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靴下~勇闯网游异世界~】(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小节,冒险者公会与成为冒险者。
泰丽莎悄悄地从睡梦中醒来,感觉到自己正抱着柔软的东西,一声小小的惊
呼,她差点忘了自己昨晚爬到主人床上的事情。
手掌上覆着十分柔软的乳房,而且极其爆满,甚至比巨型西瓜还要大上几圈,
连最大的果实波罗蜜都自叹不如,她无法用任何果实来称呼这么丰硕的乳房。这
么巨大的胸部,让她无法用双手完全怀抱朝葵,随便摸都是软嫩的脂肪。
像是布丁一样的棉柔手感让她舒服地一摸再摸,摸得主人轻吟几声才吓得稍
微温柔点。
那几声让她的情欲又起,泰丽莎忍不住地隔着薄纱吸允她的乳首,一边用双
腿夹着主人的大腿轻磨。
不仅仅只有朝葵轻吟,她也逐渐陷入娇喘,片刻便被推上云端。
她开始怀疑自己的主人是否也有性爱技能,而且能力高出她很多,否则再怎
么样也不会这么快缴械。
「早啊,泰丽莎到我床上了啊?」
「主人,对不起,我擅自爬到你的床上。」
「没事,你会介意在床上侍奉我吗?」想到一起在床上,朝葵就顺道询问一
下泰丽莎的意见。
「这是我的荣幸,因为主人很厉害,侍奉主人可以让我快速升级。」很明显
的,主人比自己强太多了,如果能够多加性爱,自己的能力肯定可以大幅增进。
这世界锻炼不只有一种手段,性爱也是一种修练升级的方式。尤其是和主人这么
厉害的人进行性爱,她昨晚那清淡的欢爱甚至就让她升了好几级。
「居然有这种事,那我要让你多多升级。」像是发现到什么好玩的事情,朝
葵开心地抚摸着泰丽莎的头。
「谢谢主人,我真的很感恩主人这么为我着想。」被摸摸头,泰丽莎舒服地
轻喘,那隐藏起来的恶魔尾巴顺服地往下。
「肉麻的话就不说了,我们先吃早点吧。」朝葵相当开心,她已经把这个奴
隶当成自己的家人了。
将衣物穿上,朝葵惯例地只穿上简单的白色连身裙,那点布料莲那丰满的乳
房都无法遮住,胸前那深不见底的长沟让人向往,几乎到大腿根部的裙摆将整只
腿裸露在外,。里面只穿着着白色胸罩与内裤,完全遮挡不住隐隐若现的好身材。
「主人能不能穿点长袜或是手套呢?这样遮住的面积比较多,比较不会让人
遐想。」
「这样啊,那我试试。」
结果穿上后泰丽莎后悔了,纯白的长袜与手套让朝葵更加诱人,衬托出大腿
根部与肩颈腋下的绝对领域,但她也不好意思要主人脱掉。
而她自己相较之下就没有那么色欲。穿着着黑色连身裙,即使贫瘠也能看出
美丽的身材曲线。黑色的胸衣与内裤因为裙长的关系而难以窥见,仅能看到些许
露出的小腿与双手。虽然整体看来还不错,但远远比不上身旁的主人。
到了餐厅,翠丝特已经准备好饭菜了。
「妈妈早,这么早就煮好饭了啊。」
「早,因为你爸爸最喜欢我亲手煮的菜了。」原本冰冷的脸庞多了份温柔。
朝葵很难得的和母亲攀谈,毕竟平时母亲沉默寡言,通常都以行动说话。
很快的爸爸也来了,一家人都相当早醒,这时才刚六点而已。
今天的早餐相当简单,萝蔔糕、荷包蛋、鸡肉片和水煮青菜。烤得焦黄的萝
蔔糕不用沾酱就相当顺口,搭配蛋肉青菜更是让人一口接一口不会感到油腻。甜
点是土凤梨酥,虽然不见得比一般的凤梨酥好吃,但作为甜品也足够了。饮料则
是爽口的蔬菜汁,新鲜青菜打成汁而没有任何苦味,不需要加糖就相当润喉。
「女儿啊,你跟你的奴隶相处得怎么样?」
「我已经把她当成家人了唷!她人很好,处处会为我着想。」
「这样子,我把她当成第二个女儿看待也没有问题啰?」
「没问题!」
「你是叫泰丽莎吧,你就是我二女儿了,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可以叫我
爸爸、叫翠丝特妈妈。」汤玛士递出了一张金融卡,里面放着一笔可观的钜款,
能够供泰丽莎自由花用。
「谢谢爸爸!」这傢伙难道是鬼父吗?从那温柔不带有一丝邪念的神情来看
显然不是,但也太想要女儿了吧?泰丽莎感受到爸爸给予的温暖,感动地道谢,
她居然可以成为贵族,这是以前不曾想过的事情。自己遇到主人与爸爸、妈妈真
是太好了!
