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四章贩卖灵草
二人亲热良久,才眷眷不舍地分开,东方不败抽离嘴唇,双眼仍是痴痴的盯
着身下的美人,看着眼前这个花不溜丢的美人儿,不禁酸心透骨,想到她脱光衣
衫,柔情绰态依偎在另一个男人身上,整个人都躁狂起来,但不知为何,又有一
股隐隐的难言兴奋,当真令他好生无奈!
东方火舞握住大哥的肉屌,轻撸一会,放开了手,缓缓坐起身子:「时间也
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
说完不顾东方不败什么反应,转身一阵小跑,只留下依稀倩影,飞速消逝,
在不离开就真怕要失身了。
一时间,东方不败看着扭动的小屁股,一摆一摆的消失在视线中,幻想着被
人蹂躏成其他形状,无奈的自己套弄着肉屌。
也暗下决心,一定要尽快搞到丹药,务必在这次族比中,拿回所有失去的荣
耀。若是自己能得到第一,可不单单那些奖励。而且会引起族长的高度重视,届
时东方德水再想对自己动手,就得顾忌几分了。
至少,在解决完自己之前,他绝对不敢再胡乱碰自己家人了。
但想得第一,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包括东方玄在内,可是有好几个达到了后
天高阶巅峰的同辈。
即使现在卵蛋空间嫩叶已不再大量索取自己真气,但自己想在短时间突破,
也是有些吃力,几枚小聚真丹,远远不够。
最重要的是,自己想要拿第一,必须过东方玄那关。只有自己修为达到后天
高阶巅峰,只是勉强够格而已。
这次家中灵米丰收,除开家人自己吃用外,还能多些黄金。但那得保证家中
所用,自己总不能像个吸血鬼般,连家中最后一份资源都耗尽吧?
思来想去,也只能动用这东西了,东方不败拿出了装着冰寒草的玉盒。即便
不是为了族比,自己也需要尽快晋级,有了实力,才能解决一个又一个的问题。
心中也大概有了一个估算,起乔装一番,即刻动身去玄铁城。
玄铁城距家三百余里,但是以东方不败后天中阶,外加能施展柳叶身法赶路,
大半天功夫就风尘仆仆的赶到了。路途艰苦,几次停下来回气,权当拨冗修炼柳
叶身法了。
再次光临那宏大无比的玄铁城,东方不败也是微微有些感慨,上一次,可是
家族前辈带自己来的,如今已然物是人非。
玄铁城口,几名族卫,从城内突然跑了出来,进出人群纷纷避让,带头一人
拿着道黄色榜文,眼神凝重。拨开身前一个病秧般少年,大步走到门口城墙边。
少年虽外表不堪一击,却重心稳当,轻松避过,脚下如踩冰面,轻滑而去,
不急不忙一个侧身站定,潇洒自然。
只见他穿着普通青衫,黑色丝带束腰,外搭一件白色披袍,身形虽显干练,
但一副蜡黄面孔,给人一种营养不良,难经世事的感觉,完全没有了平常清秀俊
逸的味道了。
见得那些族卫形色匆匆,断定城内必有大事发生,少年停住脚步,定眼望去,
榜文展开,一旁围观书生模样的人按搬读道:「城主千金,近日陪同郊外狩猎,
回城后突感身体不适,有中毒之象,今对外布告,凡能医治康复者,报酬五万两
黄金。」围观人群一阵骚动,议论纷纷。
一行字眼惹得包括东方不败在内唏嘘不已,「报酬五万两黄金」。
玄铁城果然富饶,也可见这城主对这女儿甚是疼爱。「这那是千金,可是万
金之躯啊。」少年嘀咕一句,看到报酬,也如同看到希望般,眼光发亮。心中也
打算一番,若能医治,获得这丰厚报酬,确实能带来很多。
但想到那是城主女儿中毒,定是已经有过很多名医名师诊治,无奈才对外寻
求奇人。自己虽有些本事,但还真不敢说能治好对方。何况重玄之主是慕容星河,
如此通天彻地的人物都素手无策要贴榜求医,自己又岂敢轻易冒险?
