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了姐姐的富贵命,我却成为了偏乡妇

家里的生意又再次出现亏损,投资债券的市值也大跌,至今已然是接近破产,
老爸连最喜欢的烟也不敢抽了,这次我突然回家看到老妈做的菜都是最普通那种。
当初想着不靠家里自己出来社会打拼的我事业更是一塌糊涂,工作上的压力更是
导致了抑郁症,好几次想到了自杀,幸而被家里发现了不对,在我上吊的时候把
我拉了回来。

老爸一直是无神论的思想,可是这几天贪钱的老妈居然开始求神拜佛起来,
却根本没什么用。因为这件事老爸还骂了她好几天,最后反而是老爸打了一个电
话找到了他一个很久没有联系的旧同学。因为信仰上的事情两人闹掰了将近三十
年没有联系,可是老爸和他说清楚我们这个家快要垮了的情况那个人还是帮忙找
了一个老先生过来我们家。

老先生来了我家不停地走动,看了好久,最后指着我说:「令郎的命只算到
今年了,明年的运数和命理已经没有了,虽然被你们救了他一次,可是还是留不
到明年。」老爸脸上的颜色变得很难看,接着老先生又说:「不仅如此,你们家
的福气和财运也走完了,以后一直都是行衰运,看卦象是要贫苦终老。」

「这个走完了是什么意思?」老妈急忙问老先生

「走完的意思是你们命中注定的福气和财运已经是定数,命中该得的好运就
那么多,就是贵人也帮不了了……」

还没说完老妈就呜呜地哭了起来,哪怕是神棍骗钱的算命的时候也可能说两
句好话,可现在老先生不住地摇头,一句好话也没有说。

「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老爸说。

「没有了,你们家后裔男丁的命数已尽。可惜你们家有女儿早夭,不然可是
富贵的命数,连带你们家庭也要被提携,肯定会比现在风光不少。」

……

老先生走后经过我的一番追问,原来家里早前应该是要有一个姐姐,因为计
划生只能生一个的缘故,就堕胎堕掉了。就在我以为这个算命的事情就这样了结
的时候,第二天老妈从外婆那边的亲戚里请了一个神婆过来,随同过来的还有一
个表姑婆,她告诉我当初是这个神婆算到了这门姻缘好,才让我老妈嫁给当时还
算富裕的我老爸。

神婆给了我们家一个歪门邪道的办法,那就是她可以把我那早夭的姐姐的残
魂招过来,让我彻底舍弃现在男性身份拥有的一切,以后我就借她命里的运势活
下去,但我必须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里上,都要心甘情愿地和这个残魂彻底融合
成一体。而且这个残魂心中有些怨气,因此变成女性的我最后必须要嫁出去,以
完成她的心愿。

老爸彻底大吃了一惊,然而神婆紧接着说出了这样做我可以过得姐姐身上应
有的所有寿命,连带她身上爆满的福气财运也会分一部分给我现在这个家庭。随
即贪钱的老妈像鸡啄米一样两眼放光地对着我不住点头,老爸本来是明确反对的,
但是说也奇怪,神婆刚按着我的头「招」了一下子我姐姐的残魂,老爸好久不联
系的一个生意合作伙伴就给他打来了电话下了一个大订单,老爸知道事情本不应
该这样继续下去,然而刚接到的大订单让他没有办法开口去阻止神婆。

至于我呢?其实没有人知道我私底下一直偷偷摸摸地有看过一些变成女生的
性转文,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抵触,而听到要把我出嫁给别人更是浮想联翩,想到
以后的我要伺候公公婆婆,当别人的好儿媳,我不由得莫名地脸红了起来。

神婆却说刚才按在我身上的一小缕残魂只是开始,但我无法一下承受太多,
她已经把剩余的残魂保存到她带过来的一条项链上面,要我时时戴着它,直到出
嫁之后才能摘下来。

听到只是一小缕残魂就已经让家里好转了起来,此时老爸更是没有了反对的
理由,老妈更是亲手帮我戴上了项链,我感觉身体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却又说不
清那是什么。