听到一声爸爸,心里又有一丝温暖流入,汤玛士感到今天充满了活力。
「今天有打算去哪里吗?可惜爸爸要忙没办法陪你们。」
「晚点吃饱饭会去冒险者公会,想看看冒险者是在做些什么。」
「这样啊,有什么问题报出我们罗斯家的名号就好。」汤玛士还在考虑要不
要请亲信向冒险者公会报个口信,让冒险者公会能够多担待自己的女儿,不要让
她们受到不好的对待。
「没事啦,我们可以的啦,用不着爸爸费心了。」
看到自己的女儿言行举止相当成熟,他也稍微放心了。
吃完饭,两人对於早餐相当满足,满足之后休息片刻就出发了,目的地是冒
险者公会。
「泰丽莎,我以后叫你妹妹吧,你也可以叫我姊姊。」
「姊、姊?」
「很好、很好。」没想到自己居然能够与人以姊妹相称,朝葵觉得自己来到
这个世界真的很幸福。
在街道上漫步,早晨为了工作而人来人往的,步调却相当悠闲。
冒险者公会离罗斯家有段距离,花了不少时间才到。冒险者公会前有着几个
冒险者公会的看版,是相当巨大的建筑,造型有着古希腊建筑风格。进去时已经
有一些人在此坐着聊天,气氛相当热络。有一些不同造型的看板上面显示着任务,
这里还有电视可以观赏。
服务台有着一名轻熟女正坐着等候,看到她的面前没人,朝葵便上前攀谈。
那名女性的气质相当不同,甚至可以感受到一股神圣的气息。一头橘红色的
长直发,身材相当高佻。
她的身材纤细却夸张地前凸后翘,那丰满的乳房虽然比起朝葵小了不少,却
已经比西瓜还要大上许多了。穿着着西装,钮扣却无法扣上胸部,甚至连里头的
衬衫都没办法扣上,将这无比豪放的胸部整个裸露大半,看得旁人难以忍住意淫。
身材已经如此不可思议,但更吸引人的却是她那宝石般的双瞳,一眼像是猫
瞳一样细长而绿得发亮,另一眼则显得银白神圣。
泰丽莎被望了一眼时感受到自己像是被看透了一样。
「小姐,请问冒险这公会是在做什么的?」
「我是橙忘忧,冒险者公会是协调冒险者们工作的场所,冒险者简单来说是
接受他人委託的一种自由业。」
「我是朝葵,这位是我妹妹泰丽莎,你该不会是台湾人吧?」这个名字不像
这个世界会有的名字,朝葵听到就产生了怀疑。
「果然你也是吗,我看到你大概就猜出来了,我的眼睛能够鑑定人的资讯。」
「不过我以前是男的啦,有什么得罪就多包涵了。那我和我妹妹可以成为冒
险者吗?虽然不缺钱,但想接点任务帮助别人,顺便打发时间度日子。」
「男的女的不重要,大家都是同乡人。冒险者的话,我来帮你们办手续吧。」
橙忘忧收了一点钱,递出一个小册子,一人一本。
打开来有一个萤幕,这看起来很像是智慧型手机,朝葵的嘴角有些抽蓄,原
来异世界也这么先进?
