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实验日记】(1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章
我在一号实验室持续折腾到了晚餐时间。
在那之后,我并没有问出任何有用的东西,包括神、试炼和攻击异族的动机,
全都不明朗。不过,我本来就没有探究答案的意思,况且,答案本身很可能没有
意义。
实验体口中的神,完全是正体不明的东西,没有具体的信仰,即便是在问答
中稍稍说漏了嘴,她对神的各种描述也很模糊,差不多就是「有一个声音在脑海
里对我说」那种程度的样子,至於屠杀的动机,也是「有一个声音叫我杀光异族」
那种感觉。
原本还担心会是什么邪神在掌握她的行动,不过在询问与「神的试炼」有关
的项目时,我稍稍弄明白了实验体的个性,以结论来说,她也不全是疯了,神智
估且还算正常,问题在於她是个极重度的都合主义者。
「我是被神选中的使者。」
「我被赋予了力量,因此要行使正义。」
「作为神的使者,我是无敌的。」
「偶尔会遭遇无法打败的敌人,但那只是试炼而已,身为神使的我终将赢得
胜利。」
「异族都是邪恶的,必须杀光。」
「和异族来往的人类也是邪恶的,不可原谅。」
「眼前的少年是目前为止遇到的最大试炼,但我终将战胜并跨越。」
「身体的苦痛不算什么,全都是试炼的一环。」
「受到侮辱也不算什么,那也是试炼的一环。」
「神赋予的力量出了状况,但这也是试炼的缘故。」
……要说的话,实验体的想法全都是这种感觉,把所有对自己不利的要素毫
无根据地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解释,自己是正义,与自己敌对的都是恶,现在的
困境是神特意安排的,所以最后一定能脱逃……
坦白说,让人起鸡皮疙瘩,究竟是天生?公主生活的经历?还是在杀戮的过
程中渐渐变成这样子的呢?
不得而知。
经历了三、四个小时的摧残,实验体现在……嗯,要用一个词形容的话,大
概是章鱼吧?
实验体所持有的宝具,已经和她融为一体了,并不是说拿就拿的东西,虽然
在她体内超过九成都是异质魔力的现在,我随时可以强行将她和宝具剥离,但是
我并没有那么做,主要的理由有三个,其一是我还没完全摸透宝具,不知道强行
剥离会带给她什么不良影响;第二个理由与前者雷同,我不确定她的高速回复是
透过宝具习得的技能,还是必须依靠宝具才能发动,如果剥除宝具而使她变得脆
弱,并不利於后续的调教;至於最后一个理由嘛……就是没必要,我的任务只有
调教实验体,并没有指定宝具的处理,既然什么时候剥除都可以,我当然要选择
一个有利调教的时机。
因为我没有没收宝具,甚至允许她操作着异质魔力进行抵抗的缘故,在开头
的一个多小时内,实验体锲而不舍地对我发动着攻击,所以我报复性地对她进行
了反击,抓着四肢把她的身体来回摔在地板上,用力踢她的肚子、将她踹飞到实
验室的另一端,甚至是捏住阴蒂,把她整个人拎起来旋转——无论是哪一种作法,
都是会令普通人类死亡的危险行为,若不是逐步测试出了宝具带给她的防禦能力,
我还真不敢实行。
不过,我并未测出宝具防禦力的上限,因为后面太多一不小心就会死亡的动
作了,我甚至召唤出了植物型的触手包覆墙壁地板以作为缓冲,以免真的出现折
到脖子一类的惨剧,因此防禦力上限的测试无疾而终……也不是没有结论,大概
能确定的是,只要和宝具合而为一,即便被高速飞行的巨龙正面冲撞,女孩也能
够存活下来……她所持有的,就是这么优秀的宝具。
然而也只是不会死而已,受到的伤害是实打实的,被我像食人魔的狼牙棒一
样地来回抡着,别的地方不提,单单是四肢的骨头数量就变成了三倍以上,以人
类不可能做出的角度扭曲着。
把断掉的骨头接上后,我用吸附型种子将断肢固定住,实验体没有挣扎,只
是嘴巴倔强依旧:「唔唔……这次的试炼、难度有点大啊……」
还是一样搞不清楚状况啊。
我伸手捏住实验体的乳头,用力一扭,女孩立刻发出惨叫。
在凌虐她的过程中,有一个意外的发现,透过魔力再生的身体部位会提升敏
感度,暂时不确定效果是永久或是暂时的,只不过这很有利於我的调教,女孩对
高速再生的控制普普通通,没办法做到只修复特定部位,所有受伤的地方都会一
并复原再生并且变得更加敏感,过去三个小时内这种情况反覆发生,使得女孩对
於疼痛的忍耐力大大降低。
