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禁の旅 - 在充满魔物娘的大陆上的生存法则!!】(84) Gami

Gami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十四章-娼馆的规矩>>
「哈啊……哈啊……呜………」沉重的喘息声激起了房间之内瀰漫的淫靡气
味,但这微弱的挣扎还没能成功支撑几秒,就再次被女性的荡笑声给压了下去。
巧匠精心雕制而成的水晶灯台散发出的朦胧柔光,暧昧的衬托出了软垫上的一男
一女,互相交缠的肉体所散发出来的热度足以烧伤任何一个试图窥视之人。呃…
…或许此时正躲在门缝偷看得津津有味的两名侍女刚好不在此列……
「无论客人再怎么样的激情,你都别忘了要尽可能维持住心神……嗯呵呵~
就像这样~?」话才说到一半,骑在法欧身上的露西艾菈就又故意扭动了一下腰
枝,让身下的男子发出了惨烈的哀鸣。
「嗯哼~又发出了可爱的声音呢~~?」露西艾菈俯下身来,捧着法欧秀气
的脸庞欣赏着,看着他因快感而扭曲的表情露出了邪媚的淫笑。温热湿润的甜腻
香气毫无阻碍的钻入了法欧的鼻腔之中,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露西艾菈的丰润
的双唇就悬停在他脸颊上方不到一公分的地方。
法欧紧闭着双眼,他害怕看到露西艾菈那充满戏谑的眼神,每次从那漆黑的
眼瞳反射中看到自己那渴望被榨乾的羞耻表情,他都会涌出一股深深的绝望感。
刚开始,他还以为自己能凭着意志力去抵抗露西艾菈的奸淫……但很快的,残酷
的现实就将他那虚弱无力的愚蠢妄想毫不留情地击破。
自从进入到露西艾菈的体内,法欧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那
根本不是人间的生物应有的构造……双手以及双脚都被黑暗锁链牢牢的束缚住,
除了发出悲惨的呻吟声之外什么都做不到……法欧现在只能咬牙苦撑着,让自己
最后一丝的理智不至於被拖进那魔性的膣穴当中。
那令他几近融化的强烈快感不断地袭来,湿软滑烫的膣肉就像是在咀嚼品尝
一般的肆意玩弄着他分身上的每一处敏感部位。而在被粉红色蜜汁完全渗透后,
变得比原先高出数百倍敏感度的分身,更是让法欧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那是一种会让任何的男性都为之发狂的天堂般极致快感。
原本只能隐约感受到微微起伏的膣道皱褶,这时那怕是一个小小的突起,都
会让他感受到全身都要融化般的恐怖快感。即使只是插在里面没有动作,但光是
膣道内那不断产生的不规则蠕动就已经让他濒临崩溃,好几次他都产生了幻觉,
以为自己会在下一秒就被彻底榨乾的一滴都不剩。
虽然法欧知道一但那样,那自己就会瞬间堕入肉欲的漩涡之中,在被彻底榨
乾之前都将会短暂的失去理智,直到被性欲所完全支配……变成只沉迷在射精快
感中的悲惨样子。如果单单只是这样,那法欧或许反而还会觉得稍微轻松一点…
但让他完全绝望的是,腹黑的露西艾菈很明显的不想让他轻易达到高潮。对於被
惩罚的猎物,没有调教玩弄到最后一刻之前是不会让他解脱的~?
