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婆是公主】(重口绿帽版02)

 
 上一篇,有两人回复说,提议我去写一下暗黑破坏神之毁灭,于是我决定去
看看……你妹啊,看看章节数啊,这实在是超长篇啊,你们要么提议短篇点的文
章,要么直接说明在第几个章节可以插入去写个本子同人,最好写个大纲剧情,
否则我可不管!另外,提议重生之心动的那位,放过夏花娘吧(虽然我自己没有
立场说这句话)
最后的最后,提醒:本篇重口,警告!三观还没毁掉的千万别进入观看!
至于,觉得还想看下去的,右上角点个赞吧!支持即是动力,以上……
这天,李路由正在厨房里做菜,感觉到有人走进了厨房。
一双软软的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腰间,只有两根食指轻轻点着那个让人痒痒
的位置,然后双手往前合拢着。
少女纤细而圆润匀称的双手环住了他的腰,十跟手指头紧紧地扣拢,压在了
他结实的小腹上。
她的手心软软的,热热的,他的小腹很有弹性的结实。
她的手还在用力,拉的他往后退了退,然后李路由就感觉到一个温热的身体
紧紧地,好像再也不会分开了似的贴着他的后背,那种熟悉的香味就在她的身体
上,她的发丝间一点点地弥漫散开,然后环绕着他,让他的心一下子就暖暖地沉
淀下来。
那是一种温馨的,温暖的,幸福的,只有在一个完整的,真正的家庭里才能
够得到的感觉。
「李子。」
李路由没有回头,只是轻声地喊她那个只有他这么喊的名字,声音里透着就
像他勺子里蜂蜜一般的温柔和宠爱。
火苗劈劈啪啪地燃烧着,锅子里的水蒸干吱吱作响,倒入油,锅铲搅拌着发
出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
「哥……」
女孩的声音很甜,低低的,有些温腻缠人的感觉,她喊着两个人因为血脉相
连而决定的称呼,双手又紧了紧,脸颊贴在他的后背,闻着他身体上男孩子让人
安心的气息,舒舒服服地磨蹭着。
妹妹抱着在煮饭的哥哥在小声地撒着娇,哥哥则专注着料理,没有回头只是
口中轻喊着回应着自幼相依为命的可爱妹妹……这真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场景,若
这个「温馨」场景中没有某个中年大叔在少女背后做着些令少女感到非常难为情
的猥琐行为的话。
让我们把视线向后稍移,只见这名抱住自己哥哥撒娇的绝美少女——李半妆,
身上居然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衣,饱满的乳房轮廓隐约可见,而她下半身竟
是没有任何一丝遮挡物,裸露出令男人疯狂的浑圆的肥臀以及一双修长匀称的美
腿,令人感到无比的血脉沸腾。而在她身后的那名中年大叔,也是赤裸着身体,
露出一身很恶心的黝黑肥肉,更令人感到震惊的是他胯下那条二十多公分长的紫
黑色的布满条条青筋的大屌,他不停地把有着紫黑龟头的大屌放在少女的美臀上
疯狂地摩擦鞭打着,他那毛茸茸的左手臂则从少女左侧穿插按压在少女那洁白柔
软的腹部,左手手指毫不客气地刺入到少女的浪穴,右手则仿若弹琴一般上下愛
撫著李半妆曼妙誘人的豐腴胴體. 中年大叔的行动使得李半妆不禁舒坦地發出一
聲嚶嚀,雙腳和屁股同時淫蕩地搖了幾搖. 「怎么了,李子?」李路由有点疑惑,
但他没有回头,还是专注着眼前的料理。「没事,只是感觉哥哥的身体很温暖,
很舒服……
好想一辈子都抱住不分开!「李半妆慌忙地解释,看到李路由没有回头,她
连忙回头瞪了一眼那个在她哥哥身后不停玩弄着她身体的中年大叔。
可惜她的瞪视却没有起到一分作用,中年大叔看着李半妆那娇艳清丽无双的
脸,媚眼含羞,眼里仿佛要滴出水来,还有那一头披肩长发,发丝在耳垂下开始
卷成妩媚的大波浪,显得女孩非常的美丽动人,更令大叔感到性奋不已的是她的
下巴并没有许多大美人儿的精致,有些少女的圆润,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有一份纯
净天真的气质,让他更有一种凌辱纯真少女的快感。中年大叔把他那腥臭的嘴巴
靠近李半妆桃腮晕红的俏脸,在少女耳边淫笑道:「半妆妹子啊,你和我不是约
好了,把你身体交给肥彪我,我就有办法让你嫁给李路由了吗?还有这段时间以
来,你虽然不喜欢我,但你身体的每一个部分可是都很老实哦!」说罢,肥彪居
然张开他的臭嘴,把他那肥厚的舌头放在李半妆那紅潤的嘴唇外面,而李半妆则
有些害羞又像是有些生氣的皺著眉,却没有半分犹豫地把灵巧的香舌伸出来,主
动大力吮吸起肥彪的大臭嘴,时而吮吸,时而用牙齿轻轻啮咬,时而硬起舌尖挑
拨挤压,口中「啧啧」有声,唇舌交缠交换着唾液,显然李半妆已经对和大叔舌
吻这件事非常熟络了!在学校全优拿着奖学金的校花居然就这样赤裸着下半身站
在她哥哥身后和一名浑身散发着腥臭味的中年大叔激情舌吻起来!这简直让人感
觉到这一切究竟是不是一场虚幻的梦!
