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汁】(第四章)(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2
魔女到底是怎样的人?
有什么力量?有什么思考?出自什么原因留下诅咒?自从去过魔女的房间后,
我就一直调查。
不孕症的我。长生不老的奥尔托丹蒂。食欲等於无底洞的玛莉跟国王。魔女
的诅咒,目前我只知道有四个人中标。如果是整个王国,一定有更多人吧。但小
瓶子只有一个,不知道能不能重複用。小瓶子的制作方法先不管,为了解决这个
国家的灾祸,我需要相关知识。
直接跟活了七百年的人打听是最好的,但奥尔托丹蒂不知为何,很不喜欢谈
论关於魔女的事情。流传到今天的历史,写着魔女是害这个国家陷入混乱的坏人,
奥尔托丹蒂则是拯救国家脱离混乱的救国女王。一定有什么複杂因缘吧。
在魔女的房间,也调查了很多。
书架上似乎有书本,纪录了魔法的使用方法。
最近我拿了出来。在教室、房间,整天都在看。魔法是可以实际运用的。延
长食物保存的魔法。治好感冒的魔法。让牛奶更多的魔法……书里大半都是写着
让生活更方便的魔法。
「考试才刚结束,金刚同学还是很认真念书呢。」
放学后我专心看书时,玛莉说话。
「难得你都帮我补习了,如果成绩掉下来,不是太对不起你了吗?」
「呵呵……如果能让金刚同学,对这个国家的历史有了兴趣,我也很高兴喔。」
玛莉优雅笑着,视线落在桌上打开的这本书──浮现讶异表情。
「金刚同学……您看得懂这些字吗?」
听到她说,我才发现到。魔法书上面写的,不是罗马文字,当然也不是日文。
都是类似图形的记号,一堆看不懂的文字,但脑袋就是会莫名浮现翻译内容。因
为太过自然了,我都没发现……
「魔女亲自写下来的这些文字。过了几百年,没有任何人看得懂了。所以也
有后人伪造的一种说法……」
「但我看得很轻松,因为我是魔女后代的关系吧。」
瞬间,玛莉表情紧张。
对了,这个国家把魔女看成忌讳。连忙看看周围,没人听见,我们安心下来。
「请您要多加注意。金刚同学的身世一旦被知道的话,肯定会有人藉机兴风
作浪。」
「抱歉。不过,魔女真的被人厌恶啊。」
「这个国家,从小就教育『邪恶魔女的童话故事』。因为是从小就被灌输的
观念,就算长大了也很难改变……」
「可是,魔女不是只做坏事吧?借钱给需要的人,给饿肚子的人东西吃不是
吗?」
「知道这些事情的,只有熟悉历史跟民族学的人喔。活版印刷传入这个国家
后,没过多久,『邪恶魔女的童话故事』就藉着印刷,传遍整个国内……」
「等等。这个童话故事不是很久以前的故事吗?」
「不对,不算很久喔。跟魔女有所交流的贵族,日记跟书本有残留一些下来,
上面写着魔女用魔法帮助人民的纪录。当时一定留下很多故事吧。但『邪恶魔女
的童话故事』藉着活版印刷传开,魔女等於坏人的印象,等於被固定了。以前的
纪录跟口头传说,也几乎失传了,只剩下打倒邪恶魔女,王国复兴的故事,流传
到现代……」
「啊……抱歉,我有急事,下次再说吧。」
「咦咦?接下来才是有趣的地方喔!?」
留下晃着巨乳感到惋惜的玛莉,我连忙离开教室。专注於自己喜欢的事物,
这是玛莉的优点,也是缺点。如果她不是王族的话,肯定能成为一个有名的学者
吧。
但是,我现在太忙了。对玛莉错愕的表情有些罪恶感,但我还是离开了。
关在自己房间里,拼命看书到晚上。
一开始感到怪怪的。『魔法纪录篇』标题的书,是一些普通魔法。跟奥尔托
