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香】(1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7章:娇花初绽
甄暖儿虽然被师傅甄楚绣自小灌输男欢女爱的思想,但毕竟是娇花初绽首次
承欢,稚嫩中也带着生涩,在被高尚德掌握住主动后连一点反抗的馀地都没有,
咿咿呀呀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大。
高尚德毕竟是花丛老手,就算他平日里不太喜欢处子的稚嫩,可经他手从少
女变成妇人的女子多不胜数,面对如此乖巧听话可人的大胸妮子,他把男人的雄
风发挥到淋漓尽致,刚一开始就是连续不停连根尽没地抽插,以他肉棒的粗长,
便是三十几岁生养过的妇人也承受不住,更别说甄暖儿这般刚被破了处子之身的
少女。
「啊……天尊老爷……奴婢……奴婢有些疼……慢些啊……」
甄暖儿感觉自己下身像是被撕裂开,这跟她师傅送形容被天尊宠幸的美妙大
相迳庭,但因为身体被铁铐和铁链锁着,人还是跪在春凳上承受的这一切,她只
能极力地扭动屁股来让下身的痛减缓一些,可高尚德此时未有任何怜香惜玉之心。
好在高尚德也没折磨甄暖儿太久,百馀下之后,高尚德由快及慢停了下来,
缓缓将肉棒从甄暖儿花穴冲抽出来,甄暖儿的屁股少了肉棒的支撑也跟着降低。
紧跟着甄暖儿的花穴流出小股的血流,被高尚德撑大的花穴和穴口周边模煳
的血迹,略显狼藉和凄惨。
「呜呜……好疼啊……天尊老爷不疼人家……」
高尚德等旁边跪候的侍女擦拭过他肉棒上以及那花穴上的落红后,才挺着肉
棒上前,将他的前胸压在甄暖儿的后背上,淫笑着在甄暖儿的耳边道:「傻丫头,
不经过现在的痛苦,以后怎么享受快乐?本天尊这是在帮你。」
甄暖儿抽泣两声,泪眼迷离将信将疑问道:「真的吗?」
「不信?现在就试试了。」
高尚德伸出大手,直接翻过甄暖儿的身子,让她仰躺在春凳上,同时也能正
视着他,而大手也落在了那对被铁链紧缚而显得高耸的大奶子上,先是抓了两把
感受到乳身的柔软,最后才用两手的手指捏住那对突起的乳头上,轻轻一捏,却
并不见甄暖儿下身有水流出来。
甄暖儿除见到那根刚佔了她花穴贞操尚且带着血痕的肉棒,紧忙想用手去捂
眼,却因铁铐的束缚而不得,只能闭上眼不去瞧。
高尚德惊讶道:「怎不见有水出来?」
甄暖儿道:「回天尊老爷的话,师傅每次捏……都是很用力的。」
高尚德这才释然,这次他不是用捏的,干脆用手指甲去掐乳头,这一掐果然
如甄暖儿所说的那样,小花穴中已经有潺潺的水流流出来,一下子便将残存的血
迹给冲澹了。
「嗯……好舒服……天尊老爷再用力一些也可……」
被掐着奶头,反而令甄暖儿觉得舒服无比,到后面已经轻哼出声来,由哼声
变成呻吟。
高尚德心道:「还是江湖中的女人门道多,光是调教一个徒弟就有这么多花
样,定要收了她,让她调教那些江湖上的侠女。」
高尚德重新挺着肉棒到甄暖儿面前,直接跨骑在甄暖儿的胸前,坐在甄暖儿
那对又大又挺的奶子上。
甄暖儿被男人当作是坐垫坐着,轻哼一声,夺去了她处子之身的粗大肉棒就
在眼前,她把头微微探出,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很调皮地舔了一下坚硬的龟头,
顺带将马眼流出的少许汁液吮进嘴里,舌头舔了舔嘴唇,一脸陶醉,好像很美味
的模样。
「哈哈。」
高尚德大笑,「来,小丫头,本天尊是时候教给你一些在男人胯下承欢的道
理,把老夫的龙物含进口中。」
甄暖儿噘着嘴,小女儿家撒娇一般娇声道:「不用天尊老爷教,师傅以前已
