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0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胡乘风知道时间不多,赶紧干活,把张凤梧的夜行衣在牝户位置开了个口子。
带着紧张与兴奋的心情,将头向粉红、美丽、又像紧紧一条粉红色线的牝户进发,
胡乘风忍不住埋首在张凤梧两腿之间,伸出粗大的舌头轻刮带舔去搅弄那两片肥
美的花瓣和已经充血变硬的花蕾,又用嘴狂吸猛吮。
张凤梧感到有些暖气喷在自己的牝户上,自己在陌生男人面前露腚摆牝,看
见江面上不远的小船,又是羞愧又是不安,满脸醉红银牙咬碎心道:「过后不可
以放过这坏我清白的老贱诶……啊……原…原来在别人之前,这种刺激不仅兴奋
又很舒服、又……不知怎形容……呀!」难怪娘亲和爹经常练。一会药力起效了,
张凤梧汹涌而出的花蜜,全绐胡乘风吮吃,好像十天无没喝水一般。胡乘风觉得
水花四溅的花蜜都是甜甜暖嗳的,乳白色透明的春水弄得满脸满嘴都是。玉茎更
是胀得很酸,静静地将裤子退到一半,胀硬如铁的玉茎终于得到释放,从裤子弹
出。一面舔舐着张凤梧、一面套弄着玉茎。
张凤梧一副欲罢不能的模样,胡乘风好像接收到勉励的意思,继续努力地舔
舐。手的套弄,已不能满足澎湃的欲火。胡乘风将张凤梧美腿上的鞋退掉,让身
体平躺在草地上,见到一双雪白、柔软的脚掌心和胀卜卜的指头呈现眼前。将它
们代替手,用来上下套弄,一阵一阵的快感汹涌而上,胡乘风依依不舍地放开嫂
嫂那美丽、可爱雪白的脚掌,握着自己不是很粗但纤细的玉茎,在那流着春水的
幽谷上下撩拨,又着重用菇头在花蕾处拍打几下。
张凤梧毕竟没什么经验被撩拨的花心酥麻难耐浪叫连连:「啊……嗯……痒
……啊……要……我要……」不自觉的扭动香臀。
胡乘风看到张凤梧如此春情勃发,想在折磨一下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片
子。双手悄悄地从黑色的夜行衣里爬到张凤梧香滑、饱满的香峰上,虽然隔着裹
胸,仍感到那香滑、细腻、坚挺的酥胸是男人多么爱玩的玩具啊…!胡乘风拼命
地玩弄,爱抚。虽隔着一层薄薄的裹胸,仍能感到那柔软丰满的酥胸上的两点己
可爱地凸起……另一只手将根手指静静地、慢慢地、细力地张凤梧那湿滑和温暖
的牝户内磨擦或静止不动去感受幽谷内的快感。
将手指深入点就会遇到防御,胡乘风知道那是纯洁象征,心里有想万一王爷
看上了,我又把这妞开苞了,怪罪下来可不好,想了想顿时有主意了。当胡乘风
胡思乱想时指头静止的时候,张凤梧花瓣内的礔肉会用力地收紧、放松、收紧再
放松,她的幽谷正与胡乘风的手指一吸一吐的相辅相成地合作着。
张凤梧感到那阵阵酥酥、麻麻、软软的要命快感简直击溃了她的理智,想大
叫出来。毕竟手指不敢深入,只在幽谷口抠弄,啊……好难受……啊……玉龙哥
哥……小妹受不了……心里狂叫,但她在胡乘风面前默默地咬实银牙,默默地忍
受着这种不能撕吼出来的无奈、痛苦、兴奋的快感。
胡乘风看见张凤梧诱人的胴体上已经香汗淋漓湿透的夜行衣,洁白似玉琢般
的纤长脚趾蠕曲僵直,双脸通红的样子要多诱人有多诱人。张凤梧多次幽怨地望
着胡乘风……多醉人的眼神啊!「小丫头求我啊,求我就给你满足」胡乘风的玉
茎突然脉动几下拍打在幽谷上的花蕾处,更多刺热的春水从幽谷口喷出。(啊,
