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草江湖录】(卷07)(番外)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番外六之大力丸的後效
媸妍不愿再卷入风波,眼看一切尘埃落定,便连夜离开天都。
这夜,一众人宿在山野之中。但看风景如画,夜色如水,佳人在怀。
「便不要什麽喜堂喜被,我们皆是江湖之人,天地为媒,何如?」
众公子点头。
媸妍看向岳洛水,「阿水年长,文武出众,又心思细腻看顾周到,便为首位,
诸君没有意见吧?」
几人面面相觑,皆表示服从满意。
媸妍又落落大方的拉住小川的手,承认道,「小川最得我心,系我心爱之人,
曾救我数命,不肯居功,却让我一直辜负,便排在第二吧!」
其他人倒也没有什麽反对,只杜皓然听闻她这番「心爱」的说辞,撇了撇嘴。
媸妍又看向莫离,「莫离心思冷静,颇有军师参将之风,便排第三,莫要嫌
弃。」
诸人无有不服。
媸妍又道,「小白如今身为武林盟主,赫赫威名,排在太末总是不好的,便
是第四。」
杜皓然已经忿忿道,「那我呢?你竟然藐视王爷?」
媸妍白他一眼,「你当日强我数次,不甘不愿的跟了你,凭什麽要排前头?
再多没有,只能是第五了!」
郎阿里闻言忍不住捂嘴一笑,温柔看向媸妍。
媸妍看了过来又道,「阿里最是我的解语花,便第六吧,云霏来的最晚,但
是风光霁月忠心可嘉,便是第七啦。」
既然大家没有什麽意见,便跪地排成一排,行了礼拜天地。
然而拜了天地之後,媸妍才觉得不好。
他们的衣服是什麽时候脱了啊?
才做完这麽庄重的仪式就要野合是怎麽样?
杜皓然一把拦住她,拉住她手磨蹭自己的下身,「都听你的排那麽靠後了,
还不肯满足我吗?你可知那个大力丸忍得很辛苦的!」
「我……」
媸妍有苦说不出,警惕的往後靠了靠,「不过是什麽乱七八糟的药而已,也
会燥成这样?」
佐云霏从後面拦住她,解开她的外衣,「那时候对你只是有意,吃了碗春药
茶便差点忍不住,如今对你有情,又要怎麽忍?」
他火热的呼吸喷洒上她的耳垂,再察觉周围的男人围上来将要发生的情景,
更觉离奇刺激。
白宇臻已经解去她的腰带和亵裤,「我最可怜,你为了钓那皇帝的胃口从来
不肯认我,让我一直蛰伏,憋了这些个月,又怎麽算?」
他的手火热的摸向她的下身,「我们几个都憋的不行了,你就不要害羞了…
…」
害羞?她跟了这些个男人,还能有害羞这种东西吗?
杜皓然这霸王已经将硬物狠狠冲了进去。
「不,啊……」
她媚眼如丝,本能的挣扎起来,虽然并不害羞,可是在宫里这些天她可没有
一天闲着啊!身体实在是疲倦,要怎麽应对这七条饿狼啊?
甘莫离的手指滑过她的身子,「怪不得不是很愿意,瞧你这身上青青紫紫的,
被喂得很饱吧?」
他这句话果然是狠,一时温柔的郎君们都动作粗鲁起来,恨不得动作大些,
个个要抹去她身上的痕迹!
「唔……」
她的身体在皓然身下冲撞,阿里和云霏已经各自拽住她一只手,捧住饱满的
乳房吮吸的咂咂作响。
他们几乎不用费力吸吮,随着她身体被冲撞的前後滑动,便带动的口中叼住
的乳头来回移动,只需紧紧叼住即可。
她慌忙夹紧双腿,好在皓然性子最急,没几下就泄了出来。
趁着间隙,她双手护住胸口,翻了个身,有些害怕他们七个人的後续力量。
可是几个脱得精光的男人已经在等着她,不管去哪面都逃不掉的。
莫离从後面捅了进来,狠狠的抽插着,「想去哪儿?」
她被插得双膝发颤,几乎趴地,前面洛水「好心的」扶起她,享用她的小嘴。
前後被剧烈的贯穿,整个人像是被插了个通透,一根芯子到底。
「都给你……都给你……」
他在身後蹙眉喘息,颤声挺弄,在巅峰中疯狂的一泄如注,「给我生一个…
…」
已经被弄了两次,媸妍实在吃不消了,索性冷了脸生气,这样他们总还不至
於有兴趣?
阿里在她身子里进进出出,看她这幅模样,也忍不住安慰道,「别生气好不
好?今天难得是新婚夜,我们又药效在身,实在憋不住了,怎麽办?」
媸妍不理他,索性就冷淡些,就算他们忍不住,也没兴趣来第二次吧?
