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逃兵】(加料版)(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回。折磨
胡义昏迷的这段时间,小丫头寸步不离,她一直守在病床前,无微不至地照
顾着高烧迷糊的胡义。从第二天开始,她按照护士照顾胡义的程序,执拗地代替
了护士的护理工作,除了消毒换药量体温之类的专业工作,什么都为胡义做,凭
谁也挡不住。喂他喝水喝粥,定时帮他翻动身体,给他擦拭身体,面面俱到。护
士无奈,只能由着这小丫头执拗地担起了胡义的护理工作。
又是一个早晨,阳光,悄悄爬上了病房窗口。
蜷卧在胡义床边的小丫头猛然警醒,扑棱一下惊坐起来,多日疲乏的她没能
听到起床号声。回头看了一眼安静中的胡义,伸出小手到他鼻子下,停了停又摸
摸那古铜色的额头,这才呼出一口大气,顾不得揉自己的惺忪兔子眼,跳下床直
奔窗台,吹熄了油灯,拎起饭盒,撒开小腿慌张往门外跑。
感觉到一阵微微的风轻抚过脸,有一点点清凉,有医院的味道,有清晨的味
道,胡义慢慢睁开了眼。
三张空荡荡的床,仔细看看,都见过,住过话痨,住过司号兵,住过捆着的
自杀人,我居然……在这里。屋门半敞开着,像是忘了关,所以有风悄悄溜进来
了。
憋不住的尿意阵阵袭来,胡义试图爬起来,连肩带背传来一阵剧痛,这才发
现自己的上半身几乎被绷带缠了个遍。于是咬着牙改趴为侧身挪下床,用腿摆开
被子,冷不丁感到一阵赤条条的凉快,感情是一丝不挂?
墙上的光线忽然暗了一下,疼得满头冒汗的胡义扭过头,看到了出现在门口
的人。紧紧端着饭盒的小红缨,呆呆地站在屋门口,看着醒来的胡义,满眼含泪。
「啊!对了,你别乱动!」小红缨终于反应过来,赶紧进了屋,将饭盒放下,
返身关了屋门,又赶紧跑过来将胡义摆开的被子重新盖好。「周阿姨说烧还没退
完不能凉!」
「呼——丫头,我得下床。」
「等你好点再说。」
「我说的是现在。」
「不行!」
「不让我下去我就尿床了!」
「啊!原来你要撒尿啊?等等。」
小红缨这才知道胡义的目的,赶紧一弯腰,从床底下拿起夜壶来,掀开胡义
下半身的被子,就把小手伸向他的双腿间。
胡义全身猛地一激灵,汗毛都竖起来了,吓得赶紧把腿往床里边缩,动作有
点大,连累得伤口都跟着疼:「呃- 停!……呼——死丫头片子,你这是要干啥?」
「帮你接尿啊。」小丫头纳闷地眨巴着漂亮大眼睛,不明白胡义为什么一惊
一乍的这么大反应。
「不行!我自己来,你先出去等等。」
「可是你看你缠成这个样,怎么自己来啊?」
胡义扭着头仔细瞅了瞅,不知是哪位护士的高质量手艺,绷带打得又满又厚,
把两支手臂都结结实实缠上了,跟捆了差不多,天杀的。
「帮我解开!」
「不行!」
小丫头的一对小眉毛终于竖起来了,大眼睛里透露着坚定不移。周阿姨跟她
讲过发炎感染的简单道理,胡义好不容易才活过来,她可不敢再出半点差错,一
丝余地没有。
不过,小丫头也终于明白了,狐狸这是……怕羞了吧?