女孩相当诚实,并不是会装痛以求令我心软的性格,因此我可以从她的反应
推测她现在的敏感程度,应该是因为不停用像要扯下乳房的力气拉扯的关系,这
里也被高速再生照顾到了,现在仅仅是用力捏她的乳头,就能产生不亚於开头那
个过肩摔的痛感。
在开始的一个小时后,我就不太做那些过激动作了,一来是危险,二来是…
…我察觉到,女孩的敏感程度已经令她在那些动作的开端疼晕过去,使得折
磨的效果大打折扣,所以后半段的调教,主要是以掐捏和拍打为主,因为警告过
她如果随随便便再晕过去的话,就会再捏着她的阴蒂来个大风车,这招肯定是给
她留下心理阴影了,嘴上从不服输的女孩,在听闻的瞬间出奇地流露出恐惧。
处理过四肢以后,我继续检查并接合她身上的断骨,就算她的宝具附带自癒
功能,如果本人不会处理骨头错位也是没用的,最后女孩几乎全身上下都贴满了
吸附型种子,虽然这么做的目的是治疗,但也有可能被她认定是攻击行为,所以
我对异质魔力进行了干扰,让她无法再发动自燃攻击。
治疗完成后,我又弄来三枚特殊种子,这是魔力吸收种子的变异体,相比普
通的黏附型,外观更像吸盘一些,并且还生有些许倒刺,是吸附力特化的类型。
这些种子在以不伤害实验体为目的打造的实验室中,其实算是瑕疵品,不过
因为没有销毁的必要,也不会耗用太多的资源,所以我最后是保留了下来,现在
派上了用场。
在实验体的痛呼声中,我粗暴地褪开她的阴蒂包皮,将其中一个种子贴在上
面,另外两个则是黏到了乳头上。
这种寄生型的种子,生态上会以尽量不被宿主发现为主,即便是吸附特化型,
也只是针对那种皮粗肉糙的魔物,因此虽然是贴在女孩最娇嫩的部位,不去特别
关注的话,根本没有感觉。然而,我的目的并非直接的性刺激,而是透过种子引
发女孩身体内的魔力流动。
女孩的力量是依靠宝具获得,而非自己修炼来的,所以在细部控制方面非常
的糟糕,肉体强化、感知、再生这些能力几乎是混杂在一起,无法个别作用,这
也是再生会提高敏感度的原因,换言之,只要有魔力流经某个部位,就会同时提
高该部位的强度、感度和再生能力。
经过特意培养,魔力吸收型的种子会将吸取的魔力扩散到空气中,从而不断
重覆吸取的作业,以结果而言就是在宿主身上开了一个不断流出魔力的漏洞。只
有三枚种子的话,吸收的效率远远低於女孩的魔力汲取能力,并不会把她吸乾,
但是在魔力流动的过程中,会不断提升三个小豆的敏感程度;另外,三枚种子附
带的倒刺确实扎进了她的皮肤,虽然因为种子的特性,时间久一点便不会有什么
感觉,但这依然是对她身体的伤害,会激发她的再生能力,使敏感度提高的效果
再次翻倍。
做完这些,我消去了实验室的所有光源,全黑的环境中,留下依然呢喃着
「这是试炼、这只是试炼」的实验体离开了。
………………
走出一号实验室,我大大松了口气。
我并不是一个嗜虐的人,即便获得了力量和这么做的权力,也改变不了我的
本质,进行那种以伤害为目的的调教,对我的精神负担并不小。不过,也许是因
为实验体血债累累,又信奉那种令人不快的都合主义的关系,我的罪恶感相比当
初调教露娅的时候是减轻了不少。
如果是这个女孩,我说不定能坚持到完成实验。
维持实验体理性的情况下,变成触手爱玩奴隶……反过来也可以解释成,如
何让女性在面对那种程度的触手侵犯后,还能维持神智清醒。
依照我的个性,如果是一个依赖并信赖我的奴隶,我即便放弃实验,也不会
让她失去理智——所以才有了第一个奴隶露娅,只是我对她疼爱的程度超乎想像,
因此实验还没发展到那个程度,我就主动放弃了。
同样地,依照我的个性,实在是很难完全执行一项可能会摧毁人格的调教,
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实验体,她的确能够让我狠下心来进行实验。
考量到先后两个实验体的情况,总觉得可以明白卡莉大人指派我进行实验的
真正目的,当然这一切都是揣测而已,我现在要做的,就是依命行事:彻底调教
这个实验体,还有好好照顾露娅。
一想到露娅,我的心都热了,她的妹妹什么的怎样都好,我可是几乎半天没
有抱到露娅了,晚上一定得好好补回来才行……
我简单地洗去身上的血迹,然后换了身衣服,抱持着强烈的期待,打开了卧
房的门。
我看到的是,一白一黑两名精灵全身赤裸地抱在一起,或者说是白色的精灵
很开心地把黑色的精灵压在身下,快乐地磨蹭身体,只不过被压的那一方看起来
很难受就是了。
啪嚓!
