还沈浸在刚刚粗大的阴茎中,就感觉自己的下体有东西,突然浑身抖了
一下。我知道估计是男人已经摸到了妈妈的私处了。

这时男人嘴上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脸转过来冲着妈妈,小声地说道:
「都湿了……内裤都湿湿的……」

说完便抽出了手。我看到男人的手上有些许亮晶晶的液体,男人将手指放进
嘴里舔了个净。而跳蛋,早已不见了踪影……

到站了,妈妈拉着我急急忙忙下了公交摆脱了那个男人。松了口气的我们娘
俩闷闷的在路上走着,谁也不说话,但终归是结束了,只要不告诉爸爸就可以了。

突然,妈妈瘫倒在了我的怀里,面颊通红浑身无力,我想问怎么了,妈妈突
然说话了:「男……嗯……男人……」

我四周望去,果然,那个男人大摇大摆的走在我们后面离我们有一段距离。
我知道一定是他把跳蛋打开了。

我心里只得暗道不好——以我们这个速度他肯定能跟上我们,如果知道我们
家在哪就麻烦了,可是如果妈妈在街上高潮了可能就更糟了,所以只得带着妈妈
以最快速度回了家。我心生一计,打了辆车回家。

因为距离远了,超出范围,所以跳蛋也不震了,妈妈也总算是休息了一会,
下车之后发现座位上竟是一大滩水渍,还好是后座司机看不见。

站在电梯里的两个人长出了一口气,但就在电梯门关了的一霎那,一只大手
伸了进来——那个男人坏笑着走进了电梯。妈妈又瘫软了下来,应该是男人又把
跳蛋打开了。

妈妈勉强撑着电梯扶手站着,凶狠的盯着男人,男人则心不在焉的拉开裤子
拉链露出了24cm的鸡巴,挺着肚子朝着妈妈。妈妈竟不自觉地看向了那条巨
根。

「你妈妈可真是敏感呀……」男人坏笑的看着我说到,「刚才只是最弱的幅
度就瘫软成这样,要不要来点刺激的?」说着手伸进裤兜将跳蛋震动调到了「强」,
我都可以清楚的听见从妈妈下体传来的「嗡嗡」声。

「你……闭嘴……」我话还没说完,妈妈连撑着的劲都没了,我连忙扶住妈
妈。

电梯到了,男人和我们同时下了电梯。他脱光了身上的衣服,24cm的大
屌就这么直挺挺的翘在自己下体然后走进了对门——原来他就是我们这层的另一
家。

终于,在妈妈进门的那一刻,她高潮了。淫水顺着白皙的大腿流了下来。可
跳蛋却还是处于开的状态,妈妈敏感的小穴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回家后又
高潮了几次,瘫倒在沙发上「哼哼」的叫唤,却没有任何办法。

我想把跳蛋拿出来,但是男人塞得太深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让男人关掉开关
之后拿出来,所以妈妈情急之下做了一个一生中最错误的决定——去和男人谈。

