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九章
殷玉龙伸出颤动的双手,战战兢兢的把手放在娘亲睡裙的最下端,一寸一寸
的缓缓的向上拉去,娘亲那柔美细腻的小腿露了出来,再往上拉,娘亲那一对雪
白结实充满了弹性的大腿也暴露在了外面,现在拉到了娘亲的香臀下面,可是娘
亲的香臀挡住了睡裙,除非殷玉龙把杨不悔的香臀抱起来,要不睡裙就没办法完
全拉起来。
殷玉龙只好停下手,看看娘亲,浑然不觉自己的大半个花瓣都已裸露在外面,
仍旧带着甜笑熟睡着。
殷玉龙直起身体,用极轻的动作移动到娘亲的上半身旁边,看着那笑的弯弯
的樱桃小嘴,忍不住把龟头放在了娘亲的嘴唇上,虽然没有办法把龟头送入小嘴
中,可是就是摩擦娘亲那嫣红小巧的嘴唇,也让殷玉龙无比的兴奋。
借着窗外月光的细微的光线,殷玉龙很清楚的看见龟头前面流出的透明龙涎
沾染在娘亲的嘴唇上,伴随着龟头在嘴唇上的移动,那些龙涎也被拉了一条长长
的透明细丝。那鸭蛋般大肉棒被娘亲白皙清秀的脸庞和嫣红的嘴唇映衬着,再配
上这一条在龟头和嘴唇间的水线,房间里的气息变得十分的淫靡。
殷玉龙索性跨蹲在了娘亲脸的上方,用龟头轻轻顶动娘亲的嘴唇,使小嘴露
出了一条小缝,龟头触到了洁白的牙齿,殷玉龙半蹲着身体上下轻轻顶动着,龟
头前面的水丝和娘亲的口水混在了一起,渐渐变成了一滴大大的水珠,落在那洁
白的牙齿上。
娘亲在睡梦中居然张开了口,像咽口水一样把那滴龟头的龙涎给咽了下去。
龟头也趁机一下突入了年轻的口腔内,一下抵住了娘亲的丁香玉舌,整整一个龟
头已经全部没入美丽的娘亲的小嘴之中。
娘亲的舌头温柔极了,舌头碰触到我龟头时,还带着许多的口水。
娘亲温暖的口水和柔软的舌头包裹着龟头,让龟头在里面十分的惬意舒适。
可惜娘亲仅仅张开嘴没几秒种就合拢了牙齿,殷玉龙深怕娘亲咬伤了大肉棒,连
忙迅速把龟头从娘亲嘴里抽了出来。
龟头从娘亲嘴上离开时,还带了一串长长的水丝,从娘亲那洁白的牙齿一直
拉到殷玉龙抬起的大肉棒上。中间的一段半途掉了下来,直滴落到娘亲那清秀的
脸颊上。
殷玉龙呼出了一口气,小心的挪动着身体,爬到了杨不悔的腰间蹲下,然后
拉住睡裙的两个肩带,慢慢把肩带向两边拉开,使娘亲消瘦雪白的双肩裸露出来,
接着,殷玉龙轻轻拿起杨不悔的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把一只肩带从杨不悔手里拉
出来,又同样把另一条肩带也拉出来,这样,杨不悔睡裙的上半身就完全松脱了,
殷玉龙慢慢把杨不悔睡裙上半截向下拉。一直拉到腰间。啊!
那一对让殷玉龙朝思暮想的坚挺雪白的酥胸一下就跃然在面前,那两粒粉红
色的奶头也颤颤巍巍的轻轻晃动着,忍不住伏下身子亲吻上去。
杨不悔的酥胸是那么的温暖柔嫩,两粒嫣红奶头头左右分布在殷玉龙的面颊
的两侧,每亲吻一下乳沟,那两粒奶头就轻轻击打一下殷玉龙的脸庞,侧过脸一
下吸住杨不悔的一粒奶头,轻轻含在口中,用舌尖在那芳香的奶头上反复拨弄,
杨不悔轻轻「嗯」了一声,殷玉龙含着杨不悔的奶头斜着眼向上看去,杨不悔的
眼睛仍紧闭着,不过鼻息明显的加重了。莫非娘亲在梦中也有快感?