转身向城内走去,城内虽然繁华。但他并不留恋,径直走到一家商铺药房门
口,大致打量一番。
只见【真丹阁】三个金色大字苍劲有力,悬挂在门口,显然出于名家之手。
朱木红门门上两幅金色铜锁圈也已有些年头儿,再加用上等红木做的招牌,显示
着真丹阁的不同之处。
【真丹阁】收售一条龙,方圆几百里来此处交易的人络绎不绝。
正欲踏步进入,店铺内横飞出来一个人影,眼见冲着自己撞了过来。东方不
败眼快,单手扶在那人脊背,顺势退后两步稳定身躯。这才看清,此人一中年男
子,看其表情,受伤不轻。
男子痛苦般撑起身体,一手抚胸,狠狠地吐出一口热血。未等他询问怎么回
事,门内闪现出一个白影腾空而起,伴着掌间一股劲气,呼啸而至,犹如一道水
柱,虽显得唯美透明,但明显看得见杀气重重。
来不及躲闪,只得硬接。
见他脊椎挺立,一股强大力量传入双脚脚尖,「啪」的一声,足有寸尺厚的
石阶地面顿时裂开塌陷下去,脚尖深深插入缝隙之中,一招葵花漫天,傲松不倒
般首先定住身体。
东方不败真气燃烧起来,迅速向双臂涌动,霎时间凝聚两拳之上。青绿色劲
气像是爆燃聚点般,借势臂膀伸展之力,向着来势汹汹的透明『水柱』接撞而去。
砰!
一拳一掌硬撞在了一起。
周边丈远范围受到劲气冲击,尘土飞扬。
来人心中一惊,面前一副病态之象的少年,竟然能挡下自己五成力量的一击。
而且还是使得凡品下阶的大路货玄真技。
东方不败也收了一下气息,冷眼望去,那白衣人年约十七八岁模样,姿态略
微骄傲,一副实力不俗的模样。后面还带着几个跟班。
跟班见状,个个跃跃欲试,其中一人青衣装扮,很是特殊,看来并非凡者。
见那白衣少年伸手拦住随从,打量着东方不败,见他虽打扮粗陋,却难以掩饰他
眼神中的一丝灵动感。
一时摸不准来路,也不敢造次,只是皱眉说:「你是什么人?来真丹阁做什
么?」
东方不败是来卖灵草,为筹备三月之后族比的,不想徒惹是非。淡然道:
「在下轩辕不败,只是受到攻击,本能还手而已。来这里是想出手一株灵草,换
些丹药。」
轩辕本是东方不败母亲东方灵萍姓氏,后因什么改了名字就不知道了,乔装
之后化名为轩辕不败。
白衣少年点头说:「原来是轩辕老弟,来这就对了,看你气度也不会与这种
人同流合污。」转而用高傲眼神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那人:「你应该庆幸,刚才
有人帮你一把,若不然早就命丧黄泉了,今后不许再来玄铁城,否则,有来无回,
滚。」重重甩出最后一个字,满目的傲慢展示着他的权威。
那人强忍疼痛,撑起身体,颤颤巍巍道:「你,不敢,不敢了。」说完看了
一眼东方不败,像是感谢,又像忠告,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跌跌撞撞地离开了。
东方不败疑虑,这人犯了什么事情,居然被打成这样,定是和那【真丹阁】
买卖有关。
见得他疑虑一般,白衣少年上前主动道:「这人拿来一株假的灵草,想骗取
金票,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受到惩罚。」
东方不败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你说来出手灵药?我帮你看看。」白衣少年稍有热情的说道。
东方不败微微皱眉,冷漠不语。
