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黑玄幻 欲劫】(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2 羞辱之夜
当黑色夜空出现了柔和的光芒,天边一轮红彤彤的太阳慢慢暴露出来时,新
一天的清晨到来了,……
一间装修颇为精美的房间,,宽大的大床前,一件件的衣服,裤子,裙子,
内裤,抹胸被随意扔掉在地上,看起来异常凌乱,大床上,样貌俊美的龙冥全身
赤裸躺在床上,身上坐着全身赤裸,容貌绝色倾国倾城,圣洁高贵的凤莹莹,,
两人下体完全结合为一体,此时龙冥大手抬起按在凤莹莹饱满雪白的柔软圣峰上,
不停的温柔揉搓,揉捏,手指不时轻捏玩弄,吸吮得通红坚挺的娇嫩樱桃,,而
凤莹莹此时,仰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凌乱,脸色殷红如血,媚眼水汪汪,眼神
迷离,羞涩,娇手按在龙冥的胸膛上,双腿跪在龙冥腰间两边,丰满的翘臀微抬,
控制身下不停轻微起来,坐下,达到抽插的目的,,感受乳房,秘处传来酥麻,
酥痒,充实,发涨,舒服,美妙的极度快感,因为欢爱的姿势,让她内心异常羞
涩难当,不过为了深爱的龙冥,还是强忍着羞涩骑在他身上双修,,红肿的樱唇
微张,不敢低头看爱人,发出愉悦舒服的娇吟道:「哦哦,,哦,哦哦哦,,」
龙冥看着手中的饱满圣峰被自己揉搓各种形状,看着两个下体完全结合为一
体,阴毛在摩擦,每次凤莹莹起来时,露出一部分阳具的根部时,都能清楚看见
秘处的淫水顺着阳具滑落在根部湿透阴毛,接着就主动控制下体往上用力一顶,
看着骑在身上的爱人凤莹莹仰着头,羞涩得不敢低头,他感觉很是兴奋,刺激…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哦哦,,冥哥哥,哦哦,,」凤莹莹的
诱人娇吟声,混合在在房间回荡,加上床上的淫秽画面,真的让人血脉沸腾,欲
望无穷,可以说就算意志坚定的人也受不了,只因为凤莹莹太过绝色,圣洁高贵,
龙冥也俊美……
不知过了多久,骑在龙冥身上,挺直娇体的凤莹莹,娇体痉挛,仰着头,脸
色潮红,娇手握成拳头按在龙冥胸膛,媚眼半眯水汪汪,眼神迷离失神,迷离,
翘臀坐在龙冥下体,秘处与阳具完全结为一体,紧紧包裹秘处内的阳具,幽黑浓
密的湿润阴毛紧贴交缠着,异常淫荡诱人,红肿的樱唇半张,吐气如兰,发出舒
服的愉悦娇吟道:「啊,,又来了,,啊,。」
下一秒,龙冥也高潮了,大手捉住凤莹莹盈盈一握的柳腰,身体绷紧,体下
用力往上顶着,凤莹莹娇吟惊呼道:「啊,,好热,啊……」
片刻,凤莹莹过去无力瘫软趴在龙冥身体,娇手无力抱着深爱的龙冥,满脸
潮红,羞涩,媚眼水汪汪,眼神迷离,幸福,愉悦,感受秘处内龙冥射进来的精
液与自己的精液混合,不由施展所学的双修秘法,控制花心张开,吸吮混合的精
液保存起来企图孕育出两人的孩儿,感受秘处无比充实发涨,因为跟剑中欢好过,
知道龙冥的阳具肯定异物常人,因此她更加离不开龙冥,然后满脸羞涩,娇喘娇
嗔道:「呼呼,,冥哥哥,你好坏,要人家做出这么羞人的事,我不管,实在太
羞人了,下次我再也不做了。」
龙冥闻然,满脸笑容,他知道凤莹莹的性格,她其实是个很害羞的女子,要
想让她做出如此淫荡的事情,可是异常困难,其实在遗迹归来,这一个月的时间,
他害怕凤莹莹想不开,每天晚上,有时早上都跟她双修一两次,而这段时间他也
叫过很多次,不过都被凤莹莹坚决拒绝,现在没想到会答应,,不过龙冥不是笨