不过肥彪这段时间可是被养刁了胃口,区区舌吻可是满足不了他,只见他臭
嘴离开李半妆的香唇后,就沿著下巴一路往下吻,直到少女那傲人的双峰为止,
他才忍不住一口含住她其中一个粉嫩的乳头,不停地用大舌舔弄挑逗,甚至用他
黑黄的牙齿用力地咬了几口,仿佛真的要把少女那娇嫩的乳头咬出来一般,刺激
得让李半妆倒吸了几口冷气,甚至差点在李路由身后惊呼起来,不过当肥彪雙手
不断加快速度疯狂抽插李半妆前后穴的时候,才不過幾下工夫,李半妆便真的有
点忍不住了,被他整得氣喘噓噓,頻頻回首看著他低声說:「噢……對……對…
…就是那裡……哦……天哪……你好……厲害……把人家……弄得……好舒
服…
…天啊…不对…小点力……被哥发现就不好了……可恶的大叔……「
「你这个淫娃,当着你哥身后,被人玩很爽吧?尽情的叫啊你!如果被你哥
发现,说不定你哥高兴得和我一起轮死你这个淫娃呢!」肥彪心想,李路由可是
在SSS级别催眠下只顾着料理,没有半点可能性会转过头。就算转过头也不怕,
他前天可是尝试过当着李路由的脸,让安知水和乔念奴两位绝色美女在安家的大
浴室里面充当低贱的泡姬,为他在路边捡来的某个老年乞丐做全面的身体清洁。
这个老年乞丐可是全身都黑不拉稀,可是安知水和乔念奴却毫不介意,肥彪
还记得当时给她们下的催眠是「对于弱势群体,特别是老年乞丐,要多点关心,
即使是老乞丐很久没有洗过澡,但作为一个完美的绝色美女都有义务细心地用自
己的身体清理好乞丐身体的每一寸……这样李路由也会喜欢这样有爱心的美女」
于是,就出现了这样一个很荒谬很淫秽的场景,在安家超大浴室里,李路由
站在门口笑着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安知水,还有和自己有着暧昧关系的乔念奴,身
体紧贴着站在一个浑身臭气的老乞丐左右两边,而肥彪则赤裸着下身,左手当着
所有人的脸撸着自己的大鸡巴,右手则是拿着一个单反摄像机在全程拍摄着这一
切!
只见,安家小姐安知水满脸带笑,很是期待地对着行动小组的美女组长乔念
奴说:「乔姐姐!这个老乞丐身体好脏啊!我们一起帮他洗白白吧?这样,李路
由对于我们这么关心老乞丐会感到很开心呢!」
乔念奴却脸一红:「李路由开不开心关我什么事?不过,用我们的身体来为
这个老人服务是必须的,这是我们美女应该尽到的责任和义务!」
老乞丐大吃了一惊:「……帮俺洗澡?……你们这两个女娃子……
生得特美……心肠也美……但俺可以自己洗啊!……你们这……也「
可是,安知水和乔念奴却没有半点犹豫,把试图挣扎(实则半推半就)的老
乞丐脱个精光,并让他坐在大浴室的小板凳上,随后,两位绝色美女就伸出香舌
在乞丐前前后后身体上下开始了行动……老乞丐感到自己的嘴巴,鼻孔,耳朵,
脖子、腋窝、乳头、肚脐、腿侧、背脊、脚趾……都被两条温黏的舌头不停地爱
抚着,接着更刺激的是屁股也被扒开了,油腻的股缝凉飕飕的,肛门好像也灌入
了丝丝冷风,一条柔软温湿的舌片塞到臀沟里钻舔起来……
从肥彪单反镜头里的所拍摄的则是,李路由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安知水
和行动组组长乔念奴这两个绝色少女用自己的娇嫩的舌头和红润的香唇一前一后
地舔吻着老乞丐身体的每一寸,安知水半蹲在老乞丐身,很温柔很细心地从
老乞丐的鼻子,鼻孔,嘴巴,乳头,肚脐、腿侧,由上而下地用香舌和红唇搜刮
着老乞丐身体的每一处淤泥淤迹,最后甚至还跪在地下,忘记了自己身为安家小
姐的身份,忘记了自己的男朋友的存在,忘情地伸头到老乞丐他两只几天没洗的
脚里面,没有理会老乞丐的脚趾有多污糟,用心机吸啜他每根脚趾,又帮老乞丐
那勃起的老鸡巴打着手鎗.