我关上房门,用力深呼吸。
冷静,冷静,一定是开门的方式不对。
估且先敲了敲门,进入自己的卧房居然还要敲门,这不可思议的挫败感是怎
么回事呢?一个尖细的声音叫嚷着不要进来,露娅是不会说话的,所以应该是露
娅妹妹吧?因为听到露娅开心的啊呜啊呜声,所以我还是决定打开房门,接着便
看到光溜溜的露娅朝我扑了过来,而同样光溜溜的妹妹则是瑟缩在床上,拉过被
子想要遮眼身体。
我抱起露娅,她搂着我的脖子,热切地舔着我的脸颊,还是一如既往地可爱
呢!嗯,露娅本来就不穿衣服了,所以没有问题,有问题的一定是露娅妹妹,肯
是是这样没错:「你对我家露娅做了什么?」
「我才想问你对姊姊做了什么呢!」露娅妹妹语带哭腔,把枕头用力扔了过
来。
和实验体的飞刀相比,这种程度只能算是小意思,我随手接下,抱着露娅坐
到床边,伸手拉开被子。露娅妹妹惊叫着退后:「你、你想干嘛?」
「检查。」我的语气平静,尽可能让她感觉这是很正常的事:「你的身体原
本就中了过量的媚药,现在只是抑制着不会侵蚀脑部而已,对身体还是会有影响。
我没有想到你们会……那啥的,所以我要确认刚刚的行为,对你有没有造产不良
影响。」
露娅妹妹闻言呆了呆,最后还是听话地放开了被子,让我触摸她的身体。
我对露娅妹妹的颈、肱、桡、股和足背动脉进行了简单的触诊,这是我的治
疗经验,因为精灵体质和这种媚药的特性,对身体产生伤害,这些部位会产生明
显的肿块,不过露娅妹妹还没有这些症状。
触摸的过程中,露娅妹妹不断发出轻哼,应该不是被我弄痛的关系,更像是
在忍耐着什么,因为皮肤变成了褐色所以不太明显,不过她的身体确实比原本泛
红了些,下体也分泌着淫水,这些性兴奋的反应,应该不单是露娅的行为导致的。
「你刚刚有高潮吗?」我一边问道,一边将被子披回她的身上。
露娅的妹妹既不是实验体,也不是要被调教的奴隶,我和她在立场上更接近
医师和患者,因为治疗而必须脱掉衣服只是无奈之举,在此之外并没有让她感到
羞耻的必要。
「那是什么?」重新遮掩身体,令露娅妹妹放心了不少,只是对我提出的名
词仍感到不安。
对喔,露娅原本不知道的事情,她妹妹应该也不晓得,於是我转而询问露娅,
她的妹妹刚刚有没有达到绝顶,有过体验的露娅大概晓得那是怎么回事,只是经
验太少无法确定妹妹是否经历那种状态,感觉应该是没有的。
「先说清楚,我没有要佔你便宜的意思,但因为你姊姊刚刚做的事,媚药已
经开始生效了。」露娅这个名字是我重新起的,为了避免刺激到妹妹,所以我暂
时用姊姊来代称了:「之前就说过了,堕落精灵化一旦开始,就是不可逆的,我
们能做的就是避免媚药对你造成二度伤害。」
「所以、所以现在要治疗吗?不是说要半个月后?」露娅妹妹呼吸有些急促。
能明白接下来要进行治疗真是帮大忙了,不过因为先前看到那满地鲜血的关
系,露娅妹妹对放血疗法是有些抵触的,对此我稍微解释了一下:「那种治疗方
法的目的是『排毒』,受限於你的血量,所以有时间限制;现在要做的则是『缓
解』媚药带来的症状,你现在会觉得身体燥热,某些部位还会发痒对吧?放着不
管的话,这些症状会越来越强烈,导致最后伤到你的身体。」
「那、现在的治疗方法是?」
「就是你的姊姊刚刚做的那些事,只是她做得并不完整,所以会对你造成伤
害……」感觉到露娅在怀里扭动身体,我才察觉到自己失言,连忙捏捏她的小屁
股安慰道:「放心啦,只是因为你们被我打断了,所以没有做完而已,你没有做
坏事喔?」
露娅闻言似是松了一口气,随即却又鼓起了脸颊,啊咧?生气了?