蛋,他知道剑中的事情使得凤莹莹没有无比愧疚,异常害怕自己抛弃她,所以现
在她不管多么害羞也要满足自己的要求,龙冥没有点破,他自己想通了,虽然凤
莹莹却是跟其他男人发生关系,不过那时情况如此危机,被剑中威胁,或者趁她
不安时趁虚而入这是可以理解的,那时自己不也是得到了上官云吗,,而且黎明
那时,他注意到幸存下来的人,很多女子都是衣衫凌乱的,有些更是后悔的痛哭
起来,,而那些得到艳遇的男弟子,可是满脸的傻笑,,不点破还有重要的一点
是,他将来还要娶紫心瑶她们,那时得要过凤莹莹这关,,现在她心存愧疚那时
就容易过关了……
突然,凤莹莹娇体颤抖起来,快要平复的呼吸,忽然再次娇喘急促起来,脸
色艳红,神情有些慌乱,感觉秘处越来越痕痒,她知道那是龙冥精液的原因,连
忙焦急抬头看着龙冥羞涩道:「冥哥哥,我刚才运用秘术,吸取了你射进来的东
西,现在我感觉很难受啊,,我可能会变成之前那样失去理智的,怎么办,冥哥
哥你要救我啊,我不想你看见我那个样子,求求你帮帮我……」
龙冥闻然,不由笑道:「哈哈,,好吧,你运用秘术,我将那些射进你里面
的东西吸出去……」龙冥故意将「射进去」提高音调,调戏凤莹莹……
凤莹莹闻然,满脸通红,羞涩难当,不过这时她顾不上这些,因为秘处真的
很痕痒,她连忙运转秘术,花心随即张开,而龙冥清楚感觉阳具顶着的花心张开,
没有犹豫运转秘术,这是采阴补阳的秘法,不过没办法要想吸吮花心内的精液也
只有如此了,至于龙冥不担心,是因为一两次使用是对身体伤害很轻微,只需要
休息几天就恢复了……
下一秒,凤莹莹感觉塞满秘处,顶在花心的阳具,传来一阵强烈的吸吮力,
随即感觉花心里面有液体被吸取,,同时传来一阵极度的酥麻,酥痒快感,娇体
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脸色快速的潮红起来,,娇手情不自禁紧抱龙冥身体,媚
眼水汪汪,眼神迷离,失神,红唇半张,吐气如兰,看着龙冥发出诱人的娇吟道:
「哦哦,,冥哥哥,,噢噢……这是什么秘法,好厉害,噢噢,我,我要又来了,
啊……,」
龙冥也是第一次用采阴补阳的秘法,没想到竟然威力如此大,竟可以瞬间让
凤莹莹高潮,随即他也释然了,因为本来秘法就介绍,这种采阴补阳的秘法是双
修秘法中最厉害的,不管你是想,还是不想,不管你是厌恶,还是欢喜施法的人,
只要秘法施展成功,必定达到高潮,,而秘法缺点就是,施法需要一些时间,如
果被施法者用法力封住花心口就不受影响,不过施法成功后,被施法者已经处于
高潮中,再没有能力挣扎,只能任由施法者宰割,也就是说施法者要杀你,你也
没有能力反抗只能被杀……
……
中午时分,龙冥与凤莹莹出了房间,龙冥看了一眼,搂着手臂,满脸满足,
幸福微笑的爱人凤莹莹,不禁心情大好,领着她去找父母亲。
片刻,凤舞的房间内,龙炎与凤舞坐在凳子上,看着面前的儿子龙冥,和凤
莹莹,,龙冥没有废话直接道:「母亲,父亲,我现在就要回家族迎娶莹莹为妻
子!!!」
凤舞与龙炎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的疑惑,最后凤舞看着龙冥问道:「冥儿,
你跟莹莹本来就有婚约,而且看你们早就已经在一起了,其实你不必这么心急的,
可以再过两年也不迟啊,为何这么心急呢,,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凤莹莹闻然脸色不由一变,想到自己跟剑中发生关系,想到要是被凤舞,龙
炎知道,不知会不会介意自己,不让龙冥娶自己为妻子,要解除婚约,她就无比
慌乱,不安,脸色苍白起来,。