安知水清洁完十只脚趾,才舔弄脚掌,香舌帮老乞丐清洁双脚,清洁双脚后,
安知水还温柔的问老乞丐:「老爷爷,你哪里还不舒服,我和乔姐姐再帮你一下
……」
而同时乔念奴则半跪在老乞丐身后,嫩滑诱人的香舌贴到老乞丐的耳边,不
顾老乞丐从没有清洁过的满是臭泥肮脏物的耳道,把湿润的舌头伸进去细细地清
理着老乞丐的耳孔深处……
清理完耳朵后,然后是黑臭的满是黑毛的腋窝,背脊,乔念奴的香舌舔缠在
乞丐肮脏的身体帮他洗了个舌澡,当舌根舔到老乞丐的屁眼时,可能是老乞丐肠
胃不太好,还忍不住往乔念奴的脸蛋响了好几个个大臭屁,憋得乔念奴不断咳咽。
可是当乔念奴望了眼站在门口处微笑着一直看着她的李路由后,乔念奴脸一
红,居然不顾一切主动地把自己娇嫩的奶头,小舌一起去钻老乞丐那肮脏的刚还
让她吃了好几个臭屁的屁洞!老乞丐终于憋不住把粪便都兴奋得泄出来,给乔念
奴一身泥浆浴。可是乔念奴也不嫌脏,仍旧把美丽的脸蛋凑近到乞丐臭气冲天还
在拉烯的屁股……
最初,乔念奴都会忍不住停止舔钻屁洞,先拭去脸上的稀粪,才继续小舌舔
钻屁洞,渐渐乔念奴的鼻子习惯嗅到那股味道,后来连脸上的稀粪也不管,不停
以小舌舔钻老乞丐的屁洞,直到屁洞泄光了稀粪,才肯罢手……「天啊!这两个
淫娃!这片子我可要好好地珍藏起来……」肥彪也有点意想不到他那催眠能力竟
然这样强,把洁身自好的两位绝色美女变成了这样一副淫秽的模样……
结束回想后,肥彪放开已经动情的李半妆,拉来一张凳子大咧咧地张开两只
粗腿,露出那二十多公分长的已经勃起的大鸡巴一屁股就坐了上去。「半妆妹子
啊,你已经看过我给你的那个录像吧?你看,你哥身边的女性朋友们可是经常锻
炼自己服侍人的本领哦?你想要李路由爱上你,这方面可是不能输!她们服侍乞
丐都能这么用心,你服侍我可要更加努力一点哦!」肥彪居然无耻地让李半妆就
这样在她深爱的哥哥身后去服侍他这个中年大叔!还把被催眠的安知水和乔念奴
作为李半妆的榜样!「嗯,彪哥哥,就听你的……」李半妆也没有半点犹豫,脱
掉身上仅余的那件白色衬衣,俯着身体,两张玉手羞涩的放在男人的胸口,温烫
的唇片轻轻从他耳朵往下吻……
「唔……」肥彪舒服的皱起眉头闭上眼,从那可爱的小嘴呼出的气息香甜如
兰,吹得他整个人都快酥了,还有两团肥嫩的肉球挤在他胸口揉动,四粒乳头磨
来磨去,心脏简直要负荷不了。
她一路往下吻,柔嫩的唇肉来到男人早已硬立的乳头上。
「呵……」肥彪忍不住激动的喘气,一张手用力的揉着她的湿发。
「半妆妹子……你……技巧真好……对………就像安知水那样…唔……多用
舌头……哦……对……就是这样……」
李半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像有一种羞辱感,仿佛有一个声音不停地对着
她说她这样做是不对的!但想想这个中年大叔可是说过,为了李路由能最后爱上
她(并不是哥哥对妹妹的爱),她必须要接受大叔的训练!于是李半妆也不管心
里那奇怪的反抗,继续用舌尖挑逗肥彪黑硬的乳粒满足他,舔了一会儿,肥彪胯
下那条肉棒已涨到受不了!
「跪下去……帮我吹一吹……」肥彪按着她的香肩往下压,李半妆已经顾不
上站在身后还在做着料理的李路由,柔顺的跪到地上,看着吐着肥彪淫珠的龟头
怒举在她面前。
「唔……」李半妆原本不愿意的芳心不知怎么开始迷乱了,眸光变得蒙眬而
疑惑。她柔软的玉手轻轻围握住那条发烫的硬棒,就像安知水和乔念奴帮老乞丐
作一般温柔的挲抚起来……
「唔……快……用嘴……」肥彪被她服侍得浑身颤抖,李半妆吐出薄薄粉嫩
的舌片,舌尖轻轻的舔起马眼。
「啊……」肥彪仰起脸兴奋的呼出来!「抬起头!让我……看看你淫荡的表
情……」他粗暴的扯住李半妆的头发。
「哼……」李半妆痛的皱眉,不过还是顺从的仰起脸,舌尖抵在龟头下方最
敏感的沟缝来回磨擦。
「受……受不了……你可是无师自通啊!真难想象你还是第一次这样服侍男
人!
天生贱货……真贱……哦,你这妓女……舔我的屁眼……「
肥彪因极端兴奋而涨红了脸,抬起一条腿踩在李半妆的玉裸肩上,手按着她
后脑勺把她脸深深往肮脏的股沟压!
