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巫女】(0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你的真面目是──神的新娘
做了个梦。
捡到猫的梦。
猫每次走都发出乒乓兵乓的声音。乐在其中走着。
应该是名贵的猫吧。毛色很漂亮。
看起来骄傲又可爱。小猫的毛摸起来很舒服。
──怎么回事?床好硬。背很痛。
床很硬。但是,抱住小猫的舒服感觉还在,女人温暖滑嫩的肌肤,以及头发,
感觉都很爽。
──咦?所以不是小猫、而是女人……?
我张开眼睛。
我被一个不认识的女生抱着睡觉。她的下巴靠在我脖子上,缩起身体睡觉。
「……啥!」
我吓到连尖叫都没办法。
我立刻起身。少女继续睡。
身上穿着大了一号的T恤,以及短裤的女孩子。
那是我的T恤,短裤也是我的。
T恤长度遮住手肘,长度应该很够,却在胸部卡住,露出形状美丽的小腹。
没有胸罩。山峰把T恤撑高,乳头形状透了出来。
没错。我昨天外带一个女孩子回家。
是个笨蛋?大小姐?乡下人?天真?大胆?总之是个怪怪、却很可爱的女孩
子。只知道她叫立田沙希。
在洗澡时做些色色的事,没有插入,却帮我吹,还把精液喝掉。
她被我玩到高潮、睡着。
她说不要吵,只穿了一件T恤就躺在床上。
我把垃圾丢掉、打扫、让衣服脱水后,再洗一次澡就睡觉了。
床给了沙希睡,我则是在床的下面,裹了毛毯睡觉。这样睡一定腰酸背痛。
可是,原本应该在床上的沙希,却滚到我身边,是从床上摔下来的?还是为
了把我当抱枕?
不过,她真的很漂亮。睫毛长长、像个日本人偶。头发又黑又直,完全是个
大和抚子。
玄关传来按门铃的声音。不是梦。有人在外头。
「喂。」
拿起话筒回答。
「我是公安警察长官的猪田。」
听见男性的严肃声音。
「啥?」
公安警察长官?怎么回事?那是在日剧跟小说很活跃的公安吧?公安警察长
官则是那个组织的首领。
我才刚睡醒,只知道似乎发生什么事了。
冒冷汗。身体很热,脸色却很苍白。
「立田沙希小姐、在这里对吧?」
声音没有很威吓。算是很平静,这样却更吓人了。
「没、没有。这个套房只有我一个人住!」
「这就奇怪了。根据我方调查,沙希小姐应该在这里打扰才对……」
我打算带着沙希一起从阳台溜走时,猪田继续说了。
「我是来迎接沙希小姐的。谢谢你保护她。」
我看了沙希。
看看身上披着毛毯的沙希。头发很乱、表情呆滞。
我把话筒拿给沙希。
「沙希。你认识猪田先生吗?」
「知道。公安的大叔吧?」
听起来像是在说邻居的大叔,让我有些无力。
这个女生到底是谁?公安都跑出来了,她会是外国的间谍?不对,她怎么看
都是日本人啊。
难道是右翼大人物的女儿?赤军?恐怖分子?新兴宗教教组的女儿?但是,
长官的态度却很慎重。
从长官的态度来看,像是在迎接公主或大小姐,难道她是皇族吗?如果是皇
族,应该是皇宫警察来接人才对,沙希不会是皇族。
我只知道一件事。
沙希是让公安警察长官特地前来迎接的大人物。
「他说来接你的,怎么办?要请他回去吗?」
「这样啊,猪田大叔来接人,代表我没有时间了……很可惜。我还有很多想
做的事。想要自己买衣服、煮饭、去咖啡厅……啊,对了,天气呢?」
「天气?天气还不错。」
「是晴天呢。只要不说就可以。太好了。」
沙希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然后张开眼睛,浮现毅然表情。
「请告诉他,我需要整理仪容,在外面等我十分钟。」
「沙希说请您等十分钟,让她整理仪容。」
「遵命。」
猪田回答。
我放下话筒。
「我的洋装呢?」
