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陵香】(1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18章:山中无虎
翌日上午,阳光透射进纱帐缭绕的床榻之间,高尚德一觉醒来,触手可及的
是柔软的少女樱乳,想到昨日连御三女,享受了大家闺秀孙夫人和大胸小侠女甄
暖儿那美妙的身体,脸上露出阴毒的笑容。
此时在高尚德左右臂之间各揽着一名芳华正茂的少女,少女赤裸着身体,面
色羞红却也带着几分楚楚可怜,毕竟是尚未开苞的处子,有少女的稚嫩和纯洁,
却也难耐心头的羞臊,被足可做她们祖父的老男人抱着睡了一晚上,她们的身体
上还残留着被魔爪抓捏后的痕迹。
「起来,服侍老夫梳洗穿衣。」
高尚德鬆开抱着二少女的手,稍微舒展了下筋骨。
两名少女乖巧地坐直了身子,先是跪挪到床沿,伸出一对纤纤玉足接触到冰
冷的地面,还没等站稳,人又顺势跪在床榻边缘,先扶着高尚德的脚为高尚德穿
上袜子,再将马靴给高尚德套上脚,因为高尚德平日里为了方便临幸女人从来不
穿裤子,因而穿衣从来都是先穿鞋袜。
等鞋袜上身,高尚德赤裸着身体立直了身子,一根粗长的阴茎挺在两名少女
的头顶上,两名少女先帮高尚德将靴子擦拭干淨,才仰起头伸出小舌头,做好了
迎接阴茎入口的准备。
高尚德仔细端详了两名少女的面容,左边一个脸圆一些素眉青黛,右边一个
瓜子脸却是小家婢女。
高尚德捏了捏二女的脸蛋,选择了右边小家婢女的少女,将肉棒塞进她口中,
另一名少女往前稍微靠近一些,一手扶着高尚德的阴茎,另只手在高尚德的卵蛋
上轻揉,很快,一股很急的水流从高尚德的马眼喷射出来,往少女的喉咙激射而
去。
「咕咚,咕咚……」
高尚德的晨尿快而急,但府里经过玉娘特别调教过的少女都足以能应付,自
始至终没有一滴从少女口中溢出。
完事之后,阴茎抖动两下仍旧很坚挺地从少女口中抽出,旁边的少女赶紧把
头凑过去,以香舌妙口来为龟头和棒身做清理,认真而仔细。
很快有丫鬟将热水毛巾等梳洗之物呈递过来,两名少女站起身来以毛巾为高
尚德擦拭身体,因为房间是暖间,四季如春,便是赤着身子走动也不是很寒冷。
梳洗之后,就在两名少女赤身为高尚德服侍穿衣时,相国府的大管家高忠已
经低头立在卧房门口的位置,跟里面只是隔了一张屏风。
穿戴好,高尚德稍微摆摆手,两名少女并不穿衣而是回到床榻之前,重新跪
趴在床榻的边缘将前穴和后庭的穴口呈现在高尚德面前,高尚德撩开前襟,先扶
住一名少女的臀瓣,挺着肉棒便破体而入,随着少女的一声轻呼,象徵贞节的处
子之血已顺着高尚德的肉棒流出,高尚德又抽出肉棒刺进另一民少女前穴中,又
是一枪见红。
「老爷今日必是鸿运当头万事顺利。」
高忠一脸谄媚之色笑道。
高尚德满意点点头,此时旁边的婢女已经过来擦拭落红,却不擦拭高尚德的
肉棒,这也是高尚德一种习惯,早晨为少女开苞后让贞血留在肉棒上,图个綵头。
床榻上跪着的两名少女则在微微啜泣中失去自己的处子之身,而且连被高尚
德宠幸的机会都没有,府里的女人实在太多,她们又没有绝美的面庞和显赫的出
身,唯一的价值便是调教完陪高尚德睡一觉,到第二天早晨献上处子贞血,之后
她们便会被送去教坊司为官妓。
一切完事,高尚德自己把前襟整理好,语气平澹问道:「可是昨日姓甄的女
人回来了?」
高忠答道:「回老爷,人还没回,不过一早派人去徐府那边打探,徐府已在
举丧,多半是已经得手了。」
高尚德冷笑道:「得手了还不回来,难道是想等老夫亲自去找她不成?老夫
今日要上朝,在兵马回江陵这段时日,一切还要遵照旧制不得轻举妄动,若是姓
甄的女人回来,将她缚了,等老夫晚上回来再好好究理她一番。」
