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2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
上官瑶淼让幽谷小嘴与爱人大嘴相互摩擦着,只见殷玉龙的肉棒,从死蛇般
迅速膨胀硬直,春水喝得越多肉棒就越大,上官瑶淼注意到爱人的肉棒比对自己
开苞是大了许多,龟头大如鹅蛋,粗长无比,棒身血管般的隆起显得格外狰狞,
整根肉棒散发出阵阵热气,随时上阵杀敌。
上官瑶淼也废话,翻身掰开花瓣,对着肉棒,提臀一坐,把整根粗大肉棒吞
没,上官瑶淼好久没有感受如此的充实,虽不想停下,但为了玉龙哥哥连忙收住
心神,运起九阴真经内功,向殷玉龙体内的阴气内力压去。然而那是宗师内力,
一流高手怎可能压制,内力反噬,使得上官瑶淼加大输出,时间久了,那宗师内
力反而吞没了上官瑶淼的九阴内功,壮大自己,上官瑶淼内力被吸,境界掉落到
初期一流高手了。
就在这时周芷若进来房间了,看着这个小徒弟也是自己的女儿,如此的担心
殷玉龙那小子,不禁叹了口气,自己当初不也是这样吗。为了不让她失望也自然
是用尽全力去为殷玉龙治疗,而且峨眉与武当素有往来相互扶持,身为武林同道,
怎能见死不救,眼看着一个后起之秀身殒呢,更何况殷玉龙是纪晓芙的外孙,算
起来跟峨眉也算是同出一脉,看在这个面上也应伸一下援手。周芷若知道要用上
双修才能压制那古怪真气,刚开始自己不愿意,毕竟是自己未来女婿,还是小辈
有点放不下面子,但是看见女儿不要命的要救殷玉龙,算了算了,就让我这做娘
的帮你这丫头抢一回男人。
只见周芷若脱起道服,露出那成熟娇躯,岁月在她身上失去了作用,胸前的
丰满,雪臀的肥大挺翘,会出水的肌肤比上官瑶淼更为丰满圆润细腻,当周芷若
走到上官瑶淼身边时,上官瑶淼都失神一阵,师傅身材好好哦,不知道瑶淼什么
时候可以那样,当周芷若帮助上官瑶淼脱离了战场,仔细看去有七八相像的母女
两人两站在一起,真是各有千秋,不相上下,都是绝世妖孽,祸水级的。
周芷若既然要做,也不扭捏,大方的掰开稀疏芳草的花瓣,坐了上去,不一
会房间散发的兰花幽香更为浓烈,好似在吞云吐雾般。那股异样内力是宗师级的,
周芷若压制起来也不容易,因此两三个时辰下来累得周芷若满头大汗,耗了不少
真力,但也是勉强暂时使他一息尚存,要想保住性命进而恢复功力还需回到峨眉
让他修炼九阴真经,用九阴真经的疗伤心法治愈他的内伤,因为他的伤实在太诡
异了,不像武林上的成名武功所伤,目前也只能用这个办法试一试了。
当殷玉龙好转了一点,感受着肉棒传来的阵阵快感,本能的挺动肉棒,周芷
若本来体质特殊和女儿一样也是补阳体,虽不像女儿那般给抚摸了小花蕾就失去
反抗,但现在是进去了,功力刚消耗了七七八八,如何抵御,一下便给这坏女婿
得手了,殷玉龙耸动着肉棒,双手抚摸起双乳,周芷若身体也相当敏感,何况还
在女儿面前给肏了,快感一下令这峨眉掌门高潮了,只是在女儿面前拼命咬着下
唇没呻吟出来,殷玉龙感受着阴精灼热,被一烫之下也射出了阳精,并呢喃着:
「娘亲……孩儿……射了……」
周芷若没想到殷玉龙和杨不悔还有这样的关系,心里暗道什么时候找杨不悔
问问,想了下起身穿衣离开了,还吩咐上官瑶淼不要说出去是自己救了殷玉龙还
有那关系。上官瑶淼看着师傅周芷若为他运功疗伤,后又高潮泄身时她都不愿意
离开,紧紧的眼都不眨的盯着,又有点暗恼殷玉龙坏蛋,不仅有个凤梧妹妹,还
和婆婆……等醒来要严刑逼供一番。
