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乱淫记(神雕幻淫记)】(11)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十一
数天之后,在城门守卫森严、街道上兵卒往来的临安城中,经由车队掩护星
夜兼程赶到临安的杨过四人正在做着出发的准备。
正当洗漱妥当的黄蓉三女赤裸着身体从行礼中翻找出已经好多天没有用上过
的肚兜、亵裤,想要往身上穿的时候房门却被人敲响,三女连忙随手拿起一件外
衣往身上一披也没去管依然裸露着的下身,和杨过对视一眼后一起运劲于手戒备
地注视着房门。
门外之人显然也很明白自己突兀的举动可能会造成什么样的结果,在敲过门
后连忙开口轻声对屋内的人说道「里面的几位可是襄阳来人?关于你们要办的事
我应该能帮得上些许小忙,不知可否开门一见?」
听着门外之人熟悉无比的声线,程瑶迦的眉头不由地一挑,站在门前的黄蓉
更是直接一把拉开房门就欲出手。
可惜对方明显也是早有防备,在觉察到房门开启地速度快得太过异常的瞬间
那便凭着自己出众的轻身功夫闪了出去,立在三楼的楼梯口对着洞开着的房门口
解释道「等等!!!请不要误会,我真有那个女人的消…」
只是话才说到一半男人便被黄蓉那身豪放大胆的着装弄得哑口无言,暴露在
敞开衣襟间的丰满乳球、深邃乳沟以及被还未彻底干透的阴毛紧贴着、在走道中
的烛光映照下若隐若现的饱满阴阜,让那男人看得目露淫光地连咽了几口口水。
「哼,跑得还挺快的,怪不得会去当细作,进来吧。」眼见先机已失的黄蓉
倒也干脆地散去手了上劲力,也不管在听到自己的声音后愣在了楼道口的男人当
先退回了房内。
过了好一会儿,身穿黑色锦服的前郭府管事郭安才带着一脸惊异神情很是谨
慎地走了到门口,目光隐晦地扫了扫三女身上灿烂的春光又看了看杨过空荡荡的
左臂,站在房门口向黄蓉确认道「…呃…郭夫人?杨公子?」
黄蓉白了郭安一眼,与杨过一起坐到了房中桌子里侧的长凳上对门外的郭安
说道「行了,要是你真有能给我们帮得上忙的消息,之前的事我可以当作没发生
过的……」
郭安的目光再次在四人身上回来游荡了一阵,确实没再从他们身上感觉到敌
意和杀气后,才带着诧异和疑问走到了桌边坐到了长凳上「…呃…咳…郭夫人、
杨公子好久不见,重新介绍一下,本人陆轩,现在添为皇城司皇城使……」
说到这里目光越过黄蓉二人在后方小龙女寸草不生、程瑶迦阴毛浓密的阴阜
上转了转,最后又落回面前黄蓉挺拔的双乳上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说道「…这
还得多谢郭夫人你的成全呀。」
听出陆轩话中隐义的黄蓉再次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也不想再跟他绕什么弯
子直接问道「你是真想让我拍你一掌了是吧……说说看吧,你独自一人找上门来,
想来也是要借这次的事让我们帮你做些什么对吧?要是条件合适我们可以考虑。」
陆轩眼珠子转了转,目光在黄蓉三女和杨过间游移了一阵「……也好,那我
就直说了,我可以向你们提供关于那个蒙古女人的情报,但在救出她之后你们一
定要乘上码头上一艘船舤上印有祥云纹样的船只逃离临安,这就是我的要求,放
心,船那边我会让手下准备好的,你们只要上去就能直接开走它。」
「那条船是谁的?」黄蓉马上明白了他的目的:栽赃嫁祸。
此处可是都城所在,他们这一逃,哪怕船主是有权有势之人也定是躲不了接
下来的这顿牢狱之灾的,再说了,到时眼前这人定会落井下石,凭他现在的身份
那船主在牢里自是绝不会好过的。
「同知枢密院事,简单点说就是我现在的死对头,对了,这次的事本就是枢
密院搞的鬼,虽然元宋交战但不管是陆上还是海上的走私却都从没停过,那女人
就是坐上了一艘走私船一路南下的,她本是要在华亭县上岸的,只是她却不知道