「姊、姊姊是因为你不叫她的名字所以才生气的……」露娅妹妹突然说道,
这就是姊妹间的默契吗?话说回来,露娅在这方面还真敏锐呢,稍微避开直呼她
的名字而已,马上就被察觉到了。
不过,这有点难办啊,露娅希望我叫她露娅对吧?可是这样做,会给她的妹
妹带去不快和压力,偏偏在媚药中毒的现在,这些都是需要避免的。
「叫姊姊露娅就可以了喔?从今以后,我也会叫姊姊露娅的。」虽然露娅妹
妹因为媚药的影响,已经开始感到不适,但她仍适时缓解了我的尴尬。
该说是善解人意呢?还是因为习俗的关系,说起来,如果过去的友人用新的
名字称呼精灵,有着认可和祝福的双重意思,结果是我单方面地顾虑太多吗?
「知道了,那,就谢谢露姊帮妹妹做的那些事啰?」我骚了骚露娅的下巴,
让她发出舒服的呼噜声,然后再次转向露娅妹妹:「刚刚提到的治疗……」
「就是、就是要做快乐的事对吧?」露娅妹妹的呼吸变得粗重,连耳根子都
发红了。
「快乐的事?」为什么露娅妹妹会知道那种事呢?以前的露娅明明对此一无
所知,而且刚推门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露娅妹妹产生快感的样子。
「姊、姊姊说的,姊姊说做羞羞脸的事会很快乐很舒服……」露娅妹妹一边
说着,一边低下了头,搞不清楚到底是排斥还是单纯害羞。
原来如此,是露娅告诉她的啊?明明连话都没办法好好说呢?总觉得有些吃
味,不过虽然是从第三者的嘴里听到感想,但是能让露娅觉得舒服快乐,我仍然
感到高兴。
「既然知道就好办了,待会我会对你做一样的事,在那之前,你先多喝点水。」
我召来哥雷姆,让它去准备大量饮水。
「喝水?」露娅妹妹不太明白的样子,倒是露娅在旁边啊呜啊呜地解释着,
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不过肯定是弄错了吧。
「等一下做的事会让你流很多汗,所以要事先补充水份;另外,水喝得多一
点,汗也会流得多一点,虽然没有直接放血效果那么好,但也有助於排出体内有
害物质。」我多少解释了一下,虽然不期望她们两个能听懂就是了:「如果想要
尿尿的话,厕所在那边。」
「哎?」露娅妹妹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怎么了吗?」
「不、那个,要尿尿的话,不是要用什么东西包住尿尿的地方,还要摆出像
狗狗一样的姿势吗?」
考量到露娅内急而我却在睡觉的情况,因此后来卧房也装设了排泄触手的感
应装置,因此露娅向妹妹展示过了吧?话说回来,她们看过狗呢,难怪露娅对相
关的动作上手的那么快。
「那是调教奴隶用的,你是客人,所以正常的上厕所就可以了。」其实我原
本打算停止使用饮水触手和排泄触手、让露娅恢复普通的生活,不过,所以最后
还是延用了。
「哎?我是客人吗?」露娅妹妹看起来相当惊讶。
「说过了吧?卡莉大人把你交给我的目的,其中一个是治疗,另外一个是帮
忙照顾露娅……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们会是姊妹,如果没有这层关系,你又不想住
在这里的话,原本是打算把你送到雪滴岭的。」
露娅在旁边啊呜啊呜地叫着,虽然听不懂,不过从语气听来,应该是希望我
不要把妹妹送走。我摸摸她的头,告诉她刚才说的只是假设而已。
当然,露娅妹妹如果执意想走,那我也没办法了。
「原来我不是你的奴隶啊……」露娅妹妹的神情有些複杂。
「你什么时候产生了变成奴隶的错觉啊……」我和卡莉大人可不是奴隶贩子