「里面有聊天软体,已经加好冒险者专属群组了,里面有很多频道可以自由
选择,不少前辈能够提点帮忙。也有一个冒险者须知手册,里面有许多冒险者基
本注意事项,对於新手来说相当有帮助。最后是冒险者的资讯历程,这会联系网
路作最新的资料统整,你可以清楚明白自己的冒险经历。」橙忘忧清楚地一一讲
解,已经在这里服务许久的她说起来流利且口齿清晰,让人能够很快理解在说些
什么。
「我了解了,那我要接任务的话该怎么办?」
泰丽莎摸索了一段时间,回过神来才明白柜台小姐在说些什么。
「以你的实力大概什么任务都难不倒你了,你有想要锻炼吗?看你的身体都
没有锻炼过。」看清朝葵的素质,她很明白朝葵的能力有多夸张。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平淡的过日子就好。」
「原来如此,你可以去一旁的看版看看任务,要接用手机的接案软体扫条码
就可以了,上面有标示难易度和工作内容。」
朝葵将泰丽莎留在原地摸索,迳自跑去看版查看任务。
见到朝葵的态度,她内心有些想法,想要和眼前的泰丽莎好好谈谈。
「泰丽莎,你想要变强吗?」
「啊,想啊,我想要跟上姊姊,分摊她的负担。」
「虽然你的姊姊强到只有神才能杀死,但作为人还是有手段能够让她痛苦,
尤其是某些不肖之徒。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希望你能够锻炼自己,让自己成长到
能够保护她。毕竟她那个看起来人傻好欺负的样子,不保证哪天会被恶徒盯上。」
橙忘忧语重心长,她相当满意这位妹妹的态度,那异瞳盯得泰丽莎发颤。
「我、我会努力的。」听到此番重言,她也觉得自己的姊姊需要保护,这事
态似乎相当严重。
「你要不要当我的记名徒弟?我会帮助你修练的,遇到什么事情可以告诉我,
我如果有空也会去帮忙。」
「真的可以吗?」虽然泰丽莎没有特殊的眼睛,不过她可以感受到眼前的柜
台小姐也是相当厉害。
「没问题,我们先留下联络方式,之后再慢慢来,这事情不用着急。」
两人互相交换了联络方式,还被拉进了一个叫做《魔女夜宴》的频道。
「你看,你的姊姊马上就有麻烦了,去帮忙她吧。」橙忘忧叹了一口气。
望向看板的位置,正有一名男子正在骚扰朝葵,搭肩想要攀谈。而朝葵则有
些无奈地撇过头来拒绝,只见男子丝毫不放弃地继续聊天。
「这位先生请不要打扰我的姊姊。」轻轻将男子推开,插腰小吼一声。
「我看你姊姊很困扰才想要帮忙的,可没什么意思。」男子怪笑几声。
「没事了,我会帮忙她的。」
男子自讨没趣地离开了。
「谢谢你,我遇到这种状况不太清楚该怎么办。」
「没事就好。姊姊有想要做什么样的任务吗?」原来姊姊并不像想像中的那
么坚强,她默默发誓自己要守护好姊姊。
「有一个护送任务看起来还不错,还能去逛逛别的城镇,要一起做吗?」
互相交换联络方式后丢了任务资料过来。
上面写着护送快乐料理店老闆到鸢尾城,过程中可能会有怪物袭击。
「好啊,鸢尾城我略有耳闻,那里以美食出名。」
「美食耶,不知道有什么样的美食,这个任务接了!」
商谈一阵子,肚子也差不多饿了,出去买个东西吃,再去商店准备要使用到
的东西。
手上拿的是三明治,夹着烤鸡、荷包蛋、起司与青菜,稍微烤过的吐司有些
酥脆,烤鸡与起司的浓郁味道融入吐司,搭配荷包蛋的软嫩、青菜的清脆,咀嚼
起来相当满足。又附蹭杯黑芝麻豆浆,芝麻的浓郁甘醇与豆浆的滑润,甚至让人
有种在饮用奶茶的错觉。
「天赋是智慧,所以是拿魔杖啰?」朝葵从魔法包包里拿出一些装备,都是
她没有用的高星装备,还没强化和附魔。将这些装备递给了妹妹。
虽然这世界无论是能力或是装备的成长都很低,但高星装备的能力也是相当
令人惊艳。
「虽然是高星装备,不过素质并不是特别好,只是觉得还不错所以留了下来。」
