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一卷)(06-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回相处
秦婉柔来李凡家,已有三天了。准确的说是昏睡了三天。这三天就那么一直
躺着,没有吃喝。
对此李凡母子却大是着急。但丝毫没有办法。男儿则去很远的地方背来了当
地最有名的大夫,大夫看后把了把脉摇了摇头惊讶道:「老夫行医多年,见过无
数患者,还从未见过如此脉象的女孩。述老夫才疏学浅,治不了病人。不过,此
病人的脉象虽然紊乱,但是却在往好的方向去走。」
李凡送走了老大夫后。久久不语,心神不定。
李母在旁将李凡的神情全看在眼里。又望去床上美丽佳人心中不由一叹:「
如此美丽的女孩,来到我家,真不知是福是祸。」
秦婉柔自身体之中分出一魄,神游太虚之中。腹部传来阵阵的灼痛之感,太
帝金书运转全身修复着受损的经脉。在神游中,秦婉柔将李凡母子二人的神态举
止全都看在眼中。虽然秦婉柔只是略微的听到了母子之间的对话,但是两人眼中
流露出的焦急之色她还是看得出来的。
最初,她先是看到母子二人在一边交谈着什么,接着色胚便像只无头苍蝇一
样四处乱转着,紧接着,色胚冲了出去。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色胚背来了一个小
老头子。那糟老头子摸着自己的腕子摇头对那色胚说了什么。最后色胚的表情看
起来很伤心的样子。
就那么一直注视着她,色眯眯的,还有着一丝自己看不懂的复杂。总之,就
是让本姑娘讨厌。
是时候该醒来了。
这一次,女孩没有看到那令人浑身不自在的眼神,也没有看到那让人讨厌的
人儿。摸着自己的心口,这里应该是会感到高兴地才对啊。可是为什么感到的确
是那么一丝丝地失望呢。
秦婉柔浑身无力,用尽全部力气支起了身子。
「原来,色胚在那呢。只是他的神色好难看啊。」秦婉柔注意到李凡趴在一
边的竹凳上,神情萎靡,精神不振心中思道。
几秒后,秦婉柔心中嗔道:「他精神如何,关本姑娘何事。只能怪他活该,
这个色胚最好死了才叫人痛快。」
秦婉柔摸了摸自己咕咕只响的肚子心中又不免埋怨道:「本姑娘肚子好饿。
这家人难道没有给人家做饭吗?」
李凡再一次的被惊醒。看着女孩自己支起身子,坐在了床边上直勾勾的看着
自己。他心中纠结不已,是愧疚,是羞耻,还是怕佳人知道那些事情。
一时间,李凡不敢上前。直到他听到一声「咕咕」的响声心道:「她是饿了
吗。」转瞬间他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嘴巴:「有哪个人,昏睡了三天,滴水不沾,
还不会饿的。」
当下李凡便去灶台间盛了一碗热乎乎的黑米红枣粥,慌里慌张的端给了床边
的佳人。
秦婉柔差点没被李凡的举动气死。她一直注意着大色胚的一举一动,突然,
那色胚醒了过来,脸上傻呆呆的,一动不动的杵在那里,连个声气也不带喘的。
直到她看到色胚,突然间似活了过来,奔向了灶台。手忙脚乱的捣鼓了一通。
手中便多了一个碗,碗里装满了食物跑了过来。
看着眼前的食物,仅仅只是一碗粥,比不上什么珍馐美味,却是那么的让人
垂涎欲滴,是那么的诱人。
秦婉柔此刻觉得色胚的脸倒也不是那么可恶了。
「只是就这么向色胚妥协了吗?」秦婉柔心中不甘道。
两个人都杵在了那里,一动不动,互相看着对方,似是等待着主动地一方。
李凡感到眼前的女孩并没有表现出强烈的排斥感心中稍加放心暗自忖道:「
看来小爷我只是多虑了,仙女姐姐只是对自己看到她的身子抱有不满,并没有发
现什么。呵,呵呵,,」
「只是仙女姐姐脸上还是带着鄙夷之色。」随后李凡又心中叹忖道。