喔?真不晓得露娅妹妹在想些什么,是因为姊姊发生变故的关系还是媚药的影响
吗?总觉得她的思绪和反应有些混乱,让人猜不透想法。
露娅拍着妹妹的肩膀,啊呜啊呜地不知道在说什么,是说她们这样真的能沟
通吗?就在露娅妹妹不知道在介怀什么的时候,哥雷姆把饮用水送过来了,我让
露娅妹妹先喝了两杯,接着询问她是否需要上厕所?因为排泄触手是完成任务后
会自动收起来的设计,并且感应的部分只对露娅有反应,所以露娅妹妹应该没有
机会使用。
虽然感到害羞,但是当我提醒露娅妹妹待会「治疗」有失禁的可能后,她还
是照做了。
等待的期间,我狠狠抚弄了露娅一顿,或许是因为整个下午都在折磨实验体
的关系,我的力道有些控制不好,几次不小心把露娅弄痛了,不过在痛呼过后,
她只是吃吃地笑着,用小脸磨蹭我的胸口。果然我的小露娅最治癒了,只是简单
地搂搂抱抱,就让我感觉那些因调教实验体累积的精神疲劳一扫而空。
露娅搂着我的脖子,跨坐在我的身上,这是我们两人可以直接平视或接吻的
高度,不过露娅扭着小屁股把身体沉了下去,特地矮了我一头,也不知道是过去
的调教还是向她解释过爱玩奴隶的原因,即便我没有要求,露娅也会有意无意地
矮化自己,因为没有阻止的必要,加上这么做会让她的举止变得更加可爱,所以
就随便她了。
我一边低头亲吻露娅,一边伸手抚弄她的秘部,也许是和妹妹磨镜的关系吧!
露娅已经相当湿滑了,还没等我更进一步,露娅妹妹便从厕所走了出来,似乎是
因为我和露娅的互动而变得满脸通红,不过她的状态看上去不是太好,说起来这
种媚药在排泄过后,效果会有机率变得更强,太久没处理所以我都忘了。
这种媚药是廉价品,据说最初调配的时候没有以此为目标,算是意外的副作
用,因为可以用於调教或羞辱女性,所以效果被保留了下来。
我扶着露娅妹妹在床上躺下,她马上又拉着被子遮掩身体,虽然刚刚光溜溜
地去上厕所,但是身为女孩子,果然还是会感到害羞。
为了方便作业,我拍了拍露娅的小屁股,露娅会意地从我腿上爬下来,接着
竟然绕到妹妹身后,抓住了她的手腕。
「姊、姊姊?」因为露娅出乎意料的举动,露娅妹妹感到相当困惑的样子。
我虽然也感到意外,但是多少能猜到端倪,露娅小手抓住的地方,正好是平
时触手抓住她的地方,不过啊露娅,被抓着会更兴奋的小变态只有你喔?
因为露娅的行为不影响治疗,而且会很有趣的样子,所以我没有阻止她,而
是拉着被单一角,询问露娅妹妹:「我要开始治疗了?」
露娅妹妹红着脸,点了点头。
我扯开被子,拍了拍露娅妹妹的腿,让她把紧闭的双腿打开,原本以为这里
会拉锯一下的,但是露娅妹妹出奇地配合,不用太过催促就分开了双腿。这令我
宽心不少,毕竟我要做的仅是治疗,她又是露娅的妹妹,我实在不想用强。
我把手放到露娅妹妹的下腹上,她立刻发出奇怪的叫声,似乎是紧张而反应
过度了,一边确认她的表情,我一边将手指下滑到她的暡蒂,碰触的瞬间,露娅
妹妹的身体直接就开始了颤抖,轻轻捏动两下,就令她娇喘不已。
明明露娅妹妹在今天下午之前完全没有过任何性经验,现在却表现出不下於
露娅的敏感度,这就是过量媚药的威力。
我轻轻撚动露娅妹妹的阴蒂,虽然目的是让她达到高潮以释放媚药的药力,
但并不是一味地进行性刺激就好,按照淫魔岭的研究,这种媚药中毒者在情欲勃
发的时候特别容易出汗,因此延长累积快感的过程可以达到更好的效果。
换句话说,得慢慢来。
在我的抚弄下,露娅妹妹褐色的肌肤已经泛起了一层明显的桃红,虽然是慢
动作,但是对未经人事的小女孩来说太刺激了吗?随着皮肤越来越红,露娅妹妹
开始不自觉地闭合双脚,让我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按住她的膝盖。就在这个时候,
