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香】(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4章:无情落红
馀少荣惴惴不安跟在高忠的身后,他在来相国府之前已经听闻老友孙兆年被
下狱,他已经猜到一些事。
等他与高忠到了花厅旁边屏风相隔的暖阁后,从屏风后大致望出去,终于印
证了他的猜想,此时第三炷香正要燃尽,他所朝思暮想的美妇人正坐在地上的软
垫上,伸出雪滑白嫩的玉足在摆弄高尚德拿根黑粗丑陋的阴茎,这一幕令他心中
更觉沉重。
此时孙夫人额头上满是汗珠,丑恶而羞耻的环境令她面色发红,她尽力想用
双足的足尖去刺激高尚德的阴茎,可始终不得其法,眼看第三炷香将尽,她已知
道这赌约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跟她的丈夫孙兆年相比,高尚德的性能力要高出
一筹,她是落进高尚德的圈套。
孙夫人心想:「这恶人怎的还不射,若是到第四炷香脱了衣衫,就算能脱难,
还怎么面对相公?」
「夫人这玉足真是可人,老夫若有幸日后能经常玩到如此美足,实在也是福
气啊。」
高尚德脸上带着淫笑,到第三炷香的后半段他已经开始毫无顾忌用手去把玩
那对玉足,孙夫人为了能早些令他射精已经顾不上其它只能任由高尚德为所欲为。
在孙夫人焦急之中,第三炷香烧尽,孙夫人原本还在蠕动的双足停下来,面
对那粗大而坚挺的阳具,她心中满是悲哀。
丫鬟转过身来换第四炷香,高尚德仍旧端坐在椅子上,动也不动笑道:「夫
人,到第四炷香了,看来夫人还是用心不诚啊,这三炷香下来老夫这阳物仍旧不
见动静,现在就要劳烦夫人除尽衣衫,献上香唇妙舌让老夫好好欣赏一下了。」
孙夫人坐在地上,面色满是悲慼,虽然她心中极为不情愿,却也知这是赌约
内容,何况她还亲自画押,若事情到此为止不但要被眼前这老朽之人所玷污,还
要将她的名声也给毁了。
孙夫人螓首微颔看着自己的衣带,这不是她的闺房,却要让她宽衣解带,还
是当着一个丑恶令他憎恶之人,她实在下不去手。
高尚德脸上带着冷笑,这次他不给孙夫人任何喘息的机会,第四炷香已经开
始燃烧,而他将自己的靴袜脱了下来,站起身走到孙夫人面前,冷声道:「夫人
想拖延就别怪老夫不给夫人机会,夫人现在就一边宽衣,一边用口齿为老夫助兴
吧!」
说着,高尚德将直挺挺的肉棒凑到孙夫人面前,登时一股腥臭的气味传来直
令孙夫人想掩鼻,她下意识想要避退,但她本身就是坐在软垫上而不是蹲着,避
无可避,就这么目视着那丑陋的龟头到了眼前,触到了她的面颊之上。
「相爷,您这是……这是作何……」
孙夫人险些都要呕出来,虽然没碰到她的双唇,但就碰到脸上已经被她认为
是不可忍受,紧忙用手去推,却被高尚德一把擒住她的双手。
高尚德冷笑道:「夫人,这可是赌约的一部分,若夫人抵赖的话,那老夫也
不客气了。夫人可是想在令夫面前上演一场活春宫?却不知令夫孙将军见到夫人
被一群下人凌辱是何等状况?」
孙夫人心中大为震骇,若真是当着丈夫的面被人姦污,她甯肯马上撞死,但
她也知道现在想死都难,正在她彷徨之间,高尚德的肉棒也第二次挺上前,这次
准确无误到了孙夫人的唇边,孙夫人紧闭着眼不想去瞧,可双靥已经能感觉到那
龟头的火热。
高尚德趾高气扬道:「夫人若不想在令夫面前有丑事发生,最好识相一些,
一边用口舌为老夫的阳物服务,一边宽衣,同样的话老夫不想说第二遍!」
