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手实验日记】(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性癖,以我来说,除了身体上的快感,还喜欢看到女性因
为制造的快感而失神的样子,彷彿可以让她们忘记一切烦恼,这么做能够令我产
生难言的成就感。
不过,凡事有好有坏,露娅爽过头已经不能服侍我了,露娅妹妹是客人,更
何况她也同样因为过度的快感虚脱乏力,而身为打造出无数优秀奴隶的调教者的
自尊……我可不怎么想打手枪。
没办法,只好暂时压下欲望了。
我两手分别抗着露娅姊妹来到浴室,为她们清洗身体,期间两人纷纷恢复了
意识,露娅妹妹看向我的眼神有些抗拒,似乎想要自己洗澡,可是因为连续高潮
而发软的手脚不听使唤,只能任由我摆佈……不过我也没对她做什么多余的事,
单纯只是洗去身上的髒污。
露娅则完全相反,小傢伙扭动着手脚,看起来还想服侍我的样子,不过她刚
才经历的高潮次数远远超过妹妹两倍以上,现在是真正意义上的动弹不得……对
於这么积极的露娅,我抱着她亲了又亲,温柔地逗弄三颗敏感小豆,看着她在我
怀里轻轻颤抖的样子,我感到无比满足。
值得一提的是,见到我如此对待露娅,已经被我清洗乾净的露娅妹妹靠了过
来,似乎在等待什么。
「怎么了吗?」我一边询问她,一边把她姊姊的下体搅弄得噗滋噗滋响,因
为在亲妹妹面前展露痴态的关系,露娅比平时更害羞了。
「欸?那个,接下来不是轮到我了吗?」露娅妹妹的表情有些微妙。
「治疗的话,刚刚已经结束了,我现在只是在和露娅玩耍而已。」我轻捏露
娅的小屁屁,她蹭了上来开始舔舐我的脸颊,这是她现在仅剩的卖乖方式了。
「欸?那样会和我玩耍吗?」露娅妹妹的表情更微妙了。
「没有那个预定喔,我说过了吧?你是我的客人,露娅是我的奴隶。」难道
露娅妹妹迷上高潮的感觉了?为防万一,还是在这里向她说清楚吧!「除了必要
的治疗,我并不会对你做色色的事;相对地,我拥有露娅的支配权,是她託付身
心的对象,所以有权利玩弄她,也有义务满足她。」
因为提到支配权的关系吗?露娅舔舐我的动作更加欢快了,弄得我满脸口水,
真可爱。
「所以、所以姊姊会变成你的妻子吗?」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露娅妹妹的
耳根子都泛红了,是做了什么想像吗?
「不是妻子,她是我的爱玩奴隶。」两者还是有区别的,我的妻子永远只有
一个人,不过为了避免麻烦,我暂时没有告诉她们这件事。
「但是你们会做夫妻之间做的事,对吧?」露娅妹妹锲而不舍,不知为何执
着於夫妻一词。
「也可以那样理解。」因为不明白她的意图,所以我估且保持了观望。
「这样啊……」说到这里,露娅妹妹忽然收声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真难懂。
气氛突然就变得尴尬起来了,我也暂时失去了继续疼爱露娅的兴緻,草草结
束沖洗,带着两个女孩离开浴室,擦乾身体、换上衣服。
当我在帮露娅擦身体时,妹妹又有意见了:「咦?我可以穿衣服的吗?」
很惊讶的语气。
「说过了吧,你是我的客人,不是我的奴隶。」老是重覆解释同样的问题,
让我有些不耐烦。
「欸?可是不是说……被带到人族和魔族的精灵,都不被允许穿衣服的吗?」
露娅妹妹看上去似乎是真的感到詑异的样子。
「谁说的?」
「村里的长老。」
……原来如此。
「那些都是穿凿附会……说成善意的谎言会更贴切吧?嗯……这么说好了,
你们的村庄在哈兹卡大森林附近对吧?有听过『哈兹卡的食人魔物』吗?」
「有听过,据说食人魔物帕拉拉最喜欢吃小孩子,所以我们被禁止进入森林。」
「那是骗人的。」
「欸?」不止露娅妹妹惊讶,连露娅都是一副吃惊的表情。
「听说了食人魔物的传说,你还会想进森林吗?」