「谢谢主人……姊姊!」
八星桧木魔杖、八星魔法书、八星魔法薄纱,骰的能力不算好,都是跑到防
禦和魔法防禦上。魔法攻击跟低星相比无异,并没有特别突出,这也是为什么这
些装备不算好的原因。
不过一个魔法书就比木盾还硬,一件薄纱就具有接近皮甲的防禦力,对於新
手来说也许还算不错,至少比较能够有生存空间。
最重要的是这些装备相当好看,桧木魔杖深邃具有魔性,魔法书的纸感也相
当厚实,薄纱也相当适合她,穿起来跟她现在身上的连身裙差不多。
泰丽莎相当开心地从姊姊手上收下装备,这些装备她肯定会好好珍惜的。
两人在药剂店购买基本的药剂后漫步回家,晴朗的午后显得更加炎热了,一
路上只能尽量找有遮蔽的地方行走。
一名男子坐在柜台前和橙忘忧聊天。
他就是刚才骚扰朝葵的男子。
他的名字是查德,一头黄褐色的短发微微翘起,深蓝色的瞳孔相当深邃,体
型高瘦。
「你有没有看到刚才那个小姐,虽然有点肉肉的,但身材超好的!」
那个大腿、那个香肩,还有那个比橙忘忧还要爆满的胸部,光是想像就让心
脏扑通扑通地狂跳。
「查德,你太过随兴的坏习惯真的要改改。」
「师傅,不要这么无情嘛,你的身材也很好啊。」查德色瞇瞇地盯着那西装
与衬衫包裹不住而敞开的丰硕爆乳。
查德是其中一名徒弟,从言语可以察觉到他们之间认识已经有段时间了。
虽然不是全部,但有一部分的徒弟是橙忘忧拿来排解性欲打发时间的性徒。
「你也摸了很多次了,别白天也这样,脑袋都是精虫吗?」橙忘忧冷眼望着
他。
「没办法,天生的,里面一堆游来游去随时都会精虫冲脑!」
「越讲越噁心,你再讲下去我就暂时禁止你碰了。」
「别这样,我住嘴,顶多晚上再多摸几下。」
橙忘忧叹了一口气,虽然查德相当散漫,不过他人也还算不错。
「叹气容易老唷,要不要我介绍几个最近听来的偏方试试?保证养颜美容、
延年益寿。」
「只要你乖一点我就不会叹气了。」
「我不是很乖吗?你看,我这个月又完成了这么多任务。」将手机上的任务
清单展示给忘忧看。
「这个任务我不是说不要接吗,你的能力根本没办法胜任。」眼尖发现异状,
美丽的轻熟女又皱了眉头。
「啊……不过我不是没事吗?」虽然那次真的很惊险,不过他还是化险为夷
把任务完成了。
他自然知道忘忧说的都是对的,但有难不帮不是他的个性。毕竟他已经是这
个冒险者公会首屈一指的高手了,如果他不接还有谁能接?其他师兄师姐都为了
其他任务奔波,根本没时间来执行这种小事情。
轻揉太阳穴,忘忧感到有些头痛。
「没事啦,我以后尽量不接,这样好吗?」查德看到忘忧为自己烦恼的样子,
着实心疼。
「就算这样说你也还是会去接的,你的个性我还不明白吗。」
「嘿、嘿。」搔搔头,相处这么久了自然互相理解对方。
「没关系啦,我也只是在抱怨而已,很担心你的状况。」
「师傅的好意我心领了。说起来都中午了,要不要去吃个饭?」
「休息时间啊,好,我们走吧。」
查德牵起橙忘忧的玉手出门了,两人开心的背影彷彿让人忘了方才还在争执。
----------
第六点一小节,朝葵与泰丽莎的侍奉事件。
晚上在餐厅用餐时谈到了今天去冒险者遇到的事情。
爸爸一听到朝葵受到男性骚扰,脸上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晚餐是吃很简单的家常菜,洋葱炒蛋、炒茄子、卤豆皮,配上饭相当入味。
虽然好吃,但是没有什么感想,毕竟都吃习惯了。
朝葵带着泰丽莎到了浴室准备盥洗。
「要侍奉的话从现在开始吧,可以吗?」
「好的,姊姊想要我怎么做?」
朝葵轻轻将身上的衣物卸下,白色连身裙、乳罩、内裤、手纱、长袜,即使
是脱衣也宛如一幅画。姣好的身材完全显露在泰丽莎的面前,那白里透红的肌肤
与稍微肉感的丰满身材让人忍不住想揉捏,不过泰丽莎更喜爱朝葵穿衣的样子,
