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一卷)(1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回惊变不速之客
蜿蜒的林荫小道中,树木苍翠,鸟语花香,茂密的枝叶笼罩在李凡头顶之上,
映出了一片阴影。男儿耷拉着头,无精打采,晃荡着步伐慢悠悠的走着,身旁已
无佳人。
脑海里闪现过女孩的一嗔一笑,每一丝神情都是那么完美,想着想着心都快
要化了,树荫里回荡着几声男儿的傻笑,愈传愈远。
李凡随手抓了一只野兔对着说道:「柔儿回家了,也不知何时能够回来。」
「野兔兄弟,你能明白吗。你倒是应个声啊,哦,我忘了你不会说话。」男
儿手掌捏着野兔两腮,幽幽道。
在野兔看来面前的恶人,凶狠狠的盯着它,一个劲叨叨着,自己也听不懂恶
人的言语,他不会吃了我吧。
野兔心语:「呜呜,我是只善良的兔子,虽说我是杂食动物,可是妈妈从小
教育我要吃素,我身为兔子,没有吃过一口肉,定是兔子界的楷模啦。
不对,不应该想这些,如今我的兔命受到了威胁,妈妈教育过我定要誓死反
抗,那是什么,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李凡只觉得手指一痛,血珠子掉了下来,一把捏住了野兔脖子提了起来怒道:
「你这只兔子,居然敢咬小爷我,正好小爷心情不好,就拿你烤了吧。」
说罢男儿坐在地上随手捣鼓了个架子,利落地烤着野兔。
野兔心语:「妈妈,我好怕,面前恶人太凶残了,,啊,要死了、要死了。」
片刻间一股子肉香飘散在林间,其中夹杂了一丝丝焦味。
「兔肉还是红烧的好吃,不过这兔子好肥,定是肉吃多了吧。」
吃饱了,李凡躺在了树荫里,慢慢地闭上了眸子。
夏日的烈阳照射在一处湖水之上,一男一女泡在其中,静静地享受着此刻的
温润。
男儿怀里抱着女孩,手掌抚摸在两团娇嫩之上,鼻尖抵着女孩发丝轻言道:
「柔儿,你这里还尖尖的哩。」
女孩眉眼含情,俏脸润红,抵不住羞涩一个劲的往男儿怀里钻去,脸蛋儿紧
紧贴于男儿胸膛,舌尖儿轻轻地在之上扫舔着,热风打在柔背之上,忽觉享受之
极,闭目轻哼,突地臀下巨物卡在娇缝之间,心尖儿一慌跳起来急道:「色胚,
你那东西又来作怪了。」
李凡苦涩笑道,竟是无言以对。
秦婉柔见男儿不说话,温声温气道:「色胚,我们上去吧,一会儿我怕又忍
不住。」
女孩勾着身子盯着男儿,眼波如水,两只雪白娇乳晃在男儿眼前,尖尖一角
甚至顶在男儿鼻头,看得李凡胯下一抽直欲喷出,喉头一动,忍住了将要侵上胸
前的魔手,涩声道:「好吧。那就上去吧。」
秦婉柔看着男儿样儿,心头一乐,飘然间已将衣衫穿好,垫着脚尖来到李凡
面前,小手拨了拨鼓起了阳物娇笑道:「好啦,快点个穿衣吧,时辰不早了,我
们该回去了。」
两人踏上了回苍牙峰的道路,半道间,两人听到一阵尖锐地鸣叫声,盘旋在
两人上空,李凡神色一肃,做好战斗之态,女孩突地张开双臂却是笑着奔了上去,
男儿一愣,紧紧跟在了女孩屁股后面。
一处空地上,一只黑色的鸟儿在男儿眼中越变越大,亲昵地飞在了秦婉柔小
手之上,尖啄轻触着女孩脸颊,黑羽靓丽,眼神锋利,非常神气。
女孩娇笑着躲避着鸟啄,言道:「好了,好了啦,小七,是不是那臭老头又
带来消息了,快让我看看。」
李凡疑道:「柔儿,这麻雀是。」
说完黑雀飞在李凡头上,狠狠地啄了几口。
男儿着怒:「 一只麻雀也歹嚣张,看我不好好收拾这畜生。」
秦婉柔连忙将黑雀抱在怀中细抚着羽毛言道:「 小七才不是普通的麻雀呢,
它是七彩翔云雀,可有着一丝龙的血脉哩,你不要小瞧了她。」
李凡嘴里嘀咕道:「 可为何全身都是黑毛哩。」