那艘船本身就是属于枢密院的,所以她才会被直接送到了临安,而且现在她人也
不在衙门里,而是直接被关进了枢密院的大牢。」
说着陆轩从怀中拿出几样东西放在桌子上「这是枢密院大牢的地图和牢门的
钥匙、这是枢密院守卫的布防图及巡逻路线、这是码头上的卫兵分布图还有这个
是临安城夜间巡城高手间交接的暗号。」
「好,成交。」杨过立即伸手去拿桌上的东西。
陆轩连忙伸手一拦,让自己的目光在黄蓉三女高挺的胸脯上巡视了一圈然后
看向杨过说道「等等,我原本以为你们只是郭府派来查看情况的人,却没想到郭
夫人会亲自在此,所以我要加一项条件……我一直遗憾那日时间有限没能细品郭
夫人你那舒爽屄穴里的销魂滋味,这位应该是杨夫人吧,那天晚上杨夫人你翘着
屁股被耶律公子干得大奶子乱晃的骚样我也一直是记忆犹新,而这位夫人的身子
也是一点也不比你们俩位的差,所以……」
身上还背着另一笔肉债未偿的杨过四人有些好笑地相互看了看,要是在两个
多月前听到这样的条件只怕众人都要暴怒出手了,至于现在嘛,只能说大多数男
人在碰上绝色女人时想要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相近……
杨过对三女点了点头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操起桌上的东西跳窗而出在外墙、
屋顶上连点向着枢密院方向跃去,那干脆利落地动作反倒是让未能从杨过、黄蓉
两人脸上看到自己所预期的惊异神色、并正准备着借此与杨过讨价还价一番的陆
轩愣在了那里。
看着陆轩脸上那呆愣的神情,黄蓉三女甚为满意地的相视一笑一起凑到了他
身边,黄蓉往方桌上一坐抬起美腿轻踩在他的裤裆上踩了踩「你这色鬼胆子还真
不是一般的大,就不怕我们三个此时出手杀了你?毕竟东西和情报我们都已经得
到了。」
三女那大胆无比的着装早就看得陆轩心痒难当,此时她们凑上前来,身体上
沐浴后散发着的清香、衣襟边缘时隐时现的红艳乳头,黄蓉抬腿时胯间屄缝一闪
而逝的艳景更是让他不由得呼吸一窒。
压下心中的些许疑惑,陆轩不顾黄蓉口中的威胁之语一左一右地搂上小龙女
与程瑶迦,双手试探着在两女的腰肢上摸了摸然后一路向缓缓上摸去,目光却是
依然灼热无比地停留在黄蓉小腹上那片乌黑的三角区域上。
「郭夫人是聪明人,我敢一个人过来当然不会没有后手,而你们急着救人自
然也不会去做那节外生枝的事,再说我又不是不知道夫人你私底下多骚浪,那种
条件你自然不会不答应,只是倒也真是没想到杨公子他居然会答应得如此爽快就
是了,这要换了我知道有人在打我女人的主意怎么也得让对方出点血的……」
小龙女和程瑶迦顺着陆轩手上的力道一左一右地坐到了他大腿上,主动地将
身体往他双肩上一靠,小龙女伸出一只手在他胸前轻轻抚摸,程瑶迦更是干脆无
比的探手在陆轩已经开始挺立起来的裤裆上撩拨着。
「至于你们两位,我只是贪心不足地想要赌上一赌,杨夫人你那晚既然能在
院子光着身子与耶律公子淫乱,怎么想也应该不会对这样的事有所介怀的吧?」
两女如此的反应让陆轩心中大定,双手直接爬上她们高耸的胸部大力地揉搓了几
下弹软温热的乳肉,然后扯掉程瑶迦身上本就已经快要掉下来的外衣,一边含着
她乳峰上软中带硬的乳头大力地吮吸一边小心地窥视着黄蓉与小龙女的神情。
见两女并未因自己的话流露出异样之后眉头稍稍一挑,另一只手放开小龙女
的乳房顺着她柔嫩的肌肤一路下滑,缓缓抚过光洁的小腹按到她饱满、娇嫩的阴
阜上,在其两片肉感十足的阴唇与微带湿意的屄缝上玩弄起来「而与你们两位一
起作着如此豪放打扮、同样敢露着小屄见客的这位夫人也绝不可能是什么格守妇
道的贞节烈女,更不用说她可是与你们一起经由 淫八方 的路子被送进临安城
的,这一路过来三位夫人的骚屄怕是根本就没能闲下来过吧?」
「原来如此,王进的路子也早就在你们的监视之中了呀,也是,毕竟此处是
都城所在,哪怕他有帮着给城里的权贵夹带禁品但该防的也都在防着的吗,我们
