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伦皇者】(159-161)(本章节略重口)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一五九、重见天日
众人来到山中的一处院落之前,庞骏对言蕙心说道:「蕙心姑娘,黑锦鹿王
此人狡猾残忍,又武功高强,也许这栋院子里面,机关重重,不如你先在外面等
候,让本侯带领几名部下先进去探路,等贼人被我们逼出来的时候,你再出手相
助,如何?」
言蕙心摇摇臻首拒绝道:「长宁侯的好意,蕙心心领了,蕙心已经追踪此人
数个月,是时候要有个了结了,我还是跟着你们进去吧,困兽犹斗,侯爷维系着
整个松州的安危,不能有任何闪失,只有我们两人共同出手,才能稳胜黑锦鹿王。」
庞骏考虑了一下,最终还是答应了言蕙心的请求,与几名部下一马当先走在
前面,而言蕙心则紧随其后,然而她并没有看到,走在前面的庞骏,嘴角竟然露
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院落中静悄悄的,除了蝉鸣声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声音,众人一起在房子
里面搜索,却看不到有任何的人影,庞骏皱着眉头向一名下属问道:「你确定是
那个人是进了这个房子里面吗?有没有看错?」
那名属下笃定地回答道:「回禀大人,属下亲眼所见,那名黑衣男子是进了
这个院落里面,同行的数名同僚也可以作证。」
正当庞骏还想问其他东西的时候,突然有人说道:「大人,有发现!」
众人连忙循声过去,只见庞骏的一名下属指着一扇门说道:「大人,这里有
一道暗门,直通下方!」
庞骏一挥手:「走,进去看看。」
地道非常昏暗,只有外面透进来的一丝亮光以及寥寥数根蜡烛才能支持勉强
的亮光,众人来到一处分岔,正打算要分兵追踪,突然一道神秘的黑影从左边的
通道中闪过,言蕙心马上反应过来:「谁!?」众人循声看向通道,只见一道模
糊的身影消失在左边的通道中。
庞骏当机立断:「追!」他与言蕙心二人便身影翻飞,循着身影追了过去。
循着通道约莫追出十余丈远,一束阳光从外面直挺挺地照了进来,这里竟然
是地下密道的出口,出口之处,一个中年黑衣男子正站在那里,眼看着言蕙心与
庞骏追上来,笑着说道:「咳咳,你们二位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可惜,本座宁
愿死,也不会落在你们的手上!」说完他便转过身去,纵身一跃,然后消失不见
了!
等到庞骏与言蕙心追了出来,才发现,这里的出口,竟然是一道悬崖,足足
有十余丈高,悬崖下方,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大河,而那黑锦鹿王,却早已经消失
得无影无踪了,只留下河岸边的一件漂浮着的黑色衣服。
看着有些懊恼的言蕙心,庞骏出言安慰道:「蕙心姑娘,都是本侯考虑不周,
让此獠逃脱了。」
言蕙心摇摇头道:「与侯爷无关,谁会想到,这栋房子,竟然与悬崖边上连
通了,只是蕙心担心,一旦此人侥幸活了下来,不知世间又有多少人遭殃了,」
突然,她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向庞骏询问道,「刚才我们来的时候,地道不
是有两条吗?另一条,又是通往何处呢?会不会,还有什么线索留在那边?」
「那我们回去看看?」庞骏说道。
众人又回到了地道的分岔处,沿着另外一条道走去,又是走了十余丈,忽然
从地道的另一边,传来一阵阵如泣如诉的声音,众人不禁加快了脚步,沿着声音
走去,声音越来越清晰,最后众人来到了一处地牢,地牢中有左右两处房间,而
那如泣如诉的声音,是从右边传出来的。
不过当人们都走近房间的时候,尤其的男人们的脸色都变得古怪起来,这哪
里是人在哭诉,分明是女子在欢好之时发出的淫荡呻吟声,庞骏有些尴尬地说道:
「蕙心姑娘,这……」
言蕙心虽然也有些尴尬,不过她很快地就冷静下来说道:「我们还是一起看
看吧。」
地牢大门并没有锁,只是用一根铁栓拴上,一拉即开,庞骏与言蕙心走进房
间一看,言蕙心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因为房间之中的情景过于让她……震
撼,又或者是愤怒。
在昏暗的煤油灯照射下,阴暗的房间当中,摆放着一个巨大的铁笼,铁笼的
一个对角,各自都绑着一条拇指粗的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则连着一只古色斑阑
的银环,而银环上禁锢着的,却是两个女人的颈部!
