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侠传四——韩菱纱秘史】

却说在巢湖,云天河与韩菱纱大战风邪兽,结果不敌,幸好慕容紫英出现,
击杀妖物,救了他们,还为韩菱纱疗伤,然后,慕容紫英御剑远去。
此时,有一男一女出现,韩菱纱和他们交谈,得知二人乃琼华派弟子,那个
长相清秀的少年叫怀朔,很可爱的女孩叫璇玑,他们是慕容紫英的师侄。
怀朔和璇玑正告辞后去追慕容紫英,韩菱纱却突感不适,怀朔见状,眉头一
皱。怀朔叫韩菱纱到一边说话,他拿出一个瓶子,说道:「韩姑娘,这药你拿着,
有状况就吃,或许……这淫毒会排净……」
韩菱纱惊道:「淫毒?这是怎么回事?」
怀朔道:「风邪兽是一种淫兽,被它击伤,会中淫毒,看来师叔也没能完全
治好你。我这药不知能不能管用,除非……」
「除非什么?」韩菱纱问道。
怀朔红着脸道:「算了,不提,如果你有什么状况,我定竭尽全力帮忙,再
见。」
云天河和韩菱纱在巢湖睡了一夜后,进了寿阳城。韩菱纱因为涉嫌盗墓,被
官差带到衙门,和云天河暂时分开。
韩菱纱被关进了牢房,她身上怪病又犯了,不知为什么身体发热。韩菱纱拿
出怀朔给她的药,马上服下,情况反而还是一样糟。韩菱纱现在满脸通红,不知
为什么,身体越来越热。这时,怀朔居然出现了,开了牢房进来。
韩菱纱惊道:「呀,是你啊。你怎么来这里的。」
怀朔道:「我用了沉睡符,现在这里的官差和其他犯人暂时昏睡过去了,我
才进来的。韩姑娘,为了你的性命,所以,我必须和你云雨一翻……因为,你身
上的淫毒只能靠男女交合才可解,否则最终中毒的人会全身像被烈火燃烧一般,
然后在地上打滚,拼命摸遍自己全身,最后如烂泥一般瘫软在地死去……」
韩菱纱开始口干舌燥,娇喘连连,轻声说道:「那还等什么,来吧。我的身
子给你了,怀朔。」
怀朔犹豫了一会,便开始脱光了自己的琼华道装。只见韩菱纱面目潮红,额
头渗出汗珠,更衬得她那张娇俏的脸蛋是那么的迷人。韩菱纱穿得很性感,很可
爱,一头干练的短发弄着包包头,一身深红色紧身短裙,把瘦削的藕臂露出,手
上简单的戴着深红色手套。一双长长的美腿穿着红色丝袜,露着白皙的大腿,脚
蹬长筒靴。
怀朔昨晚在巢湖因为赶时间,没仔细打量韩菱纱,此刻一见,发现她真是一
个可爱俏丽的小美人儿,是他目前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了。
怀朔开始动手,给韩菱纱宽衣解带。怀朔解去韩菱纱短裙胸前的扣子,缓缓
脱去了那件紧身裙。韩菱纱的上身露出,没有衣服束缚的雪白乳峰蹦了出来,尺
寸竟然如此大,大的不知如何形容。怀朔见了,心下大叹,韩菱纱这么苗条的女
孩,居然会有这么大的乳峰,也难怪她不穿内衣,即便是穿着她那件超紧的衣服,
也被韩菱纱这对大号的美乳顶得变形了。由于韩菱纱的上衣被脱,便看见了她那
穿着小巧的红色亵裤的下体。
怀朔见状,忍不住伸两只手过去,按着韩菱纱那雪白的美乳,开始揉捏起来,
手的力度不重不轻,爽得韩菱纱闭着眼睛享受,鼻息轻哼。怀朔玩够了韩菱纱的