第一章

为了让姐姐的灵魂尽快融合到我的身体里,老妈安排我每天到一家专门为变
性美女服务的美容院里接受女性化催眠,并教我化妆打扮,同时为了变性手术作
准备,美容院要我开始服用一些雌激素类药物。

一个多月后我的脸明明轮廓没有多大变化,但在镜子里看起来已然变得阴柔
了一些,有了女生的气质,皮肤也变得更加光滑细嫩,感觉就好像一个超短发的
女生。

隔天老妈帮我穿上了旗袍和高跟鞋,戴上了假发,然后老爸把我带到了一个
小型宴会上,来的都是一些我老爸好久没有联系的一些朋友,其中大部分都是医
生,这也是我家重回中上流社会的第一批来祝贺的上流人士,老爸整个人都是神
清气爽,脸上都能看得出来的精神奕奕,说明我做的这一切改变都是有意义的。
因为提前打好了招呼,大家都知道老李家的儿子变成女儿了,而到场的很多都是
受过高等教育的医学界精英,对于这种事情不但没有任何反感,反而祝贺我重获
了新生。

全程几乎都是老爸在和他们聊,我就只是像老妈教我的那样,穿着旗袍斯文
地走了一圈向各位叔叔们敬酒,最后聊了好久确定下来了过几天我去高叔叔的私
人诊所里进行更深一步的女性化治疗。

几天后我穿着一条长裙坐出租车来到了这位高叔叔的私人诊所,说是叔叔但
是他比老爸年轻了十岁,只是他和老爸已经先入为主做了朋友,我就只能叫他叔
叔了,到了里面他的私人助理把我带到了诊疗室,里面的护士帮我脱下长裙没多
久他走了进来,我一下变得很不好意思地捂着下体,脸上火辣辣的,在这一个多
月的激素影响下我的肌肉萎缩了不少,现在柔弱的就像女孩子的身体一样。

还好他说这种情况他看得多了,要我放开双手给他检查,护士看出我有点尴
尬轻轻地拉开了我的手。

「哈哈,叔叔小时候还抱着你给你把过尿呢,没想到过了那么久还是一模一
样。」

是啊,我现在的小鸡在激素的影响下一直都是软软的一小条,和刚出生不久
的小孩子一样大小。

「那段时光真是让人怀念啊,那时候我没摆好方向,把你王叔叔的裤子都弄
湿了。」说完高叔叔和旁边的护士都哈哈大笑起来。

但我的脸顿时红透了,因为此时我脑里浮现出来的是我以前看过的一部变装
小说:里面破产的父亲让儿子穿上女装去伺候旧日的朋友,以换取朋友金钱上的
支持。小说里最刺激的一幕就是父亲的朋友王叔叔一边狞笑着,一边像小孩子一
样抱着这位「世侄女」,看她满脸通红地在草地上尿尿。

高叔叔当然不知道此时我在想着什么,很快就检查完了。

「服用激素的效果还不错,再多几个月就可以嫁人了。」高叔叔说完把报告
交给了护士,后续由护士继续负责我的入院手续,听到嫁人我的脸更红了。

第二天老妈过来给我手术的签字,高叔叔对我的喉结进行了改造,等我醒过
来声音已经变成了女声,过了几天下体的两颗蛋蛋也被摘除掉了,让我感觉两腿
之间有些空荡荡的,之后我还进行了全身脱毛,全身美白还有微整形等手术。

老爸则是神通广大地注销了我原来的身份证明,通过有关方面给我搞到了一
张女性身份证,在这个国度可谓是钱是万能的。

第二天我还在思绪万千地想这一切是否值得时,老妈高兴地把一份入学通知
书放到了我的病床上。

确实我之前已经和老妈说过了我不想在职场上找男朋友的想法,没想到老妈
干脆把我年龄改小了直接重新让我念大学,方便我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生。