很显然的,身为魔族中最淫荡一族的幽影族女性对於这方面的掌控可以说是
无人能及。每当法欧已经绝望的放弃挣扎选择堕落时,露西艾菈又会停下膣道中
的不规则蠕动,让他那最卑微的一丝渴求都无法达成,只能在无尽的欲火中痛苦
的烧灼,感受着沸腾的欲望发出无法宣泄的哀鸣。
而当法欧感受到欲火稍稍退却,好不容易终於夺回一丝理智时,露西艾菈又
会露出淫邪的笑容,扭动她柔软的腰肢,将减弱的欲火再次燃起。同样的做法…
和常常自己会忍不住的米亚丝不同,露西艾菈更加喜欢的是凌虐玩弄猎物时得到
的愉悦,而不是单纯肉体交合中获得的至高快感。
原本应该是天堂般的至高快感享受,却因为永远无法达到最高点变成了绝闷
的肉欲拷问。身体中滚烫沸腾的欲望得不到宣泄,却又在露西艾菈的恶意玩弄下
被不断地撩拨鼓动,如无穷无尽般升腾的欲火在体内持续哀鸣烧灼的痛苦,可以
说是心灵以及肉体上的双重惩罚。
被湿滑软肉层层叠叠包覆的肉棒,在其蠕动收缩中疯狂的跳动着,无时无刻
拼命挣扎试图逃脱这肉欲的牢笼却又无法办到。下身传来的胀痛感,让法欧甚至
产生了种下一刻自己的分身就会直接爆开的错觉。同时,在露西艾菈玩弄下那几
乎快要将灵魂彻底融化的天堂般快感也跟着袭卷而来,快感与胀痛反覆交替着,
剧烈的反差让法欧即使是咬紧牙关也不自主全身颤抖发出惨烈的哀鸣。
被露西艾菈轻易的玩弄在股掌之间,处於高潮的临界点却又永远无法达到,
法欧只能在内心深处发出绝望的悲鸣。这样反反覆覆几次之后,法欧甚至连咬住
舌尖强打精神这种最简单的动作都无力完成了…现在的他就像是被抓捕上岸的鱼
儿一般,只能张开嘴巴发出断断续续的微弱呻吟。
而在这地狱般的惩罚调教过程之中,最痛苦的还不是心灵与肉体上的折磨,
而是在这绝望的状态下法欧还必须努力记忆着『娼馆侍奉准则』中的每条规则。
露西艾菈就连其中最细节的部分都要求他必须背得滚瓜烂熟,只要出现稍微一点
错误……那很抱歉…『愉快的惩罚』将重头开始~?
--------------------------------------------------
「嗯呵呵~你好像快要撑不住了?想射就射出来啊~当然…如果你能。办。
得。到。的。话~?」
露西艾菈捧着法欧的脸,用充满戏谑的眼神俯视着他。舌尖淫荡的在他脸上
轻舔着,直到半边侧脸都沾上湿滑的银丝这才作罢。看着咬牙苦撑着没回答的法
欧,露西艾菈再次扭动了一下腰枝。
地狱般的快感疯狂涌上,让身下的男子发出了惨烈的哀鸣,深埋在露西艾菈
体内的肉棒瞬间胀大,只见就要成功达到他渴求已久的最高点……但果不起然的,
在露西艾菈有如神技般的完美掌控下,法欧又再次绝望的停留在高潮的前一刻,
沸腾的欲望猛烈撞击着,但却依然无法突破最后的关头。
法欧的身体向上弓起,试图挺进那魔性膣穴的更深处……那怕是一公分也好
…就算是魔鬼的诱惑也罢……已经……无法忍受了……但,很可惜的,露西艾菈
早已识破法欧的意图,在他孤注一掷向上挺起的瞬间,露西艾菈也同时抬高了身
子,其配合之巧妙就像是两人共同演练了数千次一般。
「嗯哼~既然是惩罚就要乖乖听话才行喔~?」露西艾菈笑得很灿烂,但在
法欧的眼中看起来却是无比的邪恶。刚刚的动作已经抽乾了他酝酿已久的力气,