真舒服!)。
「啊……好痒……好舒服……给我……求你了……啊……」张凤梧闭着眼睛
羞涩的道。
胡乘风不理小丫头,继续挑逗一手揉捏胸前软肉,一手抠弄春水泛滥幽谷口,
嘴上舔弄吸吮樱桃小嘴里的津液。刚才胡乘风匆忙没回过神,现在摸了几下,醒
悟道:「小丫头还是只小白虎啊,难怪第一次也那么浪,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
刚才不够诚恳。」
张凤梧听到胡乘风说自己是小白虎是,心中更是羞涩难当,她也知道是白虎
的女人比较淫荡,性欲强烈。心里想是一回事,身体上的快感一波又一波,花瓣
处的春水越发凶猛的流淌,花心处的欲火烧得麻痒不已,恨不得有东西进去挠下,
止下痒。嘴上道:「胡大哥……求你了……妹妹……好难受……需要……哥哥的
……大肉棒……啊……求你啦……」
见她双眼紧闭,呼吸急速,用颤抖的手扶着胡乘风的玉茎猛然破穴而入。张
凤梧感到一阵剧痛大声叫了出来:「啊……」她双眼紧闭着,眼角流出一地晶莹
泪珠。樱唇微张,发出微微的呻呤声,胡乘风迅速吻住了张凤梧的香唇,一面疯
狂吸吮她口腔里的唾液玉津,更用舌头与她的香滑舌头纠缠扭卷,互相交换着唾
液。
胡乘风双手抚摸着张凤梧每寸的肌肤,美味可口的蜜汁春水汹涌不停,胡乘
风耸动着臀部如狂风暴雨般挺进抽出,每次都掀动张凤梧那两片肥美的花瓣,花
心流出阵阵香喷喷的蜜汁,沾湿了两个抖动而又吻合得天衣无缝的性器与毛发。
就在我俩舌头纠缠时,张凤梧强烈的初次高潮迅速来临,「啊……出来了……啊
……」感到密道的剧烈收缩挤压,感到突然大量热滚滚的阴精从幽谷喷出,那种
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使得张凤梧全身颤抖不已,她一伏身死命的紧抱着我,嘴
唇凑上了胡乘风的肩头,狠狠的咬了下去。
张凤梧从泄身中恢复过来,觉得胡乘风肏干的地方有点不对,看了看下身有
点庆幸地道:「吓死我了,我以为……我从来没有这么舒爽过……」原来胡乘风
进去的是菊花,张凤梧庆幸自己还是完璧,对胡乘风还有点点感激,不知道这算
不算自我安慰。
胡乘风肩膀一阵剧痛,玉茎却说不出的舒服,差点忍不住就要失守,不愧是
处的菊花,紧得不像话连忙停止抽动,运功抵御泄身的冲动,让跳动的阴茎得到
稍微的喘息。胡乘风抽出玉茎,菇头还不住的跳动,让张凤梧背对着,坐在胡乘
风的大腿之上,一手抚摸着张凤梧高耸的双峰,舔着那柔软的发梢、耳根、以及
雪白的美背。
张凤梧兴奋得不住的呻吟「啊……噢……」胡乘风一手握住玉茎用那大菇头
在张凤梧的幽谷口研磨,磨得她骚痒难耐,不禁娇羞撕喊:「……哥!…大哥!
…别再磨了……花心又痒死啦!……快!……快把大肉棒插……插入!……求…
…求你给我……插……你快嘛!……」
从张凤梧那淫荡的声音之中胡乘风可以知道,刚才抽插时已泄了一次阴精的
小丫头正处于兴奋的状态,急需要玉茎巴再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
昂的欲火。慢悠悠道:「小丫头,想大哥插哪里啊,想大哥给你开苞,好让你的
小情郎,带绿帽吗?」张凤梧浪得娇呼着:「哥……大哥!…别再磨了…我快痒
死啦!……你……你还捉弄我……快!……快插菊花……进去呀!……快点嘛!