两个女人的全身赤裸,其中一人身上纹着一条狰狞的钩蛇,钩蛇尾部那对分
叉的肉钩,便是女子的一对美乳的乳头,而另一女子,身上则是纹了一朵妖艳的
蔷薇,此女的双乳肥大,更是让蔷薇怒放,更让人触目惊心的是,两女的小腹已
经高高隆起,显然已经有数个月的身孕,而让人发指的是,她们都像母狗一样,
四肢着地跪趴在地上,肥臀好好翘起,身后各自有一头灰白色的大狗,正伏在她
们的背上,下体不断地耸动着,二女脸色呈现出病态的潮红,忘情地淫叫着,直
至房间的门打开……
沉迷欲海的二女突然发现地牢的门被打开,都不约而同地抬头看去,却发现
进来的人既不是那个只会送饭的聋哑老头,也不是那把她们带进深渊的恶魔,而
是一对璧人,顿时如坠冰窖,然后声嘶力竭地叫着:「啊……不要……不要看…
…快出去……嗯哼……好爽……不要……不要……」然而此时,她们身后的两条
大狗一阵哆嗦,泄出之后,便萎靡了下来,走到了一边去趴下。
看了一眼呆若木鸡的言蕙心,庞骏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到铁笼子前,轻声问
道:「凌夫人,凌姑娘,你们……还是先救你们出来吧。」
听到庞骏的话语,皇甫君仪与凌晓芙都全身为之一振,用惊慌的眼神看着庞
骏,不知所措,而言蕙心则是震惊地问道:「她们,她们是华山派……」华山派
的变故言蕙心早有耳闻,现在知道眼前的这两个可怜的女人,竟然就是华山派的
前任掌门夫人和女儿,看见庞骏微不可察地点点头,言蕙心就再也没有问下去了,
连忙走过来,帮助庞骏去解开皇甫君仪母女的禁锢。
铁链与母女二人脖子上的银环是可以被破开,然而银环本身却是还有一层锁,
并且应该是为她们量身订造一样,紧紧地贴在她们的脖子上,这层锁必须有钥匙
才能解开,如果强行使用武器切开,很容易会伤到她们的咽喉,所以也只能先让
这银环套在她们的脖子上,再加上此时二女这性感淫媚的体态,活脱脱就是那些
大晋贵族阶层豢养的女奴。
然而当铁链被解开,铁笼被破开后,皇甫君仪母女俩却死死地躲在了一个角
落里面,并不愿意出来,皇甫君仪抱着凌晓芙,颤颤巍巍地说道:「你,你们,
让我,我们自生自灭吧,我们,我们母女二人,已经,已经不是人了……」
言蕙心明白皇甫君仪的意思,自己母女二人被人监禁整整一年,丈夫(父亲)
因为自己身死,自己还怀了贼人的骨肉,甚至还与畜生有了肉体关系,更是被其
他的人所看见,她们已经不可能被融于这个世间了,与其再次出去受人白眼或者
遭人唾骂,忍受来自各方的诡异目光,不如自生自灭,就此了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凌夫人,贼人还在逍遥法外,难道你们不想报仇
雪恨,亲手手刃那个把你们害得如此凄惨境地的恶贼吗?」庞骏在一旁劝说道。
皇甫君仪看着庞骏惨然一笑道:「呵呵,报仇雪恨?找谁?别说你刘大人,
就连妾身母女二人,都没见过那人的真正面目,你连那个人是谁都不知道,从何
谈起报仇雪恨?更何况……」她看了一眼她那隆起来的肚皮,没有再说话了。
「那个恶贼,蕙心已经追杀了他很久,是刘大人的帮助之下,才找到这个地
方,不过那个人已经身受重伤,假以时日,定能够抓住他,请两位放心,好好活
下去,等到抓住此人,再让二位处置,我们,先出去吧。」这时,一旁的言蕙心
劝说道。
听到言蕙心的话语,皇甫君仪这时才注意到她的存在,她震惊地指着言蕙心:
「你……你……是……言……言蕙心……言仙子?」看见言蕙心点点头,皇甫君
仪便像个小女孩一样,「哇」地一声,伏在了言蕙心的怀里嚎啕大哭,让后者有
些不知所措,「我……我……该怎么办……啊……请……请仙子……教我……呜
呜呜呜……」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言蕙心不知道做什么才好,只好用手轻轻地抚摸着皇
甫君仪的玉背,抚慰道:「先这样吧,此地不宜久留,长宁侯,麻烦你,先让贵