丹蒂让人不会注意到自己的魔法、可以强制命令对方的魔法、经过数百年继续折
磨王族的诅咒比起来……太小家子气了。
到了深夜终於看完一本。从魔法道具的房间里,拿出一个小道具。莫名其妙
的橘色小瓶子,不知道装了些什么。黑色皮革加上绳子的组合,应该是用来绑人
的道具。调查这个的用途很重要。被奥尔托丹蒂发现之前,得先调查清楚这个奇
怪道具才行。
「不过,今天已经很努力看书了。剩下明天再忙吧。」
伸个懒腰后起身。出去散个步后,回来房间──
「…………」
床上,有一个表情不太开心的公主。
奥尔托丹蒂被刚刚看见的皮革绑住双手,一脸不高兴坐着。皮革高度在她头
上,用双手举高高的姿态,从天花板吊下来。
「干嘛来我的房间?是要吃甜甜圈吗?」
「…………」
「然后,拿起放在那边的道具时,不小心发动魔法了?」
「…………」
「没办法挣脱,但因为之前对我干了那些好事,拉不下脸求我,只好不说话
了?难道?」
「都这么清楚了,还不快点帮帮本宫?笨蛋!」
她表情明显很不高兴,但我现在才注意到。被我说中后,奥尔托丹蒂越来越
不满,气到脸都红了,把头转开。
奥尔托丹蒂被绑起来的模样,看起来多么可怜、多么可爱。绑住手的皮革,
看起来没有贴合的地方。而且往上延伸,简直成为天花板的一部份了。
「我不知道怎么解开啊。魔法道具,只要满足用途就失效了吧?像你之前用
项圈弄我那样?」
「别、别开玩笑了、笨蛋!汝想欺负一个无法动弹的女人吗!」
沉默了一阵子──奥尔托丹蒂发现自己失态后,住嘴转头。
「欺负你,就能解开魔法对吧?」
听见那句话后,我抓住奥尔托丹蒂的衣服。一开始是拜託玛莉跟蜜香收集汁,
但最近都只跟奥尔托丹蒂咻干。我也渐渐知道怎么脱掉她身上的衣服了。
「咕……趁着本宫无法反抗的时候,发泄肉欲……」
奥尔托丹蒂全裸,比她脑袋更大颗的乳房蹦了出来。像这样全裸,又更加可
怜、性感了。我刚刚想当个解救公主的正义勇者,现在则是想当个玩弄公主的绅
士(ㄅㄧㄢˋ ㄊㄞˋ)。
「对了,刚刚看的书里面,有用来收集汁的魔法。」
那本书写了很多可以帮助农耕的魔法。想起其中一个,在手里画了魔法阵。
虽然不知道原理跟意义,但只要依样画葫芦,魔法就能发挥效果。
「不……不要做一些傻事。难道想拿本宫来试验……?」
奥尔托丹蒂瞪我。表情很有魄力,却可以看见几分恐惧跟困惑。这种表情,
不是会更刺激男人的欲望吗?我把手伸向乳房,像是把魔法阵印上去似的,用力
抓住。
「啊、嗯嗯!竟敢趁着本宫没办法动的时候……」
奥尔托丹蒂缩起肩膀,扭动身体。乳房软到手指按哪里都会陷下去,肌肤却
有着处女般的弹性。个性虽然像个熟女,现在摸摸乳房,知道这个身体就跟17
岁的少女一样。
「嘴巴一直在抱怨,乳头却站起来了耶。」
咬住装饰乳房的樱花色突起,奥尔托丹蒂难受转头。很想尖叫,却又咬着嘴
唇忍耐。这个表情太可爱了。
「那是……小子在乱碰吧。只是身体对刺激产生反应,才不是有感觉……」
「这不就等於承认你很爽了吗?」
吸乳头舔乳头,双手抓住乳肉揉揉揉。奥尔托丹蒂脸红挣扎。但因为双手被
绑在头上,她只能扭动身体而已。有时咬得紧紧的嘴唇,会传出啊、啊的呻吟声。
「嗯、呜、呜呜……身体、好热……到底、对本宫做了什么?」
奥尔托丹蒂全身明显绷得很紧。我手里抓着的乳房变得火烫,传出高速心跳。
乳头变得更硬,乳晕膨胀,浮现一颗一颗的汗珠。
「呼啊、啊、咿……停下来……别摸了、停下来……!?」
