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妖录】(第二卷)(06-0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回双美迷离
烈阳高照。
街上路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小贩在尽情的吆喝着。
城内如往常一样热闹,市集上的人们摩肩接踵,络绎不绝,醉龙阁的生意更
是爆满。
酒楼七层,雀云阁内。
那是一架足以容纳五人的梨花绣床,床上铺着金丝绸缎褥子,十分绵弹舒适。
床边有着个小柜子,可以容放女孩的私身物品。
两个皎若秋月,闭月羞花的女孩在绣床之上翻滚玩耍。
两女孩仅仅穿着亵衣,贴身抱在一起,两双乳儿紧紧贴摩,晃荡间不知是谁
的乳尖儿从内衣滑落出来,腿子互相搭放着尽情的打闹。
两女孩打闹累了,便听到一女孩轻声道:「瑶瑶,你还在担心那傻小子吗?」
柳新瑶道:「才没有哩,爹爹都出面了,你爹也施压了,就连那城主的人都
跑了去,量她花姐姐不敢对凡哥哥怎样。」
苏盼儿疑惑道:「那你还愁眉苦脸的。」
柳新瑶气呼呼道:「谁让他那么没出息,去偷看花姐姐洗澡,还被抓了个现
形,最气人的是抓他的还是人家的爹爹。」
苏盼儿捏着女孩粉嘟嘟的小脸大大咧咧道:「原来是气这个,书上写到,男
儿都是好色的,更何况花姐姐本来就很漂亮,难怪那小子忍不住。」
柳新瑶娇嚷道:「我不要在听了啦。」
苏盼儿知道女孩心情不好,照着女孩的脸颊舔了一口。
「唔唔……盼儿痒啊……」女孩娇道。
苏盼儿甜腻腻道:「瑶瑶,我们来玩游戏吧,别理那臭男人了。」
柳新瑶嘟嘴道:「嗯,玩游戏吧,也有一个月没玩了。」
两人紧紧地抱着一起,身子摩擦着,两颊越靠越近。
苏盼儿启樱唇,吐兰息,玉靥欺近,轻舔着女孩酡红的脸颊,看着那粉嫩欲
滴的唇瓣,微微伸出了小舌儿。
柳新瑶雪靥红潮泛起,看着眼前的蜜友,心里也是甜蜜,张开樱口,让那小
舌儿探了进去,肆意品尝。自己也紧紧的咂揉着对方的舌儿,两小舌儿紧紧相缠,
互相撕抵。
两个女孩渐渐情热了起来,苏盼儿小手儿缓缓下滑,抚向柳新瑶胸前的娇乳,
隔着抹兜揉捏了几下,轻喘道:「瑶瑶,你这里大了好多。」
「你不也一样吗。」柳新瑶摸着苏盼儿的乳房呐呐道。
「我两比比谁的大好吗。」苏盼儿喘着娇气道。
「嗯……别捏……好酸……」柳新瑶道。
苏盼儿一手捏着自己的乳儿,另只手儿滑向了女孩的腿心里,指尖儿轻轻扣
挖几下,丝儿淫液挂在了指尖上,将指儿伸到女孩眼前道:「看,你那里湿透了
耶。」
柳新瑶红着脸儿唇瓣张开将女孩粉指尖吞了进去,细细的吮舔着。
女孩之间相互撕磨了许久,衣裳也不知何时被褪了下去。
两对赤裸裸的乳房挤揉在一起,乳尖儿相互刮摩,两人的玉蛤已是湿哒哒的
一片,淫液嘀嗒混在一起,分不清彼此。
柳新瑶的乳房,浑圆坚挺,非常的饱满,乳肉儿状似娇梨,肌肤是雪白中透
着一丝儿酥红。
苏盼儿的乳房,匀称、柔韧富有弹性,乳儿呈圆锥形,肌肤是奶白中透着儿
粉红。
苏盼儿缓缓起身,爬到床头,去哪柜子里边的物儿,却不料女孩舔着自己的
脚心,舌儿游走般舔过每一丝缝儿,娇嚷道:「瑶瑶……等下……别舔啊……我
有好定西……」
苏盼儿的小脚稚嫩丰腴,粉中透着润白,足趾纤细修长,却不影响整个足儿
的美感。
柳新瑶一路舔到女孩的腿窝子里,痒的苏盼儿屈起了小腿儿。
只见女孩打开柜子后,里面摆放着各类情趣物品,最内还整齐的收藏了几本
春宫画哩。
苏盼儿将物品摆在柜子上,手里拿了个玉瓶,摘掉密封的瓶口,一股儿香味
溢了出来,女孩狡黠地一笑。
「盼儿,什么东西,好香哩。」女孩好奇道。
苏盼儿跨坐在柳新瑶身上,摸着女孩的乳儿道:「就是这个哩。」
说着将瓶内的东西到了出来,柳新瑶瞧见玉瓶内流出了粘稠剔透的金色汁液,
滑落到自己娇乳之上,凉凉的,随着盼儿的揉摸,汁液抹得乳房上到处都是。
苏盼儿俯下身子小舌儿舔着女孩的粉晕,柳新瑶感到乳头被张滑腻润嫩的嘴
儿紧紧吮咬,阵阵酸麻快感涌上乳尖。
苏盼儿看到女孩的乳儿被舔的油光酥亮,这才松开了嘴儿,照着女孩颤张的
唇儿舔了一下。
「盼儿,是甜的,这是蜂蜜。」柳新瑶喘道。
苏盼儿也不说话,悬着小屁股摩擦着女孩的乳房,柳新瑶的乳蒂时而刮擦到
女孩蛤蒂子,酥的女孩半边身子都麻透了。
悬了几下,似是柳新瑶的乳儿滑润,苏盼儿的小屁股一下滑到了女孩的唇间。
「呜呜呜呜……盼儿……人家好痛……」柳新瑶鼻子被压得生疼。
「啊啊……瑶瑶……刚要我命哩……」苏盼儿娇躯直颤娇蛤却是被女孩牙齿
刮到大叫道。
柳新瑶见女孩疼痛,连忙凑着头儿舔着女孩的娇缝儿,苏盼儿两只臀瓣就想
是个雪腻的桃子,臀型浑圆,紧紧的夹着女孩粉颊,女孩臀瓣蛤口沾了蜂蜜,混