雪白玉女峰,两手摸向了她大腿内侧,轻轻抚摸,是那么的柔软滑腻,真是爱不
释手,怀朔时而用手指抚弄韩菱纱的亵裤,隔着亵裤拨弄阴户。
韩菱纱搂住了怀朔的身体,此时她面色潮红,吹气如兰,玉体香汗淋漓,她
的薄薄的柔嫩嘴唇轻轻的吻着怀朔的俊脸,丁香小舌轻吐,轻舔他的脸。怀朔也
是第一次,所以经验不足的他心脏「砰砰砰」跳个不停。怀朔吻住了韩菱纱的香
唇,与她接吻,二人饱吻一番,发出「啧啧啧」的声音。怀朔喘息变重,很粗鲁
的用舌尖触开了韩菱纱的双唇,破开牙关,伸进了嘴中,舌头在她的口腔横扫,
撩动着韩菱纱的贝齿和唾液,然后缠绵着嫩舌,舌吻了起来。怀朔和韩菱纱互相
吸取对方口中的唾液,两人嘴中都发出「唔唔唔」的满足声。
怀朔吻够了韩菱纱,便松嘴了,他的手滑向了韩菱纱的腿部,给她脱掉了靴
子。韩菱纱那穿着红丝袜的美腿,怀朔扶着自己的肉棒,在她的腿部蹭了起来。
韩菱纱的美腿肌肤很滑腻,再加上丝袜够柔软,使怀朔的肉棒感受到了极度
舒服的感觉,他把龟头对着一双美腿触来触去。
怀朔接下来把韩菱纱的丝袜脱了,并用鼻子深深嗅了嗅那对红丝袜,感觉无
比芳香,人更有精神了。顿时,韩菱纱露出了一双又白又美的大长腿,怀朔更加
爱不释手去摸她的大腿,他抓着韩菱纱小巧的玉足,用力亲了一口脚背,然后,
怀朔张嘴含上韩菱纱的玉趾,吸吮起来。
韩菱纱羞道:「呆子,我脚脏的……」
怀朔又抓着韩菱纱另一只玉足舔吻着,说道:「怎么会呢?纱纱的脚最干净
最香了。」怀朔伸嘴对着韩菱纱两只白嫩的小脚又是吸吮又是亲吻,还伸舌头进
入那窄小的脚趾缝中舔着。
韩菱纱闭上眼睛享受,口齿不清的呢声道:「啊……啊啊……好痒呢……不
过好舒服……你这呆子也不怕我有脚气……啊啊啊……」怀朔轻轻的啃了一口韩
菱纱的柔嫩的足心,说道:「我爱你全身,就算给你舔小穴,甚至肮脏的屁眼,
我也愿意……」
怀朔耐不住了,他坚决的为韩菱纱脱掉了那小巧窄禁的红色亵裤,韩菱纱把
那阴毛不多不少的神秘地带完全暴露了,两瓣肥美的肉唇色泽光亮,暗红色的阴
核略勃起着。怀朔伸出食指去挑逗韩菱纱的阴核,韩菱纱如触电一般,身体打了
个颤。怀朔玩了一会儿韩菱纱的阴核后,指尖拨开了大小阴唇,插进蜜穴,轻轻
的抠动抽插起来。被这样玩弄的韩菱纱又闭上了她那一对美丽的明眸,口内呻吟
着。也不知过了多久,韩菱纱蜜穴流出来了淫水,打湿了怀朔一手。怀朔拿着他
那沾着韩菱纱淫水的手心嘴唇舔了几下,咽了下去,尝到了一种从前没有过的味
道。怀朔更加兴奋了,他不想再等,肉棒抵住了韩菱纱肥美多汁的肉唇,柔声道:
「纱纱,我要来了。请你忍着,我也是第一次。」言罢,怀朔的肉棒破门而入,
龟头挤开嫩肉,慢慢的插进了韩菱纱的阴道肉壁。
韩菱纱的处女阴道又窄又滑,怀朔享受到了最快乐的时光,肉棒在韩菱纱温
暖的肉壁刮蹭,再往前进去,被阴道紧紧的包裹住了。怀朔深吸一口气,继续往
前插入,龟头碰到了什么阻碍物,他猛的一顶,韩菱纱痛的「啊」的大叫,眼角
含泪,她的处女之身被破了。怀朔借着玉液的润滑,肉棒很顺利的往韩菱纱蜜穴
深处插入,待肉棒尽根没入时,捅到了那柔软的花心。怀朔的肉棒不停地来回抽
