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星的那点破事】(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X星,XXXX元年,A区四下里灰沉沉的,放眼望去,由远及近都是深切
的阴郁,大地像是被抹上了一层浓重的灰色烟霾,只剩下颓败的格调。从远处的
丘壑,岩壁,石岸,直到脚下蜿蜒的泥路,似乎没有什么能逃脱阴暗的笼罩。整
个天空也仿佛被囚禁在幽闭的雾色铁匣里,空气里更是隐隐的滚涌出让人无法喘
息的阴戾之气。
灰暗中,山凹处的一面岩壁徐徐的裂开,赫然显出一道深幽的口子,那是一
扇隐匿的重门。重门开启,一行人即刻鱼贯而入,井然有序的脚步声在门里的甬
道内回响起来。
这是一队军人,所有人都穿着一身合金的轻质防护服,打头的男人体形彪悍,
双目炯炯,步态轻盈灵动。他手里紧握着一把复合型枪械,嗖嗖几步小跑,便一
马当先的来到了甬道的尽头,那里显出另一扇隔门,门里透出光亮。为首的他摆
了摆手,后面跟着的所有人立即猫腰弓背,持枪呈人字形散开,显得极为谨慎。
从半掩的隔门往里觑看,为首的男人不免心惊。门内的灯光此时忽明忽暗,
原有的陈设像被飓风洗劫过一般东倒西歪的堆弃在各处,有几处隔墙正中豁开了
若干个大口,里面嵌着的电线裸露出来,不时的发出滋滋的令人心悸的电流熔断
声。
「SHIT,是什么鬼玩意这么厉害,」男人暗忖道。他略微皱了皱眉,眼
神一凛,又向后挥了挥手,轻声道:「约克,过来,用生命侦测器,看看里面藏
着什么玩意。」
约克闻声立刻一溜烟的跑过来,他取下背上别着的侦测器认真的审视起来。
「队长,侦测仪上显示,我们周围200米内无任何其它生命体。」
没任何其它生命体?难道门里面连死人都没有吗。男人摆出一副若有所思的
神情,随即又命令道:「大家先同我一起进去,约克,你盯紧侦测器,一有情况
立刻向我报告。」
「是的,菲利浦长官。」约克惶惶道。
室内,单个房间有些狭小,却如同一个个节点密布连接在一起,它们组成错
落的网,让人感觉像是踏进了纷杂的隧道。为免万一,训练有素的一行众人,以
三人一组,相互掩护着向幽僻的房间纵深逼进。
菲利浦此时屏气凝神,凌锐的目光掠过了残破的墙垣,穿过塌落的金属吊网,
扫过洒满在地上的文件,很块定格在一处光线摇曳的半敞开式实验室。那里有几
个瓶装容器突兀的矗立在无声的暗格里。
从这边望去,容器里白晃晃的物质就像黑暗中扭动的信子,让人的心头微微
发冷。菲利浦不敢大意,身体紧贴着一侧残墙一点点往实验室的方向靠进,他身
后的几位队员则是一脸警惕的将枪口全对准了实验室的过道,亦步亦趋的小心跟
着。
咯吱,防护靴踩在了一堆细碎的玻璃残片上,让人有一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来到实验室里的菲利浦一脸愕然,有一个容器瓶破损了,合成玻璃残片洒满了一
地。这种特制的纤维玻璃是极其坚固的,但,它现在竟然轻易的被什么东西撞成
了粉渣。而这还不是让菲利浦最心憷的,剩下的三个容器内,赫然浮动着三只令
人作呕的生物,它们太恶心了。
没有人想在任何时候看见这样的生物,那像是一种海生软体动物与节肢类动
物的混合体。粘稠,狰狞,身体长着如同蜘蛛一般的多个肢脚,长长的节状尾部
恰如蛔虫似的弯曲起来,泛出瘆人的褶皱。