果然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见陆轩不着道黄蓉便也不再计较,看着在陆轩双手的抚弄下春情上脸、面泛
桃红的小龙女与程瑶迦,眼中精光微微一闪,抬手脱去身上的外衣露出娇艳的女
体,手指贴着自己红艳的乳头在乳晕上轻轻划动向正对两女身体爱不释手的陆轩
调笑道
「刚刚不是才说要好好细品我的身子吗?怎么这么快就一副想将她们俩生吞
活剥的急色模样了。」
黄蓉的动作让陆轩双眼一亮,他从小龙女与程瑶迦的身体上收回双手,轻推
两女一起起身去到桌前,把脑袋埋到黄蓉的乳沟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手在她
丰润的大腿上摸了摸。
「这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们郭家的女人一个个都是奶挺臀翘勾人之极,夫人,
能把腿张地再开一点吗,上次时间仓促我可是连你那销魂的桃源圣地都没能好好
瞻仰一番呢,对了,你脸上的东西也一并揭了,这张脸虽然也很不错可哪比得上
你原本美绝天下的容颜,再说有这东西挡着,我心里那正在给郭大侠戴绿帽子的
快感可是比上次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啊。」
「呸!要求还真多,你就不怕过儿快去快回让你连尝味道的时间都没有。」
黄蓉轻啐一声揭下脸上的人脸面具,在桌面上躺平身体将双腿分开往桌沿一搭大
开着胯部对陆轩嗔道「这下满意了吧,女人的小屄不都一个样,你还能没看过不
成。」
陆轩蹲下身子抚摸着黄蓉大腿根处的敏感肌肤,仔仔细细地欣赏了一会儿她
胯间已经开始泛起水光的阴唇、肉穴后,探出舌头沿着黄蓉的屄缝在阴唇上舔了
一圈,然后将左手中指往红艳的屄穴中一送逐尺逐寸的摸索进去
「女人的小屄我是没少看,可夫人你的小屄我这可还是第二,不,第三次看
到啊,真是漂亮,里面的颜色居然还是这么的娇艳,嘿嘿嘿嘿,虽然那些东西可
以让杨公子的潜入方便许多,可枢密院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地方,他一去一回加上
救人少说也要两个时辰,绝对够时间让我在你们三位的小屄里都留下种了。」
黄蓉轻缓地扭摆着纤腰,双手抓着着自己的乳房配合着陆轩在她胯间的指奸
一下下的揉捏,泛起桃红的俏脸上春情满布「还留种,难不成…嗯…你还指望着
能借这次机会把我们三…嗯…的肚子搞大不成?」
「这种事当然要试过才知道,毕竟以后还能不能撞上这种可以往诸位夫人小
屄里射精的机会可就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夫人你还真不是一般的浪呀,我才弄
了这么几下居然就开始出水了。」
陆轩一面说着一面站起身来,左手继续抽插着黄蓉的小屄,目光却是一转落
在了小龙女、程瑶迦两女同样水光隐现的阴阜上「你们两位是不是也……」
虽然与陆轩间只是单纯无比的肉体交易,小龙女和程瑶迦并不需要像对待家
中男人那样太过迎合于他,但在注意到桌子上黄蓉投过来的眼神后两女均是妩媚
一笑顺从无比地行动了起来。
小龙女迎着陆轩火热的目光揭去了脸上的面具,扔掉外衣露出雪白的玉体动
作轻缓地爬上桌子跨骑到黄蓉的小腹上,丰满的翘臀随着她身体的前倾越翘越高,
跪在黄蓉身侧的双腿也是缓缓地向两边滑开让光洁的胯部更为彻底地展露在陆轩
眼中,秀气的手指在微微张开并泛着水光的屄缝上磨蹭了几下,牵起一条闪着淫
靡光泽的黏丝送回自己红艳的双唇边轻轻一舔,侧过贴在黄蓉丰乳上亲吻舔舐着
的臻首一脸清冷的看着陆轩问道「这样吗?」
程瑶迦则是默不作声地从桌子另一边爬了上去,直接张开跨坐在了黄蓉的脸
上,双手抚摸揉搓自己丰硕的乳球不时地低下头与抬起上身的小龙女热吻一阵,
敏感无比的阴唇、屄缝随着纤腰的前后摇摆不停地摩蹭着下方黄蓉的口鼻,并在