看着那一抹红唇,李凡决心豁出去了。笨手笨脚,颤颤巍巍的将汤勺从粥里
拿了出来,之后又慢悠悠的将汤勺伸向了女孩的唇边。
秦婉柔看到那色胚终于开了窍心中安慰道:「好饿,终于可以吃到饭了。」
李凡看到女孩桃嘴微绽,心中大喜,打了鸡血似得将粥往唇边送去。谁知女
孩一声惊呼,顿时吓了李凡一跳。手一哆嗦将粥全打在了女孩胸口之上。
「混蛋,你想烫死本姑娘啊。」
这是秦婉柔醒来说的第一句话,也是李凡醒来后听到的第一句话。
这声大喝如棒头重击敲在了李凡心中。李凡脑袋一懵,随后看到女孩胸口上
粥洒的到处都是,湿哒哒,黏糊糊的。
「完了,仙女姐姐铁定恨死我了,这可咋办才好。」李凡双手抱头随后一只
手咬在口中脑海一片空白,方寸大乱。
另一边,秦婉柔好不容易等到了那傻子将粥送了过来,心中正犹豫着如何放
下矜持,突然间,还没待她没反应过来口中就被塞入了汤勺。那粥甜甜的,可是,
好烫。
「这混蛋,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的。」秦婉柔心中不停地咆哮道。
在看看胸前的湿痕女孩顿时欲哭无泪。
场面很冷,画面太美,现场很是尴尬。
两人一阵无言后。李凡赶紧拿了块手巾,望着那对坚挺胸脯,咽了咽口水,
未准允许,便探出了爪子。
指腹轻触胸口,软软的,很是弹性。女孩突然间跳了一下。忽是意识到是什
么的李凡。抬头望向佳人。只见女孩,紧咬唇瓣,面颊粉红,似是要滴出水儿来。
身子僵直,桃眸泛着水光,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
李凡突着魔似得在女孩胸脯揉擦了起来。
粥已干净,纱衣尽湿。抹胸下的两点在轻触间悄然立起。透过胸衣清晰可见
两点凸起。李凡魔心一起,指端不经意的划过尖尖翘起的乳头,瞬间百脉俱偾,
血液上涌,隔着衣衫轻推缓扶的逗弄着。
手巾似是影响到了李凡,李凡干脆将手巾甩向一旁。
秦婉柔本是觉得胸前粘稠,颇为不适,只是一时间虚弱无力,对此无能为力。
待看到李凡将手巾伸向自己的胸脯时,不禁,觉得李凡唐突胆大。可是转眼想想,
便已默许。
可当色胚拿起手巾触到胸口时,不免心中一跳,同时夹杂着一丝害怕。
自己被那色胚抚弄着浑身酥软,骨肉也似轻了二两,胸前的两团饱满胀鼓鼓
的,有些酸痛。尤其是,乳端的两点红梅传来波波快意如潮水般汹涌侵蚀着自己
的意识,不由得希望色胚多多抚弄那里。腿心里湿滑,禁是流淌出几滴汁水。
秦婉柔心中羞耻不已,强忍下阵阵舒爽,朝着色胚怒视而去,谁知那坏人视
而不见,反而逗弄的越发猖獗,色胚更是将手掌整个贴于左胸,缓缓的轻抚。她
似是渴望着被他揉捏,她害怕起这样的自己。嗓子眼被浓浓快意堵住,似是开口
说话,便会压不住那勾人心魄的娇喘。只能哀求着看着色胚,希望他能收手。
李凡本是抹擦着女孩胸口的粥,可是当抚上佳人胸脯时,便生起了色心,待
见到女孩无反应后更是变本加厉,可是当佳人面色似是哀求的看着自己时,脑海
中方才清醒。
李凡一时不敢正视自己,连忙到灶台又盛了碗粥,递了上去。这次,李凡心
中不敢起一丝色念,将碗里的粥吹了吹再送入了女孩口中。
秦婉柔刚从阵阵快意中醒了过来,同时没察觉粥便一点点的吸入了口中,很
是香甜滑口,胃部的饿意,也渐渐的被抽空。只是她就这样一口口喝着粥,不知
喝了几碗,直到不知不觉中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悄然滑落。
泪珠似是夹杂着女孩的一丝不甘,一丝委屈,一丝心酸,还有许些莫名的情
绪。
李凡紧握着发白的拳头。从没有一次这样的心中痛恨自己,鄙夷自己……
另一边,李母在屋外将两人间的那说不明,道不清的关系看在了眼里。不过,
