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斗在综漫世界】(11-1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自从被食蜂扔给似乎也是她朋友的这群少女后,虽然有变成人肉按摩棒的窘
境,但另一方面,不过是求欢还是各种各样的play,都变得更加的东一,在
之前只有食蜂与小祈的时候,食蜂是个腹黑的性格,小祈则是带着如同天使一样
的纯洁气息,虽然好说话,却也不会主动做什么。
因此不要说这样的任意的品尝足底,就算只是闻下脚,或者是穿着鞋子随便
踩踩,可都是相当奢求的事情。
不过,虽然整个事情很明显是由内情的,不过少女们的行动,倒真的并不是
阴谋而只是随意的行动而已。
「你们还真是……」满是淫靡气氛的房间里,金色长发的少女无奈叹了口气。
「不过从反应来看,似乎还好,在控制范围内」有着华丽粉色长发,气质雍
容典雅的少女,一边抱着已经失神的春日野穹不断抽动着,一边笑吟吟的说着。
「因为亚瑟老师的舌头真的很棒呢?」另一边的伢子满足的虚坐在一位娇小
少女的身上,一边自己上下扭着腰一边说着,被吞进身体内棒子那夸张的大小,
甚至在少女的小腹显现出明显的轮廓,也难怪春日野穹小小的手掌,能够放进去
了。反而是身下的少女,满脸通红的摒住呼吸,一脸弱受的样子。
「那么,今天的计划都已经清楚了吧?」食蜂再次叹了口气,好好的会议果
然又变成了这样「不过,亚瑟那边不能再进一步了!」
我明白,自己变得越来越奇怪。
躲在更衣室里,将不知名少女充满汗渍的袜子捂在鼻子上,被刚刚结束了运
动一直踩在脚下,沾满了污泥的,还带着体温的袜子散发着一股浓烈的酸臭味。
但就是这样的臭味,却仿佛无上的珍品一样,一面呼吸着一面自己撸动,而
就在耳边,还传来正在换衣服的少女们嬉笑的声音。
当然,凭借着我的能力,正常情况下来说在这个满是单纯少女的女校中,就
算是这样看似危险的行为,也绝对不会被发现。
就算是每天和少女们玩着各种各样的play,不停的被压榨,欲望却仍然
无比强烈,仿佛毒品一般,越是追求,越是成瘾。
在我的讨好下,就连食蜂自己似乎也默认了目前的状态。
这种理所当然的日常,甚至让我产生这很正常的错觉。
但这显然并不正常。
用少女的袜子撸了出来,欲望却几乎没有怎么减轻,我出了一口气,最后溜
出了学校。
刚刚回到家,就听到迎面传来温柔的呼唤声,一抬头,却看见迎面是推着轮
椅的女仆和我打着招呼。
「亚瑟大人」
「姐夫!」
坐在轮椅上的少女,大大的张开的双臂,一脸的期待看着这边。不过虽然睁
着眼睛,却由于目盲的缘故,眼神没有焦点,看上去格外的惹人怜爱。
娜娜莉,是爱丽的幼妹,年龄也有十四五岁了,不过外表看起来要幼小得多。
在几年前的意外中,似乎受到时空导力的影响,身体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现在无
法自己行走,而且眼睛也看不见了。家中的所有人都非常宠着她,我之所以来到
现在的学校,其实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娜娜莉在初等部可以就近照顾她的
缘故。
看着少女的笑容,我仿佛也被融化了一样,轻轻走上前托起,将娇小温软的
身体,举在了空中。
少女发出欢快的笑声,但从前一直不曾察觉的,细腻肌肤的温暖触感,却似
乎让我的胸口一热。
不过在察觉到这点之前,我已经将少女放回了椅子。
「娜娜莉小姐,还要去锻炼哦」谢丝塔站在身后提醒着。
「嗯……」娜娜莉不开心的应了一声,接着被女仆推着走开了。
明明是已经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的动作,如今却让我感受到了一丝异样,虽
然没有察觉到自己阴暗的想法,却仍然有些恍惚。
放下练习的木剑,我起身走向大厅的厕所。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现在走到厕
所里都会产生邪念了。
「咦……」感觉尽头的隔间奇怪的虚掩着,我一下子推开了一个隔间门,这
个马桶,是专门为娜娜莉设计的,在家中也只有她会使用,似乎是水阀出了点问
题,便池中仍然残留着尿液,刚刚小解过后,并没有被冲走,大概是女仆等下才
会过来处理吧想象着这些液体是刚刚的可爱少女身体内排出的,一直徘徊在心底
的阴暗欲望,在反复的提示下渐渐上浮,我的呼吸不由得急促了起来,慢慢的凑
上前,发现味道并不难闻,我几乎下意思的伸出舌头。恍惚中抬起头,才发现自
己此刻居然跪在了便池的前面。
我一下子惊醒过来「你在干什么!」
果然,这也太奇怪了!