看着胡义因为刚才动作过大而疼的直冒汗,憋得皱着眉毛闭着眼睛不说话,
小红缨也来了脾气,不管不顾直接掀开一块被子,胡义的身体已经背靠在墙边,
躲无可躲。
小丫头一手抓起胡义胯间那条黝黑大虫,直接给塞进夜壶里。
「你昏迷的这些天,第一天是刘姐给你接的,这些天都是我给你接的尿!」
胡义懵了,仿佛全身的肌肉都紧成了一块铁,一瞬间都忘了伤口的疼,满脑
袋里嗡嗡响。
「喂,狐狸,你咋还不尿呢?快点啊?」小红缨若无其事拿着夜壶盯着胡义
的胯下大虫说道。
「哎呀?怎么好像变得比前些天大了吖?」
小红缨感到小手中的黝黑大虫儿正在逐渐涨大发热变粗,上面的青筋也渐渐
鼓胀凸起,小红缨慌忙把手放开,只见那条粗长的大虫儿呼地一下从夜壶颈口向
上翘起,变成了一根昂首耸天的巨蟒,粗大的蟒身上筋脉毕露,交缠盘虬,一颗
硕大紫红的龟头独目怒张,在空气中摇来晃去,显得无比的狰狞可怕。
「这次肿的这么严重?」小红缨睁大一双杏眼,目瞪口呆瞧着。
「呼——丫头,算我求你了,去外面等着,剩下的我自己来,行么?」胡义
快疯了。
小红缨十四,五岁了,军队中虽没有年长的女性给她讲男女之事,但农村猪
配种狗交欢的事她没去少看,眼前一幕让她本能觉得有些羞涩,所以这次倒是没
有拒绝胡义的要求,下了床将夜壶放在地上,闪身站到门外。
狐狸醒了,小丫头瞬间就忘了所有的悲伤和疲惫,不知不觉中重新变成了她
自己。隔着门,小丫头欢快的声音再次传进屋里。
「咯咯咯——喂,你是不是怕羞啦?狗蛋他们天天站在河边比谁尿的远,我
见得多了,不过,他们的好像没有你的大,也没这么长……喂,狐狸,说话啊,
到底完事了没有啊?再不说话我要进来啦……」
半响,「丫头……进来……」门内传来胡义艰涩痛苦的声音。
小红缨听声音不对,以为胡义伤口裂了,连忙跑进来一看,乐了。
只见胡义叉开双腿站在地上,上半身连臂带肩被绷带缠得象个棕子,下半身
赤裸着,刚才那昂首耸天的狰狞巨蟒已经软垂下来,象一根粗如儿臂的肉管子般
吊在胯下晃来荡去,原来胡义的双手被绷带缠住了,不能扶住那话儿对准地上夜
壶的颈口。本来胡义就已经尿急了,再这么一折腾他脸憋得通红,更是觉得膀胱
都要爆了一般,无奈只好喊小丫头了。
小红缨憋住笑,蹲在地上一手扶住那晃来荡去的肉管子,一手提起夜壶套住
那紫红的大龟头。
「不让我接尿,活受罪了吧!」小红缨碎碎念。
胡义不去看那张娇俏小脸,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开闸放水……哗哗……痛
快……
那黝黑大虫顶端的马眼射出一股粗急水柱,打在小红缨手中的夜壶里发出金
石般的回音,一阵阵浓烈的腥臊气息扑鼻而来,但小红缨心中没有一丝嫌脏的感
觉,反而生出一丝丝喜悦与满足感。
小红缨见水流由强转弱,渐渐断流,知道胡义尿完了,就用两根手指圈夹着
黝黑大虫前端的包皮向后撸拉,完全露出整个龟头后连抖几下,甩出最后几滴尿
液。
「咝……」胡义打了个冷颤「这你也知道?」
「昨天我帮你接尿,周阿姨看了说最后抖两下更干净。」娇俏丫头满脸得色。
这个也教小孩子,胡义一脑门黑线。
小红缨站起来数落道:「你还不让我给你接尿,那天你尿不出,我还用嘴给
你吸啦……」
「你用嘴给我吸尿!怎么回事?」胡义大惊。
「你那天做完手术尿不出来,没有导尿管,周阿姨说用嘴可以吸出来,我人
小没啥力气,没给你吸出来,最后是小刘姐姐给你吸出来的。」小红缨一五一十
地把那天的事告述了胡义。
「周阿姨说这事不能给你说,但我觉得她的意思是不能让外面的人知道。」
小红缨补充道。
小刘护士?那个瓜子脸大眼睛,两颊有明显的小酒窝,一头乌黑的秀发,扎
着个长辫子的师部第一美女护士么。这此真欠天大的人情了。
「这事的确不能乱传,你记住了。」胡义镇重地对小丫头说。
「恩,我知道,哎呀,你还不快去床上躺着。」小红缨忙把胡义推倒在床上,
给他盖上被子。