「洗好在外面晾乾,我去拿。洗手台那边有新的牙刷可以用。」
「谢谢。」
我偷偷拉开窗帘,看见很多黑色。黑衣男站在下方的道路。总数约有三十个。
我把窗帘关上。
「这、这是什么阵仗啊……?」
我从窗帘缝隙偷偷往外看。
平常都很安静的路上,停了很多黑头车,站了一堆黑衣男。
所有人都带了墨镜,体格很好,气势足以压死人。
原本牵着黄金猎犬散步的大叔,也一脸害怕走过黑衣男军团的前面,大型犬
则是夹着尾巴。
「这么多人来接沙希啊……」
走到阳台,把沙希的洋装从晒衣架拿下来。心跳很快。
沙希洗好脸,用毛巾擦脸。
「洋装给你。虽然还是湿的。」
「谢谢。」
沙希脱掉T恤,伸手到背后找胸罩的釦子。洋装虽然洗过了,但胸罩忘了洗。
放在更衣室没动。
我不知道看哪里,把脸转开。昨天就有预感,沙希没什么羞耻心。
她穿上白色洋装,戴着草帽的模样,有种跟昨天不同的严肃气氛。
「沙希到底是什么人物啊?」
「说过了,是下一代的斋喔。」
「下一代的斋到底是啥?」
「斋,是在神社侍奉神的人。」
「巫女跟神官之类的吗?……嗯,沙希确实很像巫女……不过,动用国家权
力来迎接巫女,又是为什么?」
沙希没有回答,而是对我鞠躬。
「谢谢你的照顾。」
然后走向玄关。直挺挺的背影,彷彿是个准备上战场的人。
「等等。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了,你忘了拿伞。」
「谢谢。」
沙希开门。
我跟着沙希走到玄关,说不出话了。那是一片黑色的墙。站了几十个墨镜黑
衣男。也有两个女性警官。
站在最前面的,是脸色不太好看的中年男性,很有魄力,他就是长官吧。
「猪田先生。许久未见。」
猪田拿下墨镜。眼睛温柔瞇起。
「久违了。您平安无事就好。能拜见尊荣,下官委实感到高兴……您长大了
啊。」
简直都快跪下了。
「猪田先生一点都没变了。距离上次见面隔了三年?」
「从我上任、到龙神岛请求关照之后,过了四年。」
「过得还好吗?」
「托您的福,过得很不错。」
「为什么知道我在这里?」
「沙希殿下的包包,装了GPS。」
「GPS?」
「类似确认所在地的发信器。」
「这样啊……我都没发现ˋ. 」
「车站跟路灯都装设了监视器,可以查明沙希殿下的所在地。」
「代表无论逃到哪里都一样吗……?」
沙希叹气。
「……呃,我完全听不懂……」
我畏缩开口。
「失礼了。我是公安警察长官猪田猛。」
拿出名片,我反射性收下。名片角落有樱花图案的纹章。
「呃,我没有名片……对了,我拿履历表过来!」
「哈哈,不必了。已经调查过你是木野凉介先生了。」
「沙希是什么人物?」
「龙神岛龙牙神社、下一代的斋。」
「我知道。为了保护沙希,动用到国家权力,会不会太夸张了?」
「沙希殿下是守护日本的巫女。」
守护日本的巫女?什么意思?很难相信,但眼前这个人是公安。公安是守护
公众安全的组织,跟沙希扯不上关系吧。
「别说了!猪田!」
沙希吼了一声。十七、八岁的小女孩,竟然敢骂中年人。
「失礼了……沙希殿下,身体有什么异常吗?」
沙希表情很不悦。她应该不想回去,才会逃出神社吧。
沙希知道猪田是来接她的。『代表我没有时间了……很可惜。我还有很多想
做的事』说过这句话。
真的可以把她交给猪田吗?
「没事。我的身体依旧清净,不必担心。」
沙希声音,有如银铃。
身体异常?清净?难道公安长官很在意沙希是不是处女?听说巫女只能由处
女来担任,因为是神的新娘。
「是的。龙神应该会很高兴吧。」
龙神?沙希是龙神的新娘?沙希是活祭品?想想就很可怕。
公安不会杀了沙希。而是当作献给龙神的活祭品。才特地来接她。有如公主
般对待。
怎么可能?现代还有活人献祭这种东西?