然后老妈还给了我一份苗勒管永存综合症的医生诊断证明,证明里写着我从
小都是被人当男生养大,后来被发现体内有一套女性生殖器官(当然实际上目前
我体内还没有),目前正在接受雌激素类药物治疗,以后只要把阴茎切除重新造
出阴道口就能正常生出来小孩子。

简单点说就是,我现在的身份是一个从小就睾丸发育不良的双性人,刚完成
了睾丸切除手术,可以光明正大地和男生恋爱,因为在这份证明上我是有怀孕能
力的。


第二章

在我切除蛋蛋后的这大半个月老爸生意上的订单一个接着一个,公司的效益
蒸蒸日上,此时我就是想后悔也没办法了,看着老爸红光满面地抽着最高级的香
烟,我觉得手术后这十几天我忍受的一切不适都是值得的。

因为我的小鸡还没有切除,校方没有办法把我安排到男生寝室或是女生寝室,
所以我只能自己做在外面租公寓住。

隔了多年回到大学,一切都有一种熟悉感,只是物是人非,我到了图书馆看
了一个下午的书,收拾好心情准备第二天的上课

而我没想到,刚开始入学不久,就有人通过学生会得到了我的资料,第五天
下课回到公寓,三个男生已经躲在楼道里,趁我开门一拥而入冲进了只有我一个
人居住的房间。

「小美眉,我们是春梦社的,要不要加入我们的组织啊。」

天啊,居然是春梦社,我几年前念书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社团,他们在学校里
私底下组织了一个几十人的团夥,专门引诱在读的女学生兼职做校妓,可谓是臭
名远播的,没想到到了今时今日这个组织还在。我几年前还没毕业的时候还看到
过一个他们组织的校妓,当时她走在路上已经不断地被人猜疑她的身份,到处都
有人在指指点点,却还是毫不避嫌地走到春梦社几个头目身边,坐实了她自己做
校妓的传言。大家都说她是被春梦社的头目彻底控制住了,不到毕业都不能脱离
出来。

「听说你以前一直是当的男生,那么A片黄书你都有看过咯。」

说着一个男生往我嘴里塞了块布又把我反手按住,另一个男生隔着裙子拉下
了我的内裤,又掀开裙子,两条洁白性感的大腿之间像小孩子一样的白皙小蘑菇
曝光在众人面前,第三个男生不知何时已戴上了医用手套沾上一些绿色的润滑剂
把手指伸进入了我的身体搅动起来。

「我们春梦社之所以越做越大是因为每一个被我们拉入会的小美眉都会享受
到彻底的高潮,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给你们这些小美眉注入的长效发情快感药,
每半个月就会发作一次,直到你们彻底认同自己的身份拜倒在当校妓的下贱快感
当中为止。」

接下来由不得我思考,他们三个把我架着拉到了一个烧烤大排档那里,这时
候才把我嘴里的布拔出来,到场的已经有三个女生和七八个男生分成了两桌,这
个大排档我是非常熟悉了,还是学生的时候经常和寝室的同学到这里来喝酒,没
想到这次来我竟变成了陪酒小妹的身份以给他们助兴。坐在同一个地方却当着彻
底不同的角色,这造成的强烈身份反差使我觉得恍如隔世。

按照社团的规矩女生要不断地给男生倒酒,而我之前在美容院接受的女性化
催眠也令我觉得应该这样做,还没喝上一轮,坐在我旁边的男生把手伸到了我的
裙子里,摸着我的小蘑菇当作女生阴蒂一样异常熟练地玩了几分钟又抽出去和人
喊酒拳,看样子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这时我隔座的女生也被另一个男
生伸手摸了进去,她却好像没有反应一样继续夹菜。理智告诉我这时候应该大声
呼救叫人来救我,但心里居然对男性的抚摸没有多少反感的感觉。

还有一点就是,男性时的我一直对校妓抱有很强的窥视欲,只是一直没有机
会近距离观察,这时都来到这里了,我很想留下来对这样的校妓聚会一看究竟。

接下来我隔座被摸的女生右边一个大块头招呼她喊酒拳,没有几下她输掉了,
男生拿出一个一次性杯倒满啤酒伸到桌底,我把头低下去隐约看到了他把自己的
肉棒伸进去啤酒里面搅动,然后拿上桌面,那个女生毫不犹豫仰头一口全部吞了
下去。