「呜……」李半妆只是挣扭了一下,随即就乖乖的舔着男人硬硬的肛蕊。
「好棒……妓女也没你这么棒……肯帮男人舔……屁眼……真好……哦,好
了……好了……真懂事……对……把舌头尽力往里面伸……好好清洁……嗯……
嗯……爽……好了……换……整条……吞……吞进去……「他揪着李半妆的
头发,把紫胀的龟头顶在她唇间。
「唔……」李半妆睫毛轻颤,怯生生的大眼向上望着肥彪,温柔的含住充血
的龟头,缓缓将盘筋的怒棒往嘴里送。
「啊……好爽……啊……好棒……」肥彪只是一直重覆的呻吟着。
李半妆偏頭將香唇印上了大龜頭的側面,儘管此時應該是無聲勝有聲才對,
但看着李半妆的红润俏脸,肥彪却不由得亢奮的說道:「來,妹子,快用妳的小
嘴巴把我的大龜頭整個吃進去!」
有點色急的肥彪開始下起指導棋,可是有些畏懼的李半妆卻抬頭仰望著他說:
「不要催人家嘛,彪哥,你的東西這麼大,也不讓我先適應一下?」
既然美女這麼講,肥彪也就順水推舟的應道:「好,那就讓我瞧瞧妳如何自
由發揮. 」
性感的雙唇逐漸忙碌起來,李半妆一面套弄著巨根、一面腦袋轉來轉去的親
吻著大龜頭的每一個角落,雖然她還不太懂得怎麼運用舌頭,但那笨拙卻勤奮的
嘴巴反倒充滿了誘惑,如果不是肥彪還把持得住,恐怕她的咽喉馬上就會遭殃,
不過李半妆也曉得一成不變絕不是辦法,所以她試著用舌尖去舔舐馬眼,等她發
現這招似乎讓肥彪頗為受用以後,這才怯怯地抬頭問道:「我這樣有沒有做錯?」
兩手插腰、低頭俯視的肥彪搖著頭說:「沒有,妳做的很好,現在妳可以先
練習舔龜頭的下緣,然後把整根肉棒舔過一次之後,再幫把我整個龜頭都吃下去。」
一連串的指令差點讓李半妆應接不暇,不過毕竟是拿过奖学金的聰明的小妮
子隨即便意會過來說道:「所以,是不是最後才服侍這裡?」
看著人間絕色指著自己的陰囊在發問,肥彪不由得莞爾的笑道:「沒錯,就
是這樣,其實妳要任意掉換順序也可以。」
李半妆不自覺的舔著嘴唇笑道:「我想我還是聽你的比較保險. 」
這次她是邊說邊將嘴巴靠近龜頭,而肥彪則撫摸著她的腦門說道:「怎麼做
沒關係,重點是舌頭要靈活一點. 」
像是聽懂了肥彪的指示,李半妆在眨了眨大眼睛之後,便開始了她第三回合
的口交服務,這次她完全按照肥彪所說的順序進行,首先是火辣辣的舔遍整個大
龜頭,接著便慢慢品嚐那根筋脈畢露的大肉棒,不停在她眼前悸動和軒昂的柱身,
令她不禁暗暗的思忖起來:「這麼巨大的陽具,自己是否能夠輕易的承受?我之
前偷看哥哥洗澡撸管时,哥哥那阳具看上去也没有这么大啊……」
即使李半妆的舌頭並不太靈活,捲舐的技巧也還有待磨練,但肥彪只要一看
到她的跪姿和那張漂亮的臉孔,心裡便會有一股想將她抱在懷裡親吻及呵護的衝
動,可能是因为她的哥哥就在身前吧,眼前這個女孩子對肥彪而言就是有著一股
莫名所以的吸引力,每當她羞赧的仰頭上望時,肥彪便會凝視著她那雙大眼睛發
出壓抑不住的哼聲。
等到整根大肉棒閃閃發亮時,李半妆立刻轉向了下一個目標,碩大溽濕的龜
頭剛從她的小嘴被吐出來,完成這項艱鉅的任務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不過初嚐
品簫滋味的她還陷在驚奇與迷惑的思緒當中,在略微調整了一下跪立的角度以後,
她便雙手扶著肥彪毛茸茸的大腿說道:「彪哥哥,接下來我就真的不太懂得該怎
麼進行了,你要不要指點人家一下?」
属于李半妆可爱小嘴的火热黏膜,此时紧紧包围着勃跳的肉茎,龟头前端已
顶到喉咙,口腔内那条滑嫩嫩的舌片绕着颈部打转,再一会儿,小嘴已一吸一吐
的动了起来。
挪動著雙腳的肥彪用右手抓住大龜頭往上提契著說:「一樣先把整副陰囊舔
一次,然後再分別把我的鳥蛋含進嘴裡舔一舔就對了。」
美麗的容顏慢慢埋進肥彪的兩腿之間,略顯散亂的秀髮披灑在白皙動人的頸
背上,隨著每一次的親吻及舔舐,李半妆的腦袋便會不停鑽來動去,這親暱而淫
靡的景像看在肥彪眼裡,馬上便勾起了他的回憶,沒錯!這似曾相識的一幕他確
實親眼看過、並且還記憶猶新,因為第一個幫他舔睪丸的女人就是他现在的性奴
乔念奴,一想到這個令他念茲在茲、魂牽夢縈的女人,肥彪的心湖便不由自主的
翻攪起來。
那是乔念奴人生第一次幫他做這樣的口舌俸侍,肥彪還記得非常清楚,那一
夜是他把乔念奴开苞的日子,就在他获得SSS级别催眠能力的时候,被催眠能
