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衍】(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三章天崩地裂
探险队陆续下了车,那穿着兽皮的人似乎是个小头目引领着众人向山洞走去。
洞里两边洞壁上每隔两米就燃有一支火把,地面上也每隔三米就燃有一火堆。整
个洞内明亮无比,而且温暖。只是这洞不知有多深,众人向洞内走了约有百米,
洞豁然开阔呈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个能容纳百人的大厅,两条叉洞向左右两边延
伸。
大厅的中央靠洞壁前的高台上呈放这一张披着兽皮的大椅子,椅子上盘坐着
一个约二十多岁的年青人,长发披肩,头顶上扎着绳子。赤裸着上身,身材魁梧。
下身围着虎皮裙。眉清目秀,肌肉发达。
座下有十多副桌椅分左右摆放,各坐着一个人,有的穿着麻布织衣、有的赤
裸上身、有的披着兽皮,看来正在议事。
「报告统领,这十五个人称有办法帮我们对付怪兽。」领路的小头目正向中
间座椅上的中年人报告,神态甚是恭敬。
「各位朋友远到是客,看座!」坐在正中兽皮椅上的年轻人向伏羲及队员打
招呼。不一会儿来了几个男女搬来了五套桌椅摆在兽皮椅的正前方呈五列,大家
把背囊脱下放在身后。
「鄙人伏羲,领各位同伴路过此地冒昧打扰还请见谅。」伏羲站起来向那年
青人行了个抱拳礼。
「各位毋须多礼,小可姓姒,名文命。承蒙不弃,以下各个部族尊我为首领。
今日正在议事,是有关近来些日子怪兽增多,时常到此吃人。我部族已经有数百
人伤亡或失踪,诸位可有良策?」这年青人甚是谦逊有礼。
伏羲道:「请问统领,可知怪兽来自何处。我细观怪兽大都无性别区分。因
此,绝非自然产物。而是,人工培育,若能找到怪兽的出处自然就可断其根源。」
姒文命眼睛一亮道:「伏羲兄所言极是,可是我等也不知怪兽出自何方。倒
是有个祖上留下来的传说,约三百年前的一天本来青天白日,天上飘着白云。突
然,乌云密布风雨交加连续下了好几天,待雨停乌云散去蓝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
就是现在头顶上的这些山峰。自那以后就时常有怪兽出没,而更奇怪的是大部分
女子都停止了月事,只剩极少数的女子还能来月事并怀孕,后来人口锐减。如果,
这传说是真的那这怪兽就是来自『天庭』。」
不一会儿,只见十多个男女端着陶盆里面装着牛肉,鹿肉、虎肉、等各种野
味放在众人面前并在旁边放几块边缘锋利的石头。
「诸位嘉宾观临本部落,山野之地无甚可款待。只有些野味还望见谅,上酒!」
姒文命向大家示意并吆喝侍从上酒。
各队员都很奇怪,均想这地球人爱喝酒,这外星人也好这口,看来酒是宇宙
的通用饮料。外星也说普通话,真是奇怪。
「刚才统领说『天庭』是何意?莫非统领见过从天上下来的人?」伏羲惊疑
的问。
「伏羲兄聪颖过人。是的,在我们这洞穴的山顶后面住着一个奇怪的人据说
是从天庭来的,他住在一个奇怪的山洞里从不让人进他的洞也不于人来往。因为,
他的门口不远处有一个奇怪的器物能生火苗,我们族里要是没有火种了就会到他
那里去取,他总是慷慨相赠。所以大家都尊他为火神。」姒文命解释道。
探险队员们可没心情听他两嚼舌头,都从靴子里拔出匕首开始割肉吃。姒文
命见众人手中的匕首如此锋利甚是惊讶,而且每把匕首都一模一样寒光闪闪。
「伏羲兄,不知各位嘉宾手持是何器具如此锋利,如果用此器具做武器,捕
猎的效率也将大有提升。也可以用来对付怪兽,我部落里每次驱赶怪兽都伤亡多