「呵呵,」
莫离又使坏了,「是你们没本事让她激动,不如换个法子?」
说着使了个眼色,和洛水一左一右架住她的胳膊和腿,很大的分开到了平角。
她警觉的看向两边,「你们这是要干什麽?」
莫离调笑道,「看看你究竟能多快乐……」
「喂!你……」
小川从上面靠近,硬极的粗长顶了进去,刚才因为她的抗拒进了好几次无门,
这次意外的顺畅,他仿佛乐意看到她这样被架起来无助的模样,狠狠攻击着她的
柔软。
「不要……不要……」
这可比杜宇和杜精卫两个人玩的还要羞耻多了!她拼命挣扎,可是无处落地,
全部的着力点仿佛都在下身,承受着前面的抽插。
小川红了眼睛,索性紧紧抓住她的翘臀,死死的固定,下身不断的冲击她的
柔嫩。
这样的其实带来的结果就是,她前面被灌进去的那些白浆,随着这样的抽插,
很快就一点点噗叽噗叽被带了出来。
她皱着眉头,闭紧眼睛,也驱散不了可怕的快意,甚至产生了无助的尿意。
洛水坏笑一下,「既然如此,就再彻底一些吧!」
他闲出的手指扣上她的下身,掰住她左边的蚌肉,狠狠的向外边拉扯。
莫离自然也做了同样的事。
很小的洞口瞬间畅通无阻。
於是本来就无处着力,现在两边的蚌肉更是被人为的拉扯,下身像是被强迫
打开到最大幅度和最大洞口,木然承受一切暴风雨的攻击。
她的小腿不由得打摆子般颤栗,「啊──救我!救我!」
胡言乱语的景象吸引了暂时吃不到肉的几位,纷纷围了上来,「怎麽了?」
岳小川也疯狂的挺动小腹,让她小腹中灌注的白浆流了一地。
「不!──」媸妍高昂的叫了一声,下身突然喷出水来。
她整个人抽搐了几下,似乎是无知觉了。
除了激射的同样无知觉的小川,几人都惊呆了。
惊呆的结果就是,个个都开始变本加厉,想要再看到这样的景象。
他们的目的已经不是欲望,而是要开发她更多的美丽,於是十多只手上下游
移,敏感之处无一不被刺激,这样可怕的快感,几乎能将妖精打回原形。
後半夜,他们又不尽兴的玩起了「看谁忍不住先射」的游戏。於是媸妍被众
夫君围在中间,挨个弄得死去活来。
她快没了意识,「你们……你们……究竟怎麽了……」
双腿蜷曲,白浊的液体流了一地。
岳洛水从容的笑,「这该问你,今天阿里和云霏担心你,所以跟你到了正殿,
听见你说,日後定会派子女去襄助小赵赵……」
莫离接口,「所以,你这麽不担心子嗣问题,这麽胸有成竹,只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你身体从来没有问题,只是一直对我们服用避孕药物吧?」
媸妍脸色刷白,「我……错了……你们原谅我吧……我很快给你生一个好不
好?」
莫离咬牙切齿的看向她,「晚了!」
小川也笑她,「是啊,你怎麽不明白?你马上就要给我们生孩子,那麽陪你
过夜自然要一个人一个人分清楚了,像今日这样刺激热闹的时候最近哪里还得有?
我们可不得吃个尽兴?」
「呜呜……」
她在云霏身下摇晃着,恨恨道,「你们这麽对我,以後我再也不许你们一起
来了!」
阿里抓住她的椒乳玩个不停,「阁主,我觉得你说这个似乎没什麽用……」
皓然也看向洛水,「是啊大哥,我们以後听你安排,至於她的要求,就算了!
好像她这麽别别扭扭不甘不愿的,也别有一番意思呢,我就喜欢她这个咬牙切齿
的小样!」
白宇臻也冷哼一声,「是该让她终日下不了床,这样便再也没有新人了。」
媸妍口中塞着他的物事,见他逍遥快活还不忘判她监禁,气的一口气憋的昏
死过去了。
等她醒来,马车正在徐徐前行。
她睁开眼,便发现自己正坐在洛水身上被他托着起伏。
而身後几双手昭示着另外几位主人的虎视眈眈。
「不要啊……」
她身子一软,险些又晕了过去。
几位夫君见她醒来,哪会怜香惜玉?又轮番上阵,挨个化身禽兽亵玩发泄。
等车内四五位事毕,她暗暗庆幸那两个去前面当车夫,不由可怜兮兮抬头,
「饿了,想吃饭……」
宇臻把她抱到腿上,「来,我喂你吃!」
「唔……不……不用吧……啊?别……不要啊……」
她费力的吞咽,心中哭了几回,他们到底要跟她耗到什麽时候啊?
撒娇也不行,生气也行不通,每每摔了脸生气,「你们这麽对待我,我全都
不要了,统统休了,自己逍遥自在去!」
她只敢这麽嚣张过一次,然後,然後就被惩罚了三天三夜!
