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逃兵】(加料版)(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回。女人的水有多少 (原文第112章)
民以食为天,尤其是在这烽火连天的年月,尤其是在这历经烧抢的大山里,
粮食,最贵重。
孙翠借用小红缨的名义,跑去炊事班帮忙,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白吃饭,
而且吃得更好,吃得更饱。说是要帮忙,但炊事班并不缺人手,而这个孙翠又是
个光耍嘴的,活没干过几回,饭可是一顿都没少,三两天倒是无所谓,但时间一
长,炊事班也受不了她了。
炊事班背地里的怨言孙翠心里一清二楚,孙翠也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但是
她心里还有别的算盘。没跟别人一起返回杏花村,是为了要等九班回来,谈谈
『把柄』的问题,当然,也顺便厚着脸皮多吃几天。
九班刚进了团部的院子,丁得一直接从屋里迎出来了,同时出来的还有苏青
和郝平。
杨干事抢几步当先来到丁得一面前,敬了礼,又介绍了周晚萍,然后赶紧挪
步到苏青跟前,认真推了推眼镜,露出一个俊朗的笑容,直接向前伸出手来:
「苏青,好久不见了!」
苏青在师里呆过,认识杨干事,见对方已经主动伸手了,自然而然地抬手相
握,回以微笑:「杨得志,没想到是你。我还没感谢你的照顾呢……」
丁得一赶紧把周晚萍这个贵人让进了团部,杨干事和苏青仍然紧紧地握着手,
笑谈着曾经的什么。
站在院中的胡义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忽然有种怪怪的感觉,说不清楚,绝不
是简单的嫉妒之类的东西,而是很多,很复杂……
胡义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忽然间开始迷茫,他随意地走着,慢慢走上了
九班平常训练的那个山顶,却又不知道自己上来干什么。
在苏青之前,胡义从来不知道爱是什么,后来,才有点懂了。
在胡义的概念里,爱很简单,所谓爱,就是一份至死不忘的惦念。
今天,在团部院子里,握在一起的两只手,突然让胡义想到了一个流传几千
年的词:般配。
「胡班长!胡班长!」
胡义终于回过头,发现孙翠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
「想什么了,路上喊你,都没答应,害我追到这来。」孙翠一边说着,一边
站在了胡义身边。
「有事?」
孙翠是个善看脸色的,但是唯独这个胡义,她就是看不透。手里有了九班的
把柄,一直想利用一下,但孙翠不是莽撞人,想先了解对方的脾气再说,可是一
段时间下来,依然不知道胡义的深浅。今天听说九班回来了,孙翠也不打算继续
多拖,直接就来找胡义,开门见山。
「是有件事想你帮忙。」
「说。」
「带九班帮我运一趟货。」
「不行。」胡义都不打算多问,因为货物进出不是小事,无论军民,无论多
少,都必须有上级批准,出具路条才行。这个孙翠不去团部办这事,反倒求上自
己,必定是麻烦。
孙翠沉默着看胡义,心中在想自己要怎么说。对他晓之以理?自己这事没什
么理。对他动之以情?虽然是他房东,但是到了现在还没跟他说出超过十句话呢,
哪来的情?看着那古铜色的坚毅面颊,孙翠知道,只能撕破脸来说了。
「你们九班欠我的人情,是不是该还了?如果我……」
一双细狭的双眼,静静地看着孙翠,不说话。
胡义知道孙翠在说什么,九班找她要了外出的借口,现在她想用这个来作为
要挟。胡义恨这种感觉,异常的恨这感觉,哪怕这要挟是出自一个女人之口,哪
怕这要挟只是为了让九班给她运趟私货,但是,这是要挟!并且恰恰发生在胡义
最迷惘的时候,发生在胡义最不想克制的时候。
孙翠忽然有点冷,她感到浑身不舒服,对面那双深邃的眼貌似仍然静静的没
有变化,可是那眼里好像渐渐出现了一个深渊,拉住了自己的视线无法挣脱,那
里面,似乎是无穷无尽的黑暗和……危险!是危险!