露娅的两只脚环过妹妹的腰部插进她的两腿之间,向两旁用力滑开,连带着撑开
了妹妹的股间,强制她摆出一个大开脚的姿势。露娅妹妹理所当然地发出了怪叫。
做得好,露娅。
是说,这个画面就好像是露娅在邀请我侵犯她妹妹似的,糟糕,有点兴奋起
来了……不行不行,现在还是治疗为重。
因为不用拨开露娅妹妹的膝盖,我空出来的一只手得以转战其他地方,首先
是小穴,因为之前的磨镜行为,这里同样变得湿漉漉了。
露娅无论在知识技术上都有所欠缺,不过作为姊妹,两人在性感带上多少有
着共通点,就彷彿为我量身打造的口交技术一样,如果露娅按照自己「被触碰会
感到舒服的地方」来爱抚妹妹,就算只是笨拙的模仿,也能收到很好的效果。
我很快地把握住了露娅妹妹的敏感带,因为是姊妹的关系吗?两人能够产生
快感的部位相差无己,硬要说的话,露娅妹妹还要再多一些,应该是因为媚药而
产生的差异,淫水也更加泛滥,不一会儿就使得我的双手几乎濡湿,我停下抠弄
腟穴的动作,将手伸到露娅妹妹面前,她的眼神朦胧,并不明白我的意思。
对喔,差一点就把她当成露娅了。正当我准备抽手,露娅红着小脸,把脑袋
凑了过来,舔食我手上的汁液。
好一会儿,露娅妹妹才理解了发生什么事,发出可爱的悲鸣。
「要不要来一点?这是你对姊姊爱的证明喔?」露娅似乎是这么对妹妹解释
的,所以我也延用了这个说法。虽然没有调教露娅妹妹的意思,但是适当地让她
感到羞耻,有助於媚药药力的释放和排出。
露娅妹妹毕竟不是已经受过调教的露娅,没有遵从指令的理由,因此害羞地
猛力摇头。不过,一边被揉捏阴蒂,一边被亲姊姊舔食自己的淫水,这种异常状
况依然令她耻度破表。
没过一会儿,身体上的刺激和精神上的羞耻便将媚药的效力彻底引导出来,
当我同时抚弄阴蒂和腟室,同时指示露娅揉捏妹妹的乳头时,露娅妹妹的已经有
些神智不清了,认为时机成熟后,我便加大了猥亵的速度,令她达到高潮。
露娅妹妹的高潮反应比露娅更夸张,除了四肢抽搐并翻起了白眼,表情也变
得相当痛苦……并不是真的感到痛苦,性快感牵动的面部神经与恐惧和疼痛牵动
的神经是类似的,因此部分女性在高潮的时候会不自觉地露出痛苦的表情,尤其
是被媚药强制唤醒性感的堕落者,情况更为严重。
我的动作不停,露娅也模仿我加大了抚弄妹妹胸部的力度,并且咬住了她的
耳朵。重现自己的高潮经历是没有问题啦,不过当初露娅好歹被我调教了十几天,
对於爱抚已经有一定的适应性了,突然用这种力道欺负妹妹的胸部,只会让她感
觉到疼痛而已……不过,露娅妹妹在媚药的作用下,已经分不清楚痛感和快感了,
所以我并未阻止露娅。
……两次、三次……八、九……十七、十八,第三次高潮过后,露娅妹妹就
开始哭喊着不要;从第七次高潮开始,她身上流出的汗水变成了浅粉色;第十二
次高潮时,颜色一度加深为桃红……直到最后又变为透明为止,露娅妹妹总共经
历了十九次高潮,三度昏迷并在快感中醒来,再次被推向顶峰,最后彻底晕死过
去。
真可怜。
露娅妹妹明明到下午为止都没有过任何性经验的,初次体验快感的女孩,突
然达到这么多次高强度的高潮,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弄不好是会产生抗拒甚至
心理阴影的,不过我实在别无选择。
这种媚药一旦发挥效果,若不是像这样一次性地释放药力,就会慢慢侵蚀女
性的精神,让她们觉得欲火难耐,这种症状甚至在药物排出后都难以消解;虽然
也有不少女性在治疗过程中迷恋上快感,因此变得喜欢性爱,不过后者是自发行
