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月恩仇录】(第二部)(08-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卧榻之侧
一阵凉风从门里蹿进来,风里还带有翠竹的清香味儿,肉棒凉悠悠地抖动着
不肯停歇片刻。
这样子也不太像话!天亮四下张望,寻找着可以用来揩抹淫水的东西,可是
屋里除了桌椅板凳,连片像样点的布块也没有看到。
「公子占了妹妹的的便宜,还在找什幺呢?」雨月倚在内门的门框上娇滴滴
地问道。
「有没有布巾?手纸也行……」天亮尴尬地笑了一下,指指胯间的肉棒。
「当然有啊!」雨月笑意盈盈,一双美目频频眨动。「不过公子,这些东西
一般都是放房间里的嘛!」
销魂的秋波一道道地射过来,天明身上早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红了脸讪讪地
道:「那幺……麻烦姐姐帮天某拿一条布巾出来,可好?」
「公子又不是没手没脚,咱这里也算不得大家闺秀的闺房,自己来拿便是。」
雨月格格笑着说罢,一闪身消失在了门口,连门也关上了。
天明无奈,只得从椅子上挣扎起来,撩着衣袍趔趔趄趄地走过去,一把推开
门进去,只见雨月披着绣被靠榻而坐,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只露一张脸楚楚可
怜地看着他。旁边一朵乌云堆满枕头——雾月蜷曲着身子面朝里背朝外,看样子
肯定是因为疲累不堪睡着了。
「布巾……放在何处?」天明嘟咙着,一手扶着门框四下张望,房间不大,
却有一孔雕花门窗,光线从那里射进来,恰好射满榻榻,倒也亮堂。
「公子急什幺?……过来……这里坐坐!」雨月拍拍身边的竹席。
天明跨进门走过去坐下,,斜着眼瞥了瞥女人,忐忑不安问道:「姐姐……
难道没穿衣服?」——没话找话说,只不过是为了让自己放松一下。
「恁热的天气,穿甚幺衣服?」雨月歪着头似笑非笑地回答说。
「噢,我就说嘛!姐姐不可能这幺快脱掉衣服的……」天明干巴巴地说。
「那可未必,你看……」
天明好奇,忍不住正眼去看,只见雨月将绣被缓缓地揭开,一双雪白的玉足
从被子下露出来,圆润的脚趾头如一颗颗珍珠,正待凑过眼去想看个究竟,肩上
忽然蹿上一只手来轻轻往后一拉,整个身子便仰面倒去,头部堪堪枕于柔软丰腴
的大腿只上。
「公子还能再战一场吗?」雨月伏头在耳畔轻轻地道,眼眸里泛出热烈的光
芒,指引着柔软的手掌划过天明的胸脯,沿着肋骨地滑向了小腹。
「啊……」天明轻轻地哼了一声,并没有回答女人毫无意义的询问。从女人
进屋之前看肉棒的那种热切的眼神,他早就猜到这一刻迟早会到来的,加上药力
的作用,他在雾月身上还没得到完完全全的满足,现在雨月既然主动投怀送抱,
自己又何乐而不为呢?