她也看到仅仅只是看到李凡在喂女孩而已。
第七回温泉戏水
日薄西山,已是黄昏。天边的残阳照射在屋外一角,斜阳昏沉笼罩于峰峦之
上。枝头的鸟儿也似觉得天色已晚,纷纷飞离了树梢,四散飞去。
昏暗的薄光照射下,峰顶散发着股子宁静祥和的味道。一切尽显迷离。屋外
秋千在微微的摇晃着,家畜也各自吃着食儿。
屋子内,三人围坐在桌享受着晚间的美味。
这间小屋一直以来便是李凡母子二人,如今儿多了个姑娘,李母自是高兴。
秦婉柔养病的几日内,也不知怎的花言巧语,将李母哄得眉眼皆笑,心花怒放。
看着那如花似玉般的美人儿,李母好就觉得那是天上赐予她的儿媳妇,心中
乐开了花。
女孩初愈,李母便操刀做了一桌的美宴犒劳未来的儿媳。
饭桌之上,李母热情的为两人盛饭夹菜,不一会儿两人的碗里都盛满了大虾
鳕鱼。李凡知道眼前妙人喜吃鳕鱼,为讨佳人欢心,将自个碗里的一块鳕鱼夹给
了女孩。
「笨蛋,没看见这里满了吗。」女孩狠狠地瞪了李凡一眼。便笑着将鳕鱼夹
给了李母。
随即忽视掉男儿与李母热络的谈笑起来。
李凡自讨了没趣便在一边埋头吃饭,一声不吭,时不时的偷瞄女孩一眼,看
看佳人反应,看到女孩与娘亲谈的甚欢心中高兴地同时也不由郁闷起来:「怎的
我就从中搭不上话呢。」
几天相处下来,女孩理都不理自己,缠得紧了换来的便是佳人冷言冷语的嘲
讽,不过李凡心中却是有一丝莫名的庆幸。
两天前李凡得知女孩名为婉柔。不禁心中大赞着佳人芳名。
而李凡又忍不住瞧了女孩一眼,谁知正好对上女孩那明眸盈皓的眸子。
秦婉柔薄嗔道:「色胚,看什么看,再看本姑娘挖了你的眼睛。」
李凡只得底下头去,不敢再看。
女孩宜喜宜嗔间勾得男儿魂都酥了。面对着眼前佳人李凡可真是什么法子都
没有。
李母在一旁咯咯笑着帮两人打着圆场看着那如蔫瓜一般泄了气的李凡不由暗
骂一声:「这孩子,也忒没出息。」
「女儿家心思多变,凡儿这孩子日后怕是要多吃苦头了。而婉柔这姑娘外柔
内刚,性子怕是撅着呢。得给这两孩子多造些相处的机会。」李母转念就想好了
一切。
李母随即举起桌上的酒杯朝着秦婉柔敬去:「婉柔姑娘,伯母这里先干为敬
了。」说着便喝了杯里的酒酿。
秦婉柔楞了一下立即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夫人客气了,该是晚辈在这里
敬你一杯才对。」
说着两人又端起杯子饮尽了杯中酒酿。
杯中酒酿色泽圆润,味儿清甜可口,散发着股清香之气,秦婉柔不禁大赞:
「夫人,这酒尽如此香甜,婉柔在家中也很少喝到如此美味佳酿。不知出自哪里。」
李母听到夸赞乐呵呵笑道:「婉柔姑娘有所不知,这酒是伯母自己酿的,材
料就是山后那葡萄果梨。」
秦婉柔听后惊叹道:「夫人真是好的手艺。婉柔自愧不如。」
因李母的关系,桌上还算是活跃,不至于太过尴尬。当然某个人至始至终都
未说出一句话来。
饭毕后,秦婉柔避开李凡将李母拉向一声旁凑耳小声说道:「夫人。婉柔想
去屋外的温泉池净净身子。」
「那自是可以,可别说屋外这温泉可是天然的孕育的姑娘家的多泡泡对身体
是大有益处的。」李母说道。
「只是还望夫人您看住那色胚,别让他走出屋外。」随后秦婉柔扭捏的说道。
李母看着秦婉柔做了个我明白的表情笑嘻嘻道:「婉柔姑娘,你放心。那小
子敢偷看,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秦婉柔俏脸一红又凑到李母耳边说了些什么。才缓缓走出屋外。
而李凡看着两人背着他一边说话,低哼一声,久久不语。
似是看到秦婉柔走出了门外有些好奇,不过有些事他还是懂的,既然婉柔姑
娘背着他,那自然是不希望被他知道的。他也就不想再多事,以免惹得姑娘反感。
一会儿李凡看到娘亲怀中抱着一叠衣服走出门外还不忘给自己一个警告的眼
神。