露娅妹妹闻言愣了愣,接着摇摇头:「不会……我跟姊姊都不太敢接近哈兹
卡森林,怕帕拉拉突然跑出来……」
「那就是编造这个传说的目的,虚构一个会让小孩子害怕的怪物,让你们不
敢接近森林,以减少迷路或发生其他危险的机会。」
「欸?是、是那样吗……」露娅妹妹似乎难以释怀的样子,这也是没办法的,
毕竟一直以来深信的东西突然就被否定了。
「关於你刚刚的那个说法也是这种情况,或者说半真半假吧……被带到人类
国家的精灵,大多数都会变成性奴隶,因此长老的说法不算错,但是魔族本身就
是多数族混居,再加上堕落者的关系,脱离精灵本族的精灵在这里的待遇相当不
错,不会发生你说的那种状况……说到底,长老那么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你们
对人类和魔族产生恐惧,万一哪天遇到人类和魔族,才会想尽办法逃脱。」
道理不複杂,姊妹俩很快就听懂了。露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也是啦,毕竟
她现在在各方面都是我的俘虏了,但是露娅妹妹还有意见:「可是,你不是不让
姊姊穿衣服吗?」
「咦?没跟你说过吗?」
「说什么?」
我回想了一下,下午那段尴尬的再会之后,我曾解释过实验的始末,最后以
露娅在那个过程中对我产生依赖、而我也决定负起责任照顾她作为结尾,当时为
了避免对露娅妹妹造成太强烈的刺激,所以似乎没有说明露娅不穿衣服的原因。
「还记得我说过后悔对露娅的调教吗?当时我试着把调教结果矫正回来,然
后打算把她送去雪滴岭……当时有让露娅穿上衣服,结果造成了她认为穿上衣服
代表我要抛弃她的心理阴影,现在穿着衣服会让她觉得不舒服。」
「那算什么啊?哪有这种蠢事!?」露娅妹妹稍稍拉高了音量,似乎不太能
接受这种说法。
「啊呜啊呜~」看到妹妹激动起来,露娅连忙拉住她的手,啊呜啊呜地解释
道。
明明就是一连串无意义的音节,露娅妹妹的脸色居然缓和下来了,真的假的,
这样就能沟通吗?
不管如何,她能接受就好,我催促露娅妹妹穿上我准备的衣服和鞋子,这并
不是她原本穿的那一套,而是为堕落者量身打造的宽松服饰,款式和精灵族传统
服装差不多,但是胸腹和股间比较宽松,材质也是轻柔的丝绸,这是利用蜘蛛魔
物的丝线打造的高级布料,可以减少对肌肤的摩擦、避免引燃欲火,对於还有大
量媚药残留体内的堕落者而言是生活必需品。
似乎是因为从未穿过这种质料的服装,露娅妹妹显得有些羞赧,不过还远比
不上露娅,因为我和妹妹都穿戴整齐,只有她光溜溜的……虽然侷促不安的露娅
也很可爱,不过才两个亲人就有这么大的反应了,以后要是上街的话她该怎么办
啊?
算啦,船到桥头自然直。
往餐厅移动的过程,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四肢无力到爬不动的露娅
当然是被我抱着走的,而露娅妹妹则是攀着我的手臂,和稍早坚持自己行走大相
迳庭。是因为她也同样两腿发软,还是其他原因呢?
总觉得如果是后者的话会变得很麻烦,所以还是算了吧!
今天的晚餐是南瓜浓汤配罗勒麵,和刚开始调教的时候相比,露娅已经被我
养得白白胖胖的,再没有最初的骨瘦如柴,因此我开始在伙食中添加各种蔬菜,
除了是精灵喜欢的食物以外,还可以调整体质,皮肤会更有光泽,发色也会变得
鲜艳亮丽……这些是属於人类贵族的文化,我本来也没研究,还是艾米教我的。
哥雷姆虽然是忠实的仆人,但是并不能执行太複杂的指令,做不到监控食物
的火候,但是定时定量和枯燥的作业却很拿手,所以南瓜的捣碎和罗勒的研磨都
相当细緻,如果汤能再煮久一点就完美了,下次试着更新指令吧!
因为多了露娅妹妹的关系,今天晚餐我没有抱着露娅,小傢伙好像有点遗憾
的样子,就连她妹妹都有意见:「欸?不是会抱着姊姊嘴、嘴对……一边亲、亲、
亲……」
真是的,要跳针到什么程度啊?