我因为不会喊酒拳一直没有玩,又喝了一阵他们甚至鼓动大排档里的啤酒小
妹喝他们的「特制啤酒」,推销啤酒的小妹当然没有上当。而且这个啤酒小妹我
还认得,还好她没有认出我,在我上了一次厕所回来的时候听到了他们之间的聊
天,说是一路架我过来大排档的三个人就是老大派过来专门负责调教我的,我为
了听到更多隐秘没多久又找了个藉口往厕所跑,转了两圈躲在一个隐秘的阴暗角
落偷听,准备等下从小这里逃走。

通过他们的谈话得知春梦社是把我当成了一个特殊的卖点,专门给那些喜欢
伪娘的男生服务。

接着刚好从我这个角度让我看到了坐席上最漂亮的长腿女生脱掉了拖鞋把脚
伸到了对面的男生裤裆上,几只脚趾头异常灵活地挑逗着男生的肉棒,一时间看
得我都忘记了从这个角落逃走的念头。

「好啊,你这贱婊子想逃走是吧。」

负责调教我的三人中最强壮的阿彪不知何时已走到了我身后,迅速被堵住嘴
的我被拉回了我的公寓,我不知道刚才喝的一点啤酒里早被下了春药,一被拉回
去我就全身无力地被灌肠,灌洗干净后他们往我身体里灌注一种药水,我的大脑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出去了两个人带着一个刚才喝酒的女生进了我的公
寓。

「好了阿媚,你开始教她第一课。」

说着这个我后来叫媚姐的女生和我亲吻起来,她知道我之前一直都是男生根
本不会拒绝,亲了一阵又拉着我的手去摸她的胸部,她也摸我微微发育像个小女
生一样的胸部,然后三个男生里最矮的阿安躺在了地上,阿媚开始用脚隔着裤子
揉弄阿安的裆部,然后也把我的脚牵引了过去放在一起。一种特殊的感觉再次传
来,之前进行的女性化催眠也没有教过我做这种事,第一次给男生足交居高临下
的女性视角对于刚转换成女生的我来说好像打开了我心里的一道封锁。

阿媚随即蹲下身去拉开了阿安的裤裆拉链,软软的女生手指抓着了我的双脚
开始教我怎么动作让男生舒服。然后她又搬了一张凳子坐在我的对面,两个女人
四只脚一起搓着阿安的阳物,其实大部分都是阿媚在动,但阿安快要喷射时她把
脚抽了出来,大量白色的精子都喷在了我的脚上。再后来的事我就开始记不清了,
脑子一直迷迷糊糊的,到醒过来已是第二天。


第三章

等我醒来我的床上散乱地放着大量的拍立得照片,里面是我给做着各种淫荡
动作,有用手刮着一脸的精子在舔嘴唇的,也有一脸媚态地给用脚给男人搓肉棒
的,更有我坐在男人身上被干同时还用手抚弄着另外两个男人的身体的。我知道
事情不妙,这时媚姐端着一瓶饮料走了进来。

「已经发现了吧,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你已经用脚踩过社团成员的肉棒,
以后就是和我们一样的校妓,不然你昨晚给男人足交的浪荡模样就会发得到处都
是,以后你也没法嫁人。」

「可是……」

「你已经主动用脚给男人搓弄过了,你还以为自己不是女人吗?」

说着她递给我那瓶饮料。

「这个是美国特制的营养液,只要喝了几天内都吃不下任何食物,就是硬吃
下去也会吐掉,只能继续喝这个营养液补充营养,这样你随时可以用你的后门伺
候男人,接下来几天我会教你怎么做一个女人,让你慢慢变的有女人味。」

媚姐开始教起我怎么不经意地露肩这些在我以前看起来是婊子行为的小技巧。
还没学两个小时又有了两个男生敲门,媚姐给他们开了门进来,用他们的话说就
是要用接二连三的快感把我干得心服口服,从此心里彻底依赖男人。