部下,找一些合适的衣服过来,让她们穿上,然后我们一起去松州,再做决定,
这样可好?」
庞骏点头同意道:「好,蕙心姑娘,那就先麻烦你照顾一下二位,本侯先出
去安排一下事宜。」说完,便背对着三女,带着诡异的笑容,离开了地牢房间…

一六零、一石三鸟
一个多时辰之后,皇甫君仪和凌晓芙二女,终于在言蕙心的劝说之下,穿上
了庞骏拿回来的衣物,双双挺着一个大肚子,从地牢中步履蹒跚地走了出来,时
隔一年之后,重见天日,五月的火辣阳光照耀在她们那病态苍白的娇靥之上,让
她们有些无所适从,连忙闭上了眼睛,庞骏和言蕙心把她们母女扶上了唤来的轿
子之后,才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这时,庞骏的下属前来报告,在河流的下游,发现了一具尸体,其打扮很有
可能就是黑锦鹿王!
这一句话,不仅让言蕙心为之动容,就连已经上轿的皇甫君仪母女都惊得从
轿子里钻出来,刚才在地牢里言蕙心已经跟她们说了来龙去脉,并且在禁锢二人
的房间旁边的另一个房间里面,发现了大量的武林各派的武学典籍,由此可以断
定,黑锦鹿王便是这一切的幕后黑手无疑,现在听到此人的消息,母女二人不可
能不关心。
皇甫君仪走到庞骏身前向庞骏说道:「刘大……不,长宁侯爷,妾身恳请侯
爷,让妾身母女也一同前往,妾身要做一个了结。」
「可是凌夫人你们母女俩现在的身子很弱,不宜再受到任何刺激……」庞骏
本想劝阻,可是看着皇甫君仪的眼神,又把话生生地咽了下去,只能点点头道,
「好吧,还望夫人一切小心。」
众人来到发现尸体的地点时,言蕙心一眼就看出,尸体上的人,便是她追击
了整整三个多月的黑锦鹿王,于是她向庞骏点了点头确定此人确认,接着庞骏又
看向了皇甫君仪和凌晓芙二女。
只见母女二人,脸色惨白,死死地盯着陈尸于此的黑锦鹿王,好久之后,还
是摇摇头说道:「妾身,真的不知道,妾身从来没看见过那人的样子,至于其他
特征,地牢过于昏暗,我什么都看不清楚……」说着,她突然感到一阵眩晕,便
不省人事,让周围的人都大惊失色,连忙把母女二人送回了松州。
庞骏把皇甫君仪母女以便于照顾为由安置在刺史府上,由刺史府的丫鬟下仆
照顾,他本想也一同邀请言蕙心也住在府中,但是言蕙心却婉拒了,庞骏也没有
勉强,只好吩咐下属为言蕙心在松州城中找一处较为幽静舒适的客栈下榻,黑锦
鹿王之事,算是告一段落。
晚间时分,处理完公事的庞骏,却一反常态地没有去任何一位姬妾的房间过
夜,而是依旧呆在书房里面,果不其然,约莫戍时过半后,有人敲响了书房的房
门,庞骏说道:「进来吧。」他抬头一看,进来的,是脸色古怪的皇甫君仪与凌
晓芙母女。
母女二人进来之后,向庞骏行礼道:「民女皇甫氏与小女凌氏见过长宁侯。」
庞骏有些奇怪地看着皇甫君仪二人问道:「凌夫人不必客气,你们与彤儿还
有琬儿同为五岳剑派师姐妹,同辈相交何须多礼,不知凌夫人与凌姑娘深夜前来,
所为何事?」
皇甫君仪样子颇为扭捏,想起傍晚时分自己与潘彤之间的一番交谈,再想到
此时自己母女俩的处境,可以说是走投无路了,于是便狠下心肠,与凌晓芙一同
跪下说道:「刘侯爷,妾身,妾身今夜前来,虽然有些唐突,但也是无奈之举,
妾身请,请侯爷,能够,能够收留妾身母女二人,让我们母女有个容身之处,妾
身母女愿意为奴为婢,报答侯爷您的大恩大德。」
「凌夫人无需如此,夫人你有身孕……」
皇甫君仪哀求道:「侯爷,妾身已经走投无路了,妾身母女失手被贼人所擒,
先夫也因此而被害,妾身已经再无脸面重返华山山门,再加上,我们母女二人,
已经身怀六甲,又身无分文,娘家那边,还有芙儿的婆家,肯定也因我们现在的
样子而蒙羞,所以,所以才恳求侯爷,能够,至少能够暂时收留我们母女,等到,
等到以后安定下来,我们自当自觉离去,当然,在此期间,侯爷,侯爷对我们母
女有任何的要求,我们都尽力而为,求求你了,刘侯爷。」
皇甫君仪的话半真半假,因为她们现在的情况,让门派还有家族蒙羞而没有