「那眼神分明写着,小子若走出来,便死定了。」李凡心中思道。从小时候
他便经常看到这种眼神。每次自己犯错,便接着是一顿毒打。对这样的眼神李凡
心中自然是印象深刻。
「不说我也知道是怎么个回事。」看着眼前个情景想也知道人家婉柔姑娘要
沐浴了。
李凡心中有一丝痒痒的,似是有什么东西从心口爬过。
不由的幻想着婉柔姑娘褪下衣衫,露出窈窕身段的模样。不知觉得流下一道
口水。
夜晚,峰顶的风是冷冽的。寒风飕飕的吹打着篱笆墙,发出细小的刺啦声,
家畜们也紧紧的围成一团。秋千在风中半摇曳着,那四根细小的草藤似是随时会
断的样子。
秦婉柔在风中行走着,衣衫单薄的她不免让人担心被风儿吹坏了身子。发丝
飘扬,楚楚动人。
前方不远处就是温泉,温泉池里不断地向上冒着细小的气泡,丝丝雾气氤氲
着周围,似一缕轻烟,让此处有股仙谷之气。亦真亦幻。
走到温泉前秦婉柔顿时被美景吸引,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硫磺气味,纯净清
澈,还未泡进温泉就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秦婉柔抑制住迫切愉悦的心情。玉靥通红,粉唇微微开合吐纳着气息。如雪
般的肌肤上下开始密布着细小的水珠,一滴水珠顺着柔美白皙的脖颈慢慢滑进胸
前沟壑,纱衣渐渐湿透,露出曼妙浮凸的身子。
秦婉柔乳房浑圆,坚挺饱满,两团娇嫩狠狠向前凸着似是要撑开那窄小胸衣,
不免担心底下那细小红绳可否兜住硕物。峰上两点凸如豆蔻,随着轻晃,上下摇
动。
平坦紧实的小腹紧贴薄纱显出底下鲜活白腻的肌理随着她的动作曲张延伸宛
若鲜剥蚌肉般奇鲜娇嫩,可口诱人;修长弹实的大腿曲线玲珑有致,小腿白璧无
瑕,小脚轻蹬一双葱白的绣花鞋被褪了下来。
粉嫩的脚底踩在光滑的石面上,足趾微敛,露出一片光滑雪腻的足背。
秦婉柔轻抖肩上白纱,右手轻微拉扯,薄纱披落而下。浑圆粉腻的肩头恍如
琥珀般晶莹剔透,羊脂儿般的雪肤吹弹可破,一大片雪腻脊背裸露出来,只见她,
小巧柔荑轻抚脖颈,兰指稍绕,解下了颈后细带。胸衣滑落,先是露出精致的锁
骨,随后胸前两团顽皮硕兔如释重负,欢快的跃了出来。乳型圆润坚挺,白嫩嫩
的宛如雪球一般。顶端那粒樱桃,小如绿豆,粉嫩幼勃,像极了新剥皮的荔枝,
晶莹剔透,鲜嫩欲滴。
被香汗映湿的裙摆紧贴翘臀之上,显出两团粉白圆嫩的屁股印子,臀型浑圆
紧俏,恍若两颗硕大雪桃,小块纱布微陷于臀瓣之间,臀侧边各交叉系着丝带,
裸露出白花花的雪肉。
丝带轻抽,裙纱滑落,下面是一片雪腻的如白瓷般精致的细长腿儿,白的晃
眼,玉腿轻抬,茭白笋尖般的小巧脚儿伸的笔直朝水面探去,足趾浑圆修长一翘
一翘的,宛若调皮的陶瓷娃娃,娇嫩欲滴,诱人至极,脚尖轻触水面,给水汽一
蒸,舒服得曲直颤抖,似是水温合适,抬起另只腿儿踩进了温泉里。
佳人已是通体赤裸,一丝不挂,整个人舒服得跑进了温泉里,水面汲至胸乳
处。粉颊酥红,檀口微张,溜大的桃眸眯成一道细小的缝儿,神情愉悦,飘飘欲
仙。
水流一波波冲洗着光滑的胸颈,水面上时不时浮出大半个粉嫩酥乳,泉水清
澈见底,底下是一片雪腻诱人的鲜肉。
秦婉柔星眸紧闭,轻呼兰息,右手抚胸,整个人静静地泡在温泉谭内,享受
着此时的宁静舒愉。
此时,此刻。天地间的时间仿佛停止了般,静悄悄地。秦婉柔一动不动的躺
在泉水之上,展开双手,任由无数细小的水流冲打着身体,柔软的身子似若无骨
一样,浮于水面之上。一小股子水流轻轻的滑过女孩玉足,柔软的打在了娇嫩脚
心之上,水流滑过了每一道细小的脚趾缝儿,玉趾微蜷,眉心舒展,很是愉悦。
同时也有股子水流,似是调皮悄悄地滑过女孩羞涩私处,流过股沟,打在了