──但是,不相信也得相信。
眼前这群公安,随时都可能来硬的。
「我不会把沙希交给你们。」
我站在沙希面前挡着。
跟黑衣男的距离很近,看见他们掏枪。我怕到身体发抖。
昨天才刚认识的女生。我没必要保护她。
但也不能坐视不管。
「想要杀了沙希?说是神的新娘,其实就是活人献祭吧。沙希说过想要制造
回忆。就是想在被当成祭品之前,制造回忆的意思吧?……我才不会让这种事发
生!」
「凉介,让开。我不会被杀的。我是占卜选出来下一代的斋。龙神未来的新
娘,只能住在神社。」
不会被杀,但想想光是吃便当跟喝果汁,都能算是沙希的梦想,就让我很心
痛。
「沙希是关在神社长大的吧?没有去过便利商店、没看过电视吧?之后也要
一生被关着。所以才要逃出来吧?」
「不是一生。六十岁就能引退了。四十几岁时,会进行占卜,选出下一代的
斋。我是三岁时被选上的,觉得很光荣。」
「……就是说,三岁开始就被关在神社,往后也是一样吧?」
「是喔。不过,龙神岛是封印日本里鬼门的重要岛屿。」
「如果,沙希没有成为下一代的斋,会变得怎样?」
「如果出现斋失去资格的事情,龙神会很震怒,据说会出现灾厄。我要在神
社祭祀,请龙神守护日本。我要守护日本。」
沙希算是通灵师吧。
更正确来说,是负责担任通灵师的女孩子。
「这样的话,又有谁来守护沙希?」
太可怜了,但我没有说出口。如果表示同情,沙希会生气吧。
如果沙希接受命运、满足於龙牙神社的地位,那还另当别论。
但是,沙希逃出来了。买便当就算是梦想,这未免太超过了。
我能做什么?
面对国家权力,我能做什么?
说到我能做的……
「没有人喔。还剩一个月,现任的斋之嫒巫女就引退了。下一代的斋是我。
我真愚蠢。成为斋之后就不能踏出岛外一步,当然不必有外面世界的回忆……」
「这样的话,还剩一个月,沙希可以自在过活吧?」
「不必一个月。至少在正式就任斋之前,我已经尝过自由的滋味了。」
我走到黑衣服军团前面,跪下。
我能办到的只有这个。
「猪田先生。拜託。几天也好,请让沙希留在这里。」
一片寂静。
沙希也说不出话了。
「我不会对沙希做什么。我已经二十一岁了,虽然找不到工作,至少也是个
成年人。沙希虽然是守护日本的巫女,但也是个女孩子。让她过几天普通女孩子
的生活吧。」
「站起来。你是笨蛋吗?为了我这种素昧平生的人,有需要下跪吗?」
我站起来,把灰尘拍掉。
素昧平生?也是啦,我昨天才把沙希捡回来。
但是,她喝了我的精液,也让我乱摸。
她对我展露笑容。
我喜欢她。
在电车上看到她时,就一见锺情了。
「很难啊……」
公安为难转头。
「笨蛋。」
沙希也转头,嘴唇颤抖。
「沙希殿下、您是怎么想的?」
猪田询问。
「我是下一代的斋。必须完成职责,但也想尝试普通的生活。所以给他照顾
我的荣誉。」
我苦笑了。
──沙希被当成公主般养大,确实是这样,毕竟是下一代的斋。
「对吧。我也不喜欢强人所难啊。」
猪田拿出手机,用手遮着嘴巴通话。
「……是的……是这样没错……对方的名字?木野凉介……二十一岁……是
……啥?真的可以?……可是……很危险啊……是的……唉……」
听不清楚,但应该在跟某个长官说话吧。
最后猪田挂断电话,对我说了。
「我跟斋之嫒巫女说过了。斋之嫒巫女这么交代。『离我隐退也没有多久了,
就随便你吧,当作休假。但务必克制己身,才有脸面对龙神』。」
「……就是说……?」
「就是算你们好运,回去之前不要犯下什么错,这是斋之嫒巫女的意思。」
「太好了!」
「是呢……太好了……」
「我需要留下警卫,可以吧?」
「就算说不要,您也一样会派人啊?」
「对。刚好两边都是空房间,就让我的部下住进去担任警卫。」
「呃,右边没人住啦,但左边有OL耶?」
「对。所以要她立刻搬出去。当然,相关费用由政府负担。」
说得这么乾脆啊。
反正是花国家的钱。
「这是沙希殿下的警卫。」
「我是荒川虎之助。」
「我是熊野勇子。」
「我是雷音莉绪。」
虎、熊、雷,来到我们面前敬礼。虎是男的,熊跟雷都是女的。
「有什么困扰的话,请告诉我们。打扫、购物、料理都行。」
雷音态度很亲切。
「不、那个……我、我想过普通生活、请、请不要太过客气……失、失礼了
……」
关上门叹气。
沙希抱着我。和伞掉在地上。
温暖触感传了过来。
「谢谢。」
沙希额头靠着我的胸膛。
「哈哈。我都下跪了,很难看吧……」
「不会,很帅。我……那个、不会喜欢你的!」
像是在告白。
我也喜欢沙希。
但沙希先说了。我摸摸沙希的脖子。
「是啊。可以喜欢沙希的,只有神明。不过,现在先让我守护沙希。」
「谢谢。」
「吃早饭吧。一起做。」
「哇、好棒。煮饭是我的梦想。」
「平常是怎么吃饭的?」
「巫女们会负责。买衣服也是。」
「包包也一样?」
「是呢。有GPS的包包。」
「现在大学休假。沙希想去哪里都可以。」
「我想去买衣服。第一次自己买自己的衣服。」
沙希吃着烧焦的炒饭,凉介边吃边笑。
「很好吃。」
沙希听凉介的指示,自己弄了炒饭,炒太焦了。但是,烧焦的饭粒咬起来还
不错。
「是啊。口感很不错……我没有在挑毛病。真的很好吃。」
这种拐着弯说话的方式也很可爱。
第一次相遇,以为他只是个看起来不错的人,但现在很喜欢他。
──这样的话,又有谁来守护沙希?