但是我的记忆在那两个男生进门后就又开始记不清了,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半个多月

如果有人打开后来我这半个多月的所有录像带就可以看到,我从一开始被他
们抹药不情不愿地爬到男人身上,到后面听话地只要肉棒一甩过来脸上就主动地
凑过去吸,再到男人一拍屁股我就会把裙子撩起来露出自己的肉穴,用媚姐的话
说就是我在这半个多月里被催情药剂彻底驯服了,成为了她们之中的一员。

在我彻底被驯服后春梦社的米老大开始把我变成了他们的赚钱工具,媚姐帮
我化了个英姿飒爽的男人妆,并让我穿上了男性衣服光明正大地走进了男生寝室,
随后米老大开始了对我的远程操控,我一进去就到了指定的寝室,从背包里拿出
来女性的衣服,没有几分钟我就换了妆换了衣服戴上了假发,身上充满了女人味,
然后我拿出了我的医学证明,这一次是真的了,因为高叔叔已经联系找到了和我
匹配的一副被捐赠的年轻女性子宫和阴道,用最新的科技完美地保存着,只需等
两个月后我的身体被雌性激素改造成熟就可以去进行移植。所有这次我很有底气
地表明了自己的女性身份。

很明显我这个外表是伪娘的「真娘」非常吸引人,直接走进男生寝室是之前
所有校妓都不敢尝试的行为,此时我却轻易地办到了,而且也不怕管理员的抽查。
接着我开始了夜夜换男人的生活,这个过程中所有男生都是给米老大空中转账,
我没有接收任何一分钱,甚至有几个人骗我说已经付了账,让我帮他们吹箫,事
后被我发现了是假的,但我也没有追究他们的行为,这一下可引起了轰动,最后
还是米老大出面叫停把我从男生寝室拉了出来。在短短十几天里面我可谓人尽可
夫,几乎每一个楼道和楼梯都在深夜被我爬过,是真的像母狗一样在地上爬,被
夜里睡不着的男生看见了又是一轮拉进寝室的猛乾。

他们没有人知道我如此卖力是因为我曾经在这里住了三年多,只是这一次换
了一个身份,所以其实是我这个伪娘学姐在吃这些学弟的嫩草,甚至还有一个五
年制的学弟还在原来寝室,当年我还和他有过一面之缘,而我却变成了母狗趴在
地上,被人一边干一边慢慢爬过他的寝室门,甚至我还故意趴在门口的地毯上停
了几秒,因为太刺激了还忍不住开口叫春差点引来管理员,后来每次回想到那一
刻我都觉得当时的自己真的淫浪到了极点。


我不知道这几个月里老爸居然一直不停地给神婆奉献金钱,除了大笔的奉金,
老爸更是发动人脉帮神婆找回了失散多年的亲弟弟,神婆对此当然是万分感激。
没有钱的时候还不觉得,但重新回到上流社会之后的老爸就生怕再次失去现在拥
有的一切,而且心里还不可抑止地希望能赚得更多。

当我找了个时间和老爸说了我脖子上的项链被另外的一个江湖中人看出有祸
根之后,被重回上流社会的成就感冲昏了头脑的老爸终于找回了一丝警惕,多年
商场浮沉的他当然知道货比三家的道理,只是这几个月里一切都太过顺利,让他
一时被横财遮住了眼睛。老爸没有叫我马上去找伟华的伯父,反而是稳重地先联
系他信得过的人。

说起来我家认识的信得过的人就是之前那个老先生了,上次由始至终他都只
是收了一点点交通费,为人可谓相当正派。老爸就再次把他找了过来。

「胡闹!」没找到老先生刚到我家进门就是这一句,当看到我家的改变,还
有当时说了活不过明年的我变成了女生好端端地站在他面前,再加上我脖子上的
项链,老先生明显知道了事情的来由。