漫无目的蜜月旅行持续了三个月,媸妍被弄得死去活来,七个青年男人,她
哪里吃的消?他们这回是同仇敌忾,铁了心插得她双腿发软走不了路。
吃饭的时候也要坐在大家夥上被喂着吃,睡觉就更别想是真的「睡觉」至於
没事干的时候,她便沦为几人的玩具,浑身上下被揉来捏去,她苦苦哀求再也不
私自避孕也不管用。
终於这天媸妍灵光一闪,福至心灵,主动起草了一份《永不沾花惹草声明》
宣告无论如何再也没有小八,从此夺回了身体的主动权,了结了这段暗无天日被
强迫侍寝的日子。
番外七之瓜熟蒂落遍地摘
小豆芽如今XX岁,已经有了大名了,叫做陈斐。
他已经长成了个模样俊朗的大孩子,且有了自己的小青梅──宋玉卿的小侄
女宋丫头。
但是最近小豆芽很苦恼,第一,他觉得自己已经长大了,别人叫他小豆芽的
时候,他觉得很傻很村。第二,他很想念阿娘,也想念小白爹,当然阿娘也想他,
可是这样照面的次数比起以前住在莲华阁要少得多了!第三,他还想念宋丫头,
可是他现在远在山沟沟里,想见宋丫头一面实在是太难了……
第四,第四就是每次阿娘来了的时候,他都觉得阿娘好像很不情愿,而走的
时候,他又觉得阿娘很苦恼,这让他自尊心严重受到了伤害。是了,阿娘现在又
生了好几个弟弟妹妹了,自然就不情愿来看他了!
所以XX岁青春期的陈斐忧郁了!忧郁的结果就是,他背上包袱跑路了!他
决定自己找到宋叔叔,再跟他的小青梅培养培养感情。不过临走之前,他没忘记
顺走大爹的九州夺命斩,二爹的追命鸳鸯剑,三爹藏在暗匣的一叠银票……
偏远山中的茅屋中,一应陈设一如从前。
「嗯……嗯……啊……啊……」
「不要……不要了……」
媸妍受不了的推拒,然而陈雨可不像陈侨那般顾惜她,直接插了进去。
「不行……不行了……放过我……放过我好了……」
媸妍拼命挣扎,可惜身後那双属於木匠粗粝的手指狠狠揉搓着她的椒乳。
她的眼睛控制不住的流出刺激的泪水,「都……都已经一天一夜了……还要
我……怎样……」
「求……求你们了……」
她的声音已经快上气不接下气了。
天哪,本来在家被七位夫君排着日子享用已经很累了,好不容易请个假来看
儿子,结果三个人比七个人还折腾的无休无止……这让她怎麽活?
陈雨的手在她下面拧了一把,「这麽久来看我们一次,还想草草了事?」
陈栋低低笑了一声,在她後背颈部慢慢舔舐,「你可知道,那两年,我们三
个受的是什麽样的罪?你倒好,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陈雨狠狠又抽插了起来,「是啊,你说……我们喂不饱你麽?」
「啊──」她刺激的快要哭出来,身後陈栋的棒子已经又插了进去。
「不──不好了──」陈侨一路跑进来,一进屋顿时傻眼了,嘴里的话早忘
到九霄云外,赶紧一路走一路脱,走到三人跟前已经脱了个精光,刚好媸妍的身
子在二人中间被顶弄的摇摇欲坠,他便从侧面拥住她歪斜的身子,嘴巴依次吮吸
她的乳尖,腰肉和幽谷。
「甘草,你真美!」
他热辣辣的盯着她,恨不得亲遍她的每一处,最後他的视线停留在她浅粉色
如昔的珠蒂。
陈雨和陈栋一前一後的抽插,将她耻部撑的十分清晰,只见原本隐藏在褶皱
之中的珍珠现在因为花谷的艰难吞吐而一颤一颤的。
媸妍此时什麽也顾不得了,只仰着头拼命呼吸。
陈侨俯身,陈雨的棒身一抽一插越来越激烈,他几乎能闻到那里面带出的诱
人气味,他忍不住埋头,含住那粒挺立的珠蒂,狠狠的吸吮。
「啊……」
媸妍再也忍不住,浑身漾满粉色,下身又喷涌出一股粘滑的爱液,整个人飘
忽的失去了知觉。
待她缓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换了个姿势被陈侨压在了身下,那两个杀千刀的
正一左一右挨个舔舐她的全身。
快感一波接着一波,永无止境。
半天过後,媸妍觉得自己下面被精液填的满满的,已经要漫出来了,他们三
个才消停下来。
她每隔半年来看看小豆芽,结果偏偏每次他们三个都关门熄灯可劲儿折腾!
所以她其实是来「慰问」孩子的父亲的吗?
