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 】(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被手机铃声吵醒,习惯性地默数完十个数字,秦朵才张开眼睛,习惯性地感
受着那股失望,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手机。
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两点三十四分,来电人是报社的主编。
偶尔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如果报社捕捉到什么大新闻的话,不管是什么时候
都会被叫去加班。秦朵作为一个小小的图像编辑对此没有什么提出异议的权力,
揉了揉太阳穴,清醒了一下大脑,她接起了电话。
「小朵啊,什么都别问,现在!立刻!马上赶到报社的会议室来!」
都没让秦朵说出一个字,主编下达了这多重肯定语气的命令之后就挂了线,
而秦朵也只能在片刻疑惑之后自认命苦地起身穿衣。
赶到报社之后才发现这次的事情好像真的不一般,因为以往即使再大的新闻,
通常也只会把负责部门的员工叫来。但今天,报社所有的记者、编辑、主审甚至
摄像师都全部聚齐。秦朵不明所以,找了位置坐下,又稍稍等了一会,所有人都
到达以后,报社总编才清了清嗓子,打开了悬挂在墙上的大型液晶电视。
「各位同僚,这么晚把大家召集到这里十分的抱歉,但是,接下来我要宣布
的是一条振奋人心的消息。大家请看屏幕!」
没有多余的废话,总编说完,点击了遥控器的播放键,开启连接在电视上的
U盘中的一部视频文件。
屏幕上出现的应该是一条某酒店中的走廊,不远处立着一个保镖打扮的黑衣
男子。画面很不稳定,很明显是非正常情况下的拍摄。
「今天怎么换人了?」
「小娟身体不舒服,我替她一下。」
男人发现了摄像机主人之后过来盘问,并在推车中检查了一番。在这个空档,
总编对在场还摸不清楚情况的众人解释道:
「一个多月之前,我们报社的夏花记者偶尔听到一个老同学提起金龙湾酒店
里有公众人物聚众吸毒、淫乱的现象。经过我们秘密地商议,决定花高价从这位
知情人士手中买来线索,以及偷偷潜入的机会。这是一项十分危险的工作,夏花
记者自告奋勇地承担起这项任务,并且收获到了足以令人震惊的成果。接下来,
请各位仔细观看后面的内容,并且,请尽量表示安静。」
总编有点神秘地笑了一下。此时画面上的夏花已经在面对小豪的盘问并且顺
利过关。紧接着,随着夏花往房间内部的深入,一张张对在座的各位媒体人来说
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孔相继出现在镜头中。
「那是……苗晨曦!」
「还有那个,去年年底刚发了专辑的,吴梓晴!」
「这个男人……没错,就是罗威宏!」
「天啊!这个该不会是陆恒儒吧……」
「……」
尽管总编已事先说过要尽量安静,但每一张面孔出现的时候,依然会在会议
室里掀起一片惊呼。
太可怕了!现在再没有一个人会抱怨大半夜被叫到报社里来,这样的一群人,
哪怕只要其中一位出现丑闻就足以在舆论中掀起轩然大波,更不必说现在这一段
视频中,政界、商界、娱乐圈……现在其实众人心中就只有一个问题——这样原
子弹般的一个新闻,自己这家小小的报社能吃得下吗?
「正如大家所见,这段视频所透露出的讯息是爆炸性的,轰动性的,只要一
经报道,绝对会在最短时间内在全国乃至国际范围掀起一波滔天巨浪。这对我们
报社来说也应该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荣耀的时刻。然而我想大家的心中也有着和我
一样的顾虑。」
总编把视频定格在陆恒儒的特写上继续说道:
「因为这个人的存在,我才选择召集各位前来而不是通知警方。因为一旦报
警,我也不敢保证警车是会开去酒店还是会直接开到我们楼下。陆恒儒的影响力
有多大,想必各位和我一样清楚。即使这次的新闻能将他从马上拉下来,也不足
以撼动他身后那股强大到无边无尽的力量,所以……各位,这会是我们最为荣耀
的时刻,也可能会是我们报社的末路尽头,现在我们最资深的编辑已经在加急制
作新闻稿,要不了多久就会在网站上率先发布,并且,为了防止被截回,我已经
联系过全国几家大型媒体,其中三家已经答应到时会与我们同步发布稿件。在这
之前,我希望诸位能够慎重地考虑一下,如果想要明哲保身的话,现在是最后的
机会。否则,也许几十分钟后,我们就是拴在同一根绳上的蚂蚱了。」
会议室里静默了一阵后开始出现窃窃私语的声音。作为一个媒体人,拿到大
新闻是梦寐以求的事,但此刻在场的人还都没有准备好一下子接到这么大的一颗
重磅炸弹。
「小朵,你打算怎么办啊?」
同事的问话虽然传进了秦朵的耳朵,但是并没有唤醒她的意识。自从见到乌
丽丽的脸庞出现在屏幕上的那一秒开始,她就陷入了混沌状态。
桌上的狼藉,迷离的表情,穿着暴露的娇躯……这个女人,真的是自己记忆
中的那个魔法天使吗?
