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

第一章

吴杰,37岁,已婚,育有一女,大学毕业后的他进了私企,工作几年后离开

独力创业,到现如今,一手创立的企业已颇具规模,而他本人也变成了令人羡慕

的成功人士,并打入了当地的上流圈子。

随着金钱的累积,社会地位的提升,吴杰这十多年来,那股一直支撑他的冲

劲也逐渐磨灭,现今企业已上了轨道,加之有几个能独当一面,同他关系深厚又

信得过的人一起打理,野心所剩无几的吴杰本人,此时已如半退休了一般。

这不,他上午十点到的公司,下午不到三点,就早早的就回到了,那幢他花

了不少钱,买来的小别墅里. 回到家里,除去正装,换上泳裤后,吴杰便大步走

向别墅的泳池,跳入池中慢悠悠的游起泳来。

「这几年悠闲的日子,都快让我变成懒人了,看样子要尽早做出安排,争取

让自已几年可以彻底退休。」池中仰泳的吴杰暗做着打算。

泳池中,他那1 米75左右的身型,斯文秀气透着儒雅的相貌,令女性都嫉妒

的白皙肌肤,以及全身上下那顺眼的肌肉,一览无遗着。慢游了大约一个小时左

右,吴杰从池中爬出,先回楼上他和老婆的卧室里,洗澡后换了一身宽松的衣裤,

泡了杯散发出香浓气味的咖啡,端着又出现在了楼下的大厅中,他在厅中高档的

欧式沙发坐下时,往沙发前的茶几上放下了那端着的咖啡后,拿起茶几上摆放着

的杂志翻了起来。

「真是无聊呀!老婆她们怎么还不回来!」放下了杂志,自已说出了一句郁

闷的话后,无奈的端起了冒着热气的咖啡,喝上一小口放下后,闭上了双眼,就

这么靠到沙发上,脑海里开始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一些事。

「我是在一个怪异的家庭里长大的,说它怪异,其实在我十六岁前它又是正

常的,如大多数家庭一般,家里的变化,应该是在我十五岁时吧!」这时我的脑

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健壮,粗狂,那一脸不匹配邪笑的男人,他就是源头。

十五岁时,他突然住到我的家里,妈妈和爸爸当时都谎称他是亲戚,妈妈还

好,可是我却能从爸爸的脸上看出些异样。那时我的父母培养我独力能力,所以

我大部分时间住在学校,只在周末回家,那男人住进来后,头一年我虽然察觉出

家里的气氛起了变化,但是却没真正发觉出什么,父母在我面前依然恩爱,那男

人则主动和我套近乎,有时还买些小玩意收买自已,我和他很快熟悉亲近起来。

转眼第二年,直到那一次,暑假里的那一天,我才终于清楚,家中父母关系

以及同那个男人,到底变得如何怪异。

那天我睡醒很早就出门了,约了朋友野外露天烧烤,这事在昨天就已和父母

说了,征得了他们的同意,本来约定是傍晚回家,可是天有不测风云,烧烤的我

们遇上了暴雨,明明天气预报都说这日是睛天的,可是当时却下了大雨,我和几

个朋友只得提前回来。

回到家时应该是下午两,三点钟,自已记不清了,只记得自已打门进屋时,

就听见屋内一阵阵女人的大声吟叫声。

「难道是自已父母在做那事,这动静也太大了吧!」

入口处的自已听着这种声音时,神色变得尴尬,反手迅速轻轻带上了开着的

门,轻手轻脚的想偷偷溜回房里,把湿了的衣裤换了,再溜出去。

「妈妈的呻吟声还真是……做这事也不关门……不对!」

自已也这么大了,这种年纪的男生自然也看过几部A 片,自然清楚父母当下

在做啥事!要不是那淋湿的衣裤穿着实在难受,我还真想立马转身离开,我轻轻

的,慢慢的走向自已的房间,到了快要走到自已卧室时,我才……

「父母的那间房里没人,声音是从那个男人的卧室里传出的。」

我的卧室正对着父母的卧室,听着那传来呻吟声的方向不对时,我朝里看了

一眼,里面没人,那是他……

这时自已一下反映过来,是那男人和女人在……呵呵!我笑了起来,想到:

「也对,他一大男人,总有那什么……需要嘛!不知道上门呀!」

这时的我已然站到了自已卧室的门前,刚想推门进去,突然听到那斜对房里

传出的男女对话,男音:「骚货,我这流氓比你老公厉害吧!」

女音:「啊……你更厉害……再用力……噢」

那女人声音怎么听着这么像妈妈,她有老公,不会是……

听着那男女对话后的自已,不由得朝着那里间卧室走去,站在门边窥视起来

「真是妈妈,她身后的……」

房里床上的女人侧躺着,男人则提起她的一只大腿,跪坐在她抬起那腿的之

中,硬立粗壮的下体那物在女人的私密之地,进进出出,床上侧躺女人的面,正

好朝向房门处,虽说她的表情有些扭曲,但门边站着的我还是一下认出那被搞着

的女人,正是自已的妈妈,而搞他的男人却绝不是爸爸。

「怎么会这样!」门外站着的自已窥视到的这一幕时,半张着嘴巴,震惊得

整个人静止般愣了起来。

「我应该怎么做?是现在当场发彪?还是这对狗男女的这一切,告知爸爸!