插,从韩菱纱的蜜穴抽送出了淫水以及破处的血丝,一点点的滴在地上。韩菱纱
被插的意乱情迷,疼痛也开始逐渐消退了,自己的肉体处于享受之中。韩菱纱摇
摆着自己丰满的玉臀,配合着怀朔抽插自己的蜜穴,怀朔在韩菱纱破处后,开始
毫不留情的勇猛抽插起来,整个牢房响起了「啪啪啪」连绵不绝淫秽的交合声。
韩菱纱平时一副刁钻黠慧少女的形象,在此时变得放荡起来,如荡妇一般浪
叫:「啊啊啊啊……怀朔你好棒啊……插死我了……好舒服啊……我爱死你了…
…干脆我们成亲吧……我愿意天天被你干……嗯嗯嗯……好……好爽……怀
朔相公……你爱我吗……再用力……插啊……好怀朔……我的好老公……我爱你
一辈子……插死菱纱吧……菱纱就是欠干……嗯嗯嗯……好好好……「
怀朔猛力抽插着身下的小美人儿,龟头一次次的撞击着韩菱纱的子宫,发出
「扑哧、扑哧」的声响,韩菱纱的淫叫声贯彻整间牢房。终于,韩菱纱达到了高
潮,她的阴道子宫阵阵收缩,娇躯发颤,一股阴精泄了出来。
「嗯嗯嗯……啊嗯……好爽……菱纱好高兴啊……享受到了最快乐的时光…
…怀朔……你快射精进我的小骚穴吧……我要给你生孩子……你要男孩还是
女孩呢……我爱死你了……射吧……怀朔老公……「韩菱纱娇淫着。怀朔的龟头
被韩菱纱的阴精浇灌,使他再也忍不住了,低哼一声,精关大开,一大股浓厚滚
烫的阳精射进了韩菱纱的子宫。
怀朔射完精后,趴在韩菱纱的娇躯上,喘起气来,韩菱纱的双臂搂着怀朔的
肩膀,娇喘吁吁。怀朔亲着韩菱纱粉红的耳垂,轻声道:「纱纱,快乐吗?」
韩菱纱眯着眼,她的手心摸着怀朔的后脑勺,低声道:「菱纱很快乐,原来
这就是做爱啊,菱纱好想再来一遍。」
怀朔亲了一下韩菱纱的朱唇,说道:「我累了,让我缓缓再说吧。」韩菱纱
坐了起来,她俯身含住了怀朔那沾着处女之血、淫水和阳精的肉棒,吸吮了起来,
舌头很灵活的把棒身的秽物舔干净,吞入喉咙。
「怀朔师兄,我一直跟踪,想不到你居然在这里,啊,你们……」来者竟是
怀朔的小师妹璇玑。
璇玑见到怀朔和韩菱纱都是赤裸裸的,而且怀朔的肉棒竟然被韩菱纱津津有
味的吸吮,见到此景的她吃了一惊。
璇玑先是吃惊,随后,她那张可爱俏皮的脸蛋红的像苹果般,内心娇羞无限,
看到自己暗恋的师兄被眼前的「狐狸精」勾引了,醋意大发。璇玑走过来,把韩
菱纱推开,娇斥道:「不许你勾引我师兄。」怀朔道:「璇玑,别闹。」遂把前
因后果道了出来。璇玑嗔道:「师兄,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你很久了,既然你能
跟别人做了此事,那我也要跟你来。」说着,璇玑开始脱掉自己的道装。
怀朔正想推辞,璇玑扑了过来,小嘴吻住了怀朔的嘴唇。这小丫头生性挺大
胆,舌头主动伸入怀朔的嘴内,搅拌了起来。怀朔忍不住了,搂着璇玑娇小的玉
体,热情的回吻,嘴巴吸吮着璇玑主动输送过来的唾液,像吃蜜一般。
韩菱纱的淫毒虽解,但是她和怀朔的交合仍然不满足,她见怀璇和璇玑互相
亲吻,互相摸着对方的身体,使韩菱纱也按捺不住,她跪爬到了璇玑的脚下,香