……」看着小丫头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胡乘风把玉茎对准菊花口,让张凤
梧的雪白肥臀迅速坐下,大肉棒猛地插进菊花之中,「噗呲」的一声直捣到底,
大菇头顶住张凤梧的菊花深处。
张凤梧的菊花里又暖又紧,嫩肉把玉茎包得紧紧,真是舒服。「不愧是小白
虎,第二次就如此容易进去,天生淫荡啊」「啊!」张凤梧惊呼一声娇喘呼呼回
望一眼说:「还不是大哥坏!……你这样会……搞死妹妹的…大肉棒这么坚挺…
…还猛的一插到底……妹妹都快爽死了……好美啊……」如歌如泣地诉说着。
她楚楚可人的样子使胡乘风更加的兴奋,抬起张凤梧的上身,再度让小丫头
面对着胡乘风,她把两腿盘在胡乘风的腰上,紧紧的夹住,胡乘风则用嘴再次舔
着她的的耳根、脖子,然后揉捏她的高耸酥胸。不一会张凤梧浪叫道:「哥!…
快!我的……花心好痒…我快痒死啦!喔!……美死了!……」抽插间肉与肉的
磨碰声和淫水的「唧唧」声再加上旁边江河的水声,成了疯狂的乐章。
「大哥……坏死了……弄到妹妹……好奇怪……美死了!……快点抽送!…
…喔!……」胡乘风不断的用魔抓在她的酥胸上打转,最后张开嘴隔着衣服吸吮
着她的凸起,「你的小情郎看到你这淫浪模样,怕是要气死。」「……哥……你
说了……我受不了!我已经……对不起他了……下面……快抽!快……」胡乘风
的玉茎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
她的屁股坐在胡乘风的大腿,上逢下迎的配合着的,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
断的从她的花心深处流出,一直不停的流到大腿上。看着张凤梧陶醉的样子问道:
「小丫头,喜不喜欢被大哥肏干啊?」「喜……喜欢!你弄得……我好舒服!」
胡乘风不断的加快抽插速度「……啊……我不行了!……我又要泄了!……啊…
…」张凤梧抱紧胡乘风的头双脚夹紧腰身,又是一股春水激射出来。
??泄了身的张凤梧无力趴在胡乘风的肩膀,不住的娇喘着……胡乘风没有
抽出的玉茎,让玉茎感受菊花高潮后的挤压,一边亲吻她的耳根、抚摸着她的双
峰,一边轻轻的抽动着玉茎。就在这时听到有人过来的脚步声,张凤梧也听到了
想到自己菊花里还夹着别人的阳根,幽谷还在往外流着泄身后的阴精,心里又是
一阵紧张。
胡乘风抱着张凤梧站了起来,双手环抱着小丫头的肥臀,玉茎正一下下猛烈
进攻菊花,没有理会越走越近的脚步声。「哦!……好充实喔!…哥!……你…
…真棒阿……好舒服……」张凤梧的心里呻吟着,嘴上不敢发出声音,肥臀一下
一上套了起来,只听见有节奏的「卜滋」、「卜滋」、「卜滋」的交媾声,随着
脚步和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近,张凤梧的菊花更是收紧,心越是紧张,快感来的是
越强烈,花瓣的春水流的更多。
张凤梧款摆柳腰、乱抖酥乳,已是香汗淋漓,更频频发出销魂的娇啼,伏在
胡乘风耳边轻声叫到:「喔……喔……哥……大哥!……有人来了……停……不
要了……好舒服!……爽!……啊啊!……爽呀!……」张凤梧上下扭摆,扭得
胴体带动着她一对丰满的山峰在胡乘风眼前上下晃荡着,晃得神魂颠倒,伸出双
手握住乱动的丰胸,尽情地揉搓抚捏,原本丰满的山峰被揉捏更显得坚挺,粉红
鲜嫩的小奶头被揉捏得硬胀如豆。
??张凤梧美臀一上一下快速起伏,拖在上面的双手突然离去,使得身体急
速往下掉,出于本能的夹紧双腿,就这下使得菊花里的玉茎更进一步。菊花不自
禁的收缩,将大菇头频频含挟一番。嘴上没忍住叫了出来,啊。
「谁」哪些越来越近的人开声问道。听到叫声受了惊吓的张凤梧,使得快感
倍增,离泄身只差最后一下,香汗淋淋拼命地上下快速套动身子,樱唇一张一合,
娇喘不已,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晃动身躯在胡乘风眼前四散飞扬。
胡乘风觉得大菇头被菊花嫩肉不断的被舐、被吸、被挟、被吮……舒服得全
身颤抖。用力往上挺,当小丫头向下套时将玉茎往上顶,这怎不叫张凤梧舒服得
死去活来呢?加上还有人在后面叫了下,使得张凤梧快感上升到顶点。
「是我胡总管,我在这里查过了,你们去那边看看。」只听见后面几人回道
「是」张凤梧在心里娇声婉转淫声浪叫着:「唉唷!……我……我又要泄了……
哎哟!……不行了!……又…又……要泄……泄了!……」颤抖了几下娇躯,一
伏身又死命的紧抱着胡乘风,为了不发出声音,嘴唇凑上了肩头,狠狠的咬了下
去!
