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二卷)(0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卷 眼中无江湖 只有世界
第一回激战释放
红云如浪如潮奔腾地翻滚着,地面上狂风大作,沙飞石走,雷雨突至,天地
咆哮,大雨瓢泼而下!!
如柱的大雨,疯狂的倒向了这个世间,它要用这苍天之水洗涤人世间的阴霾
丑恶。
雷鸣在疯狂嘶吼着,暴雨在尽情咆哮着,雨水灌溉在地下的苍茫间,这一刻,
究竟是谁寒了心,冷了身躯,又是谁的心在此夜悄悄悸动。
漆黑如墨的光圈里,明璇怔怔地看着那抹身影发出低吼,那声音像是猛虎亢
战的咆哮,也像是豺狼不甘地撕鸣,暴雨冲打着身子却未将之压弯分毫,男儿如
雷霆般奔向了那丈魔影。
一个出拳的动作,没有修饰,没有夸张。
李凡眼神不屈孕藏着滔天战意,使出全身力量打向那摇摇晃晃的身影,出拳
笔直,却有雷霆之势,手臂之上鼓起一圈精肉,淡黄色的气流包裹其上,整个手
臂似是发着淡淡的光芒。
沉默、沉默、
柳慕白脸色极其暗沉,阴影包裹着半边身子,看着那淡黄色的拳头心中冷笑
着,募地间拳头愈变愈大,闷哼一声,只觉得拳头之上有着怪力,将自己推了出
去。
「有效。」李凡心道。
看着那退了数步的男子,男儿暗喜,感觉到身后的阵法慢慢消失,李凡心头
间猛然松了口气儿。
使出浑身解数戒备着前方男子。
多年的丛林经验让李凡觉得眼前的男子就像是一条毒蛇,稍有不备,就是致
命。
极致的沉默下蕴含着汹涌的怒意。
「小鬼,你身上似乎有着很多的秘密,等我将你打残后,一个个挖出来。」
柳慕白手贴着腹部,那上面还有着淡淡的灼痛。
李凡无言,急速地向着男子奔去。
又是一拳朝着柳慕白面部打去,淡黄色的手臂像是个发着光的棒子,闪着漂
亮的轨迹。
耳边是凌厉的风啸声,拳头擦过脸颊有着刺痛,柳慕白头一偏避开了拳击,
右手捏住了男儿的拳头。
「小鬼,你以为你的一击还会有效吗?」柳慕白狭眸半眯盯着李凡冷笑道。
李凡眼神锋利,看着那被抓住的拳头,右腿使劲向着男子面部踢去。
柳慕白左手抬起挡住了攻势,身子被踢得一侧,左臂上感到了那股怪力。
只听李凡低沉道:「不试试,又怎会知道呢。」
柳慕白感到左臂上的力增加了些,面目一沉,右手黑气弥漫,窜入了男儿手
臂,咔嚓一声,震断了男儿的臂骨。
李凡一痛,腿上的力松了下来,接着腹部狠狠地抽痛,被打飞了出去,重重
地摔在了地面上。
男儿挣扎着慢慢地想要爬起。
突觉手臂上传来剧痛,被柳慕白一脚一脚的踩着。
「你这个蝼蚁,阻碍了我的大事,我恨不得将你剥皮抽筋,别急,我有一万
种方法让你痛不欲生。」
柳慕白发狂着踩着男儿的手臂,似是要将之踩碎,没有包裹真气,就是像普
通流氓那样一下下的踩着。
「你死了,我会将你的母亲玩腻了,再杀了。」
「还有明璇那女人,还有那个妖女,我都会通通杀了。」
「让她们下去陪你,你就去死吧。」
柳慕白大声地咆哮着,脚下黑气汹湃,照着男儿头部踩了下去。