「你知不知道,这里很高。你知不知道,这里很远。你知不知道,这里只有
我。而在我眼里,你很贱!」声音淡然而低沉,却没有一丝感情色彩,更像是风
声。
孙翠只是一个山里的寡妇,她从未面对过这样黑暗的目光,也从未体会过如
此冰冷的凛冽,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正是人们所谓的杀气。她只能感觉到一股深入
骨髓的冷,冷得自己无法挪动身体,也无法挣脱目光,甚至感觉不到自己双腿颤
抖着变软。
莫名的恐惧,让孙翠慢慢瘫坐下去,也让孙翠不甘心地开始歇斯底里:「如
果为了活着就是贱,那谁不贱?我只是一个女人,如果不这么贱,那我怎么活到
今天!你知不知道活着有多难!」
孙翠终于开始泪如泉涌:「她们都看不起我,她们坐在妇女会里,给你们缝
补着衣裳,骂我是厚脸皮,骂我不是东西。可是她们有男人啊!呜——你们全都
是没人性的!呜呜……你们……全都是王八蛋……呜……杀千刀的……不得好死
……呜……」
胡义上下打量孙翠,这个女人以前家里是个富户,二十八九岁没生养过的少
妇,保养得不错,眉细眼大,身子丰腴,高耸的奶子将胸前的衣襟顶的鼓鼓涨涨,
宽松的土布裤子也掩盖不住她那浑圆丰硕的大屁股。
胡义今天看到苏青和那姓杨的笑谈言欢的样子以后,心中就憋了一股邪火。
「你想要男人?好办呀!」
三下五除二把军裤的皮带解开,将裤子完全踢到脚下,叉开双腿站在孙翠面
前。
孙翠看得目瞪口呆,一条犹如儿臂的黑色大肉肠垂在胡义两腿之间,实在太
粗长了,这话儿比她那个死鬼男人的至少大三倍。尤其是龟头,又粗又红又大,
那蘑菇状的龟伞形成一个明显的倒钩,鸡巴上青筋暴出,凸显惊人的活力,在大
片乌黑浓密纠结缠绕的阴毛中挺立的肉棒就像一只粗壮的长矛,仿佛因为孙翠的
注视而兴奋得一抖一抖的……凶器!!
「贱货,爬过来,让爷高兴了,一会儿我可以考虑你的要求。不高兴了,嘿
嘿……」一股杀气弥漫在山巅。
孙翠看了看那深不见底的山崖,心中马上就有了决断。
孙翠跪行到胡义的两腿之间,猛地一股强烈的男人下体的味道冲入鼻端,有
好几年没闻到过这味了,孙翠腿一软,几乎跌坐在地。
她并没有急着去碰胡义那傲然挺立的大肉棒,而是用左手托胡义那一对沉甸
甸的睾丸,她轻轻的捏着它,搓揉着睾丸那敏感褶皱的表皮。她的右手环握住胡
义发烫的大肉棒,用力的上下撸动。
当孙翠的舌尖触及胡义龟头的那一瞬间,胡义不禁全身一颤,孙翠继续把嘴
唇吻在胡义那黑红的龟头上,她小心翼翼的张大嘴把粗大的肉棒吞入口中,一点
一点,直到她的鼻子已经埋在胡义那乱蓬浓密的阴毛中才开始用力舔吮。胡义舒
服得长吸一口气,这种事以前只听军中逛窑子的弟兄们说过,他可从未试过。
胡义用双手按住孙翠的头部,肉棒大力在孙翠的小嘴进进出出,先是上下左
右延着口腔壁绕圈子,再用力将龟头送入她的喉头深处,一进一出越来越加快抽
送的速度。有时完全抽出以肉棒拍打孙翠的脸蛋,有时突然快速地将整根的肉棒
插入孙翠的喉头深处,揽着她的头连续抽插孙翠的小嘴,插得孙翠全身抽噎,两
眼翻白才罢了手。
胡义将孙翠拉起扯开她的上衣纽袢,左右一分,露出了翠绿的胸围子,胡义
又拉开胸围子的细带,这样孙翠那对丰硕挺拔的大奶子就跳了出来,黑红色的大
奶头在空气中屹立着。
弓起身一低头,将孙翠的一颗奶子含在了嘴里,孙翠感到自己的奶子被胡义
咬住了,强劲的吸力让孙翠都感到隐隐作痛,胡义嘴里吃着孙翠的奶子同时,右
手抓住另一颗奶子大力的搓揉,拇指和食指捻住颗大红葡萄,开始搓捻起来,孙
翠被捻得浑身乱颤。
孙翠没有再等胡义催促,主动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物。孙翠知道事情到了这
一步已经妥不掉了,与其让胡义粗暴的撕扯自己的衣服,还不如自己主动脱掉。
这样至少还能确保衣服不至于损坏。
孙翠将土布长裤垫在屁股下躺下,看着站在身边的胡义,尤其是他胯间那根
巨大狰狞的肉屌,孙翠惊惧的闭上了眼睛。
胡义紧盯着躺在地上的孙翠,尽管是平躺着孙翠的奶子依然是那么硕大饱满,
两片大阴唇非常的肥厚,茂密黑盛的阴毛杂乱的铺盖在双腿之间,与白净的皮肤
形成鲜明的对比:而一片漆黑中又夹杂着黑红的大阴唇,里面竟然有丝丝淫水流
出,似有若无的白色在杂乱的黑色中显得更加淫秽,如此熟美的肉体加上四周的
山野,胡义突然发现孙翠身上有一种哀怨中透着野性的美。