……可是那女人是自已……我……」

突然面对这种丑事,小小年纪的自已一时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关于怎样处理

这事的几种念头在脑海里交杂,而内心却被羞辱,愤怒,欺骗等等情绪缠绕。

在那房门边的自已,最终也没有采取什么形动,神情纠结的回了房,换了身

衣后,趁着那屋男女还没完事时,就快步离开了家,来到了小区的一家网吧里,

表面是上网,漫无目地的点击着鼠标,实际我的内心则是不断的纠结着,刚才家

里有关自已母亲发生的那一幕,在网吧呆到六点多钟,我才离开回家,一路上自

已还是不断想着这事。

回到家打开门时,爸爸正在厅上看着电视,看到我时对我说道:「小杰,回

来了,今天玩得开心吗!」

我看了看爸爸,又偷望了眼厨房里的妈妈,开口回道:「嗯,开心。」,说

话间我已走向爸爸。

「玩累了没?」爸爸又对我说道,听着他这话时,让我心底一阵冲动,想把

自已下午看到的一切,告诉给他知道。

我刚张口,刚要说出,只见妈妈从厨房里走出,笑容满面乐呵呵的对我说道:

「小杰你回来了。」

看着走出的妈妈,刚想说出的话,又变得说不出口了,我只得回了句:「嗯,

有些累了,爸,妈我先回房了。」

「好。」爸妈听后异口同声道。

回房的自已,那夜却几乎整夜没睡,内心不断的纠结着这事,而妈妈和那男

人的赤身裸体那一幕,也一遍遍在自已的脑海里浮现。接连几日,吴杰一方面是

找不着好的机会,另一方面是出自他内心的犹豫,使得一直没能把这事告诉父亲,

又几日后直到他亲眼目睹那一幕后,他再也开不了口,也不知可以找谁叙说了。

那日吴杰本是要在爷爷奶奶那过夜的,傍晚时分,小叔夫妇却突然到来,他

们一家住得极远,难得回来,看情形是要留宿爷爷奶奶这了,可是爷爷的住处只

有两间房,他略一思索:「自已的家距此不远,加上这下时间尚早,不如还是回

家去吧!」

吴杰主动提出自已要回家,爷爷奶奶在他说时只一愣后,就会意过来,马上

露出笑容,点头答应了他。

他从爷爷奶奶那出来,急行回家时,已然夜里十点多钟。

「爸妈应该没那么早睡吧!」

虽说吴杰是如此猜测的,但是到家开门进屋时,他却放轻了手脚不想惊动父

母,刚一打开门提着脱下的鞋进入后,他又听到那熟悉的女人呻吟声。

「妈妈不会又……」听着这声时吴杰呆了一下,更是轻手轻脚的放好鞋关上

门后,如贼似的走向厅里。

客厅没有开灯,有些黑了,吴杰缓慢的挪动进入厅后,看向父母和那男人居

住的两间房时,显得非常诧异,那男人的房里亮着灯,父母这间却没有,呻吟声

像是从亮灯的房里传出,可是他却再也迈不开脚步,惊呆般站在厅上,傻傻看着

那亮灯房门边,自已父亲的举动。

「原来爸爸知道妈妈和别的男人……他明知……这是……」

靠到门边侧着身窥视的爸爸,裤裆处的拉链已然拉开,一只手握着硬立的阳

具套弄着,父亲居然在窥视着妈妈和那个男人交媾出轨时,吴杰看着他的侧脸竟

然是一种扭曲的兴奋,并且就在这门边自慰了起来,厅中的吴杰顿时傻眼了,所

见这幕让他不知所措起来。

「我的父母怎么会变成这样,这种情况下自已应该如何是好!」

「呵……呵呵!」别墅里,靠在沙发上想到这里时,仍旧闭着眼的吴杰,脸

上露出了奇怪的笑容,更是笑出声来,只是他的笑声却听着那么的怪异。

他的笑声刚停,这别墅的大门处,就传来的钥匙开锁的声音,吴杰听着这声

音时,马上张开的眼睛,站起身来,向大门处迎了上去。

「应该是老婆回来了。」他走到入口处,只见一个年轻的女子在脱着鞋,准

备换鞋进屋。

「猜错了,不是老婆回来。」他微笑着对着换鞋的年轻女子说道:「小蝶,

这么早就回来啦!」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