李凡觉得浑身都快没知觉了,男子的辱骂也无所谓了,什么都听不见了,一
片黑暗之中,一团火焰似是包围了他,剩下的只是滔天般不屈地凶意。
柳慕白一惊,顿觉的脚下一股力量传来,掀得他后退了几步。
李凡抬起了头颅,如阴魅般闪到男子身侧,一拳便是打了过去。
「速度、力量、增加了。这小鬼究竟是什么人。」柳慕白心讶道。
接着数拳齐上,打的男子连连后退,柳慕白心中愈打愈惊,手掌之上隐隐有
着一股子灼痛之感,眼前男儿的力量似是变得越来越大。
李凡觉得一股子热流涌动全身,全身上下似是有着用不完的力量,也不再多
想什么,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拳头,刚才的憋屈似是通通都不见了。
男儿挥出了最大力量的一拳,拳上涌出滚滚的热浪袭向了男子。
压强如巨大的弹力,将柳慕白弹飞了出去。
李凡心喜道:「赢了。」
刚垂下了手臂,就看到十米开外一人影站了起来。
柳慕白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腹部上的衣料全毁了,露出了黑焦的一片肉来,
阵阵的灼痛之感袭来,让他眉头紧皱。
「你这狗娘养的东西,老子这一击就要了你的命。」柳慕白咆哮道。
李凡一惊,就看到男子双掌之上各凝聚了两团黑色的球体,越变越大,心道:
「这是,和柔儿类似的招数吗。」
又想了想之前的酸与,头皮阵阵发麻。
「死就死吧,柔儿,我不能听你的了。」李凡面色平静如水,眸中却是映着
说不出的疯狂。
那是一枚蓝紫色的玉佩,挂在了男儿的脖子上,他不舍的将其摘下,一把碎
了开了。
「真不知强行打出会有什么后果,可总比在这等死好吧。」
「不就是灵力吗,身子内的热流小爷我有的是。」
淡黄色夹带着浓厚的红色气流从男儿身上涌出,形成了阵阵罡气将其包围了
起来。
柳慕白盯着男儿口中低吼:「垂死的挣扎,不足惧矣。」
两掌契合,黑球变成了一团,汇聚于胸前。
李凡看着那边的声势心中急道脑海中小字太多顾不上细看:「究竟哪招厉害,
这招有个大字,一定厉害。」
心下刚想到脑海便出现了个金色的小人比划着。
「好方便。」男儿喜道。
李凡灵力纷纷涌出,双手结印,精神力高度集中学着脑海里的小人比划了起
来。
手掌愈结愈快,额头上的汗水滴滴落了下来,繁琐的手印似是要将灵力抽空,
红云上的雷霆丝丝汇聚起来,朝着男儿涌去。
「上古炼气之术,大崩天印。」
「阴咒厉、黑死球。」
两人同喝,两股子声势浩大的力量朝着不同的方向瞬间喷了出去。
黑色的球体极快朝着李凡飞了过来,下一秒,黑球所处的空间竟碎,崩裂了
开来,一股子雷电之力袭向了二人。
黑球所处的中心,出现了个大坑,尘土弥漫。
李凡躺在地上,浑身上下酥麻,使不出一丝儿力量,圆睁着眼看着那抹发焦
的身影跌跌晃晃地朝这边走来,破骂道:「蟑螂命啊你,这么都不死。」
动不了身子,便各种开骂,越难听越好,直到骂不动为止。
一丈来高的魔影,踉跄着步伐走着,眼神阴暗,目光凶恶,势要撕碎不远处