人,且都伤不了怪兽。有一次我们出动了上千人也只打死了一只。」姒文命看着
众人手里的匕首甚是喜欢。
「统领如果喜欢,我这支送给你。」伏羲从靴子里拔出匕首送给姒文命。
姒文命大喜,接过匕首道:「这等神器,伏羲兄真送于我?这可是伏羲兄的
防身之物我如何敢取。」
「统领不必客气。如果,时间允许,我将教给贵部落打造此物件的方法。到
时候贵部落就可以手持锋利的武器打战或围猎。」伏羲承诺道。
「伏羲兄……」姒文命正要感谢伏羲突然洞外的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很多人
向洞内跑。
「报告统领,发现许多怪兽正向我部落聚集区袭来,约有两百只,还有天上
飞的怪兽。已经有两人被天上飞的怪兽抓伤,请统领立即主持防御。」跑进来的
小头目正向姒文命报告。
「女娲听令,你立刻组织女队员掩护人员撤入洞内并医治受伤人员。其他的
男队员随我到洞外打怪兽。」伏羲发布命令。
「是!」众人异口同声。
「繁衍,请把车开入洞内。」女娲用对讲机向宿营车发令。
「伏羲兄,这些怪兽极度危险。不如,躲入洞内在洞外燃起火墙以策安全。」
姒文命劝阻道。
「统领放心,我等自能对付的了。」伏羲领着男队员向洞口走去。
姒文命和他的下属不放心跟了过来。众人来到洞外,看见不远处宿营车正朝
着洞口渐渐驶来。
姒文命惊呼道:「那是什么?!」
「统领不用惊慌,那是我和个位队员的住所。」伏羲解释道。
不一会儿,宿营车开进了洞穴内车尾留在洞外,部落里的人都好奇的看着宿
营车。
「繁衍,打开车尾的四个探照灯。」伏羲用对讲机呼叫了一下。
车尾四个水桶大小的探照灯发出四道强光,将两百米内的景物照的通明。只
见成群结队的怪兽在探照灯的照射下眼睛里闪着绿光,稍微犹豫了一下又向洞口
冲来。
「各位兄弟,待怪物离我们一百米再开火。」伏羲命令道。
「是!」
阿康拿起望远镜,看了看。发现来的怪物不止一种,有独眼的怪牛也有人脸
怪马。独眼怪牛比较多。
「呯」一声枪响。一只蛇头怪兽从天上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洞口,连翅膀
也不扑腾,头部已经被伏羲的来福枪打烂了。
姒文命又是惊又是喜,心想有这等神人相助怪兽何惧。命人将掉下来的怪兽
尸体拖进洞内。
「开火!」伏羲一声令下,长枪短枪响成一片。跑在前面的怪兽被击中头部
的应声而倒,被击中脚的躺在地上惨嚎……在现代化的武器面前怪兽成了可怜的
弱势群体。
天上有十来只蛇头怪兽正向洞口扑来,阿康拿起自动步枪一阵扫射,掉下八
九只剩下的跑了。
地上的怪兽已经尽数被射杀,尸体躺了一地。姒文命大喜过望,命人将怪兽
的尸体抬入洞内宰杀储存,原来洞穴深处有一个天然的很冷的地窖。
姒文命突然跪在伏羲面前,其他部族头领也跟着跪下。
姒文命恭敬的道:「诸位神人降临,文命眼拙,失礼之处望海涵。」
「统领快快请起,我等并非神人,不可多礼。」伏羲将姒文命等人劝起。
众人回到议事大厅,各就各位。桌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斟好酒,陶碗盛来更
显豪气。
「诸位来宾,本部落有幸得诸位相助避此大难并获得猎物丰收。是我部落数
百年来没有的盛事,今日得此福泽本应厚礼相报。但,我部落处山野之地无以为
报,只能委屈诸位将就食用一些野味。来!诸位干浊酒一碗以示庆贺」姒文命端
起陶碗一饮而尽。
众人也端起陶碗一饮而尽。阿康感觉这酒香、纯、棉、甘,是高粱酒,心想
这高粱不知从何而来,这里的气候不适应种高粱。
「诸位男宾,酒足饭饱之后各个部族将会送上美女供大家挑选娱乐,各位女