它粘稠的腹部上面还嵌着一张充满细齿的扭曲利口,那乖张凶猛的样子,仿
佛随时都会扑将上来把人吞噬。
这他妈是什么鬼玩意,菲利浦有些惊怒的思量着,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有一只
家伙溜出来了。
难道这里的一切都是这可怖的生物所为,对了,菲利浦眼光一闪,冲着身后
的约克急道:「约克,快看看生命侦测器的读数。」。而约克的脑袋几乎已经贴
在了仪器上,他的眼睛睁的圆滚滚,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OHMYGOD,
侦侧仪上除了标识我们的红点,竟然没有其它识别点。不可能,来之前我还检修
过一遍,它确实是能正常工作的。」
「你说什么。」菲利浦惊喝道:「难道这容器内的怪物不是蛋白质体征的,
仪器无法识别它。」
就在菲利浦怔怔疑惑时,身后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哀号,众人连忙扭头看去。
只见一位队友被一只狭长的利爪当胸穿透,而他身后赫然挤出一条扭曲的节状尾
巴,像蝎尾的毒针一般狰狞。慌乱不堪的枪声顿时响起来,那东西紧跟着一闪,
受到重创的队友便一同消失在破损的墙洞里。
「OHSHIT,那是什么,速度这么快。」有人嚷道。
「别管它是什么,这里的地形不适合战斗,先撤出去。约克,你联系总部,
说我们遇到不明生物袭击,请求增援。」菲利浦脸色铁青的命令道……
这时,在X星的另一端,面若寒霜的柳若芸正有些焦躁的紧盯着面前的监控
屏,特谴小队刚发回来的半个求救信号让她意识到X星的复杂局势远超出原有的
预期,在B点的实验室究竟隐藏了什么,居然使得她与最精锐的部队在转瞬间就
失去了联系。现在,所有的计划都被打断了。柳若芸不得不重新做出部署,繁杂
骤变的形式让她一时间变得踌躇不决,银色的纤足战靴不自觉的轻点在主控室的
地面上,鞋根发出的扣击声,正如同柳若芸现在急切跳跃的思维,她必须找到解
决问题的对策。
「维特娜,带我去见阿道夫」柳若芸在思忖了片刻后终于向一旁的女副官下
答了命令。
「可是舰长,阿道夫那个人……他的精神依旧有点不稳定。」维特娜惶惶不
安的回答道。
「眼下管不了那么多了,原有的计划若是实现不了,谁也担不了这个责任。
维特娜,我们现在就过去。」柳若芸一脸毅然决然的神色,两人的身影随即消失
在主控室外的过道里。
皓月之舰的隔离室里,阿道夫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帆布粗衣,他脑袋上的头
发稀松蓬乱,鬓角渗出油腻,一张大嘴歪咧着,不时的发出哼哼叽叽的咕哝声。
面对这样一个有些呆痴邋遢的男人,柳若芸的内心陡然产生一种厌恶感。她
冷声质问道:「阿道夫,别在我面前演戏了,说吧,B点实验室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有实验室,只有柚子,柚子好大……」
柚子?柳若芸看着阿道夫痴痴傻傻的盯着自己的胸口,厌恶感更盛。但是转
眼间她又冲着阿道夫宛然一笑,流露出一副勾人心魄的娇媚。「你喜欢我的大柚
子?」
「喜欢柚子,我要你胸前的大柚子。嘿嘿嘿嘿」阿道夫的哈喇子都淌出来了,
他弓起背,双手呈虎爪势,摇头晃脑的扑在了柳若芸的身上,臭哄哄的嘴巴一下