「难道是杂种……」男儿恶狠狠地想着。
女孩白了男儿一眼轻道:「 傻瓜,因为小七还没有长大啊,你看她的尾羽
后面是不是有着几根金色的毛呀。」
李凡眼睛瞟过去的确有几根金色的羽翼夹杂在黑毛当中,闪闪发亮,异常地
耀眼,发觉男儿看她,小七昂起鸟首,抖了抖尾翼,神情鄙视瞥了男儿一眼。
「这小畜生还挺有灵性,就是不知味道咋样……」李凡心里琢磨着。
秦婉柔看到男儿心不在焉不知想着什么继道:「你可要对她好一些,她就像
是我的孩子一样。」
李凡应道:「柔儿,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待她的。」
心中却是道:「找个机会一定将这畜生吃了。」
秦婉柔轻应了一声,从黑雀的鸟颈上取下了一串菱形玉佩,玉佩呈紫色,只
有人的小指之宽,被黑羽遮挡着,若不细看当真发现不了。
男儿看着女孩使出灵力将其握在手中,轻轻一捏,玉佩碎了开来,印出一行
细小的文字。
「族内有要事相商,速速归来。」
秦婉柔眉间紧皱,银牙一咬,言语间很是不舍对着李凡突道:「色胚,柔儿
要走了,你多保重。」
男儿一愣,没有言语,只是将佳人一把搂入怀中,在女孩的嘤咛声中吻上那
粉嫩唇瓣。
离别的不舍使两人吻得深刻、热情,愈炽愈烈,深陷忘乎所以的醉热之中,
男儿眼中炽热尽情得探寻索取,直欲将女孩儿揉入心尖,女孩响应着男儿,由他
吮咂怜惜肆意为之。
男女之间的情欲爱恋,此时却是被只鸟儿看得眼里,小七晃着头,圆溜溜地
眼睛仔细的看着,将其景映在了眼里。
良久,两人唇分。
女孩玉靥微红,垂眼含笑,扭捏着柔弱身子,脚尖儿微垫,凑到男儿耳畔轻
言道:「傻瓜,可不要想我,柔儿还会回来的。」
一眨眼,女孩便跳上了飞剑,在男儿不舍的目光下飞走了。
临去秋波那一转,荡得男儿心欲酥了。
唇上还残有香味,佳人却是踏剑离去。
……
日暮,晚霞将至。
苍牙峰山角十里外,两道身影以追风逐电之势穿行在林荫之间,速度极快,
眨眼间便是一丈之距,疾行发出阵阵的风啸之声,晃荡起两人衣衫,风声中忽闻
一声不耐烦地声音:「明师妹,你我已行日六日之久,为何还不见那妖女踪迹。」
说话者是名男子,男子奔行林间发丝随风飘打,很是潇洒,一身白衣更是衬
得器宇轩昂,剑眉星目,气质不凡,只是眉宇间偶尔透出一股子阴霾,可知男子
不是善茬。
「柳师兄,准是这方向没错,那妖女受了重伤,若不是她用了秘术逃走,必
定死在四位长老联手之下。」少女音如黄莹出谷般美妙动听可那话音却地掷地有
声不容一丝质疑。
少女一身橙衣,约莫十六七岁,端的月貌花容,风姿绰约,足尖轻点间,露
出一只绣花娟鞋,浑圆的脚踝肌如凝雪,十分的诱人晃眼。
两人连日行程,却未觉疲倦,只是数日未发现妖女踪影,不免心头感到不安
焦虑。各种想法甚多,疑虑重重。
男子猛然间阴沉着脸,眼神闪过一丝凶煞之气,突地冷语道:「明师妹,你
就没有想过吗。倘若妖女恢复了正常,你我二人上去只是送死而已。」
少女察觉到了不对,眉间微紧,一双杏眸盯着男子不咸不淡道:「哦,师兄
莫不是怕了妖女不成。」
男子岂能听不出女孩的嘲笑之意也不动怒瞪视了少女一眼冷哼道:「四位长
老联手,都被那妖女借机杀掉一位,这样的妖女师妹难道不怕。」
语气冰深阴冷,让人不觉得毛骨悚然 .少女似是早就习惯了男子说话的语气,
并未有何不适,迟疑了片刻方沉声道:「那妖女受了重伤,没有半月怕是好不了,
还不至于让我感到害怕,更何况,那妖女杀了我门派长老,与我门派早已是有着
不共戴天之仇。」
男子听完少女话语之后语气透着儿轻蔑狂妄又道:「明师妹,不要把自己说
的那么伟大,你的底我多少知道一些,看那妖女所使出的功法,身份地位一定不
低,倘若捉到她,定是大功一件。」