胡义伸手探到孙翠的阴户上摸了两把,鼻端闻到一股腥骚的气味,农村的妇
女一般很少洗澡,孙翠就算是比较讲究了,可是阴户那里依然有着浓烈的骚味。
胡义抓住孙翠的双腿两边分开张成了一字型,顿时孙翠的阴门大开,胡义抬
起肉棒对准阴道口狠狠地插了进去「啪」地一声肉响,孙翠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
插得「嗷」地一声惨叫,胡义似乎丝毫不懂怜香惜玉,一开始就如狂风骤雨般猛
烈抽插,每次都插入孙翠的花心深处,插得孙翠花枝乱颤,口中的呻吟无法抑止。
「啊……胡班长……轻点……啊……」
她的秀发凌乱地洒在地上,白嫩高耸的胸部急剧起伏,坚硬粗大的肉屌深深
插入她的身体,拔出来,再插进去……强烈的快感让她如颠如狂,忍不住摆动肥
臀,迎合着胡义的抽插。
孙翠的肉屄紧箍着大肉屌,肉屌藉着淫液的滋润滑腻地进出,每次抽插都有
极大的挤压之力,给两人带来强烈的插入感,这种要命的感觉让孙翠的淫液越流
越多,随着抽插的肉屌飞溅而出,流满了她的股沟,也沾满了胡义的阴毛和睾丸,
持续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
胡义鼓着一股劲儿砸夯似的捣了几百下,一时间,把个孙翠干得几乎上气接
不了下气,嘴里再说不出什么来,只会一个劲的涨红了脖子喊叫,本来清亮的嗓
音,这时候竟如杀猪般哭天抢地。一张脸竟扭曲的变了形状,眉头紧锁,眼睛紧
紧的闭着,一张口却半开半合,那上天入地的嘶鸣到最后竟带了丝儿哭腔儿。
突然,孙翠身体剧烈抽搐,阴精汩汩冒出,肉屄强烈地收缩着,她紧紧抱住
胡义的身体,啜泣地呻吟着。
胡义却还没有操够,拍了拍孙翠丰满的大屁股:「贱货,转过去,趴下」
孙翠「嗯…」
转身四肢支撑身体,母狗一样趴在地上。
胡义马步半蹲在孙翠的身后,拍拍她的腰让她翘起屁股,她配合的向后高高
挺起大屁股,胡义用那紫红大龟头在孙翠那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上狠刮了几下,然
后下身用力一挺,「噗嗤」的一声,大龟头猛然破穴而进、狠狠的撞在孙翠的身
体最深处,使得孙翠「啊~」一声惊叫,秀发飞扬着抬起头,一脸的泪水,满脸
通红。
胡义奋臀猛捣,每一次都全根而入,恨不能把睾丸都塞进肉屄中,粗茁的肉
棒在孙翠滑腻的肉屄中横冲直撞,硬砾的龟头刮擦着小寡妇阴道内每一寸嫩肉,
直把插得孙翠两眼翻白,三魂齐飞。
孙翠感到灼热的肉屌像一个烧红的烙铁,每一次整根贯入身体最深处时,她
都本能地收紧小腹,阴道嫩肉紧紧箍着肉棒蠕动抽搐,当男人向外拔出肉棒时,
孙翠只觉整个肉屄空落落地臊痒难受,身体的空虚感使得少妇不自觉地双手支撑
身体,用力向后挺起肥白的大屁股,主动配合男人对她的奸淫。
胡义下腹「啪啪……」不断撞击着孙翠的大屁股,身体被男人用力顶撞着前
后摇摆,一对肥美的大乳房垂在胸前激烈的晃动着。
又剧烈抽插了一刻钟,汗水早已打湿了两人的身体,交合处已经一片狼藉,
淫液不断流下,湿透了地面。
「啊……嗯……我又要尿了……」
听了孙翠的浪叫,胡义忍不住加快了速度。
「噗哧……噗哧……」
浪声愈来愈响,他再也忍受不了,向前大力一挺屁股,肉屌深深插入孙翠丰
满成熟的肉体,一股阳精喷射而出,浇灌在花心深处……
「啊……不要射在里面……啊……」
灼热的阳精烫得孙翠浑身哆嗦,一股股阴精不断冒出,再次达到了高峰,肉
屄停不住地收缩,像一张温暖的小嘴,不断吮吸胡义的大肉屌,吸得肉屌不断喷
出浓浓的精液,全部注入了肉屄深处……
孙翠下山了,脸上的泪痕犹在,走路一瘸一拐的,但是表情已经恢复了轻松
自然。没想到这个男人煞气这么重,让自己方寸大乱,幸亏临机反应得够快,才
拣回条性命。孙翠一边走着一边还在暗自高兴,忽然觉得凉飕飕的不舒服,低头
看了看自己的湿透的裤子,想起自己刚才的浪态,猛然羞红了脸,赶紧加快了步
伐。
胡义仍然站在山顶,并不后悔刚才的行为,至少她还可以活着,这个理由足
够了,相比之下,自己也许是个更贱的人。
深深叹了一口气,胡义觉得精神好多了,看了看正在下山那个远远的女人身
影,又低头看了看旁边的地上,湿湿的一大片,仿佛雨后,令胡义不禁再次陷入
迷茫:女人的水,可以流这么多么?……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