龙冥感觉握住的娇手忽然用力握住自己,不由低头一看,顿时看见凤莹莹的
慌乱不安眼神,他内心一颤,不禁心痛起来,不由连忙扭头看着母亲凤舞坚决道:
「母亲,没有事情发生,我跟莹莹是真心相爱的,我既然已经夺去她的清白之躯,
那么就要给莹莹名份,不能拖着,让人误会莹莹没成亲就失去清白之躯,是那种
随便的人……」
没等凤舞出声,龙炎就站起来,拍了拍龙冥的肩旁,大笑道:「哈哈,不亏
是我儿子,像我有担当,好,,现在我就去通知莹莹的父亲母亲,叫他们来,回
到家族立刻就提亲,尽快让你们成亲……」
凤舞媚眼看着龙炎的后背,眼神深邃,真想讽刺说:你瞒着我跟凌瑶在一起,
却大言不惭说冥儿像你,我呸……不过,她忍着没说,因为她很清楚龙炎为人,
确实很有担当,她知道很快龙炎就会跟自己坦白,想到这里,凤舞眼神不由来充
满愧疚,想到跟青松子现在的复杂关系,而且不久前身为修士,实力高强的自己
竟然被金华这名凡人强奸,,她就痛不欲生了,真想对龙炎坦白,因为藏在心里,
不但愧疚,而且异常害怕被龙炎发现的那天,会抛弃自己跟凌瑶双宿双栖,,娇
手不由来紧握,深呼吸一口气,强忍着就要涌出的泪水……
没多久,凤莹莹的母亲龙娇娇,父亲凤傲就来到这里,龙冥先是赔罪,然后
就直接说要娶凤莹莹为妻子,,事已至此,两人已经尝了禁果,更何况本来就有
婚约,只是迟早的事情,龙娇娇与凤傲当然没问题,而且听见龙冥的话,觉得他
很有担当,越来越喜欢他……
接下来龙炎几人商量一下,因为神秘人的原因,龙炎,凤傲身为大陆顶端高
手,他们这段时间不能离开,要参与各种决策,所以走不开,于是就决定,明天
由凤舞,龙娇娇带着龙冥他们回去家族,然后立刻着手筹办成亲,,待到要成亲
前,他们赶回来,不过考虑到神秘人的这个要素,最终还是由龙炎带领回家族,
然后再回来……
……
当晚,天空被一层厚厚的云层覆盖,,遮挡了星空,与月亮,天地间一片漆
黑,不过云层时不时响起雷声,和发出短暂的雷光,很明显准备要下雨了……
圣门的一间长老的房间内,没有点油灯,不过梳妆台上有一颗被手帕覆盖的
夜明珠,不过手帕依然遮挡不住夜明珠发出的柔和光芒,但是光芒却变得暗淡,
只能勉强看见附近的情况……
这时,看着暗淡的光芒,看见旁边大床上有两个人坐着,不过看不清容貌,
不知是男是女,不过就在这时其中一个人发出女人甜美的娇声道:「今晚是最后
一次了,过后我跟你再也没有关系,我们的约定也将结束……」
接着另一个人,发出男子的声音,焦急道:「师妹,难道我们真的没有可能,
你真的那么狠心,就这样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吗,你知道的,我到底有多爱你……」
女子语气痛苦道:「师兄,求你不要逼我,,你知道我们是没有可能的,,
唔,。唔唔……」
没等女子说完,男子仿佛已经知道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只见在暗淡的光芒
下,男子忽然抱着女子就开始强吻她嘴唇,,女子开始娇手轻微挣扎几下,不过
随即娇手环绕男子后颈,主动的回应起来,,可惜光芒暗淡,看不见他们的模样,
只能模糊艰难看见他们的动作,就如同两个黑影似得……
「唔唔唔……」男子与女子拥抱热吻片刻,男子身体一动压着女子往床上躺
下去,女子没有反抗挣扎,顺势往床上躺去,接着男子一边吻,大手一边开始脱
女子的衣服。
在暗淡的光芒下,只见男子解开女子的腰带,衣裙,抹胸,内裤,以及自己
的衣服,大手捉住一件件的衣服看也不看,反手扔在地上,没多久,地上就布满
了凌乱的衣服……
这时床上赤裸的两人,在暗淡的光芒下,男子肌肤白净,而女子肌肤晶莹雪