子抵在柳若芸丰腴的胸脯上一阵乱拱。
柳若芸被阿道夫亲的娇躯微颤,她喝叱道:「装疯卖傻,阿道夫,如果你再
不安份的话我可以送你回B点实验室,让你和那里的不明生物好好亲热亲热。」
这话如晴天霹雳,阿道夫的臭嘴顿时从柳若芸的红色紧身衣上挪开了,他的
身体退到墙角边,原本呆滞的眼神中显出阴鸷之色。接着又大声吼道:「你这婊
子,我才不去什么实验室。你不就是想夺取里面的暗星之源吗,要去你自己去吧,
可别搭上我。」
柳若芸冷笑道:「阿道夫,你不会真是个好色的缩头乌龟吧,,你能毫发无
伤的从实验室逃出来,就说明你对那些生物的特点很了解,我可不信你是什么上
帝的宠儿,全靠运气侥幸跑出来的。」
对面的阿道夫没直接应她,过了半响,才贼眼向上一翻,双手一摊,漫天要
价的说道:「嘿嘿,你不就想套我的话吗,总要拿出点诚意来吧。」
柳若芸见状,一摇一摆的扭动着凹凸有致的身体款款的走近墙角的阿道夫,
她将自己丰满的胸脯紧贴住有些兴奋的阿道夫身上,嗲声嗲气的吐出芬芳:「说
嘛,阿道夫,那些不明生物的弱点到底是什么,我想你应该很清楚。」
阿道夫感受着对方身体传递过来的柔软,下身顿时窜起了股热火。他盯着眼
前丰满玲珑的女人,嘴里咽了口唾沫色眯眯的哼着:「要我告诉你那些生物的弱
点也可以,前提是你必须用你的身体先喂饱我的大鸡巴,嘿嘿,瞧你那奶大屁股
大的骚样,我保证让你爽到天,哈哈」阿道夫边说边急不可耐的又把手按在了柳
若芸鼓涨的胸口上,眼前的东方女人除了一身让人欲罢不能的惹火体态,更是有
着西方女人不可比拟的细腻如绸缎的肌肤,作为长期在X星禁欲工作的阿道夫,
面前的柳若芸彻底燃起了他内心潜藏多时的欲火,他手上施加的抓力陡然加大了,
捏得柳若芸的乳房像是要从紧身皮衣中挤跃出来一般。
「唔,你别这么用力弄人家嘛。」柳若芸一脸娇羞的看着眼前的阿道夫,嫩
笋般的玉手贴着阿道夫的小腹滑到了对方胯下,在那轻轻的抚摸着。这动作让阿
道夫口中喷出的浊气越来越炽热,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欲望,努起嘴唇就向着柳若
芸的俏脸吻过去。就在这时,下体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柳若芸的手狠狠地掐在
了阿道夫的睾丸上。阿道夫立刻痛得弯下了腰,双手捂着要害,嘴里大声的嚷道。
「啊……柳若芸,你这个婊子,敢暗算我……啊……你等着。」
「哼,这是你自找的。」
柳若芸没再看对方一眼,她拧了一下手腕上的触发器,两个列兵立刻走进了
隔离室。
「把他带到B点的实验室去,让他充分的施展一下逃命的才华。」
两个士兵听命立刻拽着阿道夫的身体往外拖行,阿道夫扭着身体,不甘的怒
喝着:「你们放开我……妈的……柳若芸……你这骚货……你为了暗星之源不惜
一切,你会遭报应的。」
「报应?」,柳若芸淡然一笑。
这时,一直等在门外的维特娜恭谦的走了进来,向着柳若芸请示道:「舰长,
您还有什么吩咐。」
「把候补小队叫过来,我亲自带队去一次B点实验室,你留在这里做后援,
有问题随时保持联络。」柳若芸正色道。
「遵命,只是舰长,那些生物那么凶悍,您只身前往,太危险了。」
「怕什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暗星之源我势在必得。这回,把我们的神威