脱下来后反而觉得少了衬托。
将马尾再绑上去,朝葵将身体放松,愉快地开始淋浴。身上留下了许多水珠
让肌肤更显得晶莹剔透,雾气反倒给了她一种朦胧美感。
用美脚轻轻踩下水面,慢慢地下水将身体浸泡,舒服地摊开双手放在浴缸边
缘,丰硕的乳房大半浮在水面上。
「来吧,坐过来。」
泰丽莎都看呆了,现在朝葵身体被水面折射隐隐若现而只露出大半乳房的模
样真的很美。
听到姊姊的话,她才回过神来开始脱衣。将衣物慢慢退下,一堆黑色衣物被
放入篮子内。娇小贫瘠的身材虽然可惜,假以时日等级提高肯定能变得更好。细
緻的娇嫩肌肤也相当诱人,那若有似无的乳房更是能引起人的怜惜,轻薄的身体
让人想要疼爱。
淋浴完下水面,坐到朝葵的大腿之间,轻轻躺下去能够感受到那无比丰硕的
柔软,就像是被透气的温热布丁包围一样。
娇小的身躯与庞大的胴体,两者差距的映衬让这个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更加
淫欲。
「大概要怎么样才能从性爱中获取经验值?」
「只要让彼此感到舒服就可以了。」
朝葵伸出手轻轻抓揉泰丽莎小巧的乳房,还没碰到敏感的乳首就弄得泰丽莎
娇喘连连,一不小心就涌上云端,身体稍微脱力地躺在朝葵巨大的乳房上歇息,
爆乳轻微凹陷。
一股暖流从朝葵的肌肤窜入,泰丽莎很快地就恢复了体力。
「姊姊也有性爱天赋?」
「因为我也色色的啦,所以选了性爱天赋,每天都会自我安慰啰。」朝葵有
些不好意思。
「放轻松,我来服侍就好了。」
泰丽莎慢慢转身跪在朝葵的大腿之间,双手捧着那无比巨大的乳房,亲吻大
乳晕后用舌舔舐,能够一直从她的乳房感受到一股暖流流入,只要姊姊用淫魔技
能将魔力输送给她就不会因为脱力而倒下。
比起肌肤更加粉嫩的大乳晕十分柔软,就像是在咀嚼棉花糖一样入口即化,
在嘴里软嫩得相当舒服。
将双手放开,让乳房随着水面浮起,她也低头在水面吸允魔乳。双手则没有
停歇,一手轻轻撬开姊姊的蜜缝,在极为紧緻的小穴内抽送,由於压迫太重仅能
缓缓运动。一手摸上另外一个乳房,轻轻抓着柔软的粉红乳晕,用揉捏乳首。
望向上方的朝葵,姊姊正俯视自己,相当游刃有余,轻轻哼着歌谣助兴。
姊姊和妹妹之间的差距有着极为巨大的鸿沟,再怎么努力都无法让朝葵满足,
她就像是把妹妹的侍奉当成甜点一样品尝。
虽然努力侍奉姊姊,自己却欲火焚身,又到了濒临高潮的状态,轻轻用自己
的臀部在脚上一抹,酥麻的感觉涌上心头。
受到姊姊淫魔之力影响而拥有近乎无限的精力,朝葵轻微颤抖几下就振作了
起来。
「会觉得晕晕的吗?我们回房继续吧。」
擦乾身体,刚沐浴后的肌肤更显得吹弹可破。
拿了白色薄纱,朝葵裸身在宅邸内行进,幸好没有碰到爸爸妈妈,否则会显
得尴尬。泰丽莎见到姊姊如此,她也拿着黑色薄纱跟上,和姊姊一样全身裸露。
无论是朝葵的姣好胴体或是泰丽莎的可爱身材要是旁人看了肯定按耐不住。
到了房间里,朝葵拿出了性爱用品。
那是穿戴式的魔力阳具,能够随着魔力而胀大,也能将魔力转换成精液射出。
蕾丝内裤的内外侧都有阳具,像是双头龙一样能够一口气贯穿做爱的两人。
将内裤阳具穿戴上,内侧的阴茎缓缓插入自己的小穴内,缓缓在自己的蜜缝
中蠕动。而外侧的肉棒随着魔力灌入,逐渐从垂软慢慢硬挺,甚至突破极限变成
极为粗长的巨根,前端还不断随着魔力外泄而吐出精液。
泰丽莎感到相当惊讶,她第一次看到那么大的阴茎,连A片里面都没有这么
大!被那么大的肉棒插入,她肯定会被弄得死去活来,一想到这里她的双腿不自
觉地发抖,蜜汁都流出进而沾染大腿。
她也从姊姊那里拿到了一个阳具内裤,将腿轻轻勾起穿入内裤里,将内侧肉
棒对着轻轻滑入,这居然可以随着自己的魔力调控大小,魔力反馈以至於她光是
穿上就能感受到快感。注入魔力后肉棒逐渐肿胀硬挺约五公分大小。