白,热吻的两人呼吸急促起来,几个呼吸后,两人默契的的分开,然后两人对视
一眼,男子忽然低吼一声:「师妹,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男子说完就埋头在女子的脖子狂吻起来,一只大手按在丰满挺拔的雪白圣峰
上揉搓,一手直接伸到女子身下,覆盖秘处抚摸……
女子扭头往另一边,娇手捉住揉搓乳房的手腕,和抚摸秘处的手腕。并发出
痛呼道:「嗯嗯,,师兄,不要,,啊,,痛,,师兄,。嗯嗯……」
不过回应她的却是,男子更加疯狂的索取,女子仿佛知道再怎么叫也没有,
于是就不再出声,而且还主动竖立修长性感的美腿,大大分开,目的应该是想快
点结束离开……
男子的动作忽然一停,知道女子的用意,不过下一秒,男子收回双手,双腿
跪在女子两腿之间,然后在暗淡的光芒下,提着坚硬坚挺,狰狞丑陋的阳具,对
着还有流出淫水的秘处口,就是用力一挺,女子当时就猛得仰头,娇手紧捉被单,
娇体僵直,发出一声痛呼:「啊……」
男子低头看着两人完全结合为一体的下体后,没有立刻抽插,而是趴在女子
娇体上,不甘低沉道歉道:「师妹,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
女子没有说话,而且也没有任何动作,男子忽然也沉默了,几个呼吸后,男
子再次埋头在女子脖子狂吻,大手按在丰满的柔软圣峰揉搓,阳具开始抽插起来
……
「嗯嗯,,恩……」女子仰着头,娇手紧捉被单,双腿竖立分开,娇体随着
阳具的抽插,在前后挪动着,并发出阵阵闷哼声,听声音应该是女子咬着下唇,
不想发出,却还是发出的异样声音……
埋头狂吻脖子的男子闻然,抬起头看了一眼女子,随即就再次低头。不过这
次男子却含着女子的耳朵吸吮起来……
女子当时娇体就是一颤,随即娇手按在男子肩旁往外推,不过没用,几次后,
女子放弃了,娇手不由自主抱着男子,紧咬的下唇松开,发出诱人的娇吟声:
「啊啊,,不要,。啊啊,。哪里不要吸,啊,,啊哈。啊哈……」
接下来女子仿佛中了春药似得,异常主动回应男子,而男子抽插秘处越来越
快,,「啪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越来越响亮,「啊啊,啊哈,啊哈…
…啊啊,。」女子诱人的娇吟声,在暗淡充斥女子诱人体香的房间内回荡着,加
上床上模糊的欢爱画面,让人血脉沸腾的同时,更是增添很多幻想,更让人刺激,
兴奋……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雷声越来越响,电蛇也越密集,天地刮着狂风,下一秒,
当天空出现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黑夜,发出「轰」的爆炸似得雷声后,天空「沙」
的一声降下无数的雨水……
而这时,被暗淡光芒照耀的房间内,大床上,女子双腿分开跪着,娇手按在
床上支撑娇体,,翘臀后面男子双腿跪在,身体挺直,双手捉住女子盈盈一握的
柳腰,阳具猛烈的抽插着,发出「啪啪啪」的响亮撞击声……
「啊啊啊,,啊哈,啊啊,师兄,求你不要这样对我,啊啊。啊哈,。啊哈,。
啊啊……,」女子低着头,秀发凌乱,饱满的圣峰垂着,随着阳具的猛烈抽插,
娇体前后挪动时,垂着的丰满圣峰,前后夸张的摇摆着诱人的弧度,,忽然,女
子抬起头,就在这时。外面刚好落下一道刺眼的闪电,顿时暗淡的房间明亮起来,
床前的地上布满衣服,异常凌乱,床上跪在一名全身赤裸,容貌绝色妩媚,高贵