殷玉龙放开了杨不悔的奶头,从睡裙下摆处钻进了头,看见了杨不悔那条贴
身裹裤,就是有一天殷玉龙偷窥爹娘啪啪啪时穿的那条裹裤,在裹裤中央,散发
出一股酸酸甜甜的女人的芳香,殷玉龙把舌尖触向裹裤的底端,轻轻的舔食着,
没一会口水就把那粉红的裹裤染成了深红色了,突然,殷玉龙觉得味道有点怪怪
的,裹裤中间有些咸咸的味道,殷玉龙一下想了起来,那天拿着裹裤自慰时也是
这个味道,这么说,我的娘亲,娘亲她!竟然在梦中也有春水流出?
只见杨不悔又微微哼了一声,一条大腿曲了起来,殷玉龙伏在杨不悔的两腿
中间,吓了一跳!
殷玉龙等了一会,发现杨不悔没别的动静,就又大着胆子,两手抓住杨不悔
的两条雪白丰满的大腿,向两边扒开。杨不悔无意识的跟随着殷玉龙的动作大大
的分开了双腿,这样,一绺乌黑的阴毛就从杨不悔的裹裤的两头溜了出来。殷玉
龙张开嘴咬住那微微弯曲的阴毛,在嘴里含着舔着,阴毛上仿佛也沾染了杨不悔
的春水,殷玉龙嘴里全是春水酸酸咸咸的味道。
因为杨不悔一条大腿已经弯曲了,所以殷玉龙很容易就把杨不悔睡裙的半边
向上拉到了腰间,见杨不悔给玩弄了这么久都没动静,殷玉龙胆子越来越大,径
直把手托到了杨不悔的香臀,稍稍用力就把杨不悔的睡裙的另半边也拉到了腰上,
这样,杨不悔整个上半身就光溜溜的裸露在空气中,而下半身也只有一条裹裤,
一双修长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腰间缠着白色的真丝睡裙,看上去淫荡极了!
殷玉龙使劲咽下一口口水,把一只手指从杨不悔裹裤底端的缝隙里插入,啊!
殷玉龙摸到了娘亲的花蕾了,两片水淋淋滑溜溜的花瓣一下夹住了殷玉龙的手指,
殷玉龙慢慢用手指在两片窄窄的花瓣中滑动,感觉到指头上粘满了丝丝缕缕的水
线。殷玉龙拿出手指,放入嘴里,使劲吮吸了一口,呀!多么甜美的味道啊!
这时候,殷玉龙觉得眼睛都是红通通的了,欲火一浪接一浪的拍打着身体,
殷玉龙慢慢勾住杨不悔那粉红的裹裤的两个底端,一点点向下扯去,杨不悔那娇
媚无比的神秘幽谷也一点一点的随着裸露出来。先是那一团弯曲柔软倒三角的阴
毛,黑亮的在微微的颤动,仿佛在呼唤着殷玉龙。
接着,是花瓣上方的盆骨,带着些许弧度往前弯折着,一些淡黄的阴毛畏畏
缩缩依附在盆骨的两端。再跟着,就是杨不悔那漂亮的花瓣了,粉红的两片花瓣
鼓鼓的向两侧微张着,花瓣的包裹下,是颜色更加鲜嫩娇红的一个突出的小花蕾,
花蕾合的紧紧的,从那美丽的小花蕾中间的缝隙里还汩汩的向外流着透明的春水。
殷玉龙终于把杨不悔的裹裤拉到了她的脚踝上,抬起杨不悔的小脚,慢慢把
裹裤从她的两脚间拉下。
这样,杨不悔就完全的赤露在殷玉龙的面前!殷玉龙激动的伏下身子,轻轻
舔食着杨不悔的小脚,然后一直向上舔去,经过了光滑的脚背直上那白皙迷人的
