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一卷)(11-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回太帝金书大战酸与
幽静的山谷内,鸟兽四散逃离,花儿萎靡不堪,呈现出一片死气之态。
一股子恐怖的气息之中,夹杂着一丝丝战意,弥漫在黑潭之上,一兽两人,
呈对立之势,一动不动,欲已发动致命的攻击。
水面上散发着刺骨的寒意,两人打了个哆嗦,突然看到对面怪鸟发出一声咆
哮,余波向着二人打了过来,带动水面之上泛起了波纹,震得二人睁不开眼儿来。
怪物四翼展开,三只足爪下产生了强烈地震动,瞬间弹起,所到之处,竟是
掀起波浪,已潮鸣电掣之势奔向了两人。
李凡心中一惊,深吸了口气,面色凝重,伸出一只手臂将秦婉柔挡着了声身
后。那强悍如蟑螂的身子替女孩盯着强烈地风暴,犹报着死志。
「傻瓜,你还没见识过本姑娘的实力吧,今天就让你见见我的力量。」秦婉
柔脚尖轻点,已在李凡身前,发丝随风飘动着,留给男儿一个柔美的背影,右手
儿轻轻抬起,藕臂轻晃身前,指尖儿凌空划着什么。
女孩儿口中娇喝:「冥法,苍火坠。」
只见女孩手掌前,出现了个墨绿色的巨大火球,其中心呈黑紫色,颜色十分
的诡异,小手轻推。
火球,瞬间就到了怪鸟眼前。
李凡在女孩儿闪身于前时,心下一慌,生怕佳人受到伤害,可是突然他就感
到一股看不见的气墙包围了女孩,那纤长白皙的葱指泛着墨绿色的光芒,女孩似
是比划了个冥字。
一团火球变得越来越大,火炮般的速度打了出去,在水面上飞驰,产生了巨
大的热浪蒸汽,迎上了怪鸟。
火球足有三丈之大,瞬间就包围了酸与,可以看到一团火焰将酸与困于其中
灼烈的焚烧着,怪鸟发出几声凄厉不甘地吼叫。
「傻瓜,别看了,那怪鸟铁定是熟透了。」秦婉柔回过身笑嘻嘻地说道。
李凡看着酸与展开四翼在火中扑打着,可是那团火焰始终紧紧地包围着怪鸟,
水面上产生了大团蒸汽,十丈之外,都能感到一股热浪袭来。
「柔儿,,你,是什么人。你手里发出了火团哩。」李凡惊讶道。
「色胚,出去了,再告诉你,我们走吧。」秦婉柔见到男儿似乎是惊奇又好
似是崇拜的眼神,心里得意得紧,放松了戒备。
「闪开,柔儿。」李凡一把将秦婉柔拉向了身后,用力过大女孩摔倒在石台
之上,屁股生痛。
秦婉柔刚要娇嗔就听到李凡一声闷哼,连忙朝身后看去,那五丈大的怪鸟六
只冰冷目子正盯着自己,而李凡则被怪鸟的尾巴紧紧缠住,脸色涨的憋红。
秦婉柔心中惊怕,欲要抬起手掌,便看到怪鸟的尾巴转了一圈,将李凡打进
了潭水之中。
李凡沉入潭池后,水面之上涌出几个泡泡后,便再也没了动静。
秦婉柔看到后,两眼一黑,差点儿晕了过去。连忙朝着李凡的方向喝到。
「色胚……」
无人应声。而怪鸟的黑尾上的倒刺突然竖起,直朝秦婉柔面部打下,攻势之
凶狠,速度极快,隐约地听见尾巴摩擦而产生的音爆声。
怪鸟的黑尾在女孩的眼中越变越大,秦婉柔隐觉脸上刺痛,神色凝重之极,
已是察觉到了攻势的猛烈。
滔天般的寒气从酸与的尾部传来,到了后来,竟是可以清晰的听到风的摩擦
声,那黑色的倒刺快速的蠕动着,显然是变得更具杀伤力。
六个冰冷目子紧紧锁定着秦婉柔,眸子下的阴寒杀意,似是能将女孩冻伤。
秦婉柔看着怪鸟的攻击,瞳孔越变越大,太帝金书急速地运转着,体内灵力
纷纷涌入脚下,一个转体,险险躲开了酸与的攻击,在地面之上打了个滚儿,脚
下轻踏,身子已在十米外的潭面上,跳入了潭中,而脚下踩过得石面,则纷纷碎
裂。
潭水,冰冷刺骨,秦婉柔将灵力包裹着全身,极速地在水里游动,寻找着男
儿的身影。
水深处,二十米,黑暗一片,那儿似是有着一抹人影,人影还在继续地下沉。
「在怪物面前我竟然如此渺小不堪吗,我要死了吗。这是哪儿……」李凡失
去意识前脑海中浮现出的最后一句话。
李凡的眼神越来越沉,他似是看到一抹人影,人越来越大。
「对了,那是柔儿。」
「色胚,你快醒醒啊,我求求你了……你快醒醒吧……」秦婉柔柔荑用力地
挤压着李凡胸口,不停地向男儿口中渡着空气,小脸儿哭的是梨花带雨。
李凡手指微微的动了下,秦婉柔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手儿带动灵力狠狠地
压向男儿胸口。
「柔儿,,我没死啊,,你压的我痛啊。」李凡睁开了眼睛,朝着女孩说道。