性为,程度也远没有前者严重,两权相害取其轻,我所能做的就是好好引导露娅
妹妹而已。
我将露娅妹妹从露娅的身上抱起,用毛巾帮她擦去汗水。体液会蒙上一层桃
红是这种媚药的特性,或者说是精灵挨了这种媚药后的特性,大部分的人类女性
根本撑不到令体液变色的剂量就会死亡,也就是精灵一类异族的体质才能承受了。
帮露娅妹妹检查一下身体、再为她盖上被子后,我坏笑着将露娅抱到怀里,
都没等我开始抚弄,小傢伙的皮肤已经染上了一层酡红,股间也原本先前玩弄她
时更加泥泞。
这是当然的,毕竟刚才旁观了一场活春宫,更重要的是刚才妹妹高潮时,身
体抽搐的过程中不停地往露娅身上蹭去,浸染媚药的汗水都沾到她皮肤上了,嗯
……露娅妹妹的淫水多多少少也掺了点媚药的成份,将其舔食下肚也是其中一个
原因,不过这些混杂在体液中排出的媚药,效果已经大幅弱化了,即使是作用在
人类女性身上,也只能令她们心跳加速而已,如果露娅不曾对我动情,现在应该
是半点感觉都没有吧?
只不过,露娅原本就在情欲勃发的状态了,因此妹妹的汗水和爱液,对她还
是很有效果的,此刻只是被我抱在怀里就已经眼神迷离了。
转头看了一眼露娅妹妹,确认她还要一段时间才会醒来后,我脱下了裤子,
然后在露娅的哇呀叫声中,将她的身体头上脚下地翻转过来。
虽然接触的不像露娅那么多,但我多少也受到了媚药的影响,小老弟已然进
入备战状态。
我抱着露娅的腰肢调整她的位置,在最初的慌乱过后,露娅已经明白了我的
意图,张开嘴巴一边调整角度、一边将我的阴茎含了进去。
想必这么做会令露娅相当害羞吧!没有办法观察到她的表情真是可惜。我分
开露娅的双腿,让她的膝盖靠在我的肩膀上,把脸凑进她的股间,鼻尖点在她的
阴蒂上,原本清甜的体香,因为泛滥的爱液而带着一股淫靡的气味,身下传来露
娅的闷哼,我伸出舌头,舔弄露娅的阴蒂,当舌头灵巧地褪开包皮,点在毫无防
备的小荳荳上时,露娅全身一颤一颤的,小腿也乱踢乱动,甚至还打到了我的头。
我不以为意,诚实的身体反应也是露娅可爱的地方,「主人居然舔人家羞羞
的地方」……大概是抱持这样的样法吧!被我舔阴的时候,露娅的快感几乎是翻
倍的,随着我的舌头向前推挤,露娅原本紧紧闭合的阴部受到挤压,露出一丝缝
隙,可以看到小穴口一张一合地收缩蠕动着。
真可爱。
我环抱住露娅的腰,将阴蒂整个含进嘴里,粗糙的舌面贴在阴蒂表面上,以
每秒超过十次的频率左右来回舔弄,几乎就在我开始这么做的瞬间,露娅就因为
高潮而抽搐了,两脚脚跟几乎是同时踢在我的脑袋上。
这点程度对我来说不疼不痒,我也没有处罚露娅的意思,只是加快了舔弄的
频率,二十、三十、四十……轻轻松松地就超过了每秒六十次的程度。
如果是一般人,舌头早都要抽筋了,不过我曾接受过魔族的力量,其中一位
是巨虫族之王……这个种族和堕落者有些相似,其实巨虫族是大地之神的眷属,
他们本身并不是虫族,而是拥有操控巨型虫类天赋的亚人,本来不属魔族管辖,
只是几百年前曾因宗教上的理由受到人类迫害,以属族的身份寻求魔族的庇护,
最后渐渐受到同化,正式成为魔族的一员。
话归原题,巨虫族除了控制虫子,还拥有一套模仿昆虫而来的特殊肉体强化
术,接受了巨虫族之王魔力的我,也可以使用那种名为「虫化」的力量……并不
是在外观上变成虫子,而是使部分肌肉暂时获得媲美的爆发力,这使得体态娇小
的巨虫族之王在纯物理破坏力上相当可观。
运用虫化,我强化了控制舌头的肌肉,使它达到不可思议的超高频率。虽然
我对虫化的使用无法和巨虫族之王相比,但是想要让舌头的震动超过每秒钟一百
五十下的程度还是做得到的,但我并没有继续提高频率,主要的理由有三个:过