合着蛤嘴里留下的汁液,糊了柳新瑶一脸。
苏盼儿屈着腿儿,脚尖儿点床,腿心大张,一抹稀疏的乌茸下,蛤缝被抹得
异常淫靡,柳新瑶舌儿挑开那抹娇缝,探了进去,搅动着内里,蛤口水声只响,
光是伸进去一点儿,便觉得内壁吸得舌儿发麻,再往前一探,柳新瑶可以感觉到
女孩的那层薄薄的膜儿,不敢继续深入。
「瑶瑶……快吸……盼儿就要丢了……」苏盼儿磨着臀儿急喘道。
柳新瑶舌尖连忙点着蛤唇,快速地搅动着,舌尖儿挑开包着花蒂子的嫩皮,
用牙齿轻轻的咬了下娇蒂子。
「啊啊啊……美了……嗯嗯……」
苏盼儿尖叫一声,从女孩身上摔了下来。
柳新瑶看着女孩打着颤子,美眸半眯,似是美的紧,自己腿心内确实瘙痒难
耐,恨不得有什么东西能够塞进蛤嘴。
斜眸瞧到床上的物儿,好奇心下,随意抓来个状似肉棒儿的东西,摩擦着泛
滥成灾的娇缝儿。
苏盼儿张开眼眸,一把夺过女孩手中物儿吓得一跳连忙道:「万万使不得,
这是角先生,若捅破了那层膜,看你怎么给你的凡哥哥交代。」
柳新瑶娇喘道:「盼儿,男儿的东西,有那么大吗。」
苏盼儿没好气道:「这我怎么知道。」
柳新瑶喘着气儿翻身将女孩压在身下,捧着一对乳儿,磨着女孩的乳房道:
「你不是说要比比谁的乳儿大吗。」
苏盼儿雪靥娇红看着有些妖媚的女孩轻道:「怎么比。」
柳新瑶认真道:「你喜欢凡哥哥吗?」
苏盼儿见女孩神色郑重红着脸儿娇喘道:「反正,不讨厌。」
柳新瑶幽幽道:「那就是喜欢喽,倒是便宜他了呢。」
苏盼儿吻着女孩的乳尖颤道:「你的意思是。」
柳新瑶喘着气儿:「若凡哥哥真有本事,便把咱两人都搞到手,到时儿让他
来评评谁的乳儿大。」
苏盼儿狐疑道:「瑶瑶,你是不是,早就计划好了,所以才带他来这酒楼。」
柳新瑶睁着大眼笑嘻嘻道:「是啊。」
「你这个狡猾的坏妮子。」苏盼儿咬着柳新瑶的乳头,疼的女孩娇叫了出来。
两女孩互摸乳儿一阵子后,身子儿相互倒转了过来。
彼此欣赏着对方的娇缝儿,修长的玉腿缠在彼此的脖颈上,近乎是同时唇瓣
儿凑向了对方的花唇,捧着雪臀舔了起来。
「嗯嗯……快啊……咿咿……」
「盼儿……不要老挑那儿……蒂子好酸哩……」
「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嗯……呀呀……」
两人尽情的娇喘着,白花花的肉体贴身相磨,白的晃眼,又那么的诱人。
两对肉呼呼的脚儿使劲的乱扭乱蹬着,不知舔了多久,两人转正了身子贴身
相坐,使两只娇蛤正好贴对相扣,撕磨了起来。
两对被打湿的乌茸,紧紧的黏在腿心里,随着女孩的上下颠晃,快速的磨着,
愈来愈快,两对乳儿乱晃,女孩彼此间热烈的亲吻。
「呀呀……啊啊啊……嗯嗯……」两女孩大叫着。
「要丢了啦……啊啊……快……快啊……」
急促伴随着娇喘,两人儿近乎同时丢了出来。
白浆从两女孩的交接处溢了出了,柳新瑶蛤嘴儿忽张忽合,娇体酥软,咬着
苏盼儿发乳尖儿,眸儿慵懒道:「盼儿,帮人家揉一揉啦。」
苏盼儿半眯着眼眸揉着女孩的乳房,尽是将那球儿捏的形状各异,指尖儿不
断地触碰着发胀的奶头尖尖。
两人缓过了劲儿,看着床榻上一片狼藉,身子也是粘腻不堪,浑身不适,似
是有默契般同时蹦下了床去,晃悠着赤裸的身子蹦向了浴池。
雀云阁相当于一个很大的房子,李凡来时应为只顾得吃,并未将其整个的看
在眼里,原来在亭子后侧,有着扇门儿,门内又是另外一副天地。
而两女孩则来到了沐浴的地方。
一扇手拉竹木门后。
热气弥漫,水池内还往外涌出着细小的泡泡,这是个足够容纳五人在内游泳
的池子,水面之上漂浮这各种各样的花瓣儿,还未泡进去便让人觉得浑身舒畅。
池子用着天然的温玉雕琢过,光滑无比,脚心踩在上面丝毫不觉得冰凉。
柳新瑶坐在池边,白皙的脚儿泡在水里,粉嫩的腿子轻轻地摇晃着,半眯着
星眸,模样极其的享受。
片刻间,竹门轻轻一响,苏盼儿手里拿捏着自己的宝贝,点着脚尖悄悄地走
了进来。
柳新瑶似是没有察觉,自顾自的泡着,突然觉得背后被两团儿娇嫩触着,一
双贼溜溜的手儿已袭上了胸前。
女孩红着脸儿喘道:「盼儿,别动嘛。」
苏盼儿喘着气儿娇喝道:「瑶瑶,就让我摸摸啦,你的乳房好娇弹哩,和我
的不太一样。」
柳新瑶娇喘道:「嗯嗯嗯……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都是两团肉儿……别
掐奶头啊……」
苏盼儿道:「男儿可爱女孩子胸前的这两团肉了,你成天捂着这对乳房,对
你的凡哥哥可是没有诱惑力的呦。」
她说完之后便捧着一对乳儿磨着女孩的玉背,两只尖尖的乳头不断的挤刮着
女孩,同时酥麻的快意也袭噬着苏盼儿的心神。
柳新瑶心头想了想儿道:「盼儿,你说人家穿女装会是个什么模样。」
苏盼儿一愣道:「怎地,犯花痴了,我从小便没见你穿过女装,不过我相信