一抹柔软之上,水流温和的滋洗着两片花瓣,不断地冲洗着其中皱褶,滴滴水点
刺激着渐渐突起的花蒂子,她眉目微皱,檀口微张,身子骨一颤,突地一声发出
一声娇吟。
秦婉柔向来洗好干净,知道这处有股温泉,便在心里一直惦记着,谁知苦苦
没有机会,今日个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打死她她也定要泡到泉水。
被这些日子的烦恼所困扰,一直没有安心休息,此刻终于可以享受片刻宁静。
秦婉柔放开身心,脑海陷入空明,让身子轻轻地飘于水面之上。
「这家人可真会享受啊,好想就这么一直泡着,忘掉了烦恼,忘掉了忧伤。」
秦婉柔眯起眸子,惬意的想着。
只是不知为何脑海中忽间闪现出阵阵片段,秦婉柔小脸一红似是想到什么恼
人的画面轻啐一声:「这该死的色胚,真是阴魂不散,,让本姑娘想到了那些羞
人的事情。真是杀一万遍都不够。」女孩的脑海影显阵阵波动,空明的心也被搅
乱成一团,久久不定。随即秦婉柔的注意力开始转向了身体的某些地方。她先是
感到一股股水流柔柔地包围着自己的小小脚丫,偶尔间冲刷过脚心,痒痒地,麻
麻地。有一种说不出的酸爽。
只是突然间她感到一股水流冲打着自己那羞人之处,似有有着电流穿过身体,
不由的打了个颤子,这种感觉和刚才并不一样,水流轻触那里,似是感觉整个身
子都酥掉了一样,不由地希望水流多多冲洗那儿。
酥麻,酸痒,各种滋味掺杂,一时道不清楚。
而某一滴水珠敲打在那肉蒂子之上,波波快意袭来,她终是忍不住发出了一
声娇喊。
这声娇喊在这寂静无人的地方真似空谷莺鸣,只是清纯中透着股子淫靡气息,
越传越远。
秦婉柔一愣神慌忙堵住小嘴,坐起身子四下看看,胸口急促似有小鹿乱跳,
待发现没人之后心中叹道:「呜,,连水儿都欺负与我,,还好没人听见,,否
则让本姑娘怎么见人。」
眼前又是浮现出一张可憎讨厌的脸来,不由地银牙一咬,俏脸通红,用小手
狠狠地扑打着水面,发泄着憋于胸腔之中的怒火。
秦婉柔突然间停止了手掌的动作,竖耳测听,好像有什么人走了过来,果不
其然,一会儿李母碎着步子走了过来。
其人未到,便听到李母言道:「婉柔姑娘,我拿了换穿的衣服过来。你洗完
了身子,便好换上。」
听到声音后秦婉柔放下心来,柔柔的泡在池里,一动不动。
李母看到了池边之上的衣服,走了过去。待看到泡在泉水某个角落里一动不
动的女孩促狭一笑:「婉柔姑娘,夫人我又不是那屋子内的傻小子,不用羞成这
样吧。」
秦婉柔听到后俏脸更加通红,耳根子似是烧了起来。把小脸埋得更低了。
女儿家脸薄,李母也不再调笑什么,只是心道:「我只是说道那傻小子,那
张小脸便红似煮熟的螃蟹,看来她并非对我儿没有情意。」
弯腰捡起了池面上的衣服,对着还在遐想连连的女孩道:「婉柔姑娘,你的
衣服我拿走了。」
秦婉柔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对着李母应了声:「嗯。」
李母转身间瞥了女孩一眼看到白花花的一片嫩肉心中暗想:「婉柔这姑娘,
皮肤真是不错。」
看着李母走远了,秦婉柔这才慢慢的探出身子来,在雾气氤氲的泉水池里戏
游着,扑打着,任泉水流过周身每一处毛孔,享受着这天然的滋疗。
似是扑打累了,玩愉快了,秦婉柔轻抬起藕臂,柔荑轻轻拂过水面,捧起一
股子水流浇于身体之上。双手婉转飘舞,雪臂摇晃,宛若两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上下交错,犹如那出水芙蓉,真是美出了极致。
细密的水汽珠子紧贴于女孩雪腻的肌肤之上,肤质吹弹可破似是嫩出水来,
饱挺双峰浮在在水面之上随着水流轻微的起伏着,隐约间可以看到那两抹尖尖红
点。
细小的乳蒂随着水流的亲吻逗弄,悄悄地勃立起来,如两粒胀大的水晶葡萄。