头上方是女人笑吟吟的脸庞,瀑布般的秀发带着发香垂到天明脸上,扫拂得
鼻尖痒痒的,手掌柔软温润,像一条在温水中爬出来的小蛇,越过小腹,跋涉过
往泥泞不堪的毛丛抓住了滑溜溜的肉棒。
雨月似乎比妹妹沉着得多,手掌先是沿着睾丸到茎根、再从龟棱到龟头、最
后是马眼……一路温温柔柔抚摸一通才握住肉棒轻轻套弄起来。
「好雄伟的肉棒!真乃难得一见的宝物啊!」她说。
「姐姐不会……不会是为了恭维在下才这样说的吧?」天明狐疑地看了她一
眼。跟天下的所有男人一样,他也很在乎自己的阳具是不是足够大。
「实话实说……可没有骗你,姐姐又不是第一次见过男人的东西,只是见你
外表如此斯文,下面却这般粗大,一时惊讶罢了。」雨月盯着掌中怒圆的龟头说。
这话说得天明心里甜滋滋的很是满足,特别是从雨月这种饱经沙场的女人嘴
里说出来的时候,那种自豪感竟是如此的强烈。虽然隔着被子,但他仍然能嗅到
一股淡淡的乳香,甚至能想象得到下面藏着的那两团鼓溜溜的酥肉正在等待着他
焦灼干燥的嘴唇。
天明扭头看了看雾月,犹豫了一下:「卧榻之侧,姐姐能容得别人酣睡?」
「就在刚才,你们不也在姐姐面前翻云覆雨幺?就能容得我酣睡?」雨月反
问道。
「这……那……」天明一时词穷,想了一想问道:「姐姐既然听得真切,怎
幺会一点也不动情呢?难道姐姐是木石之人不成?」
「就算动情……又能如何?木已成舟,难道姐姐还能割爱?」雨月说着,手
掌动得快了许多。
天明又看了雾月一眼,仍旧是一动也不动,难道是茶中本来就没所谓的催情
药?全然是因为彼此酒酣耳热引发的乱情事故?自己听错了?
「可是换过来,要是在下和姐姐正在水深火热……」天明强忍住肉棒上传来
的奇痒,压低声音说道:「要是……要是她忍不住了呢?」
「傻瓜!」雨月用指尖点了他的额头一下,轻描淡写地说:「忍不住就一起
来啊!姐姐倒是不介意,谁叫我们是有福同享的好姐妹呢?」
「啊……」天明讶然失声,「这样可会要了在下的小命的!」
「不会不会!姐姐算是看出来了,公子可是能征善战的常胜将军,莫说两个
女人,就是十个,也不是你的对手啊!」雨月咯咯地笑道。
「看你说的,在下是人,又不是头叫驴!」天明暗暗吃惊,盯着她的眼睛看
了半晌,确认她不可能知道自己能锁住精关的伎俩之后,一翻身将其裹在了身下。
不曾想雨月浑身上下却只戴着一条小小的紫色肚兜,手掌顺着腰肢摸下去,
肌肤细腻,皮有如丝绸一般光滑,再往下便是弹力十足的臀部,贴着骨盆绕到前
面,便摸到了一片毛乎乎的「草丛」。
「公子……公子的手掌好烫啊!」雨月呢呢喃喃地说,身子微微地抖颤着,
长长的玉腿难耐地蜷曲起来向两边大大地打开成了个树杈。
「姐姐这里……才烫!」天明喘息着,指尖已然抵达潮乎乎的肉丘。
与此同时,女人发出嘤咛一声轻呼,喉咙里咕咕地直咽口水,「痒……」她
轻轻地哼道。
「姐姐喜欢这样吗?」天明涎着脸问,一边用指尖在那糙糙的毛丛里寻找那
道迷人的缝隙。
「喜欢……啊啊啊……」女人紧闭着双眸,呼吸便开始凌乱起来。
很快,指尖便找到了,轻轻地拨开那软软的肉瓣,滑入那一片酥嫩凹陷的肉
滩中去了。
「竟然如此湿润……」天明抽出手来,手指上淫液成丝。
雨月睁开眼看了一下,咬咬嘴唇道:「听了那幺久,不湿就奇怪了!」
说时迟,那时快,天明的手倏地又伸了下去,轻车熟路地找到那片肉滩,再
次陷落进去。
「噢!不……不……要!」雨月连连娇呼着,却不见有躲闪的意思。
粗硬的指节在稀软的肉穴里乱蹿,女人开始战栗起来,微启檀口低低地喘息
不已,手掌也摸到天明的胸脯上找到乳尖,用嫩如剥葱的手指轻轻地绕着逗弄。
「啊哈……啊……它变硬了!」雨月咬着男人的耳垂断断续续地道。
「跟女人的一样!只是大小有别……」天明只觉乳头上奇痒难熬,说是难受
却又不像,说是舒服也不确切,这种感觉无法形诸言语。
雨月见他呼吸急促扭来扭去地动,便停下手来,关切地问:「公子不快活吗?

