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少女之美丽的花朵 】(0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
以前,乌丽丽并不是相信命运的人。
虽然是主持儿童节目出身,但是对于童话、魔法之类的东西,丽丽是打心眼
里嗤之以鼻的。她相信所有的东西都能靠自己获得,通过努力也好,出卖身体也
好,不择手段也好,自甘下贱也好。
然而,一场淫乱,一场屈辱,本以为能换来事业上的峰回路转,没想到却被
彻底地打入深谷,只能躲在十几年前住的老屋中,关闭所有通讯设备暂避风头。
丽丽开始怀疑也许自己的这一生真的是被命运掌控,让她永远也不会有出头
的日子。
这间屋子是父母留给丽丽的唯一遗产,十几年前,丽丽每次录完节目或参加
完表演,都会回到这里,撤掉那个万能的魔法大姐姐的伪装,变回自己家中的小
公主。但随着时间的变迁,父母相继离世,自己也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开始在各
处辗转,并为了营造一个虚幻的假象在外租了豪宅,每天和各种名流为伍,人前
高贵而优雅,暗地里却做着最下流、最肮脏的交易。这座老宅因此也逐渐荒废,
被人淡忘,却在此刻又成了一如当年的避风港。
只不过,这里已经再没有能为她遮风挡雨的人了。
十几年来,屋里的陈设一直没变。母亲最爱靠在上面看电视的沙发,父亲最
爱坐在上面看报纸的摇椅,天花板上几条斑驳的裂纹,还有墙上那一张张已经泛
黄的,自己穿着魔法衣,手拿魔杖的海报……
丽丽怔怔地站在墙边,第无数次伸出手去,想要把那刺眼的笑容一把撕下。
可是,每当手指触及那脆弱的纸张,就仿佛又看见当年父亲把它贴起来时脸
上的骄傲。
是的,海报画上的女孩,曾经是全家人的骄傲,而现在,她只是一个声名狼
藉的女人。
笃!笃!笃!
敲门声忽然又响了起来。丽丽无奈地苦笑了一下,赤裸的玉足轻踏着冰冷的
地板,缓缓地走到墙角,坐下,蜷缩成一团。
想要被看到的时候,每个人的目光都看向别处。不想要被看到的时候,却仿
佛全世界都在寻找自己。曾几何时,她也曾幻想过一出屋子就有无数镁光灯闪耀
起的画面,然而此刻,她却只能像条流浪狗一样蜷缩在那里,假装自己并不存在,
祈祷门外的人快点离开。
笃!笃!笃!
敲门的人格外执着,十几分钟仍然不肯离去。丽丽的身躯在颤抖,她猜测是
不是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或者是否那把强有力的保护伞已经坍塌,门外站着的,
是不是将要把自己带走,从此彻底扔进深渊再没有机会爬出来的人?
「丽丽姐,我知道你一定在里面的。我不是记者,也不是警察。我是秦朵,
开门好吗?」
秦朵?
这个本该是从生命中匆匆而过的名字,在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之后,在这个讽
刺的时间又再次出现自己面前,为什么?