他现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露西艾菈妖艳诱人的紫色娇躯依旧骑乘在自己的身上,
俯视着自己露出了如同计谋得逞般的愉悦淫笑。
「法欧小弟要乖乖的学习才行呢~~嗯……刚刚说到哪里了?……算了…我
们就从头开始吧~?」
法欧刚想抗议,但那从下身突然传来的紧缩感却让他只能张大嘴巴,连一句
话都发不出来。同样的状况已经是第几次了…?法欧已经记不清楚了…就连时间
的流逝他都已经无法清晰的感受到。
「前面的基本准则你已经背起来了,那这次就从各族女性须知那边开始吧~」
露西艾菈拍拍法欧的脸颊,这次非常『好心』的将前面早已不知重複背诵几百遍
的『娼馆基本十大准则』给省略了。
「如果这次没有出错的话~姐姐就让你。获。得。解。脱。喔~?」这句话
法欧同样也不知道听过几遍了,每次到最后关头不是被露西艾菈故意打断…就是
被滚滚而来的无尽快感所淹没。等到回过神来时,映入眼帘的只剩下露西艾菈那
充满戏谑的眼神…以及嘴角流露出的愉悦淫笑。
但即使是如此,法欧仍然像是溺水的人一般拼命抓住了那条虚假的绳索。他
早已失去了抵抗的意志,现在只要能让他获得解脱,那怕是会被露西艾菈榨乾到
一滴都不剩也无所谓了——反正自己被榨乾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还不如说这种情
况每天都在诸位魔物娘娇妻的热情围绕中上演着……
於是,在这地狱般的痛苦责罚之中,法欧还真的将厚厚一本的侍奉准则逐渐
背起,连当中的一丝细节都没有放过,或许这就是人类面对生死存亡关头的潜能
爆发吧…?可对於露西艾菈言语上的多次引诱,也不知道是不是内心深处那仅存
的可笑矜持,法欧始终开不了这个口,即使他的理智早已处在濒临崩溃的边缘,
但他仍然没有吐出让露西艾菈彻底榨乾自己的羞耻哀求。
「嗯哼~看你那充满渴望的表情~是不是想要在姐姐体内射出来啊?来~发
出可爱的哀求吧~?」
当然…法欧也明白即使他真的说出来了,得到的也是更加耻辱的玩弄嘲弄而
已,就像现在一样…
他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露西艾菈眼中那毫不加以掩饰的恶意与戏谑。只要他
真的哀求了,那迎来的就将是扑天盖地袭来的地狱般快感…然后又如以往一样,
必定会在最关键的时刻停止下来。
但渴望得到解脱的念头却如滚雪球般越滚越大,体内的欲火不断催促他开口,
哪怕那只是包覆着甜美糖衣的可怕陷阱也是一样。这种明明想要开口哀求,但又
清楚的知道哀求的下场只会换来更深的羞辱调教的无解情绪,堵塞在法欧的心头
始终挥之不去……好几次他都几乎打算开口了!
可惜飘渺的机会稍纵即逝,玩弄猎物的心灵也是露西艾菈最喜爱的一项消遣。
见到法欧真的上钩了,她又开心的收起引诱猎物的甜美饵食,只为了品味他脸上
那既绝望又隐约透露出松了一口气的矛盾表情。嗯呵呵~还不是时候呢~等你在
快感永远无法得到解放的地狱中真正品味到绝望的滋味时~姐姐才会好好的享受
你那坏掉的可爱表情~现在你就尽量的挣扎吧~?