经教会了奴婢,她老人家每天还会用木头做的天尊龙阳来督促练习,若是奴婢做
的不好,是要挨罚的。」
「哦?可有此事,那倒是有趣的很。你且说说,你师傅是如何教你的?」
甄暖儿道:「服侍天尊老爷的龙阳,要先学会舔,先润龙身,再润龙根,最
后是龙袋,龙头不及额,若有恩赐,必以琼鼻纳之。之后是学会吸,轻而不腻,
捲舌而吮。最后才是吐纳,入口莫碰齿,进则舌,内及喉,吐纳之间舌尖润棒。
单以奴婢一人服侍天尊老爷,每一样都要做全,若与其他小奴一同进侍,要
配合,不能争宠,若天尊恩赐龙阳,或入喉反哺与姐妹,或弹舌接于眉间,待姐
妹允之纳口……唔……「
甄暖儿说起来如数家珍,显然是驾轻就熟不是第一次接触这些名词,高尚德
在甄暖儿说出纳口时,已经忍不住将粗大的龟头挺近那樱口之中。
高尚德笑道:「本天尊玩你这张小嘴没那么多讲究,你直接先给老夫吐纳一
下,给老夫润了龙物,好再宠幸你。」
「嗯……唔唔唔……」
甄暖儿好像要说什么,但粗大的肉棒已经把她的嘴堵上,她已经说不出话来。
 高尚德也终于体会到被调教过的江湖小侠女跟那些养在深闺里的妇人的区别
,肉棒在她嘴里抽插,进每次都能连根尽没深入喉咙,退还能感受那条灵活
如小蛇一样的舌头舔弄棒身的快美,光是这张被仔细调教出来的小嘴,就已是百
玩不厌的极品了。
高尚德抽插了几十下便停下来,因为他还要继续开垦甄暖儿身上的美妙腔道,
他把小美人的前穴和小嘴都享用过了,下一步先要试试那对奶子,最后玩玩屁眼,
打算最后把精液射进屁眼里。
想到这里,高尚德跨坐在甄暖儿奶子上的胯部往后挪了挪,把肉棒对准了那
对豪乳。
甄暖儿娇喘道:「天尊老爷……可是要恩泽奴婢的奶子……不妨把奴婢绳索
解了……让奴婢捧着奶子……好好孝敬天尊老爷……」
高尚德的龟头已经顶在甄暖儿左侧乳房的乳头上,先以肉棒来评断这奶子的
评级,嘴上笑道:「不用了,这次由本天尊自己来就可。」
甄暖儿噘着小嘴道:「奴婢跟师傅学了那么多,就是为孝敬天尊老爷的,天
尊老爷却不领情……再也不理天尊老爷了……啊……天尊老爷……奴婢要……」
就在甄暖儿在撒娇的时候,高尚德已经伸手捏起她另一边的乳头,使劲一扯,
因为她乳头是身上最敏感的地方,忍不住浪叫起来。
高尚德把肉棒夹在他双乳之间的缝隙中,用她的双乳夹出一道很深的乳沟,
手指捏着乳头,同时挺动着肉棒,一推一退之间,感受着乳肉的柔软。
只是抽动几下,小妮子因为身子被高尚德骑着,乳头被价,浪叫声也越来越
大。
高尚德从她身子上下来,藉着小妮子发浪的时候提起肉棒便刺进甄暖儿的花
穴中大力抽插起来,两隻手一边一个奶头,左扯扯,又拽拽,在她花穴中挺动的
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天尊老爷……好厉害……奴婢要死了……天尊老爷再用力一些……啊啊…
…」
高尚德抽插的也很高兴,下身的肉棒没有任何怜惜地高速抽插,嘴上得意道:
「别叫天尊,叫爷爷……」
「啊……爷爷……爷爷好厉害……爷爷神功盖世……奴婢一辈子都要……爷
爷当马骑……」
高尚德肉棒没有离开甄暖儿的花穴,直接伸手将她的身子翻过来让她屁股朝
上,因为花穴突然被扭转,那股扭力令甄暖儿感觉飞了一样,开始时候还能听清
在说什么,后面已经在乱叫,呜哩哇呀,呻吟声和浪叫声夹杂在一起,根本不像
是刚失神的少女,倒好像青楼里被无数男人骑过的婊子。
高尚德快速抽插了两三百下,已经有射精的迹象,想到甄暖儿身上还有一处
小洞未曾沾染过,便将肉棒抽了出来。
甄暖儿毕竟没有实战经验,在高尚德的快速抽插中,她已经洩过两次身子,