一个随从主动站了出来道:「这是我们陈坷少爷,真丹阁的少掌柜。」
「老弟你放心,我们真丹阁做生意最实诚了,请里面详谈怎样。」陈坷摆出
了商家姿态,笑脸相迎着说。
东方不败心下若有所思,多长了几个心眼。
不多会儿后。
陈坷见到了灵药,低呼说:「冰寒草?咦?这火候,好像是过百年了。好东
西,好东西啊。」眼神之中有些惊喜。
对于陈坷来讲,冰寒草对其而言如同宝贝一般,况且是百年火候的冰寒草,
因为他自身修炼水系,玄真技修炼寒玄掌,对他大有益处。
「陈少爷看我这灵草是否合意?」东方不败关闭玉盒,引得陈坷一阵恋恋不
舍。
「轩辕老弟稍待,我请人来看看。」
不到半刻锺的样子,一位年过半百的老者,头顶插着一支银钗,羽毛般雪白
的头发,却有着孩童般红润的面色。一缕白色胡须,鹤发童颜目光炯炯,五彩青
纱随风荡漾,好一位仙风道骨的炼药师。
陈坷紧随其后,谈不上卑躬屈膝,但也明显对他敬重很多。炼药师本在家族
中地位甚高,族长也会礼让三分,更何况他只是个小辈。
老者先是打量了一番东方不败,【冰寒草】散发着温热寒气,枝叶晶莹剔透,
已不能用新鲜来定性它,仿佛有生命一样,淡然说:「这株冰寒草已过百年火候,
价值二千两黄金,少主你带人与他兑了吧。」对他这般资历来说,二品灵药虽珍
贵,但见得也多了。
东方不败心下暗喜,有了这笔黄金,自己突破至后天高阶就有了很大把握。
第一名虽然难度很大,但自己不得不去拼。一定要彻底摆脱三年来的压抑。
东方不败沸腾般的心情,如同万马奔腾般,激荡不已。
正待陈坷准备拿出金票时,东方不败却道:「请帮我兑换一枚二品丹药凝真
丹。」
「那可是价值一千两黄金。」陈坷也有些震惊,心中嫉妒,这小子好命,找
了个这等价值的灵丹,便自己是真丹阁少东家,凝真丹也是在遇到准备突破层次
时,才能享用得到。
一千两?东方不败也是心疼了一下,但在自己筹划中,如此一枚药效强大的
凝真丹是必不可少的。钱这东西,没了可以再想办法赚。短时间内提升实力,才
是王道。咬了咬牙说:「一千两就一千两,再给我要十枚一品聚真丹。」
聚真丹比小聚真丹药性要强上许多倍,属于一品灵丹。
「聚真丹一枚百金,共计一千两金票。」那陈坷应算道。
东方不败也知道,价格虽昂贵,但也物有所值,出得玄铁城,行了数十里地,
身若柳叶的飘忽前进。
一棵百年老槐树下,溪水清澈见底,潺潺流水如同琴瑟琵琶声,几个光滑大
石分落在各处,阳光下闪闪发光。
一片犹如棉絮般的身影,忽忽闪飘落落下来。东方不败放下手中包袱,捧起
一些溪水,洗掉涂抹在脸上的蜡黄颜色。溪水相映,整个人显得精神了许多,和
刚才扮相判若两人。
一个身影不期而遇般,站在不远处,见他青衫穿戴,一副略显清瘦的脸庞上
的深邃小眼睛,似看猎物般盯着溪边的东方不败。
「等你好一会儿了,怎么才来?」东方不败头也不回,平静而淡然。经历过
大生大死的他,对于危险愈发敏锐。早在真丹阁中,他就隐约猜出最后很爽快交
易的陈坷,很有可能把自己当肥羊了。
青衣人一对小眼睛充满杀气,冷笑着说:「既然知道,那就拿命来吧。」自
出城后,他就暗中吊着东方不败,经由他观察,这小子修为不过后天中阶而已,
虽然身法娴熟巧妙,但凭着自己后天高阶的实力,吃定他了。
话毕,他双腿快速交替向前窜起,霎时间,土黄色劲气四爆,沙石向外翻腾
不休,一跃淩空,居高临下一拳猛地轰向东方不败脑袋。