脸面回去,想要找个容身之处是真,但是否暂时性的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与潘
彤的交谈当中,她也能够猜出,潘彤与岳思琬是因为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过去而委
身于庞骏,而庞骏也欣然接纳她们,现在她打的也是一样的主意,如果真的能让
庞骏暂时让自己母女留下来,凭借自己母女的姿色,未必不能让有寡人之疾的庞
骏爬上她们的床,最终不但让她们一直留下来,还能与潘彤母女一般,成为庞骏
的姬妾,成为一名贵族侯爷的姬妾,那算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更重要的是,经过一年的密室调教,母女二人,已经不是当初那冰清玉洁的
华山女侠,而是两个沉沦欲海的淫妇,现在她们的身体异常敏感与饥渴,欲火上
来的时候,也顾不得礼义廉耻,想尽办法放纵自己的肉欲,庞骏床笫上的强悍,
她也在潘彤嘴里有所耳闻,未必不能满足自己母女的需求。
况且她也知道潘彤与她聊了那么多私密的事情,肯定是想为自己拉拢帮手,
因为此时刺史府中最得宠的莫过于纪霜华那一房女人,潘彤母女势单力薄,如果
自己母女能够加入,肯定是一大助力,潘彤也会乐见其成,而且自己与女儿凌晓
芙的姿色还胜潘彤母女一筹,定能获得更多宠爱。
大晋经历了二十多年前的一场大内乱,人口骤降,再加上连年征战,极其需
要补充人口,堕胎会被等同视为杀人的大罪,如果被发现,堕胎之人将会受到严
厉的惩罚,况且被整整玩弄了一年,除了极度的憎恶与痛恨以外,皇甫君仪母女
对那个带着面具的恶魔,在她们灵魂的深处,竟然已经萌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情感,
所以,堕胎之后到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这个选项,仅仅只在她
们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就被迅速的摒弃。更何况,与其过着提心吊胆,忍受家中无
男丁的新生活,不如想办法留在松州刺史府,哪怕真的为奴为婢,也比这强多了,
好歹有一个容身之所,而且按照这位刺史大人的性情,也不会忍心真的让自己为
奴为婢,综上所述,皇甫君仪才如此唐突地与凌晓芙一起前来哀求庞骏收留。
眼看庞骏一副欲言又止的为难样子,皇甫君仪知道庞骏已经有所动心,只是
诱惑还不够,于是把心一横,露出一副梨花带雨而又娇艳欲滴模样说道:「刘侯
爷,妾身知道您府中美眷环绕,又自知身体污秽,残花败柳,难入侯爷法眼,但
是妾身与芙儿现在都身无长物,只剩下一副皮囊,若侯爷不嫌弃,只要侯爷能够
答应收留妾身母女,无论侯爷怎么去,去玩弄,玩弄妾身,妾身都尽力让侯爷尽
兴。」
配合着皇甫君仪的话,凌晓芙干脆就把身上的衣物都脱了下来,让那副妖艳
的赤裸肉体尽数展现在庞骏的面前,然后走到庞骏的身前抓起庞骏的手放在自己
坚挺的奶子上,说道:「长宁侯爷,你来摸摸,妾身,妾身与娘的身体,还,还
不错吧?我们,我们一定会好好,好好伺候侯爷的。」她的小腹隆起,那性感的
裸体还纹着一朵妖艳的蔷薇花,以及配合玉颈上扣着那用刻着「淫奴君仪」的性
奴银环,全身不断地散发出极尽淫媚的魅惑气息。
其实此时的皇甫君仪与凌晓芙已经完全被庞骏折磨得有些崩溃,在一年的监
禁生活里面,母女二人的经历可谓生不如死,刚开始总想着一死了之,但是随着
调教的深入还有欲望的驱使,她们现在考虑得更多的,是生存和肉欲,以及依赖,
所以才犹如青楼妓女一样,恬不知耻地勾引着庞骏,当然,这都是庞骏意料之中
的事情,他辛苦了那么久,不就是为了今天能够光明正大地把这对被调教得熟透
的极品母女花收入后闱,来满足他的欲望吗?