清醒过来的我,浑浑噩噩的走在学校的小路上。
有什么地方,已经非常的不对了。
意识突然明白了这一点,理智却还是无法恢复。
已经到了午夜,四周是一片寂静的黑暗,白天里人来人往的地方,在这种时
候就会更加的有一种恐怖的即视感。不过我当然不会在意这些,毕竟真正的幽灵
鬼怪什么的,也不知道退治多少了。
但转过社团大楼,却突然发现,某个器材室一样的小屋居然依然亮着灯。
当我走进空荡荡的房间,却看见堆着杂物的地上,赫然是一名狼狈的少女。
蝶祈。
在少女们中间,小祈是实际上最好说话的。
明明是仿佛天使一般,外表冷清却纯洁善良,明明如同天使一般纯洁,却因
为人类污浊的欲望而尽量配合的时候的反差,总是会让人尤其血脉喷张。
但此刻,少女的样子却和天使什么的完全没有了关系。
仿佛金鱼一样奇特华丽的服饰,此刻却凌乱的被汗水粘着贴在身上,空气中,
不同寻常的充满了氤氲了甜香,与莫名的腥味。
月光从窗外透进来,洒在少女的脸颊上,但梦境中,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可怕
的实物一样,微微蹙着眉头。
一只秀雅的玉足,竟是踢掉了长靴,连带着整个雪腻的大腿裸露在外面。无
暇的腿上,满是污迹和汗水,白皙的肌肤上,还带着一条条红色的印迹。奇怪的
液体顺着皮质的裤装,不断留到脚上。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却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尤其是虽然天使一样的少女这样污秽的样子让人心疼,但却又莫名的带着强
烈到让人无法呼吸的魅惑。
第十二章
被奇异的气氛所感染,我偷偷摸摸的,半晌才伸出手,一下子抚摸在了少女
的大腿上。
少女完全没有任何的反应,滑腻的液体明显并非雄性的味道,让人联想到少
女们的爱液,但似乎又很不一样。毕竟这段时间以来,我可是也尝过各种各样的
滋味了呢。不管是穹妹好像水果一般的,伢子充满了半熟魅惑的,战场原仿佛真
的美食一般的。
不过,总的来说,我还是并没有办法联想到这被异次元里名为老司机的生物
一看就怎么回事的场面是怎么回事。
少女仍然是没有反应,看着蝶祈精致的面孔,我鬼使神差的一下子凑近似乎
被磨破带着点点血迹的娇俏双唇。
用舌头轻轻撬开洁白的牙齿,一下子,一股带着强烈腥气的液体用了出来,
少女口中,也灌满了奇怪的液体。混合着唾液,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我一
下子吞进了口中。
仍然半张的樱桃小口中,残留的白色液体,甚至还带着丝丝的血迹,似乎是
被粗暴的撑开下,嘴唇,牙龈和口腔内壁都有着点点的伤口。
是多么粗暴的对待才会有这样的痕迹?口中的混合液体,甜香中带着一股酸
臭的味道,却又有着莫名的熟悉感,昏昏沉沉中,我再次凑上前捧起少女的脸颊,
这还是第一次的,亲吻到小祈的双唇,虽然是在这样微妙的场景下。
小巧的舌尖被我卷入口中,顺带着,将口中的液体也一饮而尽。似乎被惊扰
了一般,少女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接着发出一阵干呕,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前,
更加填满身体的液体,已经一下子猛的灌进来一大口。
我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仍然保持着嘴贴着嘴的样子,口中满是蝶祈呕吐出的
白浊液体,但少女似乎是只是本能反应,咳嗽了以下之后仍然昏迷着并没有醒来。
和刚刚口中一样,更为浓烈的腥臭,但却没有其他的异味,在我反应过来后,
已经本能的再次吞了进去。这是除了外面,身体内都被灌满了吗?