没等我回应,露娅就扑过来了,因为手脚发软,她的力气根本不够,若不是
我即时抱住她,都要直接摔到地上了。
露娅嘟起小嘴,看起来是想和我亲亲的样子,不过我却扳起脸,用力捏了露
娅的阴蒂,令她发出惨叫。
「你做什么!?」露娅妹妹生气地叫了出来,她敏锐地察觉到我的目的是带
给姊姊痛苦,而非玩耍。「姊、姊姊!?」
后面的惊叫,应该是因为发现露娅遭到如此对待后,居然嘿嘿傻笑着,将双
腿分得更开了。
露娅是我的奴隶,犯错了本就该受到惩罚,她没有因为和妹妹重缝而忘记本
份,还记得主动领罚的方法,所以我摸了摸她的头以示嘉许,然后才转向妹妹解
释道:「我刚刚是在处罚露娅,因为她忽视我分开坐的命令在前,又做出了会害
自己受伤的举动。」
说完,我停顿下来,观察露娅妹妹的反应。和露娅谈心过后,她似乎已经接
受了姊姊自愿成为奴隶的事实,并且可以感觉到她正在积极理解我们的生活和相
处模式,所以我也会适当地向她解释一下。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向他人解释我
的行为,感觉有些新鲜……卡莉大人很少干涉我的工作,艾米则和我心灵相通,
露娅妹妹是近年来唯一一个旁观我调教的外人。
听了我的说明,露娅妹妹的神情更複杂了……小孩子的价值观大都是黑白分
明、非对即错,我的惩罚理由同时包括霸道的支配和对露娅的关心,让她分不清
我这么做究竟对姊姊是好是坏。
为了避免之后再有类似情况时她会跳出来指手划脚,我决定先和露娅妹妹把
话说清楚。我把露娅抱起来、转个方向,察觉我的意图,小傢伙立刻配合地张开
双腿、跨坐在我的身上,股间大开地朝向……自己的妹妹。
或许是因为在这个姿势下我可以用较大的力道抚弄三颗小豆,露娅最喜欢被
我这样抱着,刚才这一串动作绝对是习惯为之,证据就是当她想起妹妹这个观众
时,居然娇呼着想要闭合双腿……刚才露娅能主动把两脚分开跨在我的大腿外侧,
凭的是我闭合双脚并将她轻轻抬起的缘故,在身体疲软的现在,露娅根本无法单
靠自己的力量闭合双腿,反而因为胡乱挣扎使身体向下滑动,股间张得更开了。
在衣着整齐的人面前暴露身体,果然会让露娅相当害臊,即便做过更丢人的
事,但因为将近半个月的时间裸体度日,露娅已经很习惯了,这种单纯因暴露身
体引发的害羞反应反而不多见。
虽然很想立刻抱起露娅狠狠疼爱一番,但现在可不是做这个的时候。我一手
拖住露娅的下巴,把她的脸掰往妹妹的方向,一手下探往她的股间,拨开湿漉漉
的阴唇,强迫着她在亲妹妹面前丑态毕露:「我对自己承诺过,不会再伤害露娅
了……但是她同意并且喜欢的事情是例外。」
「喜欢?」
「是的,现在的露娅会因为被我欺负而觉得高兴。」
「那种事情,怎么可能……」露娅妹妹说到一半就发不出声音了,因为被我
用力揉捏阴蒂、啃咬耳朵而痛呼着的露娅,脸上浮现的却是带着愉悦的下流表情。
「姊姊、为什么……」露娅妹妹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这也是你调、调教
的结果吗?」
「我的调教只是提供了远因,露娅会变成这样,在我预料之外。」我没有说
谎,大概是错将痛觉当成是我将精神心力集中在她身上的结果吧!可能也有过度
高潮的影响,不知不觉间,露娅已经变成了会因为疼痛而产生快感的小变态了。
当然,这样的露娅我也很喜欢喔!
不过,露娅妹妹应该是无法理解吧!也没有强迫她理解的必要,所以我直接
转移话题:「如果不相信的话,你也试着来摸摸露娅就知道了。」
露娅呀的一声红了脸,妹妹则是手足无措的样子。
说到底,我是把露娅妹妹当成客人对待的,完全没有要调教她的意思,但是
作为露娅的亲妹妹,没道理将两人分开,但也不可能因为她而停止对露娅的疼爱
……别说我会寂寞了,考虑到当初对露娅冷处理的情境,小傢伙说不定会抓狂的,
那就只有一个方法了,让露娅妹妹也加入我们的游戏中,让她担负类似助手的角
色。
调教的过程中,助手能够发挥许多作用……别的不说,光是刺激奴隶的羞耻
心,效果就远非单独调教可以比拟,在调教者面前赤身裸体,奴隶可以说服自己
是屈服於主人的淫威,但是助手对奴隶而言压迫感不如主人,心态上就会更单纯
集中在「别人有穿衣服、我没有」这件事情上,助手是女性的时候效果尤为明显。
原本这类的调教要等艾米回来后才执行的,不过现在看来,露娅妹妹也是个
不错的人选?虽然技术经验知识通通为零,但是作为露娅的亲妹妹,这个先天性
优势不可小觑。
「怎么样?因为你也是露娅重要并且喜欢的人,所以她也会很高兴的喔?」
我说服道,并且为了让露娅妹妹接受,我还使用了偷换概念,若无其事地将
「我是露娅重要并且喜欢的人」的讯息传达出来,让她相信我对露娅的重要性…
…虽然这也是事实就是了。
露娅妹妹看向自家姊姊,因为我的提议对露娅而言附带命令性质,她是不会
拒绝的,不过我并未训练过她附和这类命令的方式,因此她闭上了眼睛……两腿
却张得更开了。
这个反应,究竟是因为本能地意识到这是调教的一部分,还是误以为这是刚
才处罚的延续呢?我只是单纯感到有趣,但是对露娅妹妹而言却相当冲击,因为
它具有「姊姊真的会因为被欺负而感到高兴」和「姊姊希望我也欺负她」两种巅
覆性的意义。
「咦?露娅也很期待吗?」我一边咬住露娅的耳朵,一边将她的小手背到背
后,受到肩胛骨压迫的缘故,小傢伙挺起了胸部,发出哈唏哈唏的喘息。
「——果然还是不行啦!」正当我在思考着要如何进一步劝诱露娅妹妹时,
她突然用力地一拍桌子大吼道,因为她突如其来的反应,我和露娅都愣住了。
啊咧?太过火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露娅妹妹才说了开头,语气就哽咽起来,声音也软
了下去:「那个勇敢坚强的姊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勇敢?坚强?露娅吗?那是以前的露娅在妹妹心目中的形象吗?