似是忍不住水流滑过胸前的酥痒,那薄葱般的细指柔柔滑过胸前嫩点,这一触,
顿时让女孩打了个激灵。
「怎的,越弄越是难受啊,本姑娘明明记得不是这样的感觉啊,那混蛋明明
弄得我非常舒服。」秦婉柔用指腹轻轻揉擦着胸前两点,绕着铜钱般大小的细密
乳晕打着转子,似是浴火缠身,通体难受,忍不住哼道。只是不知怎地声音越来
越小,到后面直如蚊声。
乳尖之上似有电流滑过一般,阵阵酸麻之意袭上心头,胸前两团肉球有些发
胀,酸酸的,恨不得在上面揉捏几把。她忍着羞意,将小手覆于乳房之上,轻轻
地揉捏着,时不时拨弄着充血乳头;似乎是极其爽利,又似是动情起来,食指,
无名指,夹着乳头飞快的抖弄起来,螓首微扬,檀口大张,呼吸急促,胸口剧烈
起伏着,嘴里挤出断断续续地娇吟。
「确是爽快了许多,只是,下面那里……似是有些奇怪……好痒……麻麻的
……唔唔……好酸,」
「怎么回事,……嗯嗯……那里流出水儿了……呜……坏掉了……还有……
乳头好痛,」
秦婉柔两只手儿揉捏着胸前的饱满乳房,前期似是缓解了胸口的沉闷酥痒,
可是后来越揉胸前越是发痒,似火烧的一样,私处那里还不停地向外流着水儿,
黏黏的,俏脸通红,身体越烧越热,蛤口里越来越痒,这些都让她心慌,不由的
一阵害怕。
她干脆面朝泉池平躺在了光滑的石面之上,触觉冰凉,又有丝滑腻。
「嗯……嗯嗯……」
脑海中突然忆起那晚的场景,柔荑不由自主地滑向了那饱满厚实的阴阜,纤
细的手指揉摸着,细抚着。
「这该死的色胚……让本姑娘变成了这样……该死、该死……呜……」
她在光滑的石面之上扭曲着诱人的身子,小腿屈起,用力地在阴阜处揉按着,
乌黑浓厚的细茸湿哒哒贴在耻丘上面,下面是一道细小缝儿,玉蛤微微张开,露
出那淡粉色鲜美欲滴的蚌肉。
蛤口上端口子处有着一小小肉芽,纤指不小心划过时,酥麻异常,十分爽利。
她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逗弄那儿,平时洗澡时更是不敢触碰,如今自己确
是,想到这里秦婉柔心中顿觉委屈脸上挂着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滑落,手指确是未
曾停下。
「好舒服……好热……坏……坏人……狠狠地欺负我……啊啊啊啊啊……嗯
嗯」
似是到了要紧关头,纤指越动越快,星眸涣散,银牙紧咬,突地抬起小腹,
身子骨剧烈颤抖,玉蛤里喷出了大量的汁水,连喷数下,齐齐喷入了温泉水池之
中。
「啊啊啊啊……尿了……居然尿了……不啊……」
秦婉柔胸口还在急促起伏,檀口剧烈喘息,小腿绷得笔直,足弓弯起,玉趾
微蜷,显然未从余韵中恢复过来。
过了好久,秦婉柔脑海恢复清醒,想起刚才的事儿来顿觉的羞耻荒谬,心中
砰砰乱跳,深怕被人知了去。
看着池内,石面之上,粘稠的白浆,不由得心中大悔,苦涩委屈,连忙进入
泉水池里冲洗着身子。
待身子洁白干净后,套起了旁边衣物忐忑不安的向小屋里走过了去。
另一边,屋内李凡心神不宁,胸口处似是堵了一块子一样,心痒难忍,等了
好久未见佳人回来,不仅心中幻想着温泉池内,佳人戏水的模样,未觉时,胯下
已是坚硬,好在裤摆宽松,不至于让娘亲看见,丢了大人。
心神意乱中在小屋内来回走动惹得李母不悦。
「凡儿,瞧你那点出息,人家婉柔姑娘只是在外面泡了一会儿温泉,女儿家
泡温泉向来磨蹭,人又不是没走,看你急的。」李母看着李凡不停地在屋内走动,
脚步声扰的心烦不由言道。
李母眯起桃眸调笑道:「凡儿,莫非是动什么坏心思了。」
李凡咯噔一跳面红耳赤应道:「孩儿尔敢多想。」说着便不敢走动,在一边
竹凳上做了下来。
李母也不再言语只是心中不免疑惑思量道:「这婉柔姑娘也去太久了,要不
我再去看看。」