「柔儿,你又在哭了……」李凡眼眸竟是柔意。
「傻瓜。」秦婉柔紧紧地抱住男儿。
「色胚,我还有事需要处理。相信我,你只需顺着坡地朝山谷外快速的跑去
就可。」秦婉柔放下了李凡眼神坚定。
酸与远在对岸,而秦婉柔再次迎向了怪鸟。
李凡伸出了手,却没有说出什么,只是拳头握得发白,睁大眼睛,朝前方飞
快地奔去。
潭水之上,秦婉柔急速的飞跃着,跃起足有两丈之高,双目紧紧地锁定着怪
鸟,双手陡然结印,眼眸中精光一闪,口中怒喝:「炼古之术,地坤印。」
女孩手中青芒大闪,滚滚灵力涌出,无形的气流锁定了酸与,只见怪鸟所在
的地面突然崩裂了个大口子,怪鸟刚好陷了进去。
秦婉柔并未松气,两手儿一翻,又结一印,喝道:「练古之术,崩山印。」
接着右指轻点,五色的圆盘显现出来,隐约可见阴阳。
「道法,水转土。」女孩心道。
潭里的池水小部分涌入天上,朝着被困于地缝里的酸与压去,突然间,池水
纷纷消失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变成了小山峰砸向了怪鸟。
酸与在地缝里不停地挣扎嘶啸,待要扑出时,却看到一座小型山体速度极快
的压了下来,越变越大,山峰遮盖住了那恐怖的气息,同时压下了那不甘愤怒的
眼神。
秦婉柔脸色苍白,之前的攻势对她看来消耗不少,看到酸与那处还在挣扎后,
小手虚划。
心中思道:「算时间,应该是快来了吧。」
随即将视线朝着李凡看去,男儿埋着头,拼命的向前飞奔着,女孩心感欣慰。
山谷外的上空,有着很快的东西刮破天际飞了过来,那是鸟吗。
那东西,发出着如鸟般的撕鸣声,声音越来越响。
「来了。」秦婉柔心中大定。
而李凡心中一惊道:「该死,准是那怪鸟的帮凶,这下麻烦了。」
秦婉柔脚下发力,灵力拍打着水面,朝着山谷外跃去,身在空中,形态姿美。
那是柄飞剑,剑身摩擦空气似是产生了火花,瞬间在女孩的眼中变得越来越
大,轻车熟路般的,女孩将剑踩在了脚下,剑身拐了个弯子,向着李凡的方向飞
去。
女孩紧紧地抓住了男儿的手,两人踏着飞剑离开了山谷。
远处,传来了震天般的吼叫。
第十二回金书下篇
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一柄蓝色飞剑载着两人平缓地行驶着,突地一下,剑
身发起了阵阵颤鸣,飞剑似是不稳引得两人忙手忙脚乱作一团。
「色胚,你的手别乱动啊,咿呀。」秦婉柔扭着身子薄嗔道。
李凡委屈的说道:「柔儿,我没有乱动啊,我一直抱着你的腰啊。」
秦婉柔气呼呼道:「那你的手现在在什么地方。」
李凡脸色一红连忙将放在女孩臀部的手抽了开去。
秦婉柔粉颊羞红小声的细喃道:「色胚,我两这是在半空中,你就不怕掉下
去啊。」
两人衣衫尽已湿透,此时此刻还在往下嘀嗒着水儿,这又是在半空中,若不
是秦婉柔裹着灵力护着两人,两人早就冻成冰串子了。
阳光的折射使李凡看到了一层淡黄色的气体围绕着剑身包裹着两人,此刻两
人飞在空中,李凡心中大奇。
李凡紧紧地环着女孩腰身言道:「柔儿,你是仙女吗。」
秦婉柔听到男儿的问话心中不免觉得好笑娇呼应道:「傻瓜,仙女能让你这
色胚抱着啊。」
李凡不解心中思忖道:「能飞在空中难道不是仙人的本事吗。」
男儿对着女孩说道:「柔儿,在我心中你就是那天上的仙女。」
秦婉柔听着男儿的话语心尖儿甜甜的白了男儿一眼道:「傻瓜。」
女孩过了会儿又道:「我两脚下踩着的飞剑,名为冰珀。是我小时候爹爹炼
制的,也是我的宝贝。我们能飞在天上,是因为这是一种修真之术,它能引导人
体内看不到的力量,并且能控制这股力量。对于什么都不懂的凡人来说,这确实
像是仙人飞在空中,可是你不一样。」
李凡听后这才恍然大解,心中思量甚多对着女孩说道:「柔儿是要教我修真
之术吗。」
秦婉柔眉眼一弯笑道:「色胚你不笨嘛,居然能听出我要教你修真之术。刚
才在山谷内攻击酸与时,没想到石壁之上浮现出了好东西,被我学了去,我把那
个教给你。」
男儿心下一喜,也没有在意女孩刚才暗含他笨,只是将环在女孩腰间的手臂
紧了紧。
「色胚,你嘞的我好痛啊。」秦婉柔一声娇呼。
李凡连忙松了松手臂,看着女孩一个劲的傻笑,男儿心头也是愉悦言道:「
柔儿,傻笑什么呢。」
「没什么,就是觉得好笑么。」女孩笑着道。
李凡没有问出什么,也就不再多言,静静地享受着女孩温润娇弹的身子。