完全看不出来……不,倒也不是无迹可循。
头一次喂食的时候,露娅曾经发狠要把麵包吐掉,想把项炼交给我时的气势
也相当惊人,最后为了表达决心,甚至打算以自己的意志尿在重要的项炼上……
从这些细节来看,其实露娅的本性是有些刚烈的孩子,然而还没有展现的机
会,就被超出极限的羞辱调教压制住了,甚至可以说正因为性格刚烈,心智瓦解
的速度反而特别快……这也和年纪有关系,毕竟是小孩子,承受能力终归有限。
我已经从露娅那里夺去了太多东西,现在又多了一样。
露娅妹妹只开了个头便说不下去了,红着眼睛瞪着我,我只能沉默以对。赔
罪的方法,根本没有,虽然想过要治疗露娅,但我很清楚再怎么做也不可能让她
回到原样……而面前这个孩子,则是因为我失去了她的姊姊。
在异样地沉默中,露娅忽然挣脱了我的双手,想要爬离我的大腿,察觉到她
的意图,我连忙把她抱到地上,小傢伙跪立着靠近妹妹,拉起她的手,接着又拉
起我的手,把我们的手牵到了一起,啊呜啊呜地说着什么,语气罕有的认真。
露娅的手热呼呼的,妹妹的手凉丝丝的。
露娅的意思,是让我们好好相处吧?我望向露娅妹妹,后者露出複杂的神色:
「我只问一个问题……你对姊姊是怎么想的?」
「我的奴隶……我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奴隶。」过去调教的所有奴隶,无
一不是受他人委託,没有一个是我私人所有的……作为一个拥有十几年经验却从
未收过奴隶的资深调教者,露娅对我的意义无庸置疑,但俩人是不会明白这些的,
因此我作了补充:「我会疼爱她、照顾她、保护她……一辈子。」
唔哇!虽然是早在心里明确的事实,但是实际说出来不是普通的令人害羞啊!
都快要可以和当年对艾米告白相比了。
由於露娅不能言语,所以我和她几乎没有语言交流,都是靠肢体沟通,这些
话当然没说过,露娅还是第一次听到我的告白,小脸立刻变得红通通的。
露娅妹妹似乎被我的话语触动了,不过仍不依不饶:「包括姊姊的一切?」
怪问题。
是说,不是只问一个吗?不过针对这点吐槽的话,也太不适趣了:「什么意
思?」
「你对我是怎么样的?」
「客人,仅此而已。」
「不会对我做和姊姊一样的事情?」
「不会。」露娅妹妹的焦点好像转移了。
「即使我是姊姊的妹妹?」
「没错。」
「这样啊……」
露娅妹妹再次露出了複杂的表情,原本还以为她希望和露娅一样,不过听到
我的答覆,她似乎松了口气……毕竟正常的女孩子是不会想被这么对待的。
然而,露娅妹妹的语气神态,仍给我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啊呜啊呜……」眼见气氛又要沉默下去了,小露娅不知道在想什么,突然
把我们的手拉开,分别放到自己的两边胸部上。
看到妹妹愕然的表情,我哭笑不得。露娅并不是喜欢被欺负,而是喜欢被我
欺负……所以这么做应该不是真的让妹妹欺负她的意思,而是希望我们透过欺负
她来建立良好关系?我一边轻捏露娅的乳头,一边观察她的样子,发现小傢伙满
脸通红,浸满淫液的大腿还在互相磨蹭着,说起来刚刚玩弄她到一半的时候就因
为露娅妹妹发飙而停止了,小傢伙现在有些焦急了吧?