你穿女装一定会很漂亮的。」
柳新瑶粉唇轻颤,两染淡淡的粉晕泛起,两腮间小巧的梨涡十分的可爱。
她情欲暗涌,思念着晴郎,不觉间蛤嘴蜜液之涌,滴滴答答流在玉璧之上,
指尖儿轻轻地揉按着阴蒂,手背打在水面之上,发出阵阵响声。
苏盼儿看到她不说话,眼角注意到女孩的动作,心中偷偷笑道:「傻妮子,
定是泛春心了。」
「吻我……盼儿……快吻人家啦。」女孩扭过螓首娇喘道。
苏盼儿闻言朝着女孩唇瓣之上吻去。
四片樱唇交相叠吻,兰息交通,极其的诱人,两女孩绛舌交缠,吻得难舍难
分,彼此间情欲炽热,宛如相恋中的男女一般。
苏盼儿小手拿出一根细长的物儿,那是根胶状的东西,其上小珠子连成一排,
紫色的端口淫淫发亮。
她邪恶的眯着眸儿,一只小手儿缓缓滑下抚摸着女孩的臀瓣,柳新瑶的两股
间肌肉白皙弹实,又极其的水嫩绵滑,手感摸起来十分的舒服,苏盼儿两只纤指
儿悄悄的探向了女孩臀瓣间的粉菊,沾了些淫汁儿在那轻轻的揉摸着。
「盼儿……讨厌哩……你这做什么啊……咿呀呀……不哎哟……」女孩娇腻
道。
「就是这个样子哩……人家要让……瑶瑶舒服哩……嗯嗯……啊……」苏盼
儿雪体通红咬着女孩的舌尖儿娇喘道。
她见到柳新瑶臀沟间汁水淋漓,纤指摸了点儿淫液,探进了女孩的臀眼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啊……盼儿……人家好痛……呜呜呜呜呜呜…
…」女孩粉颊酥红凝水,胸口两团乳儿急颤,哭道。
苏盼儿舔吻着女孩眸间滑下的泪滴,哄着她道:「瑶瑶乖……不哭……不哭
……」
柳新瑶的花菊十分的小巧粉嫩,无一丝的色素沉淀,内里紧致弹实,似乎是
要将女孩的指儿吸进。
苏盼儿柔柔的滑动了数下,悄悄地将那物儿塞进了女孩的臀眼之中,好在柳
新瑶臀瓣间湿滑不堪,她只觉得一串儿坚硬的珠子到了自己的屁眼里,内里酸胀
难忍。
柳新瑶转过头来,看到女孩手里拿着细长的紫色物体插进了自己的屁股里,
她柔顺的撅起臀瓣,将两颗圆润的雪腻桃子筹到了女孩眼前。
苏盼儿看到柳新瑶的臀眼一开一合,吸纳着手中的物儿,她俯下头去,见到
女孩眯着桃眸,脸颊娇媚,粉腿直直打颤,两只脚儿绷得挺直,足尖儿蜷起,急
急的娇喘着,她手下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就差没有插进那小穴里了。
「啊啊啊啊啊啊……快……瑶瑶要丢了……丢了……」
……
另一边,一处闻之欲呕,臭气熏天的地方。
李凡一直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只见他来来回回的奔跑在这处猪圈四周,两只
手里提着装满饲料的木桶,累的额头冒汗,浑身上下均弄得脏兮兮的。
这是处足有近千米大的饲养场,内里物种很多,照理讲应该是有很多下人管
理才对,可是这么宽敞的地方却只有男儿一人。
当然还有着多许鸡鸭猪马。
偶尔有人经过时,纷纷像见了什么脏东西一样,一雷二闪,避之若浼。
李凡手里拿着杖杆长的锄子拨打着草料,喂食着牲畜。
耳边是牲口的叫声,鼻中嗅着难闻的气味。
终究男儿还是忍不住抱怨道:「这该死的臭婆娘。」
牲口们发出了不满的叫声。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已是昏时。
落日的余晖映在了李凡脸上,让男儿显得几分沧桑。
李凡放下手中的家伙,抚着肚皮默默无语。
「公子,在想什么呢。」女孩的声音突然传来。
这倏地间传出来的声音吓了男儿一跳,李凡转头看去一绿裳女孩坐在土墙之
上。
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诱人可爱,女孩雪靥娇红。
这不正是惜玉吗。微风拂面,细打过女孩乌黑的发丝,一缕秀发紧贴着她娇
媚的面容,直垂脖颈之上,眼眸儿弯似月牙,粉唇酥嫩欲滴,眉目含笑看着男儿。
她晃荡着两只白璧儿般精雕细琢的腿子,小腿屈伸间勾出玲珑有致的诱人曲
线,脚尖儿将绣鞋绷得极紧,足趾微敛,脚踝浑圆细润,露出白皙透红的脚背儿
来,十分的可爱。
她见男儿还在怔怔发呆,微微皱了皱眉儿,晃了晃藕臂,不满轻道:「公子,
干嘛这样盯着人家。」
李凡闻言一喜顿时醒了过来轻笑道:「惜玉姑娘,你怎么来了。」
惜玉瞧到男儿高兴却道:「怎地,这么不想我来啊。」
李凡急道:「哪有,你可千万别走啊,我一个人可无聊死了。」
说罢便走到墙角,在女孩惊讶地目光下一手拦腰,一手环着她的腿儿,将女
孩抱了起来,见女孩欲要开言,男儿轻道:「土那么多,也不嫌脏。」
惜玉闻言心头一笑,也不推拒李凡任他抱着自己两手环抱男儿脖颈在他耳畔
轻吹了口气语气淡淡地道:「果然是色胚哩,这抱女孩的功夫倒是挺自然的,脸