「如果在客人中遇上哈比族的姐妹该怎么做呢?」露西艾菈娇喘了几下,长
时间的调教也让她体内的欲火蠢蠢欲动。如果不是晚上母后大人还要来验收学习
的成果,她早就已经将身下的男子彻底榨乾了——要知道那些从法欧肉汁中泄漏
出来的美味精元能量,可是让她心痒难搔想要已久了。
伸出舌头舔了舔乾燥的双唇,露西艾菈瞇着眼感受着体内传来的酥麻快感,
一边听着法欧的回答。
「遇到哈比…从后方拥抱她们,轻轻抚摸她们羽翼下的绒毛,并且提出……
榨乾自己的请求……」
「还有…不要去触碰她们头上的羽毛……除非是她们最亲近的人…不然会被
视为是挑衅的行为…」
「回答的不错~而且如果你的尽心侍奉能让她们满足~还有机会能得到她们
亲手编织的羽衣呢~」
「接下来~如果在客人是乳牛娘那你又该如何做呢?」露西艾菈补充了两句,
腰枝又扭动了几下,换来的当然是法欧的悲惨呻吟声。愉悦的品尝一番直到法欧
快到临界点这才依依不舍的放过了他。
「哈啊…哈啊……要…衷心称讚她们的身材,尤其是胸部,那是她们最自豪
的部位……」法欧痛苦的回答着,连续的地狱式调教惩罚几乎让他崩溃。泪水在
眼眶中打转,但在露西艾菈那戏谑的淫荡笑容前,法欧还是强行的坚持了下来…
…虽然这样只会让露西艾菈更加的想要玩弄凌辱他。
「蜈蚣娘的乳侧到下腹部…哈啊……有着类似紫色纹身的毒腺,这同时也是
她们…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即使其中蕴含了大量的淫毒……呜呜……身…身为
娼馆的男妓也必须尽心舔遍她们毒腺上的每一处……哪怕是……哪怕是在那之后
会因为淫毒的效果而持续射精到一滴都不剩为止……」
「蝙蝠娘的耳朵非常敏感,轻柔的抚弄耳朵的尖端是大多蝙蝠娘的最爱…啊
呜…喔喔喔……停…
停下来啊啊啊……哈啊…哈啊……哈啊……但要记得…不可以在她们的耳边
大声讲话,不然会让她们感觉到不适……建议使用口枷将嘴巴封起来…呜…避…
…避免因为过大的呻吟而触怒她们…「
「石像鬼一族普遍不太敏感……呜…所以她们为了达到高潮……会用特殊的
魔法将男性的…生殖器…哈啊……石化……如果不好好侍奉让她们高兴…你将永
远得不到射精的权利……呼呼…呜…」
「嗯呵呵~曾经就有愚蠢的男妓始终无法取悦石像鬼族的尊贵客人~你可知
道他后来怎么了吗?」
露西艾菈的轻语吹抚在法欧的耳边,让他顿时全身一抖,在长时间的调教式
教育下,现在哪怕是轻轻的一个动作都会让他感受到高潮降临前夕的快感……但
更多的却是无法得到宣泄的极度胀痛。
「你可以想像看看~累积了三天三夜分量的精液……在解除石化术的一瞬间
喷发出来的样子~?」
「嗯呵呵~~姐姐也很期待法欧小弟在苦撑了一个下午后终於获得解脱时~
~那脸上露出的可爱
表情喔~~只要稍稍想像一下……姐姐的体内就会像。这。样收缩呢~?
「话还没说完,法欧就感觉到露西艾菈的膣穴突然缩紧,剧烈的快感瞬间击溃了
他的防线,让他再次发出悲惨的哀鸣。
泪水自法欧的眼眶流下,顺着他的脸颊淌落到身下的软垫上,在上面浸湿出
了一小片的泪痕。但他仍然咬牙苦撑着不让背诵断掉,因为他知道他再也无法承
受失败的后果,如果再让露西艾菈得逞的话…这次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了
………法欧喘着粗气,双手已经不知不觉抓紧了锁链。
嗯哼哼~真是个心口不一的小弟弟呢~露西艾菈瞇着眼欣赏着法欧那明明已
经崩溃却又还在咬牙
苦撑的可爱表情。快点放弃吧…所有男人都该卑贱的跪伏在她的脚下,祈求
自己玩弄他,最后将他狠狠地榨乾到一滴都不剩为止……这就是汝等的价值……
嗯呵呵~快点发出悦耳的哀求吧~?