《九阴真经》自创成之后,就被黄裳藏在一个神秘的所在,直至两宋之间的
时代方才出世,由于真经载有破解各大门派武学的方法,更是天下武学总纲,遂
引起江湖群雄的争夺,掀起了一番腥风血雨,而在襄阳沦陷之际,黄蓉把九阴真
经藏在了倚天剑内,二十多年前周芷若使计夺得倚天剑和屠龙刀,刀剑互劈,获
得剑中秘籍,分别为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和武穆遗书,后赵敏从周芷若身上偷
了来,最后这些都落在了张无忌手中,张无忌把武穆遗书交给了朱元璋,使他夺
得了天下,把降龙十八掌交还给了丐帮,但因史红石不适合修炼一直被当作镇帮
之宝收藏,九阴真经原本就属于峨眉开派祖师郭襄,张无忌就物归原主,还给了
峨眉,周芷若做了掌门,按着正规的修炼方法从头练起,十几年下来功力大增,
已达宗师高手行列,江湖中鲜有敌手。
周芷若立马准备马车带着殷玉龙回到了峨眉派,每路过一个镇子周芷若就为
殷玉龙镇压一次无名内力,上官瑶淼当然在旁边观摩学习,其实啊这两位绝世妖
孽都不是好人,都带有目的的。我们的周掌门呢,经历的男人不多,就两个一个
就是负心汉张无忌,还有一个就是想拿他气张无忌的宋青书,嫁给宋青书后又和
张无忌藕断丝连,最后给张无忌搞大了肚子,宋青书实在受不了自杀了,周芷若
只是在利用宋青书,完全没有感情的,加上肉棒十分短小,满足不了周掌门,死
了就死了,对周掌门来说就死了个苍蝇差不多。
周芷若生下上官瑶淼后,当上掌门有了九阴真经全本,练了更是武功大进晋
升宗师级别,不久后张无忌又来找周芷若了,两人那是干柴烈火,如胶如漆,但
是一年里就那几次,哪里可以满足我们的周大掌门,加上又是峨眉的掌门,想找
个男人都不容易,周大掌门看习惯了高富帅的张无忌,还里还看得上穷屌丝,没
办法,只能忍着空虚寂寞,比杨不悔还要饥渴多了,毕竟杨不悔还有个夫君解解
馋,就这样在上官瑶淼当着慈母严师,在男人面前时高冷掌门。
接着机会来了,殷玉龙受了重伤,急需治疗,女儿虽没敢直接说求,看她那
可怜巴巴的样子就知道在求自己,毕竟是要肉帛相见。就这样半推半就的从了,
加上殷玉龙英俊潇洒,又是自己未来女婿,女儿也不反对,自己又可以名正言顺
的偷人,还在女儿面前偷她男人,这刺激感觉使得周芷若沉迷进去,就算给人知
道了,也只会说周掌门大义啊,为了救人一命不顾自己名节,真是当了淫妇又立
了牌坊。
而上官瑶淼开始为了殷玉龙着想,看伤势稳定下来后,渐渐心安,这才注意
到师傅是多么的淫浪,每次压制无名内功,都要泄身一把,开始瑶淼还不知道,
渐渐从一次泄身到了好多次,傻子都知道有问题,上官瑶淼基本是周芷若带大了,
不是娘亲却比娘亲亲多了,自己在峨眉的空虚寂寞,想念爱人的痛苦是深有所感,
师傅借下自己男人,是自家男人优秀,如果师傅要找男人只要叫一声,可以从峨
眉排到武当,那是完全没问题的,在上官瑶淼心里还想着,以后不知道有没机会
叫师傅作姐姐,想到这不禁面红耳赤。
一直在享受的殷玉龙就更爽了,在第三次压制后就恢复了神志,也很乐意看
着高冷周掌门在自己身上摇来摇去,何况还有个千娇百媚的未来媳妇在看着。慢
慢的殷玉龙觉得周掌门和上官瑶淼长得十分相像,不知道还以为是姐妹,心中有
了另一个想法,她们可能是母女,这念头起来了就下不去了,要把他们母女全收,
何况做娘的更是峨眉掌门还是个宗师啊。说起周芷若和上官瑶淼那么多年没给人
发现呢,以前上官瑶淼还小看不出,何况两人很少一起出现在人面前,就算在一
起有殷玉龙这样,两人脱光来玩找茬游戏吗?