「大不了给他操一次。」妈妈小声滴咕着,穿好衣服,在我的陪同下跑到了
对门。

「咚咚咚……」

「请问……有人吗?」

门开了,一个高大赤裸的男人出现在我们面前,鸡巴没有勃起,十几厘米的
大南傍国垂在两腿中间。

「啊!」妈妈看到此情景赶紧低下头不去看男人,却时不时偷偷瞟几眼男人
硕大的鸡巴。

「啥事?」男人看着妈妈大声说道,声音大的几乎是在吼。

妈妈被吓得一激灵,一时间语无伦次,再加上下体的刺激太强烈,用连她自
己都听不见的声音说道:「能……能不能……请……您把……」

「啥?!」男人突然吼道,「哦!进来说吧。」男人眼睛一直不离妈妈的乳
房,坏笑的说道。

「不……不了……」

「你说啥?!你不进来就算了。」说着男人便要关门。

「等……等等……好……好的。」

男人见妈妈渐渐上钩,嘴角不觉露出了一丝坏笑,敞着门转身便走了。妈妈
和我怯生生的跟了进去,还乖乖替他关上了门。

「来坐吧。」男人指了指沙发,自己又坐到了另一个上面,「我在家不喜欢
穿衣服,别见怪啊。」

「唉没……没事的。」妈妈低着头努力不去看男人,和我坐到了沙发上。男
人坐在沙发上大开着腿,鸡巴大得都垂到了沙发上。

妈妈先是和男人闲聊了几句,目光努力不去看男人的鸡巴,男人也心不在焉
的回着话。

经过闲聊,这个人叫王军,28岁,原来在运动队,所以体格这么高大健壮,
他平常总是喜欢晚上活动。我猜他应该是去夜店,带女人回家操,所以晚上才会
这么吵的。

聊了一会,妈妈总算进入了正题。

「我这次来……是……哦……哦……」妈妈的表情很僵硬,我知道妈妈肯定
是又快高潮了,「嗯……是……是想让您……哦哦哦……把……把这个取……哦
哦哦哦!啊!」妈妈话还没说完下体就在沙发上抽搐起来,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
重,她也顾不上自己的儿子和那个男人在身旁,自顾自的在沙发上扭动、左右摆
动自己的下体来。

王军坐在沙发上坏笑连连,看着妈妈高潮的样子,自己的「小弟弟」也硬了
起来,十几厘米的软棍渐渐变成了二十多厘米的硬南傍国,昂首挺胸的矗立在自己
的胯下。

「你说跳蛋是吧?来……进屋……」说完便站起来走向妈妈,拉起妈妈便向
他的房间走去。妈妈刚刚经历过高潮,浑身无力,瘫软在沙发上。这已经是妈妈
今天的第四次高潮了,再加上跳蛋已经在她温暖的阴道里震动了半天之久,早已
筋疲力竭的妈妈嘴里虽无力的说着「不用……不用进屋了……」却还是被他拉进
了屋里。王军回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不要跟进来,他进屋之后把门带上了,但
并没有关紧。

我想去救妈妈,但思考了一下:王军身体强壮,就算过去也很难救下妈妈,
如果没救下来反而可能会有更坏的事情发生。我焦急的在外面纠结着,突然淫虫
上脑:既然我救不出妈妈,何不让王军好好的操妈妈?反正她那对白皙巨乳我也
垂涎已久,借这个机会正好看个正着!想着,我就悄悄跑到门前,从门缝里偷看。

妈妈早已被扒的精光,成「大」字躺在床上,硕大的乳房摊在胸前。王军压
在妈妈身上,用四肢压住妈妈的四肢,正在和妈妈接吻,舌头在妈妈嘴里不停搅
动。他硕大的阴茎也顶在妈妈的妈妈的洞口,仿佛随时就可以插进去让妈妈欲仙
欲死。妈妈试图挣扎,怎奈四肢被压的严严实实,再加上跳蛋在自己的肉缝中早
已搅了个天翻地覆,酥麻的感觉由私处传遍全身,此时的她只觉得全身无力,只
得弱弱的扭动着自己的腰部。

妈妈左右扭头挣开王军的嘴:「不行……不能这样……我结婚了……而……
而且儿子也在外面……」

王军却不以为然:「怕什么!让他看见多好!看见他妈妈原来是个这么淫荡
的女人」

「不……不行…………我……啊!」妈妈还没说完话,王军两只手指已经插
进妈妈的小穴。

妈妈腾出了一只手,伸下去握住了王军的手,王军却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看见妈妈伸手过来,反而抓着了妈妈的手,握住两根手指和自己的一起插进妈妈
的阴道里,同时还加大了抽插力度和速度,四根手指在妈妈的缝里和马力全开的
跳蛋一起,将妈妈的蜜穴弄成了一个「水帘洞」!妈妈的两根手指被王军的手指
带动着在自己的穴里抠来抠去,妈妈一句话也不说,只是一个劲的哼唧,表情不
知是愿意还是不愿意,显得非常纠结。不一会,妈妈带着纠结的表情在王军的床
上到达了自己今天的第五次高潮。