黄蓉灵活香舌的撩拨舔动下发出一声声娇媚诱人的鼻音,一股股黏滑的体液顺着
黄蓉的脸角、脸颊流淌而下。
三女间娴熟无比的爱抚与挑逗看得陆轩浮想联翩,她们摆着各种姿势一起与
男人们淫乱的画面一个接一个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一会儿盯着小龙女胯间被
自己右手手指拨开的红艳肉洞猛看,一会儿以灼热的视线视奸着程瑶迦双掌下正
在不断变幻着形状的丰满乳房,又不时兴奋无比地看回黄蓉胯间在自己左手手指
抽插下骚水浪液犹如泉涌的丰润屄穴。
被三女诱人之极的私密部位引去了绝大部分注意力的陆轩并没有发现到,当
小龙女伏下身子与黄蓉一起舔舐程瑶迦阴唇之时,黄蓉的双唇以非常微小的幅度
开合了几下,然后小龙女微泛媚光的双瞳中一抹促狭的笑意随之一闪而过。
在黄蓉与小龙女的阴道内玩弄了好一阵后,陆轩收回双手三两下解掉腰带扯
着裤腰往下一拉,既未将裤子一褪到底也没去管上身整齐的外衣,直接扛起黄蓉
双腿将已经被裤子束缚得有些发疼的硬胀鸡巴送进了她淫水满溢的屄穴之中「就
是这个感觉!!终于又让我爽到了,喔!!!好会夹,原来郭夫人你心甘情愿被
男人肏的时候是这么来劲的吗?」
口鼻埋在程瑶迦胯间舔舐得正忙的黄蓉自然无法回应陆轩的调笑,但她那双
主动由陆轩肩头落下缠绕到他腰上牢牢夹紧的美腿,和配合着陆轩肏干频频上挺
的胯部却已是对男人最好的回答。
眼前黄蓉胯间两片随着自己鸡巴抽插不停地翻进翻出的娇艳肉唇、小龙女臀
沟中如玉嫩般的一线天淫水四溢、程瑶迦胸前雪白乳浪翻腾的艳景;掌中黄蓉与
小龙女乳肉温热弹软、四颗乳头在他把玩下越来越硬、越来越胀的极品触感;耳
内三女此起彼伏、勾人心魄的淫媚呻吟让陆轩心中浮起了一股子强烈到让他都感
到有些微熏的成就感。
被这股比在得知自己成为皇城使时还要兴奋、满足的情感冲击得里有些飘飘
然陆轩退出鸡巴,抽出一只手压下小龙女丰满雪白的屁股,鸡巴用力地往上一顶,
在小龙女舒爽鼻音的回应中一边大力顶肏一边对她调笑着「虽然看杨公子的样子
是已经不会在意了,不过这由绿帽子杨夫人你还是帮他收着好了,喔!嘶!!!
真是名不虚传呀,要不是早知道杨夫人你已是人妇而且还见过你被其它男人肏的
骚样,我都要以为自己是在帮你开苞了,好爽!!!杨夫人你也很爽吧?你的小
屄就像是不想放我的鸡巴出来一样的啊,哦,夹得更紧了,舒服!!!嘿嘿嘿,
夫人你不用急,再让我爽一会,等下保证射得你小屄里满满的。」
肏弄了十来下之后陆轩的动作一停,鸡巴一退一进再次肏入黄蓉的阴道中抽
插起来「郭夫人,虽然我对你的念想更多一些,可当只比身子的话你还真不如龙
夫人她,不过杨公子他还真是大气呀,这么极品的老婆的情人都舍得让出来由着
别的男人肏。」
黄蓉和小龙女也不答话,一边张着腿任陆轩肏干,一边在呻吟、摆动中缓缓
地加快了自己阴道内穴肉挤压、蠕动的速度。
陆轩在江湖中人里虽然也算得上档次,但两女那连杨过、郭靖这等江湖顶尖
人物都能降住的房中术又哪是他能受得住的,在两女阴道中来回往返了六次抽插
了九十多下后,一股强烈的精意便由他胯间升起直冲脑门。
陆轩连忙将腰间的动作一停想要先缓一缓,可小龙女却在此时将丰臀往后一
送,窄紧的阴道牢牢夹住被全根吞入的鸡巴令其动弹不得,娇嫩的花心如一张开
的小嘴般含上龟头一阵吮吸,腔穴里的嫩肉也在同时一起挤压起中间已经在始微
微颤动的火热肉棒。
鸡巴上传来的极致快感顿时让陆轩全身毛孔大开,明白已经来不及的陆轩只
得用力地再次将腰身往前一送,让龟头紧紧顶住小龙女的花心将自己灼热的浓精
尽数送入了身下淫妇的子宫之中。
直到阴道里的鸡巴停下了颤动、喷射疲软了下来,小龙女这才放松穴肉让陆
轩将鸡巴退了出去,她探手到自己阴阜上摸了摸,又将手指插入阴道里扣挖了几
下,然后回过头一脸清冷淡漠地舔了舔自己黏滑的手指,眼中笑意微闪地看着陆
轩说道「才这么几下就出来了,你今晚还想好好尝我们身子的话那可得多花些力