很快老先生说明了这种借命的旁门左道有违天意,借来的寿命只够延续我七
年又七个月的寿命,而在我出嫁之后大部分福气财运会跟随借了姐姐命的我一起
嫁到夫家去,留下来的可谓是十不存一。

此时我已变成了女生木已成舟,老先生叹了一口气,和上次一样由始至终没
说出任何解决的办法,这一次更是连交通费也没有要,转身就要离开。

老爸连忙把老先生拦住,再把神婆请来对质,神婆收了我家大量的金钱还找
回了家人,心存愧疚的她也没有花言巧语狡辩或是强词夺理,只是支支吾吾地说
就是十分之一也足够我家维持现在优裕的生活。还没说完老爸就把她赶了出去,
然后客客气气地开车把老先生送走。


第六章

知道了我嫁出去之后会带走大部分福气财运的老爸老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但是借了姐姐命的我又不能不嫁出去,但是又没有了好的办法,最后同意我去找
伟华。

看着老爸老妈心急如焚的样子的我赶紧回去学校找到伟华,没想到伟华开口
就是要我彻底成为他的女人,只有这样他才会帮我。

伟华明确说明了他的伯父也不是什么正派人士,而且这件事情颇有些麻烦,
需要伟华付出一些东西,没有利益伟华和他的伯父根本不会帮我。

无奈之下我只好找家里要了一笔钱,无奈伟华就是要我彻底成为他的女人,
死死咬住不肯答应其他任何条件。

最终,我答应了他。

伟华要我用家里给的那笔钱去买米老大那里控制我的催情药剂,我之前服用
的是A型,得到的解药也是A型。这次我把钱给了伟华,和他一起去米老大那里
直接买到了B型的药物。伟华急色地在他的车里就把B型催情药剂注入我体内,
还没等伟华把车开回他的出租屋——我和他两人的爱巢。我已经恢复了那种被性
欲控制的状态,随后伟华把我抱上楼,关了门就往自己的肉棒上抹上了配合B型
催情药剂使用的费洛蒙,我的头又开始变得迷迷糊糊的……

半个月后。

伟华的出租屋,一个铁笼子里趴着一个戴着粉色项圈的长发美女,全身非常
丰满白皙,穿着性感的网袜,脚趾涂了诱人的红色脚趾甲,黑色的性感皮束腰,
屁股后面还有一条狐狸尾巴,两个有了C罩的奶子暴露在窗台射进来的阳光下,
却一脸安稳地睡着了,这个人当然就是我。

再次被催情药剂彻底驯服的我几乎是对伟华言听计从,此时在笼子里的我知
道再过一刻钟伟华就会把我放出来,因为伟华用我的钱请了两个私家侦探,在附
近十几个住了底层夫妻的出租屋里装了摄像头,他们大多是离乡到这座城市来工
作的恩爱夫妻。而伟华要求我做的就是每天观看并学习模仿这些底层妻子的行为,
并把自己的身心代入这些底层妻子其中去,想象如果让我代替那些务工人员的妻
子一天我会怎么做。

实际上伟华给我截取的片段大多是这些夫妻做爱时的场景,他就是要我模仿
这些年轻又和丈夫恩爱的妻子怎么顺服在男人身旁,掌握她们和丈夫打情骂俏的
口吻,还有低身侍奉男人的态度。


这样又过了两个月后我的心态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出门时跟在伟华身后像
个小女人一样,也不在外面穿着太过风骚暴露的衣服,伟华还让我和那十几个女
生成为了好邻居,整天聚在一起聊家长里短,甚至一起讨论和丈夫之间那点性爱
的事。

在伟华觉得已经能完全掌控我之后,又要求我老爸老妈以邮局汇款的方式给
伟华伯父汇了一大笔奉金,同时在我再三的恳求下,伟华终于把他的伯父从乡下
请到了我家里。

为了防止再次出现意外,老爸把老先生还有神婆一起请了过来,让他们和伟
华的伯父一起做个互相印证,等大家都坐下来闲聊了几句活络了气氛之后,伟华
的伯父说出了他的办法。