王军再次趴在妈妈身上,与她舌吻,但两人的手仍在妈妈的穴里上下翻动,
「噗叽噗叽」的水声也能听的一清二楚:「你老公很少给你性交吧?穴这么嫩这
么紧,还这么敏感。」

妈妈喘着粗气「嗯」了一声,似乎还沈寂在刚刚高潮的快感之中,闭着眼不
住的呻吟,仿佛越来越享受王军的调教。

王军又一次趴了上去与妈妈舌吻,但是这次塞在妈妈下面的手指没有停。妈
妈似乎渐渐被征服了,当王军另一只手从妈妈胳膊上拿开转而去玩弄妈妈巨乳的
同时,妈妈闲出的那只手紧紧的抱住了王军。

妈妈和王军两个人在床上缠绵许久,妈妈嘴被王军的舌头堵住,但还是不停
发出「嗯……嗯……」的呻吟,几分钟之后,呻吟慢慢变大,妈妈的呼吸也变得
急促,再加上王军另一只手不断刺激着妈妈的乳头,我知道,妈妈又要高潮了。

随着妈妈身体扭动越来越剧烈,在妈妈快达到高潮的前一刻,看准时机的王
军忽然抽出了手指,食指和中指间还夹着一个剧烈震动的塑料丸,王军将跳蛋关
掉放在妈妈蜜穴的正下方,穴里的淫水不断从里面流出滴在跳蛋上。与此同时王
军的上身却还是和我妈妈紧密的接触着。

妈妈正处于高潮的边缘,突然下体一阵空虚,所有的刺激都不见了。不知所
措的妈妈舌头只得配合着王军,在嘴里与他不断的纠缠。

妈妈的右手抱着王军,左手则在自己的下体附近乱摆,摸到了跳蛋之后不管
三七二十一就往自己的穴里塞,无奈塞得很浅,小半个跳蛋还露在逼外。妈妈又
试图寻找王军的手,经验丰富的王军知道妈妈早就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是时候
让自己的鸡巴舒服一下了,于是将自己巨大的鸡巴慢慢凑了上去。

妈妈胡乱在私处附近乱摸,忽然摸到了一根粗大的软棍子,心里也是一惊,
但此时的她已经完全被高潮冲昏了头脑,握住摸到的软鸡巴就向自己的淫穴送,
怎奈王军的鸡巴还是软的,塞了几次没有塞进去。妈妈越来越着急了,用自己得
浑身解数想让王军的大肉棒勃起,可无论怎么撸,王军的大鸡巴一直是软的。

妈妈越是着急,王军就越不紧不慢的用舌头在妈妈嘴里和她纠缠。

妈妈不断的挺自己的小腹,用自己的阴唇摩擦王军的阴茎,想用自己饱满、
湿润的阴部刺激王军,因为通常爸爸被妈妈这样蹭两下就射了,可是这招对王军
完全不起作用。

妈妈双手握住王军的大鸡巴才将它完全握住,不断上下滑动,将龟头贴在自
己的阴唇上抹来抹去,又甩头挣开王军的嘴,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给……给
我……」

「给你什么啊?」

「我……我要……」

「要什么?」

「大……大鸡巴……大鸡巴……」

「你大点声我听不见。」王军的脸几乎埋进了妈妈的胸里,两只手一手一个,
一边舔一下乳头。像品尝美食一样品尝妈妈的乳房。鸡巴也渐渐硬了起来,24
cm的阴茎挺立在妈妈逼前。

「我要……鸡巴……插我……插我……」妈妈用几乎喊的音量说了出来。

王军看准时机将24cm的鸡巴一下插进了妈妈的下体,全根覆没,连同堵
在阴道口的跳蛋一起插进了妈妈的体内。我妈妈的小腹上隆起了一个棍状的大包。
妈妈「啊!」的尖叫出了声。

王军开始缓慢的移动:「真紧啊。舒不舒服?」同时一只手去摸跳蛋的遥控
器,将跳蛋开到最大。

「舒……舒……啊啊!」妈妈本来就已经快高潮了,王军粗大的阴茎早已让
她欲仙欲死,再加上跳蛋的刺激,不到十几秒钟就又高潮了。

妈妈抽搐着下体四处扭动,但王军的肉棒就像柱子一样挺在妈妈的体内,无
论妈妈怎么扭动也无法摆脱。肉棒粗到将妈妈娇小的阴道口堵得严严实实,但还
是有少许液体从缝里挤出来。王军没有停歇,一直缓缓地抽插妈妈,妈妈还沈浸
在刚刚高潮的快感中时,下体又传来快感,将妈妈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好敏感啊,有这么紧,真不像生了孩子的熟女。你老公肯定不常操你吧,
那以后我就帮他完成这个使命好了!」