甄楚绣虽然是江湖侠女仪态万千,但高忠却能听出高尚德是想凌虐她一番,
高忠赶紧领命道:「老爷放心,小人知道怎么做。」
「好。」
高尚德精神抖擞没有一点疲累和虚弱,「老夫先不用早膳,这就进宫去,若
府上有事记得让林都尉传信过去。」
高忠唯唯诺诺,一路送高尚德出了府门,目送高尚德上了轿子,才稍微鬆口
气,没有高尚德在府上,整个相府里都是他的天下,有昨日高尚德的授权,府上
除了高尚德昨日才收的孙夫人和甄暖儿,他近乎想玩谁便能玩谁,想到那些高傲
的女人,还有未曾品嚐过的曹荆南的正妻曹夫人,高忠心中便有些心痒难耐,不
过他记得中午还有一道美食要享用,便是去徐护院的家里做客,顺带能将徐护院
那美丽的妻子和妻妹驯服于胯下。
「老爷驯的是野马,我就算不济,驯两匹家马应该没甚问题吧?」
想到这里,高忠对旁边的侍卫问道:「徐护院今日可有当差?」
侍卫回话道:「老早就来了,正在旁院训练家兵,大管家找他有事的话小人
这就去给您请。」
因为高忠深得高尚德的信任,在府里人人都巴结他,还没等高忠吩咐,侍卫
已经去请徐护院往正厅去。
等徐护院一脸苦状到了正厅时,高忠正在跟画师夏维谈论风月,昨日高尚德
让夏维画的美人图都已经润色完毕,几幅画之间已将高尚德临幸孙夫人和甄暖儿
的情景描绘下来,惟妙惟肖。
高忠笑道:「夏画师可真是作画的高手,相爷走的急未曾一观,等相爷回来
见到必有赏赐。来给夏画师介绍,这位便是府里的护院领班,徐护院。」
宰相门前七品官,就算眼前只是护院,夏维也不敢怠慢,赶紧起身行礼,倒
是徐护院心中颇为忐忑。
高忠再道:「夏画师和徐护院都不是外人,而且还是好美之人,本人说话也
就没那么拐弯抹角。昨天老爷讚我办事得体赏赐下来,说是这府院的女人可以随
意取用,话说我也不敢独专,只好请二位过来,也当是一同参考,看看有何玩女
人的方法,当作交流。」
夏维一听心中窃喜,却是赶紧拱手道:「高管家阅美无数,乃是箇中高手,
在下哪里敢献丑?」
旁边的徐护院却是嚥了口唾沫,府里女人虽多,但都不是他所能染指的,现
在高忠给了他一同去赏美的资格,同时也要拿走他最宝贵的东西。
高忠笑道:「夏画师昨日曾有幸跟长公主有一段露水情缘,却不知长公主可
是令夏画师满意?」
夏维想到昨晚骑在当朝长公主林舞的屁股上,射了她满满一屁眼,最后还让
高贵的公主为他舔舐阳具,那种滋味别提有多美妙,他脸上挂着笑容道:「满意,
当然满意。」
高忠略带遗憾道:「满意也没办法了,今天有几位远征的将军回来,相爷吩
咐送她过去作陪,所以我们只能寻别人了。要说这相府里,老爷最经常玩的,还
有两个女人,一个是康朝的女皇宋华晴,还有一个,则是珣王妃苏芸儿,那可也
是千娇百媚,老爷轻易不会拿出来示人。」
夏维面色带着期待道:「那不知今日……可有幸能鉴赏一下这两位美人?高
管家切勿介怀,在下不过是想见识一下美人,给她们……作画。」
高忠脸上带着得意道:「就算夏画师把画作在她们身上也可。那苏芸儿这两
天染病,不过也无大碍,传她过来伺候着就是,就是那宋华晴有些麻烦,身怀六
甲,不过大肚翩翩的女人玩起来也颇有意思。夏画师或有所不知,府里的女人会
被经常蒙面套着狗链身上一丝不挂被拴在后院,那宋华晴虽很少出来陪客,却经
常被拴在那,今日我们就不妨来上一遭,让人把她牵去栓了,把她操完也让她不
知道是谁操的?」
夏维眼神颇有神采道:「这倒很有趣,要是能见识一下也是极好的。」
高忠马上摆摆手将一名丫鬟叫过来,吩咐道:「去通传玉娘,就说老爷临走
时交待,让她送几条小母狗到后院迴廊下拴着,一会有贵客前去享用,不得怠慢。
老爷还吩咐,姓宋的女人一定要在,精心装扮,要跟只小母狗一模一样。」
「是。」
丫鬟领命匆忙去了。
夏维有些迟疑道:「外面这天有些寒,要是赤身裸体的……会不会冻出病?