「豚娘的身材一般都比较丰满……要切忌绝对不可以在她们面前提到『胖』
或是『重』的字眼…
不然…哈啊…不然……她们会用另一处的洞……以最卑贱的方式将你榨得一
滴都不剩……呜喔喔喔…哈啊啊啊…当然…这样的状况……因为无法顺利受精…
…你必须事后再次满足她们一次……「
彷彿要故意打断他似的,在法欧回答到一半的时候,露西艾菈突然猛烈的前
后开始摇摆起来,柔软无骨的腰肢如水蛇一般的扭动着,粉红色的蜜汁溅起,发
出了淫靡的『咕滋~咕滋~』声。但法欧始终咬着牙拼命继续回答着,即使哀鸣
声有如无法停止般的从口中不断倾泄而出也是一样。
「啊哈…哈啊………呜呜呜呜………………」暴风雨般的奸淫大约只持续了
五秒钟后就停了下来。
但在法欧的感觉来说却像是已经经过了几天几夜一般,早已湿透的衣衫再次
被大量的汗水所浸湿,紧紧抓着黑暗锁炼的双手都因过度用力而泛出了血丝,但
这些法欧都没有感觉到。他只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刚刚只差一点点就要被拖进露西
艾菈那魔性的膣穴当中,然后被无情的玩弄吞噬殆尽。
露西艾菈的眼中第一次流露出了些许的惊讶,没想到刚刚的那一波玩弄居然
被法欧撑下来了,原本以为他就会就此崩溃沦为自己的玩物的。没想到到这种程
度了居然还是没有发出预料中的哀求,难怪他能在前几天幻淫之恋的仪式中支撑
到最后,真是有意思……越来越想把你给弄坏了呢~?
见到这次的突袭还是没有让法欧完全崩溃,露西艾菈也没有太过於在意,反
正还有得是时间不是吗~嗯呵呵?下一次……下一次就会让你彻底的拜倒在姐姐
的裙下了~在这之前你就尽情的品味姐姐体内的美妙滋味,在肉欲的地狱中绝望
挣扎吧,一想到你坏掉的样子就让姐姐好心动呢~?
暴风雨般的动作渐渐停歇,法欧如同溺水后好不容易爬上岸般的瘫软无力,
全身的气力再次被毫不留情的抽乾,只有下身传来的胀痛感还在提醒着他这场梦
靥还没有结束。露西艾菈调笑般的勾起了法欧的下巴,凝视着他因为忍受巨大快
感而含满泪水的双眼,发出了咯咯咯的娇笑声。
「不过也有些男人却对这种玩法情有独锺呢~居然每次都愚蠢的故意去触怒
豚娘们~为了就是被
她们用后面的洞彻底榨乾呢~?「露西艾菈的一只手缓缓向后游移,冰凉的
手指掠过了法欧的大腿,最后停留在他股间的菊瓣之上。冰冷的触感顿时让法欧
一缩,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嗯呵呵~法欧小弟你应该不会也想尝试看看这种另类的滋味吧~嗯~?」
见到法欧可爱的反应,露西艾菈露出邪恶的淫笑。「如果你想尝试看看也不是不
可以呢~只要晚点跟母后大人说一声……
保证你可以体会到崭新的天堂绝妙滋味喔~~怎么样啊?~~要不要姐姐跟
母后大人说一声~?「
露西艾菈口中吐出的危险诱惑让法欧不寒而栗,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开什么玩笑…这…这种事情…打死他都无法想像……而且你口中说的和你刚刚提
的是完全两码子事吧!?被魔物娘用那边榨乾和被魔物娘玩弄那边是完全不一样
的啊啊啊!!你以为我会那么轻易就落入你的陷阱吗!?
见到法欧撇过头去没有上钩,露西艾菈却仍然露出了淫邪的笑容,嗯呵呵~
这可由不得你的呢……
等你晚上到母后大人那边就知道了~呵呵~姐姐可是已经非常好心的提醒过
你了呢~法欧小弟~?
地狱般的学习之旅依旧持续着……房间中不时传出的呻吟与荡笑声让在门缝
偷看的幽影族两名侍女浑身发烫,湿黏的蜜汁沿着大腿缓缓流下,最后滴落在地
板上溅起了一朵朵粉红色的蜜花。偶尔有带领女客的男妓经过看到这一幕原本应
该是无比诱人的春光,却全都如见到鬼般的一溜烟拉着身旁的魔物娘就跑……就
好像平时这些他们打死都不愿意面对的女客人们,这时都变得非常安全似的。
废话!在人类娼馆中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就算是必须面对多名可怕的客人,
也绝对不要单独曝露在发情的幽影族侍女面前!!这可是无数先贤先烈用被榨汁
榨到整整一个月下不了床换来的血与泪教训!!而那些没有听从前辈经验的愚蠢
傢伙…没看到他们现在不都一个个躺在药浴池当中了吗?