不过,他还是装作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说道:「凌夫人,这,这怎么可以,凌
掌门他……他还……」
「不……刘侯爷,不要再提他了……求求你,不要再提他了……」皇甫君仪
听到庞骏提起了自己的亡夫,眼神有些涣散和癫狂,她突然也把自己的衣物都脱
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书桌之上,一双玉腿大大地张开,一只手伸出食指和中指,
不断地抠挖自己下体那流水潺潺的淫穴,另一只手则不断地在搓揉胸前的奶子,
嘴里还喃喃道,「你看妾身,快看看妾身,妾身的骚逼,好多水,好想,好想被
侯爷的大鸡巴,狠狠地插,骚奶子,好想被侯爷摸,不,不是侯爷,是主人,是
亲爹爹……」其神态表情跟最下贱的妓女相比,也不遑多样。
看见母亲如此放浪形骸,思维本来就有些迷糊的凌晓芙也有样学样,也学着
她母亲,坐在旁边一张椅子上,张开大腿疯狂自亵,一时间,母女二人的娇吟声
不断地交织,回荡在书房之中……
看着眼前沉沦欲海,陷入疯狂而自亵的皇甫君仪母女,庞骏的嘴角露出一丝
笑容,他瞟了一眼窗外的明月,心道:不仅是你们,那位拥有淫荡肉体的圣洁仙
子,药效也该发作了吧?我的一石三鸟计划,也完成一大半,剩下的,就看那位
言仙子了。
与此同时,松州的某一处客栈,在一张大床上,来自江湖名门净尘阁,有着
仙子之名的言蕙心,她那一向清冷圣洁娇靥上,此刻正浮现出一抹艳丽的潮红,
看起来就像是三月盛开的桃花一般娇艳迷人,整个人一直不安地扭动着,胯间一
直在沁出滑腻温暖的汁液,此时她衣衫半解,腰带被揭开,一手情不自禁的按在
她那两团高耸挺拔,让人忍不住埋醉于其中的饱满雪峰上,另一只手则是鬼使神
差地伸入了雪白的裙子之中摸索着,嘴里发出一阵如野猫叫春那般勾人的呻吟:
「嗯……好难受……好热……怎么回事……」
一六一、淫贱母女
这便是庞骏的一石三鸟之计,第一鸟便是光明正大地收下被调教许久的皇甫
君仪母女,吃下这两颗甜美的果实,第二鸟就是把勾结东瀛人,谋害中原武林同
道,盗取中原武林各个门派武功典籍的罪名,通过净尘阁的传人言蕙心之手,统
统都推到黑锦鹿王身上,让中原武林人士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天一神教」上面来,
而最后一鸟,就是那位净尘阁的言仙子了。
在言蕙心解救皇甫君仪之前,庞骏就把特制的春药涂抹在了皇甫君仪母女的
身上还有嘴里,通过肌肤接触和口气入侵到言蕙心的身体里面,这种春药的烈性
较低,起效时间较长,但是胜在效果延绵悠长并且无色无味,能够悄无声息地侵
入人的全身而让人不自知,也哪怕是一般的武林高手,在不注意之下,也会为其
所害,等到发现的时候,药力已经渗透全身的每一个角落,除非内力已至化境,
否则就算用内力排出,也只能排出一部分的药力,延缓发作的时间,但这样会使
体内残留的药物给宿主带来更大的反扑。
当然,这种霸道的春药,非常难以配制,光是珍稀药物,就需要不计其数,
长久积累下来,庞骏也只有仅仅一小瓶而已,这次用在了净尘阁下一代的传人言
蕙心身上,就几乎用掉了半瓶,不过也物超所值了,除非此时的松州有天榜级别