唇亲吻着璇玑小巧的雪白玉足,嫩舌灵活的舔弄着玉趾。
怀朔一手揉捏着璇玑那不大不小,带着青春气息的健康玉乳,一手摸上了她
那寸草不声的粉红阴阜,按摩了起来。这使璇玑不由自主的一屁股坐到了韩菱纱
的头上,而璇玑的蜜穴流出来的玉液,也打湿了韩菱纱的短发。
怀朔突然绕到了背后,坐上了韩菱纱的玉背之上,韩菱纱差点不支,她努力
手掌和膝盖撑着地面。怀朔在后面双手搂住了璇玑不可一握的纤腰,软下来的肉
棒不知什么时候又硬了起来,他深呼吸了一下,腰间一用力,大肉棒分开了璇玑
的阴唇,插入了蜜穴。璇玑全身一颤,大叫一声,怀朔毫不停留继续插入璇玑湿
润的蜜穴,肉棒刮蹭着细腻的肉壁,感受着窄小的处女阴道带来的快感。只听
「啵」的一声,璇玑的处女膜被破了,处女之血流了出来,洒在了韩菱纱的头上,
血液一点点的滴落,顺着额头滴在了韩菱纱的嘴唇,韩菱纱顿时尝到了一种腥臭
苦涩的怪味。
破处之痛使璇玑惨叫一声,眼泪直流。怀朔不断的抽插,璇玑又痛又爽,嘴
唇发出非常妩媚的娇叫声。怀朔的下身把璇玑的玉臀撞击得「啪啪啪」响起,璇
玑还不断扭动着一丝不挂的玉体,白皙的美乳抖动个不停,而怀朔的肉棒更加深
入了璇玑的蜜穴深处。璇玑越来越兴奋,爽得她浪叫:「啊啊啊……师兄好厉害
……你的小鸡鸡干得我好爽……再用力一点……怀朔师兄我爱你……好棒啊……
最好干烂我的小骚穴……璇玑好舒服啊……「
韩菱纱的身子努力驮着正在交合的怀朔和璇玑,虽然她的玉体被玉液打湿了
不少,但她不怎么在意。韩菱纱听到璇玑的告白,心里不是好心情。
怀朔在璇玑的蜜穴插了一段时间,璇玑达到了高潮边缘,突然他停止了抽插,
拔出来了肉棒。二人从韩菱纱的身上下来了,韩菱纱松懈了下来,整个人累趴在
地上,一动也不动。璇玑像个大字一般躺在地上,下体向上挺了一下,淫水喷射
而出,璇玑娇声一哼,向怀朔表示自己的饥渴。
怀朔坏笑道:「那个,我想试试干菊花的感觉,所以,我才忍着精没射出来。
纱纱,璇玑,你们的屁眼我想干一干,好不好。「见二女不答,怀朔一笑,
把嘴伸向璇玑那湿淋淋的肉唇,吸吮了起来,把大量的淫水含在嘴中。而璇玑受
了不小的刺激,这又酥又痒的感觉使她不停的呻吟,娇喘个不停。
怀朔含着璇玑的蜜穴流出的蜜汁,朝着韩菱纱那紧缩的屁眼喷湿,再用手掌
涂抹了起来。怀朔继续去吸吮璇玑的蜜穴,吸出淫水,每次把璇玑刺激的娇叫连
连。怀朔用手分开韩菱纱的臀肉,张嘴把淫水往那深深的裂缝里喷入。怀朔在韩
菱纱的后庭做足了功夫后,才放下心来。然后,怀朔的肉棒往韩菱纱的屁眼插入,
这种充实感让怀朔非常兴奋,也使韩菱纱闭着眼睛享受。怀朔的肉棒有了淫水的
润滑,所以在韩菱纱那比阴道还要窄禁的直肠内抽插还算可以,感觉到了和操穴
那种不一样的快感。
璇玑一阵空虚,浑身很不自然的在地上拼命扭动,怀朔抓住了她的右足,拉
了过来,他伸出自己的脚,轻轻拨弄着璇玑粉嫩的肉穴。璇玑享受着怀朔用脚给
她的小穴带来的快感,眯着眼睛呢喃。韩菱纱的屁眼太过窄禁,吸力也大,直肠
裹着怀朔的肉棒紧紧的。怀朔大吼一声,很卖力的往韩菱纱的屁眼伸处插入,并