无论如何也要让护士把这个天杀的绷带剪了,胡义在心中给自己下达了这个
关于自己的命令。
……
=========================================
夕阳西照,火红的晚霞映在天边,胡义他睁开了细狭的睡眼,首先想看到的
就是小红缨,但她不在屋里,自从醒来之后,没再让小丫头住在这个病房陪护,
逼着她住到了周晚萍那里。
这段住院时光是胡义最惬意的,每天吃病号灶,睡到自然醒,可是,好日子
都不长,经过陈院长复查,他完全康复了,后天就可以回独立团了。他是被尿憋
醒的,他得马上去茅厕撒尿,自从上次被胀尿后,留下一点心里阴影,必需马上
放水。
他急急忙忙的下床走出屋子直奔茅厕,他知道这后院只有他一个病人,还没
走到进茅厕门口,他就从裤子的前开口掏出了发胀的家伙,由于憋尿的刺激,他
那粗壮硕大的阴茎露在外面特别显眼。
当他推开木门走进茅厕以后,才发现里面有人──小刘护士正蹲在茅坑上,
一手掩住下体,低着头不知是在看她的私处还是看茅坑。胡义的闯入把小刘护士
吓了一跳,她一抬头,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胡义那硕大的阴茎。
一道斜阳从推开的木门射进来,正照在小刘护士身上,在小刘护士反应过来
之前,胡义的细眼就看清了一切,墙上挂了件白大褂,小刘护士上身穿件白衬衣,
土布军裤卷在膝弯,一丛浓密的凄凄芳草乌黑浓密,从白腻的小腹两侧斜向下汇
入蹲下分开的两条丰满大腿之间,形成诱人的三角平原,三者交汇之处是那深幽
在斑驳的光线下若隐若现,她的两片大阴唇,明显突起,肥厚而丰满,可能是刚
才撒过尿,现在两片大阴唇敞开着,阳光照映下,牝户中水光闪闪,一片泛滥。
「我们那边用的人太多,我知道这后院只有你一个人,所以来这儿小解」小
刘护士脸色有点酡红。
胡义愣了一下,这是他醒来这几天第一次见到小刘护士,听她这么一说,赶
紧把阴茎塞了回去裤档。
「小刘护士,我不知道你在里面,真不好意思!」说着,他就回头往外走。
不料,小刘护士笑着说:「有啥不好意思的,已经进来了,你还是别憋尿了,
不然又是麻烦。」
听到意有所指的话语,想起小丫头说的小刘护士用嘴帮他排尿的事,胡义连
忙说:「那天的事真是太难为你了,一直想当面给你说声谢谢。」
「是小丫头告述你的吧,就知道她人小嘴没把门。」小刘护士指了指胡义隆
成大包的档部「快尿吧,不然又要憋成尿潴留了。」
茅厕里面只有一个蹲坑和一个尿池,这段时间都是胡义一个人在使用。
胡义犹豫了一下,虽然感到有些不妥却还是走近尿池开始撒尿,主要是他憋
得慌了。
胡义重新掏出家伙对着尿池放水,一边对小刘护士说:「小丫头很懂事,她
是不会出去乱传的,她主要是想让我亲自给你道谢。」
小刘护士瞟了一眼前擀面棍般粗大的肉棒,轻轻地说:「用这个感谢我吗?」
「啥……?」胡义没听清转过身来,热气腾腾的粗长肉棒直戳戳小刘护士面
部。
胡义不知道那天小刘护士用嘴帮他吸尿之后,表面看似平静自若,实则内心
激荡难平,一个19岁的怀春少女,头一次亲密接触这么粗长的男性阳具,给她
的刺激是很大的,回到宿舍后辗转反侧难以成眠,眼前脑海晃来晃去,尽是胡义
的那根粗大的肉棒和硕大的龟头,一觉醒来,面红心跳、绮念如潮,她心中越是
压抑,思绪越是纷乱。
她近几日老觉得面红耳赤,心情浮躁,身体也觉得有些不适;说有病吗,又
不像;说没病吗,又总是感到不舒服。尤其使她难以启齿的是,她总觉得下体空
虚骚痒;对于这些转变,她不了解原因;也无法找人倾诉。在这种情形下,自己
悄悄的躲在这少有人来的茅厕手淫,成为她宣泄的唯一管道。她刚才在胡义开门
之前,刚刚用手宣泄完,仍荡漾于快感余韵中,听到门外脚步声,她猜到可能是
胡义,因此一时也懒得起身。
胡义尿完后下体仍维持亢奋的状态挺立在不足小刘护士半尺的地方。
这根大家伙,又见面了!