要是回头相爷要用,被问及的话……「
高忠道:「我都不担心,夏画师担心什么?一会只等去玩个痛快便是。索性
还需要让玉娘准备,这就先让两个妙人过来助助兴,来人,去把曹夫人和珣王妃
请过来,就说府里来客人了。」
又有丫鬟领命而去。
不多时,苏芸儿和曹夫人一身华贵的衣装,在两名婢女的引路下过来,原本
她们都以为是高尚德的命令,府里也来了什么重要的客人,可当她们见到只是高
忠在招待,而面前这人又只是一身布衣不见朝服,她们心头还是多了几分疑问。
高忠坐在椅子上,这也是少有的情况,以往高忠见苏芸儿和曹夫人基本都是
站着的,眼下高忠高傲的态度,也让曹夫人和苏芸儿不敢有任何的怠慢。
一进正厅,苏芸儿和曹夫人便好似名门闺秀一样婷婷施礼道:「见过高管家。」
高忠脸上露出奸诈的笑容,他故意没有给苏芸儿和曹夫人介绍夏维,先摆摆
手屏退了婢女,以上位者的姿态说道:「今日府上有贵客临门,老爷有吩咐要仔
细招待,至于府中以何人出来招待,由老奴做主,老奴便选了你们二位。」
苏芸儿和曹夫人不敢说什么,只听高忠续道:「珣王妃,曹夫人,你们进府
时日不短,有些规矩该懂。现在就宽衣吧。」
苏芸儿和曹夫人对望一眼,显得有些侷促。
高忠声色转冷道:「怎么,老奴的话不好使?徐护院,劳你上去帮忙。」
苏芸儿道:「不劳烦,妾身自己来便是。」
说着苏芸儿先将衣带解开,并不敞开自己的衣服,后面的曹夫人无太多经验,
只好学模样把身上的衣带先解开,拖着鬆鬆散散的衣服,跟在苏芸儿身后往前走
了两步。
直到苏芸儿将前襟敞开,露出里面的肚兜和开档的亵裤,曹夫人狠了狠心,
也把衣服敞开,最后连长袍也落地。
肚兜亵裤盖不住玉体,苏芸儿年轻貌美身段匀称,皮肤也保养的很好,反倒
是曹夫人因为年老色衰,风韵犹存,身体也掩不住芳华凋零。
高忠没有起身,只是看着衣衫半解酥乳都无法遮掩的两个贵妇,笑着解释道:
「在相府里,所有的女人身上衣服都不超过三件,这是为了相爷临幸起来方便。
此二人还是有特别优待可以穿开裆裤,若是换做别的女人,包括这府里的婢女,
身上只是穿着外面的一层。」
苏芸儿进府已久,连高忠都玩弄她多次,她听到这种话儘管有羞耻之心也不
会有太大反应,而立在苏芸儿身后的曹夫人则是羞惭低下头,她进府除了被高尚
德操弄过,仅有一次是被送去陪侍两名朝中大臣,还被蒙眼堵嘴,不知身上骑的
是什么人。
此时夏维和徐护院的目光已离不开苏芸儿和曹夫人的身体,高忠解释完才以
命令的口吻道:「老奴让你们宽衣,身上还着衣衫算是怎么回事?这天寒地冻的,
这位上官远道而来,想必是有些疲乏,还不把衣服脱干淨,用玉娘教的法子过来
给老奴和这位上官按摩一番?」
「是。」
苏芸儿最先抛却羞耻,先把亵裤除下,露出里面光洁白皙的阴部,再将肚兜
的挂带解开,只是让肚兜的抱肚挂带把肚兜挂在小腹之间,连鞋袜也除了,赤足
迈着莲步上前来,绕到夏维的身后,俯下身子,用她奶子的柔软靠在夏维的肩膀
上,乳浪起伏之间开始用奶子为夏维按摩肩膀。
另一边的曹夫人见状,也只能学了模样,不过她比苏芸儿羞耻心更甚,只是
把肚兜解开露出奶子,开裆裤并未脱下,连鞋袜也没除,刚走到高忠面前想用奶
子按摩,却被高忠一巴掌抽在脸上。
「啪!」
狠狠的一巴掌,直接把曹夫人打的跪坐在地摸着脸,嘴角见血,痛的她口带
呜咽之声。
高忠怒斥道:「你个贱人,老奴的话是听不见还是听不懂?让你脱光衣服也
敢敷衍,是活腻歪了,来人,把老爷的忠将军牵来,好好给这老婊子灌灌骚穴!」
徐护院便站在旁边,但他不敢领命,他生怕把曹夫人弄坏了没法对高尚德交
待。
但府里的婢女却完全唯命是从,马上通知从后院把忠将军牵过来。