露娅妹妹的手在姊姊的胸部上滑动了一下,最终是放开了,涩声道:「抱歉
……我果然没有办法接受这种方式和姊姊相处……」一边说着,露娅妹妹一边从
椅子上爬下,蹲到露娅身旁将她抱住:「姊姊,我还是想要像以前那样……」
后半句话有些莫名奇妙,就连露娅也没听懂的样子,不过还是啊呜啊呜地拍
拍妹妹的头。
「姊姊同意了……您呢?」这句话是对我说的,还真的光靠啊呜啊呜就能沟
通啊。
为什么要问我呢?是说,为什么突然改用了敬语?
「什么意思?」虽然在奴隶面前,主人必须尽可能装出通晓一切的样子,但
胡乱答应没听明白的事情,当然也是不可以的。
「就是……」说着说着,露娅妹妹忽然忸捏地低下了头,那是常常在露娅身
上看到的神色:「让我和姊姊一样,成为您的奴隶……」
「哈?」
「呼唉?」
她们姊妹两在说什……不对不对,就连露娅都目瞪口呆的样子,跟她无关,
所以是妹妹自己的决断啰?「为什么突然要当我的奴隶?在那之前,露娅同意了
什么?」而且说到底,她原本说的是和露娅的相处方式吧?为什么突然就把我卷
进去了啊?
「欸?那个是、那个是……以前就决定好了,我作为姊姊的附属品,和姊姊
一直在一起,以后也要嫁给同一个人……」因为害羞,露娅妹妹的耳朵都泛红了。
是说,附属品是什么鬼?嫁给同一个人又是什么鬼?「那种事,是谁决定的?」
「那、那个……」露娅妹妹的忽然变得吞吞吐吐,露娅的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好可疑,精灵族是没有这种习俗的,因为寿命漫长的缘故,他们远比人类重
视爱情和承诺,坚决反对重婚……换句话说这个决定应该是小朋友的口头约定之
类的?涉世未深的小孩子,尤其是感情要好的兄弟姊妹间,确实很容易许下永远
在一起的诺言,可以看得出来,露娅妹妹对姊姊有某种依赖性,就是因此衍生附
属品的概念的吧?
「就算是这样好了,那也是你们的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欸?您不是会和姊姊做夫妻才能做的事吗?」
嗯,果然如此,在提问之前就猜到会这么回答了,毕竟刚才露娅妹妹在浴室
里面曾针对这点追问过。因为小时候的口头约定,即使成为我的奴隶也想要和姊
姊在一起吗?说起来,精灵是个重视承诺的种族呢。
「那是两码子事,先说清楚,露娅并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的奴隶……而且
我也没有娶她的打算。」原本还顾虑这么说会不会让露娅沮丧,不过小傢伙只是
一脸胆心地来回望着我和妹妹,看来并没有过成为我妻子的想法。
「即使是奴隶也行!请让我和姊姊一样成为您的奴隶!」露娅妹妹几乎是咬
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请恕我拒绝。」
「欸?」
「我拒绝。」
「为什——」
「我拒绝。」
「所以说为什么拒绝啊!?」
露娅妹妹开始飙高音了,好烦啊。
「因为没有理由。」
「可是你不是同意姊姊当奴隶了吗?」
敬语也变回来了。
「那是因为她表现出了想成为奴隶的意志。」
「想当奴隶的意志我也有啊!我都这么求你了!」
这是求人的态度吗?不,在那之前,这个诉求本身也有问题。我突然感到有
些头痛,露娅妹妹这股缠人的劲儿,还真是跟姊姊有几分相似。不过,我没有打
算求助於露娅,作为主人,是不能在奴隶面前示弱的。
「那是两回事,说到底,露娅想成为我的奴隶,是因为她发自内心地依赖我,
你却是因为一个无稽的约定……」
「才不无漆!」因为这个约定是她和露娅一起做的,所以我没有直白地说可
笑,「无稽」这个词的精灵语版本比较晦涩一些,以她们的年纪应该没有听过,
但是露娅妹妹却辩别出了其中的眨义,并且因此大发雷霆:「你根本不明白那个
决定对我们的意义!不明白我们因此受了多少嘲笑!」
……欸?精灵族的小孩之间也有这种状况吗?想想他们对待堕落者的态度,
倒也不难想像,在杜绝重婚的精灵族里面,扬言要嫁给同一个人,几乎就是异端
行为。
「抱歉,我并没有否定你们的意思,只是我不会轻易作下决定。」我叹了口
气,试着和露娅妹妹讲道理:「露娅是为了我而成为我的奴隶,你却是为了露娅
想要成为我的奴隶;她会因为我的调教和命令而感到开心,然而你是无法接受的
……这么轻率的决定,你会后悔。」
「才不是轻率的决定!我和姊姊从小时候开始——」
「那个时候,你有想过姊姊会变成奴隶吗?」
「……咕!」露娅妹妹猛地一顿,小脸涨得通红,接着居然赌气似的咆哮起
来:「不试试看怎么知道?你试着来调教我啊!我会全部承受下来的!来啊来啊
来啊!」
这丫头搞什么鬼?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求调教的女性……说到底,我根本
没有理由答应她:「我拒绝。」
「!?」因为我的回答,原本气势汹汹的露娅妹妹猛得一噎,一副不设置信
的样子:「所以说为什么啊?你们人类不是最喜欢精灵了吗?现在一个精灵少女
主动要求成为你的奴隶耶!?居然拒绝了,你还是男人吗?」
火大!