在咸湿的热吻后,我犹自不满足的,伸出舌头在少女粉嫩的面庞上舔舐着,
回过头来才发现,整个脸上已经干干净净,却都是口水的臭味了。
顺着优雅的脖子向下亲吻舔舐着,少女肌肤的口感实在是完美,将手指捧在
手中一根根的吮吸着,顺着手臂用舌头哧溜一下的来回扫动,才发现腋窝里,也
淌着可疑的液体。
满足的一下子吸溜的舔干净,我的呼吸已经粗重,狂乱的品尝着少女乱七八
糟的身体。
顺着纤细的腰肢与滑腻大腿向下,终于一下将从开始就诱惑着我玉足,顺着
纤细的小腿舔过去,脚心,脚趾的缝隙中,也满是液体,我将整个脚掌放在口中
吞咽着,又一个个脚趾头在口中吮吸,连脚趾缝都扫得干干净净。
放下这只脚,颤抖着捧起仍然穿着长靴的另一只脚,这边的衣裙虽然还贴在
身上,不过也是破破烂烂了。
颤抖着伸出手脱掉长靴,一下子,几乎被梦幻般的气味熏到了。整个脚掌,
都泡在污浊的液体中在密闭的长靴内蒸腾起来,夹杂着汗水,却更是带着不知道
多少人留下的可疑的臭味,但看着往下滴落的,被泡的越发发白的足趾,已经一
下子被已经昏昏沉沉的我毫不客气的吸进了嘴里。
浓烈的气味,和满口香甜的腥臭液体,让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在将整体脚掌
吮吸一通后,我抓起地上的长靴,甚至于靴子中仍然积满了小半部分的腥臭液体
都被贪婪的喝了下去。
不知道多久反应过来,才发现棒子已经怒胀得要突破天际了。我喘着气,将
两只秀气的脚掌放了上去,这还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棒子触到小祈的裸足。尾
椎一麻,仿佛过电一样的快感,已经一片滑腻腻的脚掌,分外贴合着棒子,让我
只是撸动了两下都几乎发射出来。
我狂乱的将小祈的双足压在棒子上,抱起少女修长的大腿向上舔舐起来,正
在陶醉中,一抬头却看见少女正安静看着我。
「啊……」我吓了一跳,小祈却并没有推开我,而是任由我继续亲吻着她的
身体,脚掌还微微弓起,主动的摩擦起来。少女主动的配合更是让我浑身发抖,
没有鞋子的阻碍,我才发现少女脚掌的动作是那样的轻灵而熟练,让我只能浑身
僵硬的任由少女湿漉漉的足底踩在棒子上,一边抱着少女的大腿亲吻着,得到少
女的鼓励,我已经完全忘记了眼前的一切。
甚至是在我一路向上后,轻轻的聊起的下摆。白得谎言的大腿根部,展现在
我的面前。
我兴奋在少女的大腿根部打着圈,撩开造型奇异仿佛金鱼一样的裙摆,露出
了粉色的蜜唇这里的情况更加糟糕,整个白皙的大腿根部,满是红色的上横,这
时我才发现被包裹着的肌肤,歪歪扭扭的写着好几个涂鸦,一笔一划,似乎是几
个「正」字?
蝶祈静静的看着我,轻柔的摆动双足,一边分开的脚趾,另一角细化的足底
则是在前端来回摩擦扫送打着圈。
待我激动的将舌头伸向烫着蜜液的花瓣,却一下被少女虚虚的按住了头「好
脏的……」
但此时我已经无法思考的,并没有理会少女似乎是欲拒还迎的抗拒,而是一
下子将舌头覆上了仍然不正常的充着血的蜜唇,触到了少女的身体,蝶祈身子微
微一颤,却并没有真的制止那皱着眉头的样子,却让我完全不忍心继续的放慢了
动作。
不过,和那个纯洁的样子不一样,或者说此刻,根本就是被彻底的玷污了,
大鼓白浊的液体不断流出,除了被蹂躏到已经不正常的充血,甚至都带着丝丝的
血迹。
这个味道……
而且以这个充血的程度,好奇怪……
除了少女本身的气息很不一样外,就和战场原黒仪第一次过来一样。但这也
绝对不是雄性的味道,是其他少女的蜜液?或者反而更像是……食蜂给我的饮料?