1号机器人也调过去,我倒要看看那些怪异生物是怎么个三头六臂法。」柳若芸
摆了摆手,又整了整有些凌乱的上衣,转身走出了隔离室……
Alien
X星B点的实验室门口,晦暗的灯光下依旧弥散着一股阴戾之气。
柳若芸脸上掠过一丝焦虑之色,即使身在实验室门口,里面狼藉破败的景象
也让她内心深处为之一震。她扬了扬叶眉,随即用神威机器人中的电子通迅系统
命令道:「去,把阿道夫带上来。」
片刻后,阿道夫便被两个一身戎装的列兵拖着按倒在神威机器人的面前,此
时的他神情沮丧,宽厚的肩膀因悲戚有些抽搐,口中也含含糊糊的发出如癫似泣
的哀叹声。
这个没用的男人,柳若芸心中睥睨他,嘴里同时娇叱道:「阿道夫,我再给
你最后一次机会,说出你对实验室中生物所知的一切,否则,有你好看。」
柳若芸冰冷的声音就像把利剑扎进了阿道夫的胸腹里,却也将他的斗志唤醒
了。他扬起低垂的头颅,不甘的大声说道:「柳若芸,我可以告诉你实验室里生
物的弱点,你可以借此拿到想要的暗星之源,同时你身边的这些战士也都可以安
然无恙的回去。但是前提是,我一定要饱操你的的骚B一顿,而且是要当着所有
人的面操烂你的骚B,你要是不答应,就看着你的这些士兵活活被那些变异生物
荼毒吧。」
此话一出,柳若芸愕然,她万万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阿道夫还能说出这
般无耻的淫秽之语,不由气得粉面带煞。她怒叱道:「来人啊,快给我把这混蛋
绑到神威机器人上,再堵上他的嘴,我要好好看看他怎么对抗变异生物。」
只是柳若芸的话音已落,那些个士兵却全都直愣愣的怵在那里,好半响,连
一个都没有动作,仿佛四周的空气都被凝固了。反而是阿道夫又添油加醋的说道:
「柳若芸这婊子为一已私欲,令诸位兄弟要在此为她陪葬,还有没有半点人性。
大家说,这种骚货是不是应该当众扒光她,让诸位兄弟轮流饱操她一顿,也让她
学学体恤下属和如何尊重民意。」
阿道夫的这番话点到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坎上,那些士兵虽然没有直接响应,
但都把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到端坐在神威机器人里的柳若芸身上。此时通过神威的
透明保护罩,虽然只能看见柳若芸半个丰腴的上身,但在这些兵士眼中,平时高
高在上的柳若芸此刻仿佛已经全身赤裸了,她那丰挺如柚的乳房似乎也正左右摇
曳着在向众人招手。
混蛋,看着面前众士兵炽热又贪婪的眼神,神威机器人里的柳若芸焦躁万分,
想不到行动还未展开,军心却被阿道夫轻飘飘的几句话给糊弄完了。这局面让柳
若芸眼中冒出森森寒意,她气得娇喝一声:「阿道夫,你这淫徙,你不得好死。」
话音刚落,柳若芸便操纵着神威机器人的机械臂,呈雷霆万钧之势一拳击向站在
墙角的阿道夫。
电光石火之间,空气里泛起一股肃杀之气。昏暗的光线中猝然闪腾出几条鬼
魅般的扭曲身影,身影似黑电,同时扑向数人,其中有一个异物从墙垣后掠出,
直接撞向柳若芸操纵的神威机器人。
只听砰的一声响,神威机器人的拳头还未砸到阿道夫,却顿时呈一个弧度落
向一旁的钢板墙面,柳若芸嘴角不禁溢出一丝残血,神威居然因这一撞之势整个
深嵌到钢板墙面中。
可恶,这些生物竟然如此强悍。离子炮,发射。柳若芸操纵着神威机器人一