而其中少数几个特别大胆的,在从门缝中瞥见露西艾菈的身影后全个都双腿
一软,如果不是身旁的魔物娘撑着他们,这时恐怕都要摔倒在地上了。「勇…勇
者啊……」这是其中一个两米多高的壮汉口中吐出的颤抖话语,要知道他们在刚
被送到娼馆时,也面对过类似的基本教育。但他们当时都是由那些美艳的幽影族
侍女负责调教的,他们从来没有看过露西艾菈大人亲自出马过。
「里面的勇者啊……你自求多福吧……如果不小心死掉了…哥们几个会帮你
祈福的……」光是那些侍女们的调教就被他们视为一生当中最可怕的梦靥,更何
况是娼馆的主人露西艾菈大人。壮汉最后在身旁鬼娘的拖拉下消失在了转角,从
鬼娘脸上露出的些微不满表情来看,他今天是有得受了的…
不过在房间内的法欧却没有任何心情去注意到来自门外的祝福,他这时可是
还在继续艰难的背诵着该死的娼馆侍奉准则。「在侍奉螳螂娘的时候要切记不可
以使用背后位……呜啊…不然如果不小心引起她们的本能反应……哈啊…呜呜呜
呜……可……可能会有受重伤的危险…哈啊……哈啊……」
「植物系的女性有着许多的共同点……哈啊…虽然每个女性都不一样……但
大多数都有玩弄男性的习惯…哈…呜呜……如果不想被她们玩坏掉……必须找出
她们身上的特殊敏感点……发情后她们才会专注在榨乾你这件事上面……嗯哈…
而她们的藤蔓有着许多的妙用…其中……呜…哈……」
「海生魔物娘在这边不多见……所以准则中就不多加阐述……请各位男妓临
场发挥……呜呜…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呜!等等!我收回我刚刚说的话……
别…哈啊啊啊……呜啊啊啊啊!!!」
「咿……哈啊……………鼠娘的…………尾巴……………等等!我没背错啊!
呜喔喔喔喔喔!!」
类似的事件不断重覆,露西艾菈就像是在玩弄猎物般,让法欧始终维持在高
潮的边缘。即使身下的男子已经发出了如哭泣般的悲鸣,露西艾菈仍然没有放过
他,只是愉悦的品味他因快感而扭曲的表情,以及断断续续的可爱呻吟。不时还
可以看到她娇躯轻轻颤抖,腿间流出大量的淫靡蜜汁。

………
………………
缓慢的回答与沉重的喘息声从法欧的口中艰难吐出,期间几次还差点被露西
艾菈『打断』,不过这次在法欧的全力咬牙苦撑下居然真给他撑到了最后。也不
知道是露西艾菈手下留情了,还是因为从窗口中透入的阳光已渐渐转为昏黄……
总之,法欧终於迎来了他期待已久的解脱。
「难为你居然撑了三个时辰~嗯呵呵~不得不称讚法欧小弟你一下才行啊~?」
持续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惩罚』终於结束,换成是普通人恐怕早就已经因为露西
艾菈的调教而发狂了,但法欧却奇蹟似的还维持了一丝神智。不过从他那失神的
表情以及涣散的瞳孔就可以知道,恐怕如果再玩下去他就会彻底的崩溃,轻一点
在被榨乾后昏迷个几天,重一点则是坏掉变成可怜的肉棒玩具。
但露西艾菈怎么可能会让这种情况出现呢?要知道他可是拥有最上品精元的
稀有贵重男性,单是这点就足以吸引无数的客人争相前来品尝。更别提实际上这
个男人还是伊芙大人的夫君呢,只是因为那可笑的『理由』而暂时『寄居』在这
里而已……不过稍微逗逗他玩弄一下还是可以的~?