女孩心中乐开了花儿,思索着刚在山洞内所看到的古经。
……
酸与黑尾上的倒刺突然竖起,直朝秦婉柔面部打下,攻势之凶狠,速度极快,
隐约地听见尾巴摩擦而产生的音爆声。
怪鸟的黑尾在女孩的眼中越变越大,秦婉柔隐觉脸上刺痛,神色凝重之极,
显然是察觉到了攻势的危险。
滔天般的寒气从酸与的尾部传来,到了后来,竟是可以清晰的听到风的摩擦
声,那黑色的倒刺快速的蠕动着,显然是变得更具杀伤力。
六个冰冷目子紧紧锁定着秦婉柔,眸子下的阴寒杀意,似是能将女孩冻伤。
秦婉柔看着怪鸟的攻击,瞳孔越变越大,太帝金书急速地运转着,体内灵力
纷纷涌入脚下,一个转体,险险躲开了酸与的攻击,脚下灵力凝聚,瞬间弹起十
米多高。
酸与见到女孩躲开,目中的杀意更甚,四翼聚张,黑色的翅膀浮现出一股子
白色气流,可见气流急速的汇聚着,越聚越多,翅翼挥动,飞向了半空,对着下
方女孩发出了一声咆哮。
秦婉柔的身子慢慢的下坠着,她感觉到一股子气机似是锁定了自己。女孩抬
头看去,怪鸟的翅膀通体成了一片黑红,远处看去,怪鸟四翼挥动,就像是燃起
了黑红色火焰。
秦婉柔牵挂着男儿一时又脱不开身心中大急已是大怒:「色胚,你一定要坚
持住啊。」
酸与周身产生了强烈的风暴,颈首抬起,六目泛起深深寒意,黑色的鳞片包
裹着似蛇般的躯体,四翼上聚集的强烈气流形成龙卷般的风暴朝着下方打去。
秦婉柔距离怪鸟甚远,却感皮肤刺痛,从上空逐渐传来的细小气流刮擦着女
孩的躯体,部分衣裳被气流划破,露出了雪腻的肌肤,衣衫纷飞。她眉目微皱,
目光凝聚,俏脸含煞,体内的灵力疯狂地运转着,两只小手飞快地交错着,刹那
间,已结成许多繁琐的手印,天地间的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女孩急速的汇
聚着。
看着那从半空中孕育而下的巨大风暴,女孩手上停下了动作,抬起螓首,目
光变得十分凌厉,两手一翻,灵力纷纷涌出,檀口呼出一声娇喝:「上古炼气之
术,大崩天印。」
强烈地灵力从秦婉柔身上涌出,她脸色苍白无光,维持着这个动作,似是将
力量都要抽空了般,无形的力量,汇聚于双手,随着女孩的推出的方向,打了出
去。
半空中那气势磅礴的龙卷风暴,声势浩大,速度极快,就要压向了女孩时,
一股无形的能量球瞬间撞向了风暴,周围的空间似是碎裂了开来,风暴被那股力
量吞噬般,消逝殆尽。余波的反震狠狠地打向了酸与,将之震飞十米之远,镶嵌
于谷内的石壁之上。
秦婉柔重重的吸了口气,双手垂下,看着那镶嵌于石壁里的怪鸟,呐呐道:
「虽然只是九牛一毛的力量,可也毕竟是上古之术,这下怪鸟该死了吧。」
话音刚落,就见石壁里的酸与,挣扎着,冲空中摔落了下来,重重的砸向了
石板。
尘土飞扬,酸与跌跌晃晃的站立起来,翅翼破碎,鳞片黯淡无光,整个都是
萎靡不堪,死死地盯着女孩,眼神似是要将女孩撕碎。
秦婉柔看着石壁碎裂的方向神色一呆后随之大喜,甚至不敢相信眼前的东西。
谷内的石壁之上,隐隐出现了几行金色的小字,密密麻麻的分布其上,透着
光芒,映在了半空之中。
「这是太帝金书。而且是下篇,正好是我需要的。没想到辛辛苦苦所寻的东
西,居然在这里。」女孩细语着,看了一眼怪鸟,见暂时没有了威胁,扑通一声
跳入了潭池之中。
「好冷,这水渗人的紧,色胚坚持住,我这就找你。」秦婉柔全身被灵力包
裹着,急速地朝下方游去。
潭池很深,静悄悄的,十分安静,漆黑不见五指的水域里只听得见女孩拨打
水的声音,女孩游了很久未见男儿,心中渐渐地害怕了起来,微弱的灵力照耀着
不到三米的区域,越往下游,女孩心中愈是恐惧,黑暗似是逐渐地吞噬拉扯女孩
的灵魂,身体渐渐地的疲倦麻木了,肺里似是快要炸了,层层地水压挤揉着女孩
的躯体。
「色胚,你在哪儿,我快坚持不住了。」
深潭四十米处,漆黑一片,望不到尽头,女孩依旧未见男儿身影,黑暗的种
种恐慌袭上女孩心头,如若想着不是男儿,女孩怕是早已被黑暗吞噬。
「色胚,都怪你,怪你,柔儿好害怕。」
深海五十米,水压挤揉着女孩,本来不多的灵力越发淡薄,女孩地身体没有
察觉的渐渐地开始上浮,肺里好似要炸了。
没有了目标,失了方向,漫无目的的游着,许久,女孩看到了一抹子人影,
同样漂浮在水里,两人抱在了一起。
秦婉柔的思绪被双不老实的手拉了回来,也没有在意,像是自顾自的说道:
「色胚,遇到你,真是太好了。」
男儿一愣,没有回答。