紫红油亮状如鸭蛋的龟头冒着腾腾的热气,龟头中间的马眼又深又长,后面
那根黝黑的肉棒青筋盘虬粗长挺直,从一篷乌黑浓密的乱草丛中杀出,显得那么
威武,一股强烈腥臊的男人下体味冲入鼻端,小刘护士一时之间竟然心旌动摇,
口乾舌燥,她呆望着眼前雄伟的阳具,竟有不顾一切俯身吞下的冲动!
紫红龟头独目中渗出了一滴亮晶晶的液体,泛起淫秽的光泽,出于一种无法
言喻的情绪,她自然地伸出小香舌轻舔了一下马眼,将那滴液体卷入口中。
伸出左手一把将肉棒攥住,轻笑道:「那么,现在就感谢吧!」说完就张开
小嘴,将眼前的紫红龟头含入口中使劲吸吮,将香舌围着龟头不停打圈伸缩,五
根细长的葱指握在盘虬紫黑的肉棒上轻撸慢滑。
「嗯…?」胡义被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抓吓住了,没反应过来。
胡义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望着眼前一幕,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涌向下体,
脑海里不停的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但还是不可抑制的发出粗重的呼吸,胯下那
根黝黑肉棒却在越发地坚挺变粗,吓得连忙把臀部后移退开。
胡义这一后退步,不想下体还捏在小刘护士手中,小刘护士蹲在地上被他这
么一扯,眼看就要跌扑在地。胡义无奈只好伸手去扶,不料一把却抓在小刘护士
浑圆高耸的胸部上。
小刘护士羞红的俏脸此时如醉酒般嫣红,秋水双眸闪烁着羞涩却坚定的光芒,
她抬头白了胡义一眼,手里抓住肉棒借力站起,土布的军裤滑落在光洁的小腿上,
两条丰满白皙的大腿中间那处高阜隆突乌黑茂密,两瓣肥厚的肉唇歙然开合,隐
约可见那娇柔的粉红。
男人的「把柄」被捏住了,女人的「重点」被抓住了,此时再说什么都是多
余的了。
小刘护士呼吸急促了起来,饱满高耸的酥胸波澜起伏,她微微闭上眼睛,扬
起下巴,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胡义感受掌中饱满软肉的弹性,用力的揉了几下,
双手伸进衬衣里,隔着乳罩握住她两只浑圆高耸的乳房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小
刘身子一阵颤抖,乳房被揉捏得生疼,却又舒服无比,忍不住骂道:「你这冤家
……」
胡义解开她的衣服扣子,迫不及待地将她的乳罩推了上去,随着一声呻吟,
一对雪白的乳房跳动着完全地暴露在面前,红葡萄般的乳头在胸前微微颤抖,胡
义抓住一只高耸饱满的美乳用力揉搓,并不时捏弄她娇嫩的乳头。小刘护士满脸
潮红,右手伸到胡义的胯下,灵活纤细的手指时紧时松抓在火热的肉棒上继续游
走套弄,一脸享受的样子。
胡义的喘息渐渐粗重起来,他把脸埋在深深的乳沟里,含住她的乳头吮吸着