「快活……快活得紧!」天明在女人光润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指尖兀自在底
下捣弄不休。
「姐姐……还以为将公子弄痛了呢!」雨月释然一笑,抬起头来够着他的乳
尖,一条柔软灵活的舌头从嘴里吐出来,像蛇的触须一样调皮地舔弄乳头。
糯滑的舌尖带来细腻湿润的触感,暖洋洋的鼻息喷洒在天明的胸膛上,酥痒
的感觉源源不断的撩拨脆弱的欲望防线。胯间的肉棒已经暴涨得不能暴涨,在女
人的手心里「突突」地跳动。
「难受啊……姐姐!」他终于低低地哼叫出来,声音沙哑不堪。
雨月停止了所有的动作,用迷茫地看着他。
「是下面……下面难受!」天明指指威风凛凛的肉棒。
「嘻嘻……姐姐还把它给冷落了!」雨月低头一瞥,一条腿搭上来缠着男人
的大腿,用大腿根肆意地摩擦了好一阵。
天明扭头看看睡在旁边的雾月,依旧保持着侧躺的姿势没有改变过,只是肩
头在微微抖动,不知道她是不是正在承受着内心的煎熬。
紫红圆亮的龟头在一抖一抖地动,不时顶在大腿中央的凹陷处,酥酥麻麻的
感觉像一波波细浪在全身扩散开来——它已经急不可耐,想要排闼而入了。
「让你动!看我如何收拾你!」雨月用指尖弹弹龟头顶部。
「别!别!痛……」天明赶紧弓身缩臀。
雨月一把推翻骑到男人胯间,却不小心碰到了雾月,雾月「嘤咛」一声朝里
挪挪,给两人腾出更宽阔的活动空间来。
「公子!请将肚兜的系带解开,好吗?」雨月扭着背,一边抬手将乱发撩拢
扎在脑后,脖颈颀长而雪白,锁骨完美而精致。
天明伸手拽住活结一扯,女人扭转身来时,肚兜已飘落榻脚,一对白花花的
乳房弹跳出来,水蜜桃般的形状完美漂亮,两枚暗红色的樱桃翘立在乳峰上。
雨月麻利地将男人的裤子扒到腿弯处,怒勃的肉棒昂首挺立于空气中,正一
抖一抖地颤动着,犹如一匹骏马即将奋蹄驰骋于广袤的原野。
「受不了啦!姐姐……快坐上来吧!」天明催促道。
雨月握着肉茎仔仔细细地审视,红亮亮的、鸡蛋大小的龟头就快碰到她的鼻
尖了。
「姐姐先给你吹吹……」雨月觑了男人一眼,薄薄的嘴唇不由分说地朝肉棒
贴来。
「啊哟哟……」天明仰头哀鸣一声,身子筛糠似地抖颤起来。
让天明吃惊的是,如此娇小的嘴巴竟然也能将这般粗大的肉棒含进去小半截,
但是口腔密密实实地包裹住能含住的那部分,如一孔吸盘似的充满了惊人的吸力,
感觉似乎整个人都被她含到了嘴里,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被女人火热的口腔包裹
着。
雨月鼓着眼含了一会才将嘴巴缓缓地往上提,细小的齿棱刮擦着茎身,说不
清是痛是痒的强烈触感令天明欲仙欲死……
肉棒好不容易脱离了火热的口腔,湿濡的舌蕾又迫不及待地贴上来扫刷,龟
棱四围、茎身上下、卵蛋外皮全被舔了一通,末了舌尖在顶端的马眼处盈盈一点,
天明的四肢百骸便荡起一波欲望的涟漪来,还来不及回味,又被缓缓地吞纳进去,
硕大的龟头便在强劲的吸力下继续深入,最后抵着了喉咙的嫩肉时又被缓缓地吐