「嘣」的声响过后,溪流像是被斩断一样,水花溅地丈高。沙石落地,溪水
恢复平静。
「呵……速度这么慢,你怎么当强盗的啊?」东方不败在他袭来之时,施展
柳叶身法,轻飘飘的一跃,跳到了他背后的一棵树上。
「小狗猖狂!」
青衣人恼羞成怒,火冒三丈。随即将真气灌入脚底,一个蹬地飞跃,四肢全
部展开,身体隐隐约约的带着土黄色的真气,伴随着破空的声响,朝着东方不败
树枝上方直扑而来,一式撼山掌猛地轰出。
撼山掌,凡品中阶玄真技,靠将真气在体内剧烈流转,制造出强烈的肉身冲
击,配合自己其他玄真技,给对手一个致命打击。
这招也是让他自信的一招技能,虽然只是练至【初窥门径】的层次,但是打
出来的效果能将一只庞大的畜生当场震死。
东方不败顿时感觉一股强大的气流向自己涌来,带着树枝猛烈的抖动,施展
出柳叶身法,一蹬树枝,飘然而去。潇洒自若。
力道十足的一掌惊险的与他擦肩而过,自己落地之时,青衣人拍在一颗硕大
的枝桠上,带着树木的抖动声中,『轰』的一声掉在地上,踩起的黄土还在空中
弥漫。
东方不败飘忽落地,冷笑的对着身上还缠着许多树叶的青衣人说:「威力还
凑合,只是你反应太慢了。」
两次打空的青衣人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原本是自己来杀人抢劫的,没想到
被他戏弄的这么狼狈,虚荣的自尊心好像被万人不断践踏似的,冲着东方不败怒
吼道:「小子,仗着身法躲来躲去算个什么本事?是男人的话,和我硬碰硬打。」
「就你这智力,还敢出来当强盗?」东方不败拍了拍青衫,双手背负,根本
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戏谑道:「难怪几十岁的一条老狗,还是个后天高阶。」
青衣人涨得脸色通红,感觉五脏六腑被虫蚁啃噬一样,还从来没有被人这么
羞辱过,一股气血直冲脑髓,怒极而笑说:「好,小子你有种,不把你抽筋扒皮,
难解我心头之恨。」
汇集真气在全身猛烈的流转,之前身上散发着隐隐约约的土黄,现在却是清
晰可见。
东方不败知道,后天阶段,如果体内真气流转过快,会伤着气血和经脉。青
衣人这招,无疑是想跟自己拼个鱼死网破。
沉声吸了一口冷气,东方不败脸色稍显沉重。这一招的气势,孰强孰弱还是
个未知数,看来心胸狭窄的强盗真是不能激啊。
眨眼间青衣人已经将所有的真气全部激起,身体周围的空气都隐隐作响,尘
石都向四周挥散,脚底猛蹬地面,朝着东方不败的方向,带着重重的声响,像一
块巨石从高处滚落碾压而来。
东方不败感觉一阵猛烈的怒风带着震天咆哮朝自己扑来,身后一片空旷无处
可躲。索性心一横,汇聚全身的青木神气于右拳,同时马步稳扎,拳头从又朝左
猛击,如猛虎下山,劲道十足,一式葵花开路,打得是勇猛精进,威风八面。
「咚!」
一声如暮鼓晨锺般的撞击声,悠远绵长。
东方不败只觉得手臂像是被雷击了似的一阵发麻,却强忍住半步不退。青衣
人占得半步先机,两只手瞬间抓住东方不败的手臂,用肩膀去撞击东方不败的胸
膛。
只要撞到,东方不败必将五脏六腑被震碎吐血而亡。
两臂已经被青衣人抓住,就要对撞的千钧一发之际,东方不败汇聚全身的青
木神气,两脚猛踩地面,一式葵花漫天在及其危险之时施展开来。
「啪……」两胸相撞的闷响。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