奥尔托丹蒂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只能呻吟。乳头浮现的汗珠变成白色,沿着
下乳房的曲线滴到肌肤。接着乳腺畅通,在空中喷出抛物线。
「啊、啊、呜啊、小、小子……对本宫、做了什么……呜呜……」
「分泌母乳的魔法啊。其实是用在牛跟山羊,没想到对女人也有效。」
「有效、是指?……身体、好痒……无法思考了……」
两条、三条、四条……右边乳头喷出绢丝般的母乳,喷出好几个白色弧线。
左边乳头也分泌乳汁,毫无杂味的高级甜味,让我很享受。乳头每次喷出母乳,
奥尔托丹蒂就挺起背部抽搐。乳汁经过乳腺,似乎也给身体带来快感的样子。母
乳的确是魔法,但身体变得这么敏感,倒是出乎意料的副作用。
「应该得全部挤出来吧。我会负责任的。」
奥尔托丹蒂用哀求眼神看我。
看习惯她平常的高傲态度,感觉现在更可怜了。露出敏感乳房,无法反抗,
被我揉揉、抓抓、挤挤、摸摸。柔软乳房确实很软,乳头却是很硬。奥尔托丹蒂
一直呻吟。
「啊……啊……啊啊……啊咿……呼、啊、啊啊啊……」
感觉每次喷出母乳,她就小高潮了。但魔法的效果没有消失,乳头喷出母乳,
继续呻吟。
「这个手铐完全没解开的样子。应该是说摸胸部还不够吧。」
奥尔托丹蒂脸上都是口水跟泪水,身上则是汗水跟母乳,跟淫妇没两样。高
潮肯定有传达到子宫,流出爱液,床单一片水渍。手指插进去,淫穴毫无抵抗打
开,可以碰到热呼呼的黏膜。指尖碰到不输乳房的热度,还有黏度很高的蜜汁。
「里面闹洪水了。只摸胸部感觉不过瘾吧?」
感觉阴道快要烧起来了。手指弯曲,似乎碰到很舒服的地方,奥尔托丹蒂背
部抖了一下。乳房也跟着跳动,撒出母乳。
「咕、呜、嗯、嗯……啊、啊啊……!」
我手指转动,奥尔托丹蒂的腰部就跟着跳动。
感觉用一根手指,就可以支配这个女王了。想要就此支配她整个人。掏出肉
棒,奥尔托丹蒂身体颤抖,扭扭捏捏看我。
「住手……住手……无礼之徒……」
眼珠也失去平常的精神,没有焦距。
到了这种时候,还是想维持本身的尊严。但喘气很乱,嘴唇发抖,流出更多
爱液,眼睛离不开肉棒。嘴巴逞强,身体却被判本人的意志了。
我从下方抱住她,龟头贴住入口。
「住手……不行……这、这么髒的东西快点拿开……!」
奥尔托丹蒂腰部抖个不停。
阴道口一直吸住肉棒。
就这样抓住她的腰部,插进去。噜噜噜……快乐沸腾的阴道没有抵抗,肉棒
一口气插到底。
「嗯、咿、嗄啊啊啊啊啊啊……!?」
奥尔托丹蒂简直像是被我从阴道口插进脑袋似的,整个背部后仰。身体颤抖,
喷出爱液。
「反应真夸张啊。有这么爽?」
「不对、是汝一点都不客气、插进最里面……」
「但你完全没抵抗啊。里面湿答答的,只是稍微挺腰,就插到底了。」
就这样顶上去,咚、咚、咚,一直撞最底部。子宫摇晃的感觉特别清楚,奥
尔托丹蒂喘气、苦闷、扭动身体,失去自由的双手,在空中晃个不停。
「首先是第一次。让你的里面变得黏稠。」
「等……等等……啊啊、不行不行、绝对不行……!」
奥尔托丹蒂像是想要逃离肉棒,身体往上扭。但我抓住她的腰部往下压,发
出湿黏声音,肉棒插进去。几乎被我插到子宫,嗄嗄,她喘气缩起身体。同时腹
部使力,阴道也跟着收缩。
夹得太紧了,肉棒在里面挖挖挖……肉棒跟淫肉互吸,用活塞运动勉强分离。
龟头的柔软度、龟头冠的膨胀度、肉棒的坚硬度、血管突起的触感……淫肉像是
要确认这些分别似的,拼命缠住肉棒。虽然嘴巴拒绝,奥尔托丹蒂的阴道却是热