气了,我们三个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男人最受不了得便是在这种事上被女人质疑,更不用说说这话的还是一个有
着天仙容颜淫妖心的极品美妇了,所以哪怕陆轩已经意识到眼前两位放荡的美妇
定有在床上对付男人的绝招,他也只得迎难而上再次托着黄蓉的丰臀将鸡巴送了
进去。
结果这次比上次还快,上次两边来回至少也肏弄了近百下,可这次还不到七
十之数就直接被黄蓉那犹如活物般地阴道夹出了精来,明白过来的陆轩哭笑不得
地对脸上笑意藏都藏不住的两女求饶道「两位夫人,你们有什么要求直说便是,
再被你们这么弄下去,我的身子搞不好真得被你们弄出问题来了啊。」
见陆轩服软小龙女和黄蓉便也不再为难于他,拉着他躺到了床上,一左一右
侧身躺到他身边一起奉上红唇香舌予他吮吸,四只纤手抚摸着他健壮的胸肌、小
腹,与他一起欣赏下方程瑶迦含着鸡巴吞吐舔舐的骚样。
「说说那个蒙古女人的事」与陆轩爱抚了一阵,黄蓉将脑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一面轻舔陆轩的耳朵一面询问起来。
「对了,那个蒙古女人是谁呀?居然带着一把刻着郭大侠名字的匕首,该不
会是郭大侠他在蒙古的情人吧?」正因自己那两次早泄而有些尴尬的陆轩一听
黄蓉说起这事连忙接过了话茬。
「恩,是他早年的情人,应该是在蒙古出了什么事来投他了。」虽然现在算
是一条线上的人,但为了不再多生事端黄蓉并不打算对陆轩说出自己的猜测「她
不会有什么事吧?」
「这倒不用当心,毕竟这件事牵涉到了都城的安全还有你们郭家,在没得到
确切的情报前她的性命是不会有问题的,不过刑罚之类的她是避不了的,毕竟现
在可是有不少人因为襄阳大捷的功劳想找你们郭家的麻烦,要是能让她开口指证
郭大侠他内通蒙元,你们郭家也就完了不是?」
「希望她能少受点苦吧」黄蓉叹了口气,若来人真是华筝不管如何都要将她
带出来,能抛下公主的身份跑来敌国,光这份勇气就足够让郭家接纳她了。
「对了,我当时在边上看了,那女人虽然比不上三位夫人却也是一位难得的
美人啊,那一身的英气配上她胸前那对一点也不比郭夫人你小的奶子,可真是诱
人地紧啊,现在牢里的那群家伙怕是爽死了吧……恩?怎么了?夫人你不会想告
诉我那位夫人她还是…切…真是便宜那群狱卒了,嘶!!!别、别…说起来,你
们几位原本来临安地界是准备做什么的?那女人前天才被送到城里,你们今天就
到了,想来是还有别的事要办的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几位大可跟我说,只要你
们愿意让我多……呃,我有说错什么吗?」
大力拧了陆轩一把的黄蓉听了他后面的话,很是诧异地与小龙女、程瑶迦相
视了一眼,然后轻轻拍开陆轩正在自己乳房上揉捏的坏手,下床从行礼找出那封
信,眼中精光微微一闪回身将它递给陆轩「没什么,我们就是为了那个女人的事
过来的,朝廷里的熟人在近半个月前就给我们传了消息,不过在这件事上我们郭
府也不想给他多添麻烦,结果倒是你自己找上门来了。」
陆轩看了看手中的信件心头一突,能早半个月知道这样的事,还能不露一点
风声的向襄阳郭家传信,想在京城里做成这样的事那地位必然……
想到此处陆轩扫了扫黄蓉三女美艳的躯体,心里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抛掉
某些刚刚浮现出来的妄想。
就在这时,原来在下面舔舐着的程瑶迦翻身而起跨骑到陆轩的小腹上,她丰
臀微微一摆,将陆轩再次勃起的鸡巴一寸寸地吞入了穴内,缓慢地耸动起了身体。
感受着对方轻缓舒适的夹弄,陆轩的心中实打实地松了一口气,双手摸上程
瑶迦的腰身一面帮着她耸动身体一面往上爬,最终握住她那对不比黄蓉小多少的
巨乳揉搓把玩,稍稍地直起上半身看着程瑶迦开开合合的小屄对她调笑道「真爽!!