炮打在企图再次攻击它的狰狞怪物上。光速炮威力不俗,打在怪物身上激起冲天
的火球,那怪物哀鸣一声,下腹被切去好大一块,流出汩汩绿色腥液。但是它却
并未立刻暴毙,只是拖着受伤的身体向黑暗中隐去。柳若芸瞬间被这种生物的强
大生命力震憾到了,而与此同时,其它的几只怪异生物像似要为同伴复仇,皆是
不顾死伤已近大半的一干众人,齐齐攻向柳若芸操控的神威机器人。面对四下里
同时跃向自己的多只邪物,柳若芸不免心惊,她紧蹙柳眉,双手在控制台上左拉
右摆。只见神威头颅处立刻隐现点点金光,右机械臂跟着从头颅处猛然抽出一抹
摄人心魄的光束。光束灼目,照亮四方,这便是神威的最强武器——等离子光束
裂枪。
光束裂枪已出,柳若芸心中再也不惧,神威机器人立刻从铁墙凹陷处一跃而
起,冲着急驰过来的几只怪异生物便挥出一道光斩。斩势惊人,有移山倒海之威,
又似能割裂空间,一刀过后,空气中竟隐隐出现断层之象,那当面扑来的三只异
怪皆因这一刀之势当即断为二截,乌墨之血淌满一地,显然是不活了。
柳若芸见此情景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是举目望去,四下里残肢断臂,穿肠裂
腹者大半,自己的一干士兵,皆已战死,唯独不见了那贼眉鼠眼猥琐邋遢的阿道
夫。
难道真如那阿道夫所说,我是个为一已之私,不惜一切的女人。柳若芸因自
己一众将士的死亡而感到自责。深深愧疚之余,神威机器人突然一个晃荡,几乎
塌倒。柳若芸扭头看去,顿时骇得花容失色。只见一形似蝼蛄的怪异之物趴在自
己右侧的防护罩上。一张骷髅般的鬼异面容正阴森森的紧盯着自己。柳若芸急得
连忙操纵神威左右腾挪,想将那怪甩开。不料,那怪却像壁虎一般,紧抓着防护
罩,一张腥黏大口更是倏地张开,吐出一骇人狭长的狰狞的黝黑口器。那口器似
把利剑,不停的向着柳若芸的胸脯方向冲击。一下又一下,铮铮作响,神威的防
护罩竟被它冲击的逐渐开裂。柳若芸见此景象不由得娇呼了一声,身体下意识的
向后蜷拢,手肘紧护胸前,却将胸前饱满挤得呼之欲出。那怪见了更加兴起,口
器撞击频率越发强烈。同时,形似骷髅的脸上挤出瘆人笑容,真如地狱十世恶鬼
降临,定要将柳若芸囫囵吞下。
柳若芸此时心慌的花枝乱颤,那恶怪紧贴防护罩,离子炮和光束裂枪均无法
使用,她只能再度操纵神威用铁拳击打防护罩上的异怪。只是因仰角面不足,拳
面只能蹭到怪物尾部,无异于隔靴搔痒,反而使那怪物愈加暴虐。那怪冲着柳若
芸嘶吼一声,口中又急吐一黏腥如蛆般的长舌,长舌透过防护罩的碎裂之处直卷
柳若芸的胸口。柳若芸无处躲避,大半个丰腴乳房被那黏舌卷起,原本硕大如柚
的乳房顿时像个被扎紧的水气球憋得仿佛要爆裂开来。
呀,乳房好痛,柳若芸汗如雨下,万分情急之时,她无奈的按下了电子弹射
器的开关。呼,一股气流从防护罩四周急射而起,神威的下腹部应声打开一个敞
口,柳若芸顿时与电子操纵椅一起从神威的敞口处快速滑出,终于暂时躲过了恶
怪的纠缠。只是胸口隐隐传来痛楚,低头一看,胸前一片白皙,原本的皮质红色
紧身衣被撕掉了大半,颤悠悠的丰挺硕乳再无遮拦。此时此刻,柳若芸也管不了
春光外泄,还未等操纵椅的速度减慢,便向一旁急纵,接着就地一前滚翻起身扭
动腰肢就跑。
刹那间,身后邪风又起,柳若芸不敢回头,眼凤瞥见拐角有一处一尺多宽的
隙缝,身体紧跟着朝那边急跃。跃至半空,右脚裸劲风已然扫到,柳若芸哀哼了
