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有坦克】(逆推-修改补充版)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百零三章 逆推之夜
========上接原文=========
「阿秀,你……」
李初眼睛被蒙住了,什么都看不见,只感觉腰间一阵凉爽,里面的里衣被阿
秀拨开了,往两边拨开。
胸膛,已经赤裸裸展现在阿秀面前。
「喂,阿秀,你到底要干嘛?」
李初挣扎了一下,奈何四肢全部被捆绑住,仍由李初如何挣扎,也没法摆脱。
床铺,被摇晃着,当阿秀的匕首平方在李初的肚挤眼处时,李初老实的不动
了,只感觉到匕首不断的下移,下移,移动到裤头上。
阿秀脸腮一红,早在出嫁李初前夜,村中的红姑给她科普了一些房中秘术,
和如何怀孕生子,享受快乐愉悦生活的诀窍。
看着这隔着裤头,撑起老大一个帐篷的东西,尽管知道了这是个什么东西,
可阿秀还是红扑扑的有点小害羞,她避开了这个区域,将匕首放到了李初的大腿
上,将大腿往上一台,匕首快速从裤腿上划拉一个圆圈,裤腿已经被分离。
另外一条腿也是这样,两条裤腿已经被分离了。
裤腿是分离了,李初也惊嘘了一口气。
阿秀把他吓着了,正当李初以为没事的时候,匕首从李初的胯下划过……
李初,闭上了眼睛。
他的小弟弟凉飕飕的,直接展现在了阿秀的面前,阿秀捂住了嘴,看着李初
胯间这个玩意,这可不就是红姑说的男人那事物么 .
原本这事物只是半勃起,如今这直接裸露展现在阿秀面前,李初那叫一个刺
激啊,小弟弟立即充满了血,瞬间立挺的老高。
「好大……」
阿秀有点惊慌,这么大的事物,要真照红姑说的那般,塞进哪里,这要真塞
进去,怎么可能进得去。心想着,阿秀有点儿紧张 .
好半响后,阿秀吐了吐气,颤栗的手拿着匕首,一边羞红脸看着李初的小弟
弟,一边将李初裤子的另一边划开,李初的下半身已经彻底的光溜溜了。
李初也蒙了。
当李初思考时,阿秀那温暖的身体扑进了李初的胸膛上,双峰隔着肚兜儿压
在了李初的胸膛,李初能敏感的感觉到那两颗凸起的乳头。
阿秀闭上了双眼,用她生涩的红唇,在李初胸膛上亲吻着,学那夜李初的样
子,在李初的脖子、肩膀甲骨、胸膛上一一轻吻过,当碰到李初胸前两颗小乳头
时,阿秀直接含了上去。
如同电击,阵阵酥麻感从乳头位置传递全身。
反了!
反天了!
李初用力去拉扯绳索,绳索却死死的将李初锁住。
「嗯。」
阿秀轻轻的娇喘,跪坐起身,迷离的双眼望着李初,玉臂伸到后摇,将肚兜
丝结拉开,身上最后一层衣物被褪下,浑身已不着一丝片缕。
那洁白饱满的胸脯,也跳了出来,挺立颤抖着,尤其是胸前那两颗乳头,已
是充血红肿。
阿秀摸了下李初的胸膛,又抚摸上了自己的胸脯,然后又转到身下,穿过那
丘间黑色的芳草,碰了碰那敏感的花蕾,一丝丝泉流从花蕾中涌出。
「摁哦。」阿秀小声呻吟着,方才舒服极了。
阿秀下间的芳草不是很多,刚刚好的那种,毛发很有规律,非常的整齐干净。
屋内,上演着香艳。
屋外,一个小脑袋,正沿着一个窗纸的一个小孔眼,好奇的偷偷望着里面。
是阿宁。
阿宁的表情,认真专注极了。
眼睛是一眨都不眨的,看着床上阿秀红果着身躯在李初身上挪动,亲吻。
阿宁似乎也被屋内的温暖给传染了,觉得身上冒起了丝丝燥热,看到屋中阿
秀抚摸着自己的胸脯,她也忍不住将手伸进衣裳内,里面却是一片平整……
屋内,阿秀双眼含春,娇喘连连。
李初的欲望,也被彻底勾了起来,却只能躺在床上,仍由着阿秀压着自己的
身体,阿秀的臀部高高翘起,李初两腿旁的肌肤同阿秀的大腿根相碰,能透过肌
肤感觉到阿秀的臀部,在上下浮动。
每当忘情时不知不觉下放,那花蕾刚好触碰那跟红烫如铁的大棍儿,被这棍
头一顶花源口,只感觉双腿一麻,瞬间无力,差点儿就提不起臀了。
阿秀的呼吸非常急促,花源口裹着大棍头,好半天后,阿秀才恢复了力气,
重新将臀部抬了起来,喘息着亲吻着李初。
李初已是彻底懵逼了。
小弟弟上面那花蕾的温暖,此时此刻,他若还不明白阿秀在干嘛,那就真是
蠢蛋了。
可是,可是尼玛这手脚都被捆住了,只能硬生生躺着被动享受。
李初很想阿秀,却不曾料到,这一刻会是以这种形式到来。
这算什么?
被逆推吗?
阿秀离开了李初的胸膛,弯曲着身子,半蹲着,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伸
手去握住了李初胯下那根滚烫如铁的大棍儿。
阿秀深深的呼吸着,好像做了一个非常重大的决定似的,一手扶着李初的滚
烫的棍儿,同时抬起臀儿,将自己那秘密的花源洞口对着这根滚烫的棍儿。
阿秀有点害怕,又有点忐忑。
这玩意这么大,这要怎么进得去?