又是个极品的骚屄!!!又热又软,浪水比龙夫人的还多,杨公子真是好福气啊,
妻子、情人都是这么又骚又浪的极品,对了,这位夫人,你的小嘴我亲了、奶子
我也摸了、现在连骚屄都已经在挨我的鸡巴肏了,可到现在我都还不知道自己到
底是给郭家的哪位大侠送了绿帽子呀,几位小姐或是武家的那两位可没你这么大
的奶子,那位程女侠似乎也对不上,可我怎么觉得你的身形似乎非常的……」
「熟悉?你老实说,当初在…嗯…在府里的时候是不是偷窥过…嗯…我沐浴
…嗯…以前还真看不出来,你身材和本钱也是很不…嗯…错的呢,在府里的时候
装…啊…普通人倒是装得挺像的嘛。」程瑶迦这一开口,从进门起就没听她说过
完整话语的陆轩身体一顿,露出一脸不可置信神情看着她「你!!难道是……怎
么陆夫人你会……」
小心地揭去脸上的面具,程瑶迦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冲着此时看上去
有些傻愣的陆轩抛去一个媚眼,丰臀急速地起落了几下爽得陆轩连吸了几口凉气
「我怎么了?怎么会…嗯…这么骚浪?还是不敢相信我也会红杏出墙?那只能说,
当初你在府中打探到的东西根本就没你想像中的那么多、那么实。」
陆轩听了这话心头一突,想起之前自己几次失败的试探,看了看程瑶迦又转
头看了看小龙女和站在床边的黄蓉,继续挺送腰身继续肏干程瑶迦小屄的同时向
三女问道「你们早就知道府里有细作?可那样的话,那晚……」
黄蓉目光微亮、促狭无比地对他取笑道「那天你强奸我的时候,过儿他们几
个可都在房顶上看着呢,之前你们这些家伙没做对郭家不利的事我们自然由着你
们,可那天却是有人下毒了,我们当然得把犯人逼出来不是?不然你以为我们为
什么对你口中龙妹和齐儿的事一点反应都没有?」
陆轩干笑了两声,双手同时揉搓着程瑶迦和小龙女的大奶,语带试探地对黄
蓉问道「也就是说郭夫人你对你儿子、女儿、女婿还有武家那几位……」
没等陆轩说完,躺在他身侧的小龙女便抢先说道「一起乱伦肏屄的事?还是
芙儿她们跑出去偷人的事?怎么?你还没明白过来?」
自认已经彻底想明白了事情来龙去脉的陆轩拂去脑门薄薄的一层冷汗,在程
瑶迦的大奶子上擦了擦手,迎着她嗔怪的目光问道「也就是说,虽然你们郭家的
女人实际上早就已经在乱…咳…但大小姐她们几个会被我发现那事,是因为你们
想通过故意暴露秘密的方法把府里会对郭家不利的细作钓出来?等等,既然这些
都是故意安排好的,那郭大侠他不是也……」
小龙女眼中笑意闪过并未作声,黄蓉看着一脸后怕的陆轩眼中也是笑意更胜
「想什么呢,放心,要对你下手的话早动手了哪会等到现在,这种事就算你说出
去也没人会信的。」
陆轩默不作声地思索好一会儿才放下了心来,同时也彻底压下了自己脑子里
一直在转悠着的某些贪念,一边再次大力地挺支腰身顶撞起程瑶迦的丰臀让她发
出一声声骚浪的呻吟,一边将坐起身子将脑袋进入程瑶迦的乳沟中贪婪地呼吸着
她的体香「真是没想到连那位郭大侠私底下居然也,嘿嘿嘿,不过我也能理解,
男儿本色嘛,面对着像陆夫人、杨夫人这样的美人哪能不动心的啊,啊,真爽,
当初在府里我可也没少趁陆夫人你沐浴的机会,对着你的大奶子和小屄自慰呢,
这一肏进去才发现你的小屄可比我想像中的爽得多了。」
程瑶迦抱着陆轩的脑袋与黄蓉、小龙女交换了几个得意的眼神,口中骚浪无
比地对回应着陆轩「呵呵呵呵,谁让你胆子那么小了…啊…要是你当时敢冲进去
的…嗯…话,我的小屄不早就被你…嗯…肏熟了…嗯…好爽…用力…嗯…既然你
偷看过我沐浴…啊…那我在浴池里自渎的样子你…啊…怕是也没…嗯…少看吧?」
黄蓉与小龙女相视一笑,一同凑上前去从陆轩的身后搂住他的身体,拉起他
的双手置于自己的胯间,一起在他手指的抽插下呻吟了起来。
…………………………………………………………………………………………
正当陆轩舒爽地享受着黄蓉三女销魂女体的时候,花了近半个时辰绕过各处
潜藏暗哨、躲开四处巡回守卫的杨过,总算是潜进了枢密院的牢房之内。
看着地图上所画接下来全是直道的地形,杨过先在石墙上用劲一掏挖下一块
石块又捏碎成零散的小碎块收入怀中这才继续深入进去。
一路上的守卫皆被杨过以弹指神通放倒又上前点了昏穴,加上这枢密院的大
牢是全石制只有一扇精钢大门做为出入口的封闭牢房,所以倒是真让他悄声无息
