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侠猎美记】(1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015章 扬州飞贼
扬州地处江苏省中部,长江下游北岸,江淮平原南端,是数一数二的大城,
还没进城,墙外就有络绎不绝的商旅队伍,也有不少城外的交易吵所,显出一派
繁荣。
李洵和林月如这个贱货如今就已经来到了扬州城,自打在苏州,李洵将林月
如彻底睡服了之后,林月如便跟着李洵私奔,离开了林家堡。
而此时的李洵,不但开始觊觎林月如母亲柳静荷,也就是欧阳夫人的美色,
就连林月如的姨妈,柳静荷的姐姐柳肃云的美色。
想到能够把云姨,还有她那个蝴蝶精的媳妇儿彩依一块儿弄上床,李洵心里
就是无比的觉得刺激。
所以现在,李洵才要赶到长安去,至于到时候自己弄云姨的时候,林月如会
否有什么样的想法,那就不在李洵的考虑范围之内了,毕竟现在林月如这个骚货
是完全顺从了自己的。
不过,李洵还是先打算来到扬州,要知道,扬州那个骚寡妇姬三娘,里寻得
兴趣也是非常的大的,那么一个诱人的女飞贼,如果不玩玩儿的话,又实在是太
可惜了。
扬州此时因为闹了女飞贼,所以整个扬州实行了只许进,不许出的规条,不
过这对于李洵这种修真人士来说,真可以说是形同虚设。
进城之后,看到扬州的繁华,李洵倒也感觉有趣,转过头搂着林月如,笑道:
「月如小贱货,咱们去找家客栈投宿如何?」
林月如淡淡一笑,对李洵说道:「恩,一起都听主人的!」如今的林月如算
是彻底地顺从了李洵,基本上在他强大的蹂躏下,林月如也已经淡忘了李逍遥,
这对于李洵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儿。
很快的,两个人找到了扬州一家最大的客栈,刚好这里就只有一间客房乐,
李洵和林月如便住在了这里。
晚上吃过饭之后,林月如温顺地给李洵按摩,虽然按摩手法不怎么样,可是
还是让李洵觉得颇为舒服。
而李洵也已经察觉到了,仙剑里那个古董商人就住在这家客栈,也不知道今
晚他什么时候会被偷走东西。
「啊!有贼!我的包袱!」
「是女飞贼!女飞贼来了!」
忽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喧闹之声,李洵愣了一下,想不到便是今夜了,于
是坐起身来,拍了拍林月如丰满的屁股,笑道:「小贱货,在这里休息,我去看
看那个女飞贼!」
林月如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似乎已经到了十分严重的地步,李洵如今不客气
地称呼她为小贱货,她不但不着恼,反而开心地说道:「恩,小贱货遵命!」
李洵笑了笑,一下子踏出了大门,施展神识之力,瞬间便追踪到了那女飞贼
姬三娘的踪迹。
当下,李洵施展神妙之术,瞬间便出现在了正在逃窜的姬三娘身边。
此时那姬三娘一身夜行紧身衣,脸上戴着一个丝质黑面纱,丰满凹凸的高挑
身段在衣服的衬托下显得无比火辣,虽看不清其容貌,可是她皮肤白皙,犹胜冬
雪,再加上露出来的一双凤眼更带着阵阵挑情之艳,令李洵在房顶上见到这女飞
贼的时候,还不禁感觉到了一阵难以想象的心动之色。
「哎呀呀……想不到还有位英俊公子追上了奴家!」姬三娘背上背着那古董
商的包袱,此时眼见一英俊少年阻拦住了她的去路,立刻停下身来,轻轻笑笑。
「好你个大胆的女飞贼,居然胆敢在本座的手下偷东西!还不束手就擒!」
李洵露出了狞笑之色,缓缓往前而走。
姬三娘冷笑一声,说道:「这位公子年纪轻轻,什么不学,却偏偏要学人多