一柄蓝色的飞剑载着两人向着前方的山头驶去。
刹那间,两人就到了某个山头,飞剑开始降低了速度。
秦婉柔对着男儿言道:「色胚,就在这儿休息吧,那怪鸟受了重伤定不会追
来,我的灵力也需要回复。」
李凡言道:「嗯,那我们这就下去。」
言罢便一个身子从飞剑上跳了下来。
其实事实上是这样的,飞剑上李凡紧紧的环抱着佳人,两人都未从刚才的大
战中恢复过来,心情还是有着许些激动。
李凡在剑身上冷的瑟瑟发抖,只好紧紧地抱着女孩,已好相互取暖,那雪白
的柔背还挂着些水滴子,慢慢地滑落于女孩腰间,最后流到了那臀瓣之上。
秦婉柔的衣衫已是尽湿,紧紧地贴于肌肤之上,隐约间大片肌肉已是裸露出
来,裙摆湿哒哒着垂下,水滴儿顺着裙缝里滴落滑下修长紧致的腿子,两个白嫩
的屁股印子似是要突出布料,将下裳撑的溜圆,露出两个玲珑凸翘饱满雪桃。
衣衫部分已是破碎,雪白的肌肤下尽是细小的伤痕,若不细看,真是发现不
了。
男儿心疼的抱紧了女孩,指尖轻轻地游擦着肌肤将女孩身上的水滴打落,抚
摸着那些细小伤痕。
李凡温柔的沉道:「柔儿,这些伤痕明明是该有我来承受的才对。我发誓,
下次我定会站在你的身前替你挡住任何的伤害。」
秦婉柔一怔眼眸里漾着无尽的甜意嗔道:「傻瓜。好痒啊,快放开手啦。」
李凡近乎无赖的言道:「不放手,打死我都不放手。」
一股子祥和的灵气包围着两人,温暖而又滋润,在这剑身之上散了开来。
李凡大感奇怪心道:「这也是柔儿的本事吗。修真之术,竟当如此的奇妙。」
灵力滋润着一男一女,使两人浑身舒畅,仿佛泡在那天沐温泉里,身子骨都
似是酥透了。
没有了寒冷,紧紧相贴着的两人,此时的心情又是另一番天地了。李凡的手
背时不时磕触着女孩胸前的饱满,感受着两团坚挺娇嫩,他不免心间有着一丝痒
痒的,胯下的顽皮悄悄地顶在了女孩臀部之间。
秦婉柔被李凡紧紧地抱着,有些个喘不过气儿,脸颊上不时的感到男儿呼出
的气体,羞得满脸通红,红晕烧的漫布全身,裸露出的肌肤无一不是雪中透红,
男儿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是擦过自己的两团鼓胀,乳上酸酸麻麻的,突然
臀瓣间有着什么东西顶着了自己。
女孩俏脸酥红,银牙紧咬,默默的忍受着身子传来的快意。
李凡感到怀里的女孩身子绷得僵直,似是有些儿紧张,两只手背开始慢慢的
上移,紧紧的顶触着两只鼓胀乳球,轻柔的挤压着,似是看到女孩儿没有动静,
便放下胆子将手背翻过手心微微地托着饱满乳球,一会儿,便轻轻地在周围抚摸
着。
秦婉柔身子骨敏感,怎会感觉不到男儿的小动作,心中羞涩的同时也感到欢
喜,爱慕的男儿喜欢自己的身子,她也就不破快此时的气氛了,乳房上传来阵阵
蚂蚁爬过般的酸痒,渴盼着他更多的爱抚那里,鼻息间忍不住哼出一声娇喘。
「不好,柔儿发现了吗,这下又该被她责骂了。」男儿时刻的注意着女孩的
神情,她面色红扑扑的,极是诱人,恨不得在上面咬上一口。
李凡心念大动,覆手捏住两团乳房,隔着布料揉捏了起来,逗弄了片刻,发
觉布料下似是有着点儿凸起,指尖便按压着那翘起的乳珠,女孩依旧没有动静,
手掌顺着女孩的领口直接伸了进去,那是一团子娇嫩弹手的细肉,两指尖夹住乳
头绕弄起来。
「嗯嗯……不要……好酸……」秦婉柔忍不住发出了娇喘,肌肤摩擦的火热
让她顿感陶醉。
两人紧紧撕磨,挤压间挑动了情欲,两人呼吸渐感浓重,纷纷喘着粗气。
李凡胯下胀痛,忍不住将棒儿顶向了女孩臀缝间,在那里磨了起来。手指从
裙下探了进去,隔着一层子淡淡布料磨着娇缝儿,那儿湿润黏滑,摩擦时发出了
响声。
「不要……色胚……你做什么啊……」秦婉柔大惊,一声娇呼。
「柔儿,我那儿生痛,就想在你那儿磨磨。我脱了你裤子好不好。我也知道
女孩儿那处碰不得,可就是想磨磨。」李凡嗅着女孩的发丝喘着粗气道。
「笨蛋,傻瓜,这是在空中啊……嗯嗯……」秦婉柔扭捏的说着,已是无力
反抗。
李凡一把扯下了女孩的亵裤,褪至膝下,拉起裙子,让两团白嫩晃眼的屁股
蛋子露了出来,男儿顶着女孩腿子,将肉棒凑在了臀瓣间,上下的摩擦着。
女孩被磨得扬起螓首,携起葱指,一个劲儿的娇喘,下身泄出一股蜜来。
「嗯嗯……呀……咿呀……」
李凡几经耸动,肉棒仿佛一根烙铁,磨得女孩蜜液滑下了股沟,愈发的滑溜,
棒头似是抵到了一处凹陷处,男儿举着肉棒,在那儿摩擦着,似是一举就要捅入,
女孩一惊,兰指慌忙堵住了那儿,连忙摇头。