一声,等人落到地面,月牙般的叶眉因疼痛近乎扭拧到了一起。柳若芸咬着牙,
扭头睢见那狰狞恶怪一点点向自己逼进,骷髅般的的脸颊挤出阴阴窃笑。她再也
顾不得脚上的疼痛,挣扎着挤进了只有一尺多宽的墙垣缝角里。
怪物眼见到手的美肉又要逃脱,黏口中的如蛆般的长舌再次向柳若芸卷去。
或许是冥冥之中天意使然,柳若芸因脚裸的伤痛再度向缝角里跌倒,恰恰躲过如
影随形的黏蛆长舌,而且此处的墙垣缝角蜿蜒幽深,柳若芸立刻奋力向内深处攀
爬。
此时,外面的怪物却因体型庞大反而不得入内,气得用身体急撞墙壁,但也
只是使得外侧墙垣塌毁,而柳若芸的身体则逐渐消失在幽暗中。
空气里的肃杀之气似乎逐渐减少了,眼前虽然昏暗,四面狭窄的空间反倒是
有股贴心的安全感。
柳若芸深吸了一口气,略做调整后赫然发现最里面的敞道反而愈来愈宽,那
边似乎还有道暗门。心中不免一喜,她抿着朱唇,扶着一旁晦暗的壁墙,支起自
己婀娜的身体,一点点蹒跚的挪到了暗门口。
是扇电子门,也不知X星通用的密钥能否打开,只能姑且一试。
叮咚,输入密码后门应声而开,柳若芸欣喜的走了进去。里面很亮,灯光灼
眼,一时从黑暗走进光明里让柳若芸瞬间有种恍惚感。她恍惚感到身后倏地挨过
来一个人。胸脯上顿时一紧,有双手抓在了自己丰腴挺翘的乳房上,身后紧跟着
传来一股粗重且熏臭的鼻息,然后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在耳畔幽幽的响起。
「骚货,特地光着大奶跑我怀里,一心等我来操的吧。」
是他,贼眉鼠眼猥琐邋遢的阿道夫,柳若芸顿时扭捏着身体娇喝到:「阿道
夫,你,你怎么在这里,快,快放开我。」
柳若芸惊呼着,肩膀一下子耸拢在一起,双手护着胸前。可阿道夫的手还是
不依不饶的紧扣住柳若芸丰腴的胸脯,粗暴的揉捏着。嘴里还哼着:「骚货,你
的奶子好弹手,妈的又这么大是不是被男人揉出来的呀。」
「呸」柳若芸抿着下唇,带着哭腔说道:「你这家伙,怎么这么没皮没脸的,
见了漂亮女人就想上啊,快把我放开。」她拽着阿道夫的手腕,想把按在自己胸
口的手挪开,却因为脚裸受伤,身体根本发不了力,当下又急道:「阿道夫,你
趁人之危,你这混蛋。」
柳若芸真想抽出手去打他一巴掌。阿道夫可不管柳若芸怎么想,另一只贼手
忽地深入到柳若芸的胯间,隔着裤子在她的阴户上用力搓弄着。顿时,柳若芸像
遭电击了一样,身体本能的来回扭动,上下失守的窘态让柳若芸羞忿哀怒,为了
挣脱,肥大的臀部一时间贴着阿道夫的下体来来回回的磨蹭着。
这时的阿道夫乐的直喘气,他颤声急道:「扭,唔,浪货你继续扭吧,对,
像这样,把屁股贴着我的鸡巴扭得更厉害些。」柳若芸闻声这才惊觉,一时怵在
那里,挣扎也不是不反抗也不是。阿道夫趁机扯住柳若芸的裤头,用力往下撕拽。
吱拉一声,柳若芸肥大的屁股顿时挤跃出来,在空气里荡起白嫩嫩的光晕。阿道
夫眼睛都鼓出来了,他有些呼吸急促的说道:「妈的,真是个天生的贱货,长了
这么个肥美圆润的屁股,就是让男人操的。」柳若芸听了,羞恼万分,立刻去拉
自己的裤头,弯腰的时候,股间的饱满不经意的流露出来,像花朵般绽放着。阿
道夫的喘吸声更重了,他急不可耐的把脸贴在柳若芸股间,一阵吮吸。柳若芸立
刻像小鹿一样惊叫起来「呀,阿道夫,你要死啊。」一边忙用双手去扒拉男人的
脑袋,加上退到小腿上的裤子,身体重心一个不稳,踉跄的摔倒在地上,肥大的