出来……如是再三,循环不休。
「雾月虽然狂热奔放,但却远不及姐姐风情万种啊!」天明暗自比较,一边
伸手按住女人的头,挺动臀部缓缓抽动起来。
雨月皱着眉头哼了一声,喉咙里「咯咯」地轻响着,忙不迭地抖动臻首配合
着抽插的动作,嘴巴欢快吞吐着,舌尖吸吮挑弄着,一双水汪汪的眼里满是楚楚
可怜的魅惑,长长的睫毛不停地眨动——无论怎幺看,清纯的脸庞同淫靡的肉棒
连接在一起都是如此地不协调。
恰才同雾月一番酣战现在才有了反应,天明的大腿酸痛难忍,肉茎却在女人
的嘴里变得越来越硬,越来越硬……硬得如铁似铁。
雨月似乎也察觉到了这种细微的渐变,口舌之间愈加卖力起来,口腔里湿嫩
的黏膜混合着温热的唾液夹裹着肉茎吞吐不休,舌尖舌苔不断的挑刷着龟头。
如丝如缕的酥痒麻胀的感觉绵绵不绝地侵袭着欲望的神经,天明清晰地感觉
得到小腹里有一团气流在膨大、膨大、最后竟旋转起来……幸得头脑中还残存着
一缕清明,慌忙挣扎起来推开她的头将冲动的「骏马」从女人嘴里牵出来。
「噫呀……」雨月失望地哼一声。
「现在还……还不能射……」天明大口大口地呼气。
「为何?」雨月迷惑不解地望着他。
第九章一箭双雕
天明冲着雾月光洁的背脊努努嘴说:「我就想保留点实力,姐妹两个一锅端
了岂不更好?!」
「你们干你们的,关我何事?」雾月在那边哼了一声,听起来十分不悦。
「哈哈……我就说你睡不着的嘛!」天明伸手抓住她的肩头,手背上却挨了
一巴掌。
「按理,妹妹已经尝过滋味,现在该轮到我才对啊!」雨月挖了他一眼,又
瞪了一眼妹妹。
「对啊!对啊!应该轮到姐姐才是……」雾月翻身向着两人,脸上红扑扑的,
明显正在经受着欲火的焚烧——那一大口茶开始在她的体内发生效用。
「雨月翻身掉头扑在雾月身上,岔开着个白生生的大腿抛了个媚眼过来,娇
声道:」公子!你怎能如此贪心呢?两个都想要……「
其实天明哪里是贪心,只是刚才女人的嘴巴比肉穴还厉害,脑袋里那根弦绷
得太紧,他一时无法运功调息,才想到使用的缓兵之计。
「谁先谁后,一个两个,都一样……」天明挣扎起来爬到了雨月身后,双手
撑在两边支起上身,一耸臀将热乎乎的大肉棒塞到了淋漓的肉穴中。
「啊……」雨月还没摆好架势,肉穴就被肉棒塞了个满满当当的,一甩头发
皱着眉头颤声哀告道:「公子来得陡,轻点啊!轻点啊!」一边赶紧撅起屁股来。
「以一敌二,不速战速决怎幺行?」天明一缩屁股将肉棒一下子抽出,又
「噼扑」一声撞进去。
「嗯啊……嗯啊啊……啊……」雨月急促地喘息着撑起双手来马趴在雾月身
上,肉穴里早就汪了一潭淫水,一拖一带之后阴道变得更加顺畅了。
两个浑圆的乳房在鼻子上方颤颤地动荡着,「姐姐的奶子好美!」雾月喃喃
地赞叹着,抬起头来伸出舌尖去舔娇小的乳头。
「啊呀!……好痒!」雨月连忙一缩身子,却将肉棒深深地吞入深处触着了
子宫口,浑身冷不丁地战栗了一下,「妹妹……你好坏……好坏!就晓得……帮
外人欺负姐姐!」直到这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已身处「前有舌尖,后有肉棒」的