「不行……那儿不行……」女孩发着颤音。
李凡心中苦涩也知晓急不得,只好在那肉唇外,按摩挤压着,棒头逗弄着那
蛤口之上的小珠子,一会儿,男儿似是渐忍不住,一把拽捏住了女孩乳房,捏玩
推抚着,肉棒儿愈磨愈快,棒身一抽,白沫儿泄了出来。
秦婉柔被男儿磨得浑身儿发软,似是要站立不住,剑诀也是把捏不准,蒂儿
一酸,一个激灵,泄出蜜来,浇在了棒头之上。
两人欲念大消,顿时哭笑不得,亵裤上还在嘀嗒的掉着淫蜜,臀缝儿黏滑,
裙摆尽是欲痕,不知儿如何收场。
「你这个笨蛋傻瓜,呜……」秦婉柔羞怒指尖狠狠地掐在了肉棒之上,男儿
哎呦一声。
「色胚,我们找个山头吧。」秦婉柔红着脸道。
「嗯,好的。」男儿连忙应道。
于是两人便到了这不知名的小山头来。
两人的衣物尽是黏腻,走起路来大感不适,惹得女孩薄怒,不停地抱怨。
找了一处水潭,女孩男儿分别洗尽了身子,这才在一处峰石之上坐下,互相
盘坐。
女孩湿发垂落胸前,领口大开,裸露出两团雪白的乳房,可以看到两抹红尖
尖的凸起,看得男儿心火又是冒起。
眼向下撇去女孩的两只春尖笋足,白花花的足趾柔嫩微微蜷起无不吸引着男
儿眼球。
「色胚,你还想不想学。」女孩看到男儿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羞处薄怒道。
噢的一声李凡立马端正盘起,不敢再有一丝欲念,眼光清明盯着女孩。
秦婉柔看着男儿的眼神不带有欲念心中满意,只是男儿的目光炽烈让她心中
羞羞的,小脸儿染起了朵红晕。
女孩也是正做盘起,朱唇缓缓开合。
秦婉柔表情严肃正声道:「色胚,我族内经特殊,不能教与你。」
李凡心下一急正欲出声便听女孩又接着说道。
秦婉柔看着男儿着急促狭道:「不教你内经吗,是为你好,你日后定会明白。
不过我这里有更适合你的内经,你定能学会。想学吗。」
男儿一个劲儿的点头。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嘛。」女孩娇嗔。
「把手儿伸向我,紧贴我的手心。」女孩伸出了两只手儿。
男儿伸出了手紧紧地贴在了女孩手心之上,女孩十指柔嫩,触感滑腻,手心
里有些细汗,不敢多想连忙稳住心神。
李凡感到一股子热气从女孩的手心处传了过来,热热的,麻麻地,从腹部蔓
延全身,一圈圈环绕着。
男儿看到女孩裸露的肌肤上开始冒着热气,细小的伤痕快速的治愈着,女孩
似是痛快又似是舒服,喘着娇气。小会儿功夫,女孩的身子便不再开始冒气,伤
痕也是消失不见。
李凡瞪着大眼看着那神奇之处。
心中突然想起了女孩的声音,吓了男儿一跳。
秦婉柔认真地叮嘱着男儿:「色胚,别慌,是我。这是我要教给你的经法,
知道你笨待会儿我会强行将经法灌于你的脑中,你莫怕。那团气体流过的方向给
我好好地记住,别忘了,那是功法的运转体系,牢牢地记住,千万不要忘了。」
男儿闭上眼睛,仔细的记着那团热气流过的方向,几个周天过后男儿已是牢
记于心。
女孩的声音传进来男儿脑中那是经法的内容。
「老君闲居作七言,解说身形及诸神,上有黄庭下关元,后有幽阙前命门,
呼吸庐间入丹田,玉池清水灌灵根,审能修之可长存,黄庭中人衣朱衣,关元茂
龠阖两靡,幽阙侠之高巍巍,丹田之中精气微,玉池清水上生肥,灵根坚固老不
衰,中池有士服赤衣,横下三寸神所居,中外相距重闭之,神庐之中当修治……」
女孩的声音如雷声般震荡在男儿脑前。
李凡只觉得大脑发蒙头疼欲裂,脑海的东西阵阵的回响着,胸口砰砰直响,
似要炸裂。
秦婉柔看着男儿一狠心将上下篇通通地灌了进去。
李凡脑海里只听一声闷响,确是没晕过去,苦苦的撑着。温热的气体快速的
流动着,一圈圈滋养着男儿的身子。
许久,气体才停了下来,女孩抽出了手心,笑盈盈地看着李凡。
秦婉柔拍了拍手心看着男儿似是满意笑道「色胚,内经我已经传给你了,它
会慢慢的出现在你的脑海里,到时你便是想忘都忘不了了。」
李凡感激的看着女孩沉道:「柔儿,谢谢你。」
「傻瓜。」秦婉柔白了男儿一眼。
接着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枚玉佩,郑重的放在男儿手心里,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这玉佩里记载几个上古炼气之术,非常珍贵,你定不能让第三人知晓,这里的