宾如果有任何要求可找我,我将倾全力满足个位。」姒文命正在向大家介绍后面
的节目。
接着姒文命座下的各部族统领分别向探险队员们敬酒。酒过三巡,大家说话
也放的开了。
姒文命道「伏羲兄你可知道,今日各位嘉宾所打之怪兽何等价值?」
伏羲道:「还请统领明示。」
「伏羲兄,你别称我统领了。这样太见外了,各位如果还看得起在下,就请
以后叫我文命如何?」姒文命用谦逊恭敬的眼光看着探险队。
「好!恭敬不如从命。我代队员们谢过。」伏羲谦虚的回应着。
「今日,所打的怪兽有独眼牛头怪,有人脸马头怪还有蛇头怪。这些怪兽价
值不同,属蛇头怪最有价值,它的血肉食用后可以治疗妇女的不孕症是各个部落
最抢手物质。人脸马头怪兽价值次之它的血肉食用后有生经续骨之功效是疗伤圣
药。那独眼牛头怪的血肉如果男的食用有强烈的壮阳作用,如果,女子使用有强
烈的催情滋阴作用。都是不可多得的圣品。」姒文命停顿了一下喝了口酒。
接着道:「一只牛头怪的尸体可以和其他部落换一个产娘,人脸怪可换两个
产娘,蛇头怪可换十个产娘。」
伏羲和众队员都很好奇异口同声的问道:「何为产娘?」
「就是会生孩子的女人,大家随我一观便知。」姒文命说着便走下兽皮椅带
着大家往右边的叉洞走去。队员们紧随其后前往观看。
洞越往里走越大,大约走了三分钟眼前一亮出现了一足有三个足球场大小的
大厅。整个大厅灯火通明,隔三差五的点着伙把或火堆。放眼望去足有上千男女
在群交,地上铺满兽皮。虽说,人多但是看上去却错落有致。似乎,分成许多小
组,每个小组中间摆放着一张兽皮铺好的床。床上都躺着或坐着一个女子,有年
青的、也有岁数较大的、有的已经怀孕挺着大肚子……众人看着甚是奇怪,大肚
子的女子小组没什么人,有些没有大肚子的女子组上也没有多少人偶尔有五六个
男子和她们轮流做爱。可是,有些小组人员爆满或站做、或坐着做爱、或躺着做
爱,当男子快射精时就会将大鸡巴拔出来跑到兽皮床上将精液射入床上的女人穴
内。
「兽皮床上的是产娘,床下的女子都是不会生育的。围着很多人的小组的产
娘是还没有怀孕的。」姒文命向大家介绍着。
「产娘是不用劳动的,也不参与部落事物。凡是在她体内射精的男子都要义
务为她提供食品衣物或饰品。她们生下的孩子由部落统一供养,女孩长大后不能
同本部落的男子发生关系,她们都会和其他部落的女子做交换防止血缘错乱。」
姒文命接着道。
阿美带着酒意满脸通红看着这群交的壮观场面,小穴都湿透了。
「众位嘉宾,如果想去一起玩的话请便。」姒文命向探险队员发出邀请。
阿美用狐媚的大眼睛盯着阿康悄悄的道:「阿康哥,别去。要是你和那产娘
生了孩子,肯定就不要骚狐狸了。要孩子的话以后骚狐狸帮你生。」阿美的眼光
里似乎带着紧张,生怕阿康会把精液射入产娘的穴内。
各个队员都很想加入群交,可是谁也不敢去。因为,大家知道如果传染了不
知名的病毒那可就倒霉到家了。对这颗星球还不熟悉,不像探险队员内部,大家
都是经过各个国家卫生部门苛刻的体检的。
众人回到议事大厅,姒文命频频劝酒。探险队员们很快和各个部族头领打成
一片,高谈阔论。贾宝玉更是牛皮哄哄最后还和梁山伯表演了武术对攻,大厅里
掌声迭起。部落里的男男女女争着围观。
这时部落里出来了两年青人,希望能比试一下。这两青年肌肉健壮,一个大
约有170cm,另一个约175cm。甚是彪悍,长发披肩。头上扎着布条,
将头发固定在身后,赤裸上身,围着一条虎皮裙。
谁也没想到的事放生了。松下裤带子,带着酒意,满面通红,脱下枪械。健
步来到表演场中心,示意那两年青人过来比试。
松下裤带子,眉目含情。但是,穿着戎装显得英姿飒爽,又娇柔温情。那两