的男儿。
「杂碎,我要活剥了你。」柳慕白衣衫碎裂,发丝焦黄,已不再潇洒。
李凡裂了裂嘴大笑了起来,似是震痛了伤口,干咳了起来。
黑影走近,狭长的眸子闪着冷光,缓缓地抬起了手掌。
「杂碎,你该死了。」柳慕白阴沉道。
李凡嘲讽着看着男子轻言:「确实,你这杂碎该死了。」
那是抹蓝色的丽影,以奔雷之势掠了过来,锋锐的剑刃之上涌出月色的寒芒,
瞬间劈下。
柳慕白觉得身后一冷,转身,那是俏脸含煞的女孩,一把长剑在眼里变得愈
来愈大。
「该死的,妖女。」话未说完,从脸往下皆成了冰雕。
秦婉柔脚尖轻点,转到男子右侧,剑身猛烈地抽在了冰雕之上,一股气流涌
出,将之打下了二十米开外的悬崖。
冰雕尽碎,却未有着一丝声响从山崖下传来。
「柔儿,你怎么还没走。」李凡想要抬起手,却抽不出力气。
秦婉柔伏在了男儿胸口,狠狠地捶打着男儿。
「疼,柔儿。」李凡呲牙道。满脸溢着欢喜。
秦婉柔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声音在月下传的越来越远。
男儿目光柔和的看着女孩,任由她打骂,耳边是那关心的话语。
「呜,,,我放心不下你,,叫你不听我的话,,叫你捏碎了玉佩,,你让
柔儿心痛死了。」
女孩大大的眼眸里似是孕藏了无尽的泪水,纷纷滴在了男儿脸上。
秦婉柔小脸儿一红扭捏道:「色胚,你痛不痛啊。」
李凡调笑道:「还好,没被你打死。」
女孩眨巴了下眼眸娇声嚷道:「讨厌。」
「你看你,脏死了。」
女孩抱起了男儿,向着温泉的方向走了过去。
秦婉柔疑惑道:「这么说,那个叫明璇的姑娘带着李妈妈逃走了。」
李凡轻笑道:「是啊,若是没了那个姑娘我还真不知该咋办呢。」
秦婉柔怒道:「你怎么不说她将坏人带了上来。」
突地又道:「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对人家姑娘有意思。」
李凡看着女孩的脸儿苦笑道:「我哪敢啊。」
女孩幽幽的道:「那个,色胚。你可以找别的姑娘,不过可不是乱找,你找
的姑娘我得把关才行。」
李凡一愣不知女孩话中何意紧紧盯着女孩。
又听女孩言道:「强大的男儿会有很多女孩喜欢这是很正常的,柔儿相信,
色胚你一定会变得厉害起来的。」
李凡无言,心中的味儿古怪无比,竟不知是难受,还是欢喜。
女孩感受到男儿的心境,道:「色胚,你心中有我,柔儿便欢喜,你不必觉
得内疚。」
李凡努力的抬了抬手臂,慢慢地放在了女孩脸上。
「柔儿,你就是我的珍宝。」
女孩脸颊一红,娇道:「好了啦,不要聊这话题了。」
眼前就是温泉,好在先前的大战没有波及到这里。
秦婉柔抱着男儿一步步走了过去。
轻轻地踩掉了绣鞋,白嫩的足底贴在了光滑的石面之上,脚心传来了微微的
湿气,舒服地女孩浑身一颤。
秦婉柔轻轻地将李凡放了下来,温柔的帮男儿脱下了衣物,片刻间,男儿已
是一丝不挂。
李凡惊讶的看着女孩只听女孩薄嗔道:「不把你洗干净了,柔儿怎么陪你一
夜。」
男儿大喜胯下的棒儿不知何时翘起,高高的耸立着。