「小朵,小朵?吓傻啦?」
同事又伸手推了秦朵一把,她才仿若从梦中惊醒般转过头去,但眼里仍是一
片呆滞。
「怎么了?」
「我刚问你打算怎么办啊!」
怎么办呢?
秦朵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何抉择。事实上她只是一个新加入报社不久的小小的
图像编辑,连参与到此次报道中的资格都没有,无论做什么决定都只关自己的事,
对整个事件没有半分影响。但是此刻她心里的矛盾却胜过了任何一个人。
「我不知道……」
又沉默了一阵,秦朵才用双手捂住眼睛,深深地垂下头去。
指尖又触及了额头上那片已经基本看不出曾经有过丑陋伤痕的区域。为什么?
为什么你可以治好我的伤疤,却又在自己身上留下污痕……
会议一直持续到天快亮。新闻已经发出,可以预想到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在
舆论界掀起轩然大波。应付各个方面的追问查询是那些老资格的同事的职责,现
在的局面虽然忙乱,但是对于秦朵这样的小角色来说其实也没什么事情要做。不
过总归是不能回家的,她也只能偷个空出来买点早餐,顺便理一理自己的思绪。
「小朵!小朵!」
身后传来呼唤自己的声音,秦朵转过头去,看到夏花小跑着追了过来。
这女孩比秦朵大不了几岁,却因为果敢的性格和大胆的行事作风已经闯出了
自己的一片天空,此次事件更是直接将她推上了一个女英雄的高度,从昨夜秦朵
来的时候就看到她一直被同事们众星拱月般围绕在身边。
「小朵,去吃早餐吗?」
夏花赶了上来,与秦朵并肩行走。
「嗯。」
秦朵应了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会怪我吗?」
沉默着走了一会,夏花捋了捋额前的发丝,小心问道。
「不会。」
秦朵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夏花是报社里为数不多的还记得曾经发生在秦朵和
乌丽丽之间事情,也还在意秦朵感受的人。
「对于她现在变成这样子,我只能说……我很遗憾。」
夏花又想了想,这样说道。
「嗯,我也一样。」秦朵点头,冲夏花微笑,「想吃什么?我请你。」
「好啊。」
夏花知道这女孩现在心里很乱,并没有再多说下去。
两杯暖暖的豆浆,两个青春年华的女孩,并排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各自沉默
着,注视着往来的忙碌的行人和车流。
「夏花姐,关于这次报道,你有想过下一步会发生的事情吗?」
秦朵很好奇夏花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她会做这行,并不是因为对新闻事
业有多热爱,纯粹只是所学专业刚好对口,又刚好通过了面试而已。但夏花不同,
她对自己工作的热情和拼劲,报社每个人都看在眼里。秦朵也明白,这次的事件
无论最终结果如何,对于自己这种小人物来讲都不会产生太大的影响,但是对于
夏花呢?一个同样年轻、柔弱的女孩子,对于接下来可能面对的种种质问、逼迫
甚至威胁,真的可以承受吗?
「我也不知道呢。」
清晨的空气有点凉,夏花紧了紧围巾,把豆浆捧在手心取暖:
「从小到大,我对于所谓的真相就非常着迷,特别喜欢看一些揭露现实的纪
录片和题材尖锐的新闻。成为一名记者是我从小的梦想,而我还有一个更大的梦
想,就是可以拍一部属于自己的纪录片,虽然具体要拍什么还没想好,但是只要
想到会有一种真相是由我发现、整理并且公之于众,就会觉得很激动。这一次的
事情,其实对于我来说也很偶然。但是只要抓到了蛛丝马迹,我就想要追查下去,
连我自己也控制不了。所以,对于未来可能发生的,我也很懵懂。我没有经历过
这样的事情,不知道它会是一个机遇,一个考验,还是一场灾难。不过我希望我
可以顺利地度过,甚至能够借助它早点完成我的梦想。」
「一定会的,我相信你。」
「谢谢。」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