男青年犹豫着,看着娇小的松下裤带子没人敢上,心想要是万一不小心伤到她。
恐怕统领那里可不好交待,都看着姒文命。
姒文命似乎知道了那两男青年的想法道:「伏羲兄,位姑娘可能喝多了。出
手没有轻重,我部族的年青人不知天高地厚,如果被打伤岂非影响今晚的心情。
我们换个游戏如何。」
伏羲似乎也看出来了,听姒文命这么一说知道是语意双关。道:「文命兄请
放心,这小姑娘在她的部落里时还没有人能打赢她,今天让她知道天外有天人外
有人,也是好事。如果不小心伤了她,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姒文命很惊讶,心想这么个小姑娘还没有人能打赢她?又想起这些人在杀怪
兽时不过是弹指之间,又开始为自己部落的年青人当心。
「你二人,需向这姑娘好好学习技能。若不慎受伤,可不许怪罪这小姑娘。」
姒文命向二人示意可以切磋。
那二人听不懂姒文命说的是反话,以为统领认为他俩连一个小姑娘都打不过。
要知道他两人在部落里好歹也被大家称为勇士,心想别说打伤她,就是站在这随
便这小姑娘打几下又能怎样。
「我先来。」那个头矮一点的年青人向松下裤带子走来。边走边鼓起肌肉,
提气胸口。只见全身肌肉一条条的鼓起。
「来!照这打,我要是躲一下,就当我输如何?」这个头矮点的年青人心想,
就这娇滴滴的小姑娘能又几两力气。
松下裤带子摆好空手道姿势。突然,左拳向对方的小腹打去。矮青年赶紧小
腹多用力,哪知松下裤带子突然收手,右手的中,食二指向他的双目戳来。那矮
青年大骇,赶紧闭眼。突然感觉脚趾头传来一阵剧痛。只见松下裤带子穿着军靴
的右脚跟重重的蹬在矮青年的右脚小母趾上,接着整个人踩了上去,一个左转身
左肘重重的撞在矮青年胸口的檀中穴上。
那矮青年脚趾吃疼后,气一泄。胸口又遭重击,顿时摇晃了一下栽倒在地。
众人一声惊呼,全傻眼。接着掌声雷动。那高一点的年青人大惊,自己的同
伴居然眨眼的功夫就被眼前的小姑娘打倒,都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心想平时同
伴和自己切磋自己还经常输掉,又想起这些人杀起怪兽不过是弹指之间的事,想
到此处顿时心生怯意。
「姑娘神技,我等认输。」说完扶起还躺在地上的矮青年走了下去。
松下裤带子抱拳向众人行礼,众人报以热烈的掌声。
姒文命心想,如此娇小的女子竟有此能耐。这群人中只要有一个愿意留在部
落里,部落将来称雄一方自是不在话下,无论如何也要留住他们。其实,他座下
的统领们也是这想法。
「刚才这位女嘉宾的表演真是了不起,只是在下没有什么可以感谢的。只有
这随身玉佩作为礼物相赠。」只见姒文命从腰间解下一个两寸见方的龙形玉佩,
走道松下裤带子跟前将玉佩递上。
松下裤带子看了看玉佩又看了看伏羲,伏羲点点头。松下裤带子大喜,接过。
「谢谢统领。」
松下裤带子拿着玉佩回到座位上靠在阿康肩膀上。
接下来各个队员都上场表演了各自所学的武术,只剩下阿康、阿美、伏羲和
女娲了。伏羲站了起来。
「我向各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军师,叫阿康旁边这位叫阿美,现在大家掌
声邀请他两给大家表演一个。」大厅里顿时掌声雷动。
阿康心想他娘的,我啥时候成军师了,这不是为难我吗?我又不会武术,阿
美就更不会了。心念一转有了。
「队长,能把你背囊里的电脑和副队长的电脑借我两一用吗?」阿康问。
「没问题!」伏羲拿出了自己的电脑和女娲的电脑。
「统领,能在空地上摆放两张桌子吗?」阿康向姒文命请求。
「来人!在空地上摆放两张桌子。」立刻有人将两副桌椅摆好。