苏芸儿原本腹部还挂着肚兜,在见状之后趁着俯身用奶子给夏维按摩肩膀的
时候,连肚兜也一把扯下扔在地上。
不多时,几名丫鬟小心翼翼把一条狼犬牵来,狼犬吐着舌头一脸凶煞进到厅
门,曹夫人才知道自己大难临头,到这时她哪里还敢有什么矜持,马上把身上仅
存遮体的衣物也除了,跪在高忠面前哀求着,甚至俯下头去舔高忠的鞋面。
「奴家不懂规矩,惹恼了高管家,奴家愿意好生服侍高管家,只求您老人家
谅解……」
高忠一脚将曹夫人踢翻在地,怒喝道:「你个老贱人不用在老奴面前卖乖,
老奴说出去的话收不回来,过来几个人把她按住,今天忠将军是要开荤了。」
曹夫人吓的六魂无主,可此时丫鬟已经过来将她手脚拿住,因为她平日里饭
菜里都有洩力的药粉,此时她连推开丫鬟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是任由身体被丫鬟
按在茶几上,屁股朝上,连臀瓣也在扭动着,却是丝毫不能引起高忠的怜悯之心。
高忠高声道:「小母狗只能趴在地上等待忠将军临幸,连这点道理都不懂,
可是想跟这老贱人一起?」
婢女的身体也跟着有些惊颤,赶紧把曹夫人从茶几上挪到地上,平日里高尚
德喜欢把女人往桌子茶几椅子上这些地方按倒,可高忠却喜欢在冰冷的地面上玩
女人,个人喜好不同,一般的婢女哪里清楚这些?等曹夫人噘着翘臀被人按倒在
地面上,却只能呜咽着口齿不清求饶道:「高管家……赎罪……呜……」
在曹夫人求饶声中,忠将军已趴在曹夫人的后背上,一根与人类不同的东西,
挺进了曹夫人的花穴之中,经过负责照顾忠将军起居丫鬟的简单摆弄,忠将军的
东西在曹夫人的花穴中进出自由,此时的曹夫人已欲哭无泪,只能羞辱地低下头,
任由那噁心人的东西在她背后肆虐着。
曹夫人的境形有些凄惨,苏芸儿直盯盯看着,连用奶子给夏维按摩肩膀都忘
了。
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忠将军已经力竭,等忠将军被丫鬟扶着下了曹夫人的身
体,那条猩红的舌头却是直接舔在曹夫人的阴部,这次曹夫人已经彻底忍不住,
惨叫一声人趴在地上,忠将军却还不罢休,直到舔了数十下之后才被丫鬟牵着离
开了正厅。
此时趴在地上的曹夫人紧闭着双眼,羞耻心已令她内心的防线有些崩溃,就
算她能接受被高尚德所霸佔甚至还有些配合,她也忍受不了被一隻狼犬下种。
高忠站起身到曹夫人面前,蹲下身子冷笑道:「你个老贱人记得,这府里每
个男人都是你的主子,以后要是谁想玩你,你还敢再有推搪,就不是让你当小母
狗服侍忠将军,而是把你的肉和骨头剁碎了喂牠!」
听到这些话的曹夫人,身体不自觉颤抖了两下。
高忠立直身子,回头笑看了夏维一眼,道:「她已经做了忠将军爱妾,今日
不适合服侍你我,先叫人送她回去。差不多到时同去品嚐另一隻小母狗的身体,
王妃,你是否凑个数?」
苏芸儿闻言先是稍微愣了愣,马上赤身跪趴在地上,好像小母狗乖巧可人,
边摇屁股边轻声叫唤:「汪汪……」
高忠哈哈大笑道:「好一条听话的母狗,真是越看越喜欢。」
高忠让丫鬟随便找来条绳子套在苏芸儿的脖颈上,将绳子的一端拿在手上,
好像遛狗一样牵着苏芸儿出门,苏芸儿身体很光洁,学小狗也学的驾轻就熟,光
着身子出了门口,被冷风一吹,苏芸儿只是被冻的缩了缩身子,也不敢有任何的
怨言,只能把身子靠近高忠的腿,藉着高忠的身体来给她挡风。
高忠牵着苏芸儿往后院走,对跟在身后的夏维道:「拿去玩玩。」
说着把绳子交给夏维,夏维把绳子拿在手里喜不自胜,好像故意要耍弄苏芸
儿一样,先牵着绳子让她绕着自己身体爬了三圈,直到苏芸儿可怜兮兮望着他,
才重新牵着上路。