小腿,接着一直舔到丰满怡人的大腿,再向上舔是把殷玉龙生育出来过的芳草萋
萋的花瓣,然后是经过缠绕腰间的真丝睡裙,亲到了洁净玉白的乳房,最后,吻
上了杨不悔的嘴唇,用牙齿轻轻地咬着那润红秀丽的唇角。
杨不悔的鼻息越来越重,嘴里甚至发出了细微的哼哼声。殷玉龙跪坐起来,
激动的把龟头抵在了杨不悔的花瓣上,轻轻的触碰着湿漉漉的花瓣,感受着花瓣
的娇嫩和花瓣里分泌出来的蜜汁的润滑。春水越来越多,殷玉龙的龟头全部都被
杨不悔的春水给润湿了,低头看下去,那两片漂亮的花瓣也张开的越来越大,微
微向里面用力顶了顶,龟头就毫不费力的顶到了花瓣里面的肉球上。
杨不悔这时突然扭了扭身体,殷玉龙连忙看了看杨不悔,只见杨不悔呼吸明
显的急促起来,两条丰满的大腿也开始合拢,竟夹住了殷玉龙的子孙袋,在杨不
悔那充满弹性的大腿肌肉的挤压下,殷玉龙的子孙袋舒畅极了,眼睛死盯着杨不
悔的反应,开始慢慢把龟头向身体深处推进。
刚刚开始时,还有一点点的紧涩,当通过了杨不悔的里面肉球的屏护后,就
有一种一马平川的感觉了。殷玉龙的肉棒一寸寸向杨不悔的花瓣里伸入,在大肉
棒和花瓣的交界处,一串串白色的泡沫似的春水也跟随着流出,而且越来越多,
连殷玉龙的大腿都濡湿了,弄的大腿一片冰凉凉的,而杨不悔肥美的香臀下,也
到处都是这白色的水沫。
杨不悔的嘴里发出了「嗯……啊……」的呻吟,虽然声音不是很大,可也让
殷玉龙心惊肉跳,停止了动作,想了想,从娘亲那甜美的花瓣里依依不舍的拔出
肉棒,爬到床下,在床前寻找起来,终于找到了!那是刚才脱掉的真丝裹裤,殷
玉龙又爬上床,把裹裤轻轻蒙在杨不悔的嘴上。
然后殷玉龙爬到杨不悔的大腿前,看着那仍在不停流出春水的花瓣,忍不住
趴上去,张大嘴,含住两片花瓣吸溜一用力一大口甜蜜的水汁就涌入了殷玉龙的
口里,咕咚一口全咽了下去,然后用手一抹唇角,把沾在下巴上的春水都抹下来,
再慢慢抹在肉棒上。接着,殷玉龙又把龟头对准了杨不悔的花瓣,这次不再慢慢
进入,而是迅速的一发力,一下就把整个大肉棒全插入了杨不悔的花瓣里。
杨不悔闷哼了一声,两条雪白的大腿猛的一弹,殷玉龙早有预备,一下坐在
杨不悔丰满的大腿上,稳稳的让肉棒停留在了杨不悔的身体深处。
殷玉龙略停了停,就开始把肉棒在杨不悔的花瓣里做起了活塞运动,一只手
还拉住了缠绕在腰间的真丝睡裙,这个姿势,就好像在骑马一样,那件睡裙就是
马缰,杨不悔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就是马鞍,而且殷玉龙前后一动一动的就和在马
背上颠簸的感觉一样。
杨不悔胸前那挺翘饱满的乳房也前后晃动着,乳房上的两粒樱桃微微地颤动,
那是最好的马背上的风景,所不同的是,殷玉龙的大肉棒紧紧插在杨不悔的肉洞
里,伴随着杨不悔那乳白色春水的润滑而进进出出!