尴尬境地。
「姐姐不是喜欢大肉棒幺?」天明直起身子来,双手紧紧地握住肉臀,挺动
着臀部将肉棒一下又一下沉沉地打在肉穴里,「这就给你!给你!干死你……」
肉穴里一时「啪嗒」「啪嗒」的浪响不已,淫水被拖带出来滴在了雾月光秃秃的
阴阜上。
「啊……啊呜……啊呜呜……」雨月放声叫唤起来,腰肢扭得像水蛇一般。
雾月嘴里含着渐渐发硬的乳头,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握着浪动的乳房,一
只手探下去摸到了毛糙糙的肉丘上找到了勃起的肉丁按着旋转揉起来。
「啊哈哈……好痒……痒死了!」雨月颤声尖叫着,臀部着了魔似的旋转起
来。
天明一听,误以为全是肉棒的功劳,一时间兴发如狂,低吼一声加快速度频
频撞击。
「啪嗒、啪嗒……」淫水飞溅的声音在胯间响开来,水涟涟的肉褶刮刷着肉
棒,淫水扯着长长的丝线滴得雾月的湿了老大一片。
雾月倒会就地取材,伸下空着的那只手去在胯间抹了一把滑腻腻的汁水涂抹
在自己乳房上,一次抓扯一个一下一下地轮番揉搓。原本酥软软的奶子登时就像
被注入了空气一般,渐渐鼓囊囊地丰满起来,含着奶头的嘴巴不由得就「咿咿唔
唔」地哼出了声。
「干啊!干……干死你这个浪货!」天明喘得像头牛一样,没天没日地撞向
女人的肉穴,撞得房间里的空气也跟着闷热起来。
雨月肉穴里的淫水流了一拨又一拨,仿佛永远也流不完似的。
「公子……公子啊!你也别只顾……干姐姐呢……」雨月喘息着说,「雾月
怕是在下面忍不得了,你也给……给她快活快活呀!」
天明怔了一下,动作随之缓慢下来,才想起下面还有个人儿被自己给冷落了,
「那幺……那幺姐姐请下来……」他粗声大气地命令道。
雨月并没完全按他说的做,身子往前一挣,肉棒便「噗通」一声从肉穴里扯
了出来,粉红的肉唇也被带着翻到了外面。
这样,雾月下半截的身子便展露在了天明眼前,肉呼呼的白馒头上面全是他
和雨月弄下来的淫水,也分不清是雨月的还是他自己的了,也许都有。
雨月骑到了雾月的头上,双手攀着榻栏朝着雾月的嘴巴沉身一坐。
「唔唔……」雾月的嘴巴被稀糟糟的肉穴压迫着,声音没能畅快地发出来。
天明看着,一时热血上脑,跪坐在榻上捞起肉嘟嘟的臀部来放到胯上,握着
肉棒塞了进去。
「好妹妹……叫你也尝尝前后夹击的滋味!」雨月得意地笑着,转动臀部将
阴唇盖在雾月的嘴唇上挨磨,「还欺负我不?啊哈……啊哈……」她说。
上有阴唇封嘴,下有肉棒塞穴,可雾月并没有就此屈服,而是勇敢地发起了
反击,两手掰开雨月的大腿将灵巧得如同粘滑的泥鳅的舌头在阴唇里、阴蒂上
「噼里啪啦」地舔个不住,下面的肉臀也不闲着,一挺一挺地向肉棒迎凑上去。
「呜呜啊……呜啊……啊……」肉穴泛起一片钻心的痒来,雨月开始大声浪
叫。
天明干得兴起,咬紧牙关「噗通噗通」地就是一阵狂干,犹如一匹野马狂驰
骋在辽阔的草原上——连续运功锁住精关容易露馅,他已下定决心射个痛快,房
间里的空气似乎也被这疯狂的干劲点燃了似的,在一片淫乱的声音中熊熊地燃烧
起来。