花穴少了拿根坚硬肉棒,就好像突然从天堂上落地,心中一股极大失落感升起,
但只是一瞬后,身体再次被贯穿,不过前穴变成了后庭。
「啊……」
异样的快感升起,甄暖儿高呼一声。
高尚德原以为甄暖儿既然是处子之身,那后庭定是紧蹙无比,未料这小妮子
的后庭紧致不足,却略显鬆散一刺便入,里面还很滑,不像是屁眼刚被破开的模
样。
高尚德抽插了几下便退出肉棒,上面连一点血迹都未有,他平日破后庭用力
甚大,莫说少女,便是妇人也会被他一刺而见血。
他登时不喜,以为是甄楚绣为了拉拢谁,先把小妮子屁股的开苞权送给了别
人。
「为何你后庭如此鬆弛?」
高尚德脸上带着阴冷道。
甄暖儿六神归位,听到高尚德语声带着几分愤怒,好像小狗一样扭动了两下
屁股,委屈道:「从十五岁开始,师傅每天清洗奴婢的后庭,还为奴婢用药,师
傅说,这是为了方便爷爷将来享用奴婢的时候,让奴婢可以感受到被恩宠一样的
快活。」
「原来如此。」
高尚德稍微释然,皱着的眉头才有舒缓,少了女子后庭被破开时的惨叫声,
就好像凭空失去了很多乐趣,高尚德心却是更加阴冷,摆摆手,示意婢女把更多
凌虐后庭的物事送过来。
甄暖儿趴在那,正双眼迷离有些不知所措时,斜眼见到丫鬟捧着个木托盘走
过来,那托盘上很显眼有一串硕大的珠子闪闪发光,她正不知是作何用时,珠串
已送到高尚德面前。
甄暖儿娇声问道:「爷爷,您要做什么?」
高尚德冷笑道:「小丫头,马上你就知道了。」
说着,甄暖儿感觉自己的屁眼解除到很冰凉的东西,痒痒的,令她忍不住想
扭动屁股,却是一按,便有什么东西进到里面去,她这才知道是一串后庭珠,以
往她师傅甄楚绣也曾用过相类似的东西来训练她的后庭。
甄暖儿的后庭已经被她师傅开发的很好,就算有异物进去,也不会有太大的
感觉,但有之前高尚德不喜的前车之鉴,后庭入珠她立时娇吟一声,显得很受用,
这也激发了高尚德的几分戏谑之心,随后那串珠子接连不断被塞进她的后庭,足
有十二颗。
后庭珠入体,只有一条长长的扯线还留在外面,甄暖儿已有些吃不消,柱子
接触到腔道里很深的地方,不但令她有几分快活,还有些疼痛感了,不过高尚德
并未有罢休的意思,高尚德先扯了扯后庭珠,让最后一颗露出一半,这次推进去
不是用的手,而直接用他那硕大的龟头,柱子和肉棒同时挺近了小妮子的屁眼之
中,肉棒狠狠挺动,连根尽没贯穿到底。
「呃……」
甄暖儿只是发出一声低吟,小嘴张开,整个人已经痛的有些不听使唤了,后
庭珠毕竟不是排列整齐进去的,在进到她肠道内后便挤压摩擦她的肠壁,突然又
被一根粗大的肉棒刺入,整个肠壁都有种破开的痛,偏偏她后庭经常被用药,令
她的后庭内也很敏感,一股痛和快乐夹杂的特别感受直冲脑门。
高尚德再次快速抽插,有了后庭珠的刺激,小屁眼比之前紧致了许多,甄暖
儿拚命想把后庭珠从后庭挤出去,但穴口却被高尚德的肉棒堵着,摇晃的白色臀
瓣好像拨浪鼓一样,高尚德边用肉棒抽插着,便挥手击打在那臀肉上,令臀肉由
白变红。
「小丫头,爷爷的这根肉棒操的你如何。可是比你师傅玩你后庭的时候更快
活?」
甄暖儿最开始还有快活的感觉,到后面已经基本全是痛感,眼角滑下眼泪,
却还只能是一脸娇媚强颜欢笑呻吟着道:「爷爷……最厉害……比师傅强多了…
…」
正说着,一阵快速的抽插,高尚德终于忍不住将精液射出,虽然当夜射过两
次这次的精液有些稀薄,但量仍旧不少,最后抖动着肉棒从甄暖儿屁眼里抽出来,
翻过甄暖儿的身子,让小妮子用小嘴为他做清理。
看着甄暖儿悉心为他舔弄肉棒的模样,高尚德捏了捏她的奶子,笑道:「乖
孙女,爷爷的肉棒好不好吃?」
「嗯嗯……」
甄暖儿口不能言,却是点点头。
「以后还想不想吃?」
「嗯嗯。」
