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的帮会】(序)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采精药妻之后的第二次尝试,本文为穿越类绿帽文。
中江市的夜晚总是带着些匆忙的感觉,作为华国第一大城市,生活在这里的
每一个人好似精密运作的齿轮不断的工作着,为这个经济文化中心不断注入着新
的活力。远处的环海公路不断闪过一道道车灯,耳边都市的喧闹及时远隔千米仍
旧依稀可以辨析那释放的喧嚣,站在江东华宇大夏的顶楼的我原本想要找一片寂
静,暂时卸下工作的重压和死党程志享受一下中江的夜色的,可惜无论躲到哪里
都市的重金属气息都会如影随形。
「哎……真想什么时候搬到江北的乡村,听听虫鸣,问一问稻香」枕着天台
的护栏,我无力的叹息着。
「魏大公子,十分遗憾的通知你,受惠于江口三角洲最新的10年规划政策,
我市江北地区正如火如荼的开张城市化建设工作,如果您现在就屈尊莅临您心目
的桃花源的话,您看到将不是鸟语花香,而是……」好友程志从来不会放过任何
一个机会抨击我的隐士念头,滔滔不绝的展开他的语言攻势,越到后面越声情并
茂,手舞足蹈,两只手中杯里的红酒也跟着遭了秧,不一会就只剩下不到三分只
一个。
「得了,得了,剩下你珍贵的口水好好哄你的小芸心肝儿吧」,我夺下他右
手中的酒杯,免得那些宝贵的90年拉宏,在不断变少的同时,变成酒和口水的
混合物。而我提到的小芸MM则是程志同学软肋,两个人分分合合演绎了一段段
可歌可泣的都市嬉闹剧,为此程志没少被我们这些个死党数落。最近两人又冒出
一点儿分手的苗头了。
「额,这个……小芸她……我靠,你提她干吗,真是扫兴」说完转身倚在我
旁边的护栏上,带着流露出来的凝重,一口口抿着杯中剩下不多的酒。
我侧过身看了眼安静下来的死党,抬起手中酒,慢慢品了起来。一股奇怪的
寂静氛围油然而生,两个人彼此不再多言,只是各自喝酒各自的酒……
啪!程志率先打破了宁静,突然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又把被子狠狠的摔在
了地上。
「他妈的!不就是结婚吗!你他妈的还要玩老子多久!靠!」程志开始骂骂
咧咧,一个人在天台上来回踱步。
看着死党这个样子,我无力的揉了揉眼窝,也许是过去视力矫正的后遗症,
也许是最近公司那帮元老们对于我这个二代的阳奉阴违,再或就眼前这个纠结于
理智与情感不能自拔的男人所带来的消极辐射,今晚我的眼窝真的好痛呀……
两个原本只要稍微偷个小闲的都市白领,最后不知是谁第一个打破僵局,去
拿了第一瓶酒,之后就是套路式式的一瓶、两瓶、三瓶……直到最后我也不知道
自己是如何回到的办公室的沙发上的,反正醒来的时候,看着一地的呕吐物,和
茶几上压着的便条,「我算是明白了自己最终追求的是什么了!谢谢魏大公子在
花前月下为我指定迷津,这次我一定会征服小芸的,相信程哥!包你永生!
注1:你可要好好珍惜你的小巫女呀,你昨晚喝酒的时候,可把你的真实感
受说得一滴不剩,那真情,哥是看的是自愧不如,真不知道你们之间还有那么故
事,怕你醒来后又变成理智狗,哥可好好给你记得呢,别像之前那几个了,你这
个感情白痴,你这回是真的动真格了!
注2:地下的可都是你吐的,和我无关!烦请您放下身段,打扫一下哈……
「你妹的!」我把便签狠狠的揉成一团忍在角落里,想想自己本来约上这小
子,准备趁着公司放假的两天把,之前被几个老家伙打回的方案重新整理一下,
好狠狠搓一下他们的锐气,可这小子可好,昨晚可是他提议的上天台的呀,靠!