力控制下的乔念奴,終於在她喜欢的李路由家旁边的那家小賓館裡,主動為他進
行了生平第一次的口交,就跟此刻的李半妆一樣,當時的乔念奴也是毫無技巧的
幫他又吹又舔,而同樣缺乏經驗的他,卻從此愛上了大肉棒被含在女人嘴裡的美
妙感受,现在他每天都能享受着安知水和乔念奴的早安咬,晚间夜尿也被两大美
女轮流服侍着,再也不用从温暖的床上起来去厕所了……
低頭仔細端詳著正在胯下幫他服務的一代佳人,肥彪心頭除了讚嘆也不免有
些性奋,因為他已經在心裡幫兩個女人做了一番評比,身高一七二公分的乔念奴
雖然比較年龄比李半妆大一点,可是她的氣質與艳丽絕對比李半妆更勝一籌,而
身高一七零公分的李半妆則是给肥彪感觉身材很好,除了那雙修長誘人的大腿,
胸前那對幾乎無可挑剔的大乳房簡直就是造物者的傑作,儘管大眼睛的李半妆看
起來較為容易激發男人的性慾,但乔念奴却是他的上司虐起来更带感,因此肥彪
在暗自讚嘆李半妆的傲人風采之餘,也不免想起了乔念奴,于是他隱藏的暴虐也
在蠢蠢欲動。
没有一點不忍心,但肥彪一把抓住李半妆的後腦勺命令道:「把嘴巴盡量張
開,我要直接插入妳的喉嚨裡. 」
李半妆連忙把嘴裡的睪丸吐了出來,雖然她不明白肥彪怎麼會突然變得有些
粗暴,但納悶歸納悶,在仰頭看了一眼之後,她還是乖巧的張大了嘴巴,為了怕
對方會亂抓她的頭髮,李半妆甚至還主動用雙唇把怒氣騰騰的大龜頭輕輕框住。
強悍的頂肏馬上讓李半妆皺住眉頭,因為肥彪就像個急色鬼般,也不管美人
兒是否準備妥當,他雙手一按,整支大肉棒便狠毒而快速的頂了進去,粗壯的柱
身和碩大的龜頭立即塞滿了口腔內所有的空間,腦袋被緊緊抓住的李半妆根本無
法逃開,隨著肥彪猛烈的每一次抽肏,她除了兩眼愈張愈大、嘴裡也亂哼個不停
以外,那雙想要推卻的柔荑壓根兒起不了任何作用。
漂亮的臉蛋早就完全走樣,鼓來鼓去的腮幫子好像隨時都有可能被大龜頭肏
穿,而肥彪並不僅是左衝右突而已,每當李半妆奮力用雙手想要推開他時,他便
會來次歹毒的正面攻擊,這種強制性的深喉嚨玩法,差不多每次都會迫使李半妆
不斷揮舞著雙手求饒,假如他再狠一點的話,李半妆很可能因窒息而當場休克倒
地。
「爽啊……干到你变成个可以深喉咙的淫娃……嗯……啊……爽……」肥彪
不知所以的晃着脑袋乱叫。这样强行在李半妆嘴巴里冲刺一阵后,肥彪有点守不
住了,一股酥暖的阳精随时要爆发出来!
「好……放过你这淫娃……休息一下……换玩别的……」他拉开李半妆,李
半妆嘴角濡着唾液,也十分激动的喘息。可怜的李路由,不但听到身后李半妆发
出了奇怪的呻吟喘气声,还仿佛又有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但不知道为什么,他
却无法转过身去看发生什么事,手里则不停地做着三人份的料理(注意,这个时
间点发生在安南秀不在,只有不知道去哪里的安南长秀,本来只做两个人料理的
李路由,在催眠的作用下,连肥彪那一份都一起做了),脑子里则是不停地安慰
自己说,自己作为和李子相依为命的哥哥,一定要相信李半妆,不能让幻听蒙骗
自己,李子怎么可能在最喜欢的哥哥身后和男人做些不知廉耻的奇怪事情呢!
肥彪可不管头上已经绿油油的李路由心里想什么,稍息了一下后,他又让李
半妆站起来,他要做些准备工作了!只见肥彪从李半妆的乳房开始向下一路吻下
去,隨著那逐漸貼近小腹的熱唇,李半妆也喘息著張大了雙腿,她曉得更進一步
的挑逗就要來臨,但是除了屏息以待之外,她並不知道自己該如何回應,毕竟她
可是第一次!因此當肥彪的舌頭纏繞在她粉嫩无毛的阴蒂上時,她竟然輕輕的顫
抖起來,而就在她本能地想把肥彪的腦袋推開時,那熱呼呼的嘴巴卻已經壓在她
的陰唇上,宛如是被火紅的菸頭燙到一般,她猛地打了一個哆嗦悶哼道:「喔、
啊、好癢????好舒服。」
舒服就表示還想要的更多,所以肥彪立即變本加厲的親吻起來,他先是從頭
到尾把整條肉縫吻過一次,然後再沿著鼠蹊部往上用力吸啜,淡粉色的大陰唇在
一陣『嗶嗶啵啵』的聲響過後,本來還隱藏其下的粉紅色小陰唇突然冒了出來,
看著那兩片鮮豔欲滴的小嫩肉,本來就已心惺動搖的肥彪當然更加忙碌起來,除
了來回上下刮刷以外,他的舌尖也開始做試探性的呧刺,那種三 淺一深的招式,
很快便讓李半妆狂聳著下體哼叫道:「呃、啊!??好美、好會逗??這樣??