屁股立刻像布丁一样抖动起来。
「妈的,瞧这屁股嫩的,老子非干死你。」阿道夫这时已经将自己的衣服脱
光了,一下子扑到柳若芸身上。粗长的阴茎顶在柳若芸的股间,很急切的耸动着。
鸡蛋大小的龟头在柳若芸的阴户上摩挲,一阵阵电流似的酥麻感冲击着柳若芸的
感观。柳若芸无奈的摇着脑袋,想从这要命的触感中挣脱出来,嘴里也不住的娇
呼着:「别,别这样,阿道夫你冷静点。」同时,她尽力想支起身体,无奈的是
她被阿道夫从背后贴身压在地上,根本使不出力气反抗,只是下意识的用手掌撑
着地面,身体半分都动弹不得。阿道夫越来越得意,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粗野,
他抓住柳若芸背部仅有的衣裳一阵撕拉,顷刻间柳若芸就衣不蔽体了,全身光溜
溜的,露出一身温玉般的白皙胴体。阿道夫看着眼前的猎物,嘿嘿一笑,双手紧
抓住两瓣臀肉往两旁一分,腰肌用力一挺。粗大的阴茎瞬间插进了柳若芸的阴道
里。柳若芸的阴道现在还比较干涩,夹得男人哆嗦起来,「妈的,骚穴真紧。」
阿道夫喊着,然后不管不顾的前后抽插起来。
呀,轻点,柳若芸痛苦的叫道,她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逃脱不了失节的厄运,
眼泪止不住的在失神的眼眶中滚动着,嘴里发出低宛的哀呤声。身上的阿道夫却
是性致勃勃,他伸出双手裹住柳若芸胸前的丰满,下身挺动的幅度越来越凶悍,
嘴里不住的嚷着:「干死你,你这骚货。妈的,这屁股真有弹性,小穴也够紧,
爽死老子了。」
随着男人的抽插,柳若芸的哀叫逐渐转变为呻吟,身体的本能需求正慢慢冲
击着她的理智。的确,男人的鸡巴很粗大,顶在柳若芸的阴穴深处,每次撞击都
让柳若芸体会到一种欲罢不能的强烈快感。她的身体现在已经出现潮红,原本白
玉似的肌肤看上去粉盈盈的,混着从汗腺渗出的点点香津,柳若芸的身体就像被
裹上了一层水润的凝脂,闪着晶亮扑鼻的芳香。
「真是个尤物啊」,阿道夫冲着柳若芸的脸颊吐着热气,他将柳若芸翻抱在
自己胸前,自己则躺在柳若芸身下。这样,他可以从身后彻底擒住柳若芸两团丰
硕的乳房,恣意的享受乳肉上传来的细腻和柔软。同时,下身挺送抽插的深度变
大,每一次挺耸,都让柳若芸发出一声似嗔似怨半梦半醒的娇呤,两人交合出也
逐渐被浓稠的淫液所覆盖,伴着柳若芸的呻吟发出扑滋扑滋的响声。
快感让柳若芸逐渐沉浸在本能里,她不再推拒阿道夫臭烘烘的大嘴,情不自
禁的和男人拥吻在一起。两人的舌头如胶似漆的黏在一块,相互忘情的吞噬着对
方的口液。阿道夫掐在柳若芸乳房上的手也越发用力,乳肉的中端不时的被他挤
成像灯炮般的凸弧状,早已挺翘的乳头也像是奶嘴一样颤巍巍的在男人的把玩下
渗出些许奶白色的液体。阿道夫意识到柳若芸胸前的异样,兴奋的嚷着:「奶奶
的,瞧你这骚货,下面被我干出那么多水,上面居然也出水了。」柳若芸羞辩道。
「不是,人家刚过了哺乳期,呀,……所以,,乳腺还未干。」「妈的,什么哺
乳期,说,是不是被我的大叼操得贼爽,才出的奶水。」阿道夫舔着柳若芸的香
腮,一脸得意的追问着。柳若芸吱吱唔唔,脸红的跟个红彤彤的苹果似的,扭过
头却是不肯应他。「妈的,骚货,你说不说。」阿道夫抓住柳若芸乳房的手掌陡
然加力,白皙的乳肉都开始涨红起来,乳汁更是像小股喷泉似的激射出来。柳若
芸顿时扭动起来,嘴里哼着:「不要,呀,你弄得我好痛。」男人则继续紧掐的