连结魔力进而能够共感知觉,第一次感受到小鸡鸡的滋味,她觉得自己随时
都有可能泄了出来。
「怎么了?一动也不动的。」
朝葵对着泰丽莎的小肉棒轻轻一碰,马上就泄了出来,身体微微颤抖而僵直
起来。
第一次的射精高潮冲击她的大脑,但随后就被姊姊所注入的魔力抚平,让她
不致於倒下让姊姊看笑话。
「怎么一下子就射了,这个真的有这么刺激吗?」朝葵玩弄着自己的巨茎,
她只觉得舒服而已,要射精还得在努力片刻。
见到妹妹还在颤抖,朝葵大喇喇地坐在床边望着她,直到泰丽莎回复精神。
「没事,我来侍奉您了。」泰丽莎跪了下来,爬到朝葵的双腿之间,用舌舔
舐着粗壮的巨茎,硬梆梆的巨茎温暖又活泼,感觉比活得更加有灵性。一边用舌
绕着龟沟舔拭、一边用手套弄巨茎根部,粗长的程度连两只手一起都没办法完全
握住。
这时姊姊居然用脚踩起她的小肉棒,一踩下去就泄了出来,强烈的快感让她
欲哭无泪。
更夸张的是姊姊的脚上不断注入魔力,小肉棒很有精神地不断颤抖进而连续
射精,她马上就陷入了高潮地狱,差点精神崩溃。
「姊姊,我服侍您就可以了,不用您出手。」勉强用精神力镇住快感,她的
两眼有些失神,舔弄巨茎的动作也变得缓慢。
「可是我也想让你开心点啊?」
看到这纯真的笑容,她开始觉得自己的姊姊是天使般的恶魔,天真无邪的一
举一动都是她的恶梦。
更糟糕的是朝葵开始伸手揉捏她的娇嫩乳首,捏得让泰丽莎无法抗拒地阵阵
轻吟,舌头吐出去完全无法收回来,只能任由唾液不断滴落。
「怎么哭了,对不起啊。」
「没…事,我还可以。」然而她的表情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嘴角已经流下唾
液,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片刻后缓缓落下,她的精神濒临崩溃边缘。
见到妹妹的模样,朝葵忍着继续下去的玩性,收手放着让妹妹专心侍奉。
姊姊的魔力注入让泰丽莎能够总是保持精力,随着姊姊不再摧残,她花了一
点时间从深渊中爬起。
她触及地面的小肉棒被践踏得缩小了,不到三公分的小肉棒沉浸在一小摊精
液中。
泰丽莎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细緻地侍奉着姊姊的巨茎,舔舐得差不多后就
张口开始吞吐大肉棒,一方面用手套弄着根部。
妹妹卖力地在她身下用力吸允,不过朝葵并没有感觉到特别刺激,淡淡的舒
服让她意犹未尽。
虽然是由泰丽莎主导,但她反倒认为自己的嘴被这巨根所不断侵犯,弄得好
像嘴巴也是性器,满满的唾液像是高潮一般溅出。
一阵酥软后泰丽莎吐出巨茎喘息,让身体自然瘫软休息。
朝葵轻轻用脚脱下泰丽莎的肉棒内裤,小穴马上随着阴茎脱离而溅出些许蜜
液。
「姊姊?别急,我来就好。」想到自己的小穴就要被那无比粗长的巨茎穿插,
她有些无法承受姊姊的示爱。
「好,那你坐上来吧。」
泰丽莎缓缓地爬上姊姊的身体,娇小的身躯跨跪在那姣好的胴体之上,心中
有着满满的恐惧。
心一横,咬牙切齿地缓缓垂落,没想到那原以为紧緻的小穴却被狠狠地钻开,
强烈地刺激又让她迎上了一次云端。
源源不绝的魔力让她一下子就回复了精神,开始缓缓摇动腰部,可爱的像是
火车轮子一样上前下后地运动。
「姊姊的……太厉害了……」一次比一次还要刺激,巨茎在小穴轻易地缓缓
抽送,每一下都让泰丽莎舒服地浪叫,叫得口水眼泪都流了下来。
不仅仅只是如此,她的身体还被那对神乳夹得无法动弹,整个人深深陷入那
深邃的长沟中,领受同时处於天堂与地狱的滋味。
朝葵觉得不过瘾,轻轻摆动腰部抽送了几下,一下子就深深地插入泰丽莎的
小穴里,弄得泰丽莎被强大的刺激弄得高潮迭起,这次真的没办法坚持下去,失