肉棒又是一挺,却是叩开了孙夫人的唇关,孙夫人双唇已经裹着高尚德的龟
头稜角,她死死咬着牙想做最后的抵抗,双颊的泪跟着滑下,抽泣声中,牙关大
开,高尚德的肉棒狠狠刺了进去,毫不留情直刺到孙夫人的喉咙,停顿之后才又
抽了出来。
孙夫人坐在地上,马上俯下头作呕,却也仅仅只能吐出一些带着咸腥味的口
水,刚要咳嗽两声,高尚德用手将孙夫人的头扶正,再次挺起肉棒凑上去,道:
「夫人还是主动一些的好,老夫强来的话只会令夫人受更多的苦楚。」
孙夫人也感觉到不能被高尚德继续这么强来,她只好仰起头,闭上眼将肉棒
缓缓纳进口中,却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只能含着肉棒没有任何的动作。
高尚德道:「夫人的头动一下,这样老夫便可在夫人的口齿之间来回摩擦,
才能令老夫射精啊……对,就是如此,不过把嘴长大一些,牙莫要碰上来,还有
夫人可以用舌头助兴。哈哈……」
高尚德看着孙夫人遵照他的意思在含弄他的肉棒,心中有种征服的快感,高
尚德突然将肉棒撤出来,孙夫人原本正屈辱着,肉棒离口有些惊讶,不由睁眼一
瞧,原来高尚德往回走两步坐回椅子上,此时正分开双腿,意思很明显,高尚德
是要坐着让她来服侍。
「夫人一边宽衣,一边上前来,现在还有时间,或者这一炷香时间还能令夫
人脱难,否则……夫人接下来这三年可要为奴为婢,容不得夫人推三阻四。」
高尚德满脸得意的笑容。
孙夫人流着泪,低下头解开衣带,先将青紫色的潞绸长裙前襟解开,露出里
面的棉衬,将棉衬除下,就已是里面的白色单衣亵裤,中单仍旧有衣带笼着,她
只能缓缓去解那衣带,等单衣离身,她的浑身上下只剩下青色的肚兜和开档亵裤,
下阴突然感觉一股凉飕飕,孙夫人这才意识到赶紧用手去遮掩,但这岂能逃过高
尚德的贼眼?「相爷……这样,可是可以了?」
孙夫人近乎是哭着问道。
高尚德笑道:「夫人应该也是有些学问的,这衣衫除尽,身上可还能有遮体
之物?」
孙夫人原本是坐在地上,但这样会将下阴全数露在高尚德面前,她只好改而
跪在地上,双膝併拢死死将下阴夹着,她想以这种方式不被高尚德看到,高尚德
也的确只能看到一道缝,还不是孙夫人的阴穴,但下面毛髮的漆黑却是瞧的很真
切。
跪坐好之后,孙夫人开始解开缠绕在脖颈之间亵衣的挂带,等衣带解开,她
环着脖颈的手将衣带拿住,一双小臂将失去挂带吊挂的肚兜压在胸前,却没法将
小臂鬆开,因为与丈夫欢好时她总是穿着肚兜,连孙兆年都很少见到她的玉乳,
她不想就这么被一个丑恶的老男人看到她这么隐私的地方。
高尚德见孙夫人身着亵裤,却是抱着肚兜不肯鬆手,好像僵直在那里,不由
心头起了几分恼火,直接伸出赤着的脚,将她的下巴抬起,孙夫人下意识用手去
格挡,如此一来却将小臂鬆开,肚兜跟着滑落,一对娇翘的玉乳便露了出来,等
孙夫人反应过来想去伸手捡起肚兜的挂带,高尚德的另一隻脚却是踩住她的肚兜
挂带,高尚德的脸此时阴森的可怕。
「夫人这是要言而无信?抬起头,快些过来给老夫舔,若是再推三阻四,老
夫就要用强了!」
高尚德拍了一下小方几,发出砰一声,吓了孙夫人一跳,却同时高尚德将脚
撤了回去。
孙夫人紧闭着眼,往前跪爬挪动两步,也顾不上去挪动坐垫,直接就跪在冰
冷的地面上,微微抬头,眯着眼寻到高尚德肉棒的位置,将头伸出,缓缓将高尚
德的肉棒重新纳到口中。
孙夫人肚兜仍旧有下面的带子挂在腰间,但已经无法遮住胸前玉乳,她心中