等到四个人都清醒过来,陈侨一拍脑门,「糟了!我刚才来是因为,小豆芽
离家出走了!」
媸妍一下急了,半坐了起来,随着她坐起,下身汩汩流出了一片,她顾不得
脸红,「怎麽回事?他人呢?你怎麽才说?」
陈侨一听那一声声音也脸红了,「我本来是要说的……可是我看见你就……
你这样……我哪里还……」
媸妍急了,「你这是什麽孩他爹?我说我要接小豆芽走,你们不让,好,次
次来本来就住个七八天,偏还把小豆芽支出去四五天,我的小豆芽憋屈成这样,
能不离家出走麽……」
陈雨回手在床头一摸,便知道那臭小子顺走了他的家当,当下跟大哥二哥使
了个安心的眼色,又是嘻嘻一笑,揉住她的乳尖又亲了一口,「怕什麽,没事的,
他也大了,本事也够了,出去历练历练是好事。」
媸妍正要开口说什麽,陈栋又道,「听说小豆芽最近找小媳妇了,这出去走
走散散心也不错,以後就知道不粘着妈了,男孩子就得像个男子汉。」
媸妍在他们左右吸吮揉捏里摇摇晃晃:尼玛,不是你们说小豆芽想我黏我才
隔三差五写信叫我来看他吗?不是你们说没妈的孩子如何如何可怜吗?不是你们
说小豆芽有多羡慕嫉妒凤仪阿锦阿绣麽……
然而男人们哪里还会给她说话的机会?现在最重要的事当然是继续奋战了。
她喘息着抬头,媚眼如丝,抗议道,「那……小豆芽……也独立了……是不
是……我……可以不来了……」
话音未落,身体里又刺入了不知谁的肉棒,身子已经分不清是谁的手在揉捏,
谁的嘴在舔舐,只听见恍恍惚惚的声音:「敢不来……就把你在这里勾引我们的
事告诉你那几个醋夫……唔……你好甜……」
唔……勾引……她有勾引谁吗……
失去知觉前,她始终想不起来,但她知道,这种话铁定是陈雨那个王八蛋说
的。
在给洛水和小川各生了一个小子之後,媸妍终於怀上了莫离的孩子。
她从怀上之後就开始发愁,因为她想起了幻境之中那个可怕又真实的梦。
如果生了个那麽冷漠的宝宝怎麽办?如果莫离要宝宝不要娘怎麽办?
宝宝的爹从她的胸乳中抬起头,擦了擦嘴角的奶渍,「唔……小妍,你的奶
水可真甜,生了咱们的孩儿之後,估计会更多吧?可以每天也喂一喂我吗?」
说完又低头吸了几口。
「啊……」
媸妍脸红了红,喂几口是没什麽了,但是每回喂着喂着就喂到床上去了,然
後又把她喂怀孕了是要怎样啊……
所以她其实根本不该担心被孩子爹抛弃的问题。
终於生产这天到了,生育过几次的身体意外的轻松,媸妍惊喜极了,她生了
个妞妞!
这就意味着,梦境里那种事根本不可能了!
她喜滋滋的看向女孩儿,凤仪长相更像宇臻,英姿大气,而这个女宝宝集合
了媸妍和莫离所有的优点,面目精致如画,雪肤玉骨,竟是媸妍平生从未见过的
绝色,抱在手中都怕她化了!
甘莫离抱着孩子得意极了,不是男孩又怎样?谁也没有他的孩子漂亮!
於是甘莫离成天成天的带着女儿晃悠,小妞妞不意外的被岳锦和岳绣两兄弟
看护上了,从此开始了冰雪少女的十六年被养成之路──这成为甘爹最後悔的一
件事,早知後来,他当初就不该那麽高调的!不得不说,幸好甘爹自己跟媸妍就
超越了伦常,所以在後来这件事上竟然意外的通融。
再後来,冰雪少女成为甘泉宫继任宫主,而左右护法竟是大名鼎鼎的锦绣双
侠。
所以说作为他们家的子女也是痛苦的,家里七爹一娘都是罕见的大美人,大
姐白凤仪早早拜在逍遥侯和耿天赐门下,不见踪影,只剩下小妹妹一个宝贝,等
到冰雪少女被养大的时候,岳锦岳绣发现,龙霖不仅女的少,美女就更少,根本
没有女人能跟妹妹比啊……
所以眼界被养刁了的後果就是,便宜了自家人。
中兴十六年,赵丹元看着已经显露成熟坚韧的女儿,告老致仕。他始终忘不
了几十年前那场露水姻缘,即便她是别有用心的。
这麽些年,他越发看淡了怨恨,女儿喜欢做女帝,喜欢这样的人生,展翅高
飞,看着她在自己指导下下达一道道更加成熟的指令,他便愈发骄傲,既然如此,
胭胭当初那样安排,又有什麽错呢?
十几年了,他日复一日操劳,为女儿铺平改革道路,他觉得自己苍老的越发
厉害了。
他的好兄弟耿天赐倒是比他更加年轻,但他知道,他们都算不得幸福,前半
生他一直追逐爱情,後半生又将那女人的大女儿当做亲女儿教导,一丝不苟,只
为了能偶尔见那女人一面。
唉,他们之间的事,他也说不清楚。或许那个傻老小子觉得自己挺幸福?
至少,他比耿天赐强一点,他跟胭胭还有妾书不是?