端庄的女子,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凤舞,只见凤舞秀发凌乱,樱唇红肿微张,媚眼
泪水汪汪,脸色有几条泪痕,脸色殷红,眼神迷蒙,悲痛,屈辱,丰满雪白的圣
峰垂直,不停的前后摇摆出极度诱人的弧度,而捉住凤舞柳腰正在拼命抽插秘处,
跪在她翘臀背后,容貌相貌堂堂的男子,不是龙炎而是青松子……
这时只见青松子,眼神充满不甘,疯狂,得意,低头看着面前如同狗一样跪
着,被自己尽情抽插,最深爱高高在上的女神凤舞师妹,感受阳具被她秘处紧紧
包裹着,他拼命的抽插,可是阳具越是传来舒服,美妙的快感,他越是不甘心,
因为这次过后可能再也无法跟女神欢好,这时他没有了兴奋,激动心情,因太爱
凤舞,太想得到她,知道她怎样也无法离开龙炎,他自问自己样貌实力不比龙炎
差,也自问自己能永远不背叛她,而龙炎自己被凤舞跟凌瑶师妹搞在一起了,可
是为何就是不离开龙炎,跟自己在一起,他想不通,想不明白,不知凤舞到底怎
样想的,因此心理有些扭曲,有种因爱生恨的感觉,就在刚才第一次高潮时,他
看见女神无声流着泪,脸色潮红,又妩媚勾人心魂,又楚楚可怜,没有之前那样
抱着她表白,安慰,而是反转她的娇体,以这种羞耻的姿势抽插,他太爱凤舞因
此很清楚她的性格,表面温柔的她,身为天资娇女,容颜绝色实则内心很高傲,
他知道这种姿势对于凤舞来说肯定感觉异常屈辱的,他的目的就是要凤舞永远记
住自己曾经以这种姿势抽插她……
「啪啪啪」,「啪啪啪」撞击声猛烈响亮,「啊啊啊,,不要,,啊啊,师
兄,你为什么要这样羞辱我,啊啊,,。」正如青松子所想,现在凤舞确实感觉
无比屈辱羞耻,这种像狗一样的双修姿势,让高傲的她感觉自己像一只不知廉耻
的母狗一样,如果抽插的人是深爱的龙炎,她倒没有感觉屈辱,最多有些羞耻,
不过现在抽插的人却是青松子这位威逼自己,还害得她被金华那个肥胖的凡人强
奸,那天她却是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在青松子的安慰表白下,跟他疯狂双修一
番,不过事后她就后悔了,因为她不是傻子,要不是青松子自己怎么会遭遇如此
痛苦的经历,,此刻她感觉自己如同母狗被不爱的男人尽情抽插,可是又无力反
抗,无比的屈辱羞耻,按在床上的娇手紧握,媚眼流着泪,眼神悲痛,屈辱,脸
色艳红,感受秘处传来阵阵的快感,她感觉悲痛欲绝,娇吟着质问青松子……
青松子闻然,满脸淫笑,眼神疯狂,得意,淫笑得意道:「哈哈,师妹,你
怎么这样说我呢,这是双修的其中一种姿势而已,这种姿势可以使得我的命根更
加深入师妹你的体内,可以让师妹你更加舒服啊,难道你跟龙炎师兄没有试过这
种姿势吗。哈哈,,哦,。师妹,你夹得我的命根好紧啊,哦,,好舒服,,师
妹,你奶子好大,好软,师兄我好欢喜啊……」,青松子狡辩完,还故意抬出龙
炎来刺激凤舞,更是呼吸发出呻吟,赞美她,最后趴在她后背,大手握住丰满垂
直的圣峰,手指轻捏坚挺樱桃,揉搓圣峰时,同时揉捏樱桃……,凤舞闻然,顿
时更加屈辱,羞耻,对龙炎的愧疚更加厉害,脑袋不由快速回想以龙炎的双修记
忆,立刻发现龙炎一直很爱惜自己,双修时从来不要求自己做出这种羞耻的姿势,,
而且每次高潮完后,都会先问自己还要不要,如果自己不要,龙炎也不强求,宁
愿自己忍着,,越是想,感受秘处被抽插,乳房被揉搓,乳头被揉捏,传来的阵
阵酥麻,酥痒,舒服,美妙的快感,凤舞越是觉得痛苦,愧疚,,媚眼的泪水狂
流而出,滑落绝色妩媚,脸色殷红的脸庞,眼神的痛苦,羞耻增添一份楚楚可怜,
让人怜惜保护的软柔,,凤舞感觉浑身发软,无力挣扎,她摇着头,使凌乱的乌