酒也是他第一个提议再拿一瓶的……
一个人,一桶一桶的打水,拖地,整理,前前后后折腾了一个半小时好不容
易把办公室收拾出个人样,看了眼立式的摆钟,确定现在才9点,我这才软绵绵
捂着翻腾的胃半躺到沙发上。
叮……办公桌上的手机闪了一下,看来是有信息了,我极不情愿地在沙发蠕
动翻滚了一会儿,才靠近办公桌,拿起手机,从昨晚到现在没查看的信息足足有
20几条。
「亲,您的魔幻世界礼包已打包……」——小巫女22:20「亲,再次提
示您,礼包已打包……」——小巫女22:25「亲,礼包内容您可以先猜的偶
……」——小巫女22:40「啊……魏大叔你不问问礼包是什么吗?」——小
巫女22:58……
「好了……我算是认命了,你肯定又是忙着自我慰藉吧,没有我在你身边,
你这么辛苦,本巫女表示理解,嘻嘻,到时候你可不要吃惊哦……本巫女可是有
新技能喽,本巫女可不管你最近和左手儿玩的有多开心,多缠绵,明天10:1
0,到机场恭迎本巫女的大架!」——小巫女23:20「么么哒,我也忍的好
辛苦的啦……」——小巫女23:22……
小巫女,乌舞儿,昵号小巫女,22岁,我目前的女友,她是去年底出的国,
据她自己说是她发明了一种新的壮阳药提纯技术,受邀参加霓虹国的一个科研讨
论会,因为是带有进修性质所以时间为期半年,想来去年年底走的,也应该回来
了。我呢,姓魏名理,今年29岁父亲是中江华宇公司董事长,算起来是一个不
怎么合格的二代,毕竟我的生活低调的有些冷漠,对于别人钟爱的香车美女,我
一贯看的比较淡,有些时候甚至于女人,我的兴趣也不是太大,因为父亲给的基
因的缘故,也称的上帅哥的称谓,只是因为这股禁欲的气息,我的感情生活一直
只有零星的一点性,却没有爱,直到小巫女的出现。
因为我一贯的禁欲表现,有段时间死党们的圈子里开始出现我是否GAY的
争论,终于有一天这股争论从口头上升到了实践,在前文提到的橙子(程志)的
设计下,我被约到了一家同性恋酒吧里相亲,直到现在每每想起酒吧里的那些事
情,我都还菊花一紧,脊背发凉。
作为一个还有些基本认知的正常成年人,在拒绝了第6个上前约炮的妖娆男
人后,我果断判断出再待下去会菊花不保,借着暧昧的玫瑰色灯光匆匆扫视了一
下四周,在发现又有几个兰花指再朝我指指点点的时候,我果断起身朝着我自认
为的出口挤了过去,可事实确是我一时路痴跑到了洗手间,面对其中一个隔间里
传出的两个男人间的用力、以及嗯、啊之类的声音,我一下子陷入了当机状态…
…就这时一个银铃般的笑声隔着门板,穿透酒吧的喧闹传了进来。
「安啦,安啦,我知道了,我自己可以的,叫姐妹们,等下本巫女,之后再
好好……」
紧接着一个倩影突然推开门闪了进来,披肩的长发显得有些凌乱,一双明眸
带着一些醉意半眯,带着混血独特的精致五官化了点淡妆,两片朦胧的腮红,使
得整个面旁是那么的艳丽,估摸有1米7的身段身着贴身短裙,把整个人凸显的
那么俏皮可爱,真是一个诱人的尤物呀,我平静的心不知为何激荡起一种异样的
感觉,抱住她,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就在我当机的那一瞬,美女突然整个人贴到我的身上,胸口传来那片酥软感
觉把我一下子拉了回来,我慌忙中真准备开口,美女白瓷般的双臂环住了我的脖
子,突然的负担让我轻轻一弯腰,紧接着嘴中探入一个灵活的舌头在我口中一番
搅动,刚刚清醒过来的自己又深入了着这种温柔,并沉沦其中,伴随着女孩极富
技巧的轻吻,原本无措的双手也不自觉得的由女孩的衣摆处探入,不断去探知那
和感受那美好的肌肤……
直到最后两人默契了离开酒吧,去了酒店,,经历了那销魂的夜晚,再到第
二天被怀中的失落感惊醒,我都感觉这似乎是一场美丽的梦,从好友的恶作剧到
美女突然投怀送抱,一种从未有过的不真实感突然袭来,低头看了眼凌乱的床铺,
四下张望了眼,自嘲了一下,也许真是做了场春梦,在床上伸了下腰,起身刚刚
走到洗手间,显示一股悯人心脾的清香传来,紧接着是那靓丽的身影出现在视野
里。
「醒了?」莺语般的嗓音从美女口中传来,美女正对着镜子在脸上涂抹着护
肤品,没有面朝我。
「额……醒了……额……靠!……」突然意识到自己还是不着寸缕,我怪叫
一般地冲回去,慌忙的穿着衣服,不断说着:「不好意思,我以为就我一个人,
不好意思……」
哈哈……似乎是被我狼狈的样子乐的不轻,女孩的银铃般的断断续续从洗手
间里传来,狼狈如斯,我也不怎么办,只得尴尬地穿着衣,人生中也许是第一回
慌乱、无措。
女孩梳洗完毕,轻轻走了出来,把手抱在胸前,俏生生的站在走廊前,微笑
地看着一直看着我,坐在床上的我不知为什么,突然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想要逃避那别样的注视,眼神飘到一旁,支支吾吾的说:「那个……那个……」,
在重复了不知几个那个之后,我沉了下气,刚把头转过来准备说完那句我会负责
人话时,一点清凉,从我的下巴传来,在那股醉人的清香中,女孩一支手指挑着
我的下巴,微仰头,带着不容拒绝口吻说道:「大叔,我泡定你了!」……
每次回想起来这段经历,我真有点无地自容,直到最后和这位略带魔女味道
的女孩确定关系后,我也是一再要求她不要把这件事透漏给我的朋友,毕竟老牛
啃嫩草已经够丢人了,更何况是倒追,用小巫女的话就是第一次我是被强奸的那
个……
又匆匆看了一下其他消息,瞄了样手机提示的飞机失事的新闻,我急匆匆的
跑下楼准备开车赶到机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