的高手,用通玄的功力,为其洗筋伐髓,清理经脉,不然只能随便找一个男人来
解决,又或者最终淫毒上涌,成为一名人尽可夫的绝代淫妇。
不过这个过程比较漫长,起码需要五天时间,所以庞骏也没有急着去收获言
蕙心这枚果实,他现在的目标,就是眼前的这对绝色的淫荡母女花。
为了让言蕙心中毒,这对母女也理所当然地中了淫毒,只不过她们长期接受
调教,都不知道吃过多少春药,现在已经崩溃的她们已经分辨不出到底是淫毒发
作,还是她们自己的欲火驱使,只是本能的驱使,让她们找到一名雄性来交合,
也不管他到底是不是人,而最好的选择,就当然是庞骏了。
只见坐在书桌上的皇甫君仪,一双健美的玉腿分开,把右手的食、中两根手
指插入前面的淫穴之中,无名指插进肛门,同时玩弄着前后的两个洞,粘粘的淫
水顺着她的手指流下,滴到书桌上,积成一滩,她不断地亵玩着自己的身体,兴
奋地对着庞骏说道:「主人,过来玩弄妾身吧,你看一看,妾身为了你什么事都
愿意做。」
她听潘彤说过,庞骏虽然是个翩翩君子,但绝不是酸腐的卫道士,并不排斥
淫荡的女人,相反女人在床笫之上越淫荡,他可能会越喜欢,于是便放下了所有
的廉耻,用最下贱的淫态来勾引庞骏。
看到母女二人的淫态,庞骏觉得时机成熟了,露出一副为其所迷的样子,用
手抚摸着皇甫君仪的脸蛋,温柔地说道:「皇甫师姐,凌师姐,你们真美,我,
我想要你们。」说完,便一嘴亲在了皇甫君仪的樱桃小嘴上,手上也没有闲着,
开始玩弄着一旁凌晓芙的奶子。
「呜呼……嗯哼……都……都是你的……我们……我们母女的一切……都是
你的……我们……我们就是你的性奴……你的宠物……快……快来玩我们……」
此时皇甫君仪已经迷乱,她要的是男人好好地,狠狠地玩弄她的身体,其他的,
再没有别的想法。
庞骏松开皇甫君仪,大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笑着说道:「来吧,先来伺候,
让我看看你们的本事。」
凌晓芙会意地钻进了书桌底下,跪在地上,脱下了庞骏胯下的衣物,他那已
经勃起的巨大肉棒立刻出现在她眼前,跪倒在地的凌晓芙透过朦胧泪光看到的是
一个巨大的肉棒傲然挺立的样子,硕大的肉棒上面布满青筋,一颤一颤的,比记
忆中的丈夫的肉棒,又或者那个恶魔的肉棒还要大,她伸手握住庞骏火热的肉棒,
含到自己口中,用舌尖在他的龟头上温柔地舔弄着,好像十分痛爱的样子,她的
口技早被调教得炉火纯青,她小小翼翼将庞骏的阴茎含在口中,上下套弄起来。
她一边吸吮庞骏的肉棒,一边抬头观察他的神色,见他十分享受的样子,便
吐出了口中的硕大肉棒,改为舔吮他的阴囊,甚至舔刮他的阴囊根部与肛门连接
的部位,富有技巧的口交动作,让庞骏爽得叫出声来:「啊……凌姑娘……好厉
害……真舒服……」
眼见女儿已经先拔头筹,皇甫君仪也不甘示弱,翻身趴在桌子上,把还在流
着汩汩淫水的屁股高高翘起对着庞骏,与庞骏脸部的距离只有寥寥几寸,这种趴
在地上像母狗的姿势,同时感受到身后男人火热的眼光投射在自己的阴户和肛门
上,一种被视奸的淫荡快感使得她的屁股轻轻地晃动起来。
看着皇甫君仪湿淋淋的肥厚阴唇和屁股裂缝中露出的深褐色肛门,庞骏的肉
棒就更加坚挺,顶在了胯下凌晓芙的喉咙上,差点把她顶得岔气来。