气不红,心儿不跳。」
李凡身子骨被女孩吹得一颤轻道:「色胚,听谁说的。」
女孩促狭道:「现在花府上下的人都在议论你呢,说你是个偷看女孩家洗澡
的大败类,大色胚呢。」
李凡眼皮一跳强撑道:「那是误会,他们是不了解我。」
女孩嘻嘻笑着。
和风细润,如小手般拂过两人,落霞银辉,余芒照射在两人身上,一切都是
那么的和谐。
远处是两个体态娇小的女孩。
柳新瑶咬着唇儿怔怔地看着前方。不禁间泪珠从脸颊滑落而不自知,看着两
人在夕阳下欢笑,心头刺痛难惹,退了几步,转头便跑。
「瑶瑶,你等等我啊。」苏盼儿朝着男儿的方向啐了声跺了跺脚追了上去。
远处发生了什么,李凡当然是不知道的,怀中女孩娇躯绵弹滑手,十分的舒
适,鼻间不时嗅到女孩儿散发的香气,弄得男儿心头痒痒地,麻麻地。
他轻手轻脚的将女孩放在了干净的石凳上。
惜玉娇笑道:「怎么,公子舍得将人家放下来了。」
李凡脸上一红端坐身子只听女孩又道:「脏兮兮的,好难闻哩。」
女孩皱着鼻子一副不满的样子。
李凡苦笑道:「那个惜玉姑娘,这儿不就是这样子吗,那臭婆娘心眼忒小,
从心报复于我。」
惜玉轻道:「左一句臭婆娘,右一句臭婆娘,你就不怕我告诉小姐,让你再
吃苦头。」
李凡道:「惜玉姑娘,你不会的。」
惜玉白了他一眼道:「为什么这么肯定。」
李凡捏捏诺诺道:「若你是那种人的话,也就不会对我做那种事了。」
惜玉闻言俏脸儿难得一红风情万种的白了男儿一眼,嘻嘻笑着。
李凡心头一酥,悄悄地将屁股向女孩身儿挪近,紧挨着她的身子。
两人贴身而坐,惜玉从怀里掏出了个纸袋,递给了李凡。
女孩轻道:「喽,打开吃吧,也累了一天了。」
李凡看着被压扁了的两块肉包儿心头一热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惜玉看着眼前狼吞虎咽的男儿眸目弯弯嘻嘻地笑着。
惜玉看着男儿吃完轻道:「公子,惜玉就要走了,不然小姐又要着急了。」
李凡一愣,眉目间的欢喜顿时耷拉了下来。
惜玉见到男儿神情沮丧,心尖儿也不高兴了起来,为了不让他失望扭捏着脸
儿凑到男儿耳边轻道:「那个,夜间子时,穿过后院假山到亭子找我。」
李凡心中大喜,神情激动下便要抱向女孩,惜玉察觉,柳腰一闪间躲了过去。
女孩在远处挥了挥手儿,蹦跳着离去了。
只留下在原地傻傻发笑的男儿。
良久,李凡又开始摸着自己的肚皮抱怨了起来。
「这么大的院子里,也不知道饭堂在哪……」李凡琢磨道。
说着男儿蹑手蹑脚的从饲养场溜了出去,直奔花府膳房。
膳房,二十米处,李凡猫腰着身子,躲在某处角落里,看着花府的下人从一
扇门内进进出出,他们手上均端着餐盘,排列有序而整齐,碎步走向正厅。
扑鼻的饭香从门内传了出来,让人闻到不禁垂涎三尺,馋涎欲滴。
黑暗的角落里,一双发亮的铜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些餐盘,若是有人认真细听,
依稀间可以听到有人猛咽口水的声音,李凡摸着肚皮,仔细的盯着门口的动向。
一阵黑影瞬间掠过,悄悄地溜进了门内。
「好冷,这突然间哪里的风。」
「别抱怨了,快点儿上菜,老爷那边等着呢。」
「是啊,不然又要被小姐责骂了。」
厨子们又开始忙活起手头的工作了,眨眼间,一道道美味佳肴,山珍海味便
摆在了木桌之上。
趁大厨们未注意,两只爪子迅速的伸向了餐盘,晃眼间男儿手中便多出了鸭
珍,鸡腿,吃的不亦说乎。
……
柳府,一处闺房内。
女孩在绣榻上翻来滚去,两只雪白的脚丫胡乱蹬着床榻,拳头捏的发白气的
咬牙切齿,似是扑打累了,两手环抱身边的小熊布偶,不断捏扯着它的耳朵。
「叫你花心,叫你抱别的女人,我打死你,打死你……」柳新瑶细喃地碎骂
着。
良久,女孩抱着小熊渐渐睡去,姣美的玉靥还挂着泪痕,浓睫微颤,红唇轻
合,两只雪白粉嫩的腿子蜷曲在一起,娇躯紧紧的贴抱着小熊布偶,像一只受伤
的小兔子恬美,安静。
屋外。
柳唐苦着眉头对着丫鬟道:「雅岚,小姐,这么样了。」
丫鬟恭敬道:「老爷,小姐睡着了。」
柳唐放下了心来,小步走向了书房。
第七回月下品玉紫灵幻仙
月没参横,星移漏转。
花府上下众人都已入睡,只剩下那巡逻的护卫零散地分布其上。
一道黑影在暗中来回闪烁,转眼间已穿过层层护卫,掠向了后院的方向。
不出几米,便再也没有了护卫,很是安静。
月明如水,又清又冷,柔柔地打在了假山之上,淡薄的月光,斜照在地面上,
笔直的向前映去。
假山分布的极不均匀,嶙峋的怪石形态各异,花草枝叶硕茂十分密集,黑影
来回的晃悠在弯曲的窄道中四处奔走,不知过了多久,影子这才消停了下来。
前方不远处是个七角的亭子,它傍水而筑,设计的玲珑别致,静静地浮于湖
面之上,亭台两端用零零碎碎的石头铺成了道路,十分地清幽雅致。