功诀你暂时不够格练,当你体内的灵力成为金色时,才可以练它,到时你只需将
玉佩捏碎,功诀会自行到你脑海之中。」
男儿心中感激女孩所做的一切。
再也是忍耐不住一把搂过女孩,朝那殷桃小嘴便是吻去。女孩嘤咛一声,倒
在了男儿怀里,任其上下抚弄。
两人温柔相吻,片刻间才缓缓分开,彼此间的舌儿之上还卷着丝丝粘液,异
常的淫绯撩人。
秦婉柔羞红的脸颊喘息道:「才一会儿功夫,又来欺负人家。」
李凡喘着粗气道:「柔儿,不喜欢吗。」
女孩涨红了脸轻啐了一声嗫喏道:「谁,谁喜欢啊,人家才不喜欢呢。」
男儿顾着女孩的面子没有道破,只是细细的吻着她的脖颈,一路吻下。
秦婉柔的衣衫为了方便传功之前就已是大开,被男儿的手掌一拉,露出一角
粉色的抹兜来,舌尖儿在那胸口前轻舔着,将道肉沟儿舔的滑滑的,舌儿游动隔
着抹兜抵住了一只尖尖乳头。
女孩喘着娇气发着呻吟:「色胚,将内衣褪去了吧。」
李凡大喜一把扯下抹兜。秦婉柔咿呀一声,露出了两只玲珑挺翘的娇乳来,
不大不小,刚好一手可握。
两只乳尖红润纤细,乳晕粉粉嫩嫩,冒出数些细小的红疙瘩,乳头如初花吐
蕊,慢慢地翘起宣誓着它的骄傲。
男儿舌尖儿一抵,在那粉晕儿上打着圈圈,女孩大羞推着男儿手上却用不出
丝毫力气,乳尖之上的快美已让她沉沦欲海,串串极美电流似是直窜心房。
秦婉柔只觉得两团乳儿又涨又酸,身子骨的另一处酸麻难忍,禁不住身子扭
来扭去,两只修长美腿打着颤子柔嫩的脚趾紧紧抵着地面,小手儿悄悄地滑下了
腿心处。
男儿还在逗弄着女孩两颗乳头,舌尖儿吸吮着乳根,似是怎么弄都不够,轻
轻地用牙齿撕咬着,恨不得一口吞进嘴里,两只酥乳被男儿舔的油光水亮,闪闪
发光。
李凡注意到了女孩的小手儿,大手向下按在了她的手背上,女孩一惊,小手
正欲抽去,男儿牢牢地将之抓住,放在了那娇嫩之处。
男儿抵着佳人发丝对着女孩耳边轻道:「柔儿,你那儿好湿啊。」
「色胚,不要说了啦。」秦婉柔羞红着脸在男儿耳上轻咬一口,又似不胜娇
羞一头扎进男儿怀中。
女孩的举动在男儿眼里异常的勾人。
李凡轻柔地将女孩的衣裙褪了下来,女孩除了条亵裤罗袜已是一丝不挂,她
下身是那极薄的白色绸裤,紧紧贴着肌肤之上,乌黑芳草若影若现,腿心中央的
那抹娇嫩丰腴,将绸布顶的高高凸起,中间透着半指来宽的细窄湿痕,浸透绸子,
依稀看到一道子粉嫩娇脂。
女孩见到男儿正要去拉亵裤,抑制不住羞意慌忙用手去遮,心乱如麻,娇嚷
道:「不要啊!羞人。」
李凡道:「我的不是也叫你看去了吗。」
秦婉柔应道:「啐,谁稀罕看你那儿。」
她说的很是硬气,眼波却偷偷流转瞥向了男儿裤裆之上鼓起的肉龙,小手儿
迟疑了一下,缓缓地从腿心移开,鼻息间挤出一声低吟:「讨……讨嫌鬼……」
李凡喉结抖动,捏住了女孩儿的柔荑,将女孩的葱指放在那凹陷的娇嫩之上,
轻轻地触点着,女孩指尖拨开两瓣鲜美蚌肉,露出内里粉嫩,他引导着女孩的指
尖在那蜜缝外微微的滑动,粘稠的汁液挂在指尖上细抚过那柔顺的一卷子乌毛,
女孩儿口中娇喘着按着蛤肉,蛤口的蒂子悄悄地探了出来。
男儿指腹轻轻地触了几下,猛然间女孩发出一声娇呼,只见女孩的一只儿小
腿胡乱屈起,一只脚丫儿蹬的笔直,蛤内剧烈蠕动喷出了几注水儿来,溅的男儿
一脸。
男儿一怔,女孩却是羞得哭了起来,两只脚儿胡乱的踢着,哭的那是梨花带
雨,眼泪哗哗只掉。
李凡眼眸温柔,轻轻的抱着女孩,吻舔着女孩眼角的泪水,拍打着女孩粉背,
连忙哄道:「柔儿,不哭,不哭……」
秦婉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睫毛微眨,嗔道:「呜,,我又不是小孩子。」
女孩小手胡乱摸着,游走到了男儿裤裆那儿。
「色胚,你那儿变得好大啊。」女孩惊道。
说话间兰指轻轻地解开的绳带,让怒龙解放了出来,男儿肉棒子充血肿胀的
宛若硬铁,热烘烘地棒首在柔荑间弹跳着。
「好柔儿,帮我放出来好不。」李凡道。
秦婉柔瞪了男儿一眼在他惊讶的目光下,俯下头去,檀口一张,将棒儿吞了
进去。
女孩的小舌头紧紧的抵在包皮之外探动,小圈般的打着转儿,毫无技术可言,
可对男儿确是十分的刺激,那湿软的舌尖将棒端溢出的白沫汁儿吸允干净,她第
一次品尝男儿肉棒,说不出来时什么味儿,有些咸,有股子腥味,有点像生鱼片
儿。片刻间,便是喜爱上了这根棒子,忍不住将肉棒儿尽数吞入,细嫩的腔壁仔