如果法欧知道今天这种程度在露西艾菈的眼中只是稍微逗逗他一下的话…恐
怕会当场吐血吧……
但即使露西艾菈心里非常期望能欣赏到法欧坏掉的表情,也无法真正的实现,
最后她只能失望的幽幽叹了一口气。母后大人可是有特别交代过,让自己别像平
常一样随意将『商品』玩坏。这和那些坏掉后仍然能以肉棒玩具廉价出租给客人
的卑贱男性不同,是必须好好『照顾』的对象。
不过~人类可是很坚强的生物呢~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内,经过了各种『考验』
的你应该就有资格让姐姐尽情品尝了~想必母后大人也是这样打算吧~呵呵~我
可是非常期待那一天的来临呢~?
想到这里露西艾菈不由得发出了如银铃般的咯咯咯轻笑,那微瞇着的眼睛中
隐约露出的淫邪光芒,让四周的空气都跟着发出了恐惧的颤抖。而对此毫无察觉
的法欧,这时也已经将侍奉准则背诵到了最末段……在内心巨大的欢呼中,法欧
缓慢又坚定的吐出了最后一个字母。
当最后一句吐出时,法欧就像是在大海中漂流了数天,精疲力尽的就将溺毙,
已经失去了对人生任何一丝希望的人,当发现到自己真的奇蹟般获救一样的露出
了不可置信的狂喜,他居然真的办到了!!!但……等待他的却不是美好的救赎
……而是在希望之后更加绝望的可怕梦靥………
「嗯呵呵~真的很努力了呢~依照承诺~姐姐这就。让。你。解。脱~?」
在希望的话语落下的同时,露西艾菈柔软的腰肢也瞬间从静止刹那变成了狂暴。
如蛇妖般的摆动,卷起了一片紫色的香风残影,法欧的哀鸣声还来不及出口就被
彻底吞噬,留下的只有茫然失神的扭曲脸庞。
早已沸腾的欲望如火山爆发般的喷涌而出,伴随的是侵蚀理智的至高快感,
露西艾菈那魔性的膣穴就像这时才真正苏醒一般。湿滑火烫的膣肉紧紧的缠绕吸
附在肉棒上面,每一处细微的皱褶都带给了让法欧疯狂颤抖的极致快感,四面八
方传来的吸允感就像是要将他榨乾的一滴都不剩一样。
膣穴内的收缩更是让法欧舒服到连话都说不出来,那种彷彿要将他整个人连
着分身一起拖入其中的致命快感,让法欧仅存的最后一丝神智也跟着下半身一起
融化。黏滑的粉红色蜜汁沿着肉棒根部开始向上浸透,在全身如烈火烧灼般滚滚
发烫的同时,地狱般的强烈快感再次不可思议的瞬间放大了数十倍。就像是压垮
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法欧扯入了肉欲的漩涡之中,理智完全崩溃。
精液的喷发就像是坏掉的水龙头一般的喷洒而出,推开紧密包缠的膣肉进入
了那等待已久的饥渴空间。露西艾菈的子宫毫不留情的榨取着,如死神收取生命
般的将法欧的精元吞噬殆尽,精液疯狂喷涌而出的咕滋咕滋声连门外的侍女们都
听得一清二楚,让她们也跟着发出了悦耳的娇吟。
「呜呜呜呜呜呜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在疯狂的暴风
肆虐过后,法欧发出的悲惨哀鸣才终於响彻了整个人类娼馆,瀰漫着淫声荡语的
娼馆顿时一静,然后又像是没发生过任何事情一样的回复成了原样。热情的交合
依旧持续着,只有少数几个窥视过门缝的人隐约猜到发生了什么事——光明神在
上…伟大的勇者啊……愿您能在露西艾菈大人的裙下获得安息………
----------------------------------------------------
「姐姐可是已经非常手下留情了呢~?」伸出手指挑起法欧的下巴,望着他
已经完全失神的脸庞,露西艾菈发出了咯咯咯的淫笑。「下次~姐姐可是会把你
榨到一滴都不剩喔~先做好心理准备吧~」
『咕滋~噗噜~咕~咕噜噜~』露西艾菈抬起了诱人的翘臀,将法欧可怜的
肉棒从肉欲的牢笼中释放了出来。白浊的精液如涌泉般的喷出,溅满了法欧的胸
腹部以及两腿。而更多的美味精液则是从露西艾菈的两腿之间滴落,长时间禁锢
后的大爆发,就连幽影族女性的子宫都无法吞吃殆尽。
法欧的身上黏糊糊的,胸腹上全是自己射出来的精液,全身有如痉挛般的颤
抖着。露西艾菈有些吃惊的轻抚着自己鼓胀的小腹,虽然之前在看过法欧和伊芙
进行幻淫之恋仪式时就已经知道,但实际尝试时还是让她大吃一惊,如此充沛的
最上品极精元……这足以引起全魔族的争夺了吧…?