可是胭胭还肯原谅他吗……
他已经走了很多地方,怎麽也没有找到十几年前被他赶跑的胭胭。也许女儿
知道,但是她并没告诉他。
他骑着一匹瘦马,缓缓走到了鄂南。这是他能想到的最後一个地方了。
自从中兴起来,莲华阁主蒺藜和二位郎君为了从江湖和商业支持帝国,便将
莲华阁迁移到了天元。而鄂南的旧址,便成为真正荒废之地。
只是数十年过去了,那闹鬼的传说依然还在。
他下了马,沈沈叩了叩门,似乎丝毫不畏惧那幽幽的鬼火和远处诡异的灯笼。
也不知叩了多久,门开了,露出一张妇人的脸,白发与尚未苍老的脸极不协
调,在灯笼照映下越发诡异,毫无妩媚美艳可言。
赵丹元却是热泪盈眶,「小生夜访荒山……姑娘你,是狐仙吗?」
深宫之中,一张大床春被凌乱,散发着云雨後的暧昧香氛。
杜松霖将女子抱在怀中,激动的难以平静,「真好,你终於是我的了……」
赵赵窝在杜松霖怀中,低声道,「我将自己给了你,再也没有遗憾了……」
她轻轻叹息,「我想过了,我这一世,责任太大,能够完成我和娘亲的理想
已经风险很大,我这辈子是不可能等到公开坦承自己是女子的那天了。」
颁布法令已经遭受了各种抵触,反弹至今激烈,她这辈子唯一能做到的,是
铺平这条道路,让自己的女儿将来能够正大光明的坦承。
「我这辈子没有办法跟你成婚,松霖,你明天离开这里吧,你在这帮了我这
麽多年,我已经能独当一面……我已经开了女科,想来,凤仪妹妹她们以後会接
替你帮我的。」
虽然说出这些坚强的话,赵赵还是留下了眼泪,那一刻她想到了妍姨。
小时候母亲曾经带她会莲华阁秘密接受教诲,她是那麽羡慕那位光彩照人的
阿姨。
她看上去那麽意气风发,她的夫君都很爱她,从来也不像她之前见过的那些
女子,像枯萎的花朵。即便是她的母亲,也从来不能跟在父亲身边光明正大的出
门,只能称自己为贱妾。
「为什麽?」
她曾这样问母亲。
母亲告诉她,因为这世界生来如此,生而不平等,而她,如果努力,也许会
有机会登上宝座,改变那些女人的命运。
从小,她就将这个信仰镌刻在了心里。
也许,她也能成为妍姨那样的女人,或许比她做的更好。
但是这麽多年走下来,她才初初明白,当初妍姨拉着她的手,那番话是什麽
意思,她放弃了太多东西,幸而,她从来也没有後悔过。
她甚至会自豪,妍姨做不到的事,她也都一步步做到了。妍姨和娘亲她们只
是抓住了机会,而她才是那个开创一切的人不是吗?
可是,真的很累……
杜松霖一把搂过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摸着她的发丝,「你想的太多了,我
不会走的,你可以做一辈子皇帝,为什麽我不可以做一辈子国师?」
「我要是走了,」
他嘿嘿笑了,清俊的面孔像极了父亲,可是却慢条斯理,斯文俊秀,完全不
似父亲般鲁莽,「你又要如何交待给龙霖一个继承人出来?」
他刮了刮她的鼻子,「难不成,你要自己下个蛋?」
赵赵一下子红了眼睛,她一向克制,已经很久没有哭过,「我只是不想耽误
你……就连孩子,也不是现在说要就能要的。」
杜松霖翻身把她再次压在身下,「你为了这个位置殚精竭虑,连姓氏都不得
不舍弃,我又有什麽不行?」
「我……」
口中的挣扎尽数被掩在温柔的唇吻之间,良宵苦短。
疲倦之後,赵赵安然睡去,杜松霖撑起身子,默默的看着她,她如今尚且不
足三十,鬓发已见白丝,这让他又是痛惜又是自责──总还是他替她考虑的不够
多。
当初母亲安排自己过来,一则是因为自己年长,二则因为自己性情喜文墨通
算计,三是因为自己出自爹爹杜皓然,也存了让他跟赵赵相好内闱的意图,如果
真的成为一对,诞下继承人,这样就算将来赵赵的身世东窗事发,引起朝野变动,
也好有个说法和交待。
然而这麽些年下来,他是真的爱上她,她虽没有母亲那般美丽,却比母亲更
加坚韧刚毅,让他心生敬意。
想着,他轻轻在她额头落下一吻,怀抱佳人入睡,他宁愿做她一辈子的面首
国师。
番外八之甘小妍与杜泽卫
(不喜欢皇帝那两只的别看这章,觉得他们死掉有点遗憾的话才看……
杜泽卫放下手中这本书,手指在桌上轻点,很好,又看完一本,《邪魅总裁
俏妈咪》、《酷爱逃逃妃》、《狼王爱上我》、《狷狂王爷恨嫁妃》……
他忍不住面色抽搐,这都什麽跟什麽啊?喜欢又是帝王又是王爷的,又是邪
魅又是霸道的,怎麽前辈子不见她扑上来喜欢他?所以女孩子有时候看小说,真
的只是看一看吧?
「想不到如今女孩子竟然流行看这种无聊的话本,真是不像话。」
另个声音很快冒出来,「可是她若是天真单蠢,我们就越好上手不是吗?」
他脑中的两个声音又开始「辩论」了。
「根据我最近博览『群书』,我发现这个社会邪魅型总裁很吃得开,这很好,
跟孤之前属性完全吻合。」
哦赫赫……赫赫赫赫……
「呵呵……你忘记你是怎麽一步步让她恨你到死的吗?她若是喜欢这口,早
两代便应承你了。你别忘了,初次见面,她可是对本王这种温柔儒雅型的一见锺
情再见倾心!」
「放肆!她上上次喜欢你,上次不是一样杀死你吗?人的口味是会变的!你
懂什麽?」
「你才放肆!你不知道现在流行的是腹黑型的吗,哦,说了你也不懂,也就
是我这个型的,什麽邪魅狷狂,你当是在过去吗随手能杀几个人?这是法治社会!