细研磨,允的兴起儿贝齿轻轻环咬,吓得李凡棒儿一缩。
秦婉柔只觉得男儿的肉棒说不出的可爱,把那敏感的棒头吸允的闪闪发亮,
舒服的李凡小嘴哼哼直欲仙去,猛地间男儿似是到了要紧之处,双手紧紧捧住女
孩脑勺,将棒头擦入了女孩喉头深处,碰到了一处嫩心。肉冠点在其上,极其的
舒服,女孩似是也察觉到了男儿的舒爽,快速的允舔的棒端马眼,突然男儿一阵
闷哼,女孩儿捂着了小嘴儿,嘴角还挂着白白的汁液。
「色胚,我不要这样了,柔儿那儿好难受啊。」秦婉柔不停地摸着腿心的娇
嫩。
男儿胯下也是疼痛难忍,刚被女孩弄得射出来了,可棒儿一点没软,反而越
发猖獗,高高的耸着。
「柔儿我这棒子还硬着呢,我们继续好不。」男儿眼眸中尽是渴盼,女孩挨
不过男儿的如火的眼神,只得任从。
两个未经人事情欲的孩子,彼此间抱在一起,互相的尽情抚摸,把玩着各自
的身体,情欲似火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唔唔……嗯……色胚……我好想摸你……摸你柔儿觉得好舒服……好舒服
……呀……」
女孩眼波朦胧迷乱,荡漾着浓浓情意,柔荑胡乱的抚过男儿身子。
男儿更是双手乱捏乱抓,没了方向,不知摸向哪儿。
彼此间口唇相贴,舌尖纠缠,唾沫粘液嘀嗒下坠,不知下步该去向哪儿。
「柔儿,我那里好痛啊,这次它没软下去。」李凡苦苦忍着急道。
「啾啾……嗯嗯……色胚……吻我……吻我就不痛了……」秦婉柔也是浴火
焚身,一个劲儿的舔着男儿嘴唇。
女孩腿心处溢出丝丝的汁液,打湿了男儿腿子,李凡心火直冒,大着胆子将
棒儿向那肉缝探去,在蛤口的缝子里磨着。
女孩感到底下的肉唇间被男儿的肉棒挤开,微微的磨着,那儿的麻痒似是消
了不少,急急地哭嚷道:「就是那儿……色胚……快磨……快磨那儿……」
「嗯嗯……嗯……好酸……咿咿……呀……」女孩咿咿呀呀的娇喊着,星眸
半闭,似是极为舒畅。
男儿磨着女孩那儿也是觉得极其爽利,吸口凉气,狠狠地在肉唇儿上磨弄着,
女孩肉唇间不停地分泌出汁水,滑腻温润十分的好玩,隐隐听见水声,男儿也是
玩的十分高兴,猛地一用力,大半棒身,挤了进去。
秦婉柔一声尖叫,眼泪花花掉了下来,腰背弯了起来,两只柔足蜷起,打起
了摆子。
男儿顿时一惊,棒头儿还在往外滴着鲜血,已是被吓傻了。
「呜……」女孩哭了起来。
李凡张目结舌,已成了呆瓜,一动不动,脑中思道:「完了,我把柔儿玩坏
了。」
男儿立马抱起了女孩,连衣物都为捡起,慌忙地跑向了不远处的湖边,女孩
还在哭泣,猛地感觉自己在摇晃,牵道伤口,睁开双眼乱踢了起来。
秦婉柔羞道:「色胚,快放我下来,那儿不痛了。」秦婉柔羞道。
李凡急的满头是汗:「柔儿,你那儿还在流血啊。」李凡急的满头是汗。
秦婉柔扭捏着小声说道:「笨,笨蛋,不要紧的,女孩那儿本来就是会流血
的。」
说罢将脸颊紧紧的塞在了男儿怀里,羞得不再说话了。
男孩轻轻地将女孩放到湖水里,用水流冲洗着蛤口,蛤缝外的鲜血顿时不见
了。
秦婉柔如蚊声般的轻言道:「色胚,我还要,继续像刚才那样。」
李凡大喜,看到前方有一处平面,将女孩放在了平面上。紧紧地压在了女孩
娇躯之上,刚在水中冲洗了肉缝,肉唇滑腻没几下便挤了进去。
秦婉柔心中有一丝害怕,更多的则是渴望,女孩只觉得底下一涨,棒子便探
了进去,惊得她一声娇哼,那帮儿缓缓地抽送着,填补了心头莫名的空虚,只觉
得十分舒爽,不由的娇喊了起来。
「嗯嗯…呀呀……色胚……快些个……」
李凡感到自己的棒儿被着一团子柔嫩的腔壁包裹吸允着,说不上滋味,狠狠
地刺下去软肉绵绵的不着力道,抽的慢了,却紧迫逼人,只得呲着牙快快的抽送
着,顿觉快美异常,暗道原来女孩那儿是能够进去的。
一个急送,打在了一团嫩蕊之上,只见女孩咿咿呀呀叫唤,耻骨紧紧地抵着
男儿撕磨,男儿被心子包的龟头儿酥麻,头皮阵阵发麻。
「好痒……嗯嗯……就是那儿……快一点……深深的……嗯嗯……啊啊啊啊
……」
女孩大叫着双腿子紧紧地勾住了男儿的腰身,急急地挺送着,脚跟儿紧紧抵
着男儿宽背,足趾紧紧蜷着。
女孩的声音本就甜美,此时娇喘的呻吟更是勾人心魄,荡人心魂,淫媚入骨,
李凡暗道销魂,苦苦支撑,挺腰狠狠地抽了几下,具打深处,背上的脚儿晃来晃
去的分外撩人,一把扭住,双手掌各握一只,尽情地把弄。
只觉得雪白足趾柔嫩娇弹,张口便是允了进去,舌儿逗弄着脚缝儿,舔过脚
背,欲要勾舔脚心。