「外面偷看的两个小傢伙~把他带下去洗乾净~母后大人晚上还要过来验收
呢~」露西艾菈收起了惊讶的情绪,露出了戏谑的笑容轻瞄了一眼两名下身湿透
的侍女。满脸通红的侍女们这才慌慌张张的推门而入,刚刚在门外不小心太投入
居然高潮了……竟然没发现里面不知何时已经结束了。
房间内瀰漫的精液气味让两名侍女浑身发烫,眼神时不时偷偷撇向那还没停
止喷发的美味白液,彷彿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品尝享用一般。但碍於露西艾菈大人
在场,两名侍女都不敢妄动,但她们那染上动人绯红色的脸蛋却直接出卖了她们
……更别提那还在沿着大腿根部流淌的粘稠密汁。
「嗯哼~多出来的部分就赏给你们了~好好享受这至高的美味吧~?」露西
艾菈的赏赐让两名侍女不约而同发出了兴奋的欢呼声。见到她们争先恐后扑上法
欧的身体,抓起他的肉棒就打算吞进自己体内的样子。露西艾菈摇了摇头,顺手
打了个响指散去了维持黑暗锁链束缚的魔力。
「等他醒过来,别忘了将这瓶东西给他喂下,记得提醒他别咬破了。」露西
艾菈将木盒中那瓶装着水蓝色圆珠的水晶瓶抛给了那名争夺失败而被推倒在地上
的侍女。正打算离开,想了一想还是转头提醒了一句。「还有……别玩过头了…
…如果谁把他玩坏了就让你们去侍奉母后大人~?」
露西艾菈的这句话瞬间冻僵了侍女们的激情,让那名正准备摆动腰肢榨取出
更多美味精元的侍女吓得再也不敢妄动,只好乖乖地骑在法欧的身上,幽怨的品
尝那持续在体内喷出的极致美味。而争夺失败的那名侍女则是古怪的一笑,将水
晶瓶小心放好后,口中如呢喃般吟唱出艰难的咒文。
粉红色的魔光泛起,不一会儿就响起了骑在法欧身上那名侍女的尖叫声,露
西艾菈微笑着将房门关上,掩盖了逐渐开始激烈的淫靡水声。深深吸了一口气,
体内那股酥麻的快感还未散去,微微瞇着眼再次回味了一下后,露西艾菈迈着曼
妙的步伐消失在了转角,只留下了一地的白色痕迹。
------------------------------------------------
(笔者按:咱在这边稍微解释一下娼馆的运作模式,人类男性在魔禁大陆中
是属於珍稀资源,对於那些居住在内陆区域的魔物娘族群,男性资源的取得是非
常困难的。所以她们平时会去採集猎取居住区附近的各种男性珍贵补品,然后在
蒐集到娼馆规定的数量后就到那边好好享受一番,运气不错的魔物娘还有可能因
此受孕,而获得了繁衍后代的机会。而幽影一族在收取了极大量做为报酬的男性
珍贵补品后,再向沿海地区森林或是海族这些较容易捕获猎物的魔物娘换取更多
的人类男性,藉此不断的扩张娼馆的规模。至今在人类娼馆中,以及还在幽影族
领地受训的男妓数量已经达到了惊人的三千多名,占了魔禁大陆男性总数量的二
分之一。这样听起来还真有点像配种中心的感觉呢,生意做超大的嘎XDDDD
DD)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