所以是少女们之间的游戏么?
不过这也太过分了吧?还是说蝶祈本来就是这样的属性?
但是感觉着少女的痛楚,让我还是有些心疼。
「对了……可以用那个」我依照特殊的法门运起气息,遗迹中得到的圣剑剑
鞘也被激活,被延展的舌头更加深入少女的身体,让少女发出一声娇弱的呼喊。
结合处发出了肉眼可见的微微白光,似乎是愈合的轻微骚痒,也让少女扭动
着身体,我想要放开蝶祈,少女却干脆一下子跨坐在我的脸上,用一种莫名复杂
的眼神看着我。
大鼓的已经让小腹微微隆起的体液,不断的流在我的口中和身上。
在这样的天使体内的液体……
我似乎是受到了鼓励一样,将口中的汁液一下子吞了进去。看到我的动作,
少女似乎放下了什么纠结,一下子任由自己的身体靠在我的身上,微微发出一阵
呻吟,一股股的液体一下子从少女纯洁的蜜道中不断流出来。
味道就好像普通的少女们足底的酸臭气味一样,实际来说应该是很腥臭并不
好闻,但是灌满口中,却又莫名的让人亢奋。
似乎是被斗气滋养刺激得有些发软,蝶祈身体一颤,竟是连粉嫩的菊花猛地
一颤,一下子淋到我的身上。
少女的身体颤抖着,我只能装作不知道一样,粉色的蜜唇,依然是分外的美
味,只是在丝丝的白色中,一直混合着点点的血迹,偶尔触碰到,她都会全身一
缩,楚楚可怜的皱着眉头。
可是,看着少女柔弱的样子,欲望并没有减退,却又带着一种又像是侍奉又
像是施虐的快感。
到底是怎么会弄成这样呢?但如果是被强迫,要求助的话,不要说我,就算
是食蜂应该也能帮她吧?而且以我了解的能力来说,就算在正职的游击士中,蝶
祈的实力也算是相当不错,在这个学校里,怎么也是相当顶尖的能力了吧。
我强忍着心中的疑惑,继续品尝着混合着少女身体的味道。似乎被轻微的瘙
痒刺激,少女扭动着腰肢,柔媚的动作也让我的舌头能够更加深入,腥臭的液体
慢慢流出后,微妙的香气却是越发的明显,让我整个人都分外躁动起来。
被舌头来回在蜜道刮蹭,再加上治疗的微微瘙痒,给少女难耐的摆动腰肢,
随着腔道越发收紧,小祈一下子咬住手,发出魅惑的呻吟声,腰肢猛地一颤,死
死的坐在我的身上,混合着一股新生的液体,腔道中已经全部流出的情况下,又
是将一大股在更深处的液体猛烈的贯入口中。
虽然状态很不对,却明显是达到了一个高潮。但看起来虽然身体恢复了一点,
也仍然是被强行催动一般,比起欢愉,更多的恐怕还是难受吧。
蝶祈捧着我脸,再次用那种仿佛天使一样的眼神注视着我,让我有些不知所
措。转过头看向我依然胀得好像要裂开一样的棒子,隐隐约约露出一丝了然的神
色。
接着,蝶祈低下头,竟是一下子吻在了我的下身。
我一下子惊呆了。
这可是我做梦也不敢想象的待遇。已经那样规模的棒子,尽然被这少女娇小
的嘴唇整个的吞了进去。蝶祈一边摆动头部,一边手上仍然是股间、春囊来回按
摩着,另一只手也不闲着的在我身上摸索着,轻轻捏住我的乳头。
而比起双足,少女的舌头,简直是更加犯规,灵巧如同魅惑的蛇一般,口腔
鼓动着,随着头部的摆动来回摩擦着,整个口腔,简直如同最绝顶的性器一般。
虽然感觉有些失礼,但我的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只是……
这是何等可怕的技巧。
就在这样想着的同时,炽热滑腻的口腔,已经让我的达到了顶点。
下意识的身子一缩,似乎感受到我的动作,小祈一下子伸手抱住我的腰,用
口腔含住前端,舌尖一下子死死的往马眼一钻,在整个舌头仿佛要伸进我的身体
一样,用手快速的撸动着干净利落的动作,让我瞬间达到了顶点,少女吐出被含
在口中的前端,任由喷射的白浊职汁液,打在娇俏的脸庞与淡紫色的头发上。