女孩觉得脚心奇痒难忍,脚丫挣扎半天没有从男儿手心里挣脱,心子深处一
荡,小腹暮的一抽,脚儿狠狠一蹬,男儿捂住了下颚。
李凡下颚一痛,棒儿抽了出来,女孩阴唇猛地间溢出大量的白浆,打湿了男
儿的春袋。
秦婉柔呼呼的娇喘着,眼眸迷乱断断续续言道:「色胚,,男女间的情事原
来如此美妙,,好爽利……」
又听女孩娇呼:「色胚,柔儿还没有玩够你的棒儿,这次换柔儿在上面。」
秦婉柔在男儿唇间舔了两口,眼神半眯,携着半跟细小尾指,翻身把男儿压
在身下,小巧柔荑紧紧的抵着男儿胸膛,臀股一晃骑跨到了男儿腰上,雪白柔足
半掌撑地,足弓交错调整的方位,不一会儿,两瓣蚌肉噙住了龟首。
女孩一声娇呼:「傻瓜,快托住柔儿呀,柔儿那里好酸。」男儿听后想要托
起女孩却不知从哪儿下手,只得掌心紧紧按在两团娇乳之上,逗弄着那勃挺尖翘
的乳头。
「唔唔……恩恩……」女孩也不急着坐下身子,垫着脚尖儿,摇晃着屁股蛋
子撕磨敏感的龟头。
几下过去,龟头的热气烫的女孩腰眼发酸,打了几个摆子,差点从男儿身上
摔了下去,这一撕拉,乳尖疼痛,溢出几滴蜜儿。
「好酸啊……色胚……呀呀……你别使力气嘛……咿……啊啊啊……」
两人的私处早已是泥泞不堪,龟头每下都触在那粒花蒂子之上,磨得女孩浑
身发软,失了劲儿,雪臀微微下沉,大半个棒端挤进了温润湿腻的肉唇之中,将
两瓣花唇撑的浑圆,女孩眉儿微皱,发出一声颤音,诱得男儿腰间上耸,顿时尽
根入内,女孩一个激灵趴在了男儿身上,大口喘气。
「呜……色胚……刚才那下子差点儿撕裂了柔儿……」
男儿双手托着女孩臀瓣,轻轻地抚摸揉捏着,感受着女孩屁股间的娇嫩弹性。
她不时的轻轻坐下,突地般又狠狠坐下,玩的十分尽兴,男儿也乐得自在,
只管享受那紧致的腔壁。
「唔唔……轻点……快……快……就是那儿……将柔儿顶的深深的……」
秦婉柔只觉得内里肉壁阵阵酥麻,男儿的肉棒似是挤在某处心头肉上,一缕
蚂蚁般爬过的酥痒涌入心尖之上,急的女孩抵着男儿腰间狠狠撕磨,白汁浆液溢
的整个屁股都是,滑溜溜的,似是还不解痒,垫着脚尖儿,狠狠地扎着桩儿。
「啊啊啊啊啊……快啊……色胚……揉到柔儿深处来啊……」秦婉柔大叫着,
屁股愈晃愈快。
「柔儿的屁股好滑,好嫩,那是。」李凡摸着女孩的臀瓣。
女孩白嫩弹实的屁股不停地挤压着李凡,男儿心火大冒,狠狠地掰捏着浑圆
翘臀,将两个雪桃子揉抹着黏滑淫靡,指尖滑过臀沟,摸到了一处细小洞眼,指
尖摸了点儿汁液在那处揉擦着。
「脏啊……不要……快……」女孩呼吸愈是急促,小脸儿似是能够拧出水来。
李凡觉得棒儿越来越胀,似是要涌出什么东西,看着女孩胸前的两只雪白双
乳,红梅摇晃,一口便是咬住乳头,用力的吸允着,胯下急急挺耸。
「嗯嗯…咿咿……啊啊啊啊……」女孩扬起螓首咿咿呀呀,大声的喝叫着,
双手胡乱的抓向了男儿的肩旁,柳腰急摆。
李凡快速的抽添着,突然感到女孩内里肉壁深处似是开了个小口,强烈的吸
力允着棒头要将其吞入进去,男儿心头大奇思道:「奇怪,刚才柔儿这里还没有
口子,女孩的身子究竟有着多么奇妙。」
男儿刚想了会儿,就感到棒头一顿陷了进去,只觉得里面温热异常,内里皮
肉不停蠕动,绞的男儿头皮发麻,刚要抽臀离去,谁知腔壁里似是有着无数细小
的水蛇,钻入马眼深处,不停地蠕爬,男儿顿时惨叫一声。
「柔儿,你那里好似藏有小蛇啊。好痛。」李凡闷哼着。
女孩瞧见男儿似是极是痛苦,心疼坏了,听到男儿言语注意力集中到了那儿,
内里的那团嫩蕊,似是突然冒出来的,被男儿捣的酥麻颤栗,刺激的她心魂酥散,
骨头儿都要化了。
秦婉柔娇喘道:「那里,好痒啊,柔儿也不知道,可能女孩都是那样吧。」
男儿也不细想,狠狠抽添了几下子,小腹感到憋胀,连道:「柔儿……我快
要到了……」
「唔唔…柔儿也要出来了……嗯嗯……」女孩足趾紧紧抵着地面,嫩心儿急
剧收缩,蓦地汁液迸出,丢了身子。
李凡只觉得浓浆热烈的滚烫涌来,棒头发麻、发酥,倏地泄意沸腾,勉力顶
耸几下,龟头揉着花蕊怒射开来,泄了阳精,直袭娇嫩花心。
女孩通体酥软,骨头似要融化一样,软软地伏在男儿身上,轻声娇喘。
两人交接处,还在往外溢着白浆,棒儿还被紧紧咬着,直到慢慢变小从缝儿
里挤了出来,蛤口里微微的冒着白色沫子。两人相拥,四目相对,眼眸里尽是浓
密的柔情爱意。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