毫不怜香惜玉的用手拍打韩菱纱那白皙的美臀,使她「啊」的尖叫一声。怀朔最
终憋不住了,肉棒一阵抽搐,一股浓厚的阳精射出,灌满了韩菱纱肠子内。怀朔
在射精的时刻,两手拍打着韩菱纱的玉臀不停,看着她那肥美的臀肉一直抖动,
原本雪白的臀部红的像猴子屁股一般。韩菱纱的菊花受到了阳精的灌溉,怀朔在
抽插中也享受到了另一种快感,两人都达到了不一样的高潮。
怀朔从韩菱纱的肛门拉出了肉棒,因为怀朔的肉棒已软,不能再干璇玑的小
骚穴了。璇玑无奈,她扑了上去,张开小嘴含着怀朔的肉棒,横扫着上面的淫秽
之物。韩菱纱把头伸到了璇玑的胯下,舌头在璇玑的阴唇拼命舔弄,然后探进阴
道,刺激着璇玑那柔腻的肉壁,爽得璇玑含着怀朔的肉棒轻哼,口水打湿了他的
整根肉棒和那一对睾丸。
韩菱纱握住了怀朔那沾满了璇玑的口水的肉棒,搁入自己胸前的乳沟,怀朔
被韩菱纱又点燃了欲火,跨坐在韩菱纱的小腹上。怀朔那软下来的肉棒在韩菱纱
的乳沟拨弄,企图让它重新勃起。韩菱纱轻声娇哼,主动捧起怀朔的手来揉搓自
己胸前随着玉体挺动,并且抖出阵阵乳浪的乳房,让乳沟更加夹住肉棒。
璇玑不住舔着嘴唇,她忍不住趴在了怀朔的背上,柔软的乳房蹭着怀朔的背
部,不断磨蹭。韩菱纱拿出她的武器双刺,把钝的那一头插进了璇玑的阴道中,
不断抽插,双刺光滑的感觉刮蹭着阴道肉壁,使璇玑淫叫了起来:「啊啊啊啊啊
啊……韩姐姐你好厉害……插的我好舒服啊……非常棒……非常爽……」
怀朔的肉棒果然慢慢的勃起,在韩菱纱窄小柔腻的乳沟来回抽插,两人都是
舒服的很。璇玑的蜜穴被韩菱纱手上的双刺插入又抽出,带出大股的玉液,打湿
了怀朔的臀部,也流了一些在韩菱纱的小腿。璇玑发出稚嫩的娇叫声,爽得她拼
命晃着脑袋,自己的发型都散开了,满脸都汗水。
最后,韩菱纱的双刺撞到了璇玑柔弱的子宫,连续几下撞击,使璇玑全身哆
嗦一下,子宫内流出了阴精,使她再也无力气扭动一丝不挂的胴体,但嘴唇仍旧
呢喃着。而怀朔也射精了,把全部精液洒在了韩菱纱硕大的美乳之上,使韩菱纱
本就雪白细腻的美乳,在阳精的滋润下,更添光泽……
三人陆续穿好了衣服,此时,天快黑了。韩菱纱说道:「怀朔、璇玑,我要
去见我的朋友了,有空再找你们啊。」三人依依不舍,韩菱纱和怀朔嘴唇相碰,
又是一阵热烈的一番亲吻,怀朔一手探进韩菱纱的下腋,非常用力的揉搓的她那
没有内衣掩护的豪乳。怀朔的手指触到了韩菱纱那尖锐的乳珠,使韩菱纱大有反
应,「唔」的一声,牙齿不小心咬了一口怀朔的嘴唇。
怀朔的嘴唇流了点血,韩菱纱道歉道:「怀朔,对不起,我……」
怀朔「嘿嘿」一笑,道:「没事,纱纱,有缘再见。」两手伸进了韩菱纱的
丝袜,摸着她柔腻的大白腿。韩菱纱离开牢房,和怀朔、璇玑道别,去柳府找云
天河了。
璇玑踮起脚尖,薄薄的香唇亲吻着怀朔还冒血的嘴唇,舌头把血水舔了干净。
怀朔乐的一掌拍在璇玑的臀部上,璇玑「啊」的一声,脸面一阵红晕。
***********************************
(完)
韩菱纱

璇玑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