少女神色不愉。男子继而又道:「怎么,被我说中了。」
少女神如死潭之水眼中未泛出一丝情绪菱口微绽平淡地应道:「那么,师兄
跟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不会也是看中了这件功劳。」
男子倏地大笑,神情更加猖狂枭獗,右手伸向胸前,缓缓的握紧,目视前方,
耳畔擦过啸风吹起几缕发丝,更是衬显他放浪快意之势。
少女向来喜怒不形于颜色可还是被眼前男子影响不禁薄怒道:「你笑什么。」
男子阴沉着面颊脸部一侧被斜阳映出儿一片阴影低声突道:「明师妹,你放
心我是不会抢你功劳的。」
少女神色一缓,还未放下心头思绪,便听男子又道:「甚至可以将它拱手让
与你。」
少女唇角上扬,眼神泛着寒意回道:「柳师兄,你开出的条件是什么。」
男子一愣,转而放生大笑,这笑声又与刚才的笑声略有不同,斜眼撇去,少
女银牙微咬,面色强压怒意,男子似是享受之极,应道:「果真当是明师妹,最
为了解师兄。」
少女冷哼一声表情不快,似是受不住身旁男子的虚伪。
男子继而沉道:「师妹,我的条件是。」
少女不语。
「我要那个妖女,抓住妖女后我要借用妖女几天。」男子目露凶光,神色带
煞。
少女心中掀起波澜,忍不住将目光看向了男子。
男子舔了舔嘴角,眼神阴寒盯着少女,冷声质道:「师妹,莫非是不愿意。」
少女心下一冷,突觉寒意袭身,似是有着剧毒之蛇盯住自己,浑身不适,许
久才道:「师兄,多虑了。」
男子似是听到了满意的答复,不再说话。
少女心中思忖道「此人向来高深莫测,这回脑子里又打的什么算盘。才过数
月,功力又是精进了不少,对此人必要小心防范才行。」
接下来,两人一路无言。急速的向苍牙峰脚下奔行着,转眼间已接近峰角五
里之处,看着目标越来越近,两人心中想法却是各异。
男子眸中泛着丝丝寒意,盯着远处的峰头,心下也是隐隐有着期盼心头思道:
「倘若顺利擒住那妖女,将之炼为炉鼎,欲我功力必是大进。」
想到这里男子眼角贪婪地看向了身旁少女,目光游移在那曼妙浮凸的身材之
上,少女酥胸饱满挺翘,橘色的肚兜刚好裹住一对乳房,露出一道子细小的沟儿,
随着少女轻晃,沟儿可口诱人,往下看去,烟罗百褶裙遮住了那浑圆结实的臀瓣,
可是少女疾跑间,两只腿儿交错点地,绷出玲珑有致的大腿曲线来,不时还可看
到那白皙纤细的脚踝,秀足弯如月弓,绷得极紧。
「我倒是忘了眼前这诱人的师妹,胸部的两团奶子,发育倒真不错,只是不
知底下的娇嫩密缝是何模样。
这美人儿要是被别人采了岂不可惜,我又何必舍近求远呢。「
男子目光淫邪,一个劲儿地瞥向少女娇羞之处,女孩似是有所察觉,月眉微
竖,咬了一口银牙,不易发作,只是脚尖发力,加快了步伐。
男子落后几步,更是将少女的诱人曲线敲在了眼里。
冷笑一声紧紧跟上。
两人奔驰过的地方,尽是飞沙走石。
一小晃儿功夫,两个不速之客便到了山峰底下。
乱石嶙峋的山峰巍峨矗立在二人眼前,夜幕让这獠牙般雄伟的山体显得丝丝
狰狞。两人抬头望去,琐细地石子零零碎碎的从上空跌落下来,发出了一阵尘土
之声。
男子眼神阴霾,摊开双手对着身旁少女言道:「是在这上方没错吧。」
少女捋起罗袖,露出一截雪腻玉臂来,在那小臂之上缠了条黑丝绳儿,上面
系了块圆盘状的物体,盘体漆黑如墨,仔细看去似是吞人心神,那小巧之物仿佛
装有漫天星辰。
衬在女孩儿雪臂上,犹如装饰之物,极其好看。
男子盯着少女的手臂上的东西目中隐露贪婪之色低沉道:「师父果真疼爱师
妹你呀,连这星盘都给予了你。」
少女冷哼一声,将真气注入星盘,那盘体周身衬出一片银色的光晕,一颗豆
粒大小的红色球体指着山峰女孩儿低声应道:「没错,星盘上标记着那妖女确是
来过这儿。只是,」
男子未听少女后话,贪婪的眼神毫不隐瞒地表露了出来,双手之上开始凝聚