庞骏轻轻分开了皇甫君仪的阴唇,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阴道壁,他轻轻地将
食指和中指插入了美妇人的阴道中,动作十分的轻柔缓慢,在他手指插入的一瞬
间,皇甫君仪的下身突然一阵哆嗦,嘴里重重地呻吟一声,显然这一插入让她十
分受用。
他微微一用力,手指开始继续向淫穴深处挺进,一路下去毫无阻碍,而皇甫
君仪的屁股也随着手指的深如,逐渐抬了起来,轻轻扭动,当手指插人到根部的
时候,庞骏试着转动了一下手腕,手指在阴洞里的转动立刻刺激得美妇人以手遮
面,轻轻呻吟道:「好棒……主人……用力…点……用力玩……玩弄淫奴……」
庞骏抽出了插入阴道中的手指,用舌头轻轻舔弄那肉洞顶端的小小凸起,不
断用舌尖刮弄着皇甫君仪的阴蒂和阴唇内壁,甚至将舌尖伸进女人的阴道内舔刮,
用牙齿啮咬她的阴蒂,让那淫道中火热空虚的感觉使她变得十分难受,不断地呻
吟浪叫,使她时不时伸缩一下自己丰满的大腿,似乎这样能够缓解大腿根部那肉
洞中的骚痒感觉,还用手指伸到后庭肛门处不断地抽插来分散注意力。
「骚货,淫妇,爽不爽?」庞骏满脸笑意地玩弄着皇甫君仪的淫穴和屁眼。
「啊……是……是……很爽……我是大淫妇……淫奴……被……被主人玩得
……爽死了……啊……来了……要飞了……不行了……啊……」随着庞骏玩弄的
深入,他婪地吸吮着女人的体液,用嘴含住她充血勃起的阴蒂,轻轻地用牙齿啃
咬,敏感的皇甫君仪禁不住尖叫了一声,双腿猛地收缩,一股淫水也从下体迅速
流了出来,大部分都流进了庞骏的嘴里。
与此同时,胯下的凌晓芙优秀的口交技术也让庞骏有了射精的冲动,他站了
起来按住她的螓首,挺送律动,进进出出,凌晓芙紧紧含着,喉间发出朦胧的娇
哼,庞骏只觉得又痒又麻,接着打了一个冷战,下体用力向前一挺,深深地插入
了她的嘴中,喷射出了滚烫的精液,由于庞骏此次的精华太多,让凌晓芙招架不
住,连忙吐出肉棒,不禁咳嗽了起来,然而庞骏的精华并没有释放完毕,而是对
准了凌晓芙如花的娇美容颜,喷射在她的粉面上,柳眉美目瑶鼻樱唇天女散花一
般都是岩浆,顺着下巴流淌到雪白丰满的乳峰上,充满诱惑。
高潮过后的皇甫君仪,也从桌子下来,乖巧地跪在庞骏面前,张开樱唇,把
刚刚在她女儿嘴里发泄的肉棒含了进去,用甜美滑腻的香舌给庞骏清理干净,接
着与女儿凌晓芙一同,用渴求的眼神看着庞骏,活脱脱像是两只等待着主人丢骨
头的宠物狗一样。
庞骏看着这对母女的骚媚样子,饶是已经享受过多次她们的娇美肉体,还是
不禁咽了一下口水说道:「你们两头骚狐狸,摆出你们认为最骚浪撩人的姿势来,
让本侯看看,先宠幸谁,不过要注意,别伤着了胎儿哦。」
皇甫君仪母女闻之,才想起自己还怀着身孕,也不敢过于放肆了,不过即便
如此,她们都还是迅速地动作起来,凌晓芙挣扎着爬起身,将屁股高高耸立起来,
像一头淫贱的母狗,用湿淋淋不断流出淫水的红红阴户正对准庞骏不断扭动着,
而皇甫君仪则是再次爬上了书桌,这次却不再跪趴,而是直接躺在书桌上,双腿
呈「一」字型张开,淫穴与屁眼都朝天向上,手指还把淫穴和后庭都掰开,两个
幽深的洞穴都吸引着庞骏寻幽探密。
庞骏非常满意母女二人的表现,不过他还是说道:「都不错,只不过毕竟是
当母亲的,阅历上有了优势,就是不一样,芙儿你看看你的娘亲,是多么勾人,
好,皇甫师姐,本侯就先吃了你。」说完,便挺起了再次起势的肉棒,在凌晓芙
