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记】(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凌霜公主
来到熙熙攘攘的街上,秦羽才感叹原来自己对江湖知之甚少。天府那么大,
又有几个人认得这信物令牌呢?秦羽突然想到了盛鼎轩和嬴荣。然后就欣然朝盛
鼎轩方向走去了。
只见傍晚时分,一个身着华服的公子模样青年从盛鼎轩出来,青年被衣服映
衬的落落大方,这青年正是秦羽。
秦羽还在回味着赢荣看见令牌时惊讶的表情,下巴都快掉到她那丰满的胸部
上了。并一再追问秦羽从什么地方弄来的。秦羽之说朋友相送的含糊过去。
原来这安王府令是安王的随身之物,有次此令牌可以任意出入安王府而不必
通禀。此令牌价值就不用多言,单凭这安王府内任意出入的特权,也不是一般人
能佩戴的。莫非这小霜是安王爷的亲人不成?或者是安王重要的幕僚?秦羽愈加
无法揣测不久前那个精致而可爱的姑娘了。不过她能力越大越好,这样更能帮助
自己了。秦羽顺便用五十两银子买了身华贵的衣服,反正兜里银钱也不够了,到
时候找小霜借吧!再不行去盗也行。不知道为什么,秦羽有些反感「偷」这个字。
总之为了嫣儿,秦羽似乎也不那么在乎被人笑话了。
秦羽稍稍调定了呼吸,穿街越巷朝着远处走去,经过一片密密麻麻的,密林
后前面忽然间的豁然开朗,在密林掩饰后的是一座典雅气派的殿宇。阳光柔抚着
大地万物,金色的余晖照耀在殿檐上,反射出华丽的光芒,让人觉得耀眼的绚烂。
宫殿的四角是由灰白色的大理石柱支撑,在徐风中沉稳静谧。大理石柱之间的石
阶上垂着朦胧的纱幔,任清风拂过,那薄纱婆娑扬起,银色的纱与太阳的光华交
相辉映,显出五彩的斑斓。不远处的清泉汩汩涌出,化成碧绿的带子围绕宫殿一
周后流向树林的深处。那泉水中泛出的星星点点光彩让人感到惊喜美丽,一切都
是那么宁静安详。宫楼雕筑的殿门前三个大字熠熠生辉——安王府。
秦羽一边暗自慨叹一边寻思:瑞王府在闹市之中琼楼玉宇,这安王府却为何
在这密林之中呢?看起来安王府的气派程度倒也不输给瑞王府。
「站住!找谁」门卫拦住了秦羽的去路。
秦羽亮出淡金色的令牌,门卫马上变得恭敬谦和起来:「公子寻找哪位?要
不要小的给您找个带路的」
「也好!」
不一会儿从内府里走出一名与秦羽年纪相仿的小厮,一身仆从的打扮,两个
大眼睛炯炯有神,看起来机灵异常。
「公子,小的叫安路,是王府三等家丁,愿意为贵客效劳」少年倒是彬彬有
礼。
「我找赵凌霜姑娘,不知可在府上?」
「你找我家霜公主?」少年脸色隐隐有些惊讶,瞬间似乎明白秦羽为何有王
府令牌了。
秦羽默默点点头,心里却乌云翻腾:想不到这丫头竟然真的是安王独女霜公
主。在盛鼎轩时秦羽因为不想告诉赢荣令牌的来历,也不好多问什么。
「大人请随我来!」安路恭敬的说
秦羽跟着眼前的小厮穿过一排排琼楼,深入王府腹地,来到一处清净优雅的
院子——凌霜阁。看来果然是用小霜的名字来命名的院子。
小厮与院子的丫头说道:「这位有王府令的秦大人要找公主,快去报与公主!」
只见丫头嘴里嘟囔着:「秦大人?以前没有姓秦的大人啊……?」
不一会儿丫头出来相迎,公主请秦大人进去。
秦羽起身进去,背后听见几个丫头纷纷议论:「这为秦大人生得好生俊俏,
是不是我们公主心上人啊?」然后传来细细碎碎的起哄声。
秦羽走进那阁楼,环往四周,那用上好檀木所雕成的桌椅上细致的刻着不同
的花纹,处处流转着所属于女儿家的细腻温婉的感觉。靠近窗边,那花梨木的桌
子上摆放着几张宣纸,砚台上搁着几只毛笔,宣纸上是几株含苞待放的菊花,细
腻的笔法,似乎在宣示着闺阁的主人也是多愁善感竹窗上所挂着的是紫色薄纱,
岁窗外徐徐吹过的风儿而飘动。
小霜一袭宫装,将自己高挑细腻的大腿收拢在薄纱内,略施粉黛眉目间漾着
一股柔情,朱唇轻启带起一丝丝心动。一丝若有若无的清香从举手投足中慢慢晕
开而来,不似凡尘女子那么浓郁。冰凝的肌肤柔软的轮廓,将小霜扮得几分仙气。
秦羽望着小霜有些痴痴入目,原来小霜这么漂亮,那夜一身黑衣将美色全部
遮蔽了。
公主微微翘起嘴角:「秦大哥不认得小霜了吗?」心里却暗自有些欢喜。