人家怎麼受得了啊???喔??啊??請你??還是停一停吧。彪哥……「
再笨的男人都不可能在此刻停止攻擊,因此肥彪不僅沒有停下嘴巴,並且還
伸出了右手的兩根手指,就在他將食指和中指狠狠一插而入的時候,李半妆突然
雙手反扳著椅背呼喊道:「哎呀!噢??呼呼??這次我真的完了!」
就在一股濃濁的淫水隨著呼聲激湧而出時,那粒像火山果般的陰蒂也冒了出
來,而肥彪等的正是這一刻,雖然李半妆急急忙忙的想把雙腿併攏,但動作奇快
無比的肥彪已經一口咬住了那粒象牙色的小東西,這突如其來的一擊馬上讓李半
妆抱住腦袋嘶叫道:「嗚─嗚─啊─不行吶!??噢、不要!??不能這樣咬啦!」
能不能都是由肥彪在主導,已经征服过两大绝色美女的大叔這時不但沒有停
手,反而邊咬邊舔,並且還拼命轉動那兩隻早已消失在陰道內的手指頭,即使知
道李半妆在瘋狂挺聳著下體、嘴裡也在『唏唏囌囌』怪哼個不停,可是肥彪卻毫
無憐香惜玉之心,他非但未曾稍歇,而且還用左手去擰捏李半妆挺翹的奶頭.
在三管齊下的挑逗過程中,李半妆不止一次的弓起上半身,後來還急遽搖擺
著腦袋低呼道:「噢、噢、不要!不要再這樣子對我了!喔,算我拜託你了!彪
哥哥!啊!人家快不行啦!」
不停呻吟的李半妆拼命搖著手表示不要,但乍嚐另一種復仇快感的肥彪豈肯
就此罷手,他停止了舔咬反而愛撫著美人兒那高高蹶起的雪臀說道:「也許我們
換種玩法妳會比較喜歡,呵呵,這次我就先來檢查一下妳的後門有沒有關緊. 」
可能是聽懂了肥彪的意圖,神色緊張的李半妆連忙轉頭哀求著說:「不、千
萬不要呀!彪哥哥,請你不要對我這樣,人家的那個地方還沒被任何人碰過,你
的東西又這麼大,萬一……一定會把人家的身體玩壞掉。」
開始在摸索菊蕾的手並未停下,肥彪順著曲線動人的股溝往上尋覓,沒多久
便探觸到了女人那處最最隱密的部位,就在他試圖將食指的指尖插進去時,滿臉
羞慚的李半妆已經抖憟著哼道:「喔、啊??不要呀!哥!那地方真的太敏感了!
不行啦、人家一定會受不了!噢、啊!羞死我了!「
雖然肥彪只是慢條斯理的插入了一公分半左右,但後庭從未被人開發過的少
女哪堪如此折騰,即使只是一小截手指頭的深度,隱約傳來的撕裂感和前所未有
的怪異體驗,卻讓李半妆慌慌張張的扭轉著身子輕呼道:「喔,好可怕!好緊、
好強悍……人家那裡好像快要裂開了……」
看著一代佳人在自己的撩撥下頻頻回頭、以及胡亂扭腰聳臀的淫蕩模樣,肥
彪內心有著說不出的快樂,儘管強力收縮的括約肌將手指頭緊緊吸住,再加上沒
有潤滑油的輔助,因此肥彪無法更加深入,但眼前這一幕已經讓他相當滿意,因
為在李路由身后动情求饶的李半妆,已经有点忘记了李路由,心里已经开始偏移
到他身上了,想到日后三大绝色美女一起服侍他,而本该是主角的李路由却只能
帮他煮饭、洗衣服,清理满是淫水的床单,每天看着他这个中年肥男和他的三个
亲密女人在他房子里颠龙倒凤,从沙发干到厨房,从厕所干到阳台,想到未来的
美好日子,肥彪臉上的笑容便顯得益加邪惡。
輕輕搖晃著被菊蕾夾住的食指,肥彪一面伸出左手去把玩李半妆那對懸盪的
大乳房、一面盯視著依舊淫水潺潺的小肉洞說道:「看起來應該還可以再幫妳上
把火。」
話都還沒說完,他的另兩根手指已經插進了陰道,只見李半妆渾身一震,然
後便螓首一垂,宛如是個已經認命的死囚,除了隨著肥彪的挑逗不斷發出呻吟之
外,原本就蠕動不安的雪臀也大幅度搖擺起來,這種飢渴難耐的表現既像是在求
饒、卻也像是在做無恥的邀請,因此肥彪肆無忌憚的下達了另一道指令:「聽著!