一娇小玲珑的绿衣女孩优美的站在亭中,垂首盼目,两只小手抚在胸前,姿
容皎若秋月,芳菲妩媚。
惜玉上着碧绿翠烟衫,下裳水雾绿草百褶裙,外披翠水薄烟纱,肩若削成腰
若约素,肌若凝脂气如幽兰。娇媚无骨入艳三分。
乌黑的发丝垂披腰间,微风拂面,衣衫纷飞;月光细润,更显她楚楚动人。
女孩似是等的极了,檀口颤张,娇挺的酥胸不住起伏,可显她心中一定是有
着丝儿焦急。
李凡征征地看着亭台之上的女孩,虽看不真切,但是能够看到女孩娇小玲珑
的轮廓。
「砰砰」是谁地心跳声愈来愈快。
一人,或是两人。
石头浮在湖面之上,男儿踩上其上,石子会稍稍下陷,让人不免担心会不会
掉入湖中。
石子的浮力很大,踩在上面微微下陷的感觉既刺激又好玩,李凡没空理会这
样的感觉,小步但却极快的向着亭台走去。
亭台上,惜玉听到湖面上的响动,抬头看了过去,随即唇瓣上扬,眼眸弯弯,
小步迎上前去。
月色下,两人在亭台之上紧紧相拥……
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谐,好似就应该这样。
李凡感受着怀中的温暖心道:「不知为何,总之就想这么抱着眼前的女孩。」
惜玉半眯着眼眸,静静地伏在男儿胸口。
良久,男儿情绪复杂道:「惜玉姑娘,你为何不躲开。」
惜玉仰着螓首幽幽低道:「人生如梦,命运多变,我不知道将来的命运。这
样的感觉就像是在幽会情郎一样,是我十六年来从未得到过的,而你也不坏,让
我很是欢喜。」
李凡闻言心中大震神色柔和轻道:「惜玉姑娘。」
女孩薄嗔道:「还叫人家姑娘吗。」
「玉儿。」
「凡哥哥。」
两人心中都如添了蜜儿,男儿刚要将头凑了过去,却见一双柔臂环上脖子,
女孩檀口微张吻了过来……
李凡心跳如鼓重锤,砰砰直响,只觉得脖颈之上手臂愈缠愈紧,感受到女孩
的热烈,在哪里能够忍住,也是紧紧将女孩环抱,如火如焚地激吻起来。
情热如火,直到彼此间喘不上气儿来,这才不舍分开。
惜玉娇腻道:「凡哥哥,你喜欢惜玉是吗?」
李凡点了点头,抚着女孩的柔背轻道:「傻话,」
男儿紧了紧环中手臂,女孩心中惊喜,抬着俏脸娇滴滴道:「凡哥哥……」
李凡俯下脸来,看着踮起脚尖儿,双臂挂在自己脖颈上的女孩儿,心中越发
的欢喜,怎么看都看不够,他又一次将舌儿渡入惜玉香甜的口中。这种事儿无师
自通,她见男儿舌儿抵来,柔舌紧紧缠上他的舌尖,两人不断抵缠间,吻得分外
热烈,李凡只觉得她那柔舌宛若鱼儿般在口中自由游动,惹得他欲火如炽,两只
手掌开始放纵了起来。
惜玉身子骨软的就像是要融化了的糖果,突觉乳间一紧,嘤咛一声任由男儿
爱抚着双乳,女孩只觉得通体酥热快美,花底竟是悄悄地漏了几滴蜜儿来。
李凡喘着粗气,隔着衣服摸着那滑如脂膏的玉乳儿,似是不尽兴,猴急般的
探入了女孩的领口之内,隔着层薄薄布料撩逗着她勃挺的乳头儿来。
惜玉娇喘道:「别揪,乳尖好痛。」
李凡放过了那小巧乳蒂,慌忙间开始褪去女孩的衣裳,惜玉急道:「别脱,
一会儿好穿。」
男儿闻言将女孩内里的葱绿薄罗抹兜掀起,露出白腻胜雪的肌肉来,一手托
着抹兜掀到女孩颈上,两只尖翘翘的玉乳儿顿时跳了出来,充满了娇嫩的弹性,
乳峰处尖尖蒂头殷虹无比颤巍巍地晃动着,其周围一圈儿薄晕,竟若一层鲜亮的
蚕膜,叫人爱不释手,让人忍不住想要舔食一番。
夏风细润,并不是太冷,但是在湖面之上,微风拂过乳尖儿,让女孩乳头微
晃晃地颤了一下,奶头儿更加的挺翘。
惜玉见李凡宝爱胸前的这对乳儿,又似是怕扯坏了衣裳叫人发现,欢喜无奈
下解开了背后系带,一对梨形的娇弹玉乳完美地晃荡在了男儿眼前……
李凡爱不释手的把弄了一阵,俯下头去舔食着乳峰上的薄晕于尖尖的蒂头,
为两只乳儿涂上了一层又一层的口水。
女孩细细娇喘着,眼眸中春水泛滥,宛如一波柔水。
李凡一把揽抱起女孩,坐到了石台之上,屁股触在上面有着丝冰冷,好在男
儿浑不在意;惜玉温热弹实的小屁股紧紧地贴坐在男儿大腿之上,缓缓撕磨,杵
间抵着女孩软纱亵裤,男儿口干舌燥下急忙放出了巨硕的棒儿,将她亵裤拉下玉
腿间,一道子粉红娇嫩的春湾秘境暴漏在了色人眼前。
那娇缝儿已是泛滥成河,蛤蒂儿从那薄皮内羞答答的探出,异常淫靡,男儿
未磨几下,便觉得蛤内隐传股吸力,舒服之极。
「玉儿……」李凡埋头轻呼。
惜玉雪靥泛着红潮几如拧出水来,心中小鹿乱跳,羞涩的点了点头。
李凡紧抱着女孩,大腿一颠,棒儿一挺,破开了那嫩如凝脂的玉蛤,缓缓往
内刺入……
惜玉娇媚至极地哎啼了一声,只觉的男儿棒儿粗实,填满了那窄小的缝儿,
棒首紧抵着花心子,瞬间腹下酸麻便袭了全身。
两人交接处,血丝染了下来,将棒身染得异常妖艳。
李凡觉得女孩内里所触之处皆是嫩不可言,仿佛灌了温水的肉壶,十分的紧
窄。缓慢的抽添了一阵,只觉的自己的肉棒儿仿佛到了一处人间妙境。