殷玉龙清楚的感受到娘亲杨不悔花心对龟头的挤压,大肉棒的最顶端,是一
团柔软的肉墙,那就是娘亲的子宫吧?殷玉龙闭起眼睛,慢慢的享用着娘亲的身
体,感受每一次和花瓣的碰撞,春水一直往下流着,从她的屁股沟一直流到床上,
又在大腿的左右移动中沾染在她雪白的肌体上,搞得殷玉龙的下身也全是湿湿凉
凉的水沫。
殷玉龙伸出另一只手,抓住了杨不悔的乳房,轻轻揉捏着,让那嫣红的奶头
从指缝中滑出,再轻轻夹捏着奶头。
「唔……」杨不悔闷声哼叫着,眼角渗出了些许兴奋的泪水,两只小脚也不
由自主的弯曲起来,把殷玉龙坐在大腿上的身体一下拱起来老高,这样,殷玉龙
抽插杨不悔的花瓣时就是斜着自上而下的运动了,这可更增添了快感,让每一次
的冲进冲出都是顺着花瓣的肉壁刮动,感觉上杨不悔的美屄又紧了三分。
殷玉龙的大肉棒跳动着,咆哮着,狂野的在杨不悔的粉红的花瓣里肆虐着,
一只手还越来越用力的搓揉着丰满乳房,让杨不悔的乳房一下圆一下扁,不停的
变幻着各种形状。
呀!殷玉龙的大肉棒已经膨胀到了最大,好像马上就要把全身的精力都爆发
出来!殷玉龙紧咬住牙,不知是紧张还是第一次,不知道运功压制,不顾一切的
用最大的力量使劲捅着娘亲的肉洞,一手紧拉住娘亲的白色睡裙,一手死命的揪
着娘亲的奶头!
杨不悔一直都没睡,一直在装,一直在配合儿子的奸淫,本来想装睡,儿子
发泄后,第二天,娘两都可以当没发生过,儿子又可以功力大进,可是儿子弄得
太舒服了,实在忍不了了,那老王八殷梨亭想实施这计划的顺利,天天搞得杨不
悔不上不下的,说不定现在就在屋顶还是窗外偷听偷看,不管了,拼了。
杨不悔装着好像还没有完全醒过来,木木然的直视着正前方。可是很快,她
就反应了过来,连嘴上的丝袜都来不及抹去,就急急的道:「你!你干什么?啊?
我是你娘啊!你这个畜生!」边说边用力把殷玉龙往她身下推!两只小脚也一阵
乱蹬!做娘的肯定让着儿子啦,毕竟是个一流高手,要反抗一耳光就抽飞了。
殷玉龙大骇之下居然计上心来!一下把身体压在娘亲身上!手死死按住杨不
悔的两条胳臂,两只脚也紧蹬住了小腿,胸膛挤压着娘亲丰满乳房,在娘亲的挣
扎下,她的两粒奶头时不时扫动着殷玉龙的乳尖,让殷玉龙益发兴奋!大肉棒一
边极力深入进出娘亲的花瓣,一边控制住娘亲的身体边伏在耳边,轻轻的说道:
「娘,小声点!不要把其他人吵醒了!」附近除了殷玉龙一家子,还有点烧火做
饭的下人的。
杨不悔一愣配合着压低了声音:「下来,我是你亲娘啊!?你!你!太不象
话了!呜呜……快点下来你!」
殷玉龙正在兴头,哪会就这样放手:「娘!反正爹爹总是在忙!年级也大满
足不了你!孩儿又正在青年期,你也不希望孩儿在外面去强奸别的女人学坏吧?