两人各想各的,都似坐不住了。只不过一人是出于担心,另一个人心中所想
就难说了。
正在李凡母子两焦急时,屋外传来了声响,这是木屐踩在地面上发出了声音。
两人心中大定。等待着女孩走进屋来。
声音越来越响,哒~ 哒~ 哒的,每一声都似敲在了某人心头,弄得某人心口
燥热,遐想连连。
屋门嘎吱一声,被一只素手缓缓推开,这段窈窕丽影,正是秦婉柔。
李凡看到的首先是那襦衫之下的细长美腿,顺着腿部线条向下看去,一双赤
白裸足,如霜如雪的踏在木屐之上,足趾柔嫩,趾甲上亦留着淡淡的粉红。瞪时
心跳如鼓,悄悄的咽了下唾沫。放开胆子,眼珠子朝上看去,白花花的一片,白
的晃眼,玉腿轻抬间一抹娇花一闪而逝。
底下穿的竟是开裆亵裤。
李凡面红耳赤,亦是不敢再看,抬起头来正好对上那双泛着水光的朦胧眸子。
秦婉柔还没有意识到什么,心中羞涩尚未褪去,便看到男儿双眼直勾勾的盯
着自己,猛地间一声娇呼:「咿呀,色胚,快转过头去。」心中一急,脚底下一
个趔趄向着前边扑去。
李凡慌忙中上前刚好将佳人拦腰抱于怀中,怀中软玉娇香绵弹滑手,可闻到
淡淡的如兰似麝的香味。女孩秀发紧贴于李凡鼻尖,发丝未干,水珠子滑落于两
侧脸颊,小脸吹弹可破似是嫩的滴出水来,秋水盈盈的眼波满含春情,浓密的睫
毛扑闪扑闪的。琼鼻高挺挂着一滴水珠,檀口微张,呼出的气息打在了李凡脸上。
两人双眸相对,一动不动,怔怔地互望着。
不知是谁轻哼一声。秦婉柔如受惊般的小鹿一样,使劲推开了眼前男儿,向
后倒去。
李凡瞬时拉住女孩柔荑一把搂入了怀里,女孩粉腮酥红,眼帘紧闭,睫毛微
颤,看起来十分紧张。女孩胸前的弹性诱人心魄,磨得男儿心神一荡。李凡顺着
白皙脖颈肩锁一路向下看去,目光最终停于一道深沟之上,佳人领口开敞,一对
粉嫩兔子安静的卧于胸前,其上的肌肤如鲜榨奶汁般雪腻滑蜜,淡淡的粉晕圈子
上两粒水晶葡萄,娇嫩欲滴,诱人至极。
李凡看得欲念从生,魔心大起,嘴里吞吐出浓厚的气息,喷在佳人脸上,女
孩嘤咛一声,张开了双眼。
秦婉柔心中慌乱中感到脸面湿热睁开眼看到李凡盯着自己的胸前嗔道:「色
胚,败类,你的眼睛难道就不能正经一些吗。」说着连忙拉紧了胸襟,从李凡怀
中脱出。
心中苦道:「呜,又给他瞧了去了。」看着眼前男儿那张脸,连打骂的心思
都没有了。
李凡听到女孩的话音立马耷拉下头苦笑无言……
秦婉柔看到眼前男儿那副样子气的银牙直咬,心中大怒:「这个木头,就连
句道歉的话都没有吗。」
女孩气的恨恨地跺了跺脚,可能是忘了脚上踩得木屐,余震咯的脚儿生痛,
皱了皱眉,向着绣榻走去。
李母看着眼前的两个孩子之间闹着别扭心中暖洋洋的。
秦婉柔的衣衫是李母特意做的,那衣服是李母为将来儿媳设计的,夫妻之间
调情趣穿的。看着那夸张胆大服饰,李母自己都感到一阵害羞。
再看着那动了情丝还不自知的傲娇姑娘,还有那木讷不懂姑娘家心思的男儿
心道:「虽说是帮自家的傻小子,不过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呢。」
李母狠狠地瞪了李凡一眼,朝着秦婉柔走去。
一阵子后两个女人之间又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
夜已深,小屋内显得一片静宁安逸,铜油灯散发着微弱的光忙。一切都应是
那么的美好和谐。只是屋内传来了断断续续地打鼾声响。
那是李凡熟睡后所发出的声响。屋内角落里摆放着两张床,中间只隔了一块
厚实的木板。男儿睡于架子床上,四肢乱搭,早已是昏昏睡去。
绣榻之上,秦婉柔被李凡的响声震的头痛欲裂,心烦气躁,怎么都沉不下心
去,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听着那断断续续时响时不响的呼噜声,火气上涌,