「嗯嗯……啊哈……啊哈……慢一点……凡哥哥……」
「哈啊……嗯嗯……轻一点……啊啊啊啊啊……」
女孩蛤内淫水泛滥成灾,唧唧作响。李凡托着惜玉的粉臀,狠狠地磨了几下,
竟都激打在花心子上,一缕细细的蜜汁从蛤嘴了挤了出来,淋得男儿肉棒油滑光
亮。
「吻我……快吻玉儿……对……就是那儿……再磨地深深的啊……」
李凡看到女孩要美急急的擒住了女孩的舌儿,疯狂的在惜玉嘴里打着转儿,
用力咂吮香舌,双手紧扣两瓣雪股,狠狠地刺了十余下,欲要顶穿女孩的花心子。
惜玉被李凡顶的魂飞魄散,蓦觉得花心儿冲过一股热浆,真是美透骨髓,蕊
眼儿顿时绽开,肉壶紧紧的蠕动起来,娇嫩的腔肉死死绞住了男儿的肉棒子,内
里不住急抖,丢了身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嗯……呀呀……咿咿……哈啊哈……哈哈……啊
啊哈……」
李凡觉得棒头上被酥腻温润的浆汁淋在上面,整个儿棒身都麻木了起来,几
乎同时,一股子似酥似麝的奶香啊扑鼻袭来,神魂酥荡,唇瓣分离,紧托着女孩
臀股尽情喷射。
惜玉只觉那一股子热流激荡冲刷着蕊眼里面,深深地探入了内里嫩肉,她哪
曾尝到过这种感觉,娇躯通酥,丢的欲仙欲死,陪着男儿丢出一注一注的蜜汁儿
来。
两人互相对注,纷柔情互望,痉挛抽出了良久,渐渐舒缓了下来。
惜玉瘫软于一团,静静地伏在男儿胸口,两只粉嫩嫩的腿子各歪斜一边,发
丝垂落乳前,真个让人心怜。
温情过后,想起刚才的疯狂,在看到软成一团的女孩,吻着女孩的耳朵,轻
语道:「老天如此的眷顾我,让我得此佳人,惜玉,你是我到花府来得到的珍贵
宝贝。」
惜玉撅着嘴儿幽幽道:「凡哥哥,这可快活。」
李凡道:「快活极了。」
女孩依在男儿怀里缓缓道:「你可是快活了,人家那儿可是痛的紧哩。」
李凡连忙心疼的吻着女孩轻道:「玉儿,凡哥哥再给你揉揉。」
「讨厌。」女孩娇喊。
李凡示意女孩转过身儿,让她双手撑在石台上,惜玉心思玲珑,立马知晓男
儿何意。
女孩忍住羞涩撅着挺翘的屁股,她的雪臀像极了两瓣儿小巧桃子,浑圆细润,
极是可爱诱人,只见她羞涩地夹着两条白皙玉润的腿子,微晃间更是诱人心魄,
之前男儿并未细看。
此刻女孩撅着臀部,私底那娇嫩的缝儿被男儿尽览无遗,只见那蛤缝儿粉嫩
鲜亮,毫无一丝色素沉淀,就像是刚被剥开的新鲜蚌肉儿,稀疏的乌毛湿哒哒的
贴着蛤口两侧,十分的整齐。
李凡捧着女孩的雪股,将脸颊凑了过去,轻轻的舔着两瓣儿花唇,女孩被男
儿舔的一个激灵,娇躯酥颤,甜腻道:「不要哩……也不嫌脏……」
李凡舔的过瘾,只觉得女孩花底的蜜儿有股儿奶味,和柔儿的完全不同,细
心的舔过每一道皱褶。
「嗯嗯……哈啊……」
蓦地间,李凡掰开了女孩臀瓣,一处小巧淡色花菊暴漏在了男儿眼前,一张
一合间极其的可爱,舌尖儿滑过臀沟来点到了女孩菊眼之上。
「不要……凡哥哥……不要……脏……」女孩急道。
男儿哪里听得进去,舌儿照着臀眼儿打着圈圈,将整个臀沟儿舔着湿哒哒的。
再也忍耐不住,捧起惜玉雪臀,抽插了进去。
这次不像先前那样大刺大送,而是柔缓有力的抽添着,每一下尽入花心,在
那娇脂软肉上温柔撕磨。
惜玉内里泥泞不堪,不过几十抽,又被挤出了蜜汁玉液,涂得李凡棒儿黏浊
不堪。
月光照射在女孩雪靥上,更显得她娇媚欲滴,娇躯白花花的一片,毫无一丝
瑕疵,完美精致,惹得李凡发狠地拼命抽送,紧紧扣住女孩胸前垂落的胸乳,指
腹捏弄的挺勃奶头。
「啊啊……呀呀……咿……快一点……我……」女孩被男儿耸的咿咿呀呀叫
唤不停,再也没有了矜持。
「快一点……凡哥哥……玉儿肿了……要坏了啦……啊啊啊啊啊……」
李凡大叫:「玉儿,你要美了吗,我也快了。」
女孩的娇声如火上浇油,当下男儿奋力抽插十余下,皆皆鞭在花心子上,将
那嫩肉揉地歪七八扭,花蕊绽开。
惜玉美极,星眸涣散迷蒙,螓首上扬,身子骨化成了一团。
女孩雪靥娇红如霞断气般的急急唤道:「凡哥哥,快,快叫我。」
李凡心知佳人已入佳境在她耳畔轻道:「玉儿,玉儿……」
同时使出浑身解数,奋力挺刺,要让女孩美上天去。
「要美了……美了……快停下来……又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女
孩急打着摆子,喘气道。
女孩被男儿捣的魂飞天外,螓首乱摇,花房内的每一丝缝隙都被男儿火热的
浆液灌满了。
李凡听她连连浪呼,心下舒愉,用尽力气奋力挺刺,闷哼道:「我……我也
要来了……」
情热中两人纷纷泄了身子。
良久后,环抱着玉人的李凡缓缓道:「玉儿,你看今晚的月亮好圆啊。」
醉人缠绵后的两人,只余那心灵上的升华。
「凡哥哥,今后你都会向这样疼惜玉儿吗?」惜玉仰着脸颊,似梦非幻般望
着那安若明镜的湖面,叹息似得轻喃道。