不能称王称霸你狷狂毛线?」
「……% ¥%#¥(──)── }」「%#¥% ……
经过一番争吵,两个声音终於敲定,先去寻找小妍,然後各显神通,让小妍
堕入情网,爱的死去活来……
是的,媸妍这一世叫做甘小妍。
至於让她爱上自己之後,哼哼……
两个声音竟然意外的达成了一致。
「我建议我们到时先从情感上打击她,待她爱上我们之後,狠狠甩掉她,玩
弄她,然後让她痛苦的死去活来。」
「不错!等她苦苦哀求,我们再来回摇摆,玩弄她的感情。腻烦之後,我们
再玩弄她的身体,先奸後杀,杀了再奸……」
「这个……我们真的要杀掉她麽?」
「她前世让我们死的那麽惨,不报复她怎麽行?这个等玩腻她再说,等她生
不如死死了还想死,我们再考虑这件事。」
在决定之後,杜泽卫又去订购鲜网肉文若干,好好参考了一下折磨情节。…

甘小妍是A大的校花,她人长得特别漂亮,身材火爆,虽然家境一般,还是
追求者众多。
但是甘小妍从来没谈过恋爱,这是因为她网络小说看的太多,以至於对另一
半的定义实在太理想化,作为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生,她希望对方就像小说中的
王爷皇帝一样,要霸道、邪魅、温柔、专情、冰山、傲娇、宠溺……至於这些矛
盾的一塌糊涂的词要怎麽杂糅在一个人身上咱就别管了……
在大二这年,她平静的心终於被打乱了,因为她真的发现一个这样的人!
这个人是经管专业的学弟,今年刚刚入学,不仅长相帅气的一塌糊涂,而且
气场强大,洁身自好,他爱打篮球,总有痴狂的女生去追随他比赛的身影,给他
送水送毛巾,可是他不为所动,他爱跳街舞,在新生欢迎会上帅的一脸血,被众
多女生要求合影,可是神情冷淡,还是跟女生拉开距离,他爱唱歌,据说他高三
的时候就已经被星探发现,出了一张专辑,目前还跟杂志社签约做《女人装》的
特约模特……
Oh杜泽卫同学你难道不是该去考电影学院的吗?耍帅过头了吧orz……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麽一个多才多艺又纯情的高富帅确实有吸引女孩子的资
本。
一开始甘小妍还保持着矜持,她倒没太多想,长期被追求的习惯使她从来不
去考虑主动追求人这回事,所以那个学弟再优秀也跟她没多大关系。
可是不知怎麽的,她最近动不动就发现这位学弟出现在她的身边,每次她看
见了,又总是躲起来,这天,她快速转身,终於抓住了躲闪不及的杜泽卫,他的
脸上还带着错愕和羞红。
别奇怪,这张老脸怎麽还能做出羞涩这种表情……
甘小妍惊讶,「杜泽卫?你怎麽在这里?」
杜泽卫低了头,沈默了半天。
两个人就这麽奇怪的僵持在小树林里。
甘小妍纳闷,因为追她的人太多,这年头了,从来都是直接送花送礼物送情
书,可是杜泽卫却是说不出话来,原来他那麽高傲也有窘迫的时候麽?
她突然觉得这个学弟好可爱!忍不住绽开一个微笑。
像是被她嘲笑到了,杜泽卫一下变得慌张,「……我只是担心你……对……
对不起……」
他转身就要逃跑。
甘小妍莫名充满了好感,一下子拉住了他的手,「你……是不是喜欢我?」
杜泽卫的手激动的轻轻颤抖,他的眼神变得晶亮,可是却说不出口。
「我……喜欢……你,对不起……」
他说的那麽艰难,似乎是怕她拒绝。
甘小妍轻轻扣住他的手,「那麽……做我的男朋友吧!」
没有什麽比校花和校草谈恋爱更正常的了,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件事顺理成章。
如果有一个人这时候来到学校的活动室,一定会觉得毛骨悚然,因为杜泽卫
正在一个人自说自话。
「先一步怎麽办?根据言情小说的情节,最好的虐就是我们玩弄她的感情,
让女配一二三四挨个骚扰她欺负她,然後我们还从精神上支持女配,让她痛苦到
爆!」
「皇弟你又极端了,我们的人,我们欺负,让女配欺负不太好吧?再说,现
在还没得到她,不能打草惊蛇。」
「我也只是计划而已,别的女人我怎麽会碰呢?不过是演演戏给她看罢了。」
「这件事还需徐徐图之,等她感情越陷越深……」
甘小妍和杜泽卫的感情好的如胶似漆,终於,水到渠成,这天,杜泽卫为甘
小妍准备了一个盛大的庆生会,郑重的当着大家向她请求订婚,甘小妍感动的落
泪,再加上已经太晚回不去学校,终於被杜泽卫载到了他家。
这天晚上,他爸妈都不在,甘小妍又激动又感动,终於甜蜜的把自己交给了
他。他温柔又细致的夺走了甘小妍的童贞。
本来二人应该就这麽幸福的走下去,结婚,生子……然而,甘小妍就觉得他
们之间忽然变得不顺利起来了!