蹑手蹑脚地轻轻踩下绣榻,向着李凡的床边碎步走去。
那张脸可憎厌恶,此时睡的不着南北,秦婉柔将一只小手伸向了李凡面部捏
住了他的鼻子,鼻子不通,男儿脸颊憋得通红,头颅微微晃动,害怕弄醒他,小
心翼翼地将手撤离了出来。
李凡面容恢复平静,依旧拉着鼾声。秦婉柔怔怔地看着他心道:「这张脸倒
也不坏,五官如雕刻般精细,棱角分明,有些清秀,还透着一股子男儿般的俊朗,
就是傻傻的。」
想着想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秦婉柔又悄悄地摸上床去,躺在了榻上浮想联翩,心中小鹿直跳。翻了个身
子便看到一双大眼桃眸盯着自己顿时吓了一跳颤声道:「这么晚了,夫人还没睡
啊。」
李母眨了眨眼睛调笑道:「夫人我是被你吵醒的。」
秦婉柔都觉得自己的问题傻傻的随即心中一慌道:「啊,那夫人是何时被我
吵醒的呢。」
李母眼珠子咕噜一转等了许秒后回道:「恕我想想,大概是,婉柔姑娘你看
着我家那傻小子愣神的那会儿功夫醒的吧。」
秦婉柔小脸涨红一时说不出话儿来了。
好在夜已深不至于让人看见。
李母桃眸眯成一道线儿,心道:「这姑娘和我家小子倒真是般配。」
「夫人,我是见那色胚影响到人睡眠,才下去看看的。」秦婉柔强词夺理道。
李母也不再说破:「好好,夫人我知道,那孩子睡觉的确恼人。」
两女人之间就这么小声地闲聊起来。
秦婉柔突道:「夫人,婉柔可以斗胆问您一些事情吗。」
李母见她语气认真温声应道:「问吧。」
「婉柔一直好奇,夫人为何和那色胚居住在山峰之上,还有那色胚的父亲呢。」
秦婉柔得到允许后放开胆子言道。
似是见到李母不言又道:「若夫人不便说,那就当婉柔没说。婉柔也只是一
时好奇。」
李母依旧不言,秦婉柔心中慌乱。
李母似是想了好久方道:「婉柔姑娘,想听一个故事吗。」
屋内无言。
李母继道:「十八年前,一个成长于大儒家庭地千金小姐,每天待在族中,
足不出户,成天便对着一堆诗赋棋画,毫无自由,等待着成年礼后下嫁于陌生男
人。
从小性子便叛逆地她,策划好一切称夜晚时偷溜出来,离开了那个家里。
一个姑娘家出身在外,变化成男子。三个月后,初次认识了他,他书生儒雅,
自有一股潇洒之气。同时又好结善缘,就这样与他结伴而行,在一起闯荡江湖时,
又结实了为女孩,三人成伴而行,不久两位女孩便都对他心生爱慕之意,其中一
位女孩,性子傲了点,便在怀有生育时离开了他。「
秦婉柔听的一头雾水心中思道:「这个故事有些地方显然是没交代清楚,看
样子,李夫人是不会多说的了。」
「那么,那位女孩可曾后悔过。」秦婉柔道。
李母的瞳孔漆黑如墨并未回答。
只是一会儿李母言道:「婉柔姑娘,你的来历是不是也要告诉我呢。」
秦婉柔低垂下颚言道:「恕婉柔不能回答。夫人和色胚还是不知道的好,这
会为你们会惹来杀生之祸的。总之婉柔不是坏人。」
李母沉声道:「夫人,相信你。」
秦婉柔又言:「那么色胚的父亲还在喽。」
「可能在某个地方风花雪月吧。」李母答道。
秦婉柔捏捏诺诺道:「夫人,婉柔可以叫你娘亲吗?」随后粉颊飘红摇头又
补道:「夫人你别多想,只是婉柔自小便没有娘亲,所以……」说道后面声音是
越来越小。
李母先是一怔紧接着神色柔和轻轻地将面前女孩揽入怀中拍着女孩后背轻声
言道:「好啊。」
秦婉柔此时心中暖洋洋的半眯着眸子享受着从未得到过的温暖,这些天所有
的委屈似乎通通都不见了。
「娘亲可以问婉柔一个小秘密吗。」李母轻声道。
在看到回应后。李母将头轻凑到女孩耳边一字一顿说道:「那么,婉柔喜欢
那个傻小子吗。」
秦婉柔用几乎如蚊声般的声音轻嗯一声。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