胡乘风的肩膀一阵剧痛,下体却又说不出的舒服,菊花的收缩吸吮着玉茎,
再也坚持不住了。「小白虎,我也要泄了,我要射死你这小淫妇,小婊子。」捧
着肥臀快速地抽插着菊花,终于菇头上一阵阵脉动,乳白的阳精注满了菊花深处,
张凤梧经过一阵一阵的高潮的激动颤栗后,湿漉漉的花瓣仍一开一阖地颤动着。
张凤梧从泄身中恢复了点力气说道:「姓胡的,你也太粗鲁了,怎么对一个
姑娘下手啊,你这样欺负我,我爹不会放过你的。」
张凤梧看自己被他如此羞辱,心中愤怒至极,瞪着眼睛看着胡乘风,满脸的
不屑与不服,狠狠地说道:「我不会放过你的,我早晚杀了你,本姑娘可不是好
惹的。」
胡乘风:「好不好惹以后再说吧,不过看你菊花还在流阳精,发浪的样子我
到是知道,」说完把张凤梧衣服和战场收拾了下捆了起来,就这样一路推推搡搡
的向王府走去。
刚才押她进来的两个人解开了捆着张凤梧的绳子,然后在胡乘风的示意下退
了出去,完全没在意朱梓对自己的好意,而是看了看坐在一边的陈理,陈理一直
戴着面具,只露出两只眼睛,宽大的袍子把他整个人都罩住了,虽然她看不见陈
理的样貌,但能感觉到他的眼神,自从她走进这个屋子,就感觉有双眼睛一直盯
着自己,这双眼睛就是陈理的。
没错,陈理从张凤梧走进来第一眼看到她,就像着了魔一样,目光一秒也不
愿从她的身上移开,他从未对一个女子有过这样的感觉,见过许多美女,但没有
一个人可以和眼前这个人相提并论,她的身上透着说不出的高贵,眉眼间的傲气
更显出她的脱俗,容貌自是不必说,她像一根刺一样触动了陈理的心,他一直以
来充满仇恨的心动了一下,所以他一直坐着没有说话,他不知该怎么办,他虽为
人心狠手辣,杀人无数,可面对此时的情景却也无从下手,他倒希望眼前是其他
人,那样自己就可以很轻松的把她处理了,可是现在没有假设,他纠结了。
而朱梓见二哥一直不动声色也不知原因,接着又说道:「张姑娘,请勿见过,
手下人不会办事得罪了姑娘,还请见谅,把姑娘带到这里只是想问清楚姑娘为何
深夜来我王府,意欲何为?本王并无恶意。」他这几句话说的听似温文尔雅,脸
上带着笑容,但心里想法不言自明,这个人真是喜怒不形于色,城府极深啊。
张凤梧:「我就是来玩玩,后来觉得王府也没什么好玩的就走了,谁知道你
的手下尽然把我当成刺客抓了回来,这也太冤枉我了,王爷,你看我像刺客吗?」
说完表现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
朱梓:「哦?是吗?那不知跟姑娘一起来玩的那位公子去了哪里?怎么把姑
娘一个人丢下了呢?也太不懂照顾女孩子了。」
张凤梧:「是啊,谁知他跑哪去了,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太气人了,王爷
你赶紧放了我吧,我要去找他算账,问个清楚,他到底去哪鬼混了。」
这两个人一个阴阳怪气的询问,一个却故意装不知道在一边打太极,两个都
是聪明人都知对方在想什么,但都不言明,故意相互试探。
【未完待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