而此时距离接触到她的双唇,不过十几秒而已。
但在我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的眼神中,少女却是转过头,将口中的液体转身
吐到一边。
接着再次俯头,再次将肉棒纳入了口中。
下身仿佛得到了什么源源不断的动力一般,违背身体的正常反应再次毫无障
碍的挺立起来,但刚刚发射的敏感状态,让我几乎不断的因为少女的动作浑身发
抖,甚至要叫喊出来。
我伸出手,想要说点什么,而小祈已经再次熟练的握住棒子在手中快速撸动
着,将整个含在口中,舌尖也有力的袋子上扫动着,挑动着其中的精囊,让我再
次迅速的喷射出来,高高射出了精液打在半空后,落得蝶祈一脸都是。
如果说第一次是因为太过兴奋,第二次也不过坚持了一分多钟。
但这依然没有结束,随着发射结束,少女微微喘着气,双手捧起粉色的头发,
一起包裹住下身,合握着两只手一起来回撸动起来,来回几分钟后,少女屛住呼
吸,调整了一下姿势,膨胀的棒子压迫着少女的口腔,顶在喉咙上,让她露出难
受的表情。但小祈却依然是继续一点点的吞咽着,直到齐根将整个下身都吞了进
去,迅速的吞吐着。舌头更是在口腔中快速的翻动着。
被连续发射后,已经极度敏感的下身再被这样对待,让我不由自主的呼喊出
声,好像案板上的鱼一样挣扎着,却又贪恋着极度的快感。甚至一把抓住了少女
的头发,粗暴的一下下的撞击上去,用力抱着蝶祈的头抽动起来少女一脸难过的
表情,很生气的摆着头,却无法摆脱,只有认命的继续,调整的肌肉,让我可以
更加的深入。很快,比之前两波更加猛烈的爆发出来,全部射入了少女刚刚才被
清理干净的胃中,甚至连鼻子里都溢出来白浊的液体。
不过即便如此,少女的口腔仍是毫不留情的死死箍住棒子,等待发射完全结
束后才吐出,剧烈的咳嗽起来。即使是在发射中也被紧紧裹在口腔内,更是让喷
射持续了最长的时间。
我的大脑已经是一片空白,完全反应不过来眼前的情况。
这次少女似乎是有些累了,只是改用双手拨弄着,一根秀雅的手指,尽然在
已经一片滑腻的情况下,一下子突入了股间。从未有过的体验,让我僵直了身体,
更是不知如何是好。
在少女一手的撸动中,夹紧的身体压迫着后方纤细的手指,带来从未有过的
强烈快感,感受到我身体的变化,蝶祈顺着滑腻的手掌,再次深入两个手指后,
竟然在后庭来回抽动起来,同时再次将双唇覆了上来,这次只是含住了前缘,用
舌头扫动、吮吸着,让我再次发射了出来。
简直如同,魔女一般。
少女辛苦的用手和口交替着,腋下、胸口也轮番交替着,在我的感觉中,就
是转眼间,我已经在少女口中至少射出来了十多次。
而渐渐回复的理智,也察觉到了问题。
这已经远远超出普通色情的程度,对于普通男性来说,几乎都要是虚脱过去
的,就算是我,也应该感觉到极度的疲惫,或者运转斗气恢复才对。
但此刻,随着不断的被榨取,我整个人,却依然处于极度的快感中。
而除此之外,与自己解决,或者被少女用足玩弄的时候那种隐隐约约的被玩
弄感不一样,搂着少女的腰肢,紧紧和小祈贴在,才会真正产生的结合感。
但第一次因为这灵魂的水乳交融而缓解的欲望之外,还有其他奇怪的东西,
也跟着混了进来。少女默默的看着我,微微叹了口气,却并没有说什么,接着似
乎很疲惫的,整个人靠在我的怀中。
我抱着少女的身体,在一片狼藉的教室中昏睡了过去。而我并不知道的事实
是,少女终于发现,这样的努力,终究还是没有真正的作用,我所受到的影响,
并不是媚药那种直接的东西,而是更直接深入灵魂的,情欲。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