伟华的伯父说要避免我嫁出去把福气财运带走很简单,那就是让我嫁回家里
来。

我的父母可以新收养一个儿子,接着和我断绝关系,然后把我过继到移植子
宫给我的那个女性家里。选好良辰吉日后让我和这个新收养的儿子结合,我就成
了他的妻子。这样我的老爸老妈就成了我的公爹和婆婆,那十分之九的福气财运
也会跟随我一起嫁到这个「新家」。

不用说这个儿子最合适的人选就是早年亲生父母已经因公殉职的伟华。

伟华的伯父还说只要我被过继到新的娘家之后我就要被切断一切的经济来源,
老爸老妈要彻底把我当新来的儿媳妇看待,也要把改了姓的伟华彻底当儿子,我
嫁给伟华后作为公爹和婆婆要对我这个新儿媳妇严加管教。让我彻底顺服我的丈
夫,只要我和伟华的婚姻不破裂,那十分之九的福气财运就算保住了。

而原来伟华的命格是特殊的双命之人,除了主命之外还有一条副命,只要我
嫁给伟华,伟华的伯父就会作法把伟华的副命绑在我身上,这样七年后我也能继
续活下去,但和伟华的副命绑在一起之后我就再也不能离开伟华了,否则会有性
命的危险。

这个想法说起来很荒唐,但老爸老妈的眼里却充满热切,熠熠发光,因为这
样既保住了来之不易的财富,也让我在七年后可以继续活下去,所付出的仅仅是
依附在伟华身边这样简单的事情,而妻子依附在丈夫身边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了。

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接受再重新回到贫困的生活中去,决定一切就按照伟
华伯父的办法去做。

接下来我的父母给了移植子宫给我的那个女性家里一大笔钱,但是那些都不
属于我,而我所得到的仅仅是可以在这个「娘家」暂住一个月,等待出嫁的日子。
而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还要参加一个催眠培训班,本来是给那些不愿意家族联
姻的大小姐们强制催眠让她们变成一个好太太好儿媳的,此时却施加在了我的身
上。

而伟华也选了一个好日子正式成为了李家的儿子。

另外一边仅仅是二十天的时间,每日长达十个小时接受催眠的我不断地被暗
示着要学习怎么顺服讨好自己的丈夫,怎么去迎合侍奉自己的公婆。当满了一个
月之后,催眠师再次给我看那张我熟悉的全家福时,在我眼中照片里前排坐着的
那两个人已经不再是我熟悉的老爸老妈,在我心中的印象里这两个人彻底成为了
我以后必须要努力侍奉的公爹和婆婆。

到了结婚那天,伟华打翻了一个杯子,老妈,哦不,我现在的婆婆叫我赶紧
把碎片捡起来,正当我询问为什么不责怪伟华时,婆婆说了一句:「他现在是我
儿子啊……要骂也是骂你这个儿媳妇才对。」

那一刻我才感觉到原来我所拥有的一切竟然都变成了伟华的,偏偏这一切都
是经过了我的同意或者是默认之下才走到了今天。

结婚后有了大量金钱的伟华再也不当Uber司机,他把我带到他偏乡的老
宅那里,而老宅旁边正是不计成本正在加速兴建的新洋房,而伟华每天都出去钓
鱼,他还计划买一个门店开一家骨汤米粉店,当然将来是要我来负责经营,他则
游手好闲地游山玩水,又或者开三个小时的车到城里泡酒吧,而我则被要求看一
些女性杂志,等他回家后侍奉他的一切。

在新房建成入住的那天晚上伟华拿出来了一个dildo,随后给我注射了
催情药剂,我不明白他的用意,但这个最新仿生科技制造出来的dildo居然
还有味道和温度,十份的奇特,我好奇地用嘴感觉着这一根阳物,感觉着它一点
点变大,最后又一点点变小,却始终没射出液体。随后伪具又变大了,却已是不
一样的颜色和味道,于是我开始慢慢品尝这根阳物,感受着它在我嘴里一下大一
下又变小,这期间我的嘴却始终没离开这根不可多得的奇物,到了后面我的脑子
几乎是麻木地重复着吞吐动作,在看到我已经进入痴迷的状态后伟华按下了一个
按钮,一股火热滚烫的精液从dildo的龟头上射了进我的嘴里,而我几乎是
下意识地把精液吞了进肚里。