──现在先让我守护沙希。
还是第一次听见这种话。
──我应该要守护日本,却有人要守护我。
凉介很温柔。偶然遇见他。却为了萍水相逢的沙希,向公安下跪。
为了不被龙神发现,还特地撑着和伞走路,没想到被公安找到了。
──不行。我是龙神的新娘,不能随心所欲。
昨天喝了酒导致失控,但没有恋爱之类的感情。所以龙神不会因此生气吧。
不能喜欢别人。因为沙希是下一代的斋。既然他都这么说了,就先留在这里
生活吧。
「沙希应该很有钱吧。我想让沙希知道,没有钱是很麻烦的事。」
听见这句话,来到一间大型连锁服饰店。衣服、内衣、饰品、靴子、包包都
能买。
这里是量贩店,但东西实在太多了。挑选出自己想穿的衣服,是很快乐的事
情。
巫女们帮忙选的衣服,都是很朴素、不太好看的衣服。
店里还有提款机,有生以来第一次领钱。ATM用起来很简单,依照画面指
示就能领钱了。
换上便服,那些假扮成年轻人的公安们,在周围盯哨,但不会妨碍到我们。
「呵呵。我算是公务员。现在有国家公务员的基本薪水。等到正式就任斋之
嫒巫女后,就是管理层级的薪水了。因为几乎不会用到,只是把钱存在银行,身
上几乎没有现金呢。」
「公务员考试很难啊。占卜选上的这件事,等於是公务员考试吧。沙希现在
几岁?」
「十七岁喔。」
「等於是高中二年级啊。不用去学校?念书呢?」
「老师会过来教。」
「这样啊。在神社应该很忙吧。」
「要说很忙的话,确实很忙,巫女舞的练习、背诵祝词、学习祭祀礼仪,很
多要学的事情喔。斋很厉害,祭祀很庄严喔。我也想像斋那样,成为一位了不起
的巫女。」
「沙希已经接受成为斋的未来了?」
「是呢。因为非当不可,有责任呢。」
「没想过逃走吗……?不……抱歉,现在算是休假。」
赶快逃走……沙希想这么说。
对。沙希想要逃走。但已经学习完祭祀、祝词、巫女舞,只剩一个月就要成
为斋了,逃走真的好吗?
坐立不安的焦躁,让沙希冲动跑出神社搭船。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公安发现了。
「这算是婚前忧郁症吗?」
「这样啊。因为要成为神的新娘,确实是婚前忧郁症啊。」
「一生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休假呢。」
「就好好享受休假吧。明天去游戏中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坏事的。」
「唉呀,像昨天那种事,应该没问题喔。因为没有下雨。你想怎么做都好。」
想摸他、感觉他。
昨天在床上自己一个人睡觉,感到寂寞,所以睡到他身边。
气味跟身体僵硬的触感,以及体温,沙希闭着眼睛慢慢体会,挽着他的手睡
觉。
老实说,很担心天气状况,但这是杞人忧天。是一个大晴天。
很简单。只要不把喜欢说出口,乱摸也不会有事。
凉介苦笑了。
只要不把喜欢说出口,对沙希做什么都可以,那为什么会感到寂寞?感到心
痛?