你就让孩儿满足一次吧!」殷玉龙边说边用舌尖轻舔着娘亲的耳垂。
「不!不行!玉龙这是乱伦啊!放开娘啊!」
殷玉龙一边继续用大肉棒在杨不悔身体里运动,一边说:「娘,反正孩儿现
在进去了!乱也早乱伦过了!你就别动了,满足孩儿满足到底吧!」
杨不悔和爹爹杨逍乱伦过,现在还有来往,一年总有几次交流,老乌龟殷梨
亭也很喜欢偷看,角色扮演更是影帝级别的,今天说什么也知道儿子不会罢休,
终于入戏哭了起来,一串串晶莹的泪珠从她的脸颊流过:「不!不要啊!求求你
了!放了娘吧!这……这样不行啊!」
殷玉龙哪管那么多!只是用力的把大肉棒一次又一次的顶进杨不悔的身体深
处。
「放了娘!!不!不要啊!啊……」杨不悔哀号着,边扭动着洁白的身体,
尽力躲避着殷玉龙的侵犯。
「娘,你知道不知道你刚刚流了好多水啊!难道你不舒服吗?既然是大家都
舒服,您又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
杨不悔满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挣扎的结果,「玉龙!你还乱说!啊
……呜呜……住手啦……娘求求你了……」
殷玉龙听的心头烦躁!一下把嘴堵在杨不悔还蒙着真丝裹裤的小嘴上,用牙
齿用力把裹裤往娘亲的口腔中塞去,杨不悔正好要张口哀戚,冷不防就被殷玉龙
把她的裹裤全送入了口中。
「唔……唔……」杨不悔满脸的泪水一眼哀怨的看着殷玉龙,嘴里还给她自
己的裹裤被儿子用舌头顶的满满当当,就这样,干张着口,任殷玉龙隔着丝袜和
杨不悔强迫着接吻。
没一会,杨不悔的裹裤裤尖就满是殷玉龙和娘亲的口水了,再加上裹裤今天
才穿过,上面还有娘亲花瓣的味道,混合着口水,殷玉龙用力吸着裹裤的水渍,
一口口悉数吞下肚里。边吞食边用舌头极力在娘亲的口腔里搅动,以获得更多的
娘亲的丁香唾液。殷玉龙的肉棒则向撞钟一样拼命奸淫着娘亲的花瓣。
杨不悔满脸的汗水和泪水。努力摇晃着头,一头秀美的长发也随之在床上摆
动殷玉龙愈加兴奋,撞击的速度越来越快,虽然杨不悔的春水已经开始明显的干
涸,可是让花瓣把肉棒包的益发紧密了。殷玉龙终于憋不住!低低的吼了一声,
大肉棒猛得一弹,一大串的阳精如雨一样向娘亲的花心深处倾泻而去。
杨不悔拼命摇着头,嘴里还含含糊糊的叫着:「唔……不……别射……在…
…这里面……唔……」边叫眼泪边更多的往外流。练武之人哪里惧怕阳精的射入,
这样叫只为了增加儿子泄身的快感,感受着儿子的阳精激射,采补炼化反赠与殷
玉龙,让他不至于亏损。
殷玉龙正在乐头上,怎么会听杨不悔的。一边使劲咬紧了娘亲口中的裹裤,
一边更用力的顶动下身。杨不悔可能也知道再怎么说叫也没用了,终于停止了挣
扎,人软软的放松了身体,任儿子在她的身体内横冲直撞。殷玉龙趁机腾出手抓
住娘亲的乳房使劲搓揉,两只脚也伸直紧紧贴住娘亲的两只小脚,使劲的发泄着
疯狂。
渐渐的,殷玉龙停止了动作,人也无力的软瘫下来。趴在了娘亲赤裸的身上,
从她嘴里叼出了她的绛紫色的裹裤吐在枕头一边。
殷玉龙趴了一会,看着也没趣,径自爬起来,拿过杨不悔的裹裤先把大肉棒
揩抹干净,再看看娘亲,她仍然大张着双腿仰面躺着哭泣着,人呆呆的好像麻木
了一样。大着胆子凑上前,看着娘亲的那个小肉洞,里面开始往外流出了阳精,
一大片乳白的液体从那微微发肿的两片鲜艳的花瓣里汩汩的流出。殷玉龙把刚刚
揩抹过大肉棒的裹裤放到娘亲的花瓣上,轻轻的为娘亲擦去那些阳精,杨不悔不
闻不问,动也不动。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