如果将肉棒分个等级的话,阳痿早泄就是不堪一击,殷梨亭朱梓之流就是略
有小成,殷玉龙等就是炉火纯青,陈理就是出神入化,顶级就是登峰造极,为了
狼友们方便分个等级。
殷玉龙为昨晚使干娘周芷若产生极度的性高潮而感到骄傲,为什么叫周芷若
为干娘呢?头几次都是周芷若主动的,虽然殷玉龙也好爽,相比较还是自己做主
动来的强,就昨晚殷玉龙好好的干了干周芷若,他也知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而
干娘正好是四十岁上下,可是一条宗师老虎啊。殷玉龙不禁暗笑,没想到自己现
在只是二流的肉棒,就可以把干娘这只的宗师母老虎降服了,其实周芷若长期处
在饥渴中,自然不会挑剔还有那让男人欲仙欲死的体质,而让周大掌门放开身心
和殷玉龙乱来的主要原因是,殷玉龙拉着上官瑶淼认周芷若为干娘亲,让上官瑶
淼叫了周芷若娘亲,殷玉龙不知道为什么干娘不和上官瑶淼说清楚,这样一来大
家都高兴都得到要的东西。
经过几次的压制无名内功,殷玉龙已经恢复意识,但不可强运内功。殷玉龙
身中无名神功,内有阴阳两股真气作乱,阴气有干娘周芷若暂时镇压住了,阳气
就在体内动荡不已,使得肉棒精力过剩,虽然经过昨晚大战后稍有好转,过了两
个时辰后又是坚硬如铁。没办法只有找干娘泻火了,推门而进时,看到成熟的干
娘周芷若的肉体和未婚妻上官瑶淼少女的迷人肉体,因为昨晚的激烈性交,两人
都没有再把衣服穿上,此刻,两人赤裸的肉体互相拥抱着,不知道昨晚他离开以
后两人又做了什么。
殷玉龙走到床边靠干娘周芷若的一边,伸手摩挲着干娘周芷若白雪的性感的
臀部。自从他第一次有意识和干娘周芷若啪啪啪,一直到现在,他在干娘周芷若
这迷人的肉体上获得了无数次快感和欢乐,他感到,只要一见到干娘周芷若,就
立刻想到要把自己的大肉棒进入她的身体里快乐的抽插。
周芷若被抚摸的从睡梦中醒来,也使微微醒了。两人看到殷玉龙就坐在床边,
身上光溜溜的一根大肉棒杀气腾腾看着两人。
「玉龙小坏蛋你怎么一大早就过来了,难道你的大肉棒还没有享受够吗?」
周芷若转过身子,推开坏儿子抚摸她成熟香臀的手,对于殷玉龙那么迷恋自己肉
体,还是满足了一下虚荣心的。
殷玉龙在干娘周芷若的粉红脸颊上亲了一口,伸手就去抓上官瑶淼的丰满乳
房。
「孩儿现在不是在向干娘请教九阴真经嘛!顺便来让上官瑶淼再体会一次我
这未来相公的大肉棒,毕竟好多年没见了可以吗,瑶淼?」殷玉龙看着上官瑶淼
问。
「我不知道会不会还疼,好吧,我们试试。」上官瑶淼表示同意,和师傅床
上做姐妹,床下做母女的关系,使得两人关系成了异类的闺中密友。
殷玉龙立刻来了精神,跳上了床,当他的嘴巴接近上官瑶淼还有些红肿的粉
嫩阴阜开始舔吸的时候,他看到干娘周芷若也把头移动到他的胯下,樱桃小嘴立
刻把他的大肉棒含进。
殷玉龙在长着稀疏草丛的少女小花瓣上不停的舔吸,并且用中指揉按小花蕾。
他将花瓣向两边分开,把舌头伸进甬道了拨动挑弄,小嫩屄渐渐湿润,分泌出的
兰花幽香浓郁无比。上官瑶淼也产生了反应,从小花瓣不断传来的快感,刺激她
不住的呻吟并扭动娇小的身躯。
周芷若不停的撸着坏儿子的大肉棒,大肉棒完全进入她的口腔,坏儿子浓密
的阴毛使她脸部十分瘙痒,但她要把坏儿子的大肉棒弄得更坚硬更湿润,好方便
插入闺女那的紧窄的小肉屄。
殷玉龙直起身体,大肉棒波的一声离开干娘周芷若湿润的嘴巴。他把大肉棒
对准湿漉漉的花瓣中心。
「瑶淼,现在夫君要进入了。」
「来吧,相公,瑶淼不怕的。」殷玉龙不在迟疑,一手支着床,一手抓紧上
官瑶淼鲜嫩的雪臀蛋蛋,缓缓的把他的大肉棒向花瓣口插入,真紧,他不得不加
大力气,进入一半的时候,殷玉龙停止前进,并看上官瑶淼的反应。
「现在怎么样?」
「太粗了,好涨好痛。」过了一会,殷玉龙忍不住开始慢慢的抽出再插入。
当看到上官瑶淼的表情有了变化的时候,知道她的小嫩屄已经开始适应他大肉棒
了,于是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那大肉棒也渐渐深入,几乎要全部进入小肉屄中
了。肉穴又紧又热,使他异常刺激,大肉棒不断产生快感,一波一波袭来。
「瑶淼,你的小屄真美……里面暖暖的……插进去可真是舒服……」上官瑶
淼这时也渐渐有了性感,不禁轻声的叫了起来,那大肉棒塞满小屄的感觉竟然是
好充实、好胀,她媚眼微闭、樱唇微张一副愉悦的模样!