從現在開始我要妳一步、一步的慢慢往前爬,一直爬到厅里的沙发才准停止,
明白嗎?「
用雙手撐起上半身的李半妆以行動來代替回答,她艱困的在地上用膝蓋跪著
行走,即使每步最多只能邁出十公分左右,但她卻不以為苦的緩慢前進;而肥彪
則是蹲在她身邊亦步亦趨的跟進,只要美人兒稍微有停滯現象,可惡的肥彪便會
摳緊陷在菊蕾和陰道裡面的手指頭、同時用力抓捏著大奶球喝斥道:「不准停下
來,繼續乖乖的給我向前爬。」
絲毫不敢怠慢的李半妆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可能她是想要抗議、也可
能是她的雙腿已經痠軟無力,但不管原因為何,她幽怨的眼神只是一閃而逝,然
後她便順著肥彪的要求繼續往沙发爬去,假如這時有人再幫她戴上頸圈的話,她
那卑躬屈膝的淫賤模樣簡直就像條乖巧的母狗,或許肥彪想要的正是這種感覺,
所以這個混蛋大叔忽然用大龜頭頂撞著李半妆的大腿淫笑道:「嘿嘿,這樣學狗
爬小穴裡面一定很舒服吧?看妳的騷水越流越多,是不是很想趕快讓我就地正法
呀?」
前後兩個肉洞委實都有著奇特的摩擦感,但察覺到肥彪的口吻和動作都有愈
來愈下流和邪惡的成份存在,在催眠下已打算讓自己隨波逐流而下的李半妆這時
反而有了一絲警覺,就在離沙发還有兩步的地方,她終於停住身子回頭幽幽的說
道:「唉,彪哥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记得我自小就希望把第一
次交给李路由哥哥的,但为什么遇到你后,事情会变成这样呢?我知道要把第一
次给彪哥哥你,李路由哥哥就会娶我为妻,但我现在不知为什么感到很难过很伤
心……」
沒料到李半妆會突然有此一招,雖然只是一個回眸,但那無辜而悲傷的眼神
卻讓肥彪心頭一懍,看来自己有点操之过急了,驚覺自己的催眠有点动摇以後,
肥彪立刻溫柔地撫觸著李半妆硬挺的奶頭輕聲說道:「對不起,是我不好,因為
妳這個姿勢實在太美、太誘惑,所以我才會口不擇言,希望妳別放在心上。」
誠摯的語氣馬上讓李半妆釋懷的說道:「沒關係,彪哥哥,我只是不希望你
把我當成動物玩弄,我說過今晚我是你的,我就一定會好好的服侍你。」
李半妆的說詞反而使肥彪有些性奋,因為在他內心深處其實對這個少女有著
一股莫名的愛意,因为自己之前也有过一个妹妹,他很喜欢她的,可惜她后来出
国嫁给了一个外国人,最后也没有了联系,所以才导致了现在的肥彪……这个李
半妆真的有点像妹妹呢,肥彪心想,他不禁放低声音哄著李半妆說:「好,今晚
就讓我們來扮演一對快樂的情侶吧。你的第一次我会尽量温柔点的……」
李半妆還沒來得及回答,忽然便聽見『啵』的一聲,那是肥彪的食指快速從
她肛門拔出來的聲音,就像是被人發現了什麼大秘密似的,只見她滿臉通紅的衝
到大沙发上去翻滾著說:「哎呀!討厭!彪哥哥,你故意要捉弄人家!」
其實那只是活塞作用而非自然的排氣現象,不過李半妆既然已經主動跳上沙
发,肥彪也無暇再去理會其他,就在李半妆想要拉沙发上的毛巾去遮蓋一絲不掛
的胴體時,肥彪也一個大跨步撲了上去,猛然下陷的沙发讓兩個人的身體滾在一
起,這時就算李半妆想要逃開也已來不及,因為肥彪一把便抱住她大嚷道:「這
次看我怎麼把妳大卸八塊!」
嬌羞的少女最是惹人疼愛,看到懷裡的美人兒那副欲拒還迎卻又緘默不語的
羞赧模樣,本來已經獸性大發的肥彪馬上便降低音量說道:「沒事、沒事,我是
說要把妳連愛八次而不是大卸八塊,來,咱們先來一段小親親. 」
熱呼呼的嘴唇貼近時,李半妆並沒有閃避,她只是飛快看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然後便闔眼迎了上去,這次擁吻李半妆有著十足的反應,起初是她的身體在輕輕
顫抖,緊接著是她主動把舌尖伸入肥彪的口腔裡面,當兩片舌頭盡情交捲在一起
的那一刻,她甚至還抓住大肉棒使勁的套弄,無論兩個人怎麼擠壓或翻轉,在那
纏綿悱惻的兩、三分鐘內,她的每一個動作都是那樣熱烈而未曾有所停頓.
這無異是在火上加油的美好片刻,不僅使肥彪感受到了李半妆的飢渴,他自
己的大龜頭也同樣漲到發痛,因此就在兩人嘴唇甫一分開的第一時間,他便迫不
及待的喘息著說:「寶貝,快、快把大腿張開!」
悠悠的眼神如夢似幻,絕世美女一面舒展著四肢、一面像在嘆息似的說道:
「來吧,彪哥哥,把你想要的通通拿去。」
「李子……我来了……你的第一次我收下了!」肥彪说着,身下一挺,便把
胯下那巨大阳具向着李半妆的深处刺了进去……
「哥……啊……啊……痛啊……大……力……嗯……哼……」
如果有谁站在门口,应该可以隐隐约约听到李路由和李半妆那温馨的家中,
传来了李子的一阵阵的呻吟声还有中年男人的喘息声……这时候,在厨房中,还
在料理的李路由,眼里不知道为何不停地涌出了大滴大滴滚烫的热泪「啊?我为
什么在哭?难道是被烟熏的么?但我的心里好疼好疼,好像有很重要很宝贵的东
西丢失了一样……啊……」李路由心中不知为何想起了有一幕,他不小心摸到李
半妆胸部后,李半妆羞怒的情景:「哥,你干嘛啊……」李半妆的声音格外娇柔,
像浓浓的蜜糖,而她当时的脸颊儿上泛着的红晕浓浓的好像要渗出血来似的,眼
眸子里的羞涩凝着雾气……
肥彪与妹子们的激情照:



本来是想写个一世之尊同人,但因为小桑死了,没意思了,所以发了这样一
篇不完整的文章作为纪念(以前的存稿了),或者有哪位高手觉得这个剧情可以
接下去用,尽管拿去!注:不计入字数内……
一世之尊第一百二十四章
夜色降临,和风霁月,假扮商水仙子的顾小桑正在街上巡视闲逛,忽然,一
阵细细的呻吟从远处传来,大概是大乐宫的方向,媚意入骨,勾魂夺魄,即使相
隔甚远,也模糊可闻,似乎自身心底的向往!