她的乳尖,感到乳头在口中慢慢地坚硬勃起,他越来越粗暴地抚摸咬吸着她的丰
乳,使小刘护士觉到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和舒畅感。
这时的胡义的手已经伸到小刘护士诱人的私处上,沿着花瓣肉缝来回游移,
搓弄着尚未充血的阴蒂,轻轻的拨开柔软的阴毛,手指撑开她两片娇嫩的阴唇,
插入她微微有些湿润的蜜穴里抠动起来,小刘护士的喘息声一下子变得急促起来,
饱满的双峰急剧的上下起伏,低声的呻吟起来。
胡义猛地将小刘护士的身子顶在茅厕木门上,抬起她一条浑圆丰腴的大腿,
抗在自己的肩上,一边用手把粗大的龟头顶到她柔软的肉缝上下磨擦,小刘护士
此时只觉一根火热的棒槌侵入下身门户,游移之间似乎有破门而入的趋势,不禁
内心惶恐,但却又有一股深沉的期待,似乎盼望着肉棒的侵入,以填补那原始的
空虚。胡义屁股用力一挺,「滋……」的一声,粗大的棒槌撑开她两片阴唇冲开
一层薄膜连根插入她温湿紧密的阴道里,直抵花心。
小刘护士娇躯剧烈地颤抖几下,她的头猛地向后一仰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
口中则发出一声低沉的痛哼,她的双手紧紧抱住胡义后背,扭动着两片雪白的大
屁股。
「这么紧?」胡义长出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小刘护士是第一次破身,他兴奋
地来回耸动了几下,只感觉肉棒被阴道紧紧地裹住,此时胡义暴虐的本性终于显
露出来,他舒服地低吼一声,肉棒毫无怜惜地在她的阴道里大力抽插起来。
胡义抽插几十下后,拔出肉棒,将小刘护士的大腿从肩上放下,扳过她的身
子让她双腿叉开站好,扶住木门向后翘起屁股,胡义扒开小刘护士两片雪白丰腴
的大屁股,从后面把肉棒插入她的蜜穴里,他紧紧的抱着小刘护士的大屁股,用
力的抽插着,每一下都狠狠的撞击着小刘护士的大屁股,啪啪直响,很快就将小
刘护士的大白屁股撞红了一片。
小刘护士十指紧紧抓着木门,满脸潮红,纤细的双眉紧紧的皱在一起,随着
胡义的抽送口中发出哭泣般的哼声,胡义又奋力抽插了二百下后,屁股迅猛地前
后摆动,肉棒在小刘护士阴穴内抽插了数下,整根拔了出来闪开站在一旁。
小刘护士随之「呀」地一声,两条雪白大腿奋力蹦直,一片狼藉的阴户高高
向后挺起,整个白玉般的屁股一抖一抖地颤动着,每抖一下便从美护士花穴中喷
出一股水花四溅的喷泉,喷出足有一米多远,打在对面茅厕的墙上水花四溅。
贞洁娴雅的美护士在她人生第一次性经历中就出现了潮吹!小刘护士舒服得
直翻白眼,那瞬间快感如潮,一泄千里的奔腾之势,将几日来累积在心底的种种
压抑、空虚、烦闷与不快都被一下子冲刷得一干二净,带给她彻底的解放!
胡义硕大的肉棒就等在一旁,等她泄完身又倏地从窄小粉嫩的阴道口钻了进
去,一阵猛捣之后再拔将出来,又是一股喷泉从美护士私处激射而去!