吱呀……
打开的门外,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有点局促的,穿着白色羽绒服和牛仔裤、运
动鞋,扎着马尾的女孩子。
「还记得我吗?丽丽姐姐。」
乌丽丽仔细端详着那张年轻、秀气的脸庞,却发现自己根本不记得十几年前
的她应该是长什么样子。不过,额头上依稀还看得到的淡淡的疤痕让她确认了这
女孩的身份,请她进了屋。
秦朵换了拖鞋,并没有马上坐下,而是在屋里来回打量着。她不知道自己为
什么要来这里,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确定丽丽一定在这里,只是在大脑还
没有思索清楚的时候,双脚已经自己做了决定,走到这里,敲响了这扇门。
「魔法城堡啊……」
再提起这四个字,年轻的女孩语气里满是唏嘘。在关于两人有限的回忆里,
十几年前的这间屋子无疑是让她最怀念的地方。
「呵呵,要喝点水吗?我这里没有什么饮料。」
「不用了。」
秦朵轻轻摇头,在沙发上坐下,目光却依然停留在墙上的海报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人生吧……」
回顾这十几年的过往,丽丽觉得自己就好像经历了千百年那么长。可是究竟
发生了什么呢?她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清楚地跟这女孩解释。最后,也只能将它
们归纳为人生两个字。
「外面的人都在找你。」
秦朵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人生两个字包含了太多东西,以她的年纪尚不能完
全理解。
「大概也想得到。情况好吗?」
连这间屋子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人上门,丽丽又怎会猜不到外面的世界已经有
多么沸沸扬扬。
「不怎么好。所有相关的人好像一夜之间全都失踪了,警方还没有介入,但
是大概也就只是时间问题。」
「时间啊……」
丽丽叹了一声,靠在沙发的靠背上不再说话。
窗帘紧闭着,屋里也没有开灯,任何可能会透露出屋里有人居住的光线都不
允许出现。秦朵看不清楚丽丽此刻的表情。
「我已经这么狼狈,就不要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那之后我们也没有联系
过,你过得怎么样?」
「挺好的。上了中学、大学,找到了工作,谈过一次恋爱,后来分手了。」
「呵呵,真是乏善可陈,却又令人羡慕的人生啊……你为什么来找我?」
「我不知道……」
为什么呢?相交过的两条直线,应该是渐行渐远的。可是,为什么在这最不
合适的时机,两人又有了交集呢?秦朵不明白,丽丽也不明白,屋里的光线越来
越暗。
「我可以住在这里吗?」
又一次,大脑还没想出头绪的时候,话已经从口中说出。
「为什么?」
丽丽奇怪地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女孩。
「我想……我住在这里的话,你的生活会好过一点。这几天我已经来了好多
次,每次都会看到有记者堵在门口,直到今天才找到这个机会。至少,我能帮你
打发掉他们的纠缠吧。」
「那你原本在哪里住?和你父母住在一起吗?」
「没有。」秦朵轻轻摇了摇头,「我的母亲现在住在疗养院里,阿尔茨海默
病。」
「她应该还很年轻。」
「嗯,早发性的。我父亲去世以后,她承担了很多压力。」
「你的父亲……已经不在了吗?」
「是的。」
「对不起,你不能住在这里。」
丽丽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选择了拒绝。秦朵说得没错,如果她住下,对自
己来说等于多了一道安全的屏障,可是,她不想再次把这女孩牵扯进来。
「为什么?」
「你应该明白的,这样对你不好。」
「如果是这个原因的话,我坚持!」
秦朵盯着丽丽,脸上是不容分说的坚决。
「为什么?」
「因为那时候,是你告诉我我是个身体里有魔法的女孩,是你出钱给我做了
整形手术,是你去除了我的自卑,是你把我的生活从黑暗中拯救了出来。这么多
年,我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着你的消息,我不明白当初你为何会选择离开节目,
又为什么成为了现在这个样子,但在我心里你一直是那个教我念咒语的大姐姐,