等甄暖儿把肉棒上残存的精液全都吃进嘴里,她伸出小舌头好像只小狗在讨
好主人一样,也是为了告诉主人她已经把美味的精液全都吃干淨了。
高尚德这才回过头,把甄暖儿屁眼里塞着的后庭珠抽了出来。
随着珠子一颗颗从那屁眼中蹦出来,每一下都会让甄暖儿眉黛轻蹙一下,因
为那实在太疼了,前面的柱子仅有肠液和精液,后面的珠子却是颗颗带血。
等珠子全都出来,高尚德让丫鬟用刚才染了甄暖儿处子贞血的白帕将珠子擦
拭过,,才将白帕夹在甄暖儿的双乳之间。
甄暖儿媚眼含春,娇滴滴道:「爷爷,以后小孙女就是您的小宠物了,爷爷
可一定要疼人家呀。」
高尚德站得有些累了,也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坐在小妮子的奶子上,将她的
身子当成是坐垫。
高尚德道:「以后你是我小孙女,有爷爷疼你,你就是这相府里的小姐。你
师傅不过是老夫的贱奴,以后她也要听命于你,你也不用称呼她师傅了。」
「那人家……称呼她什么?」
高尚德笑道:「贱奴,贱婢,都可以。本来就是个天生淫荡的荡妇,她只配
给你舔鞋底,以后你便当她是牲口,爷爷给你鞭子,可以随便抽她!」
甄暖儿眼前突然一亮,道:「真的吗?」
高尚德见到甄暖儿这目光,捏捏她脸蛋道:「爷爷位高权重,还会骗你个小
丫头?」
甄暖儿笑嘻嘻道:「爷爷真好,师傅……就是那贱婢以前管人家可严了,人
家以前就有个愿望,就是看看她淫荡的模样,爷爷,您就在人家面前,好好令那
贱婢淫荡一次好不好?」
高尚德大笑道:「好,爷爷依着你,等那贱人回来,老夫便重新将她吊起来,
让你随便处置。你看可好?」
甄暖儿兴高采烈道:「谢谢爷爷,就知道爷爷对人家最好了。」
儘管手脚还被铁链和铁铐束缚着,连奶子也被眼前老男人的屁股压着,甄暖
儿还是把之前所学的媚功发挥出来,娇羞地撒娇。
此时正在旁边暖阁中看着这一切的高忠,眼中除了带着羡慕,下身的阳物也
加紧了在美人嘴里的抽插。
跪在他面前一身华贵宫装衣衫半解露着一对晶莹玉润奶子,连下裳也是空无
一物的美丽女人,是当朝的长公主林舞。
在被高尚德赏赐给高忠玩过一次,连高忠脚底都舔过的林舞已经没有任何公
主的架子,此时她眼中只有那条连勃起都不太硬的肮髒阳具,心中期冀的只是让
那肉棒早些洩出来,她能早些脱身回去休息,到第二天,她还要被送去招待几位
从前线回来的将领,虽然不知道跟她一样命运的有几个女人,但她知道自己会被
折磨的很惨。
「老爷能一夜连御十女,老奴可没那本事,一天能洩个两次就差不多了,公
主,再快一些,这么半天都没让老奴射出来,明天那么多位将军,公主要招待到
何时?」
高忠手扶着林舞的头,方便他的阳物在林舞的嘴里进出。
却在此时,高尚德的声音也传来:「高管家何在?」
「在,在,老奴这就来。」
高忠因为突然的紧张,一个激灵,冷不丁射出精液。
林舞想把肉棒吐出来,但头被高忠按着,连让高忠射在她脸上的机会都没有。
高忠仰着头,先在林舞的嘴里最后挺动了几下,才简单把前襟整理好,一路
小跑出门,再从花厅正门进去领命。
而被高忠射了一嘴的林舞,如同软瘫一样双手撑着地,跪在地上低着头,想
把嘴里的精液全都吐出来。
但她旁边还有一个人搓着手一脸淫笑看着她,正是负责给高尚德玩女人作画
的画师夏维。
「终于轮到小人了,劳烦公主趴在地上,不是跪着,把腿伸开,对,身子伏
地,这样才够虔诚……公主,小人可就不客气了……」
夏维走上前,从后将林舞的身子推倒,让她整个人伏在地上,再将她的裙子
掀起,蹲坐在她的屁股上,摸起肉棒便刺进了那高贵的屁眼之中。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