且快速的下到了三层,照着地图找到了那间牢房。
不用进去,光是听着从牢门内传出的粗重喘息、响亮的肉体相撞之声、还有
明显是从女人被堵着的嘴里发出的「呜呜」声,便已足够让杨过知道内里女人的
境遇是如何的不妙了。
见事已至此,杨过倒也干脆没有急着进去救人,他先去把这一层的守卫全部
放倒,又找来东西堵死了地下三层与四层的出入口才转回来用钥匙打开牢门走了
进去。
牢房之内确实如他所想,那个蒙古女人双脚悬空、双手反剪的被从顶上挂下
锁链吊着,两个上身穿着狱卒衣服下身赤裸的男人正一前一后地将她夹在中间用
力肏干着,左右两侧围着两个同样打扮的男人伸着手在她身上把玩。
也许是因为身处的地方是枢密院的大牢,这群男人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人潜进
来,所以哪怕是正对着牢门口那一人的注意力也一直都在身前正被自己凌辱着的
女体之上,杨过开门进去居然没有一人将视线移过来查看。
背对着牢门的狱卒头也不回的问道「…靠…怎么这么快就又到轮值的时辰了,
老子才爽了两次,这蒙古的女人真经肏,都被兄弟们轮了一整天了居然还有力气
浪,真可惜,要不是上面说了要严查都城内混入奸细的事,咱们就能把这女人留
在这里一直玩了。」
回答他们的是四颗灌注了内劲的石头,随着四个男人一声不吭地倒了下去,
女人胯部那淫靡之极的景象便毫无遮掩地映入了杨过的眼中。
持续了不止一日的奸淫让女子前后两穴已经无法完全合拢,站在门口的杨过
可以非常清楚地通过那两个大开着的洞口,看到她遍布白浊体液的阴道和直肠中
正在抽搐蠕动着的红艳穴肉。
扫了扫女人还残留着血迹的阴阜,杨过摇了摇头甩去多余的想法走上前去捏
断四条锁链将女子放了下来。
只是那女人脚一沾地便身子一软地往他身上倒来,杨过连忙伸手扶住,但手
上那嫩滑而滚烫的触感却是让他为之一愣,不待他多想,一只拳头就迎面而来直
奔面门,杨过不闪不躲地硬受了这一拳不顾女人的挣扎将她扶好,以她现在那点
力气给他按摩还差不多。
见杨过如此反应的女人也明白了过来停下了挣扎,依着杨过的独手眼带戒备、
呼吸粗重地看着他,而杨过也借机好好地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
这是一个有着成熟风韵的女人,年龄看上去也与黄蓉相近,剑眉大眼,满脸
英气,身材高挑曲线优美,肌肤倒是意外的白皙,只可惜现在那上面鞭痕、刀伤
遍布还沾着不少精液。
因为最近的纵欲生活,杨过的眼神习惯性的攀上那对尖挺的玉峰,那也是一
对相当丰满诱人的乳房,杨过敢保证那绝对是自己一手无法掌握的尺寸,他见过
的女人中只有小龙女、黄蓉、李莫愁能胜她一筹,连程瑶迦胸前的那对大奶也比
她的小上了一圈,只是那雪白乳肉上的红色指印和伤痕却也是破坏了那份美丽。
女人注意到杨过落到自己乳房上目光忙想要提起双手挡住私处,可当她的视
线掠过杨过空着的右手时却是一愣,然后本已抬到一半的手便落了回去,眼中的
戒备之色也飞快的淡去。
倒是杨过看着她此时面色潮红、呼吸急促、纤手轻颤、双腿紧夹的模样,脑
子不由得浮现出黄蓉几女那晚身中淫毒后的样子,心头一震的杨过连忙拉起女人
的纤手扣住她的手腕细细一探。
女人体内那如狂彪骏马般的心跳和愫乱的脉象肯定了他的猜想,只是不懂蒙
语的杨过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向对方解释。
没等他想到办法,那个女人再次看了看杨过的独臂先一步开口说道「你是…
杨过?杨康的儿子…杨过?」虽然语调有些奇怪也不太顺畅但的确是汉话
「是,我是杨过,你……难不成真是华……」一见可以交流,杨过赶忙回话,
一边说着一边就打算收回扶在女人腰上的独手。
「对,我就是华筝,只要是与郭靖有关的事,我都知道。」华筝的神情中闪
过一丝骄傲,但很快便被夹杂着遗憾、痛恨和羞耻的复杂神情所取代,一边说着
一边阻止了杨过的动作,转身抱住了杨过的身子将头埋在他的胸前,以低沉的声
音继续说道「我的情况…你已经知道了吧,我已经快要忍不住了……帮我。」
因为黄蓉早有猜测所以对女人的身份杨过并没有什么惊讶,倒是华筝提出的
这个事让杨过有些踌躇,要是她体内的药性还未发作他倒是能以封穴的办法暂时