被滚烫的棍头一碰,桃源口早已经是泛滥成灾,无数的桃源津液流出来,整
个桃源口湿漉漉、湿滑湿滑的,轻轻一下坐,这棍头就破开了外间的那两瓣肥美
的小唇儿,进入了洞口。
阿秀停住了身子,好满,好烫,这种感觉,好酥麻。
夹紧了双腿,尽管桃源口被棍堵住了,可仍是堵不住这疯狂涌出的桃源津液,
津液沿着李初的这棍头下滑流出,没一会儿整个肉棍上面已全部都是湿滑湿漉漉
的,阿秀的手也开始拿不住这棍,有点打滑。
阿秀的双腿开始颤抖着,腿越夹越紧,她开始害怕,这玩意会不会把自己撑
开两瓣?
可是双腿间那股感觉放佛是全身被电击了一样,整个人都是酥的。
啊……
阿秀的手,滑了。
没有手的搀扶,那滚烫的肉棍又更深入了桃源洞头一点,整个肉棍头已经被
洞口外的两瓣肥唇给吞没了。阿秀压抑着、强忍着在这一下被这滚热的肉棍全部
击碎了。
又是一股桃源津液喷涌而出,双腿在这一刻失去了力气,没法支撑着身子的
重量,整个臀部往下一坐……
早已被津液涂满的滚烫肉棍,含根没入。
终于进来了。
这猛烈一坐,这巨大又滚烫的肉棍穿破阻碍,阿秀只感觉飞到了云端。
紧接着,花蕾桃源中,一道剧烈的撕裂疼痛,阿秀咬紧牙关,强忍着让自己
不疼痛的叫出来,眼珠中,两滴泪水滑过脸腮。
这不是痛苦也不是悲伤的泪眼,这是幸福的眼泪,这一刻起,自己终于真正
的属于了这个男人,属于了李初。
阿秀伏在了李初的胸膛上,用胸脯去摩擦着李初,两人的下身紧密的贴合在
一起。
等到疼痛稍微减轻一会儿后,阿秀又重新坐起了身子,尝试着慢慢抬起臀部,
还是有些疼,阿秀忍住了,这是少女变成女人最重要的一次蜕变。
她强忍着疼痛,将臀部抬起了一点儿,然后又再次坐下。
然后又慢慢的抬起臀部,然后再次坐下。
当第三次再抬起臀部坐下时,先前的那种酥麻,让人酥醉的感觉又来了,桃
源秘道中分泌出了许许多多的津液,阿秀的疼痛感,减轻了许多。
这个动作,是红娘跟她说的,还找了一本小册子,悄悄塞给阿秀看。
阿秀再次抬起臀部,这次抬的有点高,只剩下了棍头儿还含在桃源秘洞道,
再一次重重的坐下。
「啊………」
阿秀叫了起来,就连阿秀自己都忍不住叫出了声。
李初的眼睛,已经通红,要不是被这绳索捆住,早就翻身把阿秀压在身下。
抬起,坐下,抬起,坐下。
阿秀的频率和速度越来越快,胸前那饱满挺立的胸脯,一上一下的上下颠簸
起伏。阿秀的叫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忘情,突然一下抓着蒙住李初眼睛的布条,
把布条拿开了。
看到阿秀如此赤身裸体在自己胯下坐动,尤其是那对胸脯,看的李初兽性狂
发,原本已经涨的非常粗大的肉棍儿,在阿秀的秘道中再次撑大。
随着阿秀这一坐,落下后,阿秀全身在发抖,抽搐,一声高昂的连绵的叫声
后,李初只感到自己的棍头儿被一股热流喷射了一下,这一刺激,李初立马坐起,
原本绑着李初双手的绳索,在这一次猛烈的挣扎之下断裂。
李初抓着阿秀的腰,上抬下压,上抬下压。
同时又去解开一只脚的绳索,没了绳索的束缚,李初翻过身,将阿秀压在了
身下,在阿秀高潮抽搐的时候,快速的抽插不停。
「啊……啊……啊……啊……啊……啊……」
在百来次的猛烈快速的抽插下,阿秀的秘道中,再次喷射出一股热泉,与此
同时,早被阿秀刺激的不行的李初,也在这热泉喷射下刺激的忍不住关门大开,
一股脑也喷射了。
阿秀剧烈的抽搐,身上潮云朵朵,肌肤变得红通通的,一片潮红。
李初搂着阿秀,两人相互喘息着。
好半响后,阿秀睁开了眼睛,愉悦幸福的看着李初,不断的喘息着,眼中又
是滑落几滴泪水。
李初用手擦了擦阿秀脸腮的泪痕,阿秀则紧紧的抱住了李初。
两人,再次相吻在一起。
两舌交替,这一吻,持续了十多分钟。
阿秀把李初反扑,赤裸的身子贴在李初的胸膛上,两人的下体,此刻仍是紧
密的贴合着。阿秀的手,搞怪的捏起了李初的乳头……
李初白眼,摸了摸阿秀的头,又掐了掐阿秀的脸蛋。
在床上,又温存了片刻后,感觉时间应该差不多了,李初准备起身。
屋外偷看了一场好戏的阿宁,此刻连忙的缩了缩脖子,悄悄的撤离,小心翼
翼的打开厢房的门,进去,又小心翼翼的关门,不发出任何一丁点的声响。
========下接原文=========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