所以,现在,该我来救你了!」
「救……我吗?」
丽丽站起身,缓缓走到窗边,将窗帘拉开一丝缝隙,闭起眼睛让光线照在脸
上。对于现在的她来说,连这一缕小小的阳光都成了奢侈品。
「你知道吗?一个人,再怎么委屈地活着,只要没人说她可怜,她就还能撑
得下去。可是,当有一个人跑来对她说」你需要拯救「的时候,坚强的外壳就会
瞬间碎成碎片。秦朵,你真是个坏丫头……」
秦朵的行李并不多,在午夜时分很快就悄悄搬了进来。然后,这座黑暗已久
的屋子久违地再次亮起了灯光。
她并没有想过在这么多年以后自己还能跟乌丽丽有所交集,并且会同住一个
屋檐下。关于丽丽,她一直都只能在剪报和网络新闻中搜集她的只言片语。秦朵
知道这些年丽丽过得并不顺利,在名声最为显赫的时候离开节目组进军演艺圈,
却在一张专辑之后无可奈何地败北,从此便一直不温不火。秦朵明白娱乐圈的变
幻无常,只是没有想到,那个曾被称作天使的魔法少女竟会堕落如斯。
「我常常会想,如果那天晚上的表演我请上台的孩子不是你,我的人生是不
是就会有另外一种走向。」
聊天的时候,丽丽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感慨。
秦朵不知道那个答案。一个十六岁的儿童节目主持人,在巡回表演时巧遇一
个幼年被烧伤留下疤痕的小女孩,慷慨解囊帮助她进行手术,一举改变自卑女孩
的人生。这件事情在当年把乌丽丽的名字推到了所有人的眼中,也为她换来了天
使的美誉。然后,在这样的时候,这位天使却背离了原本的方向,孤注一掷地闯
进了另一片天空,终究在那个恶魔环绕的世界被斩断了羽翼。
如果,那时候那个自卑的女孩没有出现的话……
「小朵,你有没有想过,那时候我可能是在利用你?」
「不,你不会是那样的人。」
女孩轻微却坚定地摇头,丽丽微笑着,闭起眼睛不再说话。
半夜,秦朵被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吵醒。以为是被不怀好意的人潜入,她立
刻爬起身,匆忙地穿上衣服跑出卧室。
可是,黑暗的走廊上一个人影也没有,声音是从隔壁丽丽的卧室里传来的。
「丽丽姐,你……」
门没有上锁,秦朵将它推开的时候,看到的是丽丽趴在地上不断扭动的身躯,
和额前被冷汗完全打湿的发丝。
「小朵,帮我去买药,求求你……」
「嗯,好!你需要什么药?」
以为丽丽还患有什么病症,秦朵本能地转身就要去屋里拿钱包,然而手触到
门框的时候,身体木然僵住。
「你……毒瘾犯了吗?」
女孩的声音很抖,身体更是抖得厉害。
「求求你……就这一次……救救姐姐……」
丽丽仿佛看到了救星,艰难地爬到秦朵的脚边,抱住了她的小腿。
「我不去!」
秦朵的手死死握在门框上,指甲都快陷进木头里。
「为什么?你要看我……这样被折磨吗?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去给我买……去……「
「住口!」
秦朵大喊着,捂住耳朵蹲坐在地上,眼泪滚滚滑落。
「求求你,别让我看到你这个样子……」
丽丽折腾到快天亮,才被秦朵扶回床上昏昏睡去。期间似乎又做了噩梦,身
体不住地颤抖,冷汗一遍又一遍地打湿床单。而秦朵什么也做不了,只有紧紧地
抱着她,默默地流泪。
被敲门声吵醒的时候窗外已经大亮,丽丽嘤咛了两声没有醒来,秦朵为她盖
好被子,整理了一下衣服前去开门。
门外是两个知名报社的记者,见到这个陌生的女孩有点惊讶。
「又是来找乌丽丽的吧?说过多少次了,这里是我家,不是什么以前的明星
住的地方!」
秦朵尽力让自己表现得足够凶悍和理直气壮。
「这位小姐,你一直住在这吗?」
「什么小姐?你叫谁小姐?你妈才是小姐!再说一遍,这是人家抵债给我家
的房子,现在就住我一个人,你们要怎么样啦?」
双手叉腰,唾沫横飞,现在的秦朵好像一个十足的泼妇,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自己有多么色厉内荏。
「对不起,打扰了。」
两个记者没想到会遇见母老虎,仓皇撤退。看着电梯门关闭,秦朵才松了一
口气,却在转身的时候被一声轻呼定住了身体。
「小朵,你果然在这里。」
夏花缓缓从楼梯间走了出来。
「夏花姐……」
秦朵知道绝对没可能像刚才一样把这个对一切都知之甚详的女孩骗过,站在
原地不知所措。
「你们认识?」
卧室门口,探出头的乌丽丽满脸惊愕。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