李凡沉声道:「我会永远地痛惜玉儿的。」
女孩两只柔嫩白皙的脚丫儿点在了细波如鳞的湖面上,掀起了阵阵的浪花。
月光清冷照在了缱绻相依的男女之上……
……
花府,李凡已平静的渡过了五日,其期间男儿早晨逗逗牲畜,下午四处游窜
闲晃,饭点便偷偷溜进膳房,夜间便和惜玉偷偷相会,过得倒也自在。
次日辰时,花府,正厅内。
花家父女正筹办着午宴。花天宸满脸得意,喜形于色,花亦涵则是坐在次坐
悠闲的磕着瓜子。
而家丁丫鬟们忙得满头大汗,不可开交,但没有人有着一句怨言,皆全力以
赴,尽心尽力的努力着。
晃眼间,正厅内那些金碧辉煌,玉砌雕阑的装饰物,通通被更换成了清雅典
致的器物,整个屋内显得格外的雅致。
花亦涵嘴里吃的东西细喃道:「爹爹,从来也没有见过你老人家这么高兴过。」
花天宸大笑道:「这不紫灵上仙要来吗?你可得好好跟人上仙学学本事。」
花亦涵满不在乎道:「知道啦,爹。一天尽招人烦。」
花天宸无奈道:「你这孩子。」
两人就这样没事闲聊着。过了阵时间,惜玉缓缓走了进来,朝两人福了一礼。
花天宸问道:「玉丫头,底下的事都吩咐好了。」
惜玉对着花亦涵轻轻点头,随即对着花天宸轻道:「禀老爷,底下的事惜玉
已经安排妥当了。」
花天宸随意道:「玉丫头,辛苦你了,定是忙坏了,过来坐吧。」
惜玉心中一紧,轻轻福身道:「老爷,都是惜玉应该做的。」
说罢小步轻轻地点到花亦涵身后,一言不语的站着。
花天宸将女孩的举止看在了眼里心道:「这丫头啊,性子怎地如此之傲啊,
算了,这也不是我能管的了得。」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几人就这么过了五个时辰。
午时,花府外,一道用桃花瓣铺成的地毯足有尽千米长,花香让人的心情似
乎都是愉悦了起来。
花家父女和惜玉守候在门外,两人视线望去,远处那是抹虚幻的身影,渐渐
变得清晰的起来。
那是个女子,女子约莫二十六七,端的冰肌玉骨,一身紫衣绸袍裹身,精致
如白玉般的脖颈之上挂着串紫色碎玉,就连那披在翘臀之上的秀发亦是紫色。
她穿着自然大胆,绸袍设计的十分凉快,身后裸露出一片性感光滑的玉背,
线条极具美感。腰下两侧间则开着条缝儿,玉腿交错间,两只弹性而晶莹剔透的
腿子透过缝隙暴漏出来,女子玉腿十分纤细,浑圆细润的脚踝之上各挂着串银铃,
十分的诱人,最要命的是女子柔嫩纤细的小脚下踩着水晶冰鞋,远处看去,就像
是光着脚儿一样。
女子步伐轻盈灵活,有显着丝诡异,只见她足尖儿一点,便是五米多远,形
晃间似是有着分身在其之后,十分奇妙。
眨眼间玉人已到三人眼前,她玉腿轻摇间真是占尽了天下风流,秀足如巴掌
大的白璧般精致小巧,足趾浑圆玉润,趾甲上涂了淡淡地凤仙花汁。
花天宸自认为见过美女成群,可和眼前这位女子比起,直如萤火与皓月争辉。
他将眼神投视过去,心下顿时一跳,不敢轻易再看,女子的眼神似是能夺人心魄,
勾人心魂。
她停下了脚步,精美的玉靥完美无瑕,菱口一绽轻道:「亦涵,玉儿,不是
叫你两不要等我吗?」
女子缓缓开口,她声如黄鹂般清脆动人。
「让人家不迎接师父这怎么行呢。」花亦涵笑道。
惜玉也是含笑道。
女子将头转向了花天宸,轻点了点螓首言道:「这位想必是花伯父吧。紫灵
有礼了。」
花天宸一时受宠若惊,心下大是欢喜脸上都似笑成朵牡丹花儿连忙道:「紫
灵上仙,这可万万不敢当啊。真是折煞了老夫啊。」
紫灵儿道:「论辈分您要比晚辈大,紫灵叫您伯父这是应该的,您不必在意。」
花亦涵随即跟腔道:「师父你和爹爹也就不要在相互客套了,快点儿进去吧。」
花天宸道:「对对,上仙快请进。」
花府,正厅内。
几人围坐在紫檀木做的圆木桌上,地面铺着桃瓣毯子,就这么席地而坐,木
桌不高不低,不会让人感到不适。
花天宸拱手道:「紫灵上仙能够来到我花府,真是让老夫心感荣幸啊。同时
老夫在这里感谢上仙一直以来照顾小女,和惜玉这丫头。」
紫灵儿颔首道:「花伯父客气了,我做这些都是应该的。她两人的灵性在清
玄派内门都是不可多得的,应当是我感谢伯父为我派添了两好徒弟呢。」
花天宸闻言更是大悦。
桌上几人相互客套一番后,花天宸对着紫灵儿道:「听说紫灵上仙对吃食十
分的具有研究,这不,老夫吩咐下人做了一桌的好菜佳肴,就等上仙来呢。」
紫灵儿的道讲究顺从自然,随心所欲,所以,她不会让繁琐的小事来束缚自
己。
而本身她年龄小,却在派中位高权重,还依然保持着一颗道心,真是难能可
贵。她唯一的爱好应该就是吃了吧。
紫灵儿听到有好菜品尝心中欢喜轻点了点螓首。
花天宸得到示意大手一挥,底下站着的下人整齐有序的奔向了膳房。
另一边膳房某角落,李凡脸色通红心满意足的抚摸着圆润的肚皮,眼眸半眯,
喃喃道:「这家人还真会享受,不过今天的菜怎么比往常的好了这么多,一定是