予以压制,只要回到客栈自然会有精通医理的黄蓉来解毒,但在春药已然深入骨
髓的现在,他所知道的解毒办法只有……
杨过重咳一声清了清喉咙对华筝说道「华姨的情况我自然知道,但这里实在
是不安全,我们快点回去,蓉伯母正在城中的客栈里候着,哪怕是要…咳…解毒
也是那里比较安全,你说是吧?」
「嗯」稍稍过了一会华筝放开了杨过,一瘸一拐的走到墙边的桌子旁,拿起
一个由精铁铸造的盒子扔给了杨过,然后拿起那把匕首狠狠地在地上的四个男人
胸口上连刺数刀。
杨过默默地看着华筝做完这一切才走上前去背起华筝,脱下上衣围在她的腰
际,又将内衣撕成条状将她固定好,轻声对她说道「华姨,恕我得罪了。」
华筝是一声不响地任杨过施为,直到趴在杨过的背上脸上才浮现出一丝复杂
的神情。
作为一个女人她还是第一次主动地与一个男人贴的如此之近,之前被狱卒凌
辱时心中的恐惧和身上的伤痛还能帮着她压制住体内被春药激发出的淫性。
现在被人救起心中恐惧消去,身体本应有的反应便也跟着回来了,感受着从
与杨过背肌相确的双乳上传来的热量,华筝心跳更为的激烈,但她自知现在是什
么情况不能给杨过添麻烦,作为草原儿女这点气魄她是有的,所以她强忍着阴道
内的骚痒伸出双手搭上杨过的肩膀,双脚夹紧他的腰部,身子紧紧的贴在杨过的
背上由他绑紧。
拾起一件狱卒的衣服将它披到华筝身上后,杨过又从其它的衣物中搜出几串
牢门钥匙这才走了出去。
杨过一边向上跑一边将沿途所有的牢门全都打开,见到有手脚自由的囚犯就
扔串钥匙给他,至于他会不会去放那些手脚被束的犯人就不是杨过会管的事了。
一路冲出了大牢门口杨过却没有争着继续向外飞跃,转身跑到边上的一条走
道内向上一跃双手一撑整个人悬空吸在了廊道的飞檐之下。
过了不多时,无数的囚犯就如潮水一般的从牢门内涌出,有的赤手空拳,有
的却手持还滴着血的兵刃。
这里是大宋的都城,脚下又是军机要地,很快守卫部队就从各处赶来与囚犯
们战成一团,在枢密院的大门口拼死搏杀,杨过却背着华筝从反方向溜走了,他
绕了个大圈避过了守卫队行进的道路,在巡城的高手来到前钻进了夜色下昏暗的
胡同里。
杨过躲在暗处看着几个大内高手从头顶越过赶向枢密院,这才松了口气,虽
然他是不怕这些家伙,可万一被缠上也是个麻烦事,再说自己现在还带华筝自然
是能躲就躲。
一放松下来杨过才注意到,身后的华筝已经濒临崩溃了,丰满的玉体正在他
背上摇摆磨蹭,胯间流淌不绝的淫水早已打湿了下身的长裤,还保有一丝神智的
华筝正死死地咬住身上的衣服,以此来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杨过连忙环视了一下四周找准备方向以更为迅捷的速度急掠而去。
房间里,一边搂着黄蓉、程瑶迦又摸又吻,一边扶着小龙女的屁股进行着他
第六次高潮冲刺的陆轩被突然跃窗而入的杨过吓了一大跳,心头失守地结果自然
是一股阳精急射而出,烫得小龙女发出一声舒爽的娇吟。
等陆轩从高潮地快感中回过神来,看着站在床边正把身上的女人往床上放的
杨过,一时又不知该如何反应了,反倒是已经被撩出了情火、即将被肏出高潮的
小龙女开始主动地将丰臀一下下地后顶。
杨过三两下地解去身上的系绳,放好华筝的身体对凑上前来的黄蓉说道「伯
母,是她本人没错,受了点伤了而且还被下了药,你来帮她看看吧」
神智已经有些模糊的华筝听到说话声,勉强力集中精神眼睛在房间内一扫,
在被房内淫靡春色弄得面色更红的同时,也将目光投注到身前泛着微微熟悉之感
的女人身上。
「你果然没有认出我,华筝,牛家村一别数十年,真是好久不见。」黄蓉带
着淡淡的微笑说道。
「你…不可能…怎么会…你…这个样子…」黄蓉的这句话真的让华筝愣住了,
在数十年前在牛家村见过她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黄蓉。
可面前这个毫无顾忌的在杨过面前赤身裸体、胯间粘满白浊精渍、明显刚刚才
被男人内射了一次的女人怎么可能是黄蓉,怎么可以是黄蓉,她把郭靖置于何地
「你……你们……」华筝连日来遭受凌辱身心俱疲,被这胸中怒气一激直接昏了
过去。
喜欢的话,请点击 谢谢支持!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