第一件事是杜泽卫在国外的父母回来了,直接找上了她,把钱甩到她脸上,
告诉她,她这种平民野丫头根本配不上他们儿子,他们儿子早就有了未婚妻了!
根据言情小说思路,杜泽卫认为,甘小妍一定会把钱扔回去,狠狠表现她的
骄傲,然後回来质问他,在他表明只爱她之後,再安心跟着他,然後时不时被他
的父母和那位未婚妻小姐欺负几下。
然而甘小妍很生气!首先,她并不是那麽企图攀附豪门,其次,他有未婚妻
这种大事肯定他是早就知道的,为什麽从来不告诉她?他明明知道父母不会接受,
还拐她上床,抛开父母向她求婚,把她至於这种尴尬境地,这就是他的爱吗?
甘小妍虽然很喜欢杜泽卫,也不怀疑他爱她,可是她对他处理事情的失败手
段和简单方式产生了一种怀疑。
於是想了想,她拿着钱走人。反正她收到了羞辱,又莫名失去了贞操,她凭
什麽不能拿?至於他们,爱怎麽样怎麽样吧!
杜泽卫恨得咬牙切齿,心中把凉薄的甘小妍骂了十遍八遍,然後用了苦肉计,
憔悴不堪的去找她。
甘小妍大惊失色,「你怎麽这个样子?」
杜泽卫绝望的看着她,「阿妍,我爱你……是我考虑不周,被我爸妈关起来,
我会让他们同意的!」
甘小妍心软了,原谅了他,相信他会处理好的。
但是没几天,她又闹心了!
杜泽卫跟他合作的一名混血模特传出绯闻,那名模特俨然以他的女友自居,
而杜泽卫竟然没有立马解释。
甘小妍煎熬的在家等待,雨夜之中,她发烧了,可是却看到他收工後跟别的
女人在楼下疑似暧昧告别。
她累了,受够了,所以她下了一个决心。
医院里,甘小妍打着点滴,杜泽卫看她被虐的这麽痛楚,一面在心中大大快
意,一面又有些小纠结,面上遂「痛苦不堪」「小妍,是我不好,最近太忙,都
没有注意到关心你……真的没有别人,我爱的只是你,那些都是误会……」
当然,他还会让各种误会继续困扰她的,让她尝一尝他们当初嫉妒那七个男
人的滋味!
没想到甘小妍轻轻抬了抬眼皮,似乎再也不被什麽所打动,「我们分手吧。」
杜泽卫怎麽哄怎麽求也没让她能够松口,她是铁了心了。这狠心的少女!不
是说她很梦幻吗很梦幻吗?
杜泽卫坐在车里,离开医院,脸色冷酷邪恶,「呵呵,很好,既然她还是这
麽绝情,那就让她尝尝第三虐吧。」
甘小妍跟杜泽卫分手也分的不顺利,因为杜泽卫疯狂的缠着她,甚至以她父
母来威胁她,他告诉她,如果她不嫁给他,就有的是手段伤害他们。
甘小妍不敢赌,她心中冷笑:这就是她跟豪门公子拍拖的下场?
杜泽卫要把她捆在身边,名正言顺的折磨她一辈子,让她每天痛苦自己失败
的婚姻。
於是这一次终於虐成功了,她低头嫁给了他。
可是很快她就发现,还有更恐怖的真相。
她的婚姻何止是精神不幸福,连肉体上也痛苦不堪。
她展现了自己的倔强,他便是一点点撕碎她的倔强!
「不!不!」
她疯了一般呐喊,可是没有人听到她嘶哑的声音。血迹混合着白浊从她大腿
流下,他又伤了她。他总是一边用语言狠狠的羞辱她,一边给她些快意,又以一
种粗暴到伤害她的方式不停索取。
本来想要嫁给他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可是却被他野蛮粗暴的强暴了,他再
也不像当初那麽温柔在意她的感受,他把她捆在床上,野兽一样发泄自己的兽欲,
羞辱她,蹂躏她,直到她又痛又累昏死过去。
而醒过来,面对的是他自责的脸,他捶打着脑袋,安慰她,原来他也不知道
自己为什麽那个样子,原来她的丈夫是双重人格!
於是地狱般的折磨来了,她在外面进行着光鲜的学业,可是只要有人追求,
或者跟男生稍有接触,回家就被他不管不顾的强暴和羞辱,他甚至用器具侵犯她
的身体!
而过後心情好了,他又变了一副面孔,百般安慰痛爱她。
她并不怀疑他在做戏,只因为他这两种时候说话的声音都并不相同,那绝对
不是装的出来的。
她知道他爱她,可是他又是病人,她根本无法责怪她。
所有的痛苦只能忍耐。
书房中,杜泽卫抽着烟,终於舒了口气。
「终於彻底得到她了,而且可以不管她的骄傲,想怎麽弄就怎麽弄,真是太
爽了。」
「……会不会不太好?毕竟小妍这辈子只是属於我们的,还要把她虐的这麽
痛苦,她……」
「我们上辈子和上上辈子不痛苦吗?现在放弃先奸後杀已经对她很慈悲了。
放弃你可耻的良善,相互折磨在一起是我们和她的唯一归宿!」
「可是我看小妍好像快撑不住了,她不会做什麽傻事吧?我一向体察敏感,
我感觉她好像要崩溃了!」
「放心吧,我会盯着她不许她做傻事,以後她只能在矛盾和痛苦中过一生,
成为我们兄弟两个的性奴。」……
甘小妍真的崩溃了,痛苦和矛盾折磨的她整个人似乎要撕成两半,她日复一
日抵抗着自己被撕扯,可是面对着每天床上的难堪,她的人──终於破裂了!