黑长发更加凌乱,痛苦着哭泣求饶娇道:「呜呜,啊啊,呜,,求你不要再说了,
呜呜,,啊啊,」
青松子闻然更加得意,没有理会深爱的女神,继续淫笑道:「呵呵,,师妹
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吗,,你下面确实夹得我的命根很舒服啊,,。」
下一秒,青松子脸色一变,满脸不甘,低吼道:「为什么,我这么爱你,龙
炎背叛你,你还对他不离不弃,师妹我真的不明白,不甘心,,你告诉我,我到
底哪里比不上他……」说完,他就拼命的抽插起来……
秘处传来的酥麻,酥痒,舒服,美妙的快感,强烈舒服,让人沉沦,不过凤
舞此时不但没有沉沦,反而内心异常悲痛,痛苦,本来刚刚开始双修时,她只是
有些不愿意,不过想到也做过几次,而且这次又是最后一次,也没什么关系的想
法,同时想到龙炎的背叛,内心有没太多的愧疚,,不过就是因为刚才青松子的
故意的刺激的话语和不考虑自己的自愿强行使用因为欢爱姿势,使她回想起了龙
炎的好,对自己的爱,所以她此刻很是痛苦,悲痛,愧疚,,然而娇体传来的快
感,她想努力控制不去感受却没用,所以这使她更加痛苦,加上这个羞耻的姿势,
她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听到青松子的不甘低吼,她真的不知如何回答,只能摇
着头,流着泪,娇吟哭道:「呜呜,,啊啊,,不要,啊啊啊,呜,,我不知道,
呜,啊啊,我真的不知道啊,呜……啊哈,啊啊,呜……」
下一秒,凤舞神情一变,眼神慌乱,摇头更加用力,娇手紧捉被单,脸色殷
红,焦急娇吟哭道:「啊哈,啊啊,呜呜,,啊哈,不要,求你不要再动了,呜
呜,啊,啊哈,啊啊,呜呜,,啊,啊啊,不要,啊,我不要啊,啊……」娇吟
求饶几声,凤舞就脸色潮红,娇体痉挛,媚眼泪水汪汪,满脸泪痕,眼神时而失
神,时而痛苦,整个人迷迷糊糊,混混沌沌,因为她终于看清青松子的为人,并
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所以她不想为他高潮,因此在抗拒高潮传来的那种难以形
容,让人沉沦的快感,导致她变成这样……
青松子感觉紧紧包裹阳具的秘处,突然用力的夹着阳具,并且有一股温热的
阴精喷射在阳具上。传来极度舒服的销魂快感,他当时也忍不住了,「哦……」
的低吼一声,阳具用力一顶,随即一股股精液射进女神的秘处内……
「啊,不要啊,。呜呜,。」凤舞感觉秘处内的阳具射进一股股精液,绝望,
痛不欲生,痛哭一声后,整个人失去了所以力气,倒在了床上……
趴在凤舞背后的青松子,呼吸粗喘急促,满脸红润,几个呼吸后,他感觉阳
具现在很敏感不适宜继续,于是挺直身体,拔出阳具,一手捉住趴在床上的凤舞
娇体一翻,当凤舞平躺床上后,看见女神媚眼红肿布满泪水,流着泪,眼神痛苦,
空洞,满脸泪痕,,青松子内心又怒又不甘,明明已经欢好了几次,那次被金华
强奸后的两次欢好,明明都很主动回应,热情,还主动留宿过夜的,可是突然又
变会刚开始强逼奸淫时的情况,也就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力气,想想就愤
怒不甘……
青松子想通了,他知道自己真的无法俘虏凤舞的心,所以他现在已经不强求
了,内心不由暗道:凤舞师妹,我知道我是得不到你的心。不过我已经不在乎了,
既然得不到你的心,那我也不再讨好你了,就算得到你的身体,我也满足了,更
何况我可能根本不是非要得到你不可,可能是当年我追求不到你,被龙炎追到手
娶了你为妻的那份不甘心的执念,导致我受了很大的打击,从而对你念念不忘吧,