去了意识。
「泰丽莎?没事吧?」却已经没有回应了,。
妹妹的小穴也变得松垮垮地,冲刺起来没有什么快感。
朝葵只好将大肉棒抽了出来,将朝葵从自己的乳房间拉出,将那可爱的身躯
放在床上,泰丽莎像是在睡眠一样微微娇喘。她望着无力的妹妹只能被她随意摆
弄的模样,一边揉捏自己的爆乳,一边套弄粗壮的巨茎,舒服地享受着手淫的快
感,自慰给予的刺激比刚才与妹妹的欢爱大太多了。
不过被妹妹服侍也有着精神上的享受,这之间倒是难分难舍。
最后将浓郁的精液泄在妹妹的身上,极为大量的精液弄得泰丽莎满身黏稠,
朝葵看到此番情景相当满意。
她愉快地哼起歌谣,将阴茎内裤丢到魔法包包内,抱起妹妹往浴室前进,准
备在就寝前将身体沖乾净。
-----------
第六点二小节,橙忘忧与查德的性爱事件。
在一个木造的小房间内,橙忘忧与查德两人正在室内坐着闲谈。
橙忘忧已经脱下西式套装,仅着一件轻薄的橘红色性感薄纱睡衣。极其丰满
的乳房与甜美的私处隐隐若现,甚至可以稍微辨明乳晕与阴户的粉嫩。唯一露出
的肌肤因为薄纱的衬托更加白嫩,令人想闻闻那香肩颈项、想被那看似娇嫩的手
指抚摸。
更加诱人的地方则是腰部的蕾丝吊袜带与橘红色透肤的过溪长袜,绝对领域
就像是在邀请人上前埋脸一样,覆着美脚的长袜似乎有种浓郁的味道让人想要闻
香。
「我还是觉得很惊叹,像你这样的人居然生活过得这么朴实。师傅你是我们
所无法企及的存在,却离我们的生活这么近,我想这也是我追随你的理由吧?」
查德已经将铠甲换下,穿着简单得体的衬衫与西装裤,整体看起来有点稚气又有
点帅气。
他跪在地上用手捧起师傅的美脚亲吻背部,浓郁的体味让他有些受不了,深
下的怪物早已撑起小小的帐篷,甚至一不小心就将裤子染湿。
「别说废话,你接了自己处理不来的任务遇险,我到现在还没跟你算帐。」
橙忘忧轻轻用美脚踩了查德的脸。
「对不起嘛,是我错了,是我不该这么鲁莽。」被这美脚踩着不断有着浓浓
的体味从鼻子钻入,还能隔着袜子体会到师傅美脚的触感。他身体轻轻颤抖,忍
不住又射精了,裤子湿的地方也变得更大。
「嘴上说得好听,下次还不是会这样做,更何况你那小鸡鸡都勃起了,讲这
个话根本没说服力。」用脚跟踩着他的头顶转几下,
「我会的,一定会的!不然大不了,再给您算帐一次啊?」查德嘻皮笑脸地,
头顶被踩踏的感觉很舒服,就像是被人摸头一样,但又多了份厚实感。
「唉,看来我有无穷无尽的帐要算了。你现在修练得如何?」轻声叹气,她
拿这个学不乖的徒弟没办法。脚趾勾起他的下巴,用脚趾轻轻搔弄他的脖子。
查德被搔得相当舒服,尤其是那覆着娇嫩肌肤的白袜轻抚颈项的滋味,他很
能明白小狗为什么这么喜欢被搔痒。因为太舒服了,他又不小心射精几次,弄得
裤子里面湿湿黏黏的。
「果然实战是最好的修练法门,我的草已经长满一室了,十年内也许可以再
次试炼。」说到这里他相当开心,自从五转之后终於有所小成,他能够体会得到
所谓五转生生不息的滋味。
「不要想太多,一室比一室难培养,越多栽培越难维持。更何况你竟是求快
用草,对於能力提升帮助趋缓。」虽然是这样说,橙忘忧对这位弟子还是相当疼
爱,就像是有个傻孩子一样,让她感受到自己的母性。
伸出双脚夹着他的头将整个人拉起来,已经能够触及他的全身,轻轻用脚在
胸膛、肚子与大腿踩踏,那柔中带刚的触感让她不自觉多踩了好几下。
被踩得受不了,肉棒又狠狠地射了几次,已经可以从外头看到浓稠的精液泌
出。
「没关系啦,在怎么样我都照你的话满全修练。不说这个了,能不能踩我的
肉棒?」他真的快坚持不住了,阴茎硬梆梆地撑着帐篷,就这样持续射精却得不
到最大的满足。
「你要我踩你那还没插入就射得一蹋糊涂的下贱肉棒?」
听着这句话,查德又狠狠地射了一次,裤上已挤出不少乳白精液,每一滴都
饱富着他对於橙忘忧的爱。