妈妈迎合着王军,一句话不说,自顾自的哼唧、呻吟。

可能由于太久没做或者王军的能力比我爸爸强太多了,再加上跳蛋在子宫的
刺激,妈妈每几分钟就高潮一次,每几分钟就高潮一次。仅仅在被王军抽查的十
几分钟里,妈妈就高潮不下三四次,而王军却像没事人一样慢慢的抽插,仿佛还
在做前戏。

忽然妈妈放在王军客厅的电话响了,我去看了一眼是爸爸,于是喊道:「妈
妈,爸爸来电话了。」

王军抢话道:「拿进来。」

我乖乖走进去,低着头不敢看妈妈,下体早已勃起多时,妈妈被操的同时也
羞红着脸不敢看我。王军似乎看到了我的勃起,嘴角露出一丝坏笑但没说话,一
把拿过电话按下接听键地给妈妈。

「喂……老……老公……嗯……晚上不回来吃饭吗……?……呼……呼……
嗯……好……唉………」

然后便是一阵沈默——原来妈妈又高潮了讲电话拿的远远的,另一只手捂着
嘴剧烈的摇头,表情痛苦,下体也在不停抽动。

「喂…………没……没事……我……锻炼……呼呼呼……呢……你……你忙
吧…………挂了……哦哦哦哦哦哦哦哦!」王军听到妈妈说在锻炼,兴奋的加快
了速度,妈妈大声淫叫着挂掉了电话,在爸爸还没听见之前。

「做锻炼……?是吧?」王军得意的抽插妈妈,加大了力度。又让妈妈坐起
来在自己鸡巴上转了个圈,跪趴着朝向了我的方向,妈妈已经浑身瘫软,只得任
他摆布。我知道王军是故意的,于是我心领神会一般的脱下了裤子开始撸管。王
军也配合着我加大了抽查的幅度和力度。

妈妈像狗一样四肢着地跪趴在床上,双手撑在床上,两个巨大的乳房垂在胸
前几乎和手臂一样长。每次抽插,王军都将肉棒拔出到龟头,再狠狠刺进妈妈体
内直到蛋蛋撞在妈妈的阴唇上,妈妈两只美乳随着身体晃动而晃动,幅度大到两
只奶子甩过来几乎可以碰到妈妈的脸!妈妈每次淫叫都像高潮一样的放声叫喊,
反正一层只有两家人,也不怕别人听见,妈妈更是越来越放得开了。

王军看见妈妈低着头哼唧,就从后面抓起妈妈的头发,将头提上来,正脸冲
着我。妈妈表情怪异,但又不失几分享受的颜色。王军就像骑马一样从后面骑着
妈妈,抓住妈妈的头发,向左摆向右摆。看到此景我鸡巴一挺,一股白色的液体
从龟头里射了出来……

终于,在妈妈又高潮了两次之后,妈妈湿润温暖的蜜穴终于让王军射出了今
天的第一发炮弹。王军喊了一声「老婆,要射了!」就将浓浓的白色液体射进了
妈妈的子宫……与此同时,精液又从我的阴茎里喷射出来,射在了王军卧室门上。

妈妈粗喘着气,想歇一会,但王军根本不给妈妈喘息的时间。没有抽出大鸡
巴,反而继续用发软的鸡巴前后出入妈妈的穴,几下之后鸡巴又渐渐的硬了起来,
将妈妈的小腹又顶起一个鼓包,之后便继续大力的抽插妈妈。妈妈的子宫里除了
一个正在活蹦乱跳的跳蛋之外,就是几亿颗王军的精虫,每次抽插,都会有白色
的液体从两人的交合处挤出来,发出「噗呲噗呲」的声音。