出丝丝的黑气,空气渐渐地冷了下来,男子大笑一声一跃而上。
同时少女心中暗骂一声紧紧跟上。
……
另一边,苍牙峰的顶端,乌气遮天,阴云密布,一阵黑色的狂风刮过阵阵尘
土打在了小屋之上,发出了唞碎的沙沙声,油灯微弱的光芒点缀在小屋外,显得
格外神秘幽静。
一丝丝地阴深沉闷之气悄悄地如毒蛇噬物般蔓延在这峰头。
小屋内传来了一对母子的笑闹声,在这峰顶之上围绕传地越来越远,笑闹声
隐隐盖住了那丝压抑沉闷之气。
「凡儿,你瞧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儿,人家婉柔姑娘又不是不回来了,一副失
了魂的样儿。」李母注意到李凡偶尔愣神发呆心中不免觉得好笑,同时心生了调
笑之意。
李凡脸色一红狡辩道:「哪有,才没有想柔儿呢。」
李母掩嘴笑道:「 还说没有,这脸都红了。」
男儿连忙摆手还要狡辩却听见李母又道:「 这一趟子出去,连称呼都是改
了,凡儿也是不错呢。」
李凡心中得意的紧,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应道:「 这还不都是娘亲的功劳,
若不是娘亲提供机会给我和柔儿,孩儿估计现在都和柔儿搭不上话呢。」
李母眼眸柔和粉颊带笑道:「 凡儿现在是越来越会说话了呢。」
「 娘亲,孩儿真的能配的上柔儿吗,她那么优秀,又是那么的美丽,而我
知道自己没出息,又笨手笨脚的……」李凡迟疑了片刻似是憋不住心头的苦闷将
脑海里的想法诉说了出来。
李母一愣,随后柔柔的坐到了男儿身边,握住了男儿的手轻声细道:「 那
么凡儿觉得自己配不上婉柔姑娘吗。」
男儿一怔,心中想着那美丽的容颜胸口炙热涌出一股子难灭的傲气沉声道:
「 我不会让任何人抢走柔儿,她是我的。」
眼前的男儿似是变了个人浑身上下溢出股无坚不摧的傲气,眼神坚定宛若璀
璨的钻石般闪耀。
李母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男儿,心中无比欣慰欢喜。
两人还在扯着家常话,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的到来。
半山腰中,一男一女急速地掠了上来,男子的眼神已是有些迫不及待了,少
女眼波平静如水,不知想的什么。
半个时辰,两个不速之客踏上了峰头。
落日艳红,晚霞如棉,天空之上叠着层层红云,绚丽无比,又显得一丝凄美。
那是间精致的小屋,两盏子铜油灯挂在两侧,散发着微弱地光芒,照亮着这
方天地。
一架秋千在微风下,颤颤的摇晃,发出咯吱的声响,那防豺狼野兽的篱笆墙,
挡在了两人面前。
小屋内欢乐的笑闹声听在男子耳中却是那么的刺耳。
少女无言。
「师妹,我们过去吧。」男子低沉道。
少女轻嗯一声,莲步轻点,走在了男子前头。
屋内,灯火笼罩,突然间一阵寒意涌入。
李母打了个激灵白玉般的肌肤上泛起了一层细密的疙瘩,对着男儿言道:「
凡儿,怎地突然间冷了起来,是不是门窗没有关好,你过去看看。」
李凡也是感到了一股子寒意,这种寒意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一样,男儿心下
一惊,多年的丛林经验使得他将目光投向了窗外。
男儿不自觉地将腿迈了过去,一股子不详之感袭上心头,他叮嘱道:「娘亲,
你别出来,我去外面看看。」
李母见他少有的面色严肃,应了一声。
似乎是不放心对着李凡道:「凡儿,把柴刀拿上,万事小心。」
李凡嗯了一声,架起柴刀走了出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