管闲事,那好,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话一说完,姬三娘白玉一般的香手挥动几下,几道银针对着李洵打来。
但这区区暗器如何伤得了圣人姬别的李洵?银针还未飞到李洵面前便已经化
为飞灰,姬三娘大惊失色,知道对方可能是修真界的大神通者,不敢怠慢,立刻
从怀中取出一柄细长流风剑,展开自己最厉害的剑招「侠盗剑法」,向着李洵攻
来。
「雕虫小技,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李洵狞笑一声,伸手点向了姬三娘胸
口的穴道。
这一指看似平平无奇,可是姬三娘却觉得对方的攻击充满了无比的恐怖之色,
自己无论怎么样也是躲不开了。
下一刻,姬三娘胸口的穴道被点中,李洵顺势变指为抓,按住了姬三娘的胸
部,只觉又大又圆,无比饱满。
「哈哈哈……奶子很大啊!你这女飞贼还是个波霸啊!」李洵顺手将姬三娘
抱在怀中,对着她丰满的玉乳一阵搓揉。
「你……你别乱摸……」姬三娘此时穴道受制,无法动弹,却被李洵这色狼
给抓在手上,丰满的胸部被她肆意把玩儿,这骚货竟然一脸潮红,浑身发抖。
「你这个骚寡妇,也不知道睡过多少男人,装什么啊?」李洵边说边将姬三
娘的面纱揭开,月光之下,但见一张雪白娇艳的玉容,也不过二十四五岁年纪,
朱唇凤眼,琼鼻粉腮,妩媚动人的五官娇艳欲滴,就如同最妖媚的性感女神一般。
「你想把我怎么样?」姬三娘眼见容貌被李洵看到容貌,又被捏了胸部,此
时心里已经猜到李洵估计是看上了自己的美色。
「你说呢……」李洵叹了口气,说道,「像你这样的美人儿,如果送去了官
府,估计那什么太守老爷,监狱里的狱卒,师爷啥的,可都不会放过你,非一一
占你的便宜不可!你说是吧?」
姬三娘听了这话,脸上浮现出阵阵恐惧之色,毕竟她可不想被那些恶心的狱
卒非礼。
「所以……」李洵的手不规矩地按在了姬三娘诱人的大屁股上,笑道,「你
不妨做本座的女人,本座乃是焚香谷谷主李洵,只要你跟了本座,本座保你荣华
富贵,享之不尽!」
「焚香谷?」姬三娘愣了一下,「那不是名门正派吗?怎么?你们这些正派
掌门也要欺负我们这些女人?」
李洵的手不住抚摸姬三娘的屁股,只觉饱满坚挺,弹性十足,笑道:「正派
掌门那也是人嘛,也是有七情六欲的,哪能不上女人啊?怎么样?是想去官府,
还是带我去你家,好好乐乐?」
看到李洵一脸厚颜无耻,姬三娘只是稍微考虑了一下,便咬着牙说道:「你
们这些臭男人就知道觊觎姑奶奶我的身子,罢了,今日也算我有此劫数,便把这
身子给你就是!」姬三娘倒是也拿得起放得下,宁愿陪李洵也不愿意去监狱。
李洵嘿嘿一笑,说道:「那好,带我去你家,不过最好别耍什么花招,否则
……」说完,李洵释放了自己的一丝神识,姬三娘登时感觉到一股无比强大的压
力传来,几乎让让自己喘都喘不过气来。
「别……别……」姬三娘觉得难受无比,连话都说不出来,李洵这才收回法
力。
此时的姬三娘才真正明白,自己跟眼前这个男人差距太大了,自己根本就不
是他的对手啊!
「以后你就做我的女人,我会好好对你的!」李洵微笑道。
……
待李洵将姬三娘抱回了她所住的大宅子,只见这里面除了姬三娘,却还有几
十个美丽的婢女,燕瘦环肥,各有美态。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这些女子都是女飞贼,也各有武功,此时眼见姬
三娘被个男人给抱了回来,赶忙一起上前查看。
姬三娘淡淡一笑,说道:「姐妹们,这位是焚香谷的李谷主,以后就是姐姐
我的男人了!」
一众女飞贼听了均是一惊,不知道姬三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会无缘无
故还多出了个相公?