火大火大火大。
被一个毛都没长的小屁孩这样说,真的很令人火大。
实在是很想给她揍下去,不过她是露娅的妹妹……不,不止如此,一旦我忍
不住揍下去,就破坏了她作为客人的现状,所以绝对不能揍……这让我更火大了。
独火大不如众火大,所以我将露娅的食盆拉过来,同时弯下腰,把她抱到怀
里,侧身对着我:「来,我们吃晚餐,不然汤都要凉了。」
「等、等等!?话都还没说完啊!?」露娅妹妹从地上站了起来,抓住我的
手臂猛力摇晃,不过以她的力气是晃不动我的,无视无视。
「这个罗勒麵很好吃喔!露娅乖,嘴巴张开,啊~」露娅似乎想要说什么的
样子,不过被我轻轻打了一下屁股,就乖巧地张开了嘴巴,吃下我卷好的麵条。
「不要无视我!调教我啦调教我调教我调教我~」露娅妹妹整个人都贴了上
来,不断用小脑袋撞着我的手臂,感觉不痛不痒,反而是念咒语似的「调教我」
还比较可怕。
无视吵吵闹闹的露娅妹妹,我放下叉子,伸手抹掉露娅嘴角的罗勒酱,让她
舔食下肚。露娅最近越来越没吃相了,吃东西时总是会让食物残渣滴到或喷到自
己身上,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的,不过这倒是为我一边用餐一边抚弄她的身
体增添了不少情趣。
「调教我调教我调教我~」见我纹丝不动,露娅妹妹爬到我的背上,掐着我
的肩膀开始用力摇晃自己的上半身。
「露娅,吃饭的时候要专心喔?」我拍了拍露娅的小脸蛋,她赶忙把脑袋转
回来并挺起胸部,让我轻轻揉捏她的乳头作为吃饭不专心的惩罚。好乖好乖。
「……」露娅妹妹忽然闭嘴,并且从我背上爬下去了,放弃了吗?
不过,除非她乖乖回到餐桌上坐好,否则我是不打算理会她的,有那个时间
还不如多多疼爱露娅。小傢伙挺开心的,比起麵包,露娅似乎更喜欢麵条,这应
该和精灵的生理有关系吧?因为先祖居住在水源和果菜丰富的森林里,唾液的分
泌量较人类和大多数魔族要少一些,所以偏好带有水份的食物。
背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露娅妹妹又在搞什么么蛾子?无论她做了什么,
我的应对方法就是无视到底。
除了喂食露娅,我自己也在持续进食,倒不是因为饿了,以我的体质,即使
半个月没有吃东西也不会感到虚弱,但是作为主人,没有奴隶吃饱了自己还空着
肚子的道理,更重要的是——可以顺便调戏露娅。
我叉起一大片莴苣放进嘴里象徵性地咀嚼两下,保留了蔬脆的口感,然后用
嘴对嘴的方式喂给露娅。
这个时候,旁边忽然伸出一只黑黑的小手,把露娅的屁股推到一旁,让我的
一条腿空了出来。这种情况下,露娅可没办法遵守专心吃饭的命令了,不禁转头
回望,我也侧目看向光溜溜的露娅妹妹。
欸?
慢着慢着,为什么是光溜溜的?