轻轻一踩,查德那因多次射精而极为敏感的肉棒被踩下去的瞬间就大量射精,
甚至能够穿透衣物直接溅在橙忘忧的美脚上。而查德则舒服地差点失神,惊叫几
声翻了几下眼白才开始喘息地叫停。
见到查德的窘样,橙忘忧笑了出来,也就这个时候能把他整得死去活来,一
般时候可总是油腔滑调不受控制呢。
「好了,惩罚完后是奖赏,接下来随你的意吧。」。从上俯视着查德羞耻的
模样,带着君临又有些温柔的神情。轻轻往后用双手撑着,挺着那丰硕的神乳随
时能够採撷,双腿缓缓打开像是在等待一样。
查德逐渐回复体力,将身上的衣物脱下,平均值以上的肉棒又从软嫩的模样
开始硬挺,颤抖几下后怒火沖天。
他的舌头与阴茎早已套上了薄薄的软套,这种特殊的宝具能够提升抽送的能
力又能降缓敏感程度,同时透气不影响唾液与精液泌出。即使如此,面对高他太
多的橙忘忧显得效果相当有限。
他跪下来捧起忘忧的美脚开始舔舐,脚跟、脚底板、脚趾、脚背、小腿,一
路舔上去。在绝对领域的部分下了十足苦心,埋头舔舐露出的短暂肌肤,忘忧的
大腿相当纤瘦,舔起来颇有骨感。最后用舌头轻轻撬开,缓缓在紧緻的肉穴内抽
送。
满溢的淫汁入喉,浓郁的味道让查德不禁又射了几发,精液溅到忘忧的长袜
上。
橙忘忧游刃有余地享受着他的侍奉,舌头软嫩的触感相当舒适,就像是温柔
的按摩一样,有一丝丝的痒劲传入心头。
深知不可能满足忘忧,他也不纠结於此,慢慢往上游移,舔舐瘦弱的肚肚,
凹陷的肚子软软的口感让他感到相当愉快。接着到了乳房下缘,他准备要来爬这
座圣母高峰,慢慢地用舌舔舐上去,如同棉花糖的口感舒服地让他不自觉地又射
了出来。
来到了山峰峰顶,那软嫩的大乳晕更是入口即化。含着乳首马上就有乳汁泌
出,极为浓郁的乳液冲击着他的味蕾,像是回到了婴儿时期,被这极为巨大的乳
房所包围着,这又控制不住下半身而泄了出来。
跨过了山峰,不能留恋继续往下直行,舔着胸口的柔软,能够回想峰顶的余
韵。
提起忘忧的手,用鼻子轻轻磨蹭腋下,浓郁的味道扑鼻而来,身体又是一阵
颤抖。
用舌轻触颈项,那毫无防备而十分软嫩的肌肤相当诱人。这里已经是终点了,
再往上就会触及他敬爱师傅的尊贵俏颜,即使师傅准许,他也不允许自己玷汙.
「师傅,那我要进入正题啰!」
「可别进来马上就不行了啊?」
摊开忘忧的大腿,用力地将那阴茎插入无比紧緻的蜜穴里,紧到不行的舒服
触感让他缴械,而且是一缴再缴,射到他受不了只好抽出来。那原本硬挺的阴茎
已经垂软,无力地继续吐出浓稠白汁,而他也无力地整个人跪躺在忘忧的怀里,
如梦一般被那丰满的神乳所包围。
「师傅,看来我真的不行……」
「真是的,才刚说就这样。」橙忘忧一声轻笑,抱着查德的身体到浴室沐浴。
小小的木桶,两人坐起来刚刚好,伸手就能碰到对方。
「师傅的胸部真的好大,好柔软好好摸。」比椭圆大西瓜还要爆满的乳房如
同冰峰一般浮在水面上,伸出手揉捏那极为巨大的山脉,温热湿润的水与柔软的
触感交加起来相当舒服,像是布丁一样软嫩且富有弹性。让他回想起方才用嘴吸
允的嚼劲,入口即化的粉嫩乳首让他欲罢不能。
忘忧享受他的抓揉,看到查德正在开心地玩弄自己的乳房,爆满的乳房随着
粗旷的手指而不断像个巨大水球一样变形,乳房上传来的手指触感让她感到相当
温暖。
难得没有其他事,能够和他一起度过这么愉快的夜晚,等等还能互相拥抱入
眠,今晚的夜肯定可以睡得又香又甜。
----------
后记:
因为还有在忙不少事情,加上这次下的功夫比以前多一点,写得进度不是很
快。
剧情推展很慢,很多想玩的玩法都要到后面才能开始玩。
主角胸部真的很大,写太多大胸部偶尔会觉得一阵莫名乾呕,明明是很喜欢
的东西。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