不过,姬三娘也不再理会这些姐妹,这些都是她的手下,年纪最大的也就十
八九岁,都是她亲手养大的孤儿,最听她的话。
李洵笑着拥着姬三娘进了她的卧房,笑道:「你到底多大岁数?那些婢女可
是你养大的吗?」
姬三娘轻轻笑道:「奴家今年三十六岁了!」
「我靠!看着不像啊?」李洵搂抱着姬三娘,双手在她丰满的肉体上不规矩
地动作着,「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吧你?你以前有几个男人?」
姬三娘心知自己如今必须将李洵伺候好,也是和他一起走到床边,一面嗔道:
「只有一个啦……你刚才说人家是骚货好冤枉啊……人家自从我男人被官府杀了
之后,就再也没有男人了……」
李洵笑道:「那我就要尝尝你的鲜了!」说完,李洵便迫不及待地和姬三娘
亲起了嘴儿,一双大手沿着这妖妇身上敏感部位阵阵探索,伸进衣内,抚摸那细
腻鲜嫩的肌肤。
姬三娘这妇人当真可以说是骚妇,本来想和李洵上床,是为了不去官府,可
是她才被李洵亲摸,娇嫩丰满的熟女肉体立刻传来一阵阵舒心的刺激,姬三娘还
从未遇见过男人可以在刚开始抚摸她的时候就令她有感觉呢。
「哎呀……怎么会……我居然这么快就觉得舒服了……啊……」内心惊讶的
姬三娘,却是真的是自从丈夫死了以后便没碰过男人,此时也起了好生享受以下
的想法。
这美艳妇人身上带着阵阵醉人的香气,配合她丰满别致的身材,李洵饥渴难
耐,一阵狂热亲吻中,李洵的手对着自己的衣服摸几下,衣服便成了随便,李洵
脱光之后便贼笑着一面摸一面脱姬三娘的衣裳。
眼看身上的青年男子那充满了爆发力的肌肉,姬三娘的情欲已然无法控制地
发挥出来,嗔道:「啊……好哥哥……快……脱奴家的衣服……啊……」
李洵淫笑着一边挑逗姬三娘一边脱她的夜行衣,外衣脱下后便是贴身内衣,
月白色的肚兜撑起了姬三娘一对硕大的傲乳。
李洵一手扯下她贴身的衣物,姬三娘那大的不像话的丰乳,丰满的大白玉腿,
中间茂密的森林,一一展现在李洵眼前。
如此完美的玉体,看的李洵热血沸腾,双手一把搓住了姬三娘的双乳,展开
魔种手法拨弄那娇嫩的乳头,按捏丰满的乳肉,低头更咬住一颗,细细品味,舔
弄,一阵阵抚弄下,搞得姬三娘浑身发热。
而更要命的是姬三娘察觉到李洵胯下那根粗大的火龙的棒身,此时正顶在自
己的黑森林上,无比坚硬的感觉,令姬三娘久旱的阴户内开始湿润,她忍不住挺
动自己的丰满翘臀迎合:「啊……别……舒服……啊……羞死人了……」
李洵的手段非常了得,亲摸抠舔,各种手段,温柔地一寸寸玩弄姬三娘的身
体,让那洁白如玉的肌肤尽数被自己掌控,而他魔种本就厉害,姬三娘又是个骚
浪的寡妇,如何受得住这等挑逗?转眼间已经水漫金山,不可自拔!
「不行了……好哥哥……快……要了三娘……」进入状态的姬三娘无助地张
开诱人的大白长腿,期待着眼前男人的插入。
「要想让我干你啊?那就先要服侍我啊!」李洵边说边躺在床上,指了指自
己翘起来的大鸡巴,「用你的嘴舔,明白吗?」
姬三娘喘了口气,盯着那根无比巨大,如婴儿手臂般粗的巨物,心里暗暗惊
讶:「好一根大棒……真是太雄伟了……」
她顺从地翘起粉嫩的屁股,趴在了李洵的胯下,轻轻抓住那根巨大的阳物,
含在嘴里。
飞天猫姬三娘不但骚媚,这等床上功夫也是娴熟得很,那巨大的阳物一经入
口,登时便能够十分熟练地吮吸,她滋滋有味地上下摆动,令粗大的阳物可以在
自己口腔内驰骋,一边舔还一边扭屁股,那样子真是淫荡。
「恩……这个口交技术倒是相当不错……」姬三娘的狂热开放,熟练技巧,
李洵的鸡巴自然是无比舒服,十分开心,粗大的鸡巴在姬三娘的嘴里更硬更大,
姬三娘却还是能够很熟练地应付。
更厉害的是,姬三娘居然能够轻易地将李洵的鸡巴深入自己的喉部,做出诱
人的深喉动作,这倒是令李洵无比吃惊。
「吐出来,用你的奶子夹住!」李洵喘了口气,哼了一声说道。
姬三娘有一对巨大的肉弹,正是适合乳交,姬三娘顺从地吐出了肉棍,用自