阿美和阿康各拿了一个电脑对面坐着,阿康阿美都将音量调到最大。阿康在
平板电脑上点了几下屏幕上出现了一支笛子,阿美的屏幕上出现了古筝。
「有我和阿美表演合奏一曲,希望大家喜欢。」阿康站起来向大家拱拱手。
围观的人群甚是好奇的看着阿康阿美手上的东西不知为何物。
阿美的古筝领衔开奏,铿锵的的琴音,轻快的韵律犹如一个怀春的少女看见
心仪的男子悄悄的跟着他那种心跳的感觉。这时悠扬的笛声飘来带着较高的音调
似乎在解读着这少女的情怀,又接着传来缓慢的旋律似乎没有读懂少女的情怀。
古筝接着带着缓慢的,有节奏的韵律缠来。笛声附和着,琴声渐渐转向高调似乎
少女正在向她心仪的男子倾诉淡淡而不绝的思念,笛声低沉的附和着,似乎男子
对少女的情怀似懂非懂。琴音继续着缠绵的韵律,笛声开始转向高调而富有节奏,
就像男子正在逗着少女……缠绵的情意,柔柔的爱意。伴随着铿锵的琴音,悠扬
的笛声在大厅的上空交织着,时而琴音紧紧跟随着笛声,时而笛声高声的附和着
幽怨的琴声,时而笛声杨逸顿挫紧跟着幽怨的琴音,时而相互纠缠着。犹如少男
少女们初恋般的美妙……众人如痴如醉的听着,除了曲子的声音没有其他的声音。
众人好像全部融入了曲子中那美妙的意境,曲子带着绵绵的情意结束了。可众人
没有从意境中走出来。仿佛,那美妙的琴音和悠悠的笛声仍然在大厅的上空萦绕,
在众人的脑海里荡漾,缠绕在心头久久徘徊。
沉静了一会儿,终于响起了最热烈最持久的的掌声。阿康阿美站起来向众人
频频行礼。阿美带着酒意红扑扑的脸蛋显的风情万千。人群中一个美少女正妙目
含情的看着阿康。
姒文命从美妙的韵律中醒来,股着掌向阿康和阿美走来。
「能听到如此绝世佳乐,我姒文命不枉此生。」眼神里充满了钦佩和犹然的
崇敬。
「阿康,深藏不露啊。」伏羲笑着说。
「现在有请,我们的队长和副队长给大家表演节目如何?」阿康高声的询问
大家。
「好!」众人齐声高呼。
伏羲道:「最后这节目还是大家一起来,诸位稍等。」接着道:「文命兄,
可否叫人将酒肉撤掉,将场地清空。」说着伏羲拉着女娲向宿营车跑去。
不一会儿,伏羲不知从何处提着两个音箱,和四个探照灯。女娲则从宿营车
上牵来了一条电缆。伏羲很快将电脑、探照灯及音箱连接。接着在电脑屏幕上点
了几下。
「文命兄可否将大厅的火光熄了。」伏羲看着姒文命。
大厅的光线暗了下来。音箱里传来了澎湃的节奏,探照灯在电脑的指挥下打
出了五颜六色的灯光在大厅的壁上随节奏快速的闪耀,变色。
伏羲,女娲已经站在兽皮椅前开始领舞。探险队员们在下面跟着跳,音箱里
传来的节奏带着澎湃的动力,大厅里的人都坐不住了也跟着扭动起来。姒文命虽
是统领,可也是年青人。无论如何也招架不住「迪士高」舞曲的热力呼唤,也加
入随节奏舞动的人群。整个大厅的气氛「嗨」到了沸点……终于到了曲终人散的
时候了,姒文命示意大家散去男探险队员留下来。
「今天是本人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也是最开眼界的一天。不知诸位仙居
何处,可否有打算在此长期居住?」姒文命用期望的眼神看着伏羲。
「文命兄既然提及,我也正有商量之意。我们的家乡距此及其遥远不说也罢,
我和副队长因为有任务未完成,不能贸然答应。其余人等,如果文命兄愿意收留
我将万分感激。」说着向姒文命作揖。
「伏羲兄岂敢!岂敢!诸位能留下是看的起在下,在下求之不得。伏羲兄不
可多礼。」姒文命赶紧谦卑的还礼。
姒文命拍拍掌,从右边的叉洞里走出十五个十八九岁的少女
【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