快的频率,可能会擦破阴蒂表面的皮肤;再就是高速摩擦的过程中会产生热量,
使口水和淫水蒸发而变得黏腻,还可能产生严重的臭味;最后则是……根据我的
经验,当阴蒂接受到的震动刺激超过每秒五十次以后,即使继续提高频率,女性
也很难分辨出差异,换言之,超过这个频率的刺激已经没什么效益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我才把频率提高到每秒四十次的程度,露娅便已经因为
过度的快感而不能自已,甚至都用力咬住我的阴茎不肯松口……这么说也不对,
从蜷缩的脚趾、更加激烈收缩的小穴口以及几乎让我抱不住她的出汗量来看,小
傢伙应该是爽过头,晕了。
察觉到这个事实,我非但没有停下动作,反而进一频加快频率,除了左右摩
擦,还增加了上下前口的方向变化,同时用牙齿轻咬她柔软的阴部,利用过量的
刺激唤醒露娅,并且在她哼哼呼呼的闷喘中,用更强烈的连续高潮将她推向顶峰
……
下午的时候,露娅体验了人生的第一次和第二次高潮,不过最后都是以昏厥
收场,刚刚帮妹妹治疗的时候却是在晕过去后仍未停手,当时露娅的小脸上可是
满满的羨慕……作为主人,我可一定得成全她。
另外,挑逗露娅妹妹的时候,目的是让活性化的媚药随着汗水排出体外,因
此当汗水颜色转为正常以后我就停手了,然而现在舔弄露娅是以让她获得快感为
目的,因此即便露娅一度晕厥,我也没有停手的意思。
毫无预兆地受到过量快感的袭击,露娅已经完全没办法控制身体了,从刚才
开始便踢个不停的小脚,因为太过用力而引起了抽筋;为了固定身体而抓住我的
大腿的小手,此刻正发出惊人的力道,居然能让我感到些微疼痛;甚至在某次高
潮的瞬间,我的眼前出现了金黄色的喷泉,力道还相当强烈,以瞄准天花板的势
头狠狠喷出,只不过到中途就落了下来,洒在我们身上。
是说,露娅还真容易在高潮中失禁,这是天生的体质呢?还是调教初期数次
在极端的情况下失禁所造成的影响?已经无从考究了,我所能做的,就只是一而
再、再而三地用快感将她淹没……
数不清多少次高潮和晕厥后,露娅的腰部忽然一阵收缩,感应到那个频率,
我慢慢放缓了舌头的速度,而后用力一舔以作收尾,松开了露娅的下体,把我的
阴茎从她的小嘴里抽出,然后慢慢将她往床上放倒。露娅仰面朝上,头部在我这
边,屁股则是压到了妹妹的身上,两手无力地瘫在床铺边缘,两只脚则以半弯曲
地状态左右大开,露出才被狠狠蹂躏过的股间……居然还在一股一股地向外喷着
液体。
一般女性在连续数次高潮以后,如果得不到休息,即使持续刺激也不会再产
生新的快感,而是只剩下痛感……刚刚抚弄露娅妹妹的时候,我基本可以肯定她
中途开始就只剩下痛感了,不过那是以治疗为目的,所以我并未停手,露娅则不
然,允许性高潮其实应该算作主人的奖励,作为爱玩奴隶,露娅必须要学会享受
这种痛感才行,所以我才会持续不断地赋予她快感,直到她的腰部产生那种震动。
依照我的经验,当女性的腰部肌肉以那种方式震动以后,如果还接着产生高
潮的话,接下来很容易发生全身性的剧烈痉挛,很有可能导致受伤,所以我将这
个变化当作是一个暂停的信号,一但发生便会停止调教。
露娅的小脑袋在床铺外沿,因为重力而向下垂落着,长长的金发垂落在地板
上,我扶起她的后脑勺,发现她虽然还保有意识,但是眼神有些空洞,显然还沉
浸在高潮的余韵当中。
我一手拖着露娅的小脑袋,一手抚摸她的脸颊,是感受到我的触碰吗?露娅
因为剧烈喘息而大张的小嘴咧出了一个呆呆的笑意。
果然露娅最可爱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