──当然啊,因为沙希是神的新娘。
──这算是NTR吗?不是。逆NTR?不是。沙希不能说喜欢我。不是。
沙希喜欢我。否则不会有那种笑容吧。
思考一直打转。
明明住在同一个套房,距离却很遥远。
「我来洗碗。」
沙希拿起碗盘走向流理台。
「可以吗?」
「嗯。没有洗过,但有看你弄过,没问题。」
沙希的手绕过她自己背后,帮围裙打结。这件围裙是今天买的。
「买其他东西,比买围裙还好吧。」
「举行祭典的时候,那些来帮忙的人都有穿围裙。感觉很好看。」
沙希站在厨房,开始洗碗。看起来挺危险的,但应该不用担心。
「哇。变乾净了。很有趣。呐,我也把你的碗盘洗乾净喔!」
「谢谢。拜託了。」
「呵呵,看见乾净的碗盘很愉悦呢。」
沙希的侧脸很开朗。
洗碗盘、在提款机领钱、买衣服、逛街,对沙希来说都很新鲜吧。
光是洗碗就这么高兴,想让沙希有更多体验、让她有更多笑容。
──看着女孩子站在厨房,感觉真好。
那件围裙强调出沙希的身体曲线。
沙希把水龙头关上。
「洗好了。」
「谢谢。我热水放好了。要洗澡吗?」
沙希回答。
「我想洗澡!洗澡很有趣呢!」
这句话让我心动。昨天洗澡实在太爽了。用热水玩弄沙希,没想到光是用水
喷私处就高潮了。
「我知道了。我来说明怎么使用。来这边。」
心跳加速。
这种感情是怎么回事?胸口发疼。
沙希看了窗外一眼。
没事。没有下雨。我还没喜欢上凉介。只要不喜欢就好了。
「我知道怎么使用。昨天你有教过我。我一个人洗就好。」
接着,沙希拿起刚买的衣服走进浴室。
全裸站在莲蓬头底下,转了水龙头。
「呀、好冰……呵呵、好舒服。」
一开始是冷水,慢慢变温,最后变成热水。
在社务所,洗澡都是让巫女帮忙洗,现在是第一次自己洗。
白瓷肌肤,热水在上头跳动。
洗澡很舒服。
热水刺激记忆,私处开始发痒。昨天那是怎么回事?
热水沖到私处、被他弄手指抠时,身体颤抖。明明很痛,却又轻飘飘地很舒
服。
沙希坐在矮凳上,张开膝盖,低头看仔细,用热水沖洗私处。
──嗯,原来我的那里是这样啊,都不知道呢。
用手指撑开裂缝,有两枚耳垂形状的花瓣,里面有桃色黏膜。
尿尿是从哪边出来的?从上面低头观察的姿势,无法看清楚黏膜。
沙希用手指挖着花瓣。看见凹陷处。是从这里尿尿吧。手指挖进去,穿过狭
窄入口,里面慢慢变宽。指头抚摸阴道壁,长了很多细小肉球。
身体紧绷,阴道开始吸住手指。
感觉有些可怕,把手指拔出来时,感觉沾了温热黏液,让沙希很惊讶。
「呀啊!」
异样触感,让沙希拔出手指。
──这是什么?
这个洞没有尿尿。这个液体不是尿水。
越来越不清楚了,但感觉是不能乱摸的地方。
指尖触碰比较僵硬的地方。大阴唇的里面,是有着一层薄薄包皮的肉芽。
──对了。昨天就是被碰到这里。
沙希把水龙头关掉,用手指触碰连阴核这个名字都不知道的部位。
指尖光是轻轻触碰,就出现直冲脑袋、彷彿静电的快感。
──讨厌、怎么回事?这样……好舒服……
秘芽对刺激有了反应,膨胀起来,包皮褪下,阴核整个露出。
「嗯……哈啊……啊啊……」
沙希哼出艳丽声音,指尖压着秘芽。
出现连脚尖都麻痺的刺激。
自己摸很舒服。但是,不太够。被他触碰时,感觉更舒服。
裂缝里面,流出一些液体。
「啊啊……嗯、啊啊……哈啊、哈啊啊……」
感觉到指纹的凹凸,更飢渴了。
沙希右手揉自己的乳房,左手继续按阴核。
上半身扭动,被热水沖过的肌肤,流出透明汗水。
「啊啊、哈啊……哈啊……嗯嗯!」
快感渐渐累积。
──他是怎么弄的?对了,拽住乳头,还有这个,转来转去,我就──
沙希指尖抓住阴核,用力。
「啊啊啊啊!」
出现接近痛苦的快感。身体发热,视线空白。
像是触电似的,沙希高潮发抖。失禁了。
──讨厌、竟然尿出来了……
过於强烈的快感,让身体混乱、出现难看举动。闻到尿臭味。
静电般的刺激,刺进皮肤底下的位置,沙希把手指拔出来。
直到高潮退去之前,身体像是电线走火、冒出火花似的,抖个不停。
发呆了一阵子后,喘了口气。
──虽然很舒服,但让他摸的时候更舒服。
自己安抚自己的行为,只像是饿肚子的时候吃点心。
吃的时候很幸福,但无法填饱肚子。反而会更饿。
沙希再次用热水沖身体。
连浮动焦躁的心情也一起沖掉。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