露娅妹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包括鞋子在内的衣服给脱了,全身上下只剩
下项炼,不太利索地爬到我的腿上。
在我的帮助下转过身来的露娅,看到妹妹的模样,也是目瞪口呆。
露娅妹妹先是哼了一口气,把自己的碗拉了过来,然后闭上眼睛、抬起小脸,
张开了嘴巴。不说话也不看肤色的话,露娅妹妹还真是和姊姊一模一样。
我卷起一叉子麵条:「嘴巴张开,啊~」
「啊~」
「啊~呣~」
……喂进了露娅嘴里。
「欸?欸?为什么不喂我啊?」露娅妹妹睁开眼睛,看到的是姊姊一脸幸福
地咀嚼着的姊姊,忍不住大叫了起来:「调教我啦!调教我调教我调教我~」
好吵啊,话说这是疼爱不是调教喔?搞不清楚状况的小屁孩什么的,就是要
无视无视无视~
我注意到露娅下巴黏上了麵条,於是低下头将它舔掉,不过并没有吃进嘴里,
而是继续伸着舌头。露娅立刻就明白了我的意思,红着脸伸长脖子想要舔掉麵条,
就在她张口的瞬间,我夺取了她的嘴唇,同时舌头也毫不客气地伸进她的嘴里舔
弄牙齿。
突然受到袭击,露娅的身体僵硬了一下,不过很快就伸出舌头主动回吻并舔
食我的口水,同时夹起双腿不断摩擦……只是在做这些动作时,露娅本身似乎没
有自觉的样子,这种无意识的色气也很可爱。
腹部传来轻轻的震动,是露娅妹妹在揍我的肚子,真凶,虽然不会痛就是了,
因为我是故意用亲吻露娅来刺激她的,所以这边就原谅她吧!
我继续无视露娅妹妹,狠狠地亲了露娅一顿,终於将她放开的时候,小傢伙
已经眼神迷离了,随着身体的放松,两腿也重新打开,可以看到股眼是一片泥泞,
不用任何言语,我便知道现在的露娅渴望我的爱抚,并且也打算满足她,只是还
没等我开始抚弄露娅,她的下体就被一只小手捂住了。
「不调教我,就不能欺负姊姊!」是露娅妹妹。
总觉得在连续尝试失败后,她的目的已经从被调教变成单纯的斗气了……不
过她完全没注意到露娅那哀怨的眼神?都不用我做什么,露娅便伸手将妹妹推开,
同时抓着我的手拉往她的股间,露娅妹妹则是犯了倔性,拼命想要捂住姊姊的下
体。
因为我不会抗拒露娅的拉扯,但是却会用力防止被露娅妹妹推开,所以这场
战斗当然是以露娅大获全胜告终,当我轻轻揉捏她的阴蒂时,小傢伙用得意的眼
神看着妹妹,后者则是咬着牙不甘心的样子,她们应该不会吵起来吧?
仔细想想,姊姊是想被我侵犯,妹妹则是想在姊姊被侵犯前先被我调教……
啊哩?这个姊妹吵架的理由怎么好像有点残念啊?
放着不管好像不太好,所以我伸手按住了露娅的颈动脉,她的神情立刻缓和
了下来,驯服地靠上我的胸口,露娅妹妹同样靠了上来,不过依然被我无视。我
松开露娅的脖子,拿起叉子准备继续喂食,结果发现露娅妹妹也同样拿起了自己
的叉子。
难道她终於要放弃幼稚的行为、乖乖吃饭了吗?
结果,卷好麵条后,露娅妹妹和我一样递到了露娅嘴边,居然也想要喂食露
娅。
虽然想过可以利用露娅妹妹来进行对露娅的调教,不过绝不是这种情况,露
娅妹妹大概是认为姊姊一定会选择自己,想要藉此来向我挑衅吧?
那么,露娅会怎么选择呢?虽然对於她的忠诚和服从有绝对的信心,不过小
傢伙也喜欢被我施加疼痛,说不定她会故意选择妹妹好让我处罚喔?
露娅看看我、又看了看妹妹,最后张口,想要同时咬下我们递给她的叉子。
结果我和露娅妹妹不约而同地把叉子移开,不让露娅偷吃步……啧!居然在
这种地方有默契!感受到露娅妹妹瞪过来的视线,什么啊?明明就是你先学我的
喔?