「怜欲菩萨!」顾小桑心头一跳。隐有点元神骚动,浮想联翩。
此音刚落,市镇之中,山峰各处,呻吟声此起彼伏,或低吟,或浅唱,或妩
媚,或痛苦。或飘若箫音,或沉似含沙,引人脸红耳赤,难以自持。
一时之间。顾小桑仿佛置身极乐的海洋,鼻端是阵阵无法描述的香味,耳中
是连绵不绝饱含春意的女声,身体似乎被温温热热之水浸泡着。暖洋洋非常舒服,
周身毛孔张开,从脚底一直酥麻到发梢。
(注:这段引用自一世之尊,后面肉戏开锣)
「天,人家和九天玄女之前打斗的伤势,居然被这魅音引发了!」,顾小桑
心里一惊,马上发力运功抵挡,希望可以压下身体的不适,可在怜欲菩萨全力发
动欢喜一脉的特殊功法之下,再加上阵法的加持,顾小桑在勉强抵挡了四分之一
炷香时间后,终于抵挡不住,只觉脑际轰的一声,浑身无力放佛再用不出一点力
气!但这时,更糟糕的事情发生了,街上几个浑身污秽身体散发着难闻臭味的乞
丐,在媚声影响下,向着顾小桑扑了过来,嘴里呢喃着:「女菩萨,真好心肠,
来为我们布施来了!」
「不!!!!别靠近人家!」顾小桑看到几个乞丐围拢过来,连忙让身体左
右晃动,想躲开这几个恶心乞丐,可怜在伤势复发功力暂失的情况下,一个弱质
纤纤的小女子,想抵挡几个精虫上脑的野兽般的大男人是根本无能为力的。
乞丐们轻而易举地抓住顾小桑的两只玉手,并在她毫无瑕疵的美玉般的娇躯
上下尽情的摸索,捏弄着她的小鼻子,小嘴唇,不停的用其脏手拍打逗弄着她的
巨奶玉臀,让她甩出一阵阵乳波臀浪,如此美景更让几位地位卑微的乞丐大饱眼
福连吞口水,连叹这时平常根本享受不到的待遇!而在男人不停的挑逗作弄下,
美人只能桃腮晕红,云鬓散乱的两眼失神地望着天空。看着空谷幽兰清丽如仙的
玉人,如今无力娇弱的动人美景,几个乞丐哪里还忍得住,急忙地脱去自己身上
的破烂衣衫,在这期间,当然也要为眼前这娇媚绝世牡丹般的美人脱掉身上的阻
碍物。片刻不到,顾小桑已经被迫脱得身无寸缕,且手足无措的像一只小白羊一
样,勉强着自己轻轻颤抖的身体,无力地站立在周围也是同样脱得精光且一边淫
笑的男人们的中间,而男人们胯下几根丑陋的巨大肉棒怒气冲冲的挺立着,已经
做好了随时向着眼前的嫩白娇躯冲击进攻的准备!
顾小桑哪里能想得到这次潜入素女道的迷岛,会让自己落到如此下场!她虽
然平常经常用身体勾引着孟奇,但其实整个局面都是控制在她手里,不会发生意
料之外的事,地位崇高的她可是一直守身如玉,不可能预计到如今她居然要失身
给几个肮脏卑鄙的乞丐!
这几个乞丐也不知道今天他们是如此的幸运,作为地位最低下无能的乞丐,
居然能得到无数年轻俊杰高手都不敢亵渎的大罗教圣女珍贵的初次!这时他们只
会想,送上门来布施的美女菩萨,不吃白不吃,反正偶然也会有女菩萨会这么好
心!
这时只见顾小桑欺霜赛雪的肌肤泛着圆润的光华,在魅声的影响下,她清丽
无双的脸上透出了诱人的晕红,微微颤抖的白嫩娇躯放佛是在向着男人们舒展着
她无比迷人的身体。
其中一个体格健壮,孔武有力的高大乞丐,跨下挺着足有7寸长一拳粗的肉
棍,一把搂住顾小桑的平坦雪白的小腹,把赤裸的她搂入到他那宽大的怀里,另
一只大手则一把抓住美人的玉臀用力的揉动着,胯下的肉棍则是放在美人的两片
肉臀中间,用其粗大的棍身不停的上下研磨着,放佛做着冲击前的热身准备,
(棍身顶部的硕大的龟头则是故意挤压着美人紧窄的后穴)。
而另外一个身材高瘦但脸上满是猥琐笑容的乞丐,则是把自己那满是胸毛的
黝黑恶心的胸膛重重的压在玉人身前,强行把顾小桑尺寸巨大的胸前玉乳挤压得
像两块柔软的白大饼,满是污秽的两只脏手则是强硬地按住玉人左右乱晃的脸庞,
无视着玉人的挣扎,张着他的臭嘴凑近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