王军就像一个机器人,不知疲倦的给妈妈的小穴带来刺激。妈妈越来越迎合
王军,一遍一遍的喊着:「老公……老公……插死我……插我……射我我要怀孕
……怀你的孩子……」

妈妈越来越像一匹被王军驯服的马,被他扯着头发,满脸享受,甚至被插到
翻白眼。我站在门前从门缝偷看、撸管,射了好几次之后脚一软不小心推开了房
门,软塌塌的鸡巴吊在裤子前,王军看到了我只是坏笑,妈妈则完全无视了我,
翻着白眼,双手向后伸搂住王军的腰,奶子上下翻飞仿佛两个大圆球随时可能飞
出来一样,不停的喊着「插我吧……插死我吧……我还要……还要……」

我想赶紧出去以免妈妈恢复意识后发现我在。但王军像我挥挥手示意我过去,
我怯生生的走到床边,发现妈妈被干的完全沈寂在了王军的鸡巴中,看到又一根
鸡巴走来,妈妈紧爬两下,过来含住我的小肉棒。

我感到一阵温暖,妈妈先用舌头绕着我的鸡巴舔,清理我残留在上面的精液,
这是第一次我进入女人的嘴里,一阵温暖包着我的小鸡巴,妈妈舔了两圈我就忍
不住射进了妈妈的嘴里。妈妈没有吐出鸡巴,反而像喝饮料一样将我的精液一口
吞下,继续舔舐我发软的阴茎。

妈妈的嘴太舒服了,过不了一会我就射一次,而妈妈也一样敏感——在王军
的鸡巴和跳蛋的猛攻下,过一会就高潮一次。王军的精液填满了妈妈的子宫,过
一会又有新的精子从王军的鸡巴进入妈妈的体内,将之前的挤出去。妈妈的子宫
就这样被填满了一次又一次。

妈妈的性欲远比我想象的强得多。不知过了多久,我实在没力气了,在妈妈
嘴里射出了最后几滴精液的时候,我拔出软趴趴的鸡巴,我的鸡巴此时已经在妈
妈的嘴里被清理的非常干净了,我提上裤子坐在房间的椅子上。

妈妈也累了,双手一软趴在了床上,支撑她上半身的只有那两个被她自身重
量压城大肉饼的乳房了。王军看到此景,竟然开始做起俯卧撑:每次起身都将鸡
巴全部拔出,只剩下龟头的前端放在穴里用来对准;每次下去也都是全根覆没,
使妈妈的快感增加到最大。由于阴道里的水渍,每次抽插,都发出「噗……噗…
…」的声音。

终于,十几个俯卧撑之后,王军趴在妈妈身上,阴茎顶进了妈妈阴道的最深
处,「吱——吱——」的声音在妈妈子宫附近响起。妈妈无力的趴在床上发出
「嗯……哼……」的呻吟,享受着自己的子宫又被新一轮的精液灌满。多余的精
子又从两人的交合处挤出来滴在床上。

妈妈累的趴在床上沈沈的睡着了,也管不了跳蛋的震动和下体的充实感了;

王军看妈妈睡着了,将妈妈翻了个身面朝自己,嘴里含着一个奶头也睡了。
虽然鸡巴已经软了,但还是足够大得塞进妈妈的紧逼不掉出来。

跳蛋在妈妈子宫里震动,不停搅动着卵子和精子,再加上王军的鸡巴就像个
塞子堵住了精子的去处。我知道,这次妈妈是必怀孕无疑了。但我却一点办法也
没有,想到这,我走到妈妈面前,看着她熟睡的脸,撸了最后一发,便回家了。

当精子滴在妈妈脸上时,妈妈下意识的吃了干净,可见她还没玩够。

晚上,妈妈赤裸、浑身是水地从对门走了回来进了家门,不知是淫水还是汗
液,我想他们应该醒来之后又玩了几次吧。妈妈回家后就直奔浴室,就在妈妈刚
进去时,爸爸就回来了,哪怕妈妈晚一分钟也肯定被爸爸发现了。

妈妈进去很久才出来,晚上又和爸爸做了几次,爸爸的小鸡巴跟王军根本没
法相提并论,几分钟就射了,妈妈这么做也肯定是为了以防怀孕之后爸爸起疑心。

自那之后,妈妈在爸爸上班的时候,就赤裸的跑到王军家里,两个奶子在胸
前一颠一颠还是很诱惑,回家时也都是满身湿的。

果不其然,高二开学之前,妈妈给我生了一个弟弟。而那之后的妈妈,也没
断绝和王军的来往。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