「认得,认得,没想到凌霜公主那么美丽!」秦羽越来越像个傻小子一样机
械的回答。
公主婉儿笑起来:「秦大哥不必拘谨,还是叫我小霜吧,我听着亲切」。秦
羽不知道只有公主的生身父母才唤公主「小霜」。公主想起来秦羽当晚一人与王
府卫队搏命,对自己有恩,又不禁想起临别是那轻轻一吻,不禁羞的脸有些发烫。
两人寒暄完毕公主又吩咐膳房做了些饭菜招待秦羽,秦羽吃得津津有味。不
想这王府中饭菜竟然那么可口,尤其是那清炖鸿雁和山珍刺龙芽,秦羽连汤带肉
吃的精光。公主只是痴痴的望着秦羽,不断得帮他擦拭嘴边的油渍。这大概是公
主第一次看着别人吃饭,还满脸的幸福。
等秦羽酒足饭饱,公主又给秦羽端过一盏弥散着花香的茶,这是我自己种下
的茶树,每年也都是自己采摘,请秦大哥品尝。
秦羽接过茶盏,凑到嘴边,只见沁人心脾的清香传来,直教人神清气爽。轻
嘬一口,一股清香伴着暖流让人口齿生津,弥香四处。
「好茶,让人神清气爽!」秦羽虽不懂品茗,但自小就在南宫山采摘过茶叶,
还偷偷尝过师父宫先生的收藏,这茶虽然比不上南宫冰露茶,却也不是凡品了。
「秦大哥,匆匆一别,小霜还以为秦大哥会把我忘记了,还好秦大哥还是来
找小妹了」。
「我只当你是王府女官,没成想却是这安王独女,霜公主!」秦羽意味深长
的看着眼前俏丽的公主:「前日你潜伏到瑞王府,那赵蒙不就是你的亲堂兄么?
既然是你堂兄,为何又要争执同一件东西呢?」
「秦大哥,那晚因为在那种情形下,我隐瞒了我的身世,多少有些防备之心。
还请秦大哥勿怪罪。」公主略略施礼。「我父王与瑞王确实是一奶同胞的兄弟,
我与那赵蒙自然也就是堂兄妹。皇祖父如今年事已高,当年却未立下太子,引得
诸王明争暗斗。所以亲兄弟只见也不见得是多么信任的事情。我父王膝下无子嗣,
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无意争夺皇位,却无奈就连至亲瑞王也步步紧逼。皇
祖父冬月要做寿普天同庆,我偶然寻得白狐裘欲做寿礼,却都引得那赵蒙妒忌…
…哎!」公主盈彩熠熠的眼睛也颇有一丝无奈。
「我也听闻你们皇家现在内斗,不想这瑞王竟然如此嚣张跋扈,竟然连亲兄
弟都如此排挤。还有那赵蒙,堂妹看上的东西也争夺!」秦羽连连无奈。
「何止这些,瑞王还有两个大女儿,自幼便拜尘缘师太为徒,一边拉拢这些
江湖高手,一边暗暗打压其余竞争者。瑞王一门三子女也从未将我们安王府放在
眼里。安王的卫队几次发现有人暗暗窃听安王,虽为抓到把柄,不过据卫队长说
看身法,多半是尘缘门下。」公主眉宇间有一丝丝怒气。
「那安王为何不去找瑞王讲清楚呢,既然无意争皇位,何必如此防范呢?」
公主轻轻的叹了口气:「哎,我父王顾忌手足情分,不想年迈的皇祖母伤心,
所以也是一再忍让。甚至为了让瑞王安心而催促我尽快嫁人。」说罢公主脸上浮
起一抹少女的娇羞,暗有深意的望着秦羽。
秦羽被公主望得有些尴尬的目光移向他方:「公主可有中意之人?」
「都是些朝中老臣家的纨绔子弟,我的夫君,一定要武功盖世一表人才的英
雄才行,像秦大哥一样。」公主的脸色更加通红娇羞了,最后一句话声音小的像
蚊子一样。
「公主说笑了,秦某凡夫俗子怎敢高攀公主金枝玉叶!」秦羽心里有些惴惴
不安,公主这般对自己,一时间也不敢提及嫣儿的事。
「秦大哥,莫非嫌弃小霜相貌粗鄙丑陋不配与秦大哥相论吗?」公主眼中满
含陌陌深情。
「这……怎敢,公主花容月貌,秦羽……」秦羽望着眼前含情脉脉的美人,
竟也一时语塞。秦羽不得不承认喜欢这个惊艳的公主,但是栖凤楼这事怎么才能
说出口呢?秦羽来不及思考只得轻轻抚着公主两鬓的乌发,任凭眼前的丫头主动
的揽起自己的腰:「小霜,你了解秦某吗?如果秦某是坏人怎么办?」
「秦大哥如果是坏人,又怎会危难时刻相助呢?秦大哥如果是坏人,直接在
瑞王府就对小霜下手了,如何还会等到今天?」
公主将头贴到秦羽的肩膀,阵阵体香袭来,眼前的美人款款深情,刚劳累了
一天的肉棒此刻又不争气的竖起来。
公主只觉得有硬物顶着自己的身体,望着秦羽羞的满目通红。秦羽双手抱着
公主,两个火热的嘴唇贴在一起……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