不过不管如何,我再也不强求了,现在我只会按照本心去做好了……
青松子这样想完,就双手捉住凤舞的双腿分开,低头看见浓密乌黑阴毛下,
粉嫩肥美的秘处,完全外翻的秘处口撑开一个洞,流出一滴滴的白色混合精液,
他满脸兴奋,得意,没有犹豫,提着阳具,对着秘处口就挺进去,,然后就趴在
凤舞雪白晶莹的娇体上,一只大手按在丰满的柔软圣峰揉搓,一边张开吃下粉嫩
坚挺的樱桃,含在嘴里吸吮……
眼神痛苦,空洞,绝色妩媚的凤舞,感受乳房被揉搓,秘处被阳具插入塞满,
乳头被嘴巴含着,吸吮,,传来的酥麻,酥痒,充实,她浑身无力,也没有想过
挣扎,因为就算挣扎也改变不了自己与青松子发生多次的关系,她只想青松子快
点满足,放自己离开,从此不用再跟他双修,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内心的悲痛欲绝,
一只娇手抬起手背放在闭上的眼睛上,一手无力握住被单,双腿无力竖直分开,
流着泪,银牙咬着下唇强忍不发出哭声,默默承受着一切……
外面狂风暴雨,闪电雷鸣,,圣门的会议室房间,龙炎与几位大陆的掌门正
在商议着,他希望能在护送龙冥他们会家族前能讨论出可行的策略,不过,可惜
一时间还是讨论不出满意的结果,看着个个掌门眉头紧皱,满脸愁容,一时间龙
炎也不知如何开口回去休息,本来他想临走时去跟凌瑶温存一番,不过看了下时
间,已经是三更时分,凌瑶肯定已经进去梦乡了,,所以最后他还是算了,等回
来再跟凌瑶尽情欢好,那时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了,这样一想,龙炎忽
然觉得心情很好,没有之前那种讨论不出对策的郁闷,忧愁……
龙炎不知道,这时,距离他不是很远的一间房间内,自己深爱的妻子凤舞,
此刻全身赤裸,满脸泪痕,媚眼红肿流着泪,眼神悲痛,空洞,樱唇红肿,平躺
在床上,娇手无力捉住被单,性感修长的双腿,架在自己的好兄弟青松子的肩旁
上,秘处本能包裹青松子快速抽插的阳具,随着每一次的阳具抽插,阳具带出滴
滴白色的精液,滴落在床上,并都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同时妻子凤舞娇体
前后挪动,脸色艳红,半张红肿樱唇发出诱人的哭泣娇吟声「啊啊,啊哈,呜呜,
不要,啊。啊哈,呜呜……」,而好兄弟青松子却一边尽情抽插奸淫深爱的妻子
凤舞,一边大手用力揉搓圣峰,揉捏樱桃,一边嘴巴含着香嫩坚挺樱桃,贪婪吸
吮吞咽,发出「唧唧唧」的吸吮声,「咕噜咕噜」的贪婪吞咽声,加上床前满地
的凌乱衣服,房间里回荡混合的各种诱人至极的淫秽声,上演着男女双修欢爱让
人血脉沸腾,欲念丛生的画面,而且还是被大陆誉为「第一美人」绝色妩媚,端
庄高贵的天资娇女,凤舞,凤仙子,如果有人看着大陆「第一美人」的凤仙子,
此时无数人梦寐以求的秘处,包裹男人丑陋狰狞的阳具,随着阳具的进出粉嫩的
诱人秘处在外翻慢慢颜色变深,流出带有异香的淫水,看着让无数人日思夜想的
丰满圣峰被男人大手揉搓,揉捏,粉色娇嫩的樱桃,从软绵绵慢慢坚挺,最后被
男人张口吃下坚挺樱桃,含着嘴里普通稀世珍品,贪婪吸吮,吞咽带着乳香唾液,
看着她性感的红唇被男人嘴唇紧贴摩擦狂吻,娇舌被舌头交缠,听见她发出诱人
淫荡的娇吟,试问这世界上能有多少男子能受得了,不要说跟她欢好了,就是只
是在一旁看着,也已经受不了如此血脉沸腾的刺激,无法控制的高潮连连了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