情欢迎肉棒。我也做出回应,喷出精液。
「咕啊、啊啊啊……咿……哈啊、咕啊啊啊……咿呜呜呜……!?」
龟头顶在最里面,我抓住她的双腿,把精液注入子宫。奥尔托丹蒂双手被绑
在头上,双脚也被我抓住,唯一能够自由活动的身体,不停颤抖。
「咕啊……咿、咿咿……阴道、黏答答的……呜呜呜……」
漫长高潮退去了,奥尔托丹蒂低头。
虽然虚脱却无法倒下,手还是被高高绑着,摇晃上半身的姿态,看了就令人
痛心。阴道流出黏稠果冻。可是──
「手铐还没解开。凌辱应该还不够吧。」
很可惜,魔法还没解除的样子。无可奈何再次摆动,奥尔托丹蒂眼神畏惧。
「还要做!?本宫到极限,手脚都没力了……」
「不必担心,这次换我干,奥尔托丹蒂只要享受就够了。而且就算虚脱,干
起来还是很爽!」
「住、住手……咿……嗯、啊呜……」
抗议的声音也没力气,奥尔托丹蒂只有颤抖的份。我一直干这个毫无防备的
肉体……
魔法终於解开,奥尔托丹蒂重获自由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她从头到脚都沾满精液。一整晚被我干,奥尔托丹蒂的体力消耗很大,我也
射太多,感觉脚步有些虚浮。把奥尔托丹蒂绑起来,真刺激啊……射了三发。高
潮虚脱的模样太可爱了,设了三发。整个人没有意识,流着母乳的模样太可怜了,
又设了三发。总共射了超过十次……最后一发喷在脸上后,手铐才终於松开,奥
尔托丹蒂倒在床上。不知何时进来室内的蜜香,负责照顾她──
「……我承认对奥尔托丹蒂做得太过分了。但那是救援行动。为了拯救被魔
法手铐铐住的奥尔托丹蒂,那是必要措施。」
然后全裸正座,接受公主愤怒的讯问。
「就是说啊,主人没有错!一切都是那根肉棒的错!眼前有个被绑起来的女
孩子,谁都会想扑上去吧?」
「啊……女仆长的解释只会火上加油,麻烦你住嘴。」
奥尔托丹蒂坐在床上,一脸骄傲看着我。
因为我跪坐在奥尔托丹蒂面前,可以看见不该看的地方。骄傲交叉的双腿缝
隙,『那个,精液流出来了,会不会太可惜了?不收集起来吗?』我想这么建议,
但只敢在心里想。如果继续惹奥尔托丹蒂生气,不知会有什么后果。
「本宫知道。就跟汝说的一样,事情主因在於本宫。为了帮助本宫,必须凌
辱本宫才行……这点没有错。」
「你很清楚啊。」
「姆,小子判定有罪。」
「为什么!你不是明白原因了吗!」
「小子说的话没错,但因为让本宫生气了,所以有罪!汝还不知道在这座城,
谁是最伟大的人吗?」
七百年培养下来的可怕魄力,我完全无法违抗。我当场退缩,冷酷女王瞥了
蜜香一眼。
「女仆,安抚你的主人直到早上。」
「咦?这么棒的事!?但还是请您宽恕,女仆是无法欺负主人的!」
「虽然这么说,女仆不也是高兴贴过去了吗!」
眼镜发光,双手抓呀抓贴过来的变态女仆。可怕魄力,让我阴囊跟着缩小。
「等、等等、没办法了!我已经射光了!」
「女仆负责挤出来,小子只要享受就够了。用手指插进去后面的洞,握住肉
棒根部的话,就会立刻勃起喔?」
「真没办法呢嘻嘻嘻。虽然我没这个打算,但一切都是为了主人。蜜香会把
能挤的液体通通挤出来,跟主人玩到天亮喔?」
我害怕。蜜香进入战斗状态。肉棒已经萎缩了,但得到奥尔托丹蒂的允许后,
女仆长毫不留情进攻。
「呵呵……本宫是长生不老。不睡觉也不会有事。会好好欣赏汝的丑态喔。」
奥尔托丹蒂一脸愉快,看着我跟蜜香。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