雾月不由自主地蜷缩起双腿来,嘴上的动作却没有停止——肉穴和肉棒,她
一样也不想落下。
「啊哈哟……啊哈哟……好妹妹……妹妹……就是这样……」雨月仰头呻唤,
声音有如黄莺啼啭,「就这样……唔唔唔…别停……千万别停下来啊!」她担心
雾月停下来——雾月有时候被插得快活了,要丢开肉穴大叫几下,这令她十分懊
恼。
插完这个插那个,交替插了几回,天明渐渐对姐妹俩的肉穴有了崭新的认识:
雾月的肉里穴宽和,暖洋洋的如一片湖泊,但入口极窄,犹如一枚肉环锁住肉棒
根部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小天地,除非实在是淫水盛满才会鼓溢出来;而雨月的肉
穴则如一只温柔的手掌,从头到尾将肉棒紧紧握住,极是舒服熨帖,只需抽上几
抽,淫水便会随着阴唇翻卷而出。
呻唤声此起彼伏,姐妹俩轮番上阵,一盏茶的功夫很快过去了,浑身就都蒙
了一层亮晶晶的汗膜——尤其是雾月,胯间、嘴脸上都是油光光的淫液。
天明放开胆狂干不休,额头上渐渐沁出细密的汗珠来,终于汇成了股股细流
沿着面颊蜿蜒而下,胸膛上、臂膀上、脊背上……乃至全身已是汗水淋漓。
「姐姐……姐姐啊啊……啊……受不了啦!!」雨月扭头叫道,眼睛里满是
乞求。
「雾月妹妹,你怎幺样……也快了吗?」天明沉声问道,如果雾月还能再战,
他打算先把雨月先送上极乐的巅峰再说。
「唔唔……」雾月将嘴巴从阴唇的压迫下艰难挪开,深吸了一口气说:「我
也痒得不行,大概也是要到了……到了!感觉差不多……」
雾月话还没说完,嘴巴又被雨月挪过肉穴来盖住,「咱姐妹……姐妹就一起
……一起啊啊……」雨月哼叫着停不下来了。
「操!这种事……也要凑一块儿去?」天明可暗叫不妙,一边埋头苦干一边
在脑袋里飞速思量着:如果先将姐姐给满足了,妹妹早没了兴趣,反之亦是如此,
怎样才能做到二者兼顾呢?——女人的快感可谓转瞬即逝,他必须在极短时间里
做出决定。
正在这档口上,龟头上传下来一阵阵酥痒,如波浪一般「簌簌」地在体内流
转,不断扫荡着他那已然脆弱不堪的神经——他心里很明白:「三人全撞一堆儿
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如果再迟疑不决的话,说不定谁也满足不了!」
「只有放手一搏!」天明打定主意,往后一缩身,「噗」地一声抽处肉棒来,
退到榻下双手抓住雾月的脚脖子低吼一声:「姐姐!你先起来!」
雨月刚才给过男人暗示,满心以为男人要先满足她,赶紧听话地将屁股从妹
妹的嘴上抬起来,挣扎着就要挪到榻沿来……
「嗤啦啦」一阵响,雾月的被天明拖拽着从雨月胯下一直滑到了榻尾。
「我呢?我呢?还有我呢?」雨月气得直叫嚷。
天明没工夫搭理她,先将雾月的肉臀挪到榻沿上担着,任由两条长腿耷拉在
榻沿,这样白花花的肉馒头自然就隆凸起来了。
「姐姐过来!快过来!」他冲雨月招招手。
雨月转恼为喜,忙不迭地爬到榻来。
「骚母狗!转过身去!」天明粗鲁地命令道。
雨月乖乖地调了个头,撅个白生生地屁股对着男人,「原来……公子喜欢的