女孩羞着脸儿娇声腻道:「色胚。」
秦婉柔玉靥酥红,兰指翻绕,解开了身后系带,蓝色的连衣裙从女孩身上褪
了下来,看着男儿眼中冒火,女孩暗自心喜。
女孩身上只剩下了三片遮羞布,和那腿子之上的罗袜了。
这种衣裳半褪的样子分外撩人。
李凡睁着大眼仔细的欣赏着女孩柔顺的身子,坚挺的乳房在那粉红的薄料上
映出两团水印子,两点细凸清晰可见,雪腻滑实的小腹下一抹黑茸贴在亵裤上,
水滴子顺着腿跟缓缓滑落。
女孩伏下身子,几乎快贴在了男儿身上,跪着膝儿双手捧起泉水浇在了男儿
身上。
李凡盯着女孩抹兜下的玉肉,布料就似是被水浸透了一样,显出了两团浑圆
的乳廓,乳球一晃一晃的,乳尖像是要顶开了布料,看得男儿欲火大起,身子稍
微一动,疼的男儿直皱眉头。
女孩看着男儿眉头紧皱一副苦苦忍耐的样子,那张脸颊被憋得的通红,女孩
心中甚是得意,乳上隐隐有着胀痛传来,一只柔荑不断地抓捏着乳房,她浑身通
颤,小嘴儿一开,从鼻息间哼出了几句断断续续地呻吟,仿若那伤春的小猫一般。
那声音软腻中透着股娇媚,妖柔中又夹杂了丝幽怨,即便是秦婉柔自己听了,
亦觉得过于淫靡。
她浑身酥软,身子骨发烫,片刻也停不下来,裸露的肌肤渐渐泛起了玫瑰般
香艳的妖红。
眼波柔媚的好似一波春水,脸颊儿红润地欲滴出水儿来。
李凡喉头干痒,拼命的咽着口水,眼神直钩钩的盯着女孩,欲要将女孩吞了。
秦婉柔似是就要看到男儿露出这样的眼神,心中稍加满意,继续诱惑着男儿
口中娇喘道:「色胚,还好你只是伤了筋骨,柔儿有办法让你迅速地好了起来。」
李凡心知身子伤的严重听后大喜勉强挤出一句来:「什么法子。」
「这就是法子咯。」女孩娇滴滴道。
说着小手儿捧着乳球的下缘颤颤巍巍地送到男儿嘴边。
男儿不解,但还是顺着女孩的意思继续了下去。
李凡伸出舌尖隔着布料舔着上方的凸起,将那峰顶的一圈舔的湿湿的,布料
下淡淡的粉晕突了起来。
秦婉柔顿觉的两只乳尖上如蚂蚁爬过,痒入骨髓。她无比难耐地扭动的身子,
两只饱胀如灌了奶浆的娇乳颤巍巍地晃动着,隔着衣衫怎么都不能尽兴。
小屁股跨坐在男儿腰上不停地磨着,蛤口的蜜液滴滴的流了出来。
李凡眼中直冒火,欲火难耐,嘴角想要将那薄料咬开,不小心却咬到了乳头,
女孩痛的娇呼开来,身子一颤,差点儿摔了下来。
「色胚,你咬坏柔儿啦。」秦婉柔娇嗔道。
「抱歉,柔儿,那个,将内衣都褪了吧。」李凡呐呐道。
女孩瞪了男儿一眼,缓缓地褪下剩下的布料。
娇小的乳房饱满坚挺,挣脱了布料的束缚,颤巍巍的晃荡着,肿胀的嫩红乳
蒂在空气里来回划过,却怎么也喂不到男儿的口中。
李凡喝出一声低闷:「柔儿,给我。」
看着心急如焚的男儿,心知不能再戏弄下去了,缓缓地趴下去捧起一对雪乳,
夹住了男儿硬如热铁的棒儿。
李凡喜得面色通红,听到女孩娇喘的言道:「今晚,就便宜你这色胚了,就
让柔儿好好地服侍你吧。」
女孩捧着坚挺的乳房夹着肉棒不停地晃动着,她赤裸着全身,坐在男儿身上,
乖顺的捧起雪乳细细地套弄着,乳球被小手儿挤得坚挺发胀,粉嫩坚挺的乳头顶