如此反复,竟让小刘护士连续潮吹了三次,直把这个师部第一美护士泄身泄
得骨酥筋软,两眼翻白,气若游丝,茅厕地面一遍湿漉漉的,就象是刚刚过了水
一样。
从不知道潮吹为何物的美护士还以为自己是被男人干得尿失禁了,一颗芳心
羞愧到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红扑扑的小脸好似醉酒。
胡义在再后一次把美护士弄到井喷之后,猛地将肉棒向前一顶,硕大的龟头
直接顶进了小刘护士的子宫,迅速地耸动屁股,喉间发出一声低吼,一股强劲炽
热的岩浆凶猛地喷射出去……
小刘护士气喘咻咻,香汗淋漓,不是胡义扶着她已跪到地上,帮她把湿透的
裤子拉起来歇了片刻,胡义这时才查觉茅厕里一片狼藉,臭味,尿味,腥味五味
杂成,连忙将木门打开通风,发现月亮已经升起,天已经黑透。
等了一会,小刘护士穿上白大褂,探头看了看,院子里没见人影走动,扶着
墙不自然地走了出去……
=============================================
屋里的昏暗脏墙上,映着一个巨大的人影,灯光里,古铜色的脸,细狭的眼,
收回了看着窗外的目光,拿起了叠在床头的一件崭新军装穿起来。
自己的军装在手术时被剪碎了,明天要出院了,这一套是小刘护士今天送过
来的,今天这个师部第一美护士明艳不可方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只是望着他
抿嘴笑。
晚饭后已经很长时间,天已经黑透,院子里不见人影。没多久,他站在了一
扇门前。
敲了门,屋里传出那带着磁性的熟悉声音:「谁啊?稍等稍等……」
似乎是仓促收拾东西的一阵响动后,门才开了:「是你啊。」
让胡义进来后,周晚萍忽然狠狠剜了胡义一眼,重新起身到门口,把门栓了。
返回来弯下腰,到书桌底下稀里哗啦扯开那些故意用来遮挡的杂物,拎出刚才临
时藏住的酒精瓶放在桌面上,从书堆里找出个仍然湿润着的医用小烧杯;拉开抽
屉,拿出个皱巴巴的油纸包,放在桌上打开,里面装着一把花生米。
「大姐!我还在呢,能不能等我走了你再继续,免得毁了你的名声。」
她仿佛没听见,仔细认真地将小烧杯倒上酒,双手端在漂亮的鼻子下陶醉地
嗅了嗅,微启性感的唇抿了一小口。
「你会喝酒么?」她忽然问。
「会,但是从没觉得好喝。」
「有段时间,我……很难过,所以偶尔偷偷地尝试这个,后来……就喜欢上
了。有段时间,我以为这东西是药,可以让人忘了昨天,现在想想还觉得幼稚。
其实我是幸运的,起码比你幸运,比如现在,我可以美滋滋地喝酒,而你这个倒
霉蛋只能看着。」
成熟艳丽的女人在笑,可是胡义一点也不觉得好笑,因为那笑容里有深深的
落寞,遮蔽着她那孤独悲伤的故事。不想再说女人喝酒或者医生喝酒的话题了,
对她不公平。
「我的东西……都在吧?」
「呵呵,你那也叫东西?在我眼里都是破烂。那儿,墙角呢,那两个包就是
你的。哦,对了,还有……」周晚萍拉开桌边的另一个抽屉,拿出一个黑色皮盒
子,和一块怀表,一甩手扔在胡义身边的床上:「这是你衣兜里掏出来的,怀表
不错。」
咔嗒——
表壳轻快地跳起,背着昏黄油灯灯光,表盘有点暗,差一刻九点。
「不早了,我回去了,你少喝点。」胡义把怀表和指北针揣进口袋,起身。
「我有数,瞎操心。」周晚萍放下医用小烧杯,准备去开门。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脚步声,到门前停止。
当当当——「周姐。」门外响起了护士小刘的声音。
胡义立止,面无表情地看着周晚萍。
以为这几天清闲了,小丫头今晚也不在了,决定偷偷喝点小酒解解馋,偏偏
先来了胡义探访,现在又冒出个小刘敲门。周晚萍看了看拴住的门,又瞅了瞅书
桌上的瓶杯,满屋子酒味再加上身后的胡义,开门就得坏菜二加一。
转身对胡义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不太自然地开口:「我刚要睡下,什么
事?」
「我刚去查房了,胡义没在病房,我正找他呢,想问你见过没有。」
「呃……啊……对,我见过。他说他……要去看望团长。」
「啊?」门外的小刘似乎有些失望。
胡义满头黑线,亏她说得出口,黑灯瞎火探望?