也在庆幸高尚德没有让她脱下亵裤来将下体也呈现到这贼人面前,但她知道若是
不能在剩下的差不多三分之二炷香内令高尚德射精,别说是亵裤,就连她女人最
后的隐私也要被佔领。
为了能赶紧让这一切结束,孙夫人只能尽量摒除一切的羞耻心来为高尚德含
肉棒,但似乎都只是杯水车薪仍不见高尚德的肉棒有射精的迹象。
而在旁边的暖阁内,馀少荣悲哀地注视着这一切,当看到自己的梦中情人跪
在高尚德面前为他舔弄阴茎,他恨不能马上拂袖而去,但为了他心中早就定下的
大计,他只能屈辱地隐忍,但他已经不能直接目视,而是低下头,反倒是旁边的
高忠和夏维看的是目不转睛。
高尚德坐在椅子上享受着良家美妇人口舌的服务,显然这女人未曾有过这方
面的经验,口舌很生涩,但高尚德享受的便是这股烈马逐渐被驯服的趣味。
他也不做强求,但肉棒上感觉到的欢快还是显而易见的,他心想:「这么下
去,还能真让她弄出精来?那老夫还有何颜面?」
孙夫人闭着眼逐渐在熟悉着这一切,肉棒进出蝉口也逐渐变得顺畅了许多,
高尚德眼见龟头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得不动用一些小的伎俩,比如用手摸一摸
孙夫人的面颊,孙夫人感觉羞耻马上停下来动作,等稍微适应再重来,第二次高
尚德摸她的面颊就没什么大用,高尚德干脆摸她的奶子,孙夫人这下不但是停下
来动作,连身体都跟着往回缩。
第四炷香眼看也烧的差不多,孙夫人一边喊着高尚德的肉棒,一边斜眼看了
一眼,登时觉得着急,牙齿咬的感觉很强烈。
高尚德心想不能给这女人机会,便笑着道:「夫人,这第四炷香的赌约规定
老夫可以用夫人身体上下的任何部位来摆弄阳物,那就劳烦夫人将身子挺一挺,
老夫准备先试试阳物在夫人双乳之间摆弄的感觉。」
孙夫人含了高尚德的阳物半天,正觉得屈辱无比,闻言不由道:「相爷可莫
要欺人太甚。」
高尚德道:「老夫这是在履行赌约,是夫人推三阻四才是,夫人还是乖乖履
行诺言!」
孙夫人哪里肯就范,不过高尚德已经开始亲自动手,孙夫人眼见高尚德手也
伸过来,登时觉得无地自容,高尚德却不是去逮她的奶子,而是起身绕到她身后,
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
孙夫人赶紧挣扎大叫,高尚德道:「夫人莫要惊慌,老夫只是改了主意,想
让夫人用股沟之间摆弄阳具,夫人放心,老夫是言而有信之人,绝不会在第四炷
香烧完之前有所僭越。」
孙夫人儘管身体受制,但想到她已经为鱼肉只等宰割,除了期冀高尚德言而
有信之外她已经想不到有别的办法,心乱如麻之下她就硬生生被高尚德按倒在椅
子上,人趴在椅背上将半裸的雪臀呈现给高尚德,因为是背对着高尚德,心中的
羞耻心反而没之前那么重,很快她便被那烧的只剩下不到两成的香所吸引的注意
力。
高尚德也没料到孙夫人到此时已经如此顺从,当他见到孙夫人那团簇而可爱
的后庭妙穴,已经忍不住想为这妙穴开苞,可他却还耍弄够猎物,只是双手按住
臀部,将孙夫人的亵裤从孙夫人屁股上拽下,令其固定在孙夫人跪趴在椅子上的
膝间,这样孙夫人不但将后庭露出来,连前面的花穴也是毫无遮掩呈现在高尚德
面前。
高尚德意气风发,按住孙夫人的两片臀瓣,挺起肉棒便在孙夫人的股沟之间
摩擦起来,到此时孙夫人的股沟仍旧不见一点水渍,高尚德心想这还真是个贞操
观念很强的女人,就算受到这么大的性暗示,居然还能忍住不流出水来,以往他
所玩的女人,就算是哭着喊着,被他戏弄一会下面也早就湿了。