开了指尖不住地摩擦着坚硬的棒头,乳沟滑腻湿软,非常淫靡。
秦婉柔看着愈发胀硬的肉棒,睫毛轻颤,垂下玉颈粉唇轻启,鲜嫩的唇瓣儿
便被撑的溜圆,时而轻舔、吮、勾、挑,百般法子为的让男儿尽兴。
李凡觉得自己被女孩吮的似要爆炸了,眼中直欲喷火,低吼道:「柔儿…快
给我……我快受不住了……」
女孩嘴儿离开了棒儿,嘴角还挂着淫液,缓缓说道:「一会儿,我两的灵力
需要进行同调,你我二人的灵力会在彼此身体内来回的进行交换,这是个很危险
的过程,不是最为亲密的人是绝不能做的,两人同调必须极为动情才行,所以,
色胚你这阵子再难受,也得忍着。」
李凡心中苦闷不堪,听到过程中会有风险,便不再抱怨,轻轻的点了点头,
任由女孩摆弄着身子。
秦婉柔继续在男儿身上摩擦着,雪臀湿滑,蜜液直流。
女孩似是受不住了,急急地吻向男儿。
「吻我…快……嗯嗯……啾啾……」
两条小舌儿不住的卷在一起,彼此通吃着彼此舌儿上的粘液,两人情欲撩动,
已是极为的动情。
李凡含糊不清道:「柔儿,我好喜欢你的脚儿,赶快让我摸摸。」
女孩身子向后平躺仰去,一只白生生的嫩腿和那软玉雕就的柔足贴着男儿的
胸口滑动着。
男儿大喜,伸着舌儿刚好舔到女孩的脚儿,来回在脚背,脚缝儿上不停扫舔,
只痒的女孩儿咯咯笑个不停。
秦婉柔脚儿酥痒,心中更是欢喜便叫他任其的把玩。
女孩一手抚胸,一手扪着花底,那嫩如茭白的脚儿柔柔的滑下贴在了男儿坚
挺的肉帮上。脚心里传来的热度烫的女孩心儿一颤。
脚儿当然不如手指的灵活,柔嫩的脚心略带稚嫩,上下快速的摩擦着男儿的
肉棒。
「嗯嗯……就这样……别动啊……」
秦婉柔的脚儿不住的逗弄着棒子,不料那棒儿异常顽皮,突地弹起,在女孩
足心搔打了几下。女孩咿呀一声,勾起脚儿,五只如白玉般晶莹剔透的足趾娇羞
的蜷起。
「色胚,你这棒儿好不老实。」女孩抱怨道。
脚心逗着那硬如烙铁的棒儿,想要贴住它。可那棒儿之上黏滑,于她那葱白
笋尖的脚儿时碰时离。
秦婉柔又爱又恼,干脆撑起了身子,两只脚掌一起夹住了棒儿。足弓扳的宛
如月牙儿,上下捋动了几下,直爽的男儿呲牙咧嘴,忍不住仰头轻哼。
「对,柔儿,就这样,夹的再紧一些。」男儿急道。
女孩儿粉面生晕,眼波迷离,小手儿使劲地揉捏的饱胀的乳房,她含羞的伸
展玉腿,将两只脚儿的脚心窝儿相对,用那最柔嫩软腴的肉儿,研磨着男儿的棒
子。
脚窝处被磨的白沫溢出,突地棒头抽动了下,女孩只觉得一股强烈的热流喷
出打在了自己柔嫩的足趾上,没未带反应,男儿又是数股滚烫的白浆射了出来,
透过脚缝儿,直射到那白皙柔嫩的脚背上。
秦婉柔瞠目结舌,突地嘻嘻笑道:「色胚,你准是憋坏了,射了好多。」
女孩儿微微弯起了玲珑有致的腿子,那晶莹的足趾上,挂满了白稠的汁液,
指尖被润的滑腻腻的,顺着足背脚心缓缓流淌。
李凡看着这一幕,觉得异常撩人,分外迷人。
男儿觉得先前的大战后的痛苦什么的,都不算什么了,心里只有眼前的姑娘。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