「这个事你别管了!他爱哪哪去,别找了,现在你就回去休息。明天我亲自
去教训这个夜游神,照我说的办!」周晚萍自觉不能圆了说辞,索性抬出命令的
口气强制。
小刘的脚步声渐远,走向她的宿舍方向,消失。
呼——周晚萍拍着衬衫上的高耸胸部,出了一口大气,然后一转身把桌上的
油灯吹熄,屋里瞬间漆黑。
「你这是……」胡义不解。
「亮堂堂地出去,不怕别人看得清楚吗?你傻吗?」周晚萍低声对胡义嘀咕
着,然后仔细听了听外边的动静,又道:「现在走吧。小心点。」
胡义在黑暗中走向门口,还没来得及解开门栓,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门外再次传来脚步声,一直到了门前,当当当——「周阿姨,我回来了。」
屋漏偏逢连阴雨,全赶上了。
「臭丫头,你不是说……今晚不回来了吗?」一边回答拖延,一边摸黑扯住
胡义的胳膊往里边走。
「她们那太挤了,还是回来睡舒服。」门外的小红缨在回答。屋里的周晚萍
压低声音催促胡义:「赶紧的,床底下。」
「跟丫头说清楚不行么?」胡义犹豫。
「说得清么?赶紧的!」
「周阿姨,你说什么?」门外的小红缨似乎听到了一点声音。
「没事,没事,你等等。」
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响起在书桌附近,油灯点亮,又是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
然后门栓解了,从床底下能看到一双小布鞋迈进来。
「咦,这味道是……」
咣当一声门关了。「小点声……酒精洒了。」
「哦,可是你喘气也……」
「没有可是,赶紧上床睡觉。」
「哦,是我闻错了。嘿嘿……」
随即灯灭,只剩下床底的漆黑,和不远处地面上的微弱月光。
时间缓慢地流逝。
盼着小丫头能赶紧睡着,偏偏头顶的床板总是吱吱嘎嘎响,小丫头在上面翻
来覆去不老实。
「还不睡呢?」
「我睡不着。」
「周阿姨。」
「嗯。」
「我想不明白。」
「什么不明白?」
「那天你说他那东西肿了才好,那是为啥呀?」
「咳咳……咳……」
「周阿姨?」
「不许说话,快睡觉!」
「昨晚你问我那么多,我都给你回答那么仔细;现在我问你问题,你就欺负
我小,不是你说的悄悄话必须实话实说吗?」试图解惑的小红缨似乎越说越精神
了。
「还有那天我给他接尿,他肿得这么长,这么粗,难道他不疼吗?」小红缨
似乎翻身坐起比划了一下。
「小祖宗,算我求你了,今天我实在是……头疼,今天什么都不想说,改天
行不行?」
「那好吧……不过昨天你说他的那个不是一般……」
「你也不许说!你说我也头疼!再说我就掐你了啊!快睡觉!」周晚萍毫不
留情地打断了小红缨的闺房剧透,语气不止显得恼怒,还带着惊慌。
趴在床底的黑暗中,能够清晰听到上面,周晚萍的呼吸极不自然;而床底的
胡义又何尝不是,活受罪么这不是!
服了她周大医生了,不知道说她什么好了,胡义心里觉得自己狼狈透顶,威
严全无,羞不可当,越闹心,时间仿佛过得越慢,煎熬越甚。
很久很久以后,床上终于传出小红缨的微鼾,听在胡义耳中,比冲锋号声还
要解脱。使出浑身解数,挪出了那个令他汗颜的空间。
放轻脚步走到了门口,解了门栓一回头,一个高挑玲珑曲线已经下了床,跟
在身后不远,月光的反射下,两条修长的白皙赤脚踩在地面,胡义突然心里一紧,
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周晚萍的胸前,浑圆怒耸的奶子将上衣的前襟高高挺起,
尤其是奶子的尖部还有两颗明显的凸起。
原来周晚萍急匆匆起来关门,只穿了贴身内衣,艰难的将目光从上面移开,
胡义感到肉屌又开始坚挺起来,看得胡义差点没当场晕倒。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滚蛋!」
在周晚萍恼羞成怒的低声喝斥中,胡义惊慌消失在夜色里,恨不能肋生双翅
……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