我和露娅妹妹重新把叉子递到露娅面前,小傢伙似乎十分为难的样子,露娅
妹妹一直把叉子向前戳,催促她姊姊吃下,我倒是没有任何表示,甚至为了不干
扰露娅的决定,揉捏她阴蒂的速度力道也没有改变。最后露娅做出了决定,张开
嘴巴,吃下了我递给她的麵条。
我赢了。
并非妹妹对露娅不重要,如果把成为我的奴隶当成是露娅生命中的里程碑,
那我不光是她「现在」最重要的人,同时也是「过去」最重要的项炼所寄托的对
象,两者相加的份量是露娅妹妹很难比拟的……不过露娅不一定会想那么多,露
娅妹妹就更不成了,她只是单纯因为姊姊选择了我而受到打击,小脸上几乎都要
失去表情。
有点罪恶感。
虽然做出选择的是自己,但露娅也同样担心妹妹的样子,偷偷地看向我,我
不动声色,但是爱抚露娅的手稍稍加大了力道。
——不会痛的爱抚,表示许可的意思。得到我的同意,露娅不等细细咀嚼,
直接咽下了麵条,然后再次张嘴,把露娅妹妹那一份也吃了下去。
这一下子,露娅表现出来的意义就不同了,从选择我而不选择妹妹,变成了
先选择我再选择妹妹,露娅妹妹立刻露出了笑容,得意地看向我……看来是刻意
忽视自己在姊姊的心中排第二的事实了呢?小孩子就是好打发。
总之无视就对了。
刚刚吃得太急的关系,露娅的嘴角又黏上了麵条。吃一口亲一口的模式虽然
好玩,但是一顿饭下来花的时间太多了,所以我这次本打算普通地用手指拿掉,
但是在我有所行动前,露娅妹妹就用咬人的气势扑向露娅,并且亲了上去。
喂!
这傢伙,现在是铁了心和我作对是吧?
话说回来,露娅在接吻上虽然不是熟手,但好歹也被我疼爱了好几天,相比
完全没有接吻的经验妹妹而言要好上太多了,除了最初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露娅
很快就把场面扭转了过来,抱着妹妹用力亲吻……搞得我不得不伸手扶住露娅妹
妹的后背,免得她们摔下去。
突然就变成姊妹俩坐在我的腿上激烈拥吻,好像我才是第三者似的,真是的,
这都怎么回事啊……
接吻、尤其是长时间的深吻,是要讲究技巧的,平常和露娅接吻时,我能够
很好地掌握节奏,让她拥有可以呼吸的空档。然而因为我的技术够好,不会让露
娅意识到呼吸的问题,所以她当然没想过要控制呼吸,不一会儿,两个小傢伙就
上气不接下气了,偏偏还各自赌气着不肯退让,最后是搞得头晕目眩才终於放开
了对方。
露娅吐气如兰,眼神矇矓地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同样气喘吁吁的露娅
妹妹,则不知为何得意地挺起胸膛:「我被姊姊调教了喔!」
这满满的残念感是怎么回事……
「你们两个,」我叹了口气,分别赏了两人一个暴栗:「给我专心吃饭!」
………………
因为露娅妹妹的胡搅蛮缠,这一顿晚餐变得格外累人,即使我想无视她,她
也会想办法刷存在感,还时不时就和露娅上演百合戏码,弄得我是一个头两个大;
露娅夹在我们之间也感到困扰,虽然没能用具体的言语表达,但从她的眼神,多
少能看出希望我答应妹妹的意思。
即便如此,我仍然没有答应她们的要求。
除非卡莉大人的命令,否则我不会和其他女性建立肉体关系,这是我的原则,
不容动摇,因此我可以治疗露娅妹妹,但是绝无可能将她收作奴隶。
搞到最后,餐桌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露娅变得有些无精打采的,而罪魁
祸首的露娅妹妹,多少察觉到自己是在无理取闹,也没了一开始的精神劲,晚餐
就在僵硬的气氛中结束了。
露娅妹妹在胡闹的过程中,不小心打翻了汤碗,还好前面花的时间太多,南
瓜汤已经凉掉了,因此姊妹俩没有烫着,但是身上被弄得黏糊糊的,事后少不得
再去沖一次澡——由於每次吃饭都被我逗弄得汁水淋漓,饭后沖澡几乎已经成了
露娅的例行公事。
全部搞定之后,已经很晚了,我直接把姊妹俩抱到了卧房,躺在哥雷姆换过
的新床单上,依然不肯穿上衣服的露娅妹妹张开了双腿,依然是那三个字:「调
教我……」
「快点睡觉。」我弹了一下露娅妹妹的额头,然后帮两人盖上了被子。
折腾了一个晚上,露娅妹妹也没什么体力了,这次倒是老老实实地闭上了眼
睛,倒是露娅啊呜啊呜地抓住了我的手。
「露娅乖喔,今天你就和妹妹一起睡吧?」我抚摸着露娅的额头,小傢伙瞪
大了眼睛,我继续劝说道:「你们刚刚重逢,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吧?」
「啊呜啊呜~」露娅开始摇头,结果一旁的妹妹张开眼睛,露出吃味的表情,
这是典型的见色忘妹啊!
「这是命令,要跟妹妹好好相处喔!」我在露娅的额头上亲了一下,听到是
命令,小傢伙立刻就老实下来了。
好容易把姊妹俩哄睡着后,我熄灭了魔法灯,走出卧房。
接下来,就是大人的时间了。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