她感觉自己像是被什麽从身体里叫嚣着扯成两半,并没有疼痛,反而说不出
的安全起来。
六个月後。
杜泽卫再一次把甘小妍锁起来,狠狠的进入她的身体,然而这一次,还没等
他抽插,她就昏了过去。
「小妍!」
杜泽卫吓了一跳,不会把她心脏弄出毛病吧?他慌慌张张解开锁链,想要叫
家庭医生,她又忽然醒了。
而等她睁开眼,眼神冰冷邪魅的让人窒息,那根本不是平时那个甘小妍。
「小妍……」
他狠狠揪住她的长发,往自己怀里一拽,「你不乖了哦……想用这种办法逃
避?不行的呦……」
说完,他翻身而上,打算再次蹂躏。
可是甘小妍冷笑一声,「杜总裁,我有两份光盘,你想不想看一看?」
趁着他惊愕发呆,她悄悄下床,放给他看,一份是他在书房中多次思考和自
说自话的时候,一份是他多次粗暴的对待她的过程。她竟然把那样的东西录了下
来!
杜泽卫目瞪口呆,她发现了他在复仇的真相,却没有探究为什麽,没有因爱
生恨,甚至没有激动,而是伺候在旁边一点一点一个镜头一个镜头记录了下来,
他骨子里升腾起一股毒蛇舔舐般的凉意,他不得不怀疑,小妍是不是脑袋不正常
了!从某种角度,他真相了。
她邪魅一笑,「这两份光盘其实我藏了好久了哦,我备份了好几份呢,杜总
裁,你说,如果我把这带声音的文件发出去,会怎样呢?」
杜泽卫已经冷静下来,定定的看着她,「你想离婚?」
对,她隐忍不发,一定是为了逃离!
甘小妍哈哈笑出声来,手指在他胸膛一滑,「我才不想,我只是觉得,如果
把第一份发给董事会,恐怕会引起轩然大波?总裁……精神分裂……如果寄给你
的对手,你说,你们泽卫的股份会跌成多少?」
杜泽卫吸了口气,「你今天怎麽了?」
甘小妍冷笑,「你是想问那个懦弱的甘小妍吗?她已经被我关起来了,我早
就想站出来了!」
杜泽卫抬头看了看她,咽了咽唾沫,怎麽办?他好想念他娇软无助的小羊羔!
这个姐姐不好推倒啊!
「把小妍放出来好不好?我以後不强迫她了,好好对她……」
甘小妍邪笑着把他压倒,骑了上去,「那我怎麽办呢?我也是有欲望的啊,
而且我的欲望那麽强,天天都想要……」
她的手指在他脸皮上游弋,「你这张脸我喜欢,以後就伺候我吧……」
他忽然感到阵阵森冷的凉意,打了个哆嗦,等着!他一定会把光盘骗回来!
「别耍鬼主意,想赶我走?呵呵……」
她把他双手铐起来,「喂饱了我再说吧,等我享受够了,以後再考虑要不要
放她出来……」
洁白的大床又开始动荡,然而屋里却传出阵阵不和谐的声音。
女人手拿皮鞭,不怀好意的跪坐下去,一面跪坐,一面左右开弓。杜泽卫咬
牙切齿的忍耐着,一夜过後,他穿上白衬衫掩上血迹斑斑的胸膛,一面警觉的看
向他刚睡醒的小妻子。
「光盘呢?宝贝儿?」
他甜蜜的哄她起床,终於问到了正事。
「光盘?什麽光盘?」
甘小妍睁着一无所知的眼睛,她大吃一惊,摸着他的伤痕,「老公,你怎麽
了?这是谁干的?」
遗憾的是,甘小妍不同於杜泽卫的双魂一体,她是真正的人格分裂,所以睡
醒之後的她也根本不了解之前发生了什麽事。
夜晚,甘小妍长发飞舞,一面上下抽打,一面拿着DV再次录制他狼狈羞耻
的样子,「呵呵,我的光盘,又多了一张哦……」
她放肆的笑着,在他精壮的身体上继续制造青青紫紫,偏偏又不肯彻彻底底
给他。
「啊!啊!不要啊──」男人的阵阵惨叫随着皮鞭和蜡烛响彻屋顶,伴随着
女人身体的起伏和愉悦的娇喘,令人胆战心惊。
杜泽卫忍受着下身剧烈快感和上身激烈疼痛的双重煎熬,不由绝望的看着天
花板:事情是怎麽沦落到这一步的,怎麽他会沦为这个女人的性奴……
甘小妍暗沈的眼眸中荡起一圈涟漪,嘴角勾起一个勾魂的笑容,身体里到底
是两个还是一个,谁又知道呢?她红舌舔了舔唇:有这麽好玩的猎物,真真假假,
已经不重要了吧……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