平日里厨子偷工减料了。」
七排均是十米长宽两米的桌子,桌上摆放着大厨准备好的美酒佳肴,菜盘通
通用温玉做的,为防止菜品变凉,通通扣着玉罩子,细小的玉瓶里盛满了极品佳
酿,可谓是极其的奢侈豪华。
李凡吃饱喝足了,渐渐的闭上了双眼,消化着醉人的酒力。
良久,家丁们纷纷小心翼翼端着盘子渡向了正厅。
桃瓣中央有着半米来宽足够人通行的道路,面上铺着红色的地毯,晃眼间圆
桌之上便摆放了一道道菜品。
家丁丫鬟们纷纷有序地退出了正厅。
只剩下报菜品的大厨恭敬的站在众人身后,脸色得意自豪如斗胜的公鸡般。
身材溜圆长相抱歉地大厨挨个报上了菜名。
花天宸看到菜品摆放齐全后,给对坐的惜玉一个眼神。
惜玉缓缓起身,小手轻抚玉罩,每个罩子上都有着细小的勾儿,只见女孩两
只纤长的指儿一提间,罩子便被打了开来,香味扑鼻袭来,令人食指大动,垂涎
欲滴。
女孩揭开的首道菜是喜鹊登梅,听名字便知道这是道非常吉利的菜肴。
花天宸这时笑道:「上仙啊,这道菜你可要仔细品尝,食材选自鹅脯,凤爪,
竹虾莴笋,可谓是前菜中的极品。」
紫灵儿轻点玉靥,桃眸也是隐约有着期盼。
惜玉缓缓将玉罩提起,倏地间众人似是看她手臂一颤,即要打开的菜肴,便
被再次合了上去。
花天宸喜悦的脸儿一沉。
花亦涵一愣不知女孩何故。
紫灵儿一脸儿茫然呆萌。
大厨心中一跳,紧紧的盯着桌上的餐盘。
惜玉白嫩的手心冒着细汗,勉强挤出一副笑容,对着再坐数人嘿嘿傻笑。
花天宸着急语气不解道:「玉丫头,怎地回事,还不快快打开。」
惜玉沉下心缓缓轻道:「老爷,小姐,师叔,这喜鹊登梅这道菜又称仙人指
路,寓意喜事临门之意,可谓是吉利,不如放到最后品尝。」
女孩说这番话内心是十分紧张的。
花天宸心头一松,这丫头可真是会吓人啊,想罢看向了紫灵儿。
紫灵儿轻道:「那就如玉儿说的办吧。」
惜玉深吸了口气儿再一次将手儿放到了玉盘之上,这道菜的名字叫玉蝶暇卷,
桌上数人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女孩,她缓缓揭开玉盘,心中哀叹一声,玉罩又再一
次的合上。
花天宸脸色一黑急道:「玉丫头,你这身子骨不舒服啊,可真要急死老夫了,
亦涵你来揭开。」
花亦涵不知女孩上演的哪出,只道是她状态不佳,瞪了女孩一眼,便看到惜
玉委屈的撅起嘴儿。
她将柔荑缓缓的伸向了玉罩,玉罩向内缓缓开来,花亦涵心中明白惜玉为何
那样,玉罩又是落了下来。
花亦涵两手摊开,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紫灵儿心中好奇不解。
花天宸心中急怒语气不满道:「你两这都是要做什么。」
说着亲自站起,将手放向了玉罩之上,正是那道喜鹊登梅。
玉罩在众人的眼前缓缓升起,内里的菜品终于暴露了出来。
花天宸只觉得脑海一懵瞪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盘里的菜,似是不敢相信自己
的眼睛。
眼前这道喜鹊登梅,本应该是共有九只,栩栩如生的展翅飞翔着,可现如今
七歪八扭的摆放着,雀头不知是被谁吭过,只剩下几只鸟屁股还粘在玉盘上。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花天宸气的结巴道。
花天宸又揭开了玉蝶暇卷这道菜,两眼一黑,捂着额头跌坐在了榻上。
本应该是六只翩翩飞舞的玉蝶,但不知何故那精美的翅膀被人吃掉了一半,
面泥酱汁还粘在一边,极其的好看。
「这,这……」花天宸指着餐盘一时说不出话儿来。
花亦涵没心没肺笑道:「爹爹,这不还有别的菜,你可别气坏了身子。」
大厨见到连忙跪下请罪,「老爷,这小的实在是不知啊,上菜前我明明都是
看过的。还请老爷原谅则下啊。」
紫灵儿这时缓缓开口:「花伯父消气,大厨的眼神没有撒谎,我们看看别的
菜吧。」
花天宸如活了过来忙道:「对,上仙说的对。快,李厨你还不快揭开别的菜
品。」
厨子战战兢兢地打开了接下的菜品一品官燕。
大厨看到玉碗之内的东西,吓得跪在地上一个劲的磕头。
玉碗里的金丝燕窝,只剩子一点儿残余的烫汁,连个鸟毛也都没有。
花天宸面色羞愧,沉声道:「紫灵上仙啊,这个,让你见笑了。」
紫灵儿勉强挤出笑容道:「花伯父,这个我想我们不用再看下去了,这些菜
都被某人给偷吃掉了。」
就这样一场午宴提前结束了,剩下的五菜一品什么的通通被撤了回去。
注解:平妖元年五百一十三年,某人脚踏飞剑怒毁圣人庙,愤批儒家学说,
至此废除儒派缠足陋习,提出民贵君轻的思想,如今天下以与时俱进的法家学派
所掌。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