孙夫人趴在那,已经是待宰羔羊,看着香越来越少,她心中一边想催促高尚
德快点挺动还射精出来,一边却是在为自己悲哀想让高尚德停下来这一切。
孙夫人语声都有些沙哑道:「相爷……嗯……可要……遵照赌约……不能对
贱妾有所……侵犯……嗯……」
高尚德挺动着肉棒在孙夫人的股间,等于是在用自己马眼里流出来的淫水润
滑肉棒,为一会后庭开苞做润滑,他闻言心想:「这女人坚硬的外壳还不是被老
夫打碎?」
高尚德道:「夫人放心,老夫还能沉得住气,再有一点时间,老夫便可名正
言顺拥有夫人这妙曼的身子,又何须急于一时?」
孙夫人狠狠咬着自己的手背,却是感觉到那可恶坚硬的东西在自己的屁股沟
里来来回回,她不想去瞧那即将燃尽的香,可越是着急,越是想瞧的清楚。
等香烧到最后,化成最后一律灰烬落在香炉之中,孙夫人发出「呜」
地悲呼的一声,与此是同时,那肆虐了她四柱香的坚挺的肉棒,同时刺进了
她的屁眼之中。
「啊……」
孙夫人原本悲哀地闭上眼,但突然屁眼被破开巨大的疼痛令她不由呼喊出来。
此时的高尚德丝毫没有怜悯之心,该做的他已经做全了,连肉棒都已经被润
滑,现在就是享受战利品的时候,肉棒刺进孙夫人的屁眼之后用尽身体的力气往
里开进,而此时孙夫人已经痛的都喊不出来,拚命挣扎着想用手去推开高尚德的
腰间,但以她的力气根本无法阻碍高尚德对她的侵犯。
高尚德终于一刺到底,这一路上可谓是迂迴曲折,孙夫人的屁眼也很紧促,
若换做一般人也不会轻易一杆到底,但他毕竟有无数为少女和美妇人后庭开苞的
经验,懂得如何曲折绕进,懂得如何令女人一杆破洞后庭见血。
高尚德一刺之后没有马上抽出来,女人破肛时的血跟肠液融合在一起恰恰也
是最好的润滑之物,他还在等孙夫人屁股里流出更多的血和肠液来为接下来快速
的抽插做准备。
「看来还是老夫技高一筹,夫人应该也是言而有信之人,老夫现在也就不客
气了。」
此时的孙夫人已经根本疼的说不出话来,经过这四柱香的折腾,她已经不再
像刚来时候那样还能明死志,一旦心头的防线被打开,求生的慾望也就跟着强了
起来,她现在也就认命了一般,只能一边流着泪一边忍受着身后老男人对她屁眼
的侵犯。
高尚德在孙夫人屁眼里停留了一会,感受到她后庭妙穴的紧蹙之后,才将肉
棒抽出来,血也跟着流出,就好像为花穴开苞一样,缓缓流出也恰好经过孙夫人
的花穴落在地上。
「来人,拭落红。」
高尚德挺着带着血迹的肉棒得意道。
那边恭候的丫鬟走过来,拿起白帕将孙夫人顺着股沟缝隙低落下来的鲜血接
纳,随后又交给高尚德,高尚德没有擦拭肉棒上的血迹,而是拿在耳边闻了闻,
这才笑道:「看来夫人是爱干淨之人,以后这府里的规矩,每天都把屁股洗干淨
了,等老夫临幸!」
孙夫人根本不去应他,而高尚德将屁眼周围的血迹也稍微擦了下,将白帕丢
给旁边的婢女,重新将肉棒刺进了那紧促的腔道之中,有高尚德马眼流出的汁和
孙夫人屁眼里的鲜血和肠液做润滑,肉棒的进出也顺畅了许多,就在孙夫人感觉
死了一样的时候,更大的灾难来临,高尚德仍旧没有丝毫怜惜之人,开始由慢及
快,在孙夫人后庭中来回抽插起来。
「啊……啊……」
一声声的惨叫也跟着传来,孙夫人到底是要强之人,在喊了几声之后,她意
识到要保留最基本的颜面,就算被贼人姦污也不能呼喊出来,干脆用手塞进口中,
牙齿狠狠咬着自己的手,却没有抵挡这股疼痛,只是让她身体的疼痛加重了些许。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