渴望而又幽怨的目光中,插入了皇甫君仪湿淋淋的阴户中,开始正式地享受这位
美肉娘了。
当庞骏的巨龙进入皇甫君仪体内的时候,她再次变得疯狂起来,空虚的阴道
中被塞满的感觉让她感到无比的兴奋,庞骏抱住她肥大的屁股,伸手分开了她的
屁股蛋,然后用右手的手指塞进了她紧闭的肛门中挖弄着,随着庞骏的淫玩,美
妇人摇头晃脑地扭动着大汗淋漓的身子,淫毒和欲火所带来的骚痒感觉此刻终于
得到了缓解,在那一刻,她真真正正地堕落成为自己嘴里所说的一只在主人的淫
威下变得无比放荡的母狗。
已经被淫荡的欲望刺激得麻木的皇甫君仪,淫荡地扭动屁股迎合庞骏的插入,
她忘情的喊叫着:「好主人……亲爹爹……好相公……惩罚我吧……我是一头…
…一头淫荡的骚母狗……用你的大肉棒……狠狠地惩罚我吧……君仪母狗的主人
……」
庞骏一边享受着皇甫君仪在美妙阴道中插弄的快感,一边在她耳边喘着气叫
道:「好棒,记住,你以后,就是我,我一个人的私宠,一个人的骚母狗了,我
会好好疼爱你的,我会给你更大的欢乐,听到了没有?」
皇甫君仪一边感受着庞骏抽插带来的快感一边拼命点头道:「好的……我会
的……我要做你的……骚母狗……我会接受……你……你一切的玩弄……噢噢…
…好棒……嗯哼……」
敏感的美熟女孕妇,在庞骏的猛烈攻击下,很快就泄了身子,接着庞骏又扑
向了期待已久的凌晓芙,一室皆春,最终,庞骏为了她们肚里面的孩子,选择把
滚烫的阳精都射到了两女的娇靥与肚皮上。
激情过后,庞骏搂着全身赤裸的母女俩,他非常高兴,让两位英姿飒爽的华
山女侠,堕落成两头对他千依百顺的淫奴牝兽,他说道:「得到你们如此美艳的
女人这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你们就一直住在这里吧,至于孩子,我也会把他
们好好抚养成人的,放心好了,只不过,你们的项圈,能不能不摘下来了?我觉
得你们这样真的好美,以后在其他人的眼里,你们就是我的宠姬爱妾,在闺房之
中,就是我一个人的淫奴骚母狗。」
皇甫君仪抚摸着庞骏的胸口,柔柔地说道:「侯爷,哦不,主人,妾身母女
俩,母女俩都,都成为了您一个人的骚,骚母狗了,主人你想怎么安排,我们听
着便是了,只恳求主人,您,您不要抛弃我们,您是我们唯一的依靠了。」
庞骏哈哈大笑道:「怎么可能,你们母女如此骚媚动人,美艳如花,我又怎
么可能舍得抛弃你们,好好住下来吧,以后的好日子还长着呢。」
「是,骚母狗的主人相公。」母女二人脸上洋溢着淫媚的笑容,仿佛到达了
天国一样……
***********************************
PS:找到皇甫君仪母女这一章我纠结了好久到底要不要这样写,后来问过管理大
大,得到的回复是侧面描写,大大擦边球没关系,不要过分就好,所以才狠下心
来写这重口的一掌,其实这章已经算是我自己本人能接受的色文里面最大限度了,
至于什么截肢、冰恋什么的,表示真的接受不了,就连说什么打乳环阴环,最后
还是决定放弃,所以请各位读者放心,再也没有比这章的描述更加露骨重口味的
章节(也许会有一样程度但绝对不多),也没有比沈洛华更老的女人了。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