殷玉龙还是怜香惜玉的轻抽慢插著,上官瑶淼小屄口两片薄薄的花瓣,夹著
龟头就象吸吮般。
殷玉龙一边肏着未婚妻上官瑶淼的紧窄小肉屄,一边还抓住干娘周芷若丰满
膨胀的乳房揉搓。
周芷若美妙的杏眼白了他一眼说:「肏着小瑶淼还不够,又来玩弄干娘。」
虽然这么说,还是主动的靠近身体。
殷玉龙立刻把干娘周芷若的奶头含进嘴里吮吸,还将一根手指从干娘周芷若
肥美肉臀后面插进湿润的浪屄,不停的挖弄着。
「不这样干,又如何称得上『干』娘呢?看来干娘又发情了,小屄里这么湿,
香味比瑶淼的浓烈多了。」周芷若看着坏儿子和女儿上官瑶淼交媾,就已经很兴
奋了,怎能再经得住坏儿子的手指在她浪穴里如此挑逗,忍不住也呻吟起来。
「还不是坏儿子你弄的。」
「唉唷……玉龙哥哥……我……好……舒服……好。好爽……相公的大肉棒
弄得我好舒服……」原来上官瑶淼这时已经舒服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香汗淋
淋、娇喘呼呼舒服得春水猛泄。
殷玉龙知道上官瑶淼就要达到女人最幸福的高潮,急忙快速抽插大肉棒,冲
顶娇嫩的小花瓣。
「唉唷……美死我啦……棒……太棒了……大肉棒真好……哦。骚屄不行了。
啊……」上官瑶淼突然抱紧殷玉龙,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住他的肩膀来发泄她心
中的喜悦和快感,小花瓣不断痉挛,春水一泄而出。
殷玉龙也感到龟头被大量热流冲激得一阵舒畅,紧接著背脊一阵酸麻臀部猛
的连连数挺,殷玉龙现在只有二流,如何抵御一流高手的阴精。上官瑶淼知道玉
龙哥哥要出精,补阳体使得花瓣一紧,殷玉龙要泄身的快感马上消失,反而令肉
棒更硬更大了几分。
上官瑶淼则持续的高潮中,忍不住的娇呼:「啊。啊……美死了……」
高潮退去,殷玉龙看到上官瑶淼已气弱如丝,他温柔的抚摸着上官瑶淼那娇
美的胴体,乳房、小腹、嫩臀、花瓣、纤腿,还亲吻她的樱唇小嘴双手抚摸她的
秀发、粉颊,轻柔问道:「瑶淼……你。你舒服吗……」「嗯……好舒服……玉
龙哥哥最好了……」上官瑶淼粉脸含春、一脸娇羞的媚态,嘴角微翘露出了满足
的笑。
周芷若这时可苦了。她成熟的身体本就容易兴奋,可坏儿子却一心一意的疼
爱女儿上官瑶淼,当坏儿子的手指从她的浪屄里拔出的时候,顿时感到一阵空虚,
忍不住用自己的手指填补位置狠狠的插进自己的穴洞,在充满春水的甬道里快速
的抽插,用另一只手爱抚因充血而膨胀外露的小花蕾,但却使自己更加欲火高涨。
周芷若虽然无比渴望坏儿子的大肉棒能插进她的幽谷深处,狠狠的肏她一顿,又
有点放不下面子和女儿抢肉棒,毕竟自己还是峨眉掌门。
周芷若实在忍不住了,再也顾不得羞耻,传音给上官瑶淼让她用阴阳双蛊为
自己止痒。上官瑶淼知道娘亲师傅忍不住了,变出阴阳双蛊对着周芷若那散发兰
花幽香湿滑无比嫩屄口,狠狠的插进甬道,来回抽插了几次,那阴阳双蛊就已全
部进入身体,仔细看还是一起进入花瓣中,阴阳双蛊在那紧致的嫩屄中翻转滚动,
只留下很少的部分在外面。
殷玉龙看到干娘周芷若这样还是第一次,他粗大的大肉棒立刻又硬了三分。
「干娘,是不是需要孩儿干你一次?」周芷若强忍着燃烧的欲望,哀求殷玉
龙道:「是,干娘骚屄好痒,需要坏儿子的粗大肉棒。」哀求同时把肥大雪臀对
着殷玉龙摇来摇去。
「可是孩儿看到干娘这个样子,就很想要孝敬孝敬下干娘,但是干娘不求下
孩儿,孩儿不敢啊,毕竟干娘是峨眉掌门啊。」殷玉龙十分兴奋。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