饶过几个院子,即将到后院,一阵冷风吹过,苏芸儿直接把身体贴在夏维的
腿上避寒。
夏维好像很怜香惜玉一般,从怀里拿出刚才从地上捡来的苏芸儿的肚兜,丢
在苏芸儿的后背上,一脸嘲弄神色,苏芸儿却抬头感激地望了夏维一眼。
终于到了后院,远远便能见迴廊阶梯的扶栏上趴着几个赤身的女子,都好像
母狗一样被套了项圈和锁链,被蒙着眼,头伏低,除了全身赤裸之外,屁眼里还
塞着一条毛茸茸的狗尾巴,在寒风中飒飒发抖的模样跟母狗颇为神似。
夏维老远便将目光落在其中一名大腹便便的女人身上,这女人跪的姿势很独
特,身体压低但又不敢让肚子接触到冰冷的地面,跪趴着,还想侧身用后背挡风,
看得出她很重视腹中的孩儿。
「嘘!」
高忠作出噤声状,把拴着苏芸儿的绳子拿过来,随手交给徐护院,低声道:
「归你了。」
随后高忠蹑手蹑脚跟夏维一起往迴廊下面走过去,等走到宋华晴身边,二人
也可以近距离观察这个曾经女皇的身体,就在夏维搓手的时候,高忠已突然用双
手按住了宋华晴的后背,宋华晴的身体瞬间僵住。
「呜呜……」
因为嘴被堵着,宋华晴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用被铁铐铐住的手指了指自己
的肚子。
高忠把头凑到宋华晴的耳边,笑道:「陛下是担心腹中的孩儿着凉?」
「嗯,呜。」
宋华晴点了点头。
高忠笑道:老奴倒不介意给陛下披上一件衣服,就看陛下是否识相了。
「呜呜。」
宋华晴又发出两声,身体稍微扭动了两下,像是为保腹中的孩儿做好了接受
男人的准备。
高忠指了指夏维,凑国头低声道:「你在下面,我在上面。你走前路,我走
后路,咱二人通力合作,把这条小母狗好好耍耍,你看如何?」
见夏维点头,高忠脸色带着嘲弄,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盖在宋华晴身上。
宋华晴登时变得很驯服,连头都低下,就差伸手把自己的前穴和后庭掰开来,
供两个都不知道是谁的男人玩弄。
高忠一马当先,早有过来偷人经验的他自然懂得什么是速战速决,不但要玩
的快射的快熘的快,脱衣服上马也要快,他尽量让自己的衣服解起来方便,只消
伸手便能将阳物掏出来,提起来就能上马,管那东西硬不硬,他自己也知道,即
便硬也硬不到哪去,与其等着慢慢变硬,还不如直接用阳物来跟女人的穴口摩擦。
高忠这一出手,倒让要仰躺在地上弄宋华晴前穴的夏维有些为难,地方都被
高忠给佔了。
高忠把阳物凑过去,想刺进宋华晴的屁眼里却不得,宋华晴因为寒冷把屁眼
夹的紧紧的,眼看没办法进入,高忠只好招招手让徐护院把苏芸儿给牵过来,让
苏芸儿用嘴先给那团阳物舔硬。
苏芸儿本身就身无寸缕,此时后臀被徐护院抱着,只能是弓着身子去给高忠
舔阳物,夏维的情况好了许多,他不顾地面的冰冷直接躺上去,让宋华晴可以趴
在他身上取暖,随便伸手把自己的阴茎搓了搓,便将已经充血硬起来的龟头往宋
华晴的前穴中胡乱捅。
宋华晴最初还以为只是一个人想玩弄她,等她发觉自己被人抱住,旁边还有
男人声音的时候,方知道来人不止一个,花穴进了阴茎,她口不能呻吟,而这时
高忠的阳物在苏芸儿的吹弄之下也有了一定的硬度,却是凑过来强行破关。
宋华晴原想夹紧屁眼不让那噁心人的东西进去,怎奈在冷风中吹了半天,身
体已经有些麻痺,只是一夹屁眼却是前穴也跟着紧凑了一些,如此一来被夏维的
阴茎肆虐的前穴的感觉就更强烈了一些,心中一激盪,屁眼跟着也就鬆了。
近乎是同时,高忠的阳物顺着已经被开垦过多次的后庭纹路,直接刺了进去。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