己的奶子一把夹住那根肉棒,嗔笑道:「好个巨大的肉棍,弄得人家嘴里都满了
……」
她一边说,一边抚弄着那大的不像话的奶球为李洵做服务。
看着身下浑身雪白的美妇人,用巨大双乳为自己的鸡巴做这样的服务,李洵
的心美滋滋地,而姬三娘更也是施展自己的功夫,双乳不住搓揉,服侍那根巨物。
好一会儿之后,姬三娘性感洁白的玉体跪趴在床上,诱人的大白屁股翘起来,
李洵跪在她背后,笑道:「你这个骚货,现在要插进去了!」
「啊……求……求哥哥快插进去,我不行了……」
已经欲火焚身的姬三娘毫无什么羞耻之感,浑圆的大白屁股晃动,就等着李
洵干进来。
李洵盯着眼前洁白的屁股,淫笑着狠狠拍打了两下,笑道:「小骚货,我可
是要进来了!」
他的鸡巴一下从后顶在了那诱人的少妇美穴上,那里早就很湿润了,李洵的
鸡巴狠狠一插,便轻而易举地进入到了姬三娘的身体里。
「哈哈哈,果然不错,柔嫩紧凑,深邃通幽!」
李洵这淫魔终于完全得到了姬三娘的身体,插入到这诱人的花蜜之中,李洵
捧住那洁白的屁股开始狠狠地冲刺。
她的小穴早就湿透了,李洵操起来也觉得很爽,从后干,让女人如母狗一样
趴着,更有视觉效果。
「啊……好舒服……好哥哥……你的鸡巴好大……啊……插死我了……」
当李洵的肉棍插入到姬三娘骚媚的小穴之时,撅着屁股任由男人淫的姬三娘,
仿佛久旱逢甘霖,舒爽难耐,无比快乐,她之前的丈夫的鸡巴可远远比不上如今
这个男人啊!
「好大……比我丈夫大的多……真是太厉害了……」
被李洵那根巨大肉棒征服的姬三娘,只觉自己的亡夫简直弱爆了,一点也比
不上眼前的李洵。
两个人就这样以狗爬式的姿势进行性交,这女飞贼从小练武,身材丰满,屁
股腰部更是弹性十足,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李洵捧住那诱人的雪臀更可以爽快
地冲刺。
一阵巨大地动作下,「啪啪啪」响动,李洵的肉棒从后操了大约一百多下,
姬三娘这骚货的肥穴就狂热地高潮了。
「啊……好棒……我不行了……啊……」
高潮来临的姬三娘抬高自己的臀部,而李洵则是借着高潮淫笑着抽出鸡巴,
从她的菊花又狠狠地插入。
「啊!好疼啊……那里不行……哎呀……」
姬三娘有些痛苦地喊疼,李洵笑道:「妈的,屁眼还是处女地?」
「恩……啊……是啊……没被男人肏过……轻点……」
姬三娘现在只能顺从着任由李洵插她的菊花,而李洵一想到姬三娘的后门居
然还是块处女地,更是兴奋地不住狂顶。
驰骋扬州的女飞贼姬三娘,此时已经彻底沦为了李洵的玩物,被开了后门的
姬三娘才喊了几下疼,就被肛菊里传来的阵阵强烈快感搅的舒服起来,不但不叫
疼,屁股还晃动的更厉害,任由李洵干她的菊花……
李洵满足地开了姬三娘的后门,弄了一阵,便将她的身体翻转过来,从前面
狠狠地冲入,姬三娘配合着张开大腿,阴道任由这个男人蹂躏,一对奶子更随着
「噼噼啪啪」地冲刺而不住摇晃。
「啊……好棒啊……我又要去了……啊……」
干了不知道多久,姬三娘的小穴已经被操的达到了第四次高潮。
李洵也已经射了两次了,这下干脆让姬三娘这骚货翘着屁股骑在自己的身上,
让自己的鸡巴操她的小穴。
「哈哈哈……三娘,你的屁股真是又圆又大,是不是被你以前的男人操圆的?」
李洵满足地抚摸着姬三娘大的傲人的臀部,拍打了两下滑润诱人大肥肉,不住调
笑。
姬三娘骑在李洵身上,更被鸡巴顶的花心乱颤,下意识地回应道:「啊……
是啊……就是……就是被男人操圆的……啊……你操的人家更圆吧……哎呀……」
此时的姬三娘早已经彻底放开,丝毫不顾及任何尊严,一边陪着李洵说各种
淫秽话,一边扭动屁股享受鸡巴,真是淫荡!
两个人也不知道疯了多久,干了多少次,最后姬三娘被干的小穴红肿,她不
住求饶下,李洵这才射精,放过了这个骚女人。

点击分享给色友
留言区
登陆方可留言 [ 点击登陆 ]

已有 0 条留言