柳若芸的奶子,下身挺耸的愈发猛烈,口中喷出的热气像似要把柳若芸融化了一
般。「说不说,是不是被我操得贼爽,才出的奶水。」阿道夫发出的狠劲就像要
把柳若芸吃了。柳若芸拗不过他,只得讨饶:「唔,轻点,是,是你操得我很爽,
你别……别再那么用力捏我。」「想不想我天天操你。」阿道夫都开始把女人的
小腹顶得颠飞起来,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连绵不绝。柳若芸这时已经被阿道夫带
到了云端,她有点歇斯底里的喊了出来。「啊,我要飞了,我愿意你天天操我,
你操死我吧。」话音刚落,柳若芸的下阴处一阵剧烈的收缩,小腹随之柳条一样
的抽搐着,一股蓬勃的阴精从穴腔内喷涌而出,甘露般淋洒在男人阴茎和睾丸上。
阿道夫被女人高潮乐得直哼哼,阴道的强烈收缩让他爽得无以复加,但是他依旧
斗志高昂,冲着柳若芸调笑道:「妈的,你这骚货爽得泄了,老子还没来呢。你
把屁股撅起来,我们换个姿势。」说着,阿道夫从柳若芸的身下爬起来,阴茎波
的一声从柳若芸的阴户中抽出,柳若芸的内阴唇露出似花瓣般的粉肉色。「嘿嘿,
是个极品女人。」阿道夫赞美道。他拍了一掌柳若芸的屁股,示意她翻过身来。
柳若芸此时绵软无力,盈盈的朱唇只顾微张着喘着香气,水蒙蒙的眼睛像二轮害
羞的月牙,眯成了两个娇涩的弧线。对于男人的要求,全身潮红且香汗淋漓的她
暂时已无法回应了。
「妈的,瞧你爽得那骚样。」阿道夫骂道,手上力量一下子加大了几分,狠
掐柳若芸的臀肉,像是要把柳若芸肥美的臀部撕扯下来似的。柳若芸吃痛,像条
跃出水的鱼一样一下子翻了过来,她哀怨的看了男人一眼,这才跪在地上,双膝
分开,将屁股撅得老高,等待男人的讨伐。只是,阿道夫这回倒不急于求成了,
鸡巴顶到柳若芸的淫穴口就堪堪停住,然后用粘着女人淫液的龟头不住的在柳若
芸的阴唇上碾磨着。柳若芸被他挑逗的骚痒难耐,圆润的肥臀下意识的摇摆起来,
她,渴求男人的阴茎更快的深入。阿道夫这时笑道:「骚货,是不是想我插进来
啊。」他用自己的鸡巴拍打着柳若芸颤悠悠的雪臀,还不时的用手指轻点柳若芸
的阴蒂。柳若芸穴道内的淫液又喷涌出来,她哀求道。「你,要死了,别弄我了,
快进来吧。」一边说着,柳若芸的屁股摇摆的幅度更大,红润的俏脸转过来娇羞
得看着男人。「快,快给我。」柳若芸又冲着男人嫣然一笑,显出勾人心魄的妩
媚来。阿道夫立刻嚷起来。「妈的,骚货,老子今天操死你。」他粗长的阴茎像
杆银枪一样捅进了柳若芸骚穴里,腰肌再度发力,柳若芸的身体立刻跟着前后颠
飞起来,瀑布似的秀发又开始一荡一荡的秀起劲舞。
就在这时,门口轰隆一声响,一个黑影掠了进来,不等屋内忘情纵欲的两人
回过神来,黑影粗长的尾巴直扫身前的阿道夫。可怜的阿道夫正在性头上,突然
就被打的钉在墙上,嘴里却还不甘的哼哼着:「姥姥的,老子还没射出来呢,是
哪个王八羔子乱插队啊,真TMD扫兴」然后,他脑袋一低,整个人随即昏死过
去。而依旧扭着浑圆肥臀的柳若芸这时有点清醒过来,她转过鬓发缭乱满含春意
的俏脸,就看见一长约二尺,通体黝黑,且冒着丝丝煞气的骇人长枪正直挺挺的
抵在她的小穴口,而那长枪的主人脸上也泛起骷髅一般的阴森森的又志在必得的
凛然笑意,。
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