等我清醒过来后伟华才告诉我那是高叔叔给我切除睾丸时为我保存的最后一
点的精子,原来是想给我万一有一天反悔了还能拥有自己的儿子,现在已经我全
部吞了下去,一滴不剩,也就是说从此我再也不可能拥有自己作为父系的后代。

我哭着问伟华为什么这样做,伟华没有说话,他再次挑动我的情欲控制我翻
身趴着,从背后插入了我的身体,男人的阳物肆意地抽插宣示着他作为丈夫的权
利,我不停地哭着,已经变得小女人一样的心理使我下意识地想找到一个依靠,
可是一想到我的依靠脑中就不能抑止地浮现出伟华的样子,身体在药物的作用下
不由自主地迎合着身后的男人,最后在伤心又难过的哭泣中达到了性高潮,不久
伟华的肉棒也在我子宫内喷涌出精液。

伟华说只要那份精液存在我就不可能彻底忘记以前的身份,甚至前几天他看
见了我有浏览过一个我以前暗恋的女生的博客,这样的我根本不能当一个合格的
好妈妈,而伟华的伯父已经和我现在的公婆商量好了,通过作法让我姐姐的残魂
寄托在我公婆通过医学手段结合的新受精卵上,并借我的子宫再次降生。以此彻
底偿还这次借命的因果,这样姐姐的命势福气财运会重新归还给她,而我失去了
借来的命以后只能彻底依附在伟华身边。

伟华一边和我解释着一边再次把我干到了高潮,然后把我绑起来,拿起一个
纹身枪把那个曾经承载着我最后的男性象征的dildo形状纹在了我的腿上,
让我永远记住我已经把自己最后的精液都吞进了肚子里并吸了个精光,只有这样
以后我才会死心塌地变成一个女人,也只有这样我才会彻底认命,做一个温柔驯
良侍奉公婆的好儿媳,心甘情愿地当一个好妻子,在不远的将来毫无保留地当一
个疼爱子女无私奉献的好妈妈。

这真是时也?命也?神婆的旁门左道终究不可能改变最终的结局,老爸老妈
可以富裕始终是因为姐姐命里的好运气,我不变成女人的话因为抑郁症自杀家里
也终究是没有后代,而我现在不能拥有自己精子产生的后代,也不过是兜兜转转
地回到了本来应该有的结局。

一年后。

因为伟华,我失去了本来是属于自己拥有的一切财物和地位,连我一直借姐
姐的富贵命都失去了,现在的我什么都不是,只能当这个我又爱又恨的男人的附
属,花尽心思讨好迎合他那自甘庸碌的爱好,每天把自己打扮得美美的,穿上热
裤高跟鞋在这个偏远小镇上当米粉西施,吸引来来往往的顾客。晚上在这幢被我
打扫得乾干净净的三层半洋房里做他的美妻,从白天的米粉西施变身成为只属于
他一个人的淫荡家庭主妇。他也真的把我调教成了他口中的「出得厅堂、入得厨
房、上得床的」好女人。

如果你在月底我丈夫性欲最旺盛的那几天深夜开车经过小镇,一定会在这条
公路边的大街上看到一幢灯火通明的楼房,所有窗户和阳台总是大开着。透过望
远镜可以看到里面有年轻少妇,每天换着不同情趣制服,时而趴在窗台上被干,
时而戴上项圈被牵着在楼梯上像母狗一样爬上爬下,时而被吊缚起来蒙上眼睛在
露台上露出。那个就是脱离了舒适的都市生活却仍然一脸甜蜜满足的我。而同时
二楼的儿童房里是我熟睡的新「妹妹」,厨房里的厨余桶里还有大半桶的由我公
爹婆婆专门邮寄给他们儿子壮阳补肾的药渣。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