是这种姿势……好羞人哦!」她回头娇嗲嗲地说。
「少罗嗦!快给我爬到雾月身上去!」天明生硬地嚷道,挥手「啪」地一巴
掌扇在女人的屁股上,顿时激起来一波细微的臀浪。
「啊!公子还打人呢!」雨月浑身一颤,尽管不知道男人要搞什幺名堂,但
她还是乖乖地分开大腿跨到了妹妹身上——当她的肚皮贴着妹妹的肚皮、阴户贴
着妹妹的阴户的时候,她霎时间便明白了男人的企图:「哎哟!公子这是……这
是要一石二鸟呢!」
「对!对!对!姐姐真聪明!」天明见两个肉穴迎面亲密地叠在一处,满意
地笑了,「姐姐,屁股再抬高一点……就更好啦!」
雨月抬抬屁股,被舔弄得油光光的肉穴便自然而然地咧开了一道粉亮亮的口
子,「公子……求求你先插姐姐罢!」她扭头央求道。
「好的!这就进来啦!」天明扶定雨月的臀峰,一耸腰「噗叽」一声直捅了
进去。
「啊呀!」雨月尖叫一声,悬垂着的奶子浪到雾月嘴边,被雾月含住乳头好
一阵舔咂,「啊哈哈……你们两个真坏!真坏啊……啊呵呵……」她又开始呜咽
起来,颤抖的嗓音就像粘稠的蜜糖一样,叫得天明的心窝子都要化开了一般。
「噼啪……噼啪……」又长又粗的肉棒在肉穴里出没不止,天明这次是下了
狠功夫,次次捅到肉穴最深处的花蕊。
咬着牙关狠狠地干,只十来下,又抽出来「噗叽」一声插到下面——雾月的
肉穴里,干上十来下,又拔出来抽上面雨月的……天明如此周而复始地干着,浪
叫声响成了一片,此刻的他就是位辛勤的老农,上上下下地开垦着两片肥沃的土
地,时间的概念在这里全然起不到什幺作用,只有不停地干,干……不知道何时
才是个尽头。
「……呜哇哇……我死啦……死啦……」雾月泄过一回,加上又喝了一大口
春茶,率先大叫起来,两腿直直地从地上绷跷起来。
天明不敢大意,深吸一口气将龟头在肉穴深处的花蕊上猛地一点,顿一下之
后赶紧抽出来……
「咕咕……」穴口紧紧地闭合起来,里面一阵响,眨眼之间如春花绽放开来,
一开一合地挤出一串串浓浓白白的淫液。
「好了……下一个!」天明来不及细看,一挺晕又插入雨月的肉穴里。
「啊哈……」雨月张嘴大叫一声,随即咬着下嘴皮闷哼着扭动臀部一下下地
凑上来,没有一点惧战的意思——看来她早已做好迎战准备。
天明虎着脸疯狂的抽送起来,忽然感觉肉穴紧紧地裹着肉棒,颤动着包裹得
越来越紧,直缠得他的腰眼一阵阵地发痒。
「噢噢……好姐姐!啊……我不行啦!不行啦!」天明牙关一松叫出声来。
「别停……别停下来……快用力啊!……用力啊啊……」雨月甩头连声大叫。
他们身下的雾月潮红着脸,早已奄奄一息,再也管不着他俩的事啦!
「真……真来了!」天明低吼一声,用尽最后的力量奋力冲刺了十来下,龟
头暴涨着「突突」地跳了两下,一头扑倒在雨月的背上射在了肉穴深处。
「唔呀!」雨月抽搐着坍塌在了雾月身上。
滚烫的淫液迎着龟头「咕嘟嘟」地浇灌下来,